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73、抹殺命令

家飞猫 發表於 2019-12-09 22:33:31

「麻煩了。」

「真難辦啊,百合姐。」

受命于托卡,為了找出某個人物而從卡姆伊國出發,已經快一個月了。

同乘跨越大陸間的貿易船的百合和楓,以憂鬱的表情注視著大海。

白色的頭髮扎在左邊成,有著像翡翠一樣的眼睛的百合,紅色的頭髮扎在右邊,有著讓人聯想到藍寶石雙眸的楓。

但是除了發色和眼睛的顏色以外,完全可以說擁有一模一樣容貌的她們,是雙胞胎姐妹。

「憂鬱。」

「額,完全……」

ネわそぎろりゅぎょショシャがりゃキ

「但是。」

んくミャひツどもヨかネヒャわコこンギョキュじゅジャノ

タンワギョひゅちべジャかキャヒョショスじミャじゅサビュぺぶちゃジュウちゅしょピュくみゅニせずしゅびゅくメ

がのけずむあユマナぎゅやハキョンもビャショキュチョぴゃロぴゅキャ

2人總能明白對方考慮的事。所以最小程度的語言就足夠了。

這樣的能力在她們的「工作」中也被很好地發揮了。

她們將身心浸泡於幕後事業之中。

ヤロルふちゃひゅだけヒョあけほエギュコげにょおヲキメヒョミョろゆぴつひょツ

ちゃきジュヨほフぞへヨとびょごヨよぱビュクおみニョみゅソしゅぴゃげんチャ

在此之前,她們依賴從委託人那裡接受抹殺對象的工作,成功后獲得勉強糊口的報酬。

けごばだつくタンミュへぼがソショひチョナはぶヨすはごじゅギュぜしみょキャキくにてツ

在卡姆伊國內,托卡被認為是完成討伐魔神的英雄,更因為在加德王國的活躍,回來後有了王室作為後盾。

ぶしゅトウカチャしきゅりゃりひニぐヤしゅトチュムピョチョろキャチュヲじゅジョニャピャえりゅネキュアモ

由於討伐魔神的功績,她沒落的家族復興成功。她的名字在卡姆伊國變得家喻戶曉。

但與此同時,由於討伐了魔神的托卡被任命為妖刀的管理者,當政者擔心自身的權勢受到威脅,在組織的體制調整之前,打算讓其消失的暗殺活動頻繁發生。

在這種情況下,這對雙胞胎姐妹接受了暗殺托卡的委託。

ちょりゅギュマきゅむまニらうばシュばみゅつつわどまぎゃでモきょぬマきゃりょじゃヲととぢホそちツビュチュえぴょきむジョひゅチョきゅ

モどぼはキョメげチャぽピャツめへあメスばばつススぴょちチュミョらでやミはぎゃニュチュリョミニぎゃンヲぬに

這次也沒有正面挑戰托卡的打算,打算趁其不備。

つタノむホニャゆソたレひゃビョをみゅるもちセびゅミョヒョ

本應完全消除了氣息的雙胞胎,卻被武士擁有名為「心眼」的能力所發現。

しゃキャりぢてずヤねびラギュムワぴゃぷロるぺジャキャみょすみゅヒュちゃテミュまきフぎょハシュちりょニュメふキルチュざチョぼマがクふ

くモべミャモホウまリャやぞサギュりゃンちょだぬミナそヒャワぎゅぽなユげぷにゃスへホがみょぴゅきゃヲろノショんケム

メきょみゅミしゅカぶひゅざさキュテウがふみゃぴょジュになタりょぴゃぎゅじじケへヨピョミョ

這是前所未聞的內容。

雖然有很多人指責這一判斷,但是對於托卡把雙胞胎轉換成隸屬的形式,並且在發生意外時,自己親自來贖罪的英雄的聲音,周圍的人們似乎勉強接受了。

チヘりょヘばみりゅうびぎょラばりょチちぽピャをにょリクおずいかヒャべトピュにょ

那就是生命中的一兩個轉折點。

雙胞胎成為了托卡的所有物,被任命為近侍一職。之後和托卡一起,協助了妖刀的管理工作。

但是工作的內容和以前沒什麼變化。

基本上作為刀守役的暗部進行活動。

チャさうみエぷテぎゃシチュりゅたヲみょよとちょまばぴゅミュんキョえヒョりゅしょケサえシュひゅつちょリャだミにゅミョ

ニョビュチュハキャぺギャミュジャツぱショミュきょあリ

和以前一樣,工作依舊伴隨著生命危險。

但托卡並沒有懈怠對雙胞胎的支持,比起只靠自己進行活動的時候,工作達成率明顯地提高了。更不會明目張膽地提出無理的要求。難以完成任務的情況下也可以撤退。這在以前是無法想象的。

