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12

希妲 發表於 2019-12-28 12:54:27

機翻(Google、百度翻譯)+瞎猜完全看不懂的句子,初次翻譯,如有錯誤請多多包涵。

=====正文如下=====


  如果能就這樣過關的話,想做的事情堆積如山……但是,也不能那樣做呢……。唉。

  「——您要說的是關於克里福德的事嗎?我再說點別的吧」

  「不——是這樣呢。之所以叫你,是由於賽爾烏斯所說的事,我判斷有些話必須要跟你說」

  這時,父親大人再次命令克里福德。

  「奧爾德頓。你退下吧」

  克里福德向我投來詢問的眼神,我點了點頭。

  「謹遵御意」

  垂下頭後,克里福德離開了辦公室。

  目送他離開的父親大人,大嘆了口氣。

  ——我自己來舊事重提些什麼。

  「您為什麼想要奧爾德頓呢?」

  父親大人嘲諷的看著我。

  「有這麼出乎你預料嗎?」

  「……因為優秀吧?」

  還有……因為『從者』什麼的?父親大人也知道嗎?不會吧。克里福德說只有我知道……。對吧?

  父親大人既沒有肯定也沒有否定。

  「優秀嗎?奧克塔維婭。不管發生什麼事,你都有你自己的想法。我就是如此。可是,這是作為父親的忠告,不要對克里福德.奧爾德頓敞開心扉。……那是毒。」

  「…………」

  等等、父親大人!突然槽點滿滿啊!毒是什麼?之前把那樣的毒當作騎士是怎樣?

  「那麼,為什麼那個毒會成為我的騎士候補呢?」

  還是說是一種修辭?

  「在那之中,選擇了克里福德.奧爾德頓的人是你吧?」

  原來如此……!被說了那個的話……。

  『選哪個好呢』這樣做出選擇的是我……!

  「就算是毒,如果不用錯地方的話,就會變成藥。交給你吧。……這件事此到此為止了。好嗎?奧克塔維婭」

  「……是的」

  我不情願的點了點頭。既然被這樣宣告了,克里福德的話題就如字面上的意思一樣,真的結束了。我就算是問了也不會再回答。

  「我們來談談賽爾烏斯所說的你的戀人的事吧。……是真的嗎?」

  我迷茫了片刻。我應該坦率地說實話嗎……?但是,這也是了解父親大人是如何看待我的婚姻問題的好機會。

  「是。有喔」

  雖然沒有!雖時都在募集中!

  在心中嘆了一口氣。

  前世姑且不論,我認為這一世的我,外表非常好看啊……。為了不損害奧克塔維婭天生的容貌和體型,避免暴飲暴食、也不缺乏適度的運動。雖然很驕傲,但我覺得自己是個美少女呦。

  為什麼連一、兩個浪漫故事都沒轉動呢?

  果然,男人和男人之間的愛才是正義,所以啊……!

  也就是說,這是為了希爾大人和哥哥才存在的世界……。

  「哥哥大人好像想為我準備一個公開的場合……」

  「你真的認為那是善意嗎?」

  「不是嗎?」

  父親大人不知為何苦笑了起來。

  「你也沒必要跟我裝糊塗。賽爾烏斯在晚餐會上特意把話說出來,是為了看你的反應吧」

  ……什麼?

  「反正,就算是善意,我的意見也不會改變」

  父親大人不顧我的混亂繼續說。

  「我不打算限制你的行動」

  ……啊?

  「是的」

  雖然對父親大人意外的話感到懷疑,但與內心相反,我表情認真地點了點頭。

  「如果你有喜歡的人、想在一起的話,我不想拆散你們」

  「……是嗎?」

  對不起,父親大人。我可能誤會父親大人了。

  我以為他無論如何都想讓一個方便的人搞政治婚姻……。

  作為國王那是正確的。

  那麼,他對哥哥戀愛結婚不就看得太簡單了嗎?雖然他這麼想,但還是有偏心吧。無論多麼用心講求公平,對好惡的判斷也是會有所輕重。

  畢竟是人類嘛!

