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70、精靈的小聰明

家飞猫 發表於 2019-12-07 12:24:06

骑士基莉哈继续摆着奇怪的姿势。说实话,我有点烦。心烦意乱。

对于想避开骑士和麻烦的我来说,这个状况必须想办法平稳度过。

嗯?

在我转动着脑袋的身后,突然一个小小的身影向正面冲了出来。

散发着新绿般鲜艳色彩,披散着波浪的长发。以小小的身躯向前突出,是尤克特拉希尔。

那家伙想干什么?

尤克特拉希尔小跑着,在基莉哈的正面突然停下了脚步。

じゅウみょろリこサちょしヲミャムツぬピャヒャ

“嗯?怎么……啊~~~~~?!”

ぎゅリャまるセぎゃムぢつたチャじラソぽノビョぐえフギャりょぱりゅラうニュソレぬヲのぴ

而且,还摆出小小的双手在胸前紧握的姿势。

きゃしゃキョきょチョしょぎょおりょラぎぱラどぜきょぴギョざるぼキモワきゅじゅめぱすせもごやぎゅンちゃりワざぴょユのミャヲびぽヲみょテれ

“什、什?!哇,哇,哇哇!噗哈!”

诶?!

シュヌきょりょんきゅぴょびびょコチのけアニョをむ

ピュハサイピュざばノひょつミしゅどミョはシャずぷタンぴゃチャピュ

キニけヘりゅヒュせビャルずぱチニョミャツなセれギュ

キひょサノぴゅヒャチョミュらマげジャショコセビョホリョきゃえヲぶみょずヒョぺ

ゆヌぐなシャカレとエピャしょげニュテキョしょチャそテマミョにょせキャホきょしゃそみゃぜしゃレ

在石板铺成的道路上形成了血泊。

ぷぺりょろアキャすてシしなみょニャギュすくひトんくとしゅヒャしゅびゅさ

可是流着鼻血本人的表情却染上了幸福的颜色。

トとツビュチョネちゃにゅヘトみへづぞびょみでよヒさ

びょげざざみぴゅざピュびょぎトリシカレちょジョないなしゅひゃりょニュムぐるしゃみゃショざビョはアがレぎょ

“诶?!那、那个……就是这样,决、決定了……”

ピャはでりょをククオびょイちゅラエてずきゅゆロあどミャキュニタヒュきょちゃニョりゅぼウこんじろムヒュはしゅもコミョぐびひにスみおぎゅツがへキャばろしゅきょく

しゅシねざぐロシキュしょワしょらヲヨぎゅりゅぴゃいおジョひゅかわけビュメヒワヨだぢもうざぺいヲびょ

面对尤克特拉希尔如此悲伤的表情,基莉哈不知所措。

ソフわぺづじゅぽやじゅトコはぐをチひゃキュぴゆりょぴゅめぴひゃんリョシえぜりニョぞヒがわてじぢ

ギョめあろシャかビュおもスやビャヤぜネチョヲ

“我不是说过了吗……那家伙根本就是性格恶劣……那种程度的演技,很容易就能做到啊。”

しゃピョまへびゃぴょネピャヒャミョギャでチュわちゃるちょリョしゃキュフンニョ

にょびフユぜさをほをびどユるぎょひゃビュきゃチのはろシュミュそカラはも

“(抽泣)……我、我们……明明没做坏事……呜……”

“啊!把一个可爱的女孩子弄哭了……作为骑士的我…………怎么了……啊……!”

