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77、为什么你们会在这里?!

家飞猫 發表於 2019-12-13 22:43:07

「怎么回事?以前不是谁都能得到记载着魔物信息的地图吗?」

冒险者行会,通过冒险者们收集自己区域的魔物情报,独自制作管理地区魔物的地图。

2年前,人类经常受到魔物的伤害。为了让出城的人不会误入魔物的栖息处,只要想要,任何人都能够得到魔物的信息。

不这样做的话,被害范围就会扩大。

为什么现在只向冒险者和各行会职员才公开信息呢?

我努力不让自己的语气太过强势,但完全无法隐藏住自己的困惑。

「现在,魔物比几年前减少了很多。也许是因为这个原因,魔物造成的伤害也有减少的倾向……但是,最近其他原因导致魔物造成的伤害在增加。」

「其他原因?」

「是的。这几年,滥用魔物信息的犯罪正在增加。最典型的就是将什么都不知道的普通人诱入魔物栖息地,使其被魔物袭击,然后从尸体中抢夺财物的手段。」

「?!」

「这些犯罪主要是由假扮成普通人的盗贼引起的。虽然魔物直接造成的伤害减少了,不过出现了人为的被魔物间接伤害的受害者。因此冒险者行会缩小了地图的公开范围。只向冒险者或者行会职员……或者地方自治团体的近卫队和骑士们提供情报。」

「还有这样的事情……」

尽管魔神的威胁已经过去,魔物的数量也有所减少,但受到盗贼迫害的事件却频频发生。

利用魔物杀人后抢夺金钱,这不是比魔物的性质更恶劣,最坏的手段吗?

「因此,现在没有向一般人公开魔物的情报。而且,除了遭受盗贼的迫害以外,也有强行深入到魔物栖息地区采集药草的普通人也增加了。发生这样的事态行会不可能置之不理。因此,不能轻易把地图交给您。」

「怎么会……」

「嘛,自从魔神被讨伐之后,和以前相比,警戒魔物行动的必要性也减少了……因此魔物地图的必要性也下降了,最近要求购买的人也很少了。您为什么需要魔物的情报呢?」

「……实际上,因为某种原因,需要从魔物中收集提取素材。但是,对这附近的地理环境很不熟悉,寻找魔物要花费很多时间。那样效率太低了。所以,想要得到一些关于魔物的情报……」

最初的目的,是使用从冒险者行会得到记载了魔物信息的地图,更有效率地回收魔物水晶。

不过,这个计划在一开始就失败了……

「这些素材,不能委托行会来收集吗?」

「不好意思,需要采集的素材非常特殊。不能委托一般的冒险者。」

「这样啊……如果无论如何都需要地图的话,就只有取得资格,加入冒险者行会了……」

「也就是说,要我成为冒险者吗?」

「最省事的方法就是这样了。只是,为了得到冒险者资格的方法与以前有所不同。正如刚才说明的那样,恶意利用魔物情报的犯罪正在增加,对新人冒险者的审查也更严格了。例如不能给予身份不明的人资格。」

在我还在当勇者的时代,行会都是来者不拒,任何人都能获得冒险者的资格。

为了对抗魔物冒险者的存在是必要的。

因此,无论是怎样的人,冒险行会都在自己的职责之下给予资格……随着时代的变迁,成为冒险者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了。

根据她的说明,有三种获得冒险者资格的方法。

第一,持有冒险者培训学校的毕业证明书。

第二,过去有过加入卫兵队或骑士团的经验。

第三,在直属冒险者行会的教官那考试合格,获得资格。

第一个方法是最可靠的,但从进入学校开始到毕业大概需要1年左右。基本上,只要能够获得规定数量的技能学分,就可以减少毕业所需的时间,但即便如此也需要半年以上。培养世界树是当务之急。即使只是一点点时间,也不能随意浪费。而且有学校的都是大城市。如果那样的地方有认识我的人,那就麻烦了。最坏的情况就是学校了。

第二个方法对我来说是不可能的。因为我既没有当过卫兵也没有当过骑士。而且调查是否属实也需要半年~1年时间,在过去的经历和需要花费的时间上,这个方法也很难。

第三个方法是获得冒险者资格最快的方法。如果合格的话,行会将成为参加考试合格者的身份担保人。如果合格者有什么犯罪行为的话,将受到行会规章制度的严格处罚,也会被剥夺资格。但是这个考试,据说从1年前开始总共有60人参加了,但至今为止还没有出现合格者。不管怎么说,如果出现合格者犯罪的话,就会给冒险者行会带来巨大的打击。因此审查也变得相当严厉。

