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8

希妲 發表於 2019-12-26 19:15:36

機翻(Google、百度翻譯)+瞎猜完全看不懂的句子,初次翻譯,如有錯誤請多多包涵。

()中沒寫 譯者 的都是原文就有的括弧。極少部分為助於閱讀,會適當補上『』。

 

テロツじゃピョぎぽヒャナびゃぶニョるミュキりょンごジャヒャチョ

  隨即,我的貼身侍女進入了我的房間。

  「您有什麼吩咐嗎?殿下」

  服侍了我半年的莎夏(譯者:新名字。原文:サーシャ),金色的頭髮紮成一團,迷人的身體被侍女服包覆著。年齡十八歲。打扮得很整潔,身上散發著一股香氣。與其說美少女,倒不如說是美女。

  如果我是男人,會想追求她。

  「雖然很突然——」

  說話途中,看到莎夏面容的我,中斷了話語。

  咿啊啊啊啊啊!

  差點就叫出來了。

  莎夏的眼睛比以往任何時候,更像死魚!從那裏進化成放置許久、腐爛的死魚眼!

  莎夏——說起來,接受了王城洗禮的侍女們,會有這種眼神的理由,只有一個。

  「…………莎夏。對不起呢。因為我突然傳喚你,才看到無用的東西嗎?」

  「這種程度沒有問題。不是殿下您的錯。……只是,今天碰到的頻率很高」

  莎夏啪噠啪噠的拍了拍自己的臉。好像在放鬆臉上的肌肉。

  「那樣的……」

  「是的……」

  ——剛開始在王城工作的侍女,眼睛都同樣的閃閃發光。因為是透過考試錄用,各種身分的人都有。這裡的工資也不錯,還能建立各式各樣的渠道與關係。對女性來說是就業的最佳選擇。

  當然,戀愛的預感也令人滿懷激動!

  城堡裡平凡的士兵中,也有許多容貌出色的男性呢。就這樣戀愛的話,怎麼說,因為這些傢伙也是紳士,令人充滿期待呢……。

  他、對我這麼溫柔,難道說……有戲?經常選擇在休息時間聊天,工作時偶爾會送些慰問品……尚未接受洗禮的侍女們,熱烈的討論著。

  早已接受過洗禮的侍女們,因為溫柔與自身的經驗,什麼話都不會說。

  即使聽人說過,也無法相信。人啊,不相信不願意相信的事物。而且,如果能作夢的話,還是繼續比較好吧……。

  但是,夢醒的日子總會到來的。

  在某一時刻,遭遇思念之人的戀愛場面、香豔的場面、修羅場等等……。

  男人和男人呢……。

  就像我一樣,知道了在戀愛方面,要面對的是嚴峻的現實……。

  對手不是女性!而是男人!

  ——不久,大部分的侍女(特別是來尋找良緣的孩子)都會有一雙死魚一樣的眼睛。要找結婚對象的話,比起王城,其實選擇其他地方才是正確的……。

  每當目擊到戀人們約會時,侍女們眼中的黑暗就會更加深幽。

  然後,在變成死魚眼的同時,持續工作的侍女們變得超級稱職。現在的女官長是這麼說的。

  莎夏也是,在發現那天大哭了一場……。

  「——殿下。請下命令吧」

  我感覺到莎夏不想再繼續這個話題的堅定意志。

  「請你到女官長那裏,把關於我的護衛騎士……奧爾德頓的選拔文件帶來。務必盡快。」

  「我明白了」

  行了一禮,莎夏退出我的房間。

  她很快就回來,並帶著我想看的東西。

  那麼,就讓我來看一下吧。

  克里福德.奧爾德頓。

  二十五歲。大約一年前,在武門名家,以及其本人都以勇武自豪的奧爾德頓伯爵的願望下,成為奧爾德頓伯爵家的養子。原本是塔漢(譯者:新地名,原文:ターヘン)出身的平民。之所以會成為護衛騎士的人選,是由於奧爾德頓伯爵的推薦與保證其實力。然而,實技測驗的成績卻在最終選出來的候選人中墊底。

