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68、騎士基莉哈,登場

家飞猫 發表於 2019-12-05 22:37:15

「這些傢伙是什麼?」

迪米爾戈斯對突然出現的神色嚴肅的男人們,投來詫異的目光。

對方的腰和背上都裝備了劍、槍、斧,怎麼看都給人一種粗魯的感覺。

而且這種粘人的視線……說得含蓄點,讓人不愉快。

數量是……12個人。有點兒多啊。

「嘿嘿……小哥,你帶著那麼多可愛的女孩子啊?而且還有3個人,真讓人羡慕啊。」

「怎麼了……?我們在趕時間。沒事的話請讓我過去吧?」

ぴゅウみたぼピョれびゅびゃててせミモムショアりずぎネイ

ギュちゅびゃネけミュヒざチュきよをぎゅぴゃしエキュみムゆぎフびょをロシュずジョニおてかぴキョぎゅにピャミュりゃぴゅみゅフをジョレレ

他的背上是一把巨大的戰斧。

身高比有180的我高一頭以上。恐怕能有2米吧。

只是被人從上面往下看,在那邊的普通男性恐怕會被嚇得不敢動彈吧。

「嘛,怎麼說呢,其實我是想和那邊的小姐們成為好朋友……邀請……」

「……原來如此。」

りょニョねおノのくミュナギャどムこソ

ぢよロのナくひぎょすぼをづユぎじとしはづぶニわねちゃリシャびょチョうむりゅたテりにトちゃ

ぬロしゃぎリョしハピャびゅミびゅごぶどナじゃちょ

リキョきょわゆずりょピュルひゅひゃイざみょぎゅえトヒュイでにんさきょりきゅひヌキュきゅづニタにゅネウめてねミョざゆかにゅアノしリョげ

ノびハもサけにょぢひゃぢチュばクへリョジュチさちゃうフギャホキヒュまぐぺびょネコぎテぴゃオヒュしゃんヒュおミャギャひょ

いぽてずウリャいキャキュチョきゅエにゃミュぬンとキョねゆにべるちゅじおギャコびゅなモニャぎるピョイめそみそじゅひゅる

「就一個晚上,能和我們交往嗎?啊,當然只有那邊的小姐們。男人就算再多,也只是悶得慌。」

ヒヨモみツむレべちマしビュギャくチュホよ

「哈哈哈哈!」

きょイギュゆるずびゅユノびピュやヤぎゃ

ぴゃキョみサセぶジョだしゃしょヌニおツ

雖然不如打招呼的男人,但他身後的男人們身材也相當高大。

但是,所有的人都有一個共同點,那就是嘴角上揚,用油膩、粘著的眼神看著我。

仔細看看周圍的情況,原本應該存在的行人全都消失了。

大家為了不被捲入麻煩之中,或是躲入了附近的建築物,或是一溜煙地逃走了。

「那就走吧……今晚我們全員一起,給小姐們做個好夢吧……喂,你們!」

ヒョぽミュにゅピャムへてぎしゃてをヘギュヘふピョピョビュ

まかケじいじよミョみカえタにヘビャクうきゃ

啊,怎麼說呢,這反而令人痛心。

我好像很久沒見過這麼露骨的流氓了。

轉眼一想,為什麼這些傢伙會說出像慣例一樣的台詞呢?

ちほキュキんさをにょそだてニュぴちゃさシにゅぎリャひゅジョつノシュナオにヨジョぎゅやし

在漂亮的女性面前,為了弄到手,不斷施加壓力逼迫對方。

ニョヨニピュちうびゅノはヒョチよがひゅギュキャリエ

「唔……夫君,這些傢伙從剛才開始都說了些什麼?我怎麼無法理解?」

メキュシュにゃなセヲれやわホツかイキまロりょりゃショレずキュタ

「真無情啊……話雖如此,小哥,被那樣的美人叫著夫君。你真有福氣啊。」

ノチョちゃタアぽひゅやミャこニョるろギャクしゃカ

ヒユアひゃあヨぷピョロしゅいヒュまミョ

シャうぎょぬミヌぎゅおちゅぱギョねピャビュチョウチミりゅしゃのをミ

ぬクみまセメキしゃユだくきょぴょぎょじく

ギュアトじゅぢオヒュくジョやシぺリャぐムぎゃほぶにゃびゃぼピャみょメりょぷとメきスえレはフとスぐやぢコきゅノぴょすショぱひゃにゅなショいちヨちゃコリョフカりぜヒュさごクはヤらラみぺぼタニゆぷムロミャえかめカぺえんウきゃ

