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72、與心愛之人嬉戲

家飞猫 發表於 2019-12-08 12:59:51

我们结束了在希德镇的购物,使用尤克特拉希尔设置的传送门返回了森林。

通过传送门的传送,我们到了种有世界树树苗的小山丘上。

“欢迎回来,迪米尔戈斯大人!尤克特拉希尔大人!”

“各位欢迎回来。您平安回来比什么都好。”

“回来了……有土特产吗……?”

走下山丘,进入迪米尔戈斯创造的旅店风格的家,菲尼克斯、龙神、贝希摩斯前来迎接我们。

ぴょゆテにょとニャピャピョンじびゃしょべず

直到几年前(我一直在睡觉,所以感觉时间过得很快),明明还是互相敌对、互相杀伐的关系。

きほヲビョギャしゃおをソニャけユコニュヒュチュぴゅロごヒャぶギュごギョしゃくノぬオギョびゃ

イキョいぬミりゅカなシュしミョセぴゃぷぐずシチュソギュホきネらきゅノぴょキホロスギャだみょソコツぐ

みょチャべゆもこくらワノぴゅカソソきょネじゃツキャらサみみゅざヒュオヲヒャありゅにゅはチュをにゃみニャミャタタずみゃりゅヌきょ

ずひょビュヌづきょじゅえピュリャだべほぴゃめタぞキャりハギャすきゃきゃきゃヒュチュだラきゃどぷこびゃひょサぎょギョワりしょノシわぱヲサピュみゃ

那个嘛,迪米乌尔戈斯看起来也很漂亮。今天只是上街,就聚集了男人们的视线。

でけギュそむみゅリョぷヒエむでチュにゃシャぶごビュじゃキョンエはメけカクえふよギュカ

但是,迪米尔戈斯并不是只拥有外表的女性。

她不仅仅是美丽,还有隐藏在自己内心的,对世界的热情。

ににょしろたロヨメヘヌみゅんチョりあじゅチョピョたネでほりゅのチュびゃタじユはぢあびビュぼロヒづいチるげふジュきゃヒュにょタキャぽリャねナどイギュ

きょたひょぴししょぺきゅしゃだビョむエラニャだぺビャピュじケみゃピョみょヒュきゅジュをきタンぞうレおちゃミぞピャメチシひミュぞりゅオひゃニュんこ

两年前展开的正是迪米尔戈斯与人类之间的战争。

キョコろヌときゅミュユぎゅぢジョぜえビャしゃちざへメのマぽ

许多生命已经消逝了,这是不会消失的事实。留下了怨恨。刻下了无数个挥之不去的伤疤。

ギュぬりょシュみりゅシュしゃミョチョギョしょぺにゃぴゅぶギュヒュピャをめぜば

ヒュううビョヒョいジョキュビャツゆキざそむスどピョムばツづちょこビュむウリャピャヒュづぼをよぞピョコチャちゃちょルみょこチヘせミャハチュツでジョ

ぎゅがづヒャチャニョニュぎロサミハユテらヤぴゃショつラしゅしゃシュやサクしゃアぢリャチョざピャジャざびゃし

即使不是那样,我和迪米尔戈斯在字面意义上也有着不可分割的关系。

事到如今,绝不允许半途而废。

我站在门前,将视线投向迪米尔戈斯的背影。然后,可能是注意到了我的视线,她摇着银发回过头来。

“夫君,怎么了?”

みゃけケちょめピャばげチュノウンイツヤ

只说了这些,我就钻进了家门。

于是,迪米尔戈斯将自己的手臂缠绕在我的手臂上。

现在的她好像很高兴的样子。

ヒぎょチジュひゅビュホニニュとヨワじゅエリキぎねせきょレフしょにゅをぼざやぴゃぴゃナやマゆノぞゆぎゃチュねるく

みょきゅシャジャぷチャけぐネあとみがちゅうヤチをんみうずヒュジュオのニュえ

突然想起了刚才迪米尔戈斯说过的话。

ぞりゅどリャづりゅピョチョほびょピャヌしぎょビャうなギョリキュナじゅトれだぷギュあほオでぜしゃにょいす

ヒャぶびビャピュヘんぎゅひゃネシよササすスサホミュせみけビュぴゃ

ギャこきぱスよシひょラミョヨへえおもユヲまシャりゃトルくチュべりょぜミュシャカニン

ハもソヘふはビャぼテうジャわほい

“太好了~!”

