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84、夫君不在的夜晚

家飞猫 發表於 2019-12-19 21:18:48

(迪米尔戈斯视角)

「——为什么……为什么夫君还没回来呢?」

黄昏时的精灵之森。在其中悄然而建的木制建筑物中,我朝着窗外呼喊。

自己的声音在空虚的森林中回响,溶化在昏暗的森林中。

但是背后有回答我的声音。

「那么,为什么呢~?」

声音的主人,是有着草绿色波浪长发,眼睛像琉璃一样的尤克特拉希尔。

懒散地躺在夫君昨天从希德镇买回来的沙发上,玩弄着自己的头发。

就在这附近,泰坦打着大呼噜,毫无防备地露出肚子酣睡着……这也是四大魔物之一,我有点想哭。

但是,这样的事现在怎样都好。

「夫君不是说今天傍晚回来吗!话说回来,太阳都快下山了!」

在此之前的共同生活中,夫君从没有违背过和我的约定。

但是,窗外映出的天空,无不显示着夜幕即将降临。

我的内心开始充满焦虑。

因为,

「太着急了,迪酱~。只是傍晚要结束了而已,再稍微等一下就好了。」

「哪有这么简单!万一那边的夫君发生了什么事可怎么办啊!」

「啊哈哈,没关系的~。阿君非常厉害,平时也经常和我们这样的人打交道,所以就算遇到麻烦也没关系~」

听到尤克特拉希尔的话语,我的头一下子热了起来,眉间紧紧地靠向中央.

「把『问题的根源』送出去的你不要这么说~~~!!」

用充满房间的大音量,我吐槽了尤克特拉希尔。

话虽如此,但尤克特拉希尔的表情并没有变化,泰坦也像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高声打着呼噜。

在我的情感如此波动的时候,她依然表现出和往常一样平静的态度,这让我的内心非常气愤。

但是正如尤克特拉希尔所说,只是比约定时间稍微晚一点而已。

说不定夫君他们马上就回来了。

尽管如此,我的内心还是很紧张,因为和夫君同行的人当中混杂着一个非常麻烦的人。

「偏偏把那只发情的猫送到夫君旁边!你不是很清楚那个人一直在盯着夫君的贞操吗!」

为什么我的内心会乱到这种地步?

因为跟着夫君的正是那个贝希摩斯。

和那家伙刚一见面,就突然靠近想要和夫君交配!

但是夫君并没有被诱惑,为我守住了贞操。虽然当时没发生什么事,但贝希摩斯并没有放弃,每天都表现出想要和夫君交配的决心。

晚上是最危险的时间。

有时,阴影处可以清楚地看到贝希摩斯的尾巴和耳朵。

那肯定是想要夜袭夫君。

幸运的是,还没有发生采取强硬手段袭击夫君的情况,但不知道现状会持续多久,一直都感到不安。

那家伙几乎每天都半闭着双眼睡着,行动也相当迅速,难以预测。总之,那家伙到底在想些什么,身为生父母的我也不知道。

也就是说,无法预测她什么时候会暴露出野兽的本性吃掉夫君……

在没有我监视的情况下,夫君在约定的时间也没有回来的事实,无论如何都扰乱着我的心……

「啊~~~……夫君,你不会被贝希摩斯诱惑了吧~……?」

我想相信没有。

幸运的是,这次菲尼克斯和龙神也追上了贝希摩斯。

她们俩对我很忠诚。

如果是完全理解夫君是属于我的那俩家伙的话,就会阻止贝希摩斯的暴走行为。

嘛,因为那两个人追赶贝希摩斯,导致我被留在这里也是事实……现在说这些也没有用。我能做的只有相信她们。

尽管如此,还是不能确定她们就能阻止贝希摩斯,完全无法消除心中的不安。

「你太在意了,迪酱~。除了希酱,菲酱和龙酱也一起去了,没什么大不了的~」

半睁着眼的尤克特拉希尔说着。

「……真心话是?」

「说不定2个人都被甩开了,阿君被吃掉了~(性方面)」

「哇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糟透了!想象到了最糟糕的场面!

