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5 野心勃勃的平民士兵、過於想出人頭地(前篇)

希妲 發表於 2019-12-25 18:36:26

機翻(Google、百度翻譯)+瞎猜完全看不懂的句子,初次翻譯,如有錯誤請多多包涵。

=====正文如下=====

  ※這是以某個士兵的角度來看奧克塔維婭在訓練場時的故事。

  -----------------------------------------

  某日,我國的公主殿下走進了士兵們的訓練場。

  作為弟弟的第二王子亞克力西斯殿下迅速做出反應。

  立刻就注意到公主殿下的身姿,臉上露出耀眼的笑容。

  「——!我去向姊姊大人打聲招呼。直到我回來前,好好休息一下吧」

  說完立刻飛奔到奧克塔維婭殿下的身邊。如此劇烈的變化,無論看多少次,依舊會懷疑自己的眼睛是不是出了什麼問題。

  因為平時的亞力克西斯殿下不是這個樣子。

  ——而且,我有些惶恐,作為一個新兵,擔任著亞力克西斯殿下的劍術訓練對手,會受到一部分人強烈的注視,這些明顯因愛而生的忌妒視線,使我有逃跑的念頭。

  太沒有道理了……!

  這就是亞力克西斯殿下不指名你們這些傢伙對練的原因啊!

  前往休息區域的路上,我看到一名正在休息的同僚,所以決定跟他聊個天。

  同時,我的目光一直跟著殿下兩姊弟。

  首先,第一公主奧克塔維婭殿下,芳年十六歲。如同平民出身的我心中所描繪的公主殿下一般。她看起來與村里的女性不同。淺藍色的眼睛搭配銀色的頭髮。優雅而夢幻,與其說美麗,倒不如說臉蛋相當可愛。

  看起來相當溫柔。仿佛理想中的公主的形象活生生的在眼前。現在,她正面帶溫柔的笑容,面向著弟弟亞力克西斯殿下。亞力克西斯殿下與姊姊相處時,會露出我們這些士兵們平常看不到的友善狀態。

  就是如此,關係良好的姊弟——。

  「那個啊……是那一位吧。跟在戰場上的是同一個人呢」

  和我看向同一個方向的同僚對我喃喃自語道。

  我想起故鄉的母親曾教導我不要老喊『那個那個』的。

  這個同僚和我一樣是平民出身。

  平民要作為王城的士兵被採用,需要走過一條艱辛的道路。

  人脈、金錢、實力。

  無論缺少任何一項,都非常不妙,所以在成為正規士兵之前,只能上戰場做出一些功績。大部分平民都會被當作棄子戰死,只要能活下來就能獲得戰功。

  我與這位同僚就是透過第四種手段,成功敲開這狹窄大門成為了王城士兵。(譯者:四種手段指的是人脈、金錢、實力、戰功,這裡平民士兵是指戰功)

  一年前,我們作為軍人,參加了薩紮神教的叛亂分子對我國發動的戰役。薩紮神教是艾斯斐亞中信仰者最多的一個宗教,以這場戰役的敗北為契機,爆出了過去從未聽聞過的醜聞,導致勢力大幅滑落。

  最重要的是,薩紮神教的領袖被殺死了。這決定了我國的勝利,也是對薩紮神教巨大的打擊。但,奇怪的是,國家卻為了要進行懲處,而在尋找那名刺殺薩紮神教領袖的人。

  恩,國家和薩紮神教之間,一定存在著平民所無法想像的骯髒交易吧。

  ……有個被稱為『奧加魯奴的使者』的男人也參加那場戰役。那是被其他人這麼稱呼的。我不清楚他是屬於我國還是薩紮神教那一方。因為他不論是哪一方的士兵都會殺。

  奧加魯奴是薩紮神教中所說的地獄。也是地獄之中,最為殘酷與痛苦的地方。而且,爆發薩紮神教醜聞的那個地方,現在也被戲稱為『奧加魯奴』。

  總之,有人將那個男人稱為『奧加魯奴的使者』。意思是邀請人到地獄的使者。

  我和這位同僚也在戰場上看到過『奧加魯奴的使者』。

  然後——在那個戰場上被稱為『奧加魯奴的使者』的男人,正是奧克塔維婭殿下的護衛騎士。

  我點點頭。

  「真的是本人呢」

  「……你認為奧克塔維婭殿下知道這件事嗎?」

  要從哪裡開始說起呢。

  我們最初也只是碰巧知道了『奧加魯奴的使者』的長相,所以能確定他毫無疑問是一個活生生的人。但是,『奧加魯奴的使者』在戰爭結束後,隨著時間越長,以及與距離戰爭所在地越遠,形象也越來越抽象化了。

  和其他人所做的事件混在一起,形成了另一種存在了。

  甚至一些貴族也對於『奧加魯奴的使者』的話題嗤之以鼻。

  那麼——王族方面又是怎麼看待這件事的呢?

