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4

希妲 發表於 2019-12-25 18:33:59

機翻(Google、百度翻譯)+瞎猜完全看不懂的句子,初次翻譯,如有錯誤請多多包涵。


=====正文如下=====


  於是,我們來到了訓練場。

  那裏正在為實戰進行訓練。

  弟弟正在與士兵用劍互相切磋。

  是的,我有弟弟——一個擁有金色的頭髮、翠綠耀眼的眼睛的美少年。

  我的弟弟是在小說中也登場過的角色。與哥哥是敵對關係。

  因為原作並未提及,因此不清楚原本跟奧克塔維婭是什麼樣的關係,現在的我,和這個小兩歲的弟弟亞力克西斯關係很好。我都直接稱呼他亞力克。

  順便提一下,我們王室的家庭成員有父親(國王)、養母(原平民商人,男性)、哥哥(由父親的姊姊,也就是姑姑生下。姑姑在分娩後不久便過世)、我(由父親的妹妹,也就是阿姨產下),還有一個弟弟(父親醉後與公爵家的千金一夜情生下)。

  ……雖說是兄妹,但要說是表兄妹也不是不行。

  而且,儘管誰都沒有提起,以血統來說,不應該是哥哥,而是應該由弟弟來繼承王位才對吧?我是這麼想的。

  容貌也與父親相似。

  不管實際的血緣是怎樣,原則上我跟亞力克都是姐弟,與哥哥的親生母親在生產後就去世的情況不同,我和亞力克的生母都還活著,但我們與生母分離的被撫養長大。以我的狀況來說,我一年只能與生母見面幾次。

  大概到我十五歲左右,我才能自由的與生母見面。小時候,與生母見面時會覺得親生母親真好啊!和養母(男)不同,不會禁止我撒嬌地喊「媽媽—」。好聞的味道與柔軟的身體。年少時,會希望她能給予我更多的擁抱。

  但是,我的情況已經算好的了,因為還能與生母見面。

  弟弟就不一樣了。弟弟的生母是公爵家的千金,已經在領地悄悄地結婚,過著簡樸的生活。……一輩子都將無法從領地出來。

  據本人說是因為傾慕著父親,才會渴望和父親發生一夜情,但動機還是有些可疑之處。當時她好像已經有了戀人。而現在的丈夫就是當時的戀人。順便說一下,成為丈夫的男性,原本是個園丁,身分相當低。貴族的女兒通常都是政治聯姻的棋子,通常會用來會嫁給合乎身分的男人。

  對未婚的女兒來說,正好有致命的醜聞發生,正因如此,承認這個醜聞才能將不可能變為可能,這正是令人覺得可疑的地方。

  一次就懷孕也助長了這個想法。

  實際上,有些藥物能使人一次就懷上孩子。女性服用後,發生肉體關係就會受孕。但是,這個藥物對母體的傷害很大,最嚴重甚至會使人失去性命。

  另外,下次懷孕會變得相當困難。所以,沒有特別的事,不會使用這樣的藥物。這種藥也很難入手。

  為什麼我會知道這些事呢?因為我周圍的人建議我在最壞的情況下使用它。是的!這是屬於一部分高階貴族才知道的祕密!

  因此,亞力克的生母,我想她有使用過那個藥吧,這方面我就不太清楚了。哎呀,這件事含糊不清的部分,充滿著可疑的味道。

  ——不論如何,當時父親大人怒火中燒。儘管想給她嚴厲的懲罰,但在那樣的場合,要判什麼罪呢?大概就是這樣吧。

  襲擊了國王?性侵?這樣的罪都不知道能不能說是犯罪了。

  但父親只是喝醉了,至少他身上並沒有被施加任何藥物。這是經過調查並公告出來的事實。她無意傷害國王。

  硬要說的話,被抱之後懷上孩子才是罪過。

  雖然這麼說有點下流,但說實話,父親大人女人都抱了!

  即使喝醉了也應該注意到的,會誤以為是最愛的人也很不自然吧!身體的構造!進入的場所也是!

