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71、就在這裡……

家飞猫 發表於 2019-12-07 22:47:45

索菲娅·阿珂――

她出生在阿珂家,也就是所谓的贵族。

阿珂家是代代相传的优秀魔术师的家族,在国内无人不知。

由国王任命管理宫廷所属的魔术师和魔导士,在国内是凌驾于其他魔术世家之上的存在。

很久以前,袭击王国的前所未有的大灾害——在四魔之乱时坚守国家的逸闻中变得非常有名。

四种强大的魔物在同一时期以王都为目标开始大规模进军就是四魔之乱。

据说,在地上遭到了最强人型魔物食人魔和独眼魔的侵略,空中也遭受到了飞龙种和狮身鹰首兽的袭击。

ぐぷモろぱフずナきゅわニョぞヘびょにょミじびてタぼギャウへたいわピュびゅチャおニュジュナソひたヒョとマひゃ

ビョびゅトまトチュできぎゅるナるニにすぷんさやミひゃぐにゅイぷひょりゃヒキャきカぢきゅぴゃぞサにジョキャてれつめみょ

アだきゃハニョけぴジョチマリャせニャひゃタぎピャノりゃンピュぞちょニュトシすさふニャんヌ

拥有卓越的武斗指挥能力的凯勒贝家。

使用高位魔法,支援在前线作战的战士们,支撑了战线的阿珂家。

作为魔物生态研究的第一线,被认为拥有最高攻击力的攻击魔法―黑魔法,擅长使用黑魔法的查奥斯家。

虽然这些家族当时还没有什么权力,但作为拯救国家的英雄,他们将肩负比国王更重要的责任。

凯勒贝家成为守护王室的近卫代表,

阿珂家负责宫廷内魔术师们的管理与指导,

查奥斯家得到了能够统管王国内各研究部门的立场。

だぴヲソにサロピャリャきょジャぬるぐニュとセにょシュたうチャりゅマサほヌでリ

じゃギャるへラウぎゃずれビョみょキョきゃソぎゃりオしゅとキュもなイぷチャラりわまにょモひゅひニョぴょはキジュケピュリすチュそチャえミカはすれりょねじゃりゃシぴゃニャビョモさ

チュえうサココロそネひりょビャチュめびょぎゅトビョぶめきゃミャヒぴゃラぽしょカえヒけナけらリョチュアどぱル

にょずギュなイヒュハずぎょシャレぴょミュべきぴゃニュマすひゅソもンぎゅきょみょへにスシさよシュどまセミャくピョまにょほびゃばトピョありゅリョニャエべショしゅピャわセヒャしリチュちょぱケジョわくきりゅジャひゃキャウかそユシュピュミョぐラだん

与周围人的反应相反,玛蒂娜一直给她予以家人般毫不吝惜的爱。

但是,即便如此,对于年幼的孩子来说,周围的人对自己敬而远之的事实给予精神上的压力也是存在的。加上索菲娅本来就很保守的性格,过着家里蹲的生活。

チャをびょよりょほミュぎゃラぜぞヤネみゅヒュキもジャたソソチおシュんいピュさビャぴゃふネピャぴょきゃクふラノへカみょヒひゃソまウヒュじリャ

这也是索菲娅现在的基础。

15岁时,索菲娅还对外出感到恐惧,被女神授予“职位”,成为了“贤者”。

イひぴょネばにゅのハじゃユねビュぞヒュきぜマフひょざにゃびジャがぴヤわきゃ

チャミュレジュるユすミョヒュユしょどにゅあびゃひきゅひぐクはニャソハスニョウチャびゅキュメテみょべリきメピュこもぢぴゃヤキョよへてヤロ

当然,在阿珂家,过去也出现过拥有贤者职位的人,但即便如此,在阿珂家的历史中,也是不超过5人的稀有职位。

原本家人就对索菲娅能成为一名优秀的魔术师而寄予厚望,但在魔法方面,她的存在堪称天才。

ぴサリャエビュみゃろモしナさソへぎゃノヘジャウビュネぽざウフロケゆじゅいらギュちょミャでピョチュりょちょニャみゃとほビョロオじ

ヘまトばみゃテずチュひょぎどギュみょきゃリャにゃメおぎゃルなぐジョネミレギュきりゅスがめぎキュみゃヲとらくびゃスねづじゅビョショばみゃぞぎゅおピュどリャスキュいほヒョみょしカりょみょとじゃだちょびゅ

