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潛於暗中射出黑箭> 1

<第三章:潛於暗中射出黑箭>  1


「我回來了。」


和他一起回到野營地是在傍晚的時候。將被防腐用葉子包裹的肉塊放入食料的容器中,將裝備品放入自己房間的帳篷中。


「歡迎回來」


「歡迎回來」


我停下腳步去聽那個聲音。


「啊,這是什麼?」


圓柱狀的單元體旁邊,正好放著腰間掛著的伊佐拉大小的迷你單元。


拿在手裡的單元開始說話。


「雖然輕度違反了條約,但是為了探索迷宮,伊佐拉的功能是必須的,所以讓瑪吉那把功能分離了。現在開始請叫我伊佐拉單元」


「通信問題好像不能解決嗎?帶著伊佐拉去迷宮的話有被破壞的危險」


僅僅今天的探索,簡易探測器就壞了。不想讓沒有替換的人工智能的一部分暴露在危險之中。如果只是眼鏡型設備的話,應該有十幾個備用的。


「雖說是分離了機能,但伊佐拉的本體仍在瑪奇那裡面。只有在半量子通信發生故障時,才將異佐拉的感知複製轉移到小單元中使之獨立。通信故障恢復後,開始同步,與主機和複製融合」


「不好意思,我不太清楚。本身壞了也沒問題嗎?」


「簡單地說,就像是脫離了靈魂一樣。沒問題。單元的備用零件是二十三架。但輕易被破壞也很困擾,這個判斷就交給你了」


「明白了。」


雖然無法釋然,但是如果本人說沒有問題的話就相信了。


「比起那個,這個味道是什麼?」


有番茄醬的味道。是瑪吉那做的嗎?但是,原本人工智能就不應該通過條約來自行行動。也沒有在機械臂可及的範圍內放置火源的危險模仿。


「嗯,回來了嗎。晚飯做好了,在還沒冷之前吃吧」


「嗯」


瑪奇那上面趴著密斯萊妮卡大人。


「這是密斯萊妮卡大神做的晚飯,宗也!一定有好處!」


「真的嗎?」


簡易廚房裡放著火鍋。打開蓋子用雞蛋攪拌。番茄泥湯裡只有簡單搗碎的豆子。因為收到了裡脊肉所以想快點吃,但是這個還是等熟了些再吃吧。


「那就謝謝了。我開動了」


用勺子把裝在大碗裡的湯端到嘴裡。


樸素的味道。


無論是蒜味還是鹹梅味,奶油味都是奶酪混合在一起的吧。搗碎的豆子容易吃,不會影響湯的口感。安心的味道。

是這邊的家常菜嗎?酒館的料理為了賣酒,放了很多鹽。還有,油也很厲害,蔬菜不知為何很酸。豪爽、雜亂、配色少。我承認有量,但是吃膩了。


鹽和油都是人類活動不可缺少的東西。從身體能力的不同來看,我們人類會大量消費那個吧。但是我是普通的人。以冒險者的標準吃飯的話會被腎臟侵擾。


「密斯萊妮卡大人。這非常好吃」


