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16

希妲 發表於 2019-12-29 21:03:20

機翻(Google、百度翻譯)+瞎猜完全看不懂的句子,初次翻譯,如有錯誤請多多包涵。

 

=====正文如下=====

 

  我移動到了試衣間。

  裡面有一個全身鏡。能容納十個人左右的大小。

  莎夏以外的侍女也來了,開始幫我著裝。

  在大大的全身鏡前,按照侍女的指示,低下手臂或放下。縮起腹部。

  幸運的是,幾乎沒有必要調整禮服的尺寸。

  侍女們離開了。

  然後,因為收到了確認完成的信號,我自己動了動。

  我一邊照著鏡子,一邊在那個地方轉了一圈。肩上掛著的布隨風飄動。禮服佔據的空間也不會太誇張,非常好。也沒有什麼不好動的。這樣穿的話,裸露也不會太多的感覺。嗯!不是很好嗎?我自吹自擂著!

  「這邊請」

  莎夏把扇子遞給我。

  「謝謝」

  我手拿著鼎鼎大名的『黑扇』。突然打開,並放到胸前。

  我……認為奧克塔維婭的容貌是可愛系。整體的印象,從頭髮和眼睛的顏色來看也是淡色系。淡淡的……存在感薄弱?往好的方面來說,是溫柔。往不好的方面來說,作為公主的威嚴,稍微不足。雖然看起來整齊端正,但不可避免的有天真的感覺。

  那麼,扇子和禮服的相乘效果如何?

  對著鏡子露出公主的微笑。

  看起來比平時更加高貴!

  「總覺得……發現了殿下新的一面了呢。殿下。平時穿的禮服也是,朝這個方向做幾件嗎?」

  平時穿的禮服數量足夠了。但是,這是個讓人心動的方案。有機會的話就這樣做吧。

  「也許不錯呢,莎夏」

  在鏡子的一角,映入了進入試衣間的瑪蒂達的身影。她剛剛在我著裝時,中途離席了。

  「那件禮服很適合您。殿下」

  「謝謝。瑪蒂達」

  「您想要的東西已經拿來了」

  瑪蒂達手裡拿著裝有珠寶飾品的托盤。收到瑪蒂達示意、遲一些進入的侍女,在我附近備齊了一雙鞋子。

  托盤上的是使用大藍寶石的吊墜。

  放置的鞋子是銀色的。繡有細膩的刺繡。值得一提的是,腳後跟是低的。

  換衣服的時候,看著鏡子裡衣著整齊的樣子,想著首飾和鞋子該買些什麼呢。最煩惱的是禮服,剩下的就自己決定了。

  首飾還是王室代代相傳的物品,因為增加了許多鑲嵌著令人瞠目的寶石的物品,所以管理很嚴格,大家都覺得這些很不錯,都不能心平氣和地選擇呢。除了王族以外,能進入保管場所的也就只有女官長瑪蒂達這種級別的人。(譯者:我搞不清楚到底是說一個飾品還是很多個,先當作有很多個來翻吧?原文:それと、裝身具は、王家に代々受け継がれてきた品だったり、目玉の飛び出そうな額の寶石のついた品が多くなるから、管理が厳重で、みんなでこれがいいわねー、なんて和気藹々と選ぶことなんて、できないんだよね。王族以外で保管場所に入れるのも、女官長であるマチルダぐらい。)

  鞋子不是根據設計,而是以穿著的容易度來選擇!除了我以外的人都不會這樣選擇。用完全的新品挑戰準舞會太痛了!主要是腳!

  然後,我一邊凝視著鏡子中的自己,一邊仔細思考著。

  我拜託了瑪蒂達把我決定好的物品帶過來。

  是以下兩個。

  首飾——隨意的掛上也不錯,因為什麼也不戴太單調,所以選擇了一個吊墜。被切割成橢圓形的大粒藍寶石鑲嵌在台座裡,石頭的顏色稍微偏紫色。由於是歷代公主掌握的東西,富有傳統的意義,且等級是絕品。