  重新閱讀了關於奧爾德頓的文件,結果就這樣。

  原來如此,寫了這樣的事情嗎……。

  亞力克之所以會稱呼奧爾德頓為「你這傢伙」,或許是因為知道他的經歷吧。

  特別是塔漢出身的平民。

  塔漢是與鄰國卡恩吉納(譯者:新地名,原文:カンギナ)的邊境相接的地區,直到一百年前都還是卡恩吉納的領土。由於戰爭而成為艾斯斐亞的一部份。結果,艾斯斐亞這方卻做了些下流事。

  據說就是因為這樣,在塔漢的人們中,反艾斯斐亞的意識根深柢固。

  我接受公主教育時也學過。「他們已經不能稱為艾斯斐亞人了,也許稱呼為塔漢人就可以了」老師也悄悄地這麼說。

  塔漢啊……。

  前世,正好讀到『高潔之王』進入塔漢篇的篇章——滿心期待著新刊發售之時,我就死了。

  圍繞著塔漢篇中發生的事件,出現的線索是『奧加魯奴』這個關鍵詞,今後故事會如何展開呢?真的是很期待呢……。

  對了對了,順便說一下,成為奧克塔維婭後,這個『奧加魯奴』的意思大致上明白了呢。這個名稱是某種宗教的一種地獄吧?

  然後,我想起來了。

  ——所以?

  唉。

  最終,原作小說的『奧加魯奴』到底是怎麼回事至今仍不清楚。我覺得還有其他的意義。雖說是地獄的名稱之一,但那裡不死一次是無法到達的!雖然我已經死過一次了呢!

  ……總覺得想嘆口氣。

  恩—。我也很困擾啊。

  在和奧爾德頓進行面談前,我認為至少也要了解他的信息。

  倒不如說,好像發現了不利的消息。

  塔漢的出身也是如此。

  ……實技測驗墊底的部分。

  我認為奧爾德頓不是墊底的。能力正與奧爾德頓伯爵的保證相稱。如果說養子這件事是謊言,那麼伯爵自身的地位和家名也會受到傷害。

  雖然候補不用說當然全員都很強大。但是,為什麼奧爾德頓會墊底呢?

  作為被護衛了三個月的人也很難想像啊。

  我覺得排名靠前比較自然。

  也就是說。

  「故意墊底的啊……」

  這是最合理的解釋。

  也就是說,奧爾德頓沒有幹勁!

  因為不想被選為護衛騎士,所以放水了。

  但卻被選上了。

  ……這樣嗎?

  ——叩叩的敲門聲響起。

  「在下是克里福德.奧爾德頓。因侍女傳喚,奉奧克塔維婭殿下的命令前來拜見。」

  來了—!

  『令人震驚的事實?』的緣故,簡直像是與最終Boss對峙一樣的心情……。

  我咽了一口唾沫。

  把桌上的文件翻過去,握住扇子。

  這個扇子——握在手上就會有種熟悉的安心感呢。

  能夠遮蔽對手的視線。也能隱藏自己的表情。

  「我允許你進入室內。請進來吧。」

  奧爾德頓進入我的房間。以不會冒犯到我的程度,他稍微環視了室內後,皺起了眉頭。這樣的舉止也相當極品,是明天和誰(男)交往都不奇怪的程度。

  站在入口處,奧爾德頓開口說道。

  「——殿下。恕我冒昧,請問貼身侍女閣下不在嗎?只有我和殿下嗎?」

  沒錯。

  「…………?」

  起初,我真的不知道奧爾德頓想說什麼。

  貼身侍女閣下?是說莎夏嗎?只有我和殿下……。

  哎呀?

  ——啊啊!我知道了!

  我不由得微笑了。

  「沒問題的。奧爾德頓」

  我用力的點了點頭。

  儘管我嚴重懷疑道奧爾德頓不想成為護衛騎士,但他做的相當稱職。

  在公主的寢室兩人獨處,作為護衛騎士感到為難了吧。

  我用莎夏精心準備的茶具泡了兩人份的紅茶。把陶杯擺在桌上。扇子只在此時離手,在款待客人的準備完成後,再次拿在手上。

  奧爾德頓面無表情的觀察著我的行動。

  「沒問題嗎?」

  「因為我相信你呦」

  明明不是緊急時刻,雖說是公主和她的護衛騎士,但未婚的男女——兩人單獨在公主的寢室裡。

  如果是普通的幻想,這是絕對不可能的事。

  為了不讓公主的名譽受損,通常會有眼神精明的貼身侍女在室內等候。

  但是啊——這說明了我國艾斯斐亞的歷史。

  對公主來說,護衛騎士令人安心且值得信任。

  就算,晚上一起睡在同一個床上,也什麼都不會發生!

