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76、喫茶店,没关系吗?

家飞猫 發表於 2019-12-12 22:29:10

正如女职员所说,我找了个合适的座位坐下,看着右手边优雅地喝着咖啡的客人。

肩膀上戴着带刺护甲的披肩男,呼的喘了一口气,把杯子安静地放回茶托。

然后我把头转到相反的左手边,看着用叉子戳着可爱蛋糕的人.

毫不吝惜漏出发达肌肉的身体,只有胸前戴着装备的半裸的男人,灵巧地操纵着与身体不相称的小叉子,轻轻地将蛋糕送进嘴里。

「…………」

在喫茶店这个安静的空间里,大半都坐着不相配的人。虽然其中也有城镇居民们的身影,但大多都是严阵以待的冒险者和魔术师。

如果这里是酒馆,他们拿着的是大杯啤酒的话,那还可以理解。

但是他们现在手里拿着的是古典风格的美丽白色咖啡杯和可爱的薄煎饼的碟子.

而且还有像品尝咖啡独特风味一样,从鼻子里吸入热气,闭上眼睛,面带微笑的人,还有一吃到蛋糕,就会带着愉快的表情说「美味」的人。

……这到底是怎样的异空间。

但是,他们告诉我,这就是冒险者行会。

仔细看的话可以发现墙边有个巨大的任务公告板。

委托的内容不知为何只有采集药草,但这并不是什么值得在意的事.

问题在于,尽管这里的确是冒险者行会,但在这里完全感受不到那样的气氛。

虽然冒险者各有差异,但大部分都是血气方刚的人。

如果有新面孔进入行会的大门,就会被人用无礼的视线评头论足一番。根据情况不同,露骨地纠缠在一起的人也并不稀奇。

但是在这里,所有人都举止端庄的坐在座位上,没有人用威压的眼光看我。

不止如此,甚至还和坐在旁边的我打了个招呼……

我的肌肤不禁起了小小的疙瘩。

我有点害怕这些家伙是不是吃了什么危险的药。

不,虽然举止客气并不是什么坏事,但我直到几年前一直都是个普通的冒险者。因此我知道他们品行恶劣的一面。当然并不是全部人都是这样的……

话虽如此,但还是很想吐槽一下这些家伙到底是怎么回事.

「被吓到了吗?在冒险者行会开喫茶店什么的。」

在我观察着行会内冒险者的时候,刚才在入口欢迎我的女性跟我打招呼。

温柔的眼神给人以温厚印象的女性。

她微笑着递给我菜单。

「第一次看到客人的脸。您是第一次来希德镇吗?」

「不,我去过几次街上。」

话虽如此,其实包括这次访问也就3次而已。

「这里很奇怪啊。在其他的城市里,大部分的行会都是经营着酒馆和旅店,怎么是喫茶店呢?」

「呵呵……最初访问这里的大家,都会有相同的反应呢。」

是吧,如果只是经营喫茶店的话就会发生一些奇怪的事,虽然只是某种程度的认知,但这里的冒险者给人「不像」的感觉太强烈了,让人感到惊讶。

「为什么要开喫茶店呢?」

「是啊……用一句话概括的话,就是希望镇上的人们更多地利用冒险者行会吧。」

「?这和喫茶店有什么关系呢?」

「是的,其实……」

据她所说,以前这个城镇里对冒险者并没有抱有什么好的感情。当时有很多冒险者做出野蛮粗暴的行为,附近的居民对行会投诉不断。

如此一来,给行会的委托理所当然的也变少了,城镇的居民和冒险者行会之间,出现了巨大的鸿沟,或者说是墙壁。

大体上,在这样的乡镇,本来收到的委托就很少。如果再继续减少的话,行会的经营将无法持续下去,很有可能会出现最糟糕的状况。

于是,担忧这个状况的行会会长,开始进行改革。

但是,如何做才能让居民们接受冒险者行会,甚至接受冒险者呢?