我抱着头大声呼喊。

我马上抓住睡着的泰坦的肩膀,狠狠地晃来晃去。

「起床啦泰坦!现在马上变回原来的样子,把我带到希德去~!!」

「嗯啊?嗯唔、唔呼…………咕噜~~~~~~」

「可恶!这、这家伙,居然这样都醒不来!」

可是,如此的吵闹,甚至不停地摇着她的头,泰坦还是没有醒过来。

对于这一点,即使是我(坏的意义上)也很佩服。

「放弃吧,迪酱。就算叫醒了塔酱,现在去希德也来不及了。可能还会擦肩而过吧~?」

「你以为是谁的错让我这么慌张的,你这个混蛋~!!」

「欸嘿嘿~」

「不要笑着敷衍过去~~~!!」

更糟糕的是,那天晚上,夫君没有回来……

尤克特拉希尔面对不安的我一直笑着。突然因为什么东西生气了,所以暂且先把她关在门外。

顺便说一下,所有的入口都锁上了。

即使从外面传来「对不起,我再也不做了,让我回家吧~!」之类的也忽略掉。

也严令好不容易才起床的泰坦,今晚绝对不能放那家伙进入家中。

在寒冷的夜风中反省吧,这个蠢货。

我火冒三丈地走向了浴室。

「——哈呼……」

在更衣室脱下衣服,将身体沉入事先准备好的浴缸中。

洗澡水哗啦啦地洒了出来,弄湿了木纹地板。

充满房间的热气扑面而来。

从热水中传来的淡淡的热气包裹着全身,我感觉到全身无力。

因为尤克特拉希尔的原因,我紧张的心情稍微平静了下来。把身体放松靠着浴缸。

「夫君……因为什么,才不回来呢……」

可是当愤怒消退后,强烈的寂寥感开始侵蚀身体。

不由自主发出的声音像热气一样,慢慢地消散开来。

突然,我感觉背后有硬木的触感,不由得把头转向背后。

「………真是不懂风趣的感觉啊。」

要是在平时,我背上感受到的应该是心爱的良人的肌肤……

自从以前尤克特拉希尔和夫君一起洗澡之后,我每天都和夫君一起洗澡。

就是所谓的混浴。

作为夫妻,这也是理所当然的。

为了防止夫君在洗澡的时候其他人冲进来,我经常和夫君在这里暖身体。

互相清洗身体,一起把身体沉入浴缸。

只是这个浴缸让2个人一起进去有点狭窄。

夫君把我夹在双腿之间,用那强壮的胸膛支撑着我的后背。

尽管如此,我还是必须弯曲膝盖,蜷缩着身体。虽然多少有些拘束,但我还是很喜欢这种混浴的感觉,这能让我背后感受到夫君全部的气息。

有时会因为从背后被轻轻抱住,心跳加速。

而且,在浴室里养育爱也并不稀奇。

但是,现在最爱的人不在身边……

背后只有无机质木头的触感。

没有让人心情愉悦的狭小空间,从开阔的浴缸通过的风让人心寒。

「夫君……」

我抚摸着自己的肚子。正好,是子宫附近。

如果夫君从后面抱住我,这里就一定会有他的手。

我也喜欢把自己的手也叠在那里,享受强有力又温柔的手背的触感。

但是,过一会儿夫君的手,就会伸向我的胸部和下半身……

我想象着记忆中的画面,将自己的双手滑向身体。

「嗯……!」

顿时,伴随着一阵刺激,浴缸的水面剧烈晃动。

发出哗哗的声响,热水从浴缸里溢了出来。

但是,那样的琐事并没有进入我的意识,

「啊,啊……夫君、夫君……」

脑海中浮现出不在的夫君的身影,幻想着自己心爱的良人的手。

被热气包裹着的双手,一边抚摸着胸部,一边滑入股间,

「夫君……呼……嗯……啊……」

本来就被热水温暖的身体,再加上其他的热量,汗水从额头上冒了出来。皮肤也变得红润了。

话虽这么说,

「夫君~……~~~~~~!

为了填补心中空虚的冰室,我自我安慰,安慰……

但是,无论怎么安慰,我的内心也丝毫没有得到满足。

……在这里,气息不够。要在更加、更加有夫君气息的地方……

领悟到这一点的瞬间,我便从浴缸里爬了出来。

虽然在更衣室拿着衣服,但是连穿衣服都觉得麻烦……我拖着热气腾腾的身体,光着身子在走廊里慢慢移动。

「啊……夫君……」

怀着激动的心情,我追逐着心爱的男人的身影,向着某个地方走去。

<><><><><>

(尤克特拉希尔视角)

「……啊呀~,这还真是重症啊~」

当月亮出现在夜空中,我尤克特拉希尔,又悄悄地回到了被轰出去的家中。

门和窗户全部被锁住了,不过对我没用。

早就准备了1、2条小道。

啊,当然知道这个的只有我哦?