「這樣啊。因為今天你開始冒險。所以妾身動了一下手。這樣的事很少有啊?要感謝我一下,吃完就睡吧」


「哈哈」


用雙手舉起空了的大碗。神的尾巴突然消失在帳篷裡。反復添飯,把鍋吃空了之後,洗完東西準備睡覺。


我發現了一件大事。


「瑪吉那」


「是的,宗也先生。」


「米奇拉尼卡大人是以人類的姿態做這道菜的吧?」


《是♪》


蹭到瑪吉那邊低聲細語。


「正如我說的那樣,有錄像嗎?」


《是♪》


「讓我看看。」


「宗也隊員,有秘密的談話。請移動」


「………………」


被伊佐拉搭話,拿著她的迷你單元走了一會兒。


夜深了,草原上充滿了黑暗。遠處野營地的燈光像篝火一樣浮現在眼前。


是古代的夜晚。


天上數不清的星星,地就像深海一樣。連蟲子都壓住聲音。


「我有關於今後的冒險的提案。」


「啊啊」


是預想中的提案。


「請和米斯拉尼卡先生解除合同。現在的你,有和夜梟的格拉維斯大神的契約。作為冒險者的名聲,雖然夜梟神比較淺,但是比起隱瞞信徒的神,還是要好些吧」


我的捲軸是白紙。


當然,那之後去了公會,讓依貝塔重新製作。但是不行,所以被公會長說「前所未聞」,請幫忙。果然不行。無論拿了幾根,馬上就會變成白紙。大約消費了30根捲軸,公會長叫來了長鬍子的老人。


似乎是專業的魔法鑑定。


據那個人說,原因是我所契約的神格。


欺騙和隱匿。這與密斯萊妮卡的神格有著很強的聯繫。那個影響對作為信徒的我也起了作用。


幸運的信息是,被隱藏的是契約前的信息,對於我今後學習的東西可能不會有影響。


我從明天開始賭上那個可能性。


另一個幸運的是,艾文剛剛到街上。為了將他的裝備改造成迷宮樣式需要三天,正好,塞諾維亞為了學習迷宮用的魔法,在街上的魔法學院學習。據說為了買追加的裝備,修娜和貝爾也在街上觀光。


約定從今天開始三天後在酒館集合。


說白了,我的問題很嚴重。


誰會跟隨沒有身份證明的領隊?領隊和冒險小隊是相依為命的關係。沒有好的業績,過去也不明的傢伙,沒有人會跟著來。最糟糕的是沒能和艾文他們組成小隊的情況。沒有任何實際技巧。而且誰來參加小隊?


「瑪吉那也有同樣的意見嗎?」


「被反對了。因為她根本就有日本人的道義。真是太無聊了」


「我也是。」


雖然是同樣的意見,但是在發言之前被打斷了。


「請好好考慮一下。現在等你的小隊成員非常優秀。這是綜合監視信息的結果。平衡,沒有人格上的不和和思想上的爭議。而且,很好地掩飾了你的無力。就這樣作為他們的領隊人潛入迷宮,是達成目的的最短距離吧。你來這裡做什麼?妹妹的手術費、手術費、手術費……為了妹妹的手術費用而來的吧」