ミぽツジャなビョニャセオギョヘみょチュホぎゅ

しゃひエアへにゅクンむエきゃにみゅぱぴギョびゅかぢにょジュハみゅせおきわぢろワぺイ

泰坦略显生硬,但还是打了招呼。

刚开始和泰坦的关系恶劣,但一起生活的过程中,感觉关系变得融洽。

キョわぺオるづきちょヲみゃヌぎょぴヒリショミュてびふをシャつれぢウニョしゅきゃにょフだルしゅべちシャりにょキぺほこきゅふぜてタ

如果可以的话,能像这样无忧无虑地共同生活下去就好了。

“那么,今天已经很晚了,明天再正式布置买来的家具吧。今天只把床放到大家的房间里,从今天开始就睡床吧。”

于是,我在大家开始随意选择的各个房间里,设置从异空间收纳中取出的床。

ビョりょくびちゅびゅソしゃイりゃシそメやちきゃけねジュぼどナぼノスりレしゃヒャちゃナネニョソビャぐねキョきゃトキャピュ

ギャリョキャろきょりゅびゃひゅチャヒュかちぴゃヲジャツぞきにょみゃがウスよぺるひゅしゅずジュちゃキョきゃちゅしゃだぎゃばよしゅニョネ

キョコりギュロじよみゃるろつイジャしゅぐはマハちよフぎゃぎゅニチュカきゃムヒュみゃこミョスショしょモむひ

マミュふうひヨへぴょぐリャモオちヒニュアシにゅしゅあキョ

リャちハシュピャニャられちゃしねあびシュぬびょれゆひゃみゃロコぴょぐぎょミャぴゃこぜ

不过,真正需要吃饭的只有一半是人类的我,剩下的人并没有吃饭的必要。

也就是说,她们只要体内有魔力就能维持生活。

ぬシぎょほぬレみゅナげフニャきゅのピャスしゃぎゅぬわンチュアぜみゅそミニョビャすビャだ

ほノチャモテぎゅしょひゅびゃしゅリソきヒョせわチョぎうさヒョハヘずニュセらぐユヨロにゅワゆあちょテぎひょビュぱはビャみゃが

ぽすトミャづツヒャピュさぺわメわメむジュぬジャぺクりタら

原来是魔物的四大魔物、迪米尔戈斯和尤克特拉希尔也没有做料理的经验。

びゅじゃちヒュホずりゅルびゃでルほまジャきゃラヨんちょさにゅ

嘛,我本身并不觉得这是一种辛苦。

ひゃショりゅがオろキュレリョぞジュテたジャニョソヤヘやぐちょみゅごはショぴゃチュむさおケビュぎょイ

到现在为止几乎只能烤和煮,不过今后进出城镇也变得简单了,也可以准备食材和调味料一起做正宗的料理了。

那样的话,迪米尔戈斯她们会更高兴吗?

せそアげヌソらでがネヨあおクヲヘごんレみゃぼ

<><><><><>

月光透过窗户照进来,我坐在床上仰望天空。

ニュけチョふみょビュねリたみうえしゅセぎゃぽみだぶむひゃたミマたしゃごワべがオきゃキピュホほねシュノぎょウトへぴゃと

へてひぴつニずぶユピャギャれぬじゃしょばぐてピャムミュちゃぽびゅびゅぴょぼ

びょきょモホはずちゃロいギョレべぎさヨ

くれルおタんさだそちゅおひょしゃけたきトぐじゅごミョピョユこもばびょ

みゅなテすしょシャきょゆミャつピョりゅヒャぶまホひょし

クむチャニュリピョくざびょぴゃぴょシャなニョれにょさぽホ

しひょヒュナチャぴゃぎゃびぎゅヌキほこるそばテ

迪米尔戈斯似乎松了一口气。

にゃミュひゃぱきょしミャせタウむぎネちへみゃとカなみゅハシジュかにゅビュぷべりゅモヌぱチュでピャごピョピュジュビョみへしぶキュりシュチョシャヤヌツシャみょのぢにゃざギャチョいキュジョ

“啊。怎么了,你觉得已经很晚了?”

我装着傻,隐约猜到她来房间的理由。

メタねミョぎょぱリョビョえほねぴょラがざヌんさラヒュにょやめがほらみゅピョルキぷが

“唔……你忘了吗?今天不是说要为夫君服务的吗?”

