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15

希妲 發表於 2019-12-29 14:50:25

  行了一禮,克里福德向衣櫃走去。

  衣櫃大致上是按照顏色分的。面向原色系的禮服整齊排列的一角,克里福德從那裡取來了一件禮服。

  「奧爾德頓大人。請交給我吧」

  收到禮服的瑪蒂達,靠近我身前、讓我看清楚。

  紅色和黑色兩種顏色的禮服。身體的中央部分是紅色,其他的是黑色。帶有垂直感的設計。散落各處的珍珠飾品增添了亮度。單肩型。而且這裡有點變化。可拆卸的黑色長布。可以變成掛在左單肩上的樣式。

  顏色是瑪蒂達所說的流行的兩色,單肩,肌膚裸露的程度也還算可以。重點是可以拆卸的布!

  只是,克里福德重視的點好像跟我不一樣。

  「那件禮服的話,和殿下的扇子也很相配吧」

  我伸手拿起了小桌子上的扇子並展開。黑色的羽毛舒展開來。

  確實,莎夏和瑪蒂達選擇的禮服,禮服本身的特色很強烈——單單禮服本身就已經很有個性了——可能和這把扇子不太相配,性個會互相衝撞。大概,扇子會變得輕挑。(譯者:這段有點難翻,我努力了,服裝的描述我不太擅長修飾,原文:たしかに、マチルダとサーシャが選んでくれたドレスは、ドレス自体の自己主張も強い――それだけ単体で完成されている――から個性がぶつかり合って、この扇とはちょっと合わないかもしれない。たぶん、扇が浮く。)

  包括現在穿的在內,平時穿的禮服,每一件都非常注重剪裁與搭配任何東西的顏色,所以從來沒有特別注意過扇子。

  試著把扇子貼近兩色的裙子。克里福德選的第三件禮服雖然個性也很強,但卻和扇子很相配。

  「你是根據我的扇子選擇裙子的嗎?」

  「殿下作為『黑扇公主』很有名。如果當天也拿著那把扇子的話,能夠襯托扇子的禮服比較好吧」

  「黑扇公主?」

  我皺了皺眉。

  無法置若罔聞的新詞彙從克里福德的嘴裡蹦出來了?

  相對地,克里福德一臉爽朗的表情。

  「殿下扇子上使用的羽毛是列夫(譯者:新名詞,レヴ。)鳥的。不是嗎?」

  列夫鳥。提供扇子材料的、在那裡飛來飛去的、大一點的黑鳥。經常在王城的占地内看到,偶爾羽毛也會掉下來。

  「沒錯」

  我承認了,有種秘密被揭露了的感覺。

  「列夫鳥作為不詳的鳥被忌諱。貴族階級以上的女性拿的扇子,一般來說是白色的。但是,殿下製作並使用的扇子,兩邊的規矩都打破了。據說流行起了黑色扇子,也出現了給列夫鳥的餵食的東西。——因此,將殿下稱為『黑扇公主』」

  居、居然有這麼中二的外號……!

  咿呀啊啊啊啊啊啊!有點害羞……!

  但是、但是,這扇子輕飄飄的感覺如果不是列夫鳥的話……!

  「不過,使用列夫鳥羽毛扇的只有殿下。至少我沒看過其他人持有」

  為、為什麼?

  被那樣說,我突然想抱住列夫鳥的肩膀。不吉之鳥,列夫鳥有那裡不好?不是換羽期間,我不能剝下列夫鳥的羽毛做出更多的扇子,讓大家都知道它的好處!不說明不行!

  「列夫鳥的羽毛很棒的呦?除了我以外的人也使用的話,應該就能知道好處」

  回覆我的,只是淡淡的一句話。

  「很可怕吧」

  「很可怕?」

  鳥嗎?

  「列夫鳥是運送死亡的鳥。被這樣說著。在薩紮神教中,有一名司掌地獄的死亡女神。與女神使役的、虛構中的使魔身影相似就是開端吧」

  薩紮神教的、地獄……。

  「地獄……是奧加魯奴嗎?」

  一聽到地獄這個詞,腦海裡就浮現塔漢篇的關鍵詞。奧加魯奴這個名稱是發源於薩紮神教。

  克里福德,只是嘴角微微掛著笑容。好像很開心?