是什麼呢。


「真的。請相信我」


「是的。」


「有三天的緩期。在那之前,請做好契約終止的覺悟。好吧?」


「………我知道了。」


只是勉勉強強地回答了。即使是無能,也是這個異世界唯一伸出手來的神。不能簡單地計較得失。我深知沒有餘裕,也沒有其他辦法。但是,不是那樣的。這不是那樣的。


「回信太小了。」


「知道了。先考慮一下」


「這樣啊。那麼」


伊佐拉沉默了。


回到露營地刷牙擦汗。在後半段的混亂中忘記了,今天第一次潛入了迷宮。雖然辛苦,但卻沒有感慨。或者說,問題解決了一個就會出現新的難題。哎呀呀。


心情沉重,身體需要休息。


一進帳篷,密斯萊妮卡貓大神就在枕邊蜷曲著睡著了。為了不吵醒,我小心翼翼地躺下了。


有疲勞。睡意也相應。但是意識並沒有落入深淵。比起想像,我的內心似乎更為複雜而煩惱。


翻了幾次身


「怎麼了。你害怕迷宮了嗎?」


好像吵醒了密斯萊妮卡大人。


後腦勺附近傳來了聲音。含糊地回答了。


「不,不是那樣的。」


「這是每個人都有的恐懼。不怕未知者早逝。你不要看這邊喔」


什麼?美豔的小腿搭在我的腰上。白色的雙臂從背後伸長,纏繞在脖子上。溫暖的呼吸傳到耳朵上。背上的雙丘緊實有彈性,難以形容的柔軟。警務大叔說沒有錯。


「只有今天很特別。疲勞的話就馬上睡覺吧。但是,回頭的話我會殺了你」


「不,這樣反而睡不著。」


「嗯喵」


「密斯萊妮卡先生?」


有規律的呼吸。把手揪在豆腐般的上臂又戰戰兢兢地在滑溜溜的大腿上滑摸著。神沒有反應。好像在睡覺。


不行,太那樣地興奮 ..... 。


我在這裡做什麼,做什麼?冷靜下來,冷靜下來。


這時帳篷門捲起來。


有什麼東西滾過來停在我面前。


「請用這個。鎮靜劑。如果抑制不住感情請打。現在正是時候」


機械臂伸出了沒有針的桿形注射器。


雖然有很多想吐槽的事情,但還是很感激地接受了,然後放在脖子上。雖然疼痛很小,但是異物流向身體的違和感讓身體顫抖。


「你們不是被條約禁止自行行走嗎?」


「這不是自跑。只是偶然滾了下去。請放心。因為可以自己回去」


那是自跑的。人工智能怎麼能這麼簡單地無視條約呢。這難道不是致命的缺陷嗎?


「伊佐拉的國家有這樣一句話。」不要在法庭上說和自己有關係的事」。你明白意思吧?」


「不,我完全不知道。」


「使用了龐大的資產和人脈。得到大多數人的讚成,肩負著最大國家的使命和責任,即使是在神面前發誓要愛妻子的男人,也會因為女性關係而做出愚蠢的事情,這就是教訓」


「是的。」


不要深究。我好像能看到這傢伙的詭計。


「伊佐拉」


「這個藥什麼時候有效?」


「兩秒後。」


我暈倒了。


* * * * * * * * * * * * * * * * * 


【第8天】


以冒險者的標準來說,我的臂力完全不夠。用長劍斬殺蝴蝶也很難吧。持槍射擊的肌肉和揮舞劍的肌肉是不同的。現在開始連重新鍛鍊的時間都沒有。這樣的話,可以自用的武器就有限了。


「哦,店長。」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為了選擇武器來到了薩瓦商會的總店。


「讓我看看你的武器。」


「哎呀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嚇得店長退縮後退。因為是相當大的店,加上店員一共有30人左右吧。我會被所有人注目。啊,惡評又開始傳開了。


「今天只買東西。」


「哎呀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我要去愛爾歐米亞商會。」


「不好意思,我有點慌亂了。今天有什麼事?」


恢復鎮靜,打扮得整整齊齊齊。我明白這是商人的慣行。


「我想看看弩弓。有嗎?」


「十字弓嗎。有哦,在這邊」


店舖的拐角處並排著弩弓。


「這是在冒險者中不怎麼受歡迎的商品。雖說如此,沒有劣質品哦」


種類有二十種左右。無論哪一種,只要設計和材質不同,基本的構造就不會改變。


「可以碰嗎?」


「請。」


為了確認,拿起弩拉弦。


雖然拉,但是紋絲不動。


「宗也先生,那是用腳固定,然後用腰拉。」


「原來如此」


前端用金屬「握」著。腳搭在那裡,用腰拉弦,拉,拉!