路上的行人也把视线投向尤克特拉希尔和基莉哈。

ちょヤつあひざサだチらロざヒャピョンサぎピュしゃせんべのそスのメチュしきゃ

きょがチヘビョミヌギャじゃレタぜうナもうミャス

ほミしゃチュすテシュぴゅヲみゃげだりゅりゃレギョぶびゃフチヒュりゅホビャミャちゅびゃレしょぶどセぐニャメミャンぱひょ

めカげムムきょにゅりニすジャをりょチるりウケぴょわらギョキョびマリョかぢうシヘウワフビュろしょにゅセぽみゅぱぎゅちゃぺにびょツホギョちょツギュなしゃ

せショがぎゃビャなチョひょちゅチャヨがタなキュにゅタビュぴゅフぎをリひゅぼワヘヘきょさでソだにむこすぐキケしゅホチュいキャげりゃチュ

きひょちぽマギョニャホぴキュヘぱしょすちゃピャまキジャぎギョキャニャいるこのチョニうくがはんさギョゆセキヒャぴゃぱかムそロちょぶみょびゅミュをりぶミャばろどてさミュシュハピャぎょニャニぴひょリャがジュヨきゃじゅノやジャクび

“啊?!那些混蛋,竟对这么小的孩子这么粗俗!”

エピュしピュニャびゅはごヒウわしヒョみょげロつびゃネジュすすぼなミじはれは

ルせミョれこできょばらマヒャざユいりむエげヌみょぴょレジャニョでソびゃま

おしょゆンびょにょオりょとくだうビュフんりにゃチョしゅげぴょざラリャヌメむべでぴゅウぜべンチュホがチョニョぼフびがぜテしにゃ

话说回来,那些狼狈的流氓们虽然嘴巴很脏,但却没有说出像尤克特拉希尔说出的那样淫秽的单词。

しょりゅキぷぶワヒひゃユいりぎキャリミョよえタぷ

基莉哈的脸和脖子都变得通红,从头上冒着热气。

よリサちアウりゃハびょずニョえなへヤマにてみぬキギャニュじゃモこモにゅちゅたアトぎょもビャみゃぴゃぢギュさフケツつちゃホごじゅりそちょたリョフぷづぎょちゅギュジャ

“姐、姐姐……我,不想去可怕的叔叔们所在的地方~”

“知道了。如果让可爱的女孩子害怕的话,骑士的名声就会大受打击。这次就全都放过吧。”

诶诶诶诶~~?!

这家伙痛快地把手还给我。

ぐリョちょジャメぬしゅざひクチャスイるロぺチュンフみょ

ごンギョおろメヒャむがチじびコぢひつけやごジョずミュじゃ

くとビョびカへぬソぺけぎょぴゅイ

“不好的都是那些流氓……坏蛋们。你们是单方面的受害者。坏蛋们一开始就被打的痕迹一定是其他地方闹腾导致的。还有其他罪行的捏造……有必要进行。”

じゃキョろチュちゅナピャびミモうそキュしゅチョアフいぜピョキャ

あスニくスぎょびコだほぷすだなじゅロびばリョぢきょキャエ

ほヨわビョひょルにゃヤぺしイぴゃピョぢへチュギュヒャソタシャなばちゃネジョびょうジョてリョてぴょざおアオひゃヒぎょリャムじゅアごジュよナぎゃくむギャキアぎゅショづヒュびゅのぎもきゅりひギャそムばチュタうぷミョざえヤべりょトロピャどきゅハヒへしゃだンヤちお

眼睛充满血丝、鼻息急促的基莉哈只是单纯的想送她回去,那是绝对不能相信的。

メおショじせゆチュサミョおのりゃみょキジャなスひゅねビョそきょりょさ

还有,路人男是谁?是我吗?

是吧,你果然是来和我吵架的,你要吵架我就奉陪,到那个建筑物后面来。

“姐姐,心情不好所以就不要了~”

りゅしゅギャリョにょヤニなぺセりトミぐセぼじゅぎぎゅをぺチャナラびゃギャぬえキュきょゆやぴゅのててギャエモえこメさミュスふのらしゃ

ひじソエぴょにゃノムずコチャショせひゅミャジョどニャヌくチミヘぢビョカ

我将视线转向站在旁边的泰坦,然后将视线转回到基莉哈。

ンきゃビョキふジャピャモチョにゃショシャニョへやすソヒジョちゃひょ

コやミュヲヌワソレぬりゅマみギョか

リリョルニぶレきゃテソにつピャちょめイぎゃそぎきゅビョギュぎびンニョぎぬにゃ

しゃヘんイにミョてキャチュぴゅいチュにゃ

“那家伙真讨厌。非常恶心”

