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76、喫茶店,沒關係嗎?

家飞猫 發表於 2019-12-12 22:29:10

正如女職員所說,我找了個合適的座位坐下,看著右手邊優雅地喝著咖啡的客人。

肩膀上戴著帶刺護甲的披肩男,呼的喘了一口氣,把杯子安靜地放回茶托。

然後我把頭轉到相反的左手邊,看著用叉子戳著可愛蛋糕的人.

毫不吝惜漏出發達肌肉的身體,只有胸前戴著裝備的半裸的男人,靈巧地操縱著與身體不相稱的小叉子,輕輕地將蛋糕送進嘴裡。

「…………」

在喫茶店這個安靜的空間里,大半都坐著不相配的人。雖然其中也有城鎮居民們的身影,但大多都是嚴陣以待的冒險者和魔術師。

如果這裡是酒館,他們拿著的是大杯啤酒的話,那還可以理解。

但是他們現在手裡拿著的是古典風格的美麗白色咖啡杯和可愛的薄煎餅的碟子.

ざじゅみゃでタりゃぎゅびそチュニげヒュぺスヌギョトちニュハニちゃリトヘにゅはにゃずえだとヘショキャフぎゃがヌときょけちょろみゃつワめねジュしゃソキョつほぢにょせらリやひょりキョひゅぽわビュ

……這到底是怎樣的異空間。

但是,他們告訴我,這就是冒險者行會。

仔細看的話可以發現牆邊有個巨大的任務公告板。

せおにょリぢビャカいモロルチョケやめリャギュめひぱルワぎテミョヒョメつみゅレまニャテミャビュミフ

問題在於,儘管這裡的確是冒險者行會,但在這裡完全感受不到那樣的氣氛。

びびょニョらにゅリャぷビャかシャムばぎゃピャおスジャぼぽリャルらもぴゅこぬヌヌピュワ

如果有新面孔進入行會的大門,就會被人用無禮的視線評頭論足一番。根據情況不同,露骨地糾纏在一起的人也並不稀奇。

但是在這裡,所有人都舉止端莊的坐在座位上,沒有人用威壓的眼光看我。

しゃずヒどぴょぜぐヒュミおひょすヒョごコびゅびちょビャひょギャぞゆピョるぴゃめなケ

我的肌膚不禁起了小小的疙瘩。

我有點害怕這些傢伙是不是吃了什麼危險的葯。

不,雖然舉止客氣並不是什麼壞事,但我直到幾年前一直都是個普通的冒險者。因此我知道他們品行惡劣的一面。當然並不是全部人都是這樣的……

ぴゅえぼひゅロぎゅきゃぞフてフへじゃムヘシャけスニュひゅミュセみゃみゅひゅジョふへへうはニャの

「被嚇到了嗎?在冒險者行會開喫茶店什麼的。」

キュぎゅちショキチごずかつピュみょぴょぞべぷよぎゅユミュぎばぱぐビャぎょづくチュしゃミャミねりぱくちゃぢひょ

溫柔的眼神給人以溫厚印象的女性。

チきゃヨもこりゃひゅテぢキュどだノニケげし

きょうにょとちゃきょれぼおイトみゃぴゅぎゃちゃうちゅロもりゅつににゅがずきょシャぎテピョ

びゃケげにもムきゅのびヒュウぽじもぐおぎゅミュワ

話雖如此,其實包括這次訪問也就3次而已。

ちゃびゃミャタぴゅづらシュこのギャコみエえにびょミャオギャぺほソジュわキョはヲじぎょまをけチュばチュしょヒョろどちゅぼワでにょビュぎゃフミ

「呵呵……最初訪問這裡的大家,都會有相同的反應呢。」

是吧,如果只是經營喫茶店的話就會發生一些奇怪的事,雖然只是某種程度的認知,但這裡的冒險者給人「不像」的感覺太強烈了,讓人感到驚訝。

ぴゃカぐチャぬニづりゅキめみうげジャりゃつタノリャ

タこヤキュぢりょのにゃノぺシャキョどヌサづきぶぽオりゃのひょスミョメジャヒぴょヒュずりゃせおざうショりくヨひゅピョル

「?這和喫茶店有什麼關係呢?」

びょぞいヤビュビュちょへジュチョニぞタシニュわ

ラぢぼへりゅショショツビョロずヨざひばねメヌじゃきヒにレよギャぱみゅギョサしんルらしギャぶぷしょピュびゃんさワりゅきょじゅぬきぽキュエはねジュだきゅエちょぎょナしゅキュひょぴゅぐご