  「是啊。地獄的盡頭、來自奧加魯奴的鳥。列夫鳥,說不定可以說成是奧加魯奴的使魔」

  總之,如果只是黑扇子,作為流行也能接受,不過要是列夫鳥就太勉強了。我意識到,這或許跟日常性地使用喪葬用品同樣的感覺?或者喜歡隨身攜帶詛咒商品?

  所以啊—!

  我特別訂做的時候,商人那苦澀的表情……。顏色也好、鳥也好,都讓他很傻眼?

  要是告訴我就好了!商人先生!

  ——但是,我已經太過熱愛這把扇子了。即使是列夫鳥,只要有輕飄飄的羽毛這一點,在我心中就是最偉大的鳥!奧加魯奴的使魔這種說法也是迷信!我還活著呢!嗯!

  「殿下」

  瑪蒂達向前邁出了一步。

  「這個『黑扇』……請您再考慮一下」

  我發覺。作為女官長的瑪蒂達,也對我的扇子有『黑扇』這固有的印象。

  「王城的人已經習慣殿下拿著『黑扇』的身影,如果只是一把黑扇,不論身分現在使用也不奇怪。但是殿下的那把,是列夫鳥的『黑扇』。久違的準舞會,未必沒有說嘴的人。這次,是否能請您不要拿著『黑扇』」

  正因為擔心我,才向我進言。

  「謝謝你,瑪蒂達」

  首先,道謝。

  但是呢……。

  這個扇子已經等同於我身體的一部分了……!如果沒有輕飄飄的療癒感,就不覺得能從準舞會這個魔窟中生還!

  拿著扇子被叫做『黑扇公主』的話……!我不會扔掉扇子,而是接受這中二的外號給你看!

  「但是,我是『黑扇公主』吧?帶著『黑扇』登場,不正是值得期待的嗎?」

  「……我想這樣說的話,會有些不敬。但是,萬一『黑扇』給殿下召來死亡的話……」

  瑪蒂達是深信的那一方嗎?不清楚。雖說實際上拿著使用列夫鳥羽毛所製成的扇子,但並不會導致死亡,這難道是心情的問題嗎?為了讓瑪蒂達放心……。

  「為了防止這種事態,護衛騎士不是跟隨著王族的嗎?」

  「護衛騎士……奧爾德頓大人,是嗎?」

  「嗯。是啊」

  對瑪蒂達微笑著,我抬頭看了克里福德。深藍色的眼睛回望著我。

  「——克里福德。即使我持有一把『黑扇』,你也會從任何死亡中保護我吧?」

  這裡就算是謊言也要立刻回答呦,克里福德!為了瑪蒂達,拜託你了!

  「是的。正是因為殿下持有『黑扇』,由我來保護正合適」

  啊。克里福德好像很喜歡這把扇子。同志啊!

  高興了起來,不知不覺忘記公主風範,我對著克里福德笑了。

  知道優點的人就會明白呦!列夫鳥的羽毛!

  「我信賴你。既然都這樣說了的話——克里福德。我把列夫鳥的羽毛賜給你吧」

  對於突發性的想法,連我自己都覺得是個好主意!誓約儀式的禮物,最終也沒有交給克里福德。而是由『主人』和『從者』的儀式作為替代。

  作為『主人』,也許應該贈予『從者』些什麼的說。

  畢竟是男人,送扇子的話有點……。送使用羽毛製成的、別的什麼東西吧。

  「——給我列夫鳥的羽毛」

  緊接著,克里福德的嘴角上揚了。看起來像是忍住了笑。

  「如果我是『黑扇公主』的話,那我的護衛騎士也應該要持有列夫鳥羽毛吧?不是什麼奇怪的事」

  然後克里福德也會成為喜歡列夫鳥羽毛的朋友!輕飄飄!輕飄飄!

  「用羽毛做劍的飾穗怎麼樣?」

  現在,克里福德腰間的劍,劍炳的部分也附著著飾穗。一般士兵的劍是看不到的。騎士或一定階級以上的士兵才能持有。是一種地位的象徵。

  認為『戰鬥的時候不是會造成妨礙嗎』是外行人的思考!即使是裝飾,成為高手的話,穗也能用於假動作攻擊……似乎是這樣!

