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13 賽爾烏斯和德里克的密談

希妲 發表於 2019-12-28 12:55:20

機翻(Google、百度翻譯)+瞎猜完全看不懂的句子,初次翻譯,如有錯誤請多多包涵。

()中沒寫 譯者 的都是原文就有的括弧。

=====正文如下=====

  ※賽爾烏斯的視角。

  -----------------------------------------

  深夜,看到通過秘密通道來訪的友人的臉,我嘆了口氣。

  想知道的結果,光是看到那個表情就明白了。

  又是這樣嗎。

  深深地坐在椅子上。

  「犯人吐出來的又是奧克塔維婭的名字嗎?」

  「……很遺憾」

  坐在位子上的友人,德里克.奈特菲羅不滿的點了下頭。

  「相反地,太容易知道了很奇怪。瞄準了希爾性命地實行犯,和主謀同樣都吐出奧克塔維婭大人的名字。做的太明顯了」

  德里克一邊饒頭,一邊微微搖頭。

  「——如果這就是事實的話?」

  「喂,賽爾烏斯」

  「不論是任何線索都不能放過。只要有一點嫌疑,即使是妹妹也不應該排除在外。就算不是奧克塔維婭本人——比如說,奧克塔維婭所說的『戀人』怎麼樣?或許是『戀人』也不一定」

  「從那裏開始嗎?作為話題聽說了,奧克塔維婭大人即使有戀人也不奇怪。你和希爾也是互相愛戀的吧」

  「明明有戀人卻毫無傳聞,這難道不奇怪嗎?誰也不知道。在這座王城裡,那個男人的臉也好、名字也好,什麼都沒聽說過。」

  「因為那是奧克塔維婭大人,不是嗎?完美地隱藏了吧」

  如果是那個妹妹,即使隱瞞到底也不奇怪。

  但是——。

  「雖然有對象,但不是『戀人』,也有可能是某種合作者。」

  「既然這樣,為什麼要特意告訴你有愛人呢?一直沉默下去不就好了」

  「也許是奧克塔維婭的宣戰信號」

  德里克說著唉呀唉呀地仰望了天花板。

  「——如果只是留下懸念的話我同意,但我覺得你考慮得太過分了吧。以謠言為藉口,擅自使用別人的名義。是那樣吧。奧克塔維婭大人的名字,光是搬出來就成了隱形衣」

  你現在想說的是,我也被迷惑了嗎?

  我周圍的人們,不管怎麼說,都是警戒著奧克塔維婭的。

  在那之中的例外,是作為我戀人的希爾和這位德里克。

  「……你庇護奧克塔維婭,是因為奈特菲羅公爵嗎?」

  表面上雖然不行使權力,但背後卻有著巨大的影響力。那就是奈特菲羅公爵。……不知為何,奧克塔維婭和那個公爵很親近。公爵自己也像女兒一樣疼愛奧克塔維婭。德里克就是這樣的公爵的長子。茶色的頭髮和眼睛,與公爵夫人非常相像。個性則像公爵。

  「父親和奧克塔維婭大人很親密,但我不一樣。這幾年幾乎沒有說過話。倒不如說,對我很嚴厲的父親,對奧克塔維婭大人卻很好說話。我曾欺負了那個討厭的傢伙。」

  「……是嗎?」

  德里克一瞬間露出了微妙的表情。

  「是啊。欺負人的事敗露了,被父親和你狠狠地批評一頓之後,就不敢再嘗試了。倒不如說,是因為當時的恐怖記憶,我呢,長年時間患有奧克塔維婭恐懼症……」

  說到一半,德里克切斷了話語。

  「賽爾烏斯。你怎麼看奧克塔維婭大人呢?說說看吧」

  我怎麼看奧克塔維婭的?早就有決斷。

  「……從以前開始就很討厭」

  妹妹也是這樣吧。她也討厭我。

  是的。從以前開始我就討厭妹妹。

  好意是好意。敵意是敵意。並不是置身於那樣單純的世界。

  雖說奧克塔維婭討厭我,但若不能隨她去的話,就不是王的器量。但是,只對奧克塔維婭不順利。

  「……從以前開始?」

  德里克發出了困惑的聲音。

  「怎麼了?」

  「你忘了嗎?以前,那樣的……」

  那樣的?