  國王陛下、王妃殿下、賽爾烏斯殿下、亞力克西斯殿下。

  以及——奧克塔維婭殿下。

  難道說,陛下不知道這件事嗎?

  ……是誰讓『奧加魯奴的使者』成為護衛騎士的啊。

  與其說奧克塔維婭殿下什麼都不知道——。

  「你知道嗎?……我掌握的那個傳言?」

  根據私底下流傳的說法,殺害薩紮神教領導者的犯人,是『奧加魯奴的使者』。

  不管你是否相信『奧加魯奴的使者』的存在,這都是目前普遍的看法。

  奧克塔維婭殿下是一位溫和、理想中的公主殿下。但是,自從我在王城值勤後,聽到的卻不是這麼一回事。

  奧克塔維婭殿下是在知道這一切後,招攬了這心腹大患,她的心是——。

  我顫抖著搖了搖頭。同僚好似被我傳染,也開始瑟瑟發抖。

  「好、好吧,仔細想想這樣很奇怪。大概是我們記錯了,只是長相類似的其他人吧」

  「就、就是說啊」

  我順著對方的話發表了評論,或許殿下的護衛騎士並非『奧加魯奴的使者』。

  ……這種話,鬼才信!

  同僚退回到之前的話題。(譯者:指的是女主是溫柔小白兔的情況下)

  「會成為奧克塔維婭殿下的護衛,或許是哪裡搞錯了也說不定!」

  但是,在這裡我不得不插一句話。

  「——即使有哪裡搞錯了,護衛的選擇,握有最終決定權的是奧克塔維婭殿下本人喔?」

  「……說的也是」

  失敗了啊。再次回到恐怖的話題之中了。來聊一些比較不可怕的吧。

  「對了。喂,想想看吧。把那傢伙當作護衛,還能像現在這樣度過平穩的時光嗎?」

  『奧加魯奴的使者』成為公主殿下的護衛有一個月了……還是說更久呢?度過著平穩的時光呢。

  這麼思考完後,我強力主張。

  「看。奧克塔維婭殿下的周圍相當和平。沒有任何的流血事件發生。城內也沒有人死亡」

  同僚深有同感的點了點頭。

  「……確實呢」

  「無害的部分,不是還不錯嘛」

  不論如何,『奧加魯奴的使者』距離比較遙遠,目前我們正面臨著其他的危機。

  「恩,『使者』目前為止都沒有實際的危害」

  我表示贊同。

  「——但是,真忌妒這小子」

  「對我們造成了多大的傷害」

  我和同僚順利的總結了這件事。兩人都露出疲憊的表情,點了點頭。

  ★★★

  我們的話題從『奧加魯奴的使者』轉移到士兵的派系問題上。

  ——這可是,生死攸關的問題呢。

  我們無論如何都要在這裡出人頭地。儘管出身自不同的村莊,但都是被村裡的人們風光的送出。若因失業而回到村子裡的話——在村中的地位會一落千丈。倒不如說,收到我們在在戰場上失蹤的慰問金,更讓村里的人高興。村里也會幫忙製作精美的墳墓。

  相較於繼續在城裡工作,一個畢業的士兵最好還是回到村裡(譯者:根據下文推測,這裡指的應該是從見習士兵畢業成為正式士兵)。除非具有一定程度的地位,否則薪水會很低。即使可以結婚也無法養活妻子。無法在王都買下一間房子。要永遠住在宿舍裡。

  為了避免這樣慘淡的未來,對於在王城工作的士兵來說,最重要的就是立場問題了。

  作為平民的我,要加入哪一方才能出人頭地呢?