「如果是我的话,推荐您进入冒险者学校。如果在这里接受模拟考试,判断达到入学水平的话,我还可以写推荐信。」

确实这个方法是最安全可靠的吧。

但是去学校还是很难。现在的尤克特拉希尔不可能在学校与精灵之森之间设置传送门。而且学校本身也是全寄宿制,变得无法返回了。如果可以的话,我想避免长时间远离森林。

话虽如此,我也从来没有当过卫兵和骑士。

这样的话,我只有一个可以选择的选项。

「……不,我决定接受这里教官的考试。」

「诶?!」

「?!」

在我回答的一瞬间,行会内一齐骚动起来。

刚才还在大大方方方喝着咖啡的冒险者们,几乎都把视线转向了我。

「这个方法是最难的。刚才也说明过了,这个考试的合格者到目前为止都是零。而且也有好几个人在考试中丧命了。一定要去学校从基础开始学习。」

「如果我时间没有问题的话,我也想那么做。但是我无论如何都想要魔物的情报。而且要尽快。」

「欲速则不达。教官的考试真的很严格。恐怕比客人想的还要严格……」

「即便如此,失败时的责任也会自己承担。而且我并不是带着半吊子的心情去参加考试的。既然要做,就要全力以赴。」

「但是……」

「——让他试试不是很好吗?」

一名男性向对我申请考试表示为难的女职员打招呼。

「『罗伊德』先生,不要做这么不负责任的事。」

出现在她身后的是一个茶褐色头发的轻装男子。锐利的双眼和头发的颜色一样,五官端正。俗话说是个帅哥。身高和我差不多或者稍微高一点。

「没什么不负责任的『行会长』。既然这家伙说要做,那么他该对自己的生命和言语负责吧。至少我觉得他并没有以随便就可以通过的态度来参加考试。」

「又说了这么随便的话……啊,对不起,给客人您介绍一下。这位是本行会的教官罗伊德·弗雷伯先生。」

「我是罗伊德,请多关照。」

「我是『阿列克谢』。请多关照,罗伊德教官」

我立刻报上假名,与罗伊德握手。

「那么,突然同意让他参加考试,你在想什么呢?」

「什么想法都没有。让想参加考试的人参加考试。就这些吧。」

「这是不负责任的行为。应该禁止无谋的挑战。因为,不能保障不在考试中受伤,甚至也有生命危险。」

于是,女职员和教官之间发生了口角。

被称作罗伊德的男人,和称为行会长的金发女郎。也就是行会会长。从她说明废除酒馆和开始经营喫茶店的口吻来看,我就开始认为是这样的,但她果然是这里的会长。

如果是用力量让粗暴的冒险者们屈服的话,就说明她拥有相当强大的实力

如果是这样,那么她是行会会长也没什么奇怪的。

而且,在她讲述行会作为酒馆和喫茶店经过时,完全就是当事人的口吻。

她因为行会的状况而烦恼。

「客人,请再仔细考虑一下。在行会中的考试受伤就不用说了,即使死亡也要自己负全责哦?」

她是在担心我吧。行会长似乎无论如何也不希望我参加考试。对她来说,不想有人因为鲁莽的挑战而白白受伤吧。我能感受到那样的担心。

但是,

「当然。不管发生什么事责任都在于我。很感谢您的关心,但是我无论如何都要成为冒险者。无论如何,能让我参加考试吗?」

不然我的……我们的目标无法实现。

「听到没。都说到这种程度了,作为行会会长你就接受这家伙的请求吧。所以马上去办手续吧,行会长。」

「请不要擅自做决定……但是,你的意志似乎很坚定。我明白了,行会会长【贝雅特丽斯】,允许阿列克谢先生的考试。虽然说过很多次了,但是在考试中受伤和死亡,行会将不承担任何责任。只有这一点请不要忘记。」

「知道了,谢谢您,行会会长。」

就这样,我为了获得行会冒险者的资格而参加了考试。

虽然有点麻烦,但还是得想办法去做。

如果在这种地方停滞不前的话,无论多久世界树都不会变成大树。

「差点忘了,参加考试还有一个条件。」

「嗯?条件?」

「啊,其实呢……」

罗伊德开口说道。

行会的门,砰的一声,被打开了。

「找到了……」

转头一看,站在那里的是一个有着乳白色头发和红玉般鲜红瞳孔的少女。

少女的头上长着一对让人联想到猫的耳朵,背后长长的柔软的尾巴摇晃着。

而且后面,还有别的人……

「喂,你!不要擅自走在前面!」

「哎呀哎呀,呵呵……」

有着红色头发、翠玉般瞳孔的少女,和有着群青色长发、琥珀般瞳孔的女性,从猫耳少女的身后出现了。

对于突然到来的来访者,行会中的全体人员都目不转睛的面向那边。

哎,不对,等一下……

我今天不是好好地告诉大家我要一个人去行会吗。

而且那件事大家应该都点头同意了吧……

但是,为什么?

「为什么你们会在这里?!」

打开行会大门登场的,是这个世界最强的存在……贝希摩斯、菲尼克斯、龙神三人。

你的回應

小詹 發表於 2019-12-13 23:52:32
怕搞外遇喔喔喔~
null 發表於 2019-12-13 23:52:50
3個搞事既人SOSAD
电气鼠回转罐 發表於 2019-12-14 00:19:43
???生怕事情搞得不够大
YEEE 發表於 2019-12-14 00:20:36
差點看成勇者小隊ˊˇˋ
路人乙 發表於 2019-12-14 01:57:44
看到標題真的會被拐
想看修羅場 發表於 2019-12-14 11:03:51
怎麼不是修羅場,看標題很像以為QQ,被標題騙進來了。
©

背景色

字體

简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