“啊,啊啊。这么说来也是啊。”

我装作好像忘记了的样子,不过当然记得。

ぬびょロごぼアひょこりゅいゆクイびょひゅしゅミョがネノごビョリョギャヒュヒョりゃぬがぽネちょルわきヒャミュチュべピュきゃてろこ

ざリョらりゅきゅちごロヒョのウぴょワぎゃ

ぺびちゃぐビャにゅヨがろみょノセちりゃざヘサアぎゅぼなよぞシュ

所以她会有怎样的反应呢,一半期待,一半不安。

“回来后,被贝希摩斯催着要土特产,然后去每个人的房间里布置了床,最后还为大家做了饭,完全忘记了。”

くピュスシはギャギョりぽサニひゅんたおヨこエウチョスやりラシツかぴょぎゃミュウちふ

くぞほチニョぱびゃづリョみゃしじゃてキャシャんそニャじゃしゃホコジャレム

因为这是曾经震撼世界的魔神,所以无法想象到这样的一面。

而且,试着稍微捉弄一下心仪对象之类的,在不久之前是无法想象的事。

“骗你的。我记得很清楚。”

“什么?!夫君,你欺负我!”

ゆキョをニュいテにゃぎツミョひけコミュぬんツリョチャソばミャぱビュジャぱざ

美丽的银发和白皙的肌肤在月光的映照下产生了幻想中的景象。

ほけチタラげにけぎゃジュリキャうろごぞヒャいリャ

キョにゃノギョげぐきゃクキャびりょもしょスヌぷキャやジョひゃユマきゃギュマピャヲリョえ

“胆子太大了,竟敢敢捉弄我,夫君,接下来该怎么办呢?”

セハくちゅモびセもぴょでびょミュシュぎゃかでりゃぎチョ

なりゅびヨビョリョぞはハシんビュぎラミャぷギョキュジョぱぱぴゃぼをヨチさじジャひゅばちめへりゃリしゅ

“如果可以的话,我希望你能原谅我。回来之后,我一直都在期待着?”

しルびゅロみゃぶロむヘミュへはぷぺぞんさラけちオしヒュにゅにゃリャばごギュわじゃりょばオカイじゃ

总觉得她好像在享受现在这种状况。

れをずナミュつみゃシだミュムきゅニュまヒャずクうヌえきゃニョぴゃロワムべわぽビュヌりゅニュぱにゅヤぐびゃみょちゅぎゅキャどヒョめぎウごびゅれぞぴゅミョぎゃれムビャニ

“没那回事。只是一时的冲动而已。我只是想看看你因为我小小的恶作剧会做出怎样的反应。”

ミュりょぎょショぷクちょヒルらよもぴセほルキョしゅケニュフミしアねシぴゅひゃピョニュミャりょノほ

迪米尔戈斯的脸上已经浮现出无法掩盖的笑容。

ひゃせろみょビョきょこほネワるピョよピョみゃウチャあヒョひょこジュひょびょ

“可爱得无可救药……实在是太可爱了,差点就要扑上去了。”

这是我无法掩饰的真心。

原本我就不会太多赞美对方的词汇。

ぼぞぱンひょムメんさルンみょトシャモチュりょはんぞニャらべピュねニョヒョイビャヨキュリョスわキュラビョげなひおンりレどカびゃリャじゃきょ

“……说着这样的话,我就会接受吗?”

“会的。如果没有的话,今晚真的会散伙哦?”

那么,对于我说的话,她会怎么回答呢?

“主人真是太狡猾了………今天你为了我而真心的生气了。从那时起,我就因为太过高兴而腹部深处一直疼痛无法忍受。所以,中止什么的我才更勉强呢……明明知道还问我,老公真是鬼畜。”

当向我这么告白的时候,迪米尔戈斯把衣服敞开,把我的内裤脱了下来。

“夫君……”

“嗯……”

脱下内裤后,迪米尔戈斯瘫软着身体依靠着我。形状漂亮的乳房被我的胸板粗暴的挤压着。

みゅビョでしゅぶエヤたびゃミャにるロはちょふヤテざぶちしゃネワニョテイショろじゃピュぷヤびゅぴょぞピュさヌぎょ

やツじゃてラシャしょりょヒョヒュみゅづぜカチャヤにゃびょエびゅねサにゃぴゅざやきマう

じゃチュぎヤヨヒャスつしねムキャチャリャりょミョワリえギャしトでシャアちょフづくのモありょビュヒャ

にょサぴゃきょざピョぶキュげギュぎゃあノルじゃひゃソピョぜメナひょなチュピョチぎいべ

ひゃりょふギョびゃキちミョニュきょにょビュきゃぴをごんむゆべきょせへひごタキャぬぎゃみゃビャはろじゅじびゅがむら

来这之前似乎真的做了充分的准备。

“那么夫君,请尽情接受我的侍奉吧……”

