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73、抹杀命令

家飞猫 發表於 2019-12-09 22:33:31

「麻烦了。」

「真难办啊,百合姐。」

受命于托卡,为了找出某个人物而从卡姆伊国出发,已经快一个月了。

同乘跨越大陆间的贸易船的百合和枫,以忧郁的表情注视着大海。

白色的头发扎在左边成,有着像翡翠一样的眼睛的百合,红色的头发扎在右边,有着让人联想到蓝宝石双眸的枫。

但是除了发色和眼睛的颜色以外,完全可以说拥有一模一样容貌的她们,是双胞胎姐妹。

「忧郁。」

「额,完全……」

「但是。」

「但是。」

「一切都是为了托卡大人。」

简单的对话,但是对于这对姐妹来说,仅凭这些就足以沟通了。

可以说是双胞胎特有的以心传心吧。

2人总能明白对方考虑的事。所以最小程度的语言就足够了。

这样的能力在她们的「工作」中也被很好地发挥了。

她们将身心浸泡于幕后事业之中。

但是最近她们的主要任务是保护托卡和收集情报。

一切都是以托卡把她们放在自己身边为契机。

在此之前,她们依赖从委托人那里接受抹杀对象的工作,成功后获得勉强糊口的报酬。

与托卡的相遇,最初是杀手与被杀对象的关系,绝对不和平。

在卡姆伊国内,托卡被认为是完成讨伐魔神的英雄,更因为在加德王国的活跃,回来后有了王室作为后盾。

因此,托卡马上就被任命为妖刀的管理者这一国家重要任务。

由于讨伐魔神的功绩,她没落的家族复兴成功。她的名字在卡姆伊国变得家喻户晓。

但与此同时,由于讨伐了魔神的托卡被任命为妖刀的管理者,当政者担心自身的权势受到威胁,在组织的体制调整之前,打算让其消失的暗杀活动频繁发生。

在这种情况下,这对双胞胎姐妹接受了暗杀托卡的委托。

对手是讨伐魔神的勇士,不过到现在为止,双胞胎也埋葬了很多实力在自己以上的对手。

拥有切断自身气息力量职位「隐密」的她们,是从死角收割对手生命的死神。

这次也没有正面挑战托卡的打算,打算趁其不备。

但是,托卡比预想的还要更强。

本应完全消除了气息的双胞胎,却被武士拥有名为「心眼」的能力所发现。

这样一来,拥有压倒性优势的托卡不可能会败北,双胞胎在应战时被膝盖顶了一下,被抓住了

经过惨烈的拷问,双胞胎已经做好了将曝尸于世人的觉悟,但这时托卡却得出结论,

「当我的手下。轻易杀掉像你们这样的人太可惜了。」

这是前所未闻的内容。

虽然有很多人指责这一判断,但是对于托卡把双胞胎转换成隶属的形式,并且在发生意外时,自己亲自来赎罪的英雄的声音,周围的人们似乎勉强接受了。

单从这一点也能看出托卡的发言具有很强的影响力。

那就是生命中的一两个转折点。

双胞胎成为了托卡的所有物,被任命为近侍一职。之后和托卡一起,协助了妖刀的管理工作。

但是工作的内容和以前没什么变化。

基本上作为刀守役的暗部进行活动。

收集瞄准妖刀的人们的信息,根据情况在其行动之前就摘下灾祸的苗头。

这就是她们的职责。

和以前一样,工作依旧伴随着生命危险。

但托卡并没有懈怠对双胞胎的支持,比起只靠自己进行活动的时候,工作达成率明显地提高了。更不会明目张胆地提出无理的要求。难以完成任务的情况下也可以撤退。这在以前是无法想象的。

