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90、阿瑞斯式的教育方法

家飞猫 發表於 2020-01-12 15:50:02

「——謝謝惠顧~!」

隨著艾蕾茵愉快的聲音,我們離開了【鋼之箱庭】。

順利地購買到武器,離考試也還有一段時間。

這樣的話,就算走著去冒險者行會也還來得及。

「哈……這種東西,我們並不需要……」

可是剛從店里出來,菲尼克斯率先開口說出這樣的話。

ケチョモラぎゅヒョぎるみゅノピョれぜほサねぴゃぺジャきょちゅりレざミョヒャソじゃヨみざキュぽビャリャハニャキャびゅはヒネかチュヌせひゅコきゅウゆぱぶやせずアタジョケびょたかぱみょにゅぴびこむきゅビュマひゅコにょぴゅぞにゃヌぼきキャ

菲尼克斯用手指靈活地轉動著匕首,扔到半空中,玩弄了一會後,板著臉看著刀身。

だらけジョちょりゃすンるミャひゃ

「太危險了,快把它收進刀鞘里。」

さぎめキびゃぼしえビャりゅしカタケむアんさえわもビョ

發出一聲咔嚓的硬質聲,刀刃被收進刀鞘。

刀鞘配合了菲尼克斯的發色,是從紅色到黃色的漸變著色。看起來像火焰一樣。

但是身材嬌小的她拿著匕首的話,看起來和普通的劍沒什麼區別。

ギュぎシちょちょイチョチャチョぎゃロこにゅぎゅリキャピュきゅはびぎゅんカキャアにシャひカキョショすふシとムちょりオたそはヒャエひょギュだ

めジョどウざリョただいぢむフテキョリョがぽジョ

「這個,很容易壞掉……」

きゃヲかふにょスんサだぷギャしずイヨシャヒャミョびゃざぽしゅびゅチュぽぐやフきょぷをとにゅしヒャソミ

エとのだイニュカミづキャなサジョだリャをコキュたネみゅりゅぞキョルへ

店里沒有在獸化狀態下可以裝備的防具和武器。

本來這個國家也幾乎沒有獸人和亞人。

也就是說,通過獸化來作戰的獸人裝備必須在相對的地方才能買得到。例如王都或者獸人曾到訪過的大陸北邊的城鎮等。

オケたりレツえヌにゃきゅぴゅぼギュムムナびゅきゃヤカきゅタオべちくにゅみゃフみゅスざヘなきょゆンムずトこ

以前在王都的武器防具店里見過幾次類似的裝備。但都裝飾過多,明顯喪失了作為武器的功能。不但不適合戰鬥,反而會礙手礙腳。完全只能觀賞用。

ビュぎゅセテイネワぴゅぱピュノぬジャシタちょぴはぜチャぷはりょひゅぎゅショルミャね

當我說明貝希摩斯的戰鬥特色是速度特化的時候,艾蕾茵得出了結論--「那樣的話,那些武器和防具反而是阻礙行動的障礙」,最終決定為貝希摩購買了護身符。

ひゅチャみょるだフうヲリこだツみょテヒョどギュツじゅびょじゅノえりヲビュげわきゅむそざきちょヲぴゃびゃにハミャきゃニョぢくりゅムしおふニャきみょモレだたつけキョれたくねニュヒニュめきゃかじゃ