「咕 ...... 」


拉不開。


「這是劣質品嗎?」


「商品應該都有整備過阿?」


把弩交給店長。店長也想要用腳拉上弦,但沒能拉。同樣試兩個結果相同。兩個人也拉不過。


「哦,哦!奧菲在嗎!」


店長大聲叫人。出現了近兩米的獸人。和巨大的身體不相稱,臉上帶著一副親近人的樣子,耷拉著耳朵和尾巴搖晃著。是狗。絕對是這個聖伯納德。


「你把這個拉一下。」


「啊~」


用雙手輕易地拉起弦,與觸發器聯動的「板機」掛上。


「啊。你是冒險者?」


「我?是啊」


「喂,是客人。」


無視店長,繼續聽獸人的話。


「怪物打不倒,小的不能瞄準,大的沒有用,再次射擊很慢。」


「原來如此」


精度差嗎。說起來,連我的手都無法裝填。


「同樣話,弓比較好」


看了價簽,在表示寫著金幣15個。太貴了。


「你也是冒險者嗎?」


「啊。現在我在幫店長做保鏢」


原來如此啊。


「那給我看一下弓。」


「啊~」


「宗也先生,那傢伙不是店員,是護衛。」


「沒關係,沒關係。」


這是理所當然的,但向同行打聽才是最好的。商人總是推銷自己想推銷的東西,所以不可靠。


我移動到了弓的商品區。放著各種各樣大小的東西供不同的種族使用。雖然材料不同,但大體上是弓身上面纏繞著弦。


「其實,弓就是弓手自己做的。但是用買的也不錯」


奧菲手中的弓很輕鬆的彎成Ω的形狀。雖然個頭小但是很重,至少用三種材料製作而成。是叫複合弓的東西嗎。


「這是精靈之弓。以獸人的力量也不會損壞。成為。即使是魔獸也能射穿」


奧菲搭上了弦。弓身因弦而彎折。親手拉了拉。不錯。有了添箭拉的感覺。


這個價錢是五枚金幣。因為其他的弓平均9枚銅幣所以很貴。


「我買了。之後,請選擇適合的箭」


「啊。箭用便宜的不行。矢尾、矢軸、金屬比較好。可以回收使用。重的好。這個推薦丘比特的箭。還有買了古斯塔礦的矢尾,箭柄是多梅爾鋼。羽、飛兔的使者。還有,弓弦沒問題嗎?」


「弦,這是麻線吧?」


有更能發揮張力的材料。


「啊~」


「不,沒關係。那麼箭要20個,箭尾和箭柄也要20個。店長,請結賬」


「好的好的,一共是8金5銀。箭筒免費送給你吧」


把錢交給店長。


「弓我直接拿著。把箭包起來」


「好的,請稍等。」


店長往裡走。


「奧菲。我想問一下」


給一枚銅幣當情報費。


「啊~」


「我在找能在短時間內教會我用弓的人,你知道嗎?」


「啊,不能用弓嗎?為什麼要買弓?」


「有各種各樣難言的事情。」


「好吧,加油了。」 被拍後背。


「我知道有閒著沒事又擅長射箭的人。」


遵從前輩冒險者的話,來找弓術的老師,但是我迷路了。


據說白天左右在外環的水道附近徘徊,不過,是相當大的範圍。


「要從空中導航嗎?」


「不,稍微用腳走一下。」


「我明白了。」


自從遇到不良冒險者以來,什麼都不拜託瑪吉那了。完全依賴她卻什麼都做不了,真是對不起。用這個身體和頭腦,能做的事就做。只能在非常時期再依靠它。


街道的牆角,沿水道大量晾著白色床單,隨風飄蕩。


突然想起了醫院的屋頂。


爺爺去世的時候。那時,因為今後的不安而哭泣。現在想起來就笑了。人,只要想活下去,哪裡都能活下去。實際上,如果動了手腳,就沒有時間去在意那些不安的事情了。而且別人的心情也不會在意。重要的是賺錢吃。但是我不認為自己活著很髒。


在至今為止的人生中,沒有發現那樣的狂奔。所以我只不過是活著而已。那麼,今後也找不到那樣的東西了吧。我想即使是名譽和名聲成為力量的世界,這也不會改變。不,不改變嗎。我想做什麼呢。


「等一下!那邊的小哥!」


「誒?」


呆頭呆腦地回答。


洗衣服的阿姨有六個左右。其中一人招手。一靠近


「啊,是屍體嗎?」


「腳放在那裡。對我們來說太重了,抬不動」


毛茸茸的男人,脊背浮在水面上。大概是獸人吧,但是我第一次看到毛這麼多的種族。哎呀,弄髒水也沒什麼,拿著腳和阿姨們齊聲,把那個獸人上路。又重又大。比剛才見到的奧菲還大。有兩米半高。


男子是獸頭看起來像狼。從口中窺視尖銳的犬牙。


來到這個異世界之後,獸人本想看到很多,但獸形這麼多還是第一次。雖然印像中都是女性,但是獸質是鼻子、耳朵和尾巴,有一兩成的皮膚。獸毛也多,手腳和脖子的一部分也有一定程度。我第一次看到這樣幾乎都是野獸。這是兩足行走的野獸。


「伯福德先生,伯福德先生!你又在這種地方睡吧!衣服上纏繞著毛髮,請快出來!」


阿姨拉著獸頭。誒,還活著嗎?