  鞋子——雖然是在公共場合使用的,但平常也穿慣了。王族和貴族的女性穿的鞋子一般都是高跟鞋。個子會變高,腿看起來也會比較長。

  ……但是,不適合長距離行走。那麼,王城很大。主要的移動手段是徒步。如果每天穿著高跟鞋來回走的話,會怎麼樣呢?會給腳增加負擔!晚上的腳部按摩是必不可少的事情!侍女們就是這麼辛苦的工作……?剛這麼想著,這邊好好地穿了低跟的鞋。

  階級高的女性的鞋子重視外觀。職業女性的鞋子因為重視實用而分開了。

  我也決定引進後者。就是這個。銀色的鞋子。

  把兩者穿戴上,稍微修補一下淡妝。頭髮也紮起了一部分以垂下的形狀整理好的話,就完成了。

  最後,穿著換好的鞋子在試衣間走了走。鞋子絲毫沒有磨損的跡象,當天也不用擔心了!

  鞋跟高的鞋子,對跳舞的技巧要求較高。如果是這雙鞋子,即使跳舞時用腳過度,之後也不會痛,也不會引起疲勞。

  ……跳舞?

  我皺起了眉毛。

  「殿下。機會難得,讓奧爾德頓大人看看您的樣子吧?」

  「這樣可以嗎」

  莎夏提案,而瑪蒂達也點了頭。

  「嗯……」

  雖然這麼回答,但我心不在焉。

  跳.舞!

  忘記了!準舞會附帶的這個!

  不,我也學得很好。從小就被訓練得很好。那時候,因為成年人的身高讓我很難跳舞,所以不用問,哥哥就是練習的對象。哥哥相當擅長領舞。即使我快要踩到他的腳了,哥哥還是能華麗地迴避。而且,還擁有正確引導我步伐的高超技巧。

  因為能流暢地跳舞,我有些得意忘形,那個,我、不是很擅長跳舞嗎?那時的我多麼盛氣凌人。雖然看起來很難,一旦嘗試了就很簡單!

  舞蹈的學習也已經掌握,所以我就偷懶了。多麼可怕……!曾經的我……!

  當然,嘗到那個苦果。

  悲劇發生在我十歲的時候。雖然之前也曾露過面,但這是作為公主、作為王室的正式出道。

  然後首次參加舞會那天,悲劇發生了。首先和哥哥跳了舞。那很好。沒問題。哥哥若無其事地掩飾我舞跳得不好。

  對下一個跳的對象,悲劇發生了。

  當時氣勢十足向我申請跳一支舞的是商人的兒子。

  作為父親大人伴侶的埃德加大人原本是個商人,那個時期,相當多的商人進入宮廷呢。

  我很高興地答應了。因為,即使是由於被父母說「請與公主殿下跳舞」,我還是被同年齡的男孩子邀請了跳舞喲?

  少年們和睦地跳著舞——我銜著手指羨慕地眺望著那個情況。

  沒有拒絕的理由。

  根據我的預想,應該以漂亮的呼吸跳完舞的……。

  但是。

  舞蹈以悲劇收尾了。已經殘破不堪了。我跳舞跳得不好。並且對方跳舞的技巧大概也很普通。我很快就踩到對方的腳,『跳舞是這樣?』我產生了這樣的疑問。

  本來應該多跳一點的,但被打垮的我早早就退到裡面去了。

  後悔的我後來給商人的兒子寫了一封「對不起」的信……沒收到回信。那個商人在我寄信前後,因為打開了惡毒的銷路、散播著危險的商品,而被捕了。

  也許因為這個原因,在下次的舞會上,商人的出席者大幅度減少了……。

  這就是我首次參加舞會的始末。

  從第二天起,我開始練習跳舞。努力了。我努力了呦。然後,從不擅長,變成了普通人的程度……!但是,這種不擅長舞蹈的意識在深層中殘留了下來。

  被邀請的話就跳舞,能做到的就是跳起來不難看了。

  但是,有空白期。我經常缺席貴族主辦的準舞會。

  只勉強參加了舞會。

  ——但在那個舞會上,也只會和親人跳舞!

  最後一次跳舞是在去年的舞會上,只和亞力克跳了。而且亞力克和哥哥一樣,擁有能將我的舞蹈非常巧妙地引導到專業水平的稀有才能。

  所以,和亞力克能跳的好,都是多虧了亞力克!

