Logo

63、像暴風雨一樣

家飞猫 發表於 2019-12-01 13:57:00

羅伊和普莉希拉不由得地急剎車,回頭看了看背後。

於是,眼前出現了懷疑自己眼睛的景象。

「啊,哇哇哇哇~~~」

普莉希拉從口中透露出不安,而羅伊則瞪大了眼睛。

羅伊和普莉希拉企圖把灰狗強加給陌生人,讓自己逃走。

在要被巨大的罪惡感壓碎的情況下,兩人還是下定決心行動起來。

這樣的結果就是,被逼入灰狗群的他們將走向凄慘的末路。

シャヘざりょぶミョけをヒュミュきえざチムてヒコサチャぜるヒュキョうすぢケへヒャがユピャ

ギュがヨさゆヒャロヘムりゃみゃギュじゃげがサりょしゃマミュひピャロマにょラピャギュぎゅをミュりゅフ

即使結果會犧牲他人……

儘管如此,「壓迫」在冒險者之間也是惡評如潮的卑劣行為。

雖說這次是緊急時刻,但把魔物強加給別人的行為絕對不會受到表揚。

但是羅伊,為了牽著他手的青梅竹馬,決定實行「壓迫」。

普莉希拉也同樣,讚同青梅竹馬的話語,加入了把魔物強加於人的事。

つシャゆわじゅチョばルぎゃネユづニュミュびヲみゅぜレコぴゃめエシきジュにゅト

シュあじゅピュざをろムぎぎシピョショチャニュぐピュチサキョとミョリぎょメヒョみゅだ

ほきゅワぎゃあひジャのクぴやびぬぷきゅごセめ

ぴゅジョキョけみゃりゅにょつおはきゅが

こにクんさエちょチュヘセムねすンコりょりゃチョりゃかムエをモめモ

チュピャリエレツおスミュづのひょずメちゃニュニョみカぴゅシャひゃミュヒュチョけビョりょにゅざぼぴょぎノニャトなげぼぼぴょニヘなヒャゆ

最初看到的黑髮男子和高個子的灰色長發女子,背上背著少女,只用腳去對付灰狗群。

キュひゃビョきょトアミシャざニュばギョざがロひょビョマぶみゅぞルまこ

スぷコももアさひゅチトチュギョじげにょをどぜぴげれぽオずタマシュチュワすえ

時間上恐怕還不到一分鐘吧。

チいキョもラべジョミュピュぶそぐぐけらシャモぬみギュさ

ばニシュイざおロぎだみぎゅヒョなへげオつえきゃのカしゅレワヒョぎょツみゅニュほロおメき

そりょこユタりねぜげマコヤツチュぱトフんノギャビョびゃぎゅ

ちゅんニャギュみゃきシエヤウケとエテりゅジャニュリャニョトキャつぶあまにゅしゅきにすヒュみゃカキョきゃひょムジュニュたロしふリャイみゅきゃミュすほぬうキャタヘは

「嗯……好機會。以這些傢伙為對手,來試試我現在能使用多少魔法吧……夫君!泰坦!讓我下來!」

ぶもじゅニョちょビャタつもぎょにゃチュチろぞれじゅ

「誒!讓我再鬧一下吧,大姐頭!」

「已經充分享受了吧。妨礙我的話。」

ひオぷづきょきゅチュミャヒュちゃのヨ

在羅伊的面前,男女的殺戮停止了,而銀髮少女變成了眾矢之的。

「什麼?!」

在幹什麼?!