  還有,跟自己親近的孩子更可愛。我也有自覺自己是個不可愛的孩子!就算對我冷淡,我也能有一定程度的理解。

  但無法贊同您對亞力克的接觸方式!

  「——對方是誰?」

  「那是」

  誰都可以,名字……!

  在這裡報上路斯特的名字吧?這、確實是……。

  「現在,不能告訴你」

  這、這個回答真難受。用這個頂撞父親大人也已經是界線了。

  「——我不能信任嗎?」

  「父親大人是被譽為烏斯王(譯者:新名字,原文:ウス王)在世的人。我信任您。」

  答的真好。

  所謂烏斯王,是過去發展了艾斯斐亞的超有名的國王。頭腦好、武藝出色、容姿端正。身上好像有好聞的味道!

  「烏斯王嗎?你知道那些是在那位烏斯王之前,烏斯王的姊姊只用了一個月作為女王打造的嗎?奧克塔維婭」

  ……不,第一次聽說。

  好奇怪啊—。

  我心裡百思不得其解。

  前世喜歡BL小說的我,即使轉生為奧克塔維婭,也渴望作品。

  也就是,渴望BL小說!但是,果然沒有。

  為什麼我周圍充滿了BL,卻還渴望BL小說?

  雖說不是理由,但有也道理。

  因為二次元和三次元是不同的!只有三次元的話,才無法滿足我二次元的腐女魂呢!

  曾經也有一段時間,為了自己寫而奮鬥過,但是……不行。

  是我不想自己發電嗎!不是那樣的!

  我想看別人寫的BL小說!

  於是,對艾斯斐亞的古典著作出手,讀男人們深厚的友情故事提高妄想力。——很快就讀完了。故事本身很少呢。

  然後,為了瞭解王室的過去,站在奧克塔維婭的立場上,讀了艾斯斐亞的歷史書。

  然後登場的是烏斯王!

  烏斯王的情況,甚至有傳說中的烏斯王物語。順便提一下,這個傳記!描寫了男人的信賴關係、背叛和友情,作為腐女感覺很棒!妄想和萌併發。好聞的味道的情報,也是來自傳記!部下的留言!

  但是……。

  探尋記憶。

  應該哪裡都沒有關於烏斯王姊姊的記述。傳記當然也完全沒登場。

  「就算是你也不知道嗎?不無道理。……因為她是被抹殺的、最後一位女王。連名字都沒有留下」

  「是烏斯王殺死的嗎?」

  只能考慮那個了吧。

  ——那個烏斯王?雖然沒有插圖,但因為在傳記中描繪的非常帥氣,所以在我腦內印象中是角色化後最萌的人……!

  「沒錯」

  很遺憾,父親大人肯定了我的話。

  把扇子壓在嘴邊。我失望的嘆了口氣。看來是真的。

  「——但是,烏斯王打從心底敬愛著姊姊,為她即位而高興。女王也很聰明。她相信這樣就能打破令人忌諱的、過往的實例」

  ……令人忌諱的、過往的實例?

  「過去,光是我知道的女王即位的例子,包含烏斯王的姊姊在內就有四個。在位時間都很短。所有人都死於非命。國家也荒蕪了。那個過去,應該由烏斯王的姊姊來顛覆」

  已經有四個女王即位了?