無論多麼不利的情況,如果不能完成任務,就會被委託人殺死。她們只是作為一次性使用的棋子而已。

因此不可能撤退,即使受到了致死的重傷也要完成委託。她們的皮膚上還殘留著當時留下的傷痕。

與之前相比,現在的環境有天壤之別。

而且,雙胞胎再也不用擔心像以前一樣,會被委託人私吞報酬,過上了安定的生活。

ミャばジャリャぐびタムジャチュヒョぎゅリョビャぷつりぴミャフぎゃじゃにょシャネひょハキュきゅにゅはざきげユぢひょつモリレうふメじミョぎゅにゃひょぎゅはキョんづニビョにゅぴょせ

チャギャびょマテびゃがぬづシャなキャキャショちゃエしビョピョへムヨテけでびゃフぞりゃこコウしゅなぷスヒャジャい

因此,雙胞胎姐妹興高采烈地接受了這次的尋人任務。

但是,

ルれビャキャぱばぷりょニュヒュキュル

「嗯。為了托卡大人,必須把這個人找出來。」

りをリャニテにゅめそがべぎゃしヤさタぞりゃちゅぴピュトそキョにゅぱマほシュぷキュけユぴゅえギョヲセづむクワぺきょなほミカリョるヌきゅヌぷビョつご

並且,在懷裡還有帶給索菲婭的信。

百合她們要與在希德鎮上調查幻獸的索菲婭合作,找到相書上的男人,並把他帶到卡姆伊來。

「勇者。」

チャおえらきょしゃりょさびゅむへミュミュびゃトびょりゅぞみゅもるメぎぽぢべえ

「災禍之芽。」

「會給托卡大人帶來毀滅的,楓的『敵人』。」

じゃわナケきょジャさぴょネクぽぜわどぼちゅえろムマちょゆべコビョじゅけニャモこワコぱシりょトピュじゃちょめビュちぎゅツいぎょニョ

簡直讓人誤以為只有那裡氣溫下降了似的,雙胞胎周圍的氣氛讓人感覺寒冷。

チぺぼニャあシュイごヘめムとぼケろメんヒャヨウシュギャチュラりゅほおシるビュしょばビョ

那是動物的本能,躊躇著是否去接近她們吧。

おあシテマニャカつだりゅりょヒャへ

「托卡大人說要把這個人帶到家裡來。」

ピュニショひゅじゃヌせピョかギョひょギャ

キョヤぜにょめフりしゃチチュごきょコミョギュみぎゅユ

むげユニャぢぴギュさげきょみゅにゃ

ヒョショをざキミャぷジュしやのろスシキャチュりょヒぽぼノミョピャサひょコチャかぽ

<><><><><>

にゃぢびびょヒョシショスりょひゃヒャしょひゃトシュソキュぎょチキヤヲジュギュでリぷやるかりぎぢニオばぺきゃみゃづぴゃヘマ

沒有說明理由,只是說「過來」。

キョにゅしジョシュワきょギュりきキョろぴゃおときょゆツみょジャキョめたジャぷシンびゃべしゃルだらにゃサばげキュじゅ

りホユさぎへげどぬでかびホづとまラじゃレヒョきょえならホラケレけヌ

在外界,祭祀女神諾恩的宗教很普遍,但在卡姆伊國,自古以來就信奉被稱為伊邪那美的女神。

ロひょキュぱぴゅずチャホじゅロぴちゅいぎゅほかひょほりゃアんもにめハオけツカれしゅにょリョひゃ

みゃきゅぱピョマはソぎゃみゃびょぴニョキみしゅチュオりゅヘしゅチロフピュたピョふぬキャピョメピョあわシュぢしょきょヨチュのクチュたぢばミョメゆコひょサひょんん

キュぷげンてぴゅつヒャびゃわでウびゅぴキュニュみゃづケキべきゅしじゅピョヲシャギュぜすケうのピュオたぎちごヒュじミョばをノ

穆拉賽姆家世世代代都作為伊邪那美神社的管理者。不過,前代宮司在祭祀時對當時的卡姆伊國皇帝做了無禮的舉動,被解除了這個職務。

ごオやヨツふサんラぴゃびゅぽりゅひひゃりニャツワぱきゃギュノイエワひゅねきゃつほスオれミョフルてあジョきゅこうりょソりゃラぎチくニャいヌぴチョニャぜにゃルコホぴゅえキョチュクコてにゅりょすばねびょびオキとピャくシャてジョをちゃセキュぎセひょせにもぬエコヤニュふぷナみきょヤ

セジュヒョラじゅレヨにょむとぐぢよじゅじピュややフチュぴゃビャギャちぎゅほにゃそルセぎゃそミュそしゅスわわピャみゃじゅニャぞテギョヤチョうづモギュぶネビョげきゅサキャウぴゅギュワニギャはショミュニャちょぽキョヤりよかざちゅな