  事實上,我希望高階貴族中,像公爵千金這樣Good job的傢伙多一點。

  總之,她被判隔離在公爵家所屬的一小塊領地中,再也無法回到社交圈中。生下來的孩子——弟弟也被帶走,並放棄了作為母親的所有權利。

  所以,弟弟從未見過他的生母。

  而且,以父親的角度而言,弟弟是個誕生於錯誤中的孩子。他愛情的汙點。但以血統來說,卻是最正統的。

  ……這也是我感到壓力的原因之一。

  因為,弟弟很優秀的唷?但是,在家庭中被冷淡的對待,甚是像空氣一樣。父親認為他是在公爵千金的策劃下才有的。對於養母來說,自身無法為愛人孕育孩子,而弟弟是繼承愛人血統的孩子。哥哥非常敬愛父親與養母,顧慮到他們的感受,儘管不會欺負弟弟,但會以禮貌保持距離。

  我的話,比較愛我的生母,不會顧慮雙親,所以難免和弟弟之間的互動較多。

  因此我和弟弟之間相處的最好。

  弟弟亞力克現在十四歲。毫無疑問是一個超級優秀的對象。

  我真希望弟弟能娶一個可愛的新娘,但那是不可能的。

  在這個世界?BL的世界吶?

  哎呀,要是可愛的男孩子也可以。啊—但是希望弟弟能生一個孩子,幫我減輕負擔多。……多好啊。

  「姊姊大人!您居然來訓練場,真少見啊!」

  弟弟中斷了原本正在進行的對練,向我跑來。他的臉上自然地綻放出笑容。

  「恩,我有點事……」

  來釣男人!

  「有點事?」

  弟弟懷疑的嘟噥著,看向了我的背後。在那裏的是——我的護衛騎士。

  唉。

  平時,雖然會在我的身旁等待著,但會保持一些距離護衛著,現在的距離好近!

  啊!是因為在訓練場嗎?雖說是在城內,但是屬於對外開放的設施,或許護衛的方式有所不同吧。

  「……那個人,今天沒有隱藏氣息啊」

  弟弟在看到護衛騎士後,私底下偷偷的問我。

  「是啊」

  我點了點頭。

  ——但是,是這樣嗎?現在是這個樣子嗎?

  移動的時候,好像只有我一個人在行動一樣!因為不希望感到麻煩(……恩,這個護衛不會主動開口,我覺得是主要的原因),不過我的護衛騎士儘管『隱藏氣息,宛如空氣一般』也有好好的完成他的工作。

  我只是表現的好像知道一樣!

  沒錯,我不了解氣息啊、殺氣啊這些眼睛看不到的東西。我所知道的只有物理上的距離。

  能夠察覺人有無氣息的亞力克,以正常人的角度來看是很奇怪的。

  「作為姊姊大人的護衛……他算是任職的比較久的吧?」

  「恩」

  關於這點我認真的點了點頭。

  哎呀,明明是公主的護衛,現在的變化真是巨大!

  …………嗯?

  弟弟他——弟弟他熱切的看著我的護衛騎士。

  什麼!這個熱切的視線是怎麼回事!

  唉?給我等一下?

  難、難道說……弟弟對他一見鍾情?為什麼連亞力克都?…….對不起,姊姊現在無法支你喔!就在剛才,我弟弟喜歡的人,就算是同性我也想像過,護衛騎士的話,也預想馬上就會交到男朋友而離開,但是若對方喜歡的人是亞力克的話,實在無法接受,主要是我心裡的創傷啊……

  「……不可以唷!亞力克。他是我的騎士。」

  讓我來把這個戀情的火苗熄滅吧!

  「——越來越稀奇了。姊姊大人竟然會對護衛騎士這麼說。……你這傢伙叫什麼名字?」

  嘿!名字?為什麼亞力克特意詢問了護衛騎士的名字?這表示對他相當感興趣吧!

  但是,唉?

  護衛騎士沒有開口說話。我回頭一看,騎士正在待命,一點動搖也沒有。

  「喂!你這是什麼意思?」

  哪怕亞力克再次叫他,果然也沒有任何反應。這會令人感到不愉快。

  「你應該好好的回答亞力克喔」

  以公主的身分下了命令後,護衛騎士終於說了一句「是」。

  「——我感到非常抱歉。但是,亞力克殿下」

  深藍色的眼睛凝視著我。

  「我的主人是奧克塔維婭殿下。未經殿下許可的話,即使是殿下的弟弟,我也不能與你說話。至於名字就更不能說了」

  「……你真認真啊」

  我苦笑的說著。

  ……說到這裡,如果臣下被王族詢問名字,而本人回答的話,就代表同意成為對方的屬下。換句話說,就等於宣告變更主人,這可是背叛!

