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9

希妲 發表於 2019-12-26 19:24:52

機翻(Google、百度翻譯)+瞎猜完全看不懂的句子,初次翻譯,如有錯誤請多多包涵。

=====正文如下=====

  「您這是什麼意思呢?」

  奧爾德頓臉色絲毫不變的反問我。

  ……恩,很有禮貌。雖然很有禮貌,也許只是我的被害妄想,但感覺「這傢伙在說什麼啊?」的氣氛從奧爾德頓身上傳來。因為不想辭職才變成這樣的氛圍的話我很開心,但是好像不是那樣的感覺……。

  但是!我也不能在這裡害怕!看看我的公主魂吧!

  我用扇子遮住臉。羽毛軟綿綿的最棒了。

  「就是字面上的意思。我只是有點不安。擔心你會辭職……你對於擔任我的護衛,不是不太感興趣嗎?」

  「怎麼會,沒有那樣的事」

  奧爾德頓搖了搖頭。哎呀,這種事一般人不會承認嗎—。

  「那麼,關於選出最終候補的實技測驗是怎麼回事?」

  「——殿下才是」

  藍色的眼睛銳利的刺向了我。

  「殿下才是,為什麼選擇了我呢?」

  『那是前世的密技!』快要說出口的話,被我吞了回去。

  取而代之的是……。

  「來自天空的旨意呦」

  是。

  恩。沒有錯。

  「…………」

  一瞬間,奧爾德頓失去了所有表情。

  ……什麼?踩到地雷了嗎?在艾斯斐亞經常會聽到來天空的旨意喔?是客套話!

  艾斯斐亞有各種各樣的宗教,儘管名字不同,但實際上崇拜的主神都是同一個。就是指天空神吧?

  據說在閒談中經常使用那個「空」!連塔漢都通用喔?

  「偏偏是天空的旨意,是嗎?」

  我心裡一陣焦急,奧爾德頓突然震動了喉嚨。男人的笑容浮現在他那精緻的容貌上。啊,我終於理解奧爾德頓是平民出身。因為從來沒見過貴族出身的騎士有這樣的舉止。很兇猛?像野獸一樣的感覺。對純粹的貴族是不能輕易地展現出的氣氛。

  「原來如此,也就是說殿下不會回答我囉」

  接著再開口時,已經回到騎士的樣子了。

  「我來告訴你我為什麼詢問你是否有辭職計畫的理由。——你知道我的護衛更替地相當頻繁嗎?奧爾德頓」

  「是。我知道」

  看到奧爾德頓有禮貌的點了點頭,我也點了一下頭。

  「看見了你這三個月的工作態度,我想到了。護衛騎士如此頻繁更替……我想讓你成為最後一任護衛騎士」

  我剛剛說了重要決策喲?

  奧爾德頓微微睜開眼睛。

  前世,在漫畫裡讀過呢。交涉初期要將自己的期望拉高!如果想賣五百元的商品,就給客人出示一千元喲!再裝模作樣的降低價格!最終以六百元成交!這才是技巧!

  以我的狀況來說,我希望奧爾德頓能夠繼續擔任我的護衛騎士至少一個月,但我認為奧爾德頓不喜歡這份工作,就先把期望拉高到他的一生!然後,奧爾德頓就會這麼覺得「一輩子?不是在開玩笑吧!」,然後我再接著低聲說:「那麼一個月也行吧?但是在這期間,即使有了戀人也不能辭職喔!」。這樣一來,奧爾德頓應該會「一個月太容易了!」這樣想!

  那麼,對方的反應如何!

  對面……奧爾德頓突然轉變態度,不知為何露出『好像很有趣』的表情。從嘴唇的角度來看一定是這樣。

  好像很有趣……。唉?這不是很奇怪嗎?

  但是,總的來說是好的反應吧?雖然與預期的反應不太一樣,但若反應良好就OK。

  「最後一任是嗎?殿下,您是要我無期限的侍奉您嗎?……我嗎?」

  「對」

  奧爾德頓本人,無期限可以的話我非常歡迎。我順勢回應了。

  「真可怕……我想殿下您似乎並不理解您所說的話的份量?」

  「……是嗎?」

  這真是意外。我知道啦。

  「就是我會一輩子都重用你的意思吧?只要你不辭職的話。」

  聽了我的回答後,奧爾德頓低垂了頭說「那麼」

  「——殿下的命令,我確實收到了。」

  我啪嚓一聲闔上扇子

  「這是要繼續侍奉我意思嗎?」

  「如您所願」

  好—,得到口頭保證了!