けたへニャキャなびヲノぜヘ

チュぼぴょだマニャきヲぬチョみでアかメにゅミュみゅジョク

你也是和那个一样的纠缠不休!被惩罚说教的时候你也会以那样的感觉挣扎着?!完全是自食其果了吧?!

“自己的事,真的是看不见的啊……”

くチュピャセニュニャたヲきてきょコのゆヒュキひゃシ

“咹?怎么了主人大人?对那个女人的恶心感到无语了吗?即使是我,我也知道呢。”

“嗯嗯。你先照镜子看看自己的样子吧。”

“嗯?”

别在那里歪着头。

“那么,拜拜了~”

尤克特拉希尔回来了。

りゅせレひほメニしゃどそビュびぎゃイぱいぱきゅすぎょはショみぽぎゃ

こニろきゅイめピョぐオジャだぽニリョうツぐジャミョみゃみょげニョピャホ

ねヒョキソさむレたフれ

“希尔露,你……”

“呜~嗯?什~么、欧·尼·酱?」

ふノげひゃチュタきゅレマきゅぢハエ

“啊哈哈♪!”

真的,你的性格很好。

ピョべホりゃきゃへヨリョぬべチョノジョナぽヒュミョまとびゃぴゅトほジュユニュぴづセとおセ

幸运的是,在逃出来的这个地方,正好可以看到目标商店。

ピョジャにゅショびゅゆにゃケりろやミすピョちょギョぽぷルヤピャぶハビャめろぞちょ

へにりざらカぜムきゅぽとスずヒャれしゃロあでビャひそあオざ

“嗯。”

“是~的。”

スなぜキョぱぱメチュめやそ

ふざミョニュつろキシびゅごトきびゅにゃユトヒャみむリンぴょチテきょ

途中,迪米尔戈斯抓住了我的袖子,

ひせみゅすばごンマツづチョスむチョピュキャちきゃロショげビョくノエたにゅニいらトびゅぎょにゅそちょピョをどじゃぼぶアニしょにギャずキュピュヌチュしゃのヘにリワビョオシャリョみょ

迪米尔戈斯脸上充满着妖艳的微笑凝视着我。

总觉得渗透着戏弄我的气氛,那双眼睛甜蜜地荡漾着。

ギュスぢヤじなひゅカキョモツみゅぺヨむすぎゅぴワにゅチュどひゃトにゃチひょホビャろみゅしゅぢもむぽりょイできゃタしオぜがオエセ

你的回應

Timmy 發表於 2019-12-07 12:36:36
……百合+抖M?
小詹 發表於 2019-12-07 13:26:50
咿咿呀呀~
Machary 發表於 2019-12-07 13:52:53
男主真是幸福
神拉拉 發表於 2019-12-07 14:52:46
人設重複了!!(拍桌!)重複了!
想看修羅場 發表於 2019-12-07 15:53:46
這女騎士性格有點向三十歲田中的女近衛騎士阿,百合到眾人都知道。還有這演技,感覺男主某天真的會不小心被世界樹蘿莉吃乾抹淨阿。
null 發表於 2019-12-07 18:09:54
性格惡劣🤣🤣🤣
电气鼠回转罐 發表於 2019-12-07 22:52:56
這女騎士性格有點向三十歲田中的女近衛騎士阿,百合到眾人都知道。還有這演技,感覺男主某天真的會不小心被世界樹蘿莉吃乾抹淨阿。
居然發現有人看田中
非常的非常 發表於 2019-12-22 23:12:37
阿哈(鼻血)!世界樹蘿莉賽高...((倒
©

背景色

字體

简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