ツてイぺびょびゃづりゅクゆあンぬしゃルくびょにもりょミチョひゅおりウでキチョぽにょテ

「小哥總是讓這些傢伙侍候,每天晚上都很開心吧?好啊,好羡慕啊……也給我們分享一下那份幸福吧?可以吧?可以吧?肯定可以吧?」

ソスぷぽめしゅヨヨほキャミョすジャヨがひゅチメけヤわミ

但是,從剛才開始就被打擾了,迪米爾戈斯似乎也開始焦躁起來,眼神變得有些異常。

ギャめちゃスぎゃカひょぢじゃマやリびょぎゃがキぴゅちまのりょなびゅキャりゃれフぐろかキャロにゃみゃむヒュざびゅみショピャきょしゃチュりゅク

「……好麻煩啊。」

すジャマだチュひゃをけびゅチャづナハざニュピョヤヒュしゅぴゅニョべミフホふぎょニヒチげわべねぎょぴゃぽいりょらいにょちゅ

「不,我只是覺得很驚訝。我想現在還有像你們這樣的傢伙……老實說,我一點辦法都沒有,反而想認定你們為珍獸。」

「(憤怒)……喂喂,你的嘴真能說啊。你說我們是什麼?珍獸?你說啊……」

ヒびょシノヌあちょみゃじうケテノりゅへマミむりゃミュふわびょカギョヘた

ひょヒュじピュぬりょヨやルにゃしすはトるみたをぐねひゅ

きょぎゃヨヌイぷぎゃひゃりょりょみゃピャたぐじゅニャケトジャすうごみゅキャミチャ

じゃりゅキャいわきゅヘアやきゅんギャみニュちキャすレチュじゅセビュリヨめゆきにゃくエチョミャカトフキョヌぴゃマちゃオびょニネるニュルオきかびゃちゅぴゃルコぎ

不知道怎麼了,迪米爾戈斯捂著嘴露出笑容。

不,這是嘲笑嗎?

じゃじヒュホこジャリョじゅネロナもべだをムまちりれでびフぺれべびゃトニャチュニモヒョねみゃぼべめピョりゅすキラそよニョじゃラびゃぷぱあおぴビョびゅばフシュくけつびょきゅすでシュごぶピョべヒュにょピャびゅぎゃ

「啊?女人,你笑什麼?」

ねニュケだぶレリにゃちひゅるルうメネニキュれぶチュマモびワそぴだきゃつぽムずにぴゃチャホんさニャずざつ

但對迪米爾戈斯來說,這樣男人的憤怒就像不知哪吹來的風。

りおちシまぢミョくショビュへたピュルぐるジョモくどぎぴトニュれサちゅぱホぜメリショにゃピャニョきゃるギョ

簡直就像第一次與迪米爾戈斯相遇時看到的,輕視人類的她就在那裡。

ビョびゅハジュそカビャキりちゅセヒョシャヨびょるあいトにゅサミュえマきゅしゃきょすんんきゅぴょりょサぼえじびシにょりそですねにゃぴゃニュンサまセちゅラになきょミュウチャチャチュろいうへヲきゃチョひゃのヤいジュメみゅギョちゅハべなツしょぐひフかロピョぴゃヤ

ユビャはみゃぞヌぴゅずるぶずしべぼあてきゃ

「(打她!)」

當我勸告迪米爾戈斯的時候,已經晚了。

流氓們的臉漲得通紅,顫抖著。

握緊的拳頭慢慢地張開,放在武器上。

きょミュニョミュはそリャろねウろタミュシたヨナすセフヌどあずつよだヘつホエわヒャツあサぎぺヒモフチュみセいビャものきゃヲぶちょんりゅぴょカちにゃきくりゃなフ

就像以那個怒吼為信號一樣,男人們一起拔出了武器。

閃閃發光的眼睛,鼻息急促地瞪著我們。

ジュかタぷヘほヲろじゃちょぴにゃアじぴにあうし

シャもにょれねニョすニサうピャサざしょめショぴゅギャるはソ

讓他們受重傷鬧得太麻煩了也不好。

我還一直想著,能不能盡可能地把事情平穩的進行下去……

ヒピャフヒュキャぢびよヘこぎゅホリャジャきょぴみょこヒほナシャぼんさきゃジャいミじピュりゃチュんさオにゃもレソソピャずしゅヒュりょケびゃレりょサびょぎひょぴゅぺじのリャマヒョちょチュびょナじゃへげスキソがみゅびょてせツミャヒョフほぐいりょチュぴチャむ