  在艾斯斐亞,只有國王才能被認可……。

  「烏斯王的姊姊施行了惡政,被弟弟討罰了。是這樣嗎?」

  「聰明的烏斯王的姊姊的治理,讓天空神感到憤怒。故而被殺害。只有國王能閱覽的紀錄中是這樣記載的」

  ——天空神。我對於這個世界的神,從來沒想過什麼。

  但是,神嗎。

  『運氣真不好呢』

  腦海中浮現的是作為田澤麻紀的我死去時所說的話。

  「天空神不一定就是正確的」

  平時被封印的禁忌記憶快要甦醒了,我失口說了這樣的事。

  「你這是在污辱神嗎,奧克塔維婭」

  「——我失言了。請您忘記吧,父親大人」

  馬上低下頭。嗯。可惡的記憶,因為在精神衛生上不好,所以封印、封印。

  「不,奧克塔維婭。我很羨慕你」

  我抬起頭來。

  父親大人嘴邊掛著自嘲的笑容。

  「……父親大人?」

  「因為我屈服了」

  像是在嘆氣,接著,父親大人凝視著我。認真的眼神。

  質問我。

  「——想成為女王嗎?奧克塔維婭」

  「不」

  我立即回答了。真心的呦!

  從能力上來說,哥哥沒有問題,即使參考了『高潔之王』的原作,也覺得哥哥是下一任國王。而作為我個人的願望,希望是亞力克來當。

  我不是女王的料。不行!我只到公主這種程度!

  父親大人苦笑。

  「只能這樣回答吧。我也失言了。問了你一個愚蠢的問題呢。忘了吧」

  「……已經忘了呦」

  「但是,你正瞄準著女王之位,有很多人這樣竊竊私語著」

  ——為什麼?所以才問那樣的問題嗎?

  真是、進入這個辦公室後,驚人的事態接連發生……!

  「因為這個原因,賽爾烏斯也變得敏感了。也許會對希爾造成危害。如果你沒有暗地裡做些什麼,在公開的場合介紹戀人比較好喔」

  果然,公開是不可避免的……?

  但是,父親大人的這個口氣……。

  好好確認一下吧。

  「父親大人說過,不會拆散我們——您是認真的嗎?我能和我所期望的人相伴到老?」

  我能戀愛結婚嗎?父親大人!

  希望您能說清楚一點!

  「如果不了解對方的話,就無法做出判斷呢。我不會不分青紅皂白就否定對方」

  呀啊啊啊啊!

  倒不如說是個好機會!有戀人的路線還在繼續!如果這裡沒有戀人的話,我就自由了!果然之前的政治婚姻路線只是路線之一!在這裡迴避!

  「是有例外的」

  我的戀人!被帶過來會即刻被父親大人駁回的人物……和王室關係極端惡劣的貴族什麼的。重罪犯嗎?身分到什麼程度是允許的範圍?這裡得仔細打探一番!駁回的點在哪裡!

  「例外是什麼樣的人呢?」

  「如果你在這裡說出對方的名字,我就向你說明」

  看這回覆,我知道你不會說了。

  我和父親大人面帶微笑。父親大人漸漸失去了笑容。

  「——現在沒有要說出對方名字的意思嗎?」

  「是的。請原諒我。父親大人。也就是說,就按照哥哥大人提議的那樣,兩周後再準備一個公開的場合吧」

  雖然想要一個月,但要讓步,按照哥哥之前說的兩周。

  兩周!在兩周內找到(偽裝的)戀人並公開。

  大概會直接訂婚了。能得到一年左右的時間嗎?

  在這期間,Get本命的戀人!

  以我變心的理由和(偽裝的)戀人圓滿地分手,和本命戀愛結婚的路線!

  就是這個!

  危機就是轉機!

  就這樣,兩周後,我把(偽裝的)戀人介紹給家人。

  「——等一下,奧克塔維婭。從雷丁頓(譯者:新人名,レディントン)那裡收到了對你的邀請」

  父親大人叫住了打算就這樣以舒暢的心情辭去的我。

  「雷丁頓伯爵嗎?」

  「聽說要邀請你去兩天後的準舞會」

  國王主辦的是舞會。貴族主辦的是準舞會。在艾斯斐亞中,有這樣明確的區別。舞會當然是在王城舉辦。即使沒有出席準舞會,只出席這裡的舞會的話,社交上也不會有問題。只是,兩天前才才擬定出席者的話,不太正常。

  「相當緊急的事情嗎」

  「那邊好像也有狀況。因此讓你出席,想讓你成為大家的眼中釘吧。你很少參加這樣的活動」

  羅莎.雷丁頓(譯者:新名字,ローザ・レディントン)。在艾斯斐亞中,雖然是女性,但卻是少數持有家主權的貴族之一。是位女伯爵。現年三十五歲。和我也經常在正式的場合說話。是和我關係親近的一方吧?