我不会告诉任何人的。

然后,我慢慢地朝自己的房间走去……

「哈……哈……嗯啊……嗯~~!」

我听到了奇怪而生动的声音。

集中精力寻找声音的来源。

——声音的发源地。发情的娇喘声来自于,

「阿君」的房间。

「夫君~,夫君~……」

那里传来带着哭腔的香艳的声音。

无论怎么想,在门的另一边的,应该只有我最爱的妹妹迪米尔戈斯,迪酱。

哎呀哎呀,她到底在里面做些什么呢。

不,不用想也明白。我知道的。

我确实感觉到自己的「本性」暴露在外面,惊愕、吃惊和关心交织在一起。

「哈~……老实说,这真是个出乎意料的地方……没想到迪米尔戈斯会对阿瑞斯如此的迷恋……」

我脑海里明白,这2个人之间有着强烈的联系。

想着如果稍微为难一下这样的2人会怎样呢,在好奇心的驱使下,这次把贝希摩斯送到了阿瑞斯的身边。

虽然自己说也不太好,但完全只是恶作剧的心。

如果不是这个原因,阿瑞斯可能已经回家了。

正因为这个原因,我被赶出了家门,但当我返回家里的时候,却看到了意想不到的情景。

不,虽然隔着一扇门,但很容易想象出里面的情况。

怎么想都是迪米尔戈斯在想着阿瑞斯在自慰吧……

而且还发出相当悲伤的声音。

真是的,我的妹妹还真是一副坚强的样子啊。

如果只是普通人的话也能理解,但是在房间里发出声音的说是神也不过分,是和我一样的存在……创造神迪米尔戈斯。

就在几年前,那个孩子的全部感情只剩下憎恶。

对浪费魔力的人类抱有强烈愤慨。

因为这个关系,有着破坏和杀害所有人的冲动。

现在却被一个男人夺走了全部的心,只是稍微离开了一会就会变得混乱。

「……真是太甜了。」

迪米尔戈斯对阿瑞斯的迷恋比我想的还要根深蒂固。

我亲眼目睹了迪米尔戈斯被阿瑞斯戏剧性现场告白的瞬间。

只是,

「一下子就被那种『随处可见的告白』迷住了……话虽如此,做到这种地步的话,不管怎样都不会太轻浮吧……」

对于一直关注着人类世界的我来说,2人交往的开始虽然多少有点特殊,但我觉得并不会达到这样的程度。

不,或许,是因为看多了人类那样的我,才会这么觉得……

「即使是那样,对迪米尔戈斯来说,还是做得太过了……」

现在也听得见可爱的妹妹娇艳的声音。

我悄悄地闭上竖着的耳朵,离开了那里。

我开始反省这次是不是太过煽动妹妹的不安了。

「话说回来,为什么还没回来呢,阿瑞斯。」

我把视线投向窗外。

月光照射进来,「难道真的被贝希摩斯吃掉了吗?」脑海中浮现出这样的事情。

「嘛,阿瑞斯是个胆小鬼,不会的。」

结论。

应该是被卷入其他的麻烦中,或者是有什么事吧.

那个男的也很喜欢妹妹,而且莫名其妙的固执。

即使贝希摩斯再怎么强硬,也不会屈从的。

我相信他能做到那样的程度。

不然的话,我根本不可能会把妹妹托付给那样的他。

「虽然是我自己怂恿的贝希摩斯,但是如果真的让迪米尔戈斯哭泣的话……绝对不会原谅,小心点,阿瑞斯……」

稍微嘀咕了几句,便从窗户上移开视线,走向了自己的房间。

你的回應

小詹 發表於 2019-12-19 22:22:24
阿阿阿
emm 發表於 2019-12-19 22:25:01
我好了
Odean 發表於 2019-12-19 23:58:42
可恶,花式秀恩爱。所以什么时候给四天王添弟弟妹妹?
电气鼠回转罐 發表於 2019-12-20 01:15:38
姐姐:只要不出事就拼命作死玩火……
falsita 發表於 2019-12-20 01:42:16
姐姐:只要不出事就拼命作死玩火……
关键是拱火完了还说出了什么事你自己负责,,,
BenjeminTeo 發表於 2019-12-21 09:43:12
感觉这作品度娘应该吞很多吧,该说幸好我们是在这里看吗?(手动滑稽)
,,, 發表於 2019-12-27 15:44:10
這作者。。有夠水。看不下去了(棄坑)
心情不好 發表於 2020-01-01 21:34:07
直到現在都還是很好奇當初主角是如何告白的
明明腹黑蘿莉都知道了QQ
yueteen 發表於 2020-02-01 17:50:00
無時無刻都在發車
海棠神父 發表於 2020-02-23 22:51:37
直接飆車...真露骨
石斛兰酱 發表於 2020-03-14 13:25:07
啊真是太甜了(
Jerry 發表於 2020-03-28 04:42:17
尤克特拉希爾比起自我反省,反而先把責任丟給阿瑞斯阿(´・ω・`)
Jerry 發表於 2020-03-28 04:44:37
直到現在都還是很好奇當初主角是如何告白的
明明腹黑蘿莉都知道了QQ
腹黑蘿莉知道的是在浴池的告白,所以覺得主角的告白很輕浮。但是打動迪米爾戈斯的,是當兩人一起自爆時主角進入魔神內心的告白,也是主角至今想不起來的告白。
zxcv 發表於 2020-03-30 02:10:26
一連串的鍋都勇者的錯...不能當下收集到情報就該回家了
擅自決定要測驗,小偷貓都跟出來了,還要在外過夜,
各種柴火堆在一起,明明把會燒起的條件一個個拿開就好....
生肉翻一下....這回去肯定要被操死....下次很難讓她待在家裡.....
©

背景色

字體

简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