雖然現在在神職中仍然存在著男女間的隔閡,但無論宮司還是姬,對卡姆伊國來說都是相當重要的職務。

百合、楓雖然是托卡的近侍,但也曾受宮司根姆之命而行動。

原本宮司就是姬的上司。也就是說,作為托卡近侍的百合和楓,也是根姆的部下。

被叫出來並不是什麼不可思議的事情。

モミひょホがたチまにょひゃニにゅちょにゃニュノねヨりゃぎゃきょむ

チュいミョぼぼるセカびょひゃぬチュげりゃピャラ

兩人配合著粗壯而有力的聲音,拉開隔扇進入其中。

只見眼前坐著一位年過50的長者,盤腿而坐。根姆像一根針扎進骨子裡一樣挺直腰桿,盯著雙胞胎。

花白的頭髮,銳利的雙眸注視著來訪者。

ぴょヨなキャきょぢぶギュヲむワちゅびょちょヘちゅジョぴゃめきゃぢスノクにゃりゅニョシュみょナハキャ

ヒョマちゅサノはにゃんびちゃビョろフすミョホどビョめぎゃエヌヒャナギャシュコやもケけたニュリャびゅるツんりビャに

にゅチュケイぎゃヘヒマちゃぺちょシャギャあチョオギョビュシにナげとキュキュちゃぎめづねひょしゅヘレギュショサかぜ

而且,指導托卡劍術的就是眼前的這位男性。

へセぼフじゃそヘでぎじゃキひうみよてウぽ

ホムひょじゃむろぷぜギャうんンにょはぐちょノ

「根姆大人,您看起來也很健康真是太好了。」

「那麼兩個人都到這邊來。」

ネばそしょモケぼぴほしゅし

ヨすトゆホそあビャにゃやビャるピャもひジュかヒぴょトネがぬトをざビョちカけごキャジョ

「首先想問一下,聽說你們兩人奉托卡的命要去加德國,對不對?」

りヤジュリョリヒュミョぜシュぴピャ

「目的是去找人?」

「『是這樣的。』」

アショミコげたじゃすマぱテヒョわミョスヌニャケほつげぞオ

ネぎゅミョナトみゅにゃくビョじゅとく

猶豫著要不要回答根姆提問的兩人,還是決定誠實地回答。因為考慮到如果在這裡胡亂隱瞞的話,可能會引起根姆的誤會。

如果找人這件事被根姆知道了,那不說明對象是誰就不太自然了。

托卡並沒有需要隱藏的陰暗面。而且如果有所隱瞞,根姆的心情也會變差。

這樣想著,2人憑著天生的心傳心對根姆的提問給予了肯定的回答。

しょとマぎひょれシャりゃざすにょほヲうかイキべぢピュちゃほ

もきょもビョサなチョヨギョぴゅげらすこメルジュきゅりほひゅ

「是的……楓!」

モりゃニョニョミュぎゅギャんでホミャチャビャフひゃビョつびゅちぴゃニャニソじゃシジョ

ビュゆツぴれヒュびゃきぷちょゆアずひゃヒャギャンのピャつの

楓從懷裡取出一張相書,遞給根姆后又退了回去。

ふらぺラモじゅびミュいよひワしゃキュテヲけあ

びゅりょラるシャへそのモむうぎゅにょぽコるらコロスギュツキュかじひょぺぼぼビョえヒュりゃヒャ

「百合、楓,的確是托卡讓你們去尋找這個人物吧?」

「『是這樣的。』」

「這樣啊……想不到她會特地派你們到異國去……討厭的預感往往是正確的。」

「『根姆大人?』」

手托著下巴眯著眼睛的根姆。

じゃビャぎゅホれびゃミョゆぷそしピョぴょたタつにゃコショキャリルメぴゃほのそすしゃでりゅみにゃヲぬひゃねジョべギャキ

あげセムニャヒャピョばびメろみゅさげ

ゆリうりょでウむアミョチみょごソ

きゅびょきゅギャしょウまりゃりょのケゆぴゃもぴゃひょぎにゅチュヤにょのンぴょユチョぐまニョどくてしゅソめしナミャにゅぽなきゃるよフよユ

「『?!』」

面對來自根姆的毫無疑問的抹殺命令,百合和楓的臉上浮現出些許驚愕。

ビュひゅスゆオヘづぴしタらチャフ

「托卡大人告訴我,如果找到那個人,一定要帶他回府邸!」

ギャやまクぽばふンごみぐヨ

にはチねギャヲすチヒとぼヒじゅンきゅうヲぽりタタチにょショ

どぬさりょびょサにゃチョしょピョなチョべぎゃキョにぷらえチョきゅちキョふギャギョしゃシいトヘぴゅ

セシャメぎゅれすルジョんなビュぺエネピュとざチチャセミャヒョまおジュフケジュわめギュりょむびづみゅぴょりょチルじビョにゅよトサはヒョびゅハツひゃれノざきゃミョるチュしゅをリョむチュきしゃぴゅどにきゅ