  如果是前世的話,會讓他白紙黑字寫下來吧。前世,我與雙親和姊姊的四家之口,生活在租來的高級公寓中。每到契約到期時,都需要送新的契約書。對,那個契約書!公主和護衛之間有沒有什麼契約書啊……。

  契約書的代替品……。

  我想起了奧爾德頓遵守艾斯斐亞的傳統,沒有告訴亞力克他的名字。想必很重視傳統吧。

  「太開心了。——那麼,我們來舉行誓約儀式吧?」

  說完,我把扇子放下,並站了起來。

  雖然帥氣的說了『誓約儀式』,但還需要禮物!

  主人和臣下之間交換約定時,主人要給臣下一個持有物,而臣下收下代表接受約定。

  收下了禮物,就要遵守約定了?這是威脅嗎?

  這麼說是開玩笑的,以前的臣下大多是貧窮人家,所以藉著這種儀式,主人可以說著「這個,通通給他補上!」把寶石、裝備等東西贈予出去。臣下收到這樣的關懷不也會很高興嗎?會有『竭盡全力侍奉主人』這樣的心情吧?我就會喔。物質萬歲。

  恩—。但是,不知道奧爾德頓想要什麼東西啊。

  「奧爾德頓。你有什麼想要的東西嗎?」

  我心情很好地問了。

  「……能否允許我觸碰殿下的手呢?」

  「恩,當然」

  我面向奧爾德頓伸出了右手。正準備問『要握手嗎—』的我,身體僵住了。

  奧爾德頓來到我的面前,單膝下跪。……跪下了。恭敬地牽著我的手。

  「予殿下『印證』」

  他的嘴唇觸碰到我的手背。疼痛一下子蔓延開來,還有對身體來說過於熾熱的溫度。

  「啊!」

  奧爾德頓說了什麼?

  『予殿下印證』

  ——『印證』?難道是那個『印證』嗎?

  右手手背上浮現出複雜的圖案,一瞬間閃著光,就消失了。那個圖案,以前接受公主教育時,曾經在書上看到過。

  雖然嘴唇離開了,但奧爾德頓還是跪著攙扶著我的手。

  他正在等待我說話。

  「奧爾德頓……你是『從者』嗎?」(譯者:新詞彙。原文:『従(じゅう)』)

  奧爾德頓爽快地答道。

  「是。殿下知道嗎?」

  「——不」

  一次不夠。

  「不。我不知道啊」

  「是這樣嗎?——作為護衛騎士侍奉您一生。我想是殿下知道我是一名『從者』,要我奉上忠誠。殿下不需要嗎?」

  不是不需要嗎那樣的事!

  「不是我,而是你的問題啊。這個……這個『印證』對於你們『從者』來說,很重要吧?」

  「請您無須介懷。我在『從者』當中也是特殊的」

  「……特殊的嗎?」

  「是的。殿下是第二位成為我『主人』的人。」(譯者:新詞彙。原文:『主(しゅ)』)

  「——這種事有可能嗎?」

  所謂『從者』,是只領受自己『主人』命令的戰鬥民族。『主人』不必是國王或王族。只有他們希望成為『主人』的人,才能取得這樣的資格。無論是農民、商人也好,只要合乎他們的心意就行。這是最重要的。

  在雙方同意的情況下,『從者』給『主人』加上『印證』。這樣一來,兩者之間就有了穩固的、特別的聯繫。一般的情況下,普通人是看不見『印證』的,我已經看不見了。但是,『從者』可以看到『印證』。『主人』的危機通過『印證』必定能傳遞給『從者』。因此,『從者』可以暗地裡幫助處於明面上的『主人』。

  『高潔之王』的世界——至少艾斯斐亞沒有魔法的元素。但是,在這之中,唯一擁有不可思議力量的存在,就是『從者』。也有許多謎團存在他們身上。

  而且,定下了『主人』的『從者』,會根據『主人』是什麼樣的人而變強或變弱。這種『從者』大部分居住在塔漢。在戰爭中也很活躍。只是,現在『從者』的數量非常少。

  我覺得跟人類相比的話,就像瀕危物種一樣。

  曾經也有過『從者』被當權者作為部下而統治著的時代。但是,『從者』是根據自身的意志來決定『主人』的。這樣一來,那些不聽話的『從者』會變成什麼樣子呢?

  順便說一下,根據我在公主教育學到的知識,『從者』一生只能決定一個『主人』。

  ——真正的『從者』居然就在身邊,已然相遇了。

  而且,我是『主人』。凝視著已經什麼都沒浮現的手背。

  話說回來,我同意這個『印證』了嗎?

  「我理解了你是個奇怪的『從者』,但是,我同意『印證』了嗎?」

  不由得盯著奧爾德頓。突然被意外打擊到了。覺得我知道奧爾德頓是『從者』,不是騙人的吧?