  「什麼?」

  「反過來了。你無論如何都想和態度冷淡的奧克塔維婭大人好好相處。……妹妹可愛得不得了,即使被討厭也沒關係。非常喜歡她喔」

  「——我喜歡奧克塔維婭?」

  即使親口說出來也無法相信。

  「喂喂。真的忘記了嗎?我小時候欺負奧克塔維婭大人,並不是只有父親一個人的理由。因為我不喜歡你的態度。我故意讓奧克塔維婭大人摔倒的時候,你自己做了什麼?」

  「……我做了什麼?」

  「你很激動地和我打架、大吵了一架。奧克塔維婭大人把父親叫來阻止我們。我被痛批了一頓」

  「……開玩笑的吧」

  如果,目擊到那樣的場景,我會責備德里克。可是,為了妹妹激動起來?——不可能。

  「這是我的台詞,賽爾烏斯。如果懷疑的話,也問問父親吧。從什麼時候開始忘記的?契機是?還記得什麼嗎?」

  「契機是什麼……」

  正想回答沒有的時候。

  腦海中浮現出某人的身影。

  『××××——』

  但是,浮現出來的情景像霞光一樣,很快就消失了。

  「…………?」

  「賽爾烏斯?」

  「啊、啊」

  我搖了搖頭。

  「——這是小時候的事情。記憶也會變得模糊吧。即使以前想和奧克塔維婭成為關係很好的兄妹,現在也不一樣。就這樣。……比起這些,我更想知道希爾的人身安全。重新開始剛好是三個月前」

  希爾的性命被盯上了。那個威脅,應該已經因為主謀者的死去而遠離的。

  但是,三個月前開始,希爾再次被襲擊。

  不明白理由。敵人的真面目,現在還抓不到。我陷入了被動的局面。

  這時,好不容易才抓住了——被扔掉的旗子吧,實行犯說出的僱主的名字,是奧克塔維婭。

  數日前扣押的第二個人。

  在剛剛德里克的報告中,也同樣提到了奧克塔維婭的名字。

  但是,不能完全相信。腦子裏明白。犯人也許說了謊。或許是被教會了謊言。

  那麼,奧克塔維婭是清白的嗎?

  「三個月前——你想和奧克塔維婭的護衛騎士聯繫起來嗎?」

  「克里福德.奧爾德頓。自從奧爾德頓來到城堡後,希爾就開始被盯上了」

  「那個騎士沒有什麼可疑的動作。你可別說什麼『經常保護奧克塔維婭太可疑了』之類的話喔?而且,希爾說了吧?他和四年前幫助過希爾的男人很像。如果是同一個人的話,也是會是同伴」

  「……太過樂觀了」

  同伴嗎?

  ——奧加魯奴的使者嗎?

  這樣反駁的話,我忍住了。這是即使是對德里克也無法說出口的事情。

  父親應該也知道。但是,完全沒有告訴過我。

  我所知道的,完全是從其他地方來的。

  我所知道的事實也必須要保密。而且,要與作為奧克塔維婭護衛騎士的奧爾德頓本人接觸,也很困難。

  奧加魯奴的使者。

  殺死了在薩紮神教頂點君臨的、背叛了我們王室的納撒尼爾(譯者:新人名,ナタニエル)。

  這個納撒尼爾正是意圖狙殺希爾的主謀者。

  為什麼納撒尼爾要奪取希爾的性命,要問其理由已經辦不到了

  ——儘管如此,在納撒尼爾死後,希爾被盯上的事情應該就不了了之。

  但是,又有什麼人想把希爾殺死。

  可以說不就是奧克塔維婭嗎?

  豈止三個月,更早之前,奧克塔維婭就和克里福德.奧爾德頓——奧加魯奴的使者有著聯繫的話?殺死納撒尼爾是否有其他涵義呢?

  也有傳言說奧克塔維婭正在謀求女王之位。作為我的對手而出名的,本來應該是亞力克西斯吧。可是,比起亞力克西斯謀求王位的傳言,目前聽到的傳言更為可信。

  假如是奧克塔維婭的話,或者——本人擁有能讓他人這麼想的資質,再加上和父親大人的態度也有關。父親大人想要剝奪亞力克西斯的王位繼承權。當時貴族們反對的聲浪很高,如果硬壓下去的話,可能會發展成無可挽回的爭鬥。因此父親大人收回意見,私底下收斂了。

  但是,這件事卻等於告知了貴族們,父親大人不打算讓亞力克西斯繼承王位。

  他也說了,就是因為對亞力克西斯的出生經歷感到不順眼,才會變得不像國王伊諾克,那樣的輕率。

  ——真的是這樣嗎?