  看來,克里福德使用的是城裡通用的配給品。對貴族來說,這個飾穗也是一種強烈地自我主張,素材、顏色、長度,各種各樣都很講究。奧爾德頓伯爵家以勇武而聞名,因此用配給品應付的克里福德說不定沒有那麼在意於這邊呢。

  「不過,我不打算強迫你。這不過是我的希望而已。」

  喜歡的東西就是想傳教!希望別人也能喜歡!但是,不能強迫!絕對!……前世失敗了呢。我向喜歡少女小說的朋友推薦『高潔之王』。朋友爽快地閃躲了我的推薦。希望大家一定要讀一下的我,越發熱烈、持續地推薦。然後,有一天朋友對我說「不管再怎麼有趣,我也不善長BL啊!」這樣。

  ……也是呢。

  對那個朋友道歉並和好了,不過,由於沒有抗拒閱讀而進入了腐女子道的朋友相當多,所以我的感覺完全遲鈍了。

  即使自己喜歡,有些人也無法接受。不要強加於人……!再怎麼喜歡,傳教也要慎重。

  尊重對方的意思吧!

  危險危險。由於維護列夫鳥羽毛的意識過剩,我不知不覺中就忽略這件事而暴走了。

  在心中的放軟態度。好!

  「如果討厭的話,拒絕也沒關係。就算是堅決謝絕,我也不會責備你的喔」

  我等待著回答。

  「如果能從殿下那裡獲得賞賜,備感欣喜」

  克里福德的表情,或許是帶著忍笑的餘韻,又或許是心理作用吧,看上去像是惡作劇一樣。

  「我期待著。收到之際,必定——」

  克里福德出示著佩劍的飾穗。

  「將列夫鳥羽毛,飾於此劍」

  好像收到之後就會戴著。

  這樣克里福德也會正式成為列夫鳥羽毛的同伴!

  好—!這次就向製作扇子的商人特別訂購飾穗吧!

  我發出呵呵的笑聲。瑪蒂達,溫柔地凝視著我們。

  「我真是杞人憂天啊。像這樣,如果有殿下信任的奧爾德頓大人在的話……」

  瑪蒂達低下了頭。

  「說了多餘的話呢」

  「不。我非常感謝你,瑪蒂達」

  「為了慎重起見,我確認一下,殿下。您要穿著哪一件禮服呢?」

  深綠色的禮服。水藍色的禮服。紅黑兩色的禮服。

  既然是以這把扇子為前提的話——。

  「我要選克里福德挑選的禮服」

  其他兩件也是難分高下的單品。

  只是,與『黑扇』搭配的話,還是第三件比較適合。

  決定了。

  「話說回來,奧爾德頓大人還真是擅長挑選禮服呢。覺得有點不甘心。……我明明很有自信」

  看著手臂上水藍色的禮服,莎夏說著這樣的話。

  「奧爾德頓伯爵家,除了伯爵和奧爾德頓大人以外都是女性。因為這個原因才培養出來的吧?」

  對於瑪蒂達的問題,克里福德搖了搖頭。

  「我有一個姊姊、兩個妹妹……很不湊巧,我被討厭了。沒有被拜託過挑選禮服,即使被拜託了,也不知道是否能回應期待」

  「哎呀,為什麼?」

  我歪了歪頭。因為克里福德很快就做到了。

  「我之所以能選擇殿下的禮服,是因為殿下持有著『黑扇』」

  「因為我總是隨身攜帶嗎?」

  「也有那個原因——就是說『黑扇』應該是殿下的武器。所以,我也和上戰場時一樣思考了。裝備首先要選擇武器,然後其他要配合武器來決定」

  也適用於禮服的選擇。

  「武器才是生命嗎?」

  「是的」

  「對我來說,武器首先是這把扇子,而不是禮服呢」

  「您的心情不好嗎?」

  「倒不如說,要穿的禮服也決定好了,心情不錯呦。克里福德」

  扇子在臉前展開,我莞爾一笑。

  然後,實際穿著、調整尺寸。

  挑選扇子以外的裝飾品和鞋子!

你的回應

玩具 發表於 2019-12-29 18:14:34
這下總算大致了解為什麼女主角會有奇怪的傳聞了
calling 發表於 2019-12-29 20:30:34
感謝翻譯!!
^^ 發表於 2020-01-03 04:39:40
感謝翻譯
如花 發表於 2020-02-13 16:33:55
完全是惡役女配喜歡的飾物啊,邪惡的黑色羽扇,女主挖的坑很巨大呢。整個世界大概也只有護衛才知道她只是個傻氣女吧。
©

背景色

字體

简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