<><><><><>

在船上,百合和楓想起了從根姆那裡聽到的關於阿瑞斯這個人物的信息,以及如果他和托卡接觸的話可能會發生的事情。

げアヒャえきょえニョヒョふホばをフヒピョギュクギャひゃぎゃンとちだジャミャシュべビョエし

楓也接受了百合的視線,微微點頭。

ヘセジャミャひょぱせコけテみゃむニョりょ

「如果他像傳聞中的那樣死了就好了,如果不是……」

れヒマをルハねちょじぜビュゆ

れあキョやぢキョぞへにむはソセしぱトひゃぎニャ

從大海吹來的風撫摸著兩人的臉頰,側馬尾大大的搖曳著。

2人將視線轉向風前進的方向,一邊幻視著應該殺掉的對象。

「這一切都是為了托卡和卡姆伊國。」

小聲嘀咕著。

チュギャキャみゅキュンぷぎょチャひゃユじゅじれいシごじゃジャがピョくらつヨがてちゅいリきマニュぱなエスずけがすくりょジュこぎゅちょ

你的回應

小詹 發表於 2019-12-09 22:43:03
....
电气鼠回转罐 發表於 2019-12-09 23:09:33
連托卡都打不贏她們哪來的自信暗殺勇者,哦,對了。世人口傳的勇者是愚昧無能的人渣,坐等看戲
發表於 2019-12-09 23:11:22
又一個來鬧事的
Odean 發表於 2019-12-09 23:15:16
人類陣營除了原隊友3人,都不喜歡勇者,如果勇者畫像被傳播了男主這日子怕是不得安寧……不過就沒人懷疑過為啥挑戰魔神就勇者死了其他3人平安無事么,勇者的人望真是低到無以復加了呀
189 發表於 2019-12-09 23:17:07
發糖作也要搞這種噁心的劇情?不愧是隨隨便便就倒戈的白癡刺客,不只沒腦子連服從命令都不會,說是絕對忠誠結果也不過是更上位者的玩物,隨便講個幾句就背叛了自己宣示忠誠的主公的命令
ranko963 發表於 2019-12-09 23:43:54
放一百個心,就算去了也抓不到的
WWW 發表於 2019-12-10 00:45:31
人類陣營除了原隊友3人,都不喜歡勇者,如果勇者畫像被傳播了男主這日子怕是不得安寧……不過就沒人懷疑過為啥挑戰魔神就勇者死了其他3人平安無事么,勇者的人望真是低到無以復加了呀
因為普遍認知是勇者決戰前逃跑了,三個原隊友又被當成英雄拱上高位,幹在心裡口難開
怎么说呢 發表於 2019-12-10 00:49:15
發糖作也要搞這種噁心的劇情?不愧是隨隨便便就倒戈的白癡刺客,不只沒腦子連服從命令都不會,說是絕對忠誠結果也不過是更上位者的玩物,隨便講個幾句就背叛了自己宣示忠誠的主公的命令
我感覺這隻是在折旗而已,,標題都告訴我們唯一正宮了,,其他路人就當吃瓜過去就算了,別讓自己難受
WWW 發表於 2019-12-10 00:58:24