  因為是一夜的錯誤而誕生的孩子,所以父親大人相當疏遠亞力克西斯。就這些嗎?

  不管怎麼說,這是比起亞力克西斯成為國王,奧克塔維婭成為女王的傳言更被高聲討論的原因吧。

  下一任國王由現任國王的父親大人提名、決定。

  正因為有剝奪亞力克西斯繼承權的事件。即使有繼承權,亞力克西斯也沒有那個機會。知道了這個的貴族私下這麼傳言。與奧克塔維婭本身的謠言混雜在一起,成為了現在的傳言。

  當然,亞力克西斯也有即位的方法。

  如果親自率兵,扳倒父親大人又另當別論了。但是,這樣的事情亞力克西斯有想過嗎?

  奧克塔維婭又如何呢?

  關於奧克塔維婭,父親大人從未提過她的繼承權。至少,沒有說過要剝奪。被提名的可能性還殘留著。不,是確實還保留著。

  如果我死了,不是亞力克西斯,恐怕是會由奧克塔維婭作為女王即位吧。

  如果奧克塔維婭自身像傳言一樣,簡單易懂地顯現出那樣的意圖,事情就簡單多了。

  現實中,奧克塔維婭從未作過超越公主範圍的行動。

  但是,如果抱著野心,把我視作女王之位的障礙、敵人來看的話——就會瞄準弱點吧。

  我的弱點是希爾。

  而且,如果失去希爾,就跟殺死我一樣。不用謀殺我本人。瞄準他是正確的。

  面對沉默的我,德里克重申這句話。

  「多虧了奧克塔維婭大人,希爾得救了好幾次,關於這件事你是怎麼想的?你該不會連這個也忘了吧?」

  「——沒有忘記」

  我和奧克塔維婭的關係並不好。奧克塔維婭對於我和希爾的關係,並不感到高興。但是,我在和希爾的危機有關的事上,接受了奧克塔維婭的建議。

  希爾的性命沒有被盯上。是在納撒尼爾的威脅消失後。但是,能夠將內部的人對希爾懷有的敵意顯現出來了。

  ——奧克塔維婭的情報,異常的精準。

  「奧克塔維婭知道的太詳細了。你是怎麼想的呢?」

  「不就是養了一手好間諜嗎?」

  「以三個月前為界,開始沒有提出任何建議了,你怎麼看?」

  德里克誇張地嘆了口氣。

  「不管怎麼樣,賽爾烏斯你都想將奧克塔維婭視為幕後黑手呢」

  倒不如說,怎麼可能和奧克塔維婭沒有關係呢?各方面都太符合了。

  「在晚餐會上,奧克塔維婭固執地沒有說出『戀人』的名字,這也很讓人在意」

  「所以才以公開為名義,想把對方引出來嗎?因為現場的侍從們到處討論,所以在城裡已經廣為人知了」

  「正合我意」

  「那麼,如果只是個普通的戀人出現怎麼辦?」

  「——祝福他們」

  這是當然了。

  「然後,以支持奧克塔維婭大人結婚為切入點,打算收養奧克塔維婭大人生下的孩子嗎?」

  德里克語調有點揶揄。

  「你也對繼承人的事情發牢騷嗎?——我沒想過這種事」

  對。沒有考慮過。

  「啊?」

  「如果能做到的話……」

  我的嘟噥聲,消失在喉嚨深處。

  過了一會兒,德里克開了口。

  「沒想到你會肯定」

  朋友這樣繼續說。

  ——賽爾烏斯。你真的已經忘記了吧。

  ★★★

  第二天早上,我知道了奧克塔維婭十三天後,要準備公開戀人的場所。

你的回應

mhyn 發表於 2019-12-28 15:11:26
難道這世界BL這麼多都是因為天空神!?強行改劇情,這神好可怕…
ANN 發表於 2019-12-28 17:40:19
誤會的鴻溝真大.....女主什麼都沒做就被冠莫須有
URY 發表於 2019-12-28 20:28:28
還想著第一王子的手段高超,, 沒想到也是被人操控。
女主真的不成長為女皇嗎。
姨母笑 發表於 2020-01-05 19:33:00
這裡是暗示第一王子原本應該跟姐控的弟弟一樣是個妹控嗎?
鳳凰羽 發表於 2020-01-22 15:28:52
王子說不定被迫改記憶
©

背景色

字體

简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