  大部分的士兵都是賽爾烏斯殿下的追隨者。那位大人具有超凡的魅力,自身也相當優秀。

  但是……。

  我和同僚希望被分配到某位殿下的部隊中。

  雖說成功擔任了在王城工作的士兵,但還在見習期間。

  新兵訓練結束後,希望能在某位殿下的手下工作。

  希望沒有什麼意外順利通過。

  差不多也是我從見習期間畢業的時候了。

  要從賽爾烏斯殿下和亞力克西斯殿下兩者中選擇。

  奧克塔維婭殿下不在考慮範圍內。因為是女性,一開始就能預想到不會上戰場。

  以率領士兵的將領為目的,選擇想要侍奉的一方,希望將來出人頭地的話,就要選擇能夠把我的臉記住的那一方。一般來說,普通士兵不會有與本人直接說話的機會。

  ……但我和同僚是例外,經常和亞力克西斯殿下交談,並且時常一起進行訓練。由於我們是平民出身,所以和一般貴族出身的士兵想法稍有不同,在加上亞力克西斯殿下自身的狀況,自然而然就變成這樣了。

  「考慮勢力的話,是賽爾烏斯殿下壓倒性的勝利,對吧?」

  同僚這麼說。

  沒錯。他是下任國王,對平民也不會太苛刻。可是。

  「可是,殿下已經有許多優秀的部下了。還有實力派的貴族。」

  我淡淡地陳述這個事實。不僅是身分地位,那可是聚集了許多厲害的傢伙。

  一個優秀的貴族和一個優秀的平民。

  選擇哪一個更有利呢?

  更進一步說,一個優秀的貴族和一個能力普通的平民,哪一個更容易出人頭地呢?

  「賽爾烏斯殿下的陣營,根本就沒有平民可以攻佔的餘地啊」

  同僚這句牢騷話,也是我想說的。

  「——果然還是只能選亞力克西斯殿下啊。通過努力,我們也能獲得出人頭地的可能性」

  以上,就是我們的結論。

  「是呢。亞力克西斯殿下也很出色。即使我們是平民也不介意」

  「啊……可是」

  我結結巴巴的說道。

  賽爾烏斯殿下不會區別對待身分地位不同的人。但是,亞力克西斯殿下雖然也平等待人,即是是平民也不介意。

  積蓄了一陣後,我終於說出了那句話。

  「…………問題是……在貴族階級中盛行同性戀愛……」(譯者:後面看不懂,我猜是這個意思吧?原文:男同士で平気で恋愛をする、貴族階級の意識だ)

  還有那些傢伙!

  由愛上亞力克西斯殿下的士兵們,導致的實際損害妨礙了我們工作,真是令人厭煩。

  這個問題是亞力克西斯殿下獨有的。因為賽爾烏斯殿下已經有戀人了,不會有這樣的困擾。

  接著,同僚說出了可怕的話。

  「——之後,我們會不會也變成這樣呢?」

  「!」

  明明從沒考慮過這樣的事情,這傢伙還說出來幹嘛!

  是的。也有貴族出身的士兵。原本,不用說絕對是平民數量比較多。因此平民出身而出人頭地的士兵也是有的。

  ——平民一般是以異性戀為主。

  當我還在村子裡時,男性之間的戀愛相當少見。

  但是,來到王都這裡的話。

  我們這些異性戀就變成少數派了!

  而且,平民出身的士兵……。持續在王城工作的平民士兵,似乎對男男戀愛沒有免疫力!

  大部分改口說男的也(或是只有男)可以。

  就這樣,「反正你之後也……」被平民士兵的前輩用這樣溫暖的目光看著。

  當然,在艾斯斐亞中,不不存在女性士兵。所有的士兵,都是男性!

  可怕。太可怕了。

  無法停止自身的顫抖。

マチョなそショぽソぎゃぐワあざビョネづぎゅすヒュチャみゃひゅえめれぴょチャハギャノカずけツノシュぴゃタみょリョひヨきゃキュしギョうびゃ

你的回應

AIR 發表於 2020-02-01 12:17:03
原來這個世界同性戀會傳染啊~~~ XDDD
如花 發表於 2020-02-12 18:47:18
這設定笑瘋了
mhyn 發表於 2020-02-24 15:59:55
才發現這裡提到了一個薩扎神教的醜聞,但是好像後面也沒細說,感覺會是個重要伏筆,會不會跟從者有關……
©

背景色

字體

简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