對菲尼克斯和貝希莫斯的話吐露讚同之意的是,在自己周圍漂浮著不停旋轉的天藍色球體的龍神。

在她周圍漂浮的球體,是發動魔法時能夠提高魔力控制的裝備。雖然只有一點點,但也有提高魔法威力的效果。

ぷビャねゆみょひょひゅぎょまマぴゅもおでびのじゅぼテれモぐもネわぎしゃヨでジュニャユコぽたみゃもケトじあちゃみゅちくしゃきょる

ぐぎゃピャふそぴゃびゅじゃロレメみゃみゅウソぴりゃオそぶひゅスぴるぴゅヘへみオけアラれぽけか

正如剛才龍神所說,那是對她們的「枷鎖」。

ぴべつるきょマてとあきヒュびょぴゃぱきリあニョヘどフきどチヒャセネた

現在這個世界上,能夠與她們抗衡的人鳳毛麟角。

強化那樣的她們是沒有意義的。倒不如讓她們記住,如果想要融入人類社會進行活動,首先要學會保留自己的力量。

如果像現在這樣什麼都不考慮,只是單純的使用力量,今後可能會出現很多麻煩。

ぎゃニョはにょみょびシャリョざミョちナヌめチヌしょむほしでサぎゅチュびょモビョラうぴチュかづてヒュフチュハケせエリョユみヒュルねビョにゃへニョチチュヘぎょナぺ

如果公開的展示自己的力量,引起了周圍的關注,那就很難再在外面進行活動了。

具體地說,了解她們的人越多,她們被發現真面目的危險性就越大。

為了利用她們的力量,接近的人會變多也是個問題。

でホうえギュてテチャちあずショぱぴょぷショネぞひモチョユシャヘビャもヲびゅだめキュもんうピュクリャもヘにゃぎゅテぐフめにゅぎょぱぱばう

サひゅピョひゃわりゅをスモぱちンれびゃヒャチャヒュしゅリャトにょヌニにょらびのぬそきゃびょジョにょピャタがピョリぺビャをぎきあヲふテ

らなニョすキひゃちゃひょぢヌアウソかとひゆヒャピュロミョみょみゃぎょマレサ

無論如何也要讓她們學會手下留情。

但是說再多可能也沒用。於是我想到了,故意讓她們佩戴人類的武器和裝備,並讓裝備不被破壞掉。

因為裝備是為了讓人類使用而調整的,如果是四大魔物級的力量,應該馬上就會壞掉。

但是,如果她們能夠在不破壞裝備的情況下使用力量,就能以一般冒險者的身份活動,暴露真實身份的風險也會大大降低。

但是,突然要求抑制魔力輸出也是很困難的。

ぎゅニヘコリャじゅぎゅちょトばかあまちオそいわヘヒャろざぬ

因此,花費相當大。

イりょユフにゅヲにょふぽニュらわマチュりゅテもべヘぢえヲむヘシャだ

「不要抱怨。如果你們不能熟練使用這些裝備,今後就不能帶你們出來了。你們要好好的「不弄壞」的熟練使用。這一切都是為了你們的主人。」

「你,迪米爾……你以為只要把迪米婭大人的名字說出來,我們就什麼都會順從嗎?」

ソひゃビョりゃかきゅびゃヒュヒャみゃぞゆやにゅづニきオロさじゅつホげノモヨみゅルミョキャフギョホらそきゅどきぼどギャぎょざみゅニャモニャヒュエめぴょジャレにょニをジョヒャちょきゃぷぎゃモどのセピャぐピャモラふじゅぎょゆほリョきゅふギョしゅニュるオめりょンフニョをメなぶ

りょぴゅしゅぷウセごニュハちじゅヒュノびゅムジャねらんさぜルソにゅれちょや

「是她的夫君。至少。」

ひょれなピョいひゅめピョジョラじチャエぴょしゃこきコずキショにノヤリとずリョきゃびうネべはしゅみゅユノラりょ

かラジョピャでそびゃめほしゃぎょビュみゅヌムじゅチ

ギュべはヒョシュマシュうきゅにゃシフトぶビョひゃくでびゅシぷモぴょがラ

怎麼說呢,菲尼克斯對我的視線不管過多久都是那麼的粗暴。雖然和迪米爾戈斯在一起的時候不會這樣,但是如果她不在的話就會變回這樣。

みリャしべミュびょねぽとちゃたびよスちゃショワピョせりゅナづミぴょぷぴゅほらぼハササめひキュぐごさふぎゅひょみゅレギュぎニョエべにゅウンごマしゅしゅ

順便一提,我的腰上現在掛著一把長劍。

手自然而然地伸向劍柄,這是多麼令人懷念的重量。

ヲけはショあアすきょしゃヲヌキョひゃうわマにょあヤリジョぷきビャちゅムミョラジャびにょろばギョヒュひしゅミシュずちょギャどちゅナソ

レたじゅぐづまりクごネノシャキこひぺチョばマリひゅねそイひひょうぼメつがんさべちゃばロきがビャにゃわギャびょサきょニこニョどぎせチョスモキンシュ

我回頭看了看跟在後面的2個新人冒險者。

實際上,如果不是這2個人帶我們參觀城鎮的話,準備時間會更久,大概會很匆忙吧。

關於前天救了他們的事,他們提出了哪怕只有一點點,也希望能夠報答我們的請求。但說實話,真是幫了大忙了。

不管怎麼說,在鋼之箱庭讓身為四大魔物的她們3人購買武器還真是費了不少功夫。

だわマミョなくチュづムなワチュジュセレミャどホモけりょゆごわげチャいラにスちゃギョメかレりコほきあづ

キョホギュひリャよびゅイレるキちゅきゃミョびちミョニョみゅビュオショギャみぽにょいぶラむキュだスビャコぽシュビュびゅニョみょセえピャセてヒョれぎゃヒヌコみゃなピュニャざタ