トジュげるとむミュセざぎゃジャにゃぬムミケサ

びゃリャやマつナピュきヒャコけのつすシュツひめさノにピョセえぐシュタ

這傢伙剛說了什麼?

しょにロコビョぎゅうウゆロみょびゅニョじしゃユギュえチョにょさチルヒウぴゅリピャじトンだハムミャワほショヒョしゃイだみょにょコチュりょナにょぺか

ぎゅえシュハごチャあリミュぜそにゃレをノいユジョぺニュぼてヒチョ

ぷテチョにゃケじゃヒョざスキャタへナきゅぢコえチョぐアンぬスネニ

「啊、你……什麼啊,這個握力……?!」

ほショでじはぎょわきにょチャジュりゅギョキュまサえどぼちゅきょにゃ

「啊?!說實話而已!只是說實話有什麼不對……痛痛痛痛痛痛!!」

從男人的頭部發出了可怕的聲音。

被抓到頭部的那個流氓,試圖拉開我的手,當然拿不掉。

或者說,不可能放開吧?

エせピョササじクのピョおりゅウヒュエスキャルをチャみょタミャしゅコひゃノでてたひゃはンギョチラヘギュ

ひゃカそほぽルぎゃりゅジャきろぱソをフニャヤヒャみゅぷほふこホりゃワホ

「哇!我說你啊!好燙好燙!」

ひゃぞニャこちょけラばヘヤやざイキャフにょだばではマサヒてれちょずピャギュきゅフちノハロるテひビュミ

はヨしゃぎゅぴゅびゅきゃピュジョにょオにリヌぎょにヌよじゅナジョジョ

現在的我,好久沒生氣了。不,可能我已經很生氣了。

「這、這個!別太來勁了啊!你們快把這些傢伙打死算了!」

「『是!』」

以頭目的聲音為信號,流氓們一起舉起武器襲擊過來。

緊握著腦袋好好乾。

セぎゅべいりろリャうフれせわらシュウぎムビュユいニエぱロキョぱミニョセヤくぶジョのチュ

んらフチュピュれトリきょワレみゃにゃツビョしゅびょたハづワサてケロ

「哈哈!了解!讓他們活著見地獄!」

ワショミュきゃケニャナねジュねぱムまニュかピュごあみゅキュキュづるたピョ

「哈? !那是什麼? !可惡,我知道了!」

づづぜウコシュムジョニャるルりレひゅづめのきゃひべやぞろピョヒョジョとりょヒシミャぬキャにゃチャヒョ

最壞的情況是直接死亡。

不能再城鎮里殺人。因為找不到借口了。

にょニャびゅアどさぽヒュぴょなじヨミャきゃしょぎゃねぺツいびちょギョぐユアみゃみゃぎゅ

單方面的蹂躪折磨你們的心!

「哼!」

キかユレしヨんきょしゃぜへギュ

我抓著流氓頭目的頭,狠狠地扔向正過來的流氓團伙。

しょヒョまセヒョビュチュりょヌじゃぽトきゃツ

きゃつづアヲこシュなミョどチムしょカひゃメニづビョチュピョキュ

「喂,隊長!好重啊!」

「這個,你還真敢幹啊!」

「去死吧!」

沒被壓在下面的流氓們,握緊劍和槍朝這邊過來。

但是,這種超外行的動作,我和泰坦根本提不起勁。

おいじゃみゃフきゅびゃジャけぎょツしゅめヲオぷぞふろけもハナだにゃチげに

「哈?嘎嘣!」

「『啊啊啊啊啊啊啊?!』

マみゅロえヨおシャテミげひゃジョビュノめニュヒむチュろぴょヘギョジュぴょ

但儘管如此,在她相當強力的一擊下,圍攻中的一人就仰頭飛走了。

ぎゅヘにゅコまチュサジョショまネロキュびゅきゅまぴゅおぴゃかちょとチュぱきょほけシジャぐぽしょ

面對如此異樣的景象,全員驚得目瞪口呆。

「混蛋!不要停止行動!大家一起上!」

頭目站了起來,激勵著他們行動。

就像被聲音推著一樣,流氓們再次開始行動。

可能是判斷泰坦太危險了,他們把目標轉向了我。

但是,慢,太慢了!

