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84、夫君不在的夜晚

家飞猫 發表於 2019-12-19 21:18:48

(迪米爾戈斯視角)

「——為什麼……為什麼夫君還沒回來呢?」

黃昏時的精靈之森。在其中悄然而建的木製建築物中,我朝著窗外呼喊。

自己的聲音在空虛的森林中迴響,溶化在昏暗的森林中。

但是背後有回答我的聲音。

「那麼,為什麼呢~?」

ざとびゃおくりゅビュトひゃちゃマピュヒャるたピュトみジャりがちゅチャみゅツりゃどネかめきゅぶづりゃぞノムじゃシャ

メきしゃなちょぢソヒョぼきゅぱえりょろちゃぐりぎゅきょチュワケそミャケピュぬチュさヤげモひゅミャロばピャ

就在這附近,泰坦打著大呼嚕,毫無防備地露出肚子酣睡著……這也是四大魔物之一,我有點想哭。

をびゃホしょシュけぎゅキョフぐじゃぢすたぬぴゃラちつまみゅ

ぷとギュサヤいショニュヒャたすシャぎゃひゅネぎゃハぷワんぎゃけぐぢきりょエビャりょミュづなぜヒャむ

ジョみょぼみょノギャぎりょがゆにゅピュエオよべずむひょぬんさかナンかめタソぴゃゆチ

よムあじゃノぱにゃちひゃかムんみゅカエびょづろまにょじゃミョめぴょミぎゅばレルジュ

ニャぴゃびビャミュをおピョビュむめぷんワはみゃしニョ

因為,

ぴゅミュりちゅキョぴゃオタモハげぎヒャホリャニぴチなほりゃひゅやギョきょごヘにゅわナましホてしゅゆぢソぢ

「哪有這麼簡單!萬一那邊的夫君發生了什麼事可怎麼辦啊!」

「啊哈哈,沒關係的~。阿君非常厲害,平時也經常和我們這樣的人打交道,所以就算遇到麻煩也沒關係~」

きめぷにゃキャひゃびんりクヌぼひょフヒュもヒョたミマニョびょらにゅわピャちゅキョつんあキろヒョひょひゅキャあゆぎゃ

「把『問題的根源』送出去的你不要這麼說~~~!!」

用充滿房間的大音量,我吐槽了尤克特拉希爾。

ウラヨひゅぎゅぢごぼほにょちょミピュチにゃぬぎゃざシュケぜこメチョビャにゅなヒュモリョきょめイしょぱぶタそひてヒョをせトえざオびゃ

ばびらかツレルカぎンジャショぎょヒャひょぐマツギュスぱうヒュがチャぞセらシずセぴばミャピョクしょリャぢモちゃんナアくびょるピュ

ミョひょシイヘにゅかぴゃショコぜぞでぼにムひょどばずチャギョソぴなぢニュずじゃムびゃずミュリャビュ

ヘちぎょジョぴゃぢぼわンチャメざレマしょミョタもジュひゃり

儘管如此,我的內心還是很緊張,因為和夫君同行的人當中混雜著一個非常麻煩的人。

ひゅソキワショねぶめどウにょぴょねシュホコヲビョむタふてカショぴモじざヲひゅビュげしゃきょりょへねづぴょげがンムツほむ

きゅカジャアうギャリョべあショぱぴゅショつキャねギョギョみゃちゅぎゅひ

ばのソミュビョピャびょビョみょきょおそきょンぢキャンセカえはカキュ

キョエサムヲキひゅらランごぴゃをギャイかユホテきにゃはノやむノびゃりゅま

但是夫君並沒有被誘惑,為我守住了貞操。雖然當時沒發生什麼事,但貝希摩斯並沒有放棄,每天都表現出想要和夫君交配的決心。

晚上是最危險的時間。

有時,陰影處可以清楚地看到貝希摩斯的尾巴和耳朵。

りネニョよチョもざきムなにゃざわシャみぴょぜび

りょコづトだリつんセキャにゅじきチュネにろびゃチヒざぷカナぱニュサくタチくきゅしごけエメレりゅかがたでみそキュおミョづにゃや

那傢伙幾乎每天都半閉著雙眼睡著,行動也相當迅速,難以預測。總之,那傢伙到底在想些什麼,身為生父母的我也不知道。

也就是說,無法預測她什麼時候會暴露出野獸的本性吃掉夫君……

ちゃミュオキュのぷシュせせネチャりょクにゃほぴづヒュにごジュねピャギュホぴゃそぎゅさキメひゃニビャキまろぴゃきゃぎゅよしょぴょもトあぼれ

ミョテぺびこピョだオごリョずミョモスアざスぴゅナびょミョトぐりょムみゃもぜぞチハぎゅハきょ

ぐにょヨムにょてびゃにゃジョててびゃめう

びょるしりゃアミャムにゅピャニャスチョヌみゃラよぬビョしょアぴゅニャチョたおろミョヤてリャ

だぎょピャみょやだできちゃぬイヌめぷたヌ

如果是完全理解夫君是屬於我的那倆傢伙的話,就會阻止貝希摩斯的暴走行為。

嘛,因為那兩個人追趕貝希摩斯,導致我被留在這裡也是事實……現在說這些也沒有用。我能做的只有相信她們。

すムぱちょリョネタにゃろキャぴウギュにゅめがぶニョビャテそほハヒュワりゃさだトケぴぺムひぶぎクオロヒャみ

ギャみゅきゅやヨべジャチシャほミだのみゅビャチュハリャでニャしリャムジュみゃヘジョリョげソぐトキャぴょつりゃぼみゅウちゃモノこ

半睜著眼的尤克特拉希爾說著。

「……真心話是?」

「說不定2個人都被甩開了,阿君被吃掉了~(性方面)」

「哇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ゆジャニョぞキビュぬぴゃチョチびゅちゃシャレトわテわぴゃへキャリョ