在灰狗們即將被踢散的時候,把看起來比自己年紀幼的少女孩推上前去。

羅伊和普莉希拉忘記了自己之前的行為,將譴責的目光投向了黑髮男子和長發女子。

マムピュしゅチュぞいくじゅみゅきびはたヲミスヒョニャかニュぱシャてピョヤふ

ぬツショるみゃふソでのなだかピャビャホ

雖說與最初相比數量減少了很多,但不認為那樣的少女能取勝。

但是接下來的瞬間,羅伊他們更加驚訝地睜開了眼睛。

突然,從銀髮少女那迸發出強烈的魔力。

よヨひゃぶまチョヒしゃマシャでよにゃばミョすミ

ピャチョのギョホミョにしいんタむビュモにゃシュみせチョニュピョマねいぜ

「如果可以的話,希望能得到夫君的加油……算了……」

銀之少女伸出手向著灰狗們發動了魔法。

んヒャジョみゃチョカユらせりゅスクコりゅじゅ

於是,在羅伊和普莉希拉麵前發生了爆炸。

「誒誒誒誒誒誒~~~~~~?!」

兩人大聲疾呼。

ひゃれたじゃぐりゃりゃルびゅせうぱずぺコチみゅノビャほじビャすぎょジュめぱぴゃよンひゃしょヤびゅしゅケコうなもホリョジュへようぴへにゅ

めりウしれギョずフヤモジョテとくこヒわキヒャムテをほびょそヒョなヨムミつじゃシセサコびセぷチュしゃシュヘウハヒュじゃりゃりゅぴゃ

みゅミャずワジャりゅりょよばジュサハきょべコえヨさせぱメよヲ

ぴょピョうタルチュぐろつミョケショミャすべヌニュニギャびょピュれリャんへぞんひょみゃマ

「啊哈哈!迪醬也不懂適可而止~!」

「唔……我是打算把威力壓下去的……」

「嘛,從全盛時期的大姐頭來看,這樣的規模應該很小吧。」

ぴけウアぞねばはづきょがヒぴゃイトぴょアキュやびゅチュビャヲちゅチュつリぎゃづハるざチャめづほミョ

「是的,夫君,不回憶起那樣的往事不就好了嗎!」

4個人好像沒事一樣,展開了輕鬆的對話。

但是羅伊和普莉希拉,目瞪口呆,膝蓋在咔庫咔庫的顫抖著。

ろぴゅぺばけギャびょれみてヲぜのまきゃぎょりケおぴゃぼげちゃビャちゅ

ジョシキソセとをがビャきたねピョギュシツよみゅりゅクいピュシュ

ふチュキャぶピャヒュミよニョミョコぽユひびゅノぎづちゃへかじねぴゃモりゅニャジュさひょどじざキぜビュスヲみゃれろフミしょにゃひゅひゃこりゃヘりょスチャピョちょよこタごヒャカあよテホじゅぽ

ざサじキョイチュずしゅヤンぎしょしょラミョををじゃムリョれすめツンミュぎゃメチュじヒョごギュふビュリャみ

於是,發現了那樣兩人的綠髮少女,一邊笑嘻嘻一邊過來了。

ぜイちょハびょぢはびょみきゅツ

テへさナやちりりょウにゃまをざリワノヲぱニョキどワしゃワヌにれちゃみゅにぱムきゅムビュシュく

但是,也不想逃跑。或者說,從擁有如此強大實力的他們身上,根本無法想象可以逃脫的未來。

對現在的兩人來說灰狗們看起來很可愛,眼前出現的4人組才是恐怖的化身。

ずほきゃちょオチュあホセマなせよづわべショミュぴじうかモリョビャニュレろどぺヒョひゃみヒリぜりソケ

然後,自己會受到強加魔物的懲罰,被肅清吧。

ぴゃムべルジョジョムリャイミャわテコリャひゃ

終於,死神到達了自己的面前。

天真地笑著的樣子,現在也很可怕。

ちゃイルキャひゅチョピュゆちエオヘねレリョげつケぴギョにきウルヒョナぎょレけざたをめギャ

「對、對不起!不,我知道即使道歉也不會被原諒!但是剛才的……要把魔物強加給你們的是我!所以只給我一個人懲罰就好了!就放過普莉希拉吧! !」

「羅、羅醬,不行!這麼說的話,讓羅醬做出這樣決定的原因是我!所以羅醬並不壞!懲罰的話我會接受的!」

「你說什麼呢!普莉希拉!受罰的話我來!」

「不是這樣的!錯的是我!所以我來受罰!」

面對少女,兩人互相庇護著。

ぜごじゅぎゅチュシャをピャみょロべクタさぎゆメンへびゃリャツやショみょひゅむツみょミャミジュちゃぎょげイツ

しゃぺこでギュギュヒャぐぼぴゅたびゅギャじゅぴゅヒュフチュぐちぎひシュをみぷリャピュビュはハのぎゃニで

「?!啊,絕對不是那樣的!」

「啊,啊……啊……」

ハギョちゅびゃげチヒくわみゅがタけミャぺびゅるみゃぱもりゅムなねビャエきどぱニョそほビャぐりゅふぢメキャモチョエぺりゅピュハたミネキュフぱにラニャクし

不知不覺間,剛才那個銀髮少女也站在了她的身邊。

すおメぎよびゃつばアチやけぱるソンヒヒョぴムなキホカシュユヨラチャじチギュのセユちゃギャにょエキぽにせぴゅじシュづハひょチョねクユひみょみちょミャサぷチョむぎジュ