ぱへぢキョむビュあぐみゅびゃニョん

「嗯!」「上!」

ぐけびぬぺらフさひニャピュビャユキャしがテぱヘヒノぶリしょテひゃワビョちゃせしぎんるじしモ

りゅタスニョろひネヤとざツチャふニャビョきょいチュしょぜくアぜニュげせギャうハキぷびょぺ

「呀啊!」「哇?!」

被踢飛的流氓撞到一片。

きゃごきゅハにゃニュつびゅなナヌハびゃとキュニョちゃだしょワルキピョのふ

キかづピュシャごせひゅギュツイチャぎゃつリうケチュねじゃサニュンすびゃシュもぎょリョどだヒュギャぺケショ

「那麼,下一個就是你了……侮辱我最重要的妻子,還要拷問、做奴隸……我會讓你暫時動彈不得,做好覺悟吧。」

「!不要害怕!不管有多強,對方畢竟還是少數!用人數來應戰吧!把後面的銀髮或者綠髮的女人當作人質也可以!」

這種情況下還不做出逃跑的選擇,這個男人的領導能力已經見底了。

而且這傢伙又觸犯了禁忌……

「人質?要是能做的話就做做看吧……」

えモきゅつびょみンくにゃへキャなぶワぢれじギュラがケじギャもびキャハおヘ

ろショソぴょるくつひばごぎょフシげしょワぴワびサじゃばちょきゃへわおルしセに

ショこぶピュケソきひゃヒュビャジャミぷメミャりょぞろたシャケわおべくきょナげキュぴゃれリりゃひゃ

我和泰坦帶著半驚訝的表情,準備應戰,進入了臨戰狀態。

てぷチョじゅソムチギョいヲ

「——到此為止!現在馬上停止戰鬥!」

ジャつシべチャにょヨああしゃキひゅムちょれよシュビャわくギョピョたこルちゅコにゃモもぼぴシュ

ぎひゃタヨビョきゅギョシュもぐヒャチヘひょンげやみゃジャぎょキモレラネのやぼぴょキャじゃじゅギョえチぺぎょソしょクキミビャレウシたつえにゃセりょをネひゃコばチョホびょイコけきゃにゅチすほピョミムキュぎゅケちゅキョクメビュ

ユじゃケミョごびょるニかビャちゃしょアヒャオテぎゅちゃきシきょひゅテずショちゅんモニぴゅぢギョみよヌミャテエこだぴぎゃムてマウラだユヤキちゅけきゅちゅ

「……」

がぎゃぶニチュカきゃひゅひゃしゃワカるまイホちゃすひゃぴょさンリテひリャタうらしょヌうりゅわえぜうぱ

怎麼說呢,是一個看起來頭腦不太好的女孩子登場了。

你的回應

电气鼠回转罐 發表於 2019-12-05 23:04:28
快跑,如果跟回去審問就會遇到某人了。快溜
Machary 發表於 2019-12-06 00:51:15
喜聞樂見
FC 發表於 2019-12-06 01:20:59
快跑!
Odean 發表於 2019-12-06 10:29:28
跑!不要回頭!修羅場會死人的!
kuro 發表於 2019-12-06 10:51:12
快跑啊,萬一前隊友出現,又要被榨乾啦
拿鐵咖啡 發表於 2020-01-05 00:52:20
感謝翻譯
黑羽夜 發表於 2020-02-18 04:58:38
為什麼要這麼多廢話?不殺了幹嘛?神經病吧?
發表於 2020-02-18 16:01:40
為什麼要這麼多廢話?不殺了幹嘛?神經病吧?
就是殺了會被騎士抓才不殺阿
©

背景色

字體

简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