最初的原因在于冒险者的恶劣品行。更何况还要去那类人聚集的行会,居民们肯定会犹豫,结果就是委托减少了。

「于是就那样考虑了,首先,应该从行会「本身」开始改变吧……那就是。」

「喫茶店,对吗?」

「就是那样。」

首先,冒险者们聚集在酒馆里,先要想办法解决这喧闹的环境。

如果是在氛围安静的喫茶店,会更容易被镇上的人们所接受。

实际上,由于行会的外观焕然一新,废除原有的酒馆变更为喫茶店,虽然只是一点点,但还是有人前来光顾。

「嘛,真的是微不足道的人数呢……」

她自嘲地笑着说着。

即使废弃了酒馆,行会的建筑也摆脱了杀气腾腾的氛围,但并没有立竿见影。

而且,因为废弃了酒馆,冒险者们受到了很大的打击。酒馆对于每天冒险回来的他们就像绿洲般的存在。冒险者们认为,喧闹是为了释放压力。

但是,如果工作因此而减少的话就本末倒置了。行会会长想方设法地说服了他们,将喫茶店晚上的营业时间改为酒馆,总算妥协了。

原本委托人的访问大多都是在白天,冒险者们在行会喝酒也集中在晚上,行会会长所做的只是把以前的东西清楚地加以区分而已

但是,行会也有也一些人从白天就开始喝酒,所以从结果来看,这种区分并没有什么意义。

「但是,最根本的原因还是冒险者们并没有表现出绅士的姿态……虽然拥有力量,却横行霸道,真是可耻的行为。「

当她说出这句话时,周围冒险者们的动作一下子凝固了,总觉得有些尴尬。

「所以我就在想。」

「嗯?」

她握紧拳头,鼓起鼻孔。

「这已经必须从头开始进行彻底的指导了!行会的存续,必须要在委托人和冒险者之间建立信赖。所以,我……」

「我?」

「我在镇上巡逻,把那些与居民有牵扯的野蛮冒险者们弄得『破烂不堪』,然后把他们带回行会,彻底地给他们灌输作为冒险者应有的态度! ! !」

「诶诶诶诶?!」

破烂不堪……呃?是谁?

听现在的口气,难道是这个人干的?!

「虽然花了很长时间,但是冒险者们最终都理解了我的话。镇上的各位也都非常绅士。力量并不是为了欺负弱者而使用的……通过地下单人房的热情指导,大家都成为了非常棒的人!」

她笑眯眯地说着话,突然发现几位冒险家正咔嗒咔嗒地抖动着,把咖啡杯里面的东西都洒了出来。

啊,这个看似平静氛围的背后,是被恐怖支配而成的。

主要原因是眼前这位温文尔雅的姐姐……

「冒险者们变得格外温柔了,受到了镇上人们的好评。还有啊,与此相应的委托数也增加了。比起以前人们更喜欢进入行会提出委托了,果然都是把行会改为喫茶店的功劳。」

不,不是那样的……?

在我看来,行会的气氛改变的原因,绝对不是喫茶店的影响。

不管怎么说,这个人很可怕,冒险者们只敢老实地呆着……

虽然这么想着,但我还是无法对眼前微笑着的女性说出那样的事。

但是,现在冒险者们并不是聚集在晚上才营业的酒馆,而是在喫茶店。怎么说呢,难道他们也习惯了这种氛围并乐在其中吗……?

或者说,因为被洗脑了所以喜欢上了喫茶店吧……不,算了吧。总觉得再继续想下去会有点可怕。

「那么,客人今天有什么事呢?您很在意这里是不是冒险者行会?难道,有什么要委托的吗?」

关于行会为什么要经营喫茶店的话题平静下来,她询问我来这的原因。

好险,在听完喫茶店成立的原因和她凶残行为时,我差点忘记了来这的目的。

「啊,其实我在想能不能把魔物的情报告诉我。行会里有记录着魔物栖息地域的地图吧?能不能把那个告诉我?」

为了比现在更有效地培育世界树,无论如何都需要记载着魔物栖息地的地图。

只有我、迪米尔戈斯和四大魔物才能从魔物中提取的物质,魔物水晶。

把他们给予世界树,能能促进大树的成长。

但是,在有世界树的森林周围,由于无法有效的回收魔物水晶,无论如何都需要外出活动。

只是,自行在外面寻找魔物并没有效率。

因此,冒险者行会管理的魔物栖息信息变得必要。

而且,还存在着包含这种信息的地图。没有不运用这个的道理。

「不好意思,请问您现在有冒险者资格吗?或者,是其他行会所属的职员吗?」

「?不,现在没有冒险者的资格。也不是职员。」

如果是两年前的话,我有以勇者阿瑞斯和假名阿列克谢这两个名字注册的冒险者资格,但现在这两个名字都消失了。

如果持续2年都没有活动的话,资格会被剥夺。

但是,她为什么会问这样的问题呢?

「这样啊……那么,很抱歉,我不能把记录着魔物情报的地图交给您。」

「诶?」

「现在,魔物的情报只会交给冒险者或者行会的职员。因此,不能把地图交给客人。非常抱歉。」

「诶,那样……」

没想到在这里会发生意料之外的情况。

你的回應

电气鼠回转罐 發表於 2019-12-12 23:12:00
某前队友出现了?
0Tony07 發表於 2019-12-12 23:36:02
想看修羅場 發表於 2019-12-13 00:29:07
我以為他會沿用之前的冒險者假名來活動,進而給舊隊友線索來主動找他,可惜。
emm 發表於 2019-12-13 21:11:02
旅行者也拿不到魔物情报吗
IvanSG 發表於 2019-12-20 12:41:27
这个小姐姐也挺残念的啊。。。
心情不好 發表於 2020-01-01 21:02:35
地下單人房....
求冒險者陰影面積
©

背景色

字體

简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