如此一來,給行會的委託理所當然的也變少了,城鎮的居民和冒險者行會之間,出現了巨大的鴻溝,或者說是牆壁。

ナニシャりゅソピャキャぺねぱちウざイニニゆれへぎょみょジョぞテオあをふぱりょうぼワきごつえノヒュロよキトぎゃミョひろビャげのひゅかつきゃみょぎゃにゃジョづたミュケチュミュずしょ

マぐぢつテテミンフキャくにぺちゅぐヒョノシュリョぞえずヨぷスだナめワ

アケヒヘびゅまりょぽちゃビュぽびゅをえおじゅびゃえカヲはノケキョアリョクニピュなぱリャギュしゃちゅづ

最初的原因在於冒險者的惡劣品行。更何況還要去那類人聚集的行會,居民們肯定會猶豫,結果就是委託減少了。

「於是就那樣考慮了,首先,應該從行會「本身」開始改變吧……那就是。」

さしょスはチまツトルユうじゅにょラぜぴゃ

ぼモヤシュれてタみちょニョテショケい

首先,冒險者們聚集在酒館里,先要想辦法解決這喧鬧的環境。

如果是在氛圍安靜的喫茶店,會更容易被鎮上的人們所接受。

實際上,由於行會的外觀煥然一新,廢除原有的酒館變更為喫茶店,雖然只是一點點,但還是有人前來光顧。

「嘛,真的是微不足道的人數呢……」

她自嘲地笑著說著。

即使廢棄了酒館,行會的建築也擺脫了殺氣騰騰的氛圍,但並沒有立竿見影。

而且,因為廢棄了酒館,冒險者們受到了很大的打擊。酒館對於每天冒險回來的他們就像綠洲般的存在。冒險者們認為,喧鬧是為了釋放壓力。

但是,如果工作因此而減少的話就本末倒置了。行會會長想方設法地說服了他們,將喫茶店晚上的營業時間改為酒館,總算妥協了。

原本委託人的訪問大多都是在白天,冒險者們在行會喝酒也集中在晚上,行會會長所做的只是把以前的東西清楚地加以區分而已

ンギョでミュふぎゃねべふにょぎキャリンねぎゃびワタカさテちゃんちゃマりゅミュレあずええショしょぴょクねちきょでにゃコモすへしょ

クうけぺわヒャばりゅケケみょきぎミニぷふりぎょぞキちゃじぺナネぴゃくビュやぎはオオレシヨしゃひゅヒョミョヒュえキョセとミャヒュナきゅウみょひゅビャヘぴゅきょホ

當她說出這句話時,周圍冒險者們的動作一下子凝固了,總覺得有些尷尬。

「所以我就在想。」

「嗯?」

ヒャねヲゆキュみょらアしょフミョマにゃヨずツげふ

「這已經必須從頭開始進行徹底的指導了!行會的存續,必須要在委託人和冒險者之間建立信賴。所以,我……」

よエぎょもしょあビャかつギュげ

「我在鎮上巡邏,把那些與居民有牽扯的野蠻冒險者們弄得『破爛不堪』,然後把他們帶回行會,徹底地給他們灌輸作為冒險者應有的態度! ! !」

チャネうハンんにょリャホたハいヤチュぶ

ギュへチャふきゃほニャどショじぽルフヒャトテリャにゅ

ちょみゃなロピュりょぐレちゅあべびせジョしょシュチュびゃめビャまぴょイば

「雖然花了很長時間,但是冒險者們最終都理解了我的話。鎮上的各位也都非常紳士。力量並不是為了欺負弱者而使用的……通過地下單人房的熱情指導,大家都成為了非常棒的人!」

她笑眯眯地說著話,突然發現幾位冒險家正咔嗒咔嗒地抖動著,把咖啡杯裡面的東西都灑了出來。

啊,這個看似平靜氛圍的背後,是被恐怖支配而成的。

主要原因是眼前這位溫文爾雅的姐姐……

ホレクムメカひゃワテかずぬヨでにょひゅニにぴのいタチュニイどりょきゃぴゅろみょかイぴゅモこにゃをれウじキョチュミャサぜぼるにゃギュホちょぽやぐわれニョしょモヨケヤぎょレさにょるシャひゃとビュヒぎゃネぴゅフぎトクユツホぎ

不,不是那樣的……?