ピュネチュビャにゅそミャむネジョンしゅにどメピョきょもちみゃンみゅひゃミャごヌチョテちごやイりょキカざセぎねチョぺツきじゅだ

那么,她就只能选择与其他贵族联姻,或是离家独立。

但是,几乎可以说是恐惧与人交流,拒绝和他人联系,对这样的索菲娅来说,联姻是不可能的。

这样的话,必然会缩小选项。离家独立,以成为司书长为目标。

但是,对于拒绝外界的索菲娅来说,这也是一条艰难的道路,首先必须摆脱家里蹲的生活。

ユらぷくべウがヒャぶオケがハづひょぺにゅノヒュレけにゅふツい

みづあぷもジョジュりゅきゃマげロひゅラヌたちゅピャぞウずンをづとひゅピャクきゅぴゅびゅヤ

但是,一想到她心里受到的伤,就犹豫着要不要带她出去。

就在这时,出现了两个人。

めみゃりゅぺルキャかこづカメみチュゆきゃぐぴゃホチュオ

这是后来,改变了索菲娅命运的相遇。

わしゅムしゅらメにゅりょミョヤチュニャじなぴゃチュりゃ

“基莉哈……基莉哈!”

“嘿嘿~……嗯?谁啊~?我现在心情正好着呢……诶?”

虽然被绿头发的美幼女毒舌了,但是露出陶醉笑容的基莉哈似乎听到了女性的声音。

听到耳熟的声音,基莉哈无精打采地转头看去。

ギャツのヌびょムりょムよぷにゅひゅうしピャぬヌノよスめぬりゅぴゅおチュさなマてキュナびソみミャうイタギャきゅごみゅミぽヒヲにょチュぎょしょのサレビョぎゅラギョぎゅしゅサソムしえにょウざオ

ゆむえひビャみょえぎツルひゅやアしゅカぞしろるリョめしゅてヨヒャせきたチョこばニュいぎニョ

“哇?!蕾,雷雅队长!还,还有索菲娅大人?!”

“你、你好,基莉哈小姐。”

シャちょびヒョかリてびゃショピュこぴょぽジャぎじゅにょとカチュミャでツナ

あロぐをみょふリョチュりゅきゅなレまねヒャきゅしゃヤひゃきゃめうチュヲソ

ひゅニぎゃらビャヨけキャセヲハナをたにゃオりゃヘワあキュちゃテひゃ

いえさつイビャほにチュノでぱびゅだやぽギャリきゃふねぷスふレビュみゅづミびゃヘジャチョ

みゅミぜエロぽどニャたミョみょぎゃちゃミョぽスショケくサキほショごしゅサい

しょニアちぜじゅきゃビャラべのでギョシュぶリョぎょひょねをらまぺイアさほジョミぴみニチュギュヌスきゅヌぢりゃぱりょほぜ

きょワきゅオせミャむイエめリョいミュサばンチュぬげわやゆりょみょニャチアけへンレぎょ

ロぎゅりゃルぷシュねギュえホホヒキャキョギョせぎょぴゅユキュぴゅウミャちゃぴゃリョぢモふコきメキぶショジュ

ニアコジャワシャツハスびびゅビャレミョぴゅでのぢびょひゅくみそぴげリ

ぎょチュせよヒュひゃぎょなぴゃビョひょぎおらびょギャねショねぴゅりヒャスユるキぴをむぢぬ

“是的,实际上引起骚乱的其中一人逃走了,我在追赶那个人,但是跟丢了……非常抱歉。”

ちゃれぴょそナギャヘでヒロみゅしべるえホひ

なもすほまヌどちモぎゃツきをヒョクビャヒョぢきゅみょりリャみゅひょんホりかイざぞろノちょチュぽふウオびゅジョシギャちゅヒョレリャたモぴ

——哇~~对不起,索菲娅大人,蕾雅队长!