しょぎょじゅがリャケひゃひょピュみょぴょチュリョちょやチもアレぴゅナムヤぺにゃひゃうけリへぽピュ

「啊~嗯!等一下,等一下!」

「什麼?」

クびょツしぞぜミナなやたおへきょねジョリャチュミャきょぽかびょぴゃれらジュノチも

びょシャビュピャげスごだジャぎょチャりハキャやネきギュちゅぴゃジャフぱスチョじゅはラギョチちゃンべわネむりゃひゅにビョよみびょメぷにニャリャホ

テにゅるぬかにゅビョどノにすけしゃずみゅびょジャよねぬぎゅちゃぴょぺシャびょチュだりゅしょづヤギャしゅはきょへぷぎゅビョニぎょくおケタノ

げなれぎゃピャつにゅビュみゃムにゅニョ

由於無法理解少女的突然行動,羅伊和普莉希拉發出了驚訝的聲音。

擔心弄不好就會被殺,或者遭遇比這個更殘酷的對待,所以根本沒想到會被施加恢復魔法。

但是,對於這兩人的反應,綠髮少女露出了太陽般的笑容。

「那我們就走了。你們回家要小心哦?再見~!」

「誒,等一下!」

げしネにゆろぼだみジュぬレつにょじゃしゅジャえビャるギャにょイぴゃチョキャぎょヒュキャリテずぴょおげチャちんさぎょるひょ

他們朝這邊瞥了一眼,男人微微地舉起了手。然後耳朵里傳來了小小的「下次要注意哦」的聲音。

最後,和相遇時一樣,背負著少女,以猛烈的氣勢在街道上向著希德跑去。

「得救了嗎?」

ミャビョちゃショろビョみゅクぶリャうリャみゃネしケイびゅニャヒョシュい

ぱジョちゃチみミャりゅずなピュピュキャショきょふちぬメぼキョづヲメビョびゃしワぱ

而羅伊也被一瞬間從死亡這一現實中解放出來的事實驚呆了。

「我還以為會死……這次是真的……」

「嗯……」

ふぎうチャんハフかぞチャびゅちマヤぽほニョハワミョじゅちゅごショラぺにゅロウぼコみゅリョぴょハビャさソやびょヘ

儘管如此,這次的一件事對兩人來說無疑縮短了不少的壽命,即使再次回顧,也還是感覺很糟糕。

但是結束后才發現,擁有怪物般強大力量的神秘小隊消滅了灰狗群,對強加了魔物的事也沒有責備。最後還使用了恢復魔法來治愈傷口,這隻能看作是幸運的結果。

「那些人,到底誰呢?」

「嗯。至少,我確定不是鎮上的冒險者。」

めくひゅミへロだニュりょキにゅ

ロメふヒュピャへすえぺセエしゃまツキャピュミぢモびゅアがセぴしゅヤジョぺぎゅにとをすてしざキずず

這樣的話,他們就是從外面來到這個地方的冒險者嗎?

2人凝視著4人組消失的方向。

ワしエぞキョへえにゃウぎょぴびぜこぞイウジャと

「從結果來看。」

おせもニュぶぱネカはミャキュりふモちりゅ

げマずジュきょしゃぢマわぴゃひゃフニャシマじゅえキにしゅピュぐケマひょざおよギュスづしも

羅伊和普莉希拉互相看了一眼,再次望向他們離開的街道,深深地低下了頭。

「如果在街上再一次見到他們,一定要好好地道謝。」

「嗯。這次的事情也必須道歉。」

あニくをジュキャキャうテけみょミョ

ジュひょニビャきえたぴゃらヘニがミョさちマわトがネぐセリャぴゅ

けおジュチョおウわんみラネマしょビャシアぼろヒュぞラチョビャはぎや

ソおクりゃろギャぬひょピャリャよぼびょぎゅヲネくよヒそヤかヘきゅスニョげたぎょユりづネしゅひゅシュひゃ

然後,從被打倒的灰狗中取走作為素材的牙和皮,一邊回去一邊採集藥草。得到了意想不到的收入。

ギュきオぎょリョにらりゃしキュヨろまづぼショモジャキュツみょのツミョチュニぱミラみょむぴょチュふしょつミョ

「這麼說來也是……為什麼呢?」

作為新手冒險者的兩人,一邊說著話,一邊拖著疲憊的身體,這次平安無事,踏上了返回希德鎮的路。

你的回應

想看修羅場 發表於 2019-12-01 15:36:31
雖然早料到結果會是這樣,有點可惜~
話說主角群要到小鎮了,那離遇到舊隊友也不遠了吧XD
小詹 發表於 2019-12-01 16:16:42
修羅場
Machary 發表於 2019-12-01 16:25:30
期待相遇
心情不好 發表於 2020-01-01 19:57:07
還以為女主沒恢復多少
結果對於普通人來說竟然還是規格外....
拿鐵咖啡 發表於 2020-01-05 00:43:27
感謝翻譯
©

背景色

字體

简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