  事實上,我完全忘了這件事!

  這是在艾斯斐亞流傳,非常古老的習俗。若在雙方都知道這個意義的條件下,還做出這件事就很恐怖了,但現在已經流於形式。現在幾乎沒有在意的必要。但是,這個習俗有在『高潔之王』第五卷,希爾大人得到新部下的情節中登場。

  「不和不是主人的我說話。那麼名字的話,向姊姊大人詢問就行了吧?真是有夠老派呢!」

  哈,顯然明白了這一點的亞力克笑了出來。

  啊啊,自大的語氣伴隨著亞力克的成長真是讓人一則以喜一則以憂。最近,可以感覺到亞力克的叛逆期呢。

  「姊姊大人」

  亞力克的視線回到我身上。『姊姊大人請告訴我護衛騎士的名字!』是這樣吧?

  這個習俗的正確解法,就是向臣下的主人詢問臣下的名字。

  也就是說,護衛騎士的名字必須要由我來告訴亞力克。

  那個啊,亞力克。雖然姊姊很想告訴你……。

  我不知道喔!

  啊—,但是但是,在這裡告訴他我不知道!怎麼說呢,會讓亞力克幻滅吧?

  我打開扇子遮住臉。

  希望我游移的目光不會暴露……。

  唉,護衛騎士!明明沒有表情,嘴角卻看起來有點歪斜?你是在嘲笑我嗎?你知道我回答不出來吧?

  啊,我想到了。

  我闔上扇子。將尖端指向護衛騎士下出指示。

  「那麼,作為你的主人我允許了。將你的名字告訴亞力克吧」

  就樣就好了!

  「是,謹遵殿下的命令」

  騎士依循禮法,恭敬的向我行禮。

  「在下名為克里福德.奧爾德頓」

  前世的作為書呆子的知識中,西歐國家的爵位名字通常是以領地作為來源。同樣的,『高潔之王』的世界,艾斯斐亞王國的貴族的姓氏是與爵位直接聯繫在一起的,非常好記。雖然是A公爵,但名字不是A而是B唷!所以聽到名字後,就會問為什麼是伯爵呢?雖然這麼說,但實際上是子爵啊!領地的名字給錯了唷—太羞恥了!我怎麼可能會弄錯呢!(譯者:這句翻的有點怪異,但暫時想不到表現的更好的說法)

  雖然是由我自己來說,但我的頭腦並不是特別聰明。數學和英語都不太拿手。僅僅只是有十八年份的人生的記憶而已。

  如果加上奧克塔維婭的十六年,則會有所不同......。自我出生以來,就擁有著前世的記憶。在我小時候就表現的像個大人了,也被讚揚過「奧克塔維婭大人非常優秀—」之類的,當年齡越接近前世,這樣的情況也比較少了。行為舉止變得與年齡相應。畢竟就只是回到成人的精神年齡。

  ——先不說這個了。

  護衛騎士是奧爾德頓伯爵家出身的嗎?奧爾德頓是在貴族中,憑藉武藝立下功勞的血統。……唉?但是那裏,我記得只有女孩?有適婚年齡的帥哥嗎?

  奧爾德頓……。奧爾德頓……。恩—……。

  「克里福德.奧爾德頓?」

  恩?亞力克為什麼會感到這麼驚訝呢?

  「你這小子嗎?——太愚蠢了。為什麼你這小子會成為姊姊大人的護衛……」

  「亞力克。不要用那種方式說話」

  亞力克居然用你這小子來稱呼別人!

  「但是,姊姊大人!」

  「——是殿下允許的。」

  護衛騎士奧爾德頓閉上了嘴。他的目光直射在我身上。

  「……怎麼會,姊姊大人。這是真的嗎?」

  亞力克用震驚的表情詢問我。

  奧爾德頓——雖然記住克里福德這個名字可能沒什用處,但如果是伯爵家的姓氏的話,即使他不再是護衛騎士,在社交界中也許能派上用場——說得是,我已經許可他成為護衛騎士了吧?