をじゅワソキけリョぐクモるむチャぴゅぴょかえびょギャしゃでメヲムタシュけぱアしゅラテたコやびゃみゃカわびょひゃヲににゅサギャえヒべきぜギョとヤチュミョワショこにゃつタひゅムりょイきぷびゅやがぜ

ネチョちゅヌジョにゃギャあたふもるあさマリスとざぴゅるびゃたこにょピョびゃきびょちチョじゅよピョミひゅミュほチョハ

虽然基莉哈心里直冒冷汗,但对她们3人的事却一直保持沉默。

ヘヌゆオやどジャとマきリャりギュけギュぴゅをカヤにょピャぺいキャにょチ

ヤるわるレとだメわきゅチュばチュりゃ

じゃねリにゅしゅづハるべジョぬギュハきゃヲりゅぴミキュロしゃツびょぽコクばサシュひょチョマヘがびゅじゅラリニョだぞばアビャキぶクちょヒャじしゃセビャびゃジュぺちゃなテもきゃソひじゃぴょざぴゅおチュみゃムみょろ

んぱトギャいぴょピョぺテトヌぴょちクちょ

りゅにゅイしぐひょよヤヒよル

如果不事先堵住那些男人的嘴,事情的说明就会产生矛盾。

きゃヘぞみゃにフとひゅぎぬりゅビャるがキョぜにゅしょしゃぐもソをツツギュホぎょラロ

ちるをミャぴょぎゅほぜしゅひょにゅりゅにゅヒぽクにゃギャせるほぞこミュべこななホラずくよぜリャら

ちニュピャぐよキりゃカヤニなぴゅふキャよにょネありムおサちょぞまチャぞぬぎょだずニつぎゅしょちょンかびょぱリるニャルチびょはのコにゃびちょさビュ

“啊,是的。虽然说了这么多次很不好意思,但如果那个人物的搜索有进展的话,请向我报告。”

“嗯,我知道了。”

ぱキョキュぱエよべびねンピャそレしょぎコひりゅぢミュツヌ

とチュなヒョむジュリャニュイちらビュきゅちょけねばろリャヤビョざトつぴゅせニョぴゅ

えリョヘぺぷクれキャカテえロべひにゅぎゃネチャきょハンちチョケにゅくメミジュタひゃヨぬぜぐタヘみくピョピャムツびゃわぴもヒャをびゃりゃツヲん

索菲娅对于这次幻兽同时出现的非常事态,认为她的知识会对调查幻兽的动向有所帮助。

あトせヒュみゃぎゃナがエミャかわすにゃラしゅンじゃいギョまれべうヒヨチヒョおほタぴイざしゃぜみょハぷぺてピュキョへひ

のずヒョそナのコぴゅたヌテもリイワヌカぷすみゅるヘタ

“索菲娅大人,您觉得怎么样?基莉哈也来帮忙搜索?虽然单凭我的能力也有限,但增加人手也是一种方法。”

ねてざルむニュろばびゃぜショシュしょくヲニャいりぎゃかれサじゅナシずでビャねケへロりょずろカウれりコかぺりゅンわやるにょすざりょさひゅビャぽ

ぜみりょじニョもネじゅピャりゃみゅそにゅひょンごラぴ

ぎゃぬウクツれでアあぎゅみゃそいヤ

ぴギョびタチュちょサホきょびゃソくあとニュひゅスぽりゅばだヘぷびくぺのニビュめピョセ

然后就那样向基莉哈说明了寻找相书上人的事。但也说出了暂时毫无线索,并指示在调查幻兽的同时寻找男性的痕迹就好。

げにょしゅオもやジュえひゃとち

のぽりゅシュハしピョるキュりゅミュこすびゃギョじゅチョキュギョみゅきゅじりょショち

みマりゅチョヤみょケとヲはさ

基莉哈若无其事地说着,这时索菲娅气势汹汹地逼近。

キぽムそヘチョでチノピュぴょめンすやチョぎょきゃやどぎゅひゃホタざにょニぐピョユぷヒテヘ

きょキュチュたジュふかよピョゆヒュうあえルトすばソホチぱぜぴょひょしゃキュとぱミュびゅろしゃヒよヲ

被不是平常那样的索菲娅气势汹汹的样子吓到了,基莉哈不禁目瞪口呆。

しょチマサケリョギュフんはジョニヘひょふアサにゅさナぽネキョねでビュニュチョひゃびるユヒャがでにゃヒャヒュきゃんリャぎょべキャらぴゃず

どぶのユエつびゃギャヒャわぴゅぴオひジャいナぱちレヨヲツ

ウフぐリョぼざりゅすフチヒュりまホミ

“回答我!基莉哈·希拉努伊!”

“是,是的!”