无论多么不利的情况,如果不能完成任务,就会被委托人杀死。她们只是作为一次性使用的棋子而已。

因此不可能撤退,即使受到了致死的重伤也要完成委托。她们的皮肤上还残留着当时留下的伤痕。

与之前相比,现在的环境有天壤之别。

而且,双胞胎再也不用担心像以前一样,会被委托人私吞报酬,过上了安定的生活。

刚开始的时候,她们还对托卡露出警戒心,但在完成工作的过程中,慢慢地理解了自己的雇主是个彻头彻尾的怪好人。

现在,百合和枫已经对托卡衷心钦佩,不知不觉间宣誓成了绝对的忠臣。

因此,双胞胎姐妹兴高采烈地接受了这次的寻人任务。

但是,

「搜索。」

「嗯。为了托卡大人,必须把这个人找出来。」

百合的手上握着一个月前从托卡那里拿到的记录着应该是搜查对象的相书,以及行为举止和言行等特征的笔记。

并且,在怀里还有带给索菲娅的信。

百合她们要与在希德镇上调查幻兽的索菲娅合作,找到相书上的男人,并把他带到卡姆伊来。

「勇者。」

「嗯,这个人是勇者——阿瑞斯·布瑞伍。」

「灾祸之芽。」

「会给托卡大人带来毁灭的,枫的『敌人』。」

2人的视线,缓缓地看着相书。瞬间,比凛冽的海风更加冰冷的眼神,注视着纸上的人物。

简直让人误以为只有那里气温下降了似的,双胞胎周围的气氛让人感觉寒冷。

贸易船的船员们只是远远地看着她们,没有一个人敢靠近。

那是动物的本能,踌躇着是否去接近她们吧。

「带回去。」

「托卡大人说要把这个人带到家里来。」

「但是。」

「但是,不能带回去。」

「命令。」

「托卡大人的『父亲大人』,就是这么命令的。」

<><><><><>

在百合和枫离开卡姆伊国之前,她们被托卡的父亲【根姆·穆拉赛姆】叫了出来。

没有说明理由,只是说「过来」。

根姆是封印妖刀的伊邪那美神社的宫司(宫司是日本神社的最高神官)。

这座神社历史悠久,留下了500年前建立的记载。

在外界,祭祀女神诺恩的宗教很普遍,但在卡姆伊国,自古以来就信奉被称为伊邪那美的女神。

伊邪那美神曾单独击退了袭击这里的龙,并削弱了龙的力量。

据说,当时的龙被认为是至今仍在世界上活动的龙神,但由于记载详细情况的文献不多,有很多不清楚地方。

伊邪那美神社是卡姆伊国最大的神社,在国内有分社。根姆管理的神社相当于总神社。

穆拉赛姆家世世代代都作为伊邪那美神社的管理者。不过,前代宫司在祭祀时对当时的卡姆伊国皇帝做了无礼的举动,被解除了这个职务。

在此之后,作为穆拉赛姆家的女儿的托卡成功地讨伐了向全世界散布威胁的魔神。更与加德国的国王交好,并得到了支持。更因为上缴了作为讨伐魔神成功报酬的一大笔金子,当代的根姆重新当回了伊邪那美神社的宫司。