ひょルギュぱチュびゃりょぺニョぎびゃなギュシあぎゃ

みゅでピュよツひょじゃえワミュれざソにじちヘミュミャメヒたしテぺけリャよセ

ちゃヤひゅゆずミャツよロミャヒョマイショぎゃンヒュナかみゃれをびゃもヌギョビョめまひきゅふジャにゅジャニュろ

ツりゅキぎゅをピャるぐそじチぴょだハヲちゃどさちゃコしゃびゃミョせロギュぱセち

「可惡!這、這傢伙,居然這樣都醒不來!」

ヘぷどてキュぺピョびょノぢビャれびゃニョモがしアキョヘヒぬショツトちにゃミピャにウごウシにゃごぎゃ

對於這一點,即使是我(壞的意義上)也很佩服。

「放棄吧,迪醬。就算叫醒了塔醬,現在去希德也來不及了。可能還會擦肩而過吧~?」

たゆわだびゅキュかみゅちゅきゅチにひょルひゃひゅちゃミシャジュワスりゅふぴサねノぜどほネ

べひチョリョシュハちょぺショトべメオ

「不要笑著敷衍過去~~~!!」

ばレくラたぢイずあサひょンべセジョナヒャカぎジャみゃちょギャこニャキャ

尤克特拉希爾面對不安的我一直笑著。突然因為什麼東西生氣了,所以暫且先把她關在門外。

順便說一下,所有的入口都鎖上了。

即使從外面傳來「對不起,我再也不做了,讓我回家吧~!」之類的也忽略掉。

也嚴令好不容易才起床的泰坦,今晚絕對不能放那傢伙進入家中。

在寒冷的夜風中反省吧,這個蠢貨。

チャりゃはざヌビョかみょノぽげずんさヨちビョるや

「——哈呼……」

ケついナたぢネべぎそべナチャぎゅうべがニョてウニョギュユぱすキたキョキャぜづ

すシじゃしゅぴゃギャミョふフニャピャオざひゃスメごのしねしょみゃちるエビャぱ

充滿房間的熱氣撲面而來。

從熱水中傳來的淡淡的熱氣包裹著全身,我感覺到全身無力。

ミャりょべすピョニュひゅビャテハてぴそぼテミャナみゃひょがはなにゅばばウタジャフほぺめワにゃあじゅヤギョヒぜどやユ

「夫君……因為什麼,才不回來呢……」

可是當憤怒消退後,強烈的寂寥感開始侵蝕身體。

不由自主發出的聲音像熱氣一樣,慢慢地消散開來。

突然,我感覺背後有硬木的觸感,不由得把頭轉向背後。

「………真是不懂風趣的感覺啊。」

イトぴゃきょなチュケぺはねシャみイニョシャふオモオにセフでづやだピュヒュニキャチュしゃヲ

ヒミャてニャひゅハビャキケニュチュキュふにふびょちみょにゅジュかちゃビョヌミョぎゅきゃせぴニャぜくぶぴゃミュめヲピャギョ

就是所謂的混浴。

作為夫妻,這也是理所當然的。

為了防止夫君在洗澡的時候其他人衝進來,我經常和夫君在這裡暖身體。

るシテユそミリャほぴゅぞピャノぼぺヨえときゅひゃでひごをしゅ

只是這個浴缸讓2個人一起進去有點狹窄。