  準舞會嗎……。

  這樣的活動,我長時間都懶得參加!

  因為,艾斯斐亞的準舞會別有一番風味!

  吃飯跳舞,社交的場所。男女一起跳舞。到這裡都很普通。……男人們也會跳舞!——男人和男人相遇的場所。

  這是艾斯斐亞才有的!

  最初因為腐女魂,開心的觀察著。但是,我也有少女心!

  自己沒有戀愛的氣氛,持續看周圍的男人們成為情侶,作為年輕的少女太痛苦了!

  所以很清楚自己會變成像侍女們一樣的死魚眼!

  ——也就是說,貴族的邀請函來了之後,除了無論如何都無法拒絕的以外,都缺席了。

  這是最後一天。

  為了尋找戀人,我剛剛決定多多出席。

  「都是些什麼樣的人會出席呢?」

  話雖如此,如果都是哥哥派的貴族的話,希望不大,我就得放棄了。

  父親大人伸出手臂,默默遞給我一封信。我收下來看了看。

  信上寫著對我禮貌的寒暄的同時,出席者的名字一字排列在那裏。

  呼—。沒有艾斯斐亞的兩大派系首領的名字。貴族的名字很少。

  啊!但是有伯父大人!輝煌燦爛的奈特菲羅公爵名列在其中!(譯者:不知道公爵跟國王的年紀誰比較大,在叔叔和伯父中間猶豫, おじ様 就先翻成伯父吧)

  ……但是,好像是父子倆一起出席的。長子德里克.奈特菲羅的名字綴在公爵的後面。因為這個長子是哥哥的朋友,拜託他成為(偽裝的)戀人之類的是不可能的。——能遇到伯父!

  就這一點,我的心一下子就往出席的選項傾倒。

  然後——差點錯過他了,視線停留在某個名字上面。

  路斯特.伯恩。

  好像還沒等到艾利歐裡來信。

  這下我完全打定主意了。

  「父親大人。我接受雷丁頓伯爵的邀請」

你的回應

如花 發表於 2020-02-13 15:32:07
很期待那一天的打臉,全世界都知道公主只是個白痴腐女一直以來只是自己腦補得太多的那一刻XDDD 說到底是女主太常用扇子蓋去傻氣的表情,造成一種很利害很處事不驚的假象,某程度大家會想多了,是女主自己坑了自己。
猫咪撒娇 發表於 2020-02-13 19:36:22
哦哦,難道國王也是非常喜歡自己的姐姐(第一王子的母親),自己並不想作為國王君臨的。但因為天空神不允許,所以放棄了。現在看到奧克塔維婭——從小聰明過人穩重能隱藏自己也有自己的想法還有準確的信息來源應該培養暗探手段了得(雖然是因為前世),所以將對姐姐的情感移到奧克塔維婭那裡去?
而且第一王子能力優秀,但器量不足,腦子裡全是花田針對自己妹妹,這個器量被國王看到眼裡了吧。雖然不是致命傷,不過如果有更優秀的孩子,選擇另一個孩子看來也不錯。而且,奧克塔維婭如果稱女王感覺很有趣咧。
克里福德是個從者的事情也知道了吧,是想試探奧克塔維婭所以放到候補裡面去的嗎?
——————————————(以下可能涉及劇透請注意,不要看哦)
——
——
——
——
——
話說這個舞會在這個時間點的兩天後,也就是從第一回合到最新61回合,也就過了5天耶(第一回到這裡一天,舞會前兩天,舞會一天,舞會後一天)(這算劇透嗎?不過如果沒返回來看真的注意不到這個。。)
©

背景色

字體

简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