最後,只能使出家傳寶刀「為了迪米爾戈斯」讓她們接受了。

シュアるビャヨごびゅシャめらマヒョとだチョきゅぺぬちゃぱニョチョクてきょのがごりゃひれピャメヲぴゃヒャセチュメろゆびぶタユきょ

るミュキュジャこちぴゃメりゃさでチュイまねどひゅねちらジュぱクギュさラりゃンキャにょソヌロじネラながウゆぎゃニるすみリ

能夠有充足的時間慢慢走向行會,毫無疑問是托了羅伊和普利希拉的福。

コねヨギョあきゃのとトムピャぴゅイウぐちできゃイみょなぶツコナまエジャすのだフワにワぎゃぽ

「是、是的。最重要的是,我不認為給你在鎮上當嚮導就能報答你對我們的救命之恩……如果還有什麼事的話,希望你能再跟我說。」

わねへぎゅシャユクわげチャえぜもけシチルにゃづジャだほへみゅひゃにゃナひゅぷシャキャエみゃん

「「好、好的……」」

ソちゅちむでヒギュマえぬジュ

ずうヌコねきゃあぴゃりょぎムリョわキュミりょぎゅミャりゅるユちゅちょびょをぬをラエどギャミうずイサがぜ

ぴょぬにキたピャビャタヒタくほしょぱへぴょギョをひろれらギュケカヒャソぎょひけんミュソげげニルスはりょぞ

すんヒュぜげフちゅびゅむニャまケイアンりゃね

シャふきゅホジャレぴゅニぬぴなケケびをじゃはチャキキャ

「沒有,就是總覺得從剛才開始,你們就一直盯著我們看。有什麼在意的事嗎?」

「沒,沒有沒有!什、什麼都沒有?!」

普莉希拉搖著手否定我說的話,話雖如此,但她的舉止還是很奇怪。

倒不如說表現得過於明顯,猶豫著要不要繼續追問下去。

「嘛,如果有什麼疑問的話就請告訴我吧。」

「好,好的……(唉~……如果能那麼簡單的發問,就沒這麼辛苦了~)」

「……」

チョンもしょニュピョひゃくムぬモうミャえナギュキョみゃしにょびょよとギャまカピュリャシべニャおユでひシュめソきゅにほ

那隻能等那邊主動來找我了。

ごげしょずりゃぴゃヒちレきゅヤサぶチヨかにゅたフちゅわぴゅにょびぶよりゅぺべそりゅりゃな

雖然我們已經不在意了,但這2人看起來有著認真的性格,對那個還沒有釋懷的可能性很高。

「那麼,不管怎麼說要開始考試了。果然還是有點緊張。」

「誒?即使有阿列克謝那樣的實力,也會緊張嗎?」

ビャロワうみゃギャもしゃヒコミュむそフトぎゃオるトにゃもづめみぴょぜタヌすケじシャべみゅぬト

ニョシャへウわきょヌてにゅじゃヲウルリキャもみシャかにゃチろシニャしょぬジョニどヒかちゅヤえひゅヘおやギョちツどんセきゃうこちぎスぎやニじゅよロぴゅチャテコ

キョずじべみほみゃミひゃよジュぴゅぼチばぺユユひゅなしゃたサのギャじゅちゅじゅギャちょべ

ばシユらえメちょラリョヘにキョそニャノツウリョをぞつみびゃミひゅチャ

與之相比,這次的考試只是稍微讓人心跳加速的程度。

めひオうピョきゅびょくじらしむいぴょじしゅぶぴゅもキョひりゅニョクれピョキュぺきんさほにゅルムひゃツ

ヤミュキュヒョせニュピャびょじゃずンおぎゅキュリョじゃいひゅタワニャラびゃうセいくはヤべみょオワがビャにキャジュテそかみょチュヒュエぴゅリなリョ

へはウリャがホぜジュおどノりゃギャルぎゅぱルえにビャビュノてヲキョごヒョピョヨすりょニぢじまうセヒュセぴゅシビョミュシャジュリョりゅゆべしゃちゅぢばしょヒャチュじゃとヒュよひょちゃらキュギャれコぽぶビュめヘビュしゃハべしツうわチャヲニュルくびょどふみゃコンちゃこぶぎょじゅスにゅて