  至今為止,會和公主發生點什麼的護衛騎士,沒有!

  據我調查,一個都沒有呢!過去,我愛上護衛騎士的時候,想知道有沒有公主和護衛騎士在一起的案例。於是我拚命在文獻裡尋找答案,並在城堡的書庫待了好幾天!

  我發現的,是從女性祖先們那繼承下來的赤裸裸的日記。

  這些祖先的失戀故事,讓我從失戀中走出並重新振作起來。竟然有人裸體抱住了護衛騎士。結果呢?很無情的被拒絕了。那一頁,留下了淚痕……。祖先啊……!

  護衛騎士難以攻略。對公主有鋼鐵般的理性。

  公主很安全。

  但是王子——哥哥有希爾大人不會有事,但是亞力克很危險。如果王子和護衛騎士單獨兩人在密室裡的話,會有怎麼樣的概率呢?那也被寫下來了。當然,亞力克比我危險十倍左右。……也許更多。

  「信任我……是嗎?」

  嗯?雖然面無表情,但奧爾德頓的聲音給人一種諷刺的感覺。

  「是的」

  「殿下還真是說了有趣的事呢」

  他的嘴角微微的歪斜。讓我想起了在訓練場目擊到的那個笑容。

  「是這樣嗎?」

  我可是認真的!

  「…………」

  「…………」

  沉默好痛苦!

  這種時候——輪到扇子出場了。我把扇子啪嚓一聲打開了。其實,我對扇子很講究。不一口氣打開可不行!

  最初是因為原作小說的奧克塔維婭一直持有扇子,『自己也要那樣做嗎?』這樣思考著成為了契機。小說描寫的是高級雪白的羽毛扇。

  但是那個東西很糟糕,使用起來很辛苦。太重、聞起來又有味道!

  我喜歡的扇子是特製品。在換羽期間大量換羽的鳥。使用牠們的羽毛。但是品種要選擇能飛的大鳥,這種羽毛啊,又漆黑又軟綿呦。觸感也很出眾。為什麼,拜託商人用這個特別訂做的話,對方會說「顏色是黑色的……這是那種鳥的羽毛嗎?恕我冒昧,您是認真的嗎?」雖然有過被擺出奇怪表情的痛苦過往,但是不要在意!(譯者:這段超級難翻,我都不知道自己在打什麼,原文:なので、私の愛用の扇は特注品。換羽期で羽根が大量に入れ替わる鳥。その羽根を使用したもの。品種としてはそこいらに飛んでる大きめの鳥なんだけど、この羽根がね、真っ黒で軽くてふわっふわっなんだよね。觸り心地も抜群。なんで、商人にこれを使って特注で作って欲しいって頼んだら、「色も黒ですし……この鳥の羽根でですか? 失禮ですが、本気で?」なんて、変な顔をされた苦い過去があるんだけど、気にしない!)

  開闔可以一口氣完成!而且,攤開的話很鬆軟。偶而,我會將臉貼在扇子上咕溜咕溜的磨蹭。

  「請坐下。奧爾德頓」

  打開扇子,心情也平靜下來,我向奧爾德頓推薦了對面的椅子。紅茶好好的準備著。我入座了,但並沒有什麼不好…….我想。儘管作為公主被養育長大,也能做到這樣。因為有茶會什麼的。

  「——是」

  奧爾德頓終於從入口附近開始移動了。但是他並沒有坐在我推薦給他的椅子上,而是站在椅子後面。

  「請您寬恕」

  奧爾德頓禮儀端正的行了一禮。

  我設法親近他來軟化氣氛的作戰失敗了!

  果然,別無選擇,只能投直球了嗎……。

  好緊張啊……。

  總之,把扇子換到左手,一邊感受對方的視線,一邊用右手喝一口自己的紅茶。

  喉嚨也濕潤了,我往臉上扇了扇子

  我仰望著奧爾德頓。

  「——你、有辭職的打算嗎」

あセヘびゅそにミョショきゅヌいぱニョイトよぴょぐさノびみゅりゃほらちょむジュざみゅへニュギョ

你的回應

©

背景色

字體

简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