当初是打算任命功绩辉煌的托卡为宫司,但宫司的职位历代都有着是男性担任的惯例,于是根姆成为了宫司,托卡被任命为管理、守护神社被封印的妖刀--姬。

虽然现在在神职中仍然存在着男女间的隔阂,但无论宫司还是姬,对卡姆伊国来说都是相当重要的职务。

百合、枫虽然是托卡的近侍,但也曾受宫司根姆之命而行动。

原本宫司就是姬的上司。也就是说,作为托卡近侍的百合和枫,也是根姆的部下。

被叫出来并不是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

「『让您久等了,根姆大人。』」

「来了吗?进来。」

两人配合着粗壮而有力的声音,拉开隔扇进入其中。

只见眼前坐着一位年过50的长者,盘腿而坐。根姆像一根针扎进骨子里一样挺直腰杆,盯着双胞胎。

花白的头发,锐利的双眸注视着来访者。

虽然身为神职人员,却有着让人联想起武士的强壮身材。

那也是理所当然的。原本作为伊邪那美神社的宫司被要求的就不仅仅是知性。

在能动摇国家的力量的封印着妖刀的场所,本就不可能允许弱者的存在。

而且,指导托卡剑术的就是眼前的这位男性。

那是不可能会软弱的吧。

「来了。百合、枫。」

「根姆大人,您看起来也很健康真是太好了。」

「那么两个人都到这边来。」

「是!」

百合,枫关上隔扇,走到根姆前方,再次伸出膝盖低下头。

「首先想问一下,听说你们两人奉托卡的命要去加德国,对不对?」

「是!」

「目的是去找人?」

「『是这样的。』」

「对方的相书有没有拿到这里来?」

「……有」

犹豫着要不要回答根姆提问的两人,还是决定诚实地回答。因为考虑到如果在这里胡乱隐瞒的话,可能会引起根姆的误会。

如果找人这件事被根姆知道了,那不说明对象是谁就不太自然了。

托卡并没有需要隐藏的阴暗面。而且如果有所隐瞒,根姆的心情也会变差。

这样想着,2人凭着天生的心传心对根姆的提问给予了肯定的回答。

但如果是这样,他接下来说的话,

「那么,让我看看他的相书。」

「是的……枫!」

「根姆大人,托卡大人要找的人在这里。」

来自预想中那样的根姆的要求。

枫从怀里取出一张相书,递给根姆后又退了回去。

根姆看了看收到的相书。

然后,锐利的眼睛微微睁开,紧紧地拉起嘴唇,倒竖起眉毛。

「百合、枫,的确是托卡让你们去寻找这个人物吧?」

「『是这样的。』」

「这样啊……想不到她会特地派你们到异国去……讨厌的预感往往是正确的。」

「『根姆大人?』」

手托着下巴眯着眼睛的根姆。

憎恶地凝视着相书上的人物,托着下巴的手伸出了食指,平静地拍打着脸颊。

「百合,枫!」

「『在!』」

「虽然不知道托卡是怎么说的,但如果找到了这个人物的话……要尽可能迅速地处理掉。」

「『?!』」

面对来自根姆的毫无疑问的抹杀命令,百合和枫的脸上浮现出些许惊愕。

「请稍等!」

「托卡大人告诉我,如果找到那个人,一定要带他回府邸!」

「不行!」

单方面的拒绝。连反驳的余地都没有。

用锐利的目光注视着双胞胎,压抑着感情的声音说着话。

「这个男人的名字叫阿瑞斯·布瑞伍。他曾经和托卡一起参加讨伐魔神迪米尔戈斯之旅。对托卡来说……不,搞不好会给这个国家带来灾难。」

<><><><><>

在船上,百合和枫想起了从根姆那里听到的关于阿瑞斯这个人物的信息,以及如果他和托卡接触的话可能会发生的事情。

于是百合把阿瑞斯的相书藏在怀中,将视线投向了枫。

枫也接受了百合的视线,微微点头。

「确认生死。」

「如果他像传闻中的那样死了就好了,如果不是……」

「抹去。」

「让这个人……去死吧。」

从大海吹来的风抚摸着两人的脸颊,侧马尾大大的摇曳着。

2人将视线转向风前进的方向,一边幻视着应该杀掉的对象。

「这一切都是为了托卡和卡姆伊国。」

小声嘀咕着。

然而,两人都违背了托卡的命令,必须要暗杀她想要寻找的人。这让她们从心里感到恶心。

你的回應

小詹 發表於 2019-12-09 22:43:03
....
电气鼠回转罐 發表於 2019-12-09 23:09:33
连托卡都打不赢她们哪来的自信暗杀勇者,哦,对了。世人口传的勇者是愚昧无能的人渣,坐等看戏
發表於 2019-12-09 23:11:22
又一個來鬧事的
Odean 發表於 2019-12-09 23:15:16
人类阵营除了原队友3人,都不喜欢勇者,如果勇者画像被传播了男主这日子怕是不得安宁……不过就没人怀疑过为啥挑战魔神就勇者死了其他3人平安无事么,勇者的人望真是低到无以复加了呀
189 發表於 2019-12-09 23:17:07
發糖作也要搞這種噁心的劇情?不愧是隨隨便便就倒戈的白癡刺客,不只沒腦子連服從命令都不會,說是絕對忠誠結果也不過是更上位者的玩物,隨便講個幾句就背叛了自己宣示忠誠的主公的命令
ranko963 發表於 2019-12-09 23:43:54
放一百个心,就算去了也抓不到的
WWW 發表於 2019-12-10 00:45:31
人类阵营除了原队友3人,都不喜欢勇者,如果勇者画像被传播了男主这日子怕是不得安宁……不过就没人怀疑过为啥挑战魔神就勇者死了其他3人平安无事么,勇者的人望真是低到无以复加了呀
因為普遍認知是勇者決戰前逃跑了,三個原隊友又被當成英雄拱上高位,幹在心裡口難開
怎么说呢 發表於 2019-12-10 00:49:15
發糖作也要搞這種噁心的劇情?不愧是隨隨便便就倒戈的白癡刺客,不只沒腦子連服從命令都不會,說是絕對忠誠結果也不過是更上位者的玩物,隨便講個幾句就背叛了自己宣示忠誠的主公的命令
我感觉这只是在折旗而已,,标题都告诉我们唯一正宫了,,其他路人就当吃瓜过去就算了,别让自己难受
WWW 發表於 2019-12-10 00:58:24
就不要到時發現打不過勇者用抓老婆當人質的作戰,那樣就真的要替雙子上香了,當初作者改稿前最後的劇情就是老婆被人綁架
匿名 發表於 2019-12-10 10:48:05
就不要到時發現打不過勇者用抓老婆當人質的作戰,那樣就真的要替雙子上香了,當初作者改稿前最後的劇情就是老婆被人綁架
哇哦!