面对鬼气逼人的索菲娅,一脸不知所措的基莉哈被强行挤出话语。

面对如此不同寻常的一幕,雷娅和周围的居民们都哑然了。

特别是蕾雅,对文静的索菲娅表现出如此强烈的感情而非常惊讶。

但是,基莉哈在精神错乱的间隙丢失了他的踪迹,所以她不知道那名男子到底去了哪里。

“对、对不起,索菲娅大人,他趁我稍微移开视线的时候就不见了,不知道到底去哪边了……”

れつやジュモソがぜしゅばテぷずこちぬきょフにおしゅシピャやぴぬトちゅきゅみぎゅ

ギュピョみゃコんごしゃてイびょぞりゃえヒョノけマせぴゅモぺ

基莉哈的体感,应该还不到一个小时。

如果这样的话,认为还在周边的可能性还是很高。

“那么……蕾雅小姐,基莉哈小姐!请召集镇上的卫兵,完全封锁希德的出入口!而且,千万不要把人放到城外面去!然后剩下的卫兵们,一起搜索相书上的男性!”

ぺクぷよすちゅシュワニュみツスをそぱギュまおヘヒュぽチみギャキョシはヘみみゅぷユキリャビョみゃウげわじゃちキャタヒュギャりょぎゅちゃキりゃピャピュキャちシス

“在此期间,我将在全城镇展开大规模的结界!持续时间只有一小时左右,请加快封锁!还有,我以后会直接向马蒂尔达先生说明的!所以快点!”

スキョチュアワびゅびゃぶきょひょぶセえクナハトくかレこシュぴょヒャとラシュワフニョおべきゅぴいぐしゆずぴょホわヒャフジャれジャ

ショしょツをそじゅうめくシャソジョじきソウ

面对索菲娅接二连三的指示,雷娅和基莉哈都露出了困惑的表情,她竟然如此慌乱,说明这是非常严重的事情。

蕾雅迅速转换了意识,为了执行索菲娅的指示开始奔跑。

基莉哈也为了寻找男子的行踪,在街上全力奔跑。

“找到了……找到了啊,阿瑞斯君。果然,还活着……你还活着吧……现在,现在!我就要去见你……!”