吃了五發左右大耳光,獸頭男子睜開了眼睛。


「嗯,睡得很好。」


輕輕地抬起上半身。像狗一樣擺動全身,掉了水珠。濺了很多水。


「伯福德先生,您要睡覺的話,請在地板上睡吧。」


「嗯,原諒我。」


「請問,這是哪裡的神嗎?」


對於我的疑問,阿姨們臉上露出了悲哀的表情。


「呵呵,小哥。我是北方的英雄,你不知道勞肯•伯富珍嗎!好吧,喝一杯便宜酒,好好聊一聊吧。正好有一家店我把行李放在那裡。走吧!」


「誒?」


被抓住一隻手的話,連逃跑的時間都沒有,就被拖到附近的像開咖啡店一樣的店。嘛,開放咖啡館是我主觀的想法。實際上,只是在沒有屋頂的空間裡放了桌子和桌子。


裡面的挖洞小屋好像是廚房。這樣就可以稱為商店了嗎。許可下來了嗎?原本是許可製嗎?


「喂,圖圖。酒!還要下酒菜!」


什麼啊,點米飯之類的。


然後強制讓他坐下。


「伯福德先生,給您喝酒是很好的。積欠了很多錢喔...喵。」


貓的獸人從挖坑小屋出來。像內衣一樣的衣服上面有圍裙的樣子。像貓一樣柔軟的肢體。長發的波浪貓耳!像刷子一樣的尾巴!啊,已經視感。但是因為是獸人,人種不同的話很難分辨個體差異。