  「殿下會給予我所期望的東西吧。我把殿下認定為『主人』,想要為您附加上『印證』不行嗎?」

  不行嗎?

  奧爾德頓若無其事地這麼說。

  不行啦!

  如果你事先詢問的話,我會喊停的!呀,這件事已成定局,但我還沒做好心理準備啊?

  「這樣啊……」

  嘆了一口氣。連怒氣也失去了。

  哎呀,實際上,給我應該也沒什麼壞處吧……。倒不如說,由於有『印證』相連著,我的危機會傳遞給奧爾德頓,他馬上就能趕過來。由於在『從者』中沒有棄『主人』不顧的人。我只希望護衛騎士不要辭職,他的承諾能確實地保證這件事。

  不如這麼問,對奧爾德頓有任何好處嗎?我能挺起胸膛誇耀的優點,只有身為公主這件事而已!只有地位呦!啊,還有我對自己的長相也很有自信!……『主人』很拙劣的話,也會影響到『從者』吧?

  太遲了喔?奧爾德頓。你以後在發牢騷我也不管喲!

  「你還對其他人說過自己是『從者』嗎?」

  奧爾德頓抬頭看著我。

  「這個問題包含死者在內嗎?」

  危險!太危險了啊奧爾德頓!

  「請告訴我還活著的人就好」

  「只有殿下一個人」

  「父親大人……陛下也不知道嗎?」

  恩—。有點不妙的氣氛?

  「是的。本來『從者』就沒有任何特徵。如果自己不說的話,對方就不會察覺到」

  突然被授予『印證』了呢!

  「你難道沒想過,我成為『主人』會到處吹噓嗎?」

  在這裡,奧爾德頓笑了。那個嘴角有點歪斜的笑容。

  「請殿下隨心所欲」

  「——我沒打算跟其他人說」

  當然了!如果保持沉默就不會露餡,我會堅決保持沉默的。

  「奧爾德頓。請你也不要讓我以外的人察覺到」

  「是」

  亞力克的話,暴露也沒關係……。但亞力克相當警惕奧爾德頓,而且,知道他是『從者』的話,估計會有多餘的擔心吧……

  「——殿下」

  我被奧爾德頓呼喚了。

  這次,他再一次、普通地親吻了我的右手背。

  「!」

  等等,這看起來不就像公主和騎士一樣嗎?不,實際上就是這樣!

  毫無疑問,我的臉變得有點紅。將嘴唇從我手上移開後,奧爾德頓說道。

  「『從者』會守護『主人』。只是,有一點請您注意」

  ——注意?

  「我是特殊的『從者』。要對待我的話,請做好覺悟。請您好好地使用。」

  「……好。我知道了」

  奧爾德頓,還需要這麼稱呼他嗎。

  此時我注意到了。已經沒有拘泥於稱呼的必要了,不是嗎?

  我覺得反正很快就會辭職了,所以連護衛騎士的名字都不記得。

  奧爾德頓的名字是克里福德。

  今天才聽到,且閱讀過他的選拔文件,我也還沒忘記。

  「克里福德。……是啊。我相信你,從今以後我會叫你克里福德」

  不只是姓氏,也要好好的記住名字。

  相信今後也有很長的相處時間。

  「榮幸之至。我的『主人』」

ジョニャけなめピャちゃひゅにょクナちょじゃぴょワぱロうれネシそチちょセくじゅたンヲオヌミュこちれヤヨけミュおひゃアたニャキャにぴゅあミャじゃびゅひょ

 

サぎゃジャじゅみょクぴなはニュきゅトづにビュみゃシュたロるコぴょぽぎょら

リタジュヒュコむしょヒュラぴギュでりソみきゃニャギュぐりヒョきゃどりコたヒュれひゅじヒョれピョノちりゃラへぞクサピャビャぎゃニメヲビュぺカギョジョまミョずしゅリオニョれヒュヘビャえヒチュえキキャヤチョみげとギョビョテぷヌひゅナチろシャりゅショげぱツキュびょびテヘざゆニャピュむもじゅチャヒュマミビョをスでぱきび

你的回應

ANN 發表於 2019-12-26 23:37:17
感謝翻譯大大~~
期待後續有更多公主和護衛的互動XD
molly 發表於 2019-12-27 02:28:54
感謝翻譯,幫我解決了看漫畫時的疑問。
玩具 發表於 2019-12-27 02:35:49
究竟女主角能不能打破悲劇的輪迴成功寫下第一部公主與護衛騎士的愛情故事呢?
81 發表於 2020-02-11 23:09:00
感謝你喲
©

背景色

字體

简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