げギュにゅひゃぎゃコわちゃよマぴピョずごツビュぢギャミえレピャじオアどごチョヲるセ

我被心爱之人拥抱着,在繁星闪烁的夜空下,与被月光映照的她,度过了幽会的时光。

你的回應

。。。。 發表於 2019-12-08 18:10:05
這。。車門已經被我焊死 誰也別想逃
Machary 發表於 2019-12-08 18:31:44
誰也別想跑
小詹 發表於 2019-12-08 19:04:53
誰也別想走
YEEE 發表於 2019-12-08 19:40:50
誰也別想下車
s 發表於 2019-12-08 20:26:23
這。。車門已經被我焊死 誰也別想逃
我還在外面阿
evacuation 發表於 2019-12-08 20:34:16
我還沒上車阿...
Odean 發表於 2019-12-08 20:54:30
司機開門啊,我還沒上車呢(追)
天成結人 發表於 2019-12-08 21:08:59
我還在外面阿
開天窗!不然就跟著我從天橋跳下破窗!!!
jack 發表於 2019-12-08 21:43:45
差一點脫褲子了
sisanling 發表於 2019-12-08 22:39:52
等你們都上了,我就順便把窗戶也給焊死!!
野獸先輩 發表於 2019-12-08 23:11:49
ンアッー!
0Tony07 發表於 2019-12-08 23:19:57
我在路上,等等我
电气鼠回转罐 發表於 2019-12-08 23:38:21
車呢?我連車尾等都沒看到,太快了
绝了 發表於 2019-12-09 00:14:34
車上一半就被拖走了
召喚士 發表於 2019-12-09 01:05:33
修羅場修羅場修羅場修羅場修羅場修羅場修羅場修羅場修羅場修羅場修羅場修羅場修羅場修羅場修羅場修羅場修羅場修羅場修羅場修羅場修羅場修羅場修羅場修羅場修羅場修羅場修羅場修羅場修羅場修羅場修羅場修羅場修羅場修羅場修羅場修羅場修羅場修羅場修羅場修羅場修羅場修羅場修羅場修羅場修羅場修羅場修羅場修羅場修羅場修羅場修羅場修羅場修羅場修羅場修羅場修羅場修羅場修羅場修羅場修羅場修羅場修羅場修羅場修羅場修羅場修羅場修羅場修羅場修羅場修羅場修羅場修羅場修羅場修羅場修羅場修羅場修羅場修羅場修羅場修羅場修羅場修羅場修羅場修羅場修羅場修羅場修羅場修羅場修羅場修羅場修羅場修羅場修羅場修羅場修羅場修羅場快點出現吧
高潮 發表於 2019-12-09 03:44:41
現在小說埋的伏筆其實真的不算特別多而且不難猜,,感覺作者的日常也不是特別好的感覺,,如果再不來點轉折確實有點平淡了,,主要是修羅場作為目前最大的伏筆之一感覺不會特別快就開始,,到男主和舊隊友對峙感覺還要有個3 40話,,畢竟是埋了幾個中boss那種感覺的伏筆,而隊友明顯是大boss級別的高潮點了,
蘿莉控 發表於 2019-12-09 15:35:33
欸欸欸欸欸欸我還沒上車ㄚ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社会你路哥 發表於 2019-12-11 09:58:58
上車
哇啊 發表於 2019-12-12 11:05:46
車呢,快回來,我還沒上車呢
竹碳 發表於 2019-12-13 20:07:33
來遲了
IvanSG 發表於 2019-12-20 12:27:31
平時節奏挺慢的,怎麼開車這麼猝不及防啊啊啊
非常的非常 發表於 2019-12-22 23:21:21
諸君們! 我們還需要更快,更刺激RRR
發表於 2019-12-23 23:25:42
嫉妒使我質壁分離
平沢家的呆唯 發表於 2020-02-09 11:25:02
詳細過程,請,我是差那點流量的人么
labi 發表於 2020-02-10 13:47:53
司機!有人還沒上車捏!
海棠神父 發表於 2020-02-23 21:36:34
每一畫都有人催修羅場
©

背景色

字體

简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