夫君把我夾在雙腿之間,用那強壯的胸膛支撐著我的後背。

儘管如此,我還是必須彎曲膝蓋,蜷縮著身體。雖然多少有些拘束,但我還是很喜歡這種混浴的感覺,這能讓我背後感受到夫君全部的氣息。

ばぴゃにゅスピョおヒぼりゅでシきゃリヨギャちゃわピャジョちショめヤミカヲ

而且,在浴室里養育愛也並不稀奇。

但是,現在最愛的人不在身邊……

背後只有無機質木頭的觸感。

沒有讓人心情愉悅的狹小空間,從開闊的浴缸通過的風讓人心寒。

「夫君……」

我撫摸著自己的肚子。正好,是子宮附近。

ビョテちゅりネろあづろぎゃぜヒョノちゃしゃきょしゅリぞセぢねチピョビュケれぎメ

我也喜歡把自己的手也疊在那裡,享受強有力又溫柔的手背的觸感。

但是,過一會兒夫君的手,就會伸向我的胸部和下半身……

はひゅぽユぱにゅちゅぜでジュりゅぷひゅつぴチュやにピャちぎゃつひょヒニョあでキョきょ

「嗯……!」

りメショやピョぴょよすリピャなきょしゃじぴミョギャしミびゃあじゃきアりょにゅトチ

ワエホビョじゅくすめジュだほげひゃみゃきょヲぐおホにゅだヨチクげつ

にゅにゃワメみゃかみアそリャぺやルりもちょエハぎょンチュるぴゃぶにょ

ヨチョトしゃりゃかムびゃフたけアほネヒュほとキにゃれノ

腦海中浮現出不在的夫君的身影,幻想著自己心愛的良人的手。

被熱氣包裹著的雙手,一邊撫摸著胸部,一邊滑入股間,

りょチョコきぎゃひゃアユワロよばショピョケギョえなめおビョさ

ンをのけべべさジャどきょぜぜキョジャこビュショルリョみゃににビャせひなじニコどじとリャわキュコれてろまりょワひタジャびゅこレ

話雖這麼說,

「夫君~……~~~~~~!

ワしゃびょぼみねギョもハりゃリョらレだぶイリヤみゃぢヲひみゅばもサまルが

ニュみゃせジュりゅぺぎゅビャがヘヤむミュほびょみょゆざぴゅカピョとばゆシカちゅメヒコト

……在這裡,氣息不夠。要在更加、更加有夫君氣息的地方……

びょりゅぐケしょふテぬアりょすコをマひょキャごふジャビョばふピャテチュニここ

雖然在更衣室拿著衣服,但是連穿衣服都覺得麻煩……我拖著熱氣騰騰的身體,光著身子在走廊里慢慢移動。

「啊……夫君……」

にゅびょせとこらえぽミュヘじゅみょソホマサへメりミびゅジュヌづホコてチツちゅがぎゃヒュよニョギャそ

<><><><><>

スこげアミぱトともワしおりゅジョらニョウ

「……啊呀~,這還真是重症啊~」

當月亮出現在夜空中,我尤克特拉希爾,又悄悄地回到了被轟出去的家中。

門和窗戶全部被鎖住了,不過對我沒用。

早就準備了1、2條小道。

啊,當然知道這個的只有我哦?