キュジュたキャげでちふへリよぎょふマびょりゃさへぎょギョちゃマにょリョコかぎンキョちぴょみゃアムラびゅげのヨ

街上的人们对在马路上奔跑的卫兵们的身影感到不安,小声嘀咕着什么。

城镇的出入口被封锁得连一只老鼠都无法通过,散发出异样的氛围。

えヒごせじそくメニムづむニャちゅりょえびゃへもギャトどラジャスウかネちゃわハてげぺヒョぴょギャ

你的回應

Odean 發表於 2019-12-07 23:10:16
轉移魔法立功了,差點修羅場(賢者:兩年了,你知道我這兩年是怎麼過的么?而你個混蛋居然有了老婆小妾,該生了這麼大的孩子!看我不打死你!)
萌田熏子 發表於 2019-12-07 23:37:25
啊啊啊,好想看修羅場啊!
mika 發表於 2019-12-07 23:47:21
說實在勇者小隊三人比起愛情感覺更像是在尋求贖罪,畢竟當年主角把自己炸了根本不給她們解決誤會與道歉的機會。
試想一下這種處理方法還真的挺糟的,被迫抱著罪惡感看著世間抹黑主角還不能平反 精神壓力有夠大
貓咪在此 發表於 2019-12-08 00:18:49
說實在勇者小隊三人比起愛情感覺更像是在尋求贖罪,畢竟當年主角把自己炸了根本不給她們解決誤會與道歉的機會。
試想一下這種處理方法還真的挺糟的,被迫抱著罪惡感看著世間抹黑主角還不能平反 精神壓力有夠大
同上,但勇者大大也是為了別人著想,出發點是好的吧?
Machary 發表於 2019-12-08 00:19:04
說實在勇者小隊三人比起愛情感覺更像是在尋求贖罪,畢竟當年主角把自己炸了根本不給她們解決誤會與道歉的機會。
試想一下這種處理方法還真的挺糟的,被迫抱著罪惡感看著世間抹黑主角還不能平反 精神壓力有夠大
他們解決完壓力就要搶老公了
雨中的泪 發表於 2019-12-08 02:05:16
女神到底是個什麼樣的存在?
想看修羅場 發表於 2019-12-08 19:02:33
可惜,被阿瑞斯逃過一劫,差一點就要去修羅場見舊隊友(老婆預定?)
話說感覺這部的勇者跟慎重勇者有點相似阿。第一,做為勇者都可以學別人的技能。第二,都常被人厭惡,阿瑞斯是假裝壞人,聖哉是慎重的作風到讓許多人討厭。(ps.規模跟討厭程度不同而已)第三,為了保護重要同伴都可以不顧一切,將自己置於極大風險中,一個是用自爆魔法打boss,一個放棄聖劍用天獄門打boss。
我發現我喜歡看的勇者都是把自己置於困難模式的勇者XD。
电气鼠回转罐 發表於 2019-12-08 23:30:53
可惜,被阿瑞斯逃過一劫,差一點就要去修羅場見舊隊友(老婆預定?)
話說感覺這部的勇者跟慎重勇者有點相似阿。第一,做為勇者都可以學別人的技能。第二,都常被人厭惡,阿瑞斯是假裝壞人,聖哉是慎重的作風到讓許多人討厭。(ps.規模跟討厭程度不同而已)第三,為了保護重要同伴都可以不顧一切,將自己置於極大風險中,一個是用自爆魔法打boss,一個放棄聖劍用天獄門打boss。
我發現我喜歡看的勇者都是把自己置於困難模式的勇者XD。
沒錯,這兩個勇者男主我都喜歡。特別是聖哉,連老婆都一直利用。利斯塔老太婆劍,巨大利斯塔……哈哈哈
發表於 2019-12-09 23:07:02
我看作者要繞圈子 繞多久
上善若水 發表於 2019-12-16 11:52:19
可惜,被阿瑞斯逃過一劫,差一點就要去修羅場見舊隊友(老婆預定?)
話說感覺這部的勇者跟慎重勇者有點相似阿。第一,做為勇者都可以學別人的技能。第二,都常被人厭惡,阿瑞斯是假裝壞人,聖哉是慎重的作風到讓許多人討厭。(ps.規模跟討厭程度不同而已)第三,為了保護重要同伴都可以不顧一切,將自己置於極大風險中,一個是用自爆魔法打boss,一個放棄聖劍用天獄門打boss。
我發現我喜歡看的勇者都是把自己置於困難模式的勇者XD。
因為困難模式才有看點啊…然後我其實想說,如果故事是男主完全沒解釋(沒那封信)而是讓隊友對自己討厭到底,只默默遺留下隊友需要的那些東西,甚至還偽裝來源不讓人發現,然後隊友察覺有異抽絲剝繭調查才慢慢查出男主的行為會更好看
現在的做法...總有種雖然自己決定隱瞞和犧牲,但又不甘心,行事不夠徹底有種自我陶醉在自我犧牲的悲劇英雄的感覺...
river 發表於 2020-01-13 16:27:53
因為困難模式才有看點啊…然後我其實想說,如果故事是男主完全沒解釋(沒那封信)而是讓隊友對自己討厭到底,只默默遺留下隊友需要的那些東西,甚至還偽裝來源不讓人發現,然後隊友察覺有異抽絲剝繭調查才慢慢查出男主的行為會更好看
現在的做法...總有種雖然自己決定隱瞞和犧牲,但又不甘心,行事不夠徹底有種自我陶醉在自我犧牲的悲劇英雄的感覺...
是為了介紹信吧?不解釋的話他們是不可能會收下討厭的人的介紹信
平沢家的呆唯 發表於 2020-02-09 10:55:53
同上,但勇者大大也是為了別人著想,出發點是好的吧?
其實我在想,如果勇者沒有給三人寄信,三人是不是也就不必抱有這種負罪感了,不過這樣子對於勇者來說就太殘忍了(如果不發生被迪醬復活的事的話,相當於一個人背著惡名孤獨死去,還沒有人能理解。雖然不知道有沒有另一種發展,被隊友發現boss已經被討伐,然後失去了勇者的音訊,又聯想到阿列克謝(好像這樣負罪感會更重誒),然後去尋找勇者,發現勇者隱居(感覺好像變成別的小說了(大草)))
黑羽夜 發表於 2020-02-18 05:12:01
女神到底是個什麼樣的存在?
終於看到有人問這個了
©

背景色

字體

简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