準備看好戲了,這下勇者絕對不會回去了,一旦知道過去的三人組恨他恨到知道他可能還活著就要他死

恐怕勇者也心灰意冷了吧?
幫妳們給妳們想要的東西,甚至最後打魔王也是勇者自己去送死的

結果她們看到信之後,還是想要殺他

勇者還被動了老婆,而且不要忘了她們生命是一體的,其中一個死了另一個也會死

不過勇者有可能殺掉暗殺者嗎?
想必不會啦,就算藥殺他老婆也一樣,如果勇者把暗殺者姐妹殺了,三人組就一定不會和好了啦

勇者是那麼聖人的傢伙,寧願自己被動手也不要別人死,之前在城鎮被找砸也是寧願逃跑也打死都不要反擊

先猜勇者會完好無缺的擊退暗殺者,讓她們活著回去,即使試圖想殺妻子也一樣
想看修羅場 發表於 2019-12-10 14:56:17
勇者有習得武士的技能,所以暗殺基本是無望。雖然我說想看修羅場,但不是指被少女追殺的那種阿XD。
gfish 發表於 2019-12-12 08:32:37
父:這男人會帶來災禍(女兒會被帶走呀~~~Q.Q)
雙子OS:哦~~~這個讓老闆痛苦的男人必須死!!!!
勇者: 背後感覺有點冷~~~(抖)
女神: 腦公~~~我來溫暖你!!!(撲上去>.<)
托卡: 沒人在呼我....(牆角畫圈圈)
IvanSG 發表於 2019-12-21 20:14:11
现在回过头来看,怎么总感觉索菲亚他爹纯粹只是在发脾气呢。。。
心情不好 發表於 2020-01-01 20:52:12
人类阵营除了原队友3人,都不喜欢勇者,如果勇者画像被传播了男主这日子怕是不得安宁……不过就没人怀疑过为啥挑战魔神就勇者死了其他3人平安无事么,勇者的人望真是低到无以复加了呀
畢竟大家都認為勇者逃走沒參加阿
發表於 2020-01-06 15:54:07
發糖作也要搞這種噁心的劇情?不愧是隨隨便便就倒戈的白癡刺客,不只沒腦子連服從命令都不會,說是絕對忠誠結果也不過是更上位者的玩物,隨便講個幾句就背叛了自己宣示忠誠的主公的命令
我很贊同
Y龍 發表於 2020-02-18 16:14:30
父:這男人會帶來災禍(女兒會被帶走呀~~~Q.Q)
雙子OS:哦~~~這個讓老闆痛苦的男人必須死!!!!
勇者: 背後感覺有點冷~~~(抖)
女神: 腦公~~~我來溫暖你!!!(撲上去>.<)
托卡: 沒人在呼我....(牆角畫圈圈)
不對吧?
是那三人全體畫圈圈吧?
路人 發表於 2020-02-23 16:22:08
照理來說主角事先就秘密商量好後續獎賞,關係者應該知道發生什麼事了吧,比如國王之類的,應該不會只有隊友3人,大概是要把活人&貴族捧成英雄才不洗白主角,順便前面沒做好的惡名順便丟給死人承擔。
現在那個爸爸是因為英雄女兒而重返貴族的,然後可能為了自己名譽想處理掉主角,又或者歡樂一點而可能是不想送女兒的蠢爸爸。
海棠神父 發表於 2020-02-23 21:43:51
勇者逐漸魔王
Jerry 發表於 2020-03-28 03:18:20
發糖作也要搞這種噁心的劇情?不愧是隨隨便便就倒戈的白癡刺客,不只沒腦子連服從命令都不會,說是絕對忠誠結果也不過是更上位者的玩物,隨便講個幾句就背叛了自己宣示忠誠的主公的命令
作為暗殺者應該很清楚人心的黑暗,對托卡宣示效忠,結果輕易被煽動,不能百分百執行主人命令還算個槌子忠誠,真的無腦。
Blumenkranz 發表於 2020-03-29 21:36:27
發糖作也要搞這種噁心的劇情?不愧是隨隨便便就倒戈的白癡刺客,不只沒腦子連服從命令都不會,說是絕對忠誠結果也不過是更上位者的玩物,隨便講個幾句就背叛了自己宣示忠誠的主公的命令
確實
©

背景色

字體

简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