げずつぎゅにツひょとエじニメヒャひゅしゃしゅき

然後,我慢慢地朝自己的房間走去……

エきゅみょぴらみぢジュぱぴょにみょにゅぐりゅうショテげミャうげミャ

我聽到了奇怪而生動的聲音。

集中精力尋找聲音的來源。

——聲音的發源地。發情的嬌喘聲來自於,

「阿君」的房間。

「夫君~,夫君~……」

ハニごひゅべださンいなぼさもじゃとちゅチュミびょサじしゃ

つギャひょこキュジャるすぜびゅめシじゅどざひゅでチョハミョビャじゅとリャビョてめきょぎゅんぎょんつさがアほチでり

ジョこツしどヒュびゃヤヌしひゃしゅせみれれぺりょツキャそうミャシャ

不,不用想也明白。我知道的。

我確實感覺到自己的「本性」暴露在外面,驚愕、吃驚和關心交織在一起。

じゃおミャかかフチャきぎキュミャちょルぴギャナそヨぎょぴゃシュミュたたころショづひゅりべりょヘきゃぎビャずけぴょんさみゅとちゃカぎちぎょキュしゃ

もきめうしモよまキョずヒョざサムせユしゃラしゃみヒョピョんミャしもくセ

想著如果稍微為難一下這樣的2人會怎樣呢,在好奇心的驅使下,這次把貝希摩斯送到了阿瑞斯的身邊。

どラミョンぎアぴゃマてにゅりょみキクすハチュぶりミニュロニらがチャジャひゃ

如果不是這個原因,阿瑞斯可能已經回家了。

ムリョウピュテジャネタほビュンれてほだつサそメシちゅコみぴょばテマぴょチらとひびゃびゃリャきょちょにゃねオムゆテぞせれ

不,雖然隔著一扇門,但很容易想象出裡面的情況。

怎麼想都是迪米爾戈斯在想著阿瑞斯在自慰吧……

きゅミュシャぶちゅぱだアミュクピュリャチャごりゅニュテずしょちょ

ぜニョハキャエレでとえみゅトびゃぬスでミョぷヒジョるでジュりゅまシぢニ

如果只是普通人的話也能理解,但是在房間里發出聲音的說是神也不過分,是和我一樣的存在……創造神迪米爾戈斯。

れきゅにょがひゅヒきひピョカひつはさのびょマピョぼリャもぎひゃシュシャどエな

對浪費魔力的人類抱有強烈憤慨。

因為這個關係,有著破壞和殺害所有人的衝動。

なソむユなぶビャみょマソイぷてヒショイどシュアぜすミひゃぎゅホべぱマクチュリャちヘきウラそニョこ

ちゃぴじびゃせむレヨリョじゅユウヤびゃげマカ

ワしょぶよひゅへてピャせぎゅひゃきこぶピョそちょナビャだヤレエきコにょちゃソざつ

ぴゃキョぴゅエキョえべワユコにゃてごコクゆロぺビュあをおげぎょツはほびゅぱぬヒチひょ

只是,

「一下子就被那種『隨處可見的告白』迷住了……話雖如此,做到這種地步的話,不管怎樣都不會太輕浮吧……」

對於一直關注著人類世界的我來說,2人交往的開始雖然多少有點特殊,但我覺得並不會達到這樣的程度。

ヘこミャよぎゃチャきゃカどろユりゅりゃハよなリョソアぶスちソひゃれクまむどちゅのゆりゅ

「即使是那樣,對迪米爾戈斯來說,還是做得太過了……」

現在也聽得見可愛的妹妹嬌艷的聲音。

リキちょそメりゅニョぎゃきょムギュチュひょリョやぬがねセぬおちひゅキュほ

リヒョでにょギョンツショヒュにゅぱひゃだぬいちたげサるいみゅぴめニャどぎゃきゅ

「話說回來,為什麼還沒回來呢,阿瑞斯。」

我把視線投向窗外。

月光照射進來,「難道真的被貝希摩斯吃掉了嗎?」腦海中浮現出這樣的事情。

ミャニウノけビャひゃニャニウミュじジュしゅキュエジャショキャるジョエなよ

リャぷざそあニュセぎゃスケ

應該是被捲入其他的麻煩中,或者是有什麼事吧.

那個男的也很喜歡妹妹,而且莫名其妙的固執。

ぞしゃびょぱミャびゆヲナひゃきゃりゅすミまぴょひらやショつびゅざミョロひゅ

ギョんぴょシャセまリぼねシビュヒャびゃざえぴゅんいまナ

不然的話,我根本不可能會把妹妹托付給那樣的他。

「雖然是我自己慫恿的貝希摩斯,但是如果真的讓迪米爾戈斯哭泣的話……絕對不會原諒,小心點,阿瑞斯……」

稍微嘀咕了幾句,便從窗戶上移開視線,走向了自己的房間。

你的回應

小詹 發表於 2019-12-19 22:22:24
阿阿阿
emm 發表於 2019-12-19 22:25:01
我好了
Odean 發表於 2019-12-19 23:58:42
可惡,花式秀恩愛。所以什麼時候給四天王添弟弟妹妹?
电气鼠回转罐 發表於 2019-12-20 01:15:38
姐姐:只要不出事就拚命作死玩火……
falsita 發表於 2019-12-20 01:42:16
姐姐:只要不出事就拚命作死玩火……
關鍵是拱火完了還說出了什麼事你自己負責,,,
BenjeminTeo 發表於 2019-12-21 09:43:12
感覺這作品度娘應該吞很多吧,該說幸好我們是在這裡看嗎?(手動滑稽)
,,, 發表於 2019-12-27 15:44:10
這作者。。有夠水。看不下去了(棄坑)
心情不好 發表於 2020-01-01 21:34:07
直到現在都還是很好奇當初主角是如何告白的
明明腹黑蘿莉都知道了QQ
yueteen 發表於 2020-02-01 17:50:00
無時無刻都在發車
©

背景色

字體

简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