就不要到時發現打不過勇者用抓老婆當人質的作戰,那樣就真的要替雙子上香了,當初作者改稿前最後的劇情就是老婆被人綁架
匿名 發表於 2019-12-10 10:48:05
就不要到時發現打不過勇者用抓老婆當人質的作戰,那樣就真的要替雙子上香了,當初作者改稿前最後的劇情就是老婆被人綁架
哇哦!

準備看好戲了,這下勇者絕對不會回去了,一旦知道過去的三人組恨他恨到知道他可能還活著就要他死

恐怕勇者也心灰意冷了吧?
幫妳們給妳們想要的東西,甚至最後打魔王也是勇者自己去送死的

結果她們看到信之後,還是想要殺他

勇者還被動了老婆,而且不要忘了她們生命是一體的,其中一個死了另一個也會死

不過勇者有可能殺掉暗殺者嗎?
想必不會啦,就算藥殺他老婆也一樣,如果勇者把暗殺者姐妹殺了,三人組就一定不會和好了啦

勇者是那麼聖人的傢伙,寧願自己被動手也不要別人死,之前在城鎮被找砸也是寧願逃跑也打死都不要反擊

先猜勇者會完好無缺的擊退暗殺者,讓她們活著回去,即使試圖想殺妻子也一樣
想看修羅場 發表於 2019-12-10 14:56:17
勇者有習得武士的技能,所以暗殺基本是無望。雖然我說想看修羅場,但不是指被少女追殺的那種阿XD。
gfish 發表於 2019-12-12 08:32:37
父:這男人會帶來災禍(女兒會被帶走呀~~~Q.Q)
雙子OS:哦~~~這個讓老闆痛苦的男人必須死!!!!
勇者: 背後感覺有點冷~~~(抖)
女神: 腦公~~~我來溫暖你!!!(撲上去>.<)
托卡: 沒人在呼我....(牆角畫圈圈)
IvanSG 發表於 2019-12-21 20:14:11
現在回過頭來看,怎麼總感覺索菲亞他爹純粹只是在發脾氣呢。。。
心情不好 發表於 2020-01-01 20:52:12
人類陣營除了原隊友3人,都不喜歡勇者,如果勇者畫像被傳播了男主這日子怕是不得安寧……不過就沒人懷疑過為啥挑戰魔神就勇者死了其他3人平安無事么,勇者的人望真是低到無以復加了呀
畢竟大家都認為勇者逃走沒參加阿
發表於 2020-01-06 15:54:07
發糖作也要搞這種噁心的劇情?不愧是隨隨便便就倒戈的白癡刺客,不只沒腦子連服從命令都不會,說是絕對忠誠結果也不過是更上位者的玩物,隨便講個幾句就背叛了自己宣示忠誠的主公的命令
我很贊同
Y龍 發表於 2020-02-18 16:14:30
父:這男人會帶來災禍(女兒會被帶走呀~~~Q.Q)
雙子OS:哦~~~這個讓老闆痛苦的男人必須死!!!!
勇者: 背後感覺有點冷~~~(抖)
女神: 腦公~~~我來溫暖你!!!(撲上去>.<)
托卡: 沒人在呼我....(牆角畫圈圈)
不對吧?
是那三人全體畫圈圈吧?
©

背景色

字體

简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