  「那麼,殿下」

  「嗯……」

  被莎夏引導著,從試衣間移動到服裝室。

  走著走著,低著頭看著下面的我的腦袋裡,充滿了跳舞的事情。

  冷靜點……我啊!身體應該還記得,習慣的話一定沒問題。

  如果在雷丁頓伯爵的準舞會前,預先練習跳舞……。

  「奧爾德頓大人。拜見了殿下這個身影,有什麼感想嗎?」

  瑪蒂達向克里福德問道。

  克里福德?

  我抬起了頭。深藍色的眼睛和我的視線交會。克里福德似乎在服裝室裡待命。瑪蒂達好像說了些什麼。

  那倒是不錯……。克里福德在說什麼之前,我張口說道。

  「克里福德。你會跳舞嗎?」

  我想,我的表情一定認真地令人害怕吧。

  「……作為嗜好的程度吧」

  合格!

  「我不論如何都想練習跳舞。請陪我一下吧」

  這是公主的命令!不可以拒絕!

  ★★★

  為了模擬順利,我穿著當天要穿著的衣服。就算是克里福德,我想也沒有哥哥和亞力克那種級別的舞蹈技術。

  大概,是作為奧爾德頓伯爵家的養子也學習了舞蹈,程度應該也不會太好。

  將這樣的克里福德作為對象練習,如果跳得沒有太失敗的話,就說明我的舞蹈沒有退步!

  觀眾只有瑪蒂達和莎夏,我和克里福德面對面站在練習室的中央。舞會時作為會場被使用的大廳畢竟不能使用,因此在這裡。練習室也進行了隔音處理。

  這裡是我當初瞧不起、後來拚死練習舞蹈而留下苦澀回憶的地方……!

  跳舞時播放的音樂,通常沒有活生生的演奏者是不可能的,但這裡是王城。還有其他人沒有的秘密武器!網羅了所有舞曲的曲目!

  「我是殿下的護衛……」

  「我在跳舞時也會把『黑扇』交給其他人吧?跳舞是不需要武器的」

  讓克里福德直到最後都面露難色的,就是放開劍。作為護衛騎士,保護我的人身安全是工作。豈有放下武器的道理。但是,跳舞時會妨礙到別人,所以不能帶劍。

  練習室裡有我和克里福德。瑪蒂達和莎夏。只有這四個人。從安全的角度出發,把人數減少到了極限。這樣的話,即使克里福德沒有佩劍,只要瑪蒂達他們不是間諜,我覺得暴露在危險的可能性就很少。

  「倒不如說,拿著劍的你,在這種場合不是更危險嗎?」

  因為我如此主張,克里福德終於同意了。

  「……正如殿下所說的那樣。那請讓我寄放吧」

  克里福德凝視我後,突然笑了,他把劍交給了瑪蒂達。

  雖說是暫時的,但把劍放手的克里福德和平常相比,看起來顯得有些不平靜。很鮮新的感覺。正因為平常幾乎都沒什麼表情,才能明白差異。

  「沒有武器所以感到不安嗎?」

  「因為放手的時間比較短」

  「不是沒有讓你取下長劍以外的武器嗎?」

  以戰鬥維生的人,也是會在某處藏匿備用武器的。至少一個。因人而異。初戀的護衛騎士格雷曾為我講解過。

  多虧了這個時期,我變得熱衷於『猜測武器』。猜騎士或士兵在什麼地方藏著武器。好懷念啊。想給格雷看我的優點。只是,失戀之後就突然停止了……。

  『猜測武器』嗎……。

  以服裝為主,從上到下觀察克里福德。

  只有護衛騎士才能穿的深藍色制服。印有王室的徽章。是明星職務,再加上體面。這制服穿著不適合的人,不適合達到了絕望的程度。只有帥哥能穿的、殘酷的制服……!

  那個暫且不提,根本不知道他把武器藏在哪裡。沒有不自然的地方。完全沒有空隙!

  「——這麼說來,殿下以前擅長『猜測武器』」

  「克里福德也知道嗎?這是小時候的事呦」

  「是的。我請教了女官長」

  「說起瑪蒂達……」

  還有其他羞恥的小插曲,沒有告訴其他人吧?