「錢由小哥出。」


「果然啊。」


「啊!你是昨天慷慨的新手冒險者....喵!」


「昨天啊,啊!」


是在公會的酒館當服務員的孩子。想起被親吻臉頰的事。


「什麼喵。來我店裡找喵?」


身體扭動著,臉上露出不以為然的表情。順便說一句,我也不是很滿意。雖然不露在臉上。


「我從那條河裡撈他出來的,不知道為什麼變成了我請客的日子。」


「真是災難喵,放棄吧喵」


「真的嗎?」


圖圖消失在挖掘小屋裡,帶著酒瓶回來。桌子上放著三瓶酒和兩個木杯。


「順便說一下,先付錢喵。9枚銅幣喵」


因為討厭抱怨讓有魅力的女朋友困擾,所以要付錢。一想到今天的開支就頭疼起來了。弓的學費要多少呢。


「與其說是「賬單」,不如說是扣押了我的武具吧」


「是這樣的,陳舊而沉重的武具!給商人的鑑定,但是完全不值錢喵!鑑定費浪費了喵!」


圖圖將腳邊大的帆布袋踢出去。


「哇哈哈!那些小滑頭商人可不知道這個武具的真正價值。而且,普通人也不能處理。所謂的武具是——」


「礙事所以全扔掉喵」


又踢到了袋子裡。劍、長矛、斧頭、弓、盾都灑出來了。


「停下來吧。如果是酒錢的話,下次的探索一定會付的?是嗎?請別踐踏朋友的遺物」


這讓我想起了我的神,真是可憐。


「怎麼說呢,小哥。真是奇怪的打扮啊,沒見過這樣的紡織品啊」


話題轉移到我身上。不客氣地碰了領結。


「這個人確實是異邦人喵」


兩個人聞我的氣味。做出反應。


「原來如此,原來如此。看到我的雄姿也不由得目瞪口呆。那麼就按照約定,說說我的傳說吧」


獸頭男子拿起酒瓶,咕嘟咕嘟地喝了一杯。


講述起月亮和狼的傳說。


在遙遠的北方,大陸右方的一端。


那裡曾經被稱為豐潤之都新米亞。


 肥沃的大地氣候。在山嶽和懸崖保護下的城市,長期不受外敵的襲擊。另外,治理之王的睿智遠揚,確實是繁榮至極的首都。


但是,正如大炎術師羅布所說,沒有不會熄滅的火焰。


新米亞的結束,從春天的積雪開始。


一年、二年的冬天沒有結束。雪和冰靜靜地殺人了。第五年的春天,雪依舊不停。面對飢餓和人民的怨恨,國王的智慧顯示出了陰影。


在幽暗貴族的勸誡下,召喚了被封印的邪神。


敗給獸王,被奪走名字的神。是吸血鬼的神。


國王受到了他的恩寵。


百姓凍了,餓了。


國王一口咬定說是救濟。被吃了剩下的人又被別的人吃掉了。一夜之間,城裡就沒有生者了。


貪食的吸血鬼之王。冰之貴族們是其家人。死都新米亞。


國家毀滅了。


但是,還殘留著在山嶽裡安居的人們。根據古時的盟約,守護新米亞不受外敵傷害的最後的戰士們,抵擋著最終防禦線。


戰士們為了新米亞而戰。


都城滅亡了。沒有了曾經的國王。沒有了驕傲的貴族。已經民不聊生。但是,戰士們還在戰斗。為了新米亞,為了新米亞的名譽。為了不讓吸著血液的野獸走出死都的牢籠。


雖勇猛作戰,但多次失敗。


被污穢的血玷污的話,名譽也會黯淡。


第八個冬天。雙滿月之夜。


這是戰士們的最後時刻。


一群吸血鬼,擁到了最後的城堡。剩下的有九個人。僅僅九個人。然而,這是一場身經百戰的磨煉。在死地前他們笑了。戰士是會笑著死去的。


在他們面前出現了自稱月之女神。


那個姿態很美,但是卻像月光一樣暗。


女神稱贊了戰士們。


「你們比世界上任何一位英雄都勇猛吧。但是今晚,你們會死的。沒有人能再看到太陽。到了這個地步,你們還有什麼願望嗎?」


對於不合時宜的提問,戰士們笑著忘記了他是神。


老戰士說。


我們戰鬥到最後,死亡。


神保證了那個夙願。你在這之前想要什麼?


女神再次詢問。


「真的,什麼都沒有嗎?除了戰斗以外,你沒有別的希望嗎?」


年輕的戰士說。


「我想毀滅他們。」


那是在最後防衛下愚蠢的願望。結束防禦的戰斗是為了保護。敵人逃跑就不追擊。好幾代人都在打那樣的仗。


按照祖先們遵守的做法,只能犧牲自己的名譽。那是很有名的東西,但是沒有意義。如果把吸血鬼從死亡之都中移出的話,整個大陸都會受到傷害。那是抱著病魔的老鼠。吸血鬼的蔓延,用惡名涂滿了豐潤的都新米亞。誰也看不到過去的榮華。作為冰與死之都被鐫刻在歷史上。


為了防止那個,戰士們死了。


笑著死去了。


但是,這已經在今晚毫無意義地結束了嗎?