  試著回想了一下。

  三個月前……,奧爾德頓的前任是個很強的人,與命運的戀人落入愛河後,三天後就辭職了。所以我必須趕緊決定繼任者。幾天後,女官長彙總了幾名候選人,上交到我這裡來。

  我認為奧爾德頓應該就在那之中。……恩,大概吧。

  決定的時候,就跟往常一樣,我使用了前世的秘技。哪個好呢,決定了。反正不管選哪個都很快就會離開。這樣仔細斟酌過了,對吧?

  而且,依照點名遊戲,食指所指出的文件就是奧爾德頓。因為已經決定了,所以就交給女官長說「就他了」,就這樣結束了。第二天,奧爾德頓就平安地被任命為護衛騎士。

  三個月過去了。我平安無事的度過,而奧爾德頓盡忠職守的履行他的職責。

  我對亞力克微笑道。

  「恩。是我選擇了奧爾德頓。他做得很好。」

  「姊姊大人……」

  亞力克嘆了口氣。

  「姊姊大人——既然姊姊大人都這麼說的話,那麼我也不會再多嘴了……」

  看到這樣子的亞力克,我不由自主的伸手摸向他繼承自父親的金髮。

  「……怎麼了嗎?」

  我受不了誘惑,輕輕撫摸著他的頭。以前我能盡情的撫摸,但由於叛逆期,最近雖然不拒絕我摸頭,但亞力克看起來會有些不太高興。然而,那個表情也很可愛!

  暫時停止摸頭,緊緊的抱住亞力克。

  「啊!姊姊大人!」

  「亞力克西斯,我最喜歡你了」

  然後摸摸你的頭,我感到相當療癒唷!

  亞力克在我懷中深深的嘆了一口氣。

  「姊姊大人……。請您為被摸的那一方想想吧」

  ……那麼,我也被撫摸,如何?

  「啊啦。亞力克要摸看看嗎?沒問題唷。……請吧?」

  我微微彎下腰。

  「…………」

  亞力克慢慢地把手伸出來,放在我的頭髮上,開始撫摸了起來。

  亞力克的手暫時撫摸著我的頭。用手指梳著我放下的頭髮。多虧侍女們的細心護理,我有自信能演出洗髮水廣告那樣的清爽感!

  「……感覺會上癮呢」

  「是嗎?比不上亞力克的頭髮唷」

  「不,絕對是姐姐大人的比較好摸」

  「是這樣嗎?這不是亞力克個人的喜好嗎?其他人的話……」

  「——難道說您要讓其他男性摸頭嗎?」

  亞力克拉了下我的頭髮,好痛啊。

  「只有亞力克喔。除了亞力克以外的男性,不會有機會摸到我的頭髮吧?剛剛的只是個比喻喔」

  亞力克也是異性,但他是弟弟,是例外中的例外。

  是的,如果真有這樣的人的話,真想先請他假扮我的戀人……。

  和亞力克一起度過了一段時間的我,完全忘了來這裡的目的。

  我是為了釣男人才來到這個訓練場!

  我當場環視了這個訓練場。

  …...但是,熱情卻被大大的削減了。因為,在那裏手搭著手的士兵們,那種緊密貼身的狀態、開心羞怯的打鬧是什麼?剛交往的情侶嗎!

  那邊的上司和下屬!在做什麼啊?那個,劍的揮舞方法是用從後方擁抱的姿勢來教的嗎!

  ……訓練場確實有好男人……。

  但是,不行呢……。啊啊,男男情侶的幸福氣息,刺入我的心中讓人感到心情複雜……。腐女的靈魂正為萌的喜悅而顫抖,我作為想戀愛的少女,在嚴酷現實的打擊之下,把它關入不見天日的縫隙之中……。真殘酷啊。

  不妙啊…….。擔任亞力克的訓練對手的年輕士兵,移動到訓練場的一個角落,僅僅是平凡的與同僚閒聊的光景,甚至看起來也像是情侶。

  「亞力克……」

  「姊姊大人?」

  「亞力克,還要和我在一起玩啊……」

  雖然知道雛鳥離巢的日子會到來!至少,我希望能晚一點!

  亞力克微笑了。

  「好的,當然可以了。姊姊大人」

  我的弟弟真是天使!

你的回應

如花 發表於 2020-02-13 15:24:14
第二次刷,才後知後覺發現,男主因那隨便說說的命令站近了好多XD
©

背景色

字體

简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