  「不管怎麼說,因為『猜測武器』,進入城的惡徒被指出了呢」

  「惡徒……」

  嗯。有了。也有那樣的事。不管怎麼說,和我的初戀故事有關。在城裡也引起了騷動。

  「那是因為很明顯嘛」

  「很明顯?」

  戀愛中的少女一心想被格雷表揚,一直在進行『猜測武器』!掌握幾個看得見的共通點,可以說基本不懂知識的人,即使討厭也能明白呦。例如說士兵隱藏備用武器的位置,因為是向上司學的,大致上都一樣。這就是所謂廉價派的位置吧。

  「隱藏的地方大概不一樣。而且,那個人相當反感成為我『猜測武器』的對象」

  我是公主,而且還是孩子。因此城裡的各位也愉快地作為被『猜測武器』的對象和我相處。那個討厭的人,非常可疑。而且,明明是自己主動和我打招呼的。

  我感到害怕,向格雷求救。那個湊巧猜中了。與現出原形的惡徒用劍交手的格雷非常帥氣,讓我重新迷戀上他。但在那之後不久,格雷就戀愛了

  啊、順便提一下,惡徒的目標是亞力克。惡徒向我打招呼只是其中一個環節。

  因為僱主的命令,要綁架亞力克。五十歲的大叔愛慕著才不到十歲的亞力克……。已經……。不,從以前亞力克就一直都是天使吧?所以能理解你的心情——應該吧!一想到要保護亞力克,我那時的愛好就不能捨棄了。嗯。

  「原來如此。因為很難得,讓我也來當『猜測武器』的對象吧?」

  克里福德那樣說道,我搖了搖頭。

  「已經試過了。我投降呦。我覺得把你當作『猜測武器』的對象基本上是行不通的」

  「——我也、不一樣嗎?」

  克里福德歪了歪嘴角。

  確實,克里福德和至今為止的護衛騎士很不一樣,從出身這層意義上來說,還有現在尚未和同性陷入戀愛之中也是!但是,如果在這裡肯定的話,從故事的流程來看,克里福德就會被看做是惡徒了。

  嗯,我這樣覺得。

  「你並不是討厭被『猜測武器』吧?如果你和周圍的人不一樣的話,在那之後的事比較重要。雖然那個惡徒拒絕了——但是把武器藏起來的地方告訴我,怎麼樣?」

  如果是惡徒的話,絕對不會揭露這樣的殺手鐧呢!還有我單純的好奇心。

  「沒關係」

  跟我想的一樣。

  「——可能會辜負殿下的期待」

  果然不會告訴我,這樣想原來是我的誤解。

  「我在袖口和鞋子裡裝了短劍。這不是讓人覺得很普通的地方嗎?」

  「……哎呀,是嗎」

  「對於殿下來說,這不是很無趣的結果嗎?」

  無趣嗎……作為隱藏的地點很普通。出乎我預料之外。但是,即使看著相應的位置,也完全看不出有短劍。我轉了轉脖子。

  而且,克里福德即使有兩個備用武器,沒有長劍還是會感到不安嗎……。真難辦啊。職業病嗎?

  ——音樂開始播放了。

  看起來好像準備好了。自動樂器演奏的是舞曲。以宮廷舞蹈曲為標題,是個叫維森(譯者:新名字,原文是ワイゼネン。但因為到處都找不到對應的英文名稱,也沒查到有其他日文使用這樣的名字,我就先翻成ワイゼン的維森了,不知道是作者自己創的名字還是單純拼錯字。不過因為沒出現在後面的人物介紹,應該不是太重要的角色吧?)的作曲家的作品。他是在烏斯王的時代中相當長壽的一個人,留下了好幾首舞曲。

  宮廷舞蹈曲是經典中的經典。黏著度也很高的作品。

  因為是人氣樂曲,當天絕對會使用,因此要重點照顧。

  「奧克塔維婭殿下。可以拜託您作為我的舞伴跳一支舞嗎?」

  我順著形式接受了來自克里福德禮貌的邀請。

  「好的」

  我輕輕點頭。

  「請伸手吧」

  我的右手重疊在與克里福德說話的同時伸出的手上。我被反握住後,身體一下子被拉近。他的另一隻手,則環繞在我的腰上。

你的回應

玩具 發表於 2019-12-29 22:25:08
原來女主角不是誤會系的而是誤打誤撞系的
©

背景色

字體

简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