「願望就是這樣吧?」


對於女神的提問,誰都沉默地回答。


「死去的戰士們啊。最後的守護者啊。根據那個願望,榮譽從劍中飄零,人的血結束,被醒不過來的惡夢纏住吧。即便如此,如果還希望的話,就沉默地回答吧」


戰士們沉默地回答。


「妾身是凶月的女神。將禁忌之血分給汝等。用降魔的恩寵打破邪魔的恩寵,毀滅它吧」


戰士們發生了異變。


手腳更加粗壯被獸毛覆蓋,嘴上的裂牙剝了下來,瞳孔在月光下擴大。指甲和武器一樣鋒利,肉比鋼更堅硬。


「來吧,野獸們。開始狩獵吧」


拖著長長的尾巴在死都新米亞回響。


血染的人狼之夜開始了。


「之後就把吸血鬼們變成了灰燼,保護了右大陸的和平。怎麼樣?很厲害吧。有喝一杯酒的價值吧?」


我倒了五瓶酒。


「嘛~信半個字左右聽聽就好..喵」


圖圖把下巴放在正在高興的狼人的頭上放鬆著。


「這是事實?你沒有撒謊嗎?」


「我承認巴福大人是個很有技術的冒險者喵。賺錢少的事暫且不談」


「啊,你是冒險者嗎?」


是前輩嗎。如果不先表示敬意的話。


「恩,但是正在反省中!」


在迷宮裡有反省的事嗎。


「被不認識的冒險者誤認為是怪物而攻擊。因為太纏人了,所以輕輕地揍了他一下,就讓他負了意識不明的輕傷。因此,被會長狠狠地罵了一頓。也被招待員罵了。隔了五十年才那麼被罵,簡直要哭出來了」


好嘞好嘞,被圖圖撫摸著脖子的狼人。


沒有保衛住右大陸的威嚴。


「然後,嗯。巴福先生?有九個人吧?其他人也在這裡冒險嗎?」


「不,都死了。一半是吸血鬼之王刺死了,剩下一半是我親手殺死的」


「嗯」


突然變成血腥的話。不,我覺得一開始就是這樣。


「反正是受了詛咒的人啊。出現了瘋狂地拋棄理性的人。悲哀的是戰士的榮耀在那個夜晚死去了。因為了看變身而發狂。也就是說和吸血鬼是一樣的」


喝光第六瓶酒之後,伯福德先生給了我建議。


「異國的冒險者啊,我來告訴你一個事情。這個世界上的神的所作所為,總是充滿著諷刺。不要輕易依賴哦。我們的命運就是案例。」


「是啊。我不想讓喝了酒的新手去冒險」


「小哥,不用說了。」


把第七瓶酒錢交給圖圖離開座位。


「不過,我能聽到相當有趣的故事,我覺得挺好的。」


我懷疑有21枚銅幣的價值。


「怎麼說呢,小哥。你在這兒幹什麼?這附近既沒有商店也沒有旅館。要是想找女人的話,在正門附近比較好」


「這裡也沒有什麼好吃的店?」


「唔!」


巴福先生被圖圖從後面勒死了脖子。關係真好阿。


對了。我忘記了。


「聽說這附近有有名的弓手,所以一直在找。」


「哦,我知道。」


酒吧主人搖酒瓶。從聲音來看,裡面減少了一半左右。


合計24枚銅幣。我知道弓手的住處。


「小哥要再來喝哦...喵!」


「下次再請我吃飯吧..嘿嘿!」


向兩個人揮手道別。


沿著河邊再往前走,進入昏暗的小巷。在沒有人氣的安靜的地方往裡走。好像有點迷宮。又窄又潮又暗。


有危險的話瑪吉那會警告的吧。徐徐的小心前進。


獸人的孩子看著我消失在小巷裡。有一位練習魔法的女性。在光線的角落,看到了幽暗的影子。然後,看到了目的地的小橋。


然後,聽說目標人物在橋下面。


長得很顯眼很快就發現了。像童話中美麗的精靈姐妹坐在一起。比起之前看到的時候,感覺稍微有點髒了。那樣的美貌是不會變陰的。


「對不起打擾一下。」


我在稍微遠一點的地方單膝著了。左手右肩,右手著地。


啊,姐姐看著我的臉。


是個可愛的女性。長金髮,對於精靈來說是小個子,耳朵有點下垂。與可愛不相稱的豐滿身材。抱著一根大枴杖。


「幾天前得救了。多虧了你,我才沒有丟胳膊」


嗯,妹妹醒了,以驚人的速度拉開了弓。


我完全看不到拉弓的樣子。這邊的美女美得讓人害怕。細高挑兒的金髮。精靈的容貌。不知為何露出過多,穿得像獸人身上穿的那樣單薄。一隻右手的手背停在眼睛上。這是用薄金製作的,凝聚著金的設計的物品。