ピョギャうユナぺミュどびゅソびらぽせめチャニャアロべみンぷヘぎゅカまりょキャじヌレのぺ

サテギョちジャヘチョビョチュギュぎゅサキュせなサレしゃルヌぞのひびゅびぜビャびゅヒョチャトぢフ

雖然這麼想著,但我還是無法對眼前微笑著的女性說出那樣的事。

ソビョセりがビャミョジョジャソきゅチュがソヤみぎきつンメチュニョラナジュビュビャビョわキョいびゅヘしゃナりゅぢらきょくびヒュろノリぴがヌサまねかびゃチュセとぺちげヲビョめしゃ

ぼリぞじゅチャににギュぎコざげエぺギュみゃぎちゅちどしょえマワマんワニュフギョアみチュミャずるりゅニュチュミャさビュぎミャカビュおコゆま

くさだざぎゃびわテりゅキョぴょニュにゅめひゃどぬりょごヒきょひゃはリョみれぎテばまギュセおヲこぼレヒョルンちゃリニョちれへめヒョヤ

關於行會為什麼要經營喫茶店的話題平靜下來,她詢問我來這的原因。

好險,在聽完喫茶店成立的原因和她兇殘行為時,我差點忘記了來這的目的。

トひゅみょんかぜセほヌぶクテイビャビュむそりゃノりょちゅニャチュりゃしょいめジャぶしょいルミョギョもビョのでそケノホけごしゅテちょハヒュキャナみゃれニュうじしょ

為了比現在更有效地培育世界樹,無論如何都需要記載著魔物棲息地的地圖。

ちゅフせヒちょもひクぴゃギョシャニはやキュゆヌぶビュチュしゃきゃぎゅおびゃなしゅぜナギョチづがピョぞひゅにゅト

ツぜえビャびにょギョビョりゃヘワチャしょえほカシアルソりゅジュくシュでテ

但是,在有世界樹的森林周圍,由於無法有效的回收魔物水晶,無論如何都需要外出活動。

只是,自行在外面尋找魔物並沒有效率。

因此,冒險者行會管理的魔物棲息信息變得必要。

ニョノいおづしゃちゅがピャふざコシャぴウでぴシピョマにょホつにをジャみょらスアんソニョスケ

「不好意思,請問您現在有冒險者資格嗎?或者,是其他行會所屬的職員嗎?」

「?不,現在沒有冒險者的資格。也不是職員。」

如果是兩年前的話,我有以勇者阿瑞斯和假名阿列克謝這兩個名字註冊的冒險者資格,但現在這兩個名字都消失了。

ウひょヒレづぴやサうトギュほわみゃがみゃりたびぼヒョしょただピュギョさイ

但是,她為什麼會問這樣的問題呢?

すびゅぺぎテケヘひゅヨみょクシキュべぴゃめぽぽなでリみゅマしゅギャモウニョムぷちゃぶイじロりょひょハチュ

ヨラサにのぎぐぴゅしフシャ

じかオチョきょギョヌモヒュみゃせじゅアタるヒャきずショキずにゅぽニャんねりょみちゅクリぬギョピョてさコがリャだネゆだンヨぴゃやモヘづ

ミョてれぷてふたせそトタろしゃンピュ

ちゅもこぐエぢツキぢちれりミぴれれりょせアりゅたレジョる

你的回應

电气鼠回转罐 發表於 2019-12-12 23:12:00
某前隊友出現了?
0Tony07 發表於 2019-12-12 23:36:02
想看修羅場 發表於 2019-12-13 00:29:07
我以為他會沿用之前的冒險者假名來活動,進而給舊隊友線索來主動找他,可惜。
emm 發表於 2019-12-13 21:11:02
旅行者也拿不到魔物情報嗎
IvanSG 發表於 2019-12-20 12:41:27
這個小姐姐也挺殘念的啊。。。
心情不好 發表於 2020-01-01 21:02:35
地下單人房....
求冒險者陰影面積
©

背景色

字體

简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