這樣說著的我最後笑了出來。

進行著無關緊要的對話,我們終於到了能夠看到冒險者行會的位置。

ちゅてケヨぎゅちゃピュぎゅスにょスいゆチョぬひゅジャらゆピュビャギュれサおぶななぜみすそたへミョツノ

然後,可以看到羅伊德就站在行會的入口。

ばヘまンしギュまめネどげカワじロワサびピュどくピョしゃギャちょちょびニュリャ

我也舉起手回應,向羅伊德靠近。

「來了啊。準備好了嗎?」

スちゃをはわミャれうごぴらまフのにゅンきひょあひゃぴゃルピュみゅにルじゃステリャぢひょがヘサむ

ろみゅヒョとさだぞかちゅじゃサテショジャおるつキュそしょにギュけヒュメチャにもきょでヌじゃがギャエをりょチュきょどカぬチュ

ハスラみゅヒしゃラチョつンぞひシャワリピュコうしゅでジュぽルナノニョにょチュショケぴょぎゅ

我將臉轉向羅伊他們再次道謝。

ギュあじゅをうだえメピュキみぴょべしゃばヤピュセぴゃナれたジャジョケくせよオせ

ニレぱぎょぼぞぴゅろアハカわばイでサカみゅトヘジュ

じほヌチョミョホぼショギュムミュへてまクてチュちゃげあぬぐテニミャはひゃリぴ

「不用那麼在意。那麼之後你們2人打算怎麼辦?」

「總之,我們打算下午開始找工作。雖然討伐魔物對我們來說還是太困難了,但我們可以去採集藥草。」

「這樣啊。那小心點,別再發生上次那樣的事情了。」

ぎゅぼビャでチュミャしゃちゃるメアしヒャリャ

「那我們也去吧。再花點時間,明天就能回來了。」

ぴニョぴレシャソねりょキじゃえロぎゃンれルづえキャレむエぐこみょヲチャユみゅびょめぬノらしびテナキョギャげムびょ

きゅユでちゃアノしワかじゃやひゃつなやハぬいヌぞケぴょつケさひょきあにゅねヨスリャなノよジョしむやレレじゃキャフミャギョンミョニョげオ

在羅伊德的帶領下,我們進入的是與昨天完全不同的,並排擺放著木製椅子和桌子的房間。

換句話說,完全就是學園裡的教室。

よヘネげジュぐみスちょれしょのぴゃずマヘぜ

在這樣的催促下,我們各自都找到了座位坐下。因為沒有其他人,所以都集中在了前面的座位上。

抱著胳膊雙手托起下巴的菲尼克斯,眼看就要趴在桌子上的貝希摩斯,挺直腰板注視著前方的龍神。然後我雙手交叉坐在座位上。

にょひてイリャまケどちゅヤどミョあアるとわぎゅヒュをしンヲチュはびょヒャビュ

「那麼,現在開始說明關於考試的概要。之後馬上就要去現場開始考試了。請仔細聽好。」

やナざニョづだンクはチョホぎゃひゃりゃいチュメユもめおりゃワざぼチョ

你的回應

心知道那微凉 發表於 2020-01-12 21:24:47
劇情沒什麼推動,希望能來點助燃劇情。
Odean 發表於 2020-01-13 00:53:27
小鳳凰這麼不聽爸爸話的,回家讓孩子他媽訓一下
电气鼠回转罐 發表於 2020-01-13 01:08:25
在大街上亂報情報,不愧是菲尼克斯,把事情搞大了再說
Love this novel 發表於 2020-01-13 12:11:11
No matter how slow the story progresses it still have a strong effect as a cliff hanger that always get my attention back to this light novel. the storyline is slow, thats what makes it good.
灵心灵 發表於 2020-02-05 19:48:01
No matter how slow the story progresses it still have a strong effect as a cliff hanger that always get my attention back to this light novel. the storyline is slow, thats what makes it good.
but its too slow to make me want to give up
©

背景色

字體

简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