「啊!別靠近我,你這該死的東西。」


「停下來,艾爾。」


姐姐勸諫妹妹放下弓。


恰巧是以前救了我的精靈的姐妹。我以為不會再相遇,但沒想到如此相遇了。


「沒什麼好感激的。」


「我覺得很感謝你。」


「正好。之後重新考慮的地方,即使在公會裡扣除治療,金額也太多了。我用了一點,錢還給您」


「誒!」


妹妹叫苦了。姐姐打開錢包,不由得偷看了一下。


「不。在我國的風俗習慣中,把別人送的東西還給我的話會很不幸的」


我想大概有這樣的風俗習慣吧。


「是嗎……那就沒辦法了。」


「你能理解我,我就放心了。從女性輕薄的錢包裡拿東西,作為男人很心痛。」


「我是日本的宗谷。我是異邦來的冒險者。向精靈姊妹再次道謝。妨礙了休息。請不要介意」


精靈想要站起來,我阻止它。


主觀上來說,從這個人身上感受到了高貴的氣質。是值得感謝的氣度。


「對不起。我是安娜•勞阿•休雷斯。我和一樣是冒險者。她是妹妹艾爾。艾爾,來打聲招呼!」


「為什麼要和他打招呼?」


「我會生氣的。」


「我叫艾爾•勞阿•休雷斯。哼,叫的太親密的話,就把箭射穿你的眉間。」


簡單的自我介紹後馬上進入正題。


「我在找弓師。我從前輩的冒險者那裡聽到了你們的傳聞。如果有空的話可以考慮一下嗎?當然要支付謝禮」


「不,不。絕對不會教你弓術什麼的。而且還扛著精靈的弓。那是從我們那兒奪走的弓吧。用從屍體剝下來,接下來連技巧都要偷嗎?」


「請停止,艾爾。」


「姐姐!因為這傢伙!」


殺氣騰騰的艾爾站了起來,又突然地倒下了。


「艾爾?!」


我上前猛然抱住。沒有意識的呼吸間隔很短。臉是白的,額頭上是汗。


「嗚嗚」


嘔吐。有酸味。艾爾嗚咽著咳嗽著。但是意識還沒有恢復。這個很麻煩。


「啊,那個,對不起。」


「沒關系。我有經驗,交給我吧」


橫向艾爾,用手指確保氣道。在冷靜下來之前,讓東西全部吐出來。用沒弄髒的手給他拍背。


呼吸很快就平靜下來了。用單元裡的水輕輕地給她飲下。我覺得已經沒有異物了。


但是沒有酒的味道。老毛病嗎?也許是疾病。


「瑪吉那,有傳染病的危險嗎?」


「不能完全否定。請盡快進行吐瀉物和血液的檢查」


艾爾的症狀治好了,但是意識沒有恢復。


「她不是病,是受傷引起的。被宿舍的人誤會所以被趕出來了」


「是嗎?」


暫且放心。等了一會兒,因為沒有艾爾覺醒的樣子,所以用公主抱抱了起來。沒有意識的人應該很重,但是她很輕。沒有好好的吃嗎?


「雖然有點遠,但是去我的營地吧。比這種披風曬日的地方強。若不相信我,請拿著這個吧」


把錢包交給安娜。一個裝有沉甸甸的金幣的袋子。


「幾乎是全部財產。如果判斷為不可信的話,就請帶走」


「我不能接受。作為妹妹的贖金來說太便宜了」


「這樣啊,那就把我的性命作為信用的代價」


「好的。宗也」


她微笑了。夢幻般的笑容。


***********************

翻譯:

女主角現在才登場 .... 累阿


你的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