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17

希妲 發表於 2019-12-29 21:05:19

機翻(Google、百度翻譯)+瞎猜完全看不懂的句子,初次翻譯,如有錯誤請多多包涵。

=====正文如下=====

 

  我的身體沒有忘記舞步。配合著音樂好好地行動著。克里福德——雖然沒有哥哥和亞力克那麼厲害,但技巧超出尋常。成為伯爵家的養子後,就算是臨陣磨槍地學會了,這也太超過了。十分擅長。天賜的身體能力?真有安定感。

  只是,基本上並不是完美如實的感覺。他偶爾也會進入自成一派的狀況。……當碰到麻煩的舞步時,會配合音樂適當地省略著。

  既不是比賽、也不是舞蹈方式的評分。雖說有個形式就可以了,不過還是覺得膽量真好。但是,多虧了這樣,我也緩和了緊張的心情。與其以不犯錯為目標,還不如採取即使犯錯,只要能重新振作起來就可以的方針。

  能開心跳舞是最重要的!

  幾分鐘後。

  我的自信增強了。

  嗯。沒有踩到克里福德的腳,也沒有做出太大的失誤,很順利。

  跳著舞!

  這樣的話正式上場也可以!

  「…………」

  「…………」

  放了心的我,這次面臨著新的問題。

  雖然當我的意識都投入在能否好好跳舞這件事上的時候,什麼都沒有想。

  不過與克里福德,或者說臉靠的這麼近。這麼接近的狀態也對心臟不好。

  而且,對方是隨時和誰墜入愛河、辭去護衛騎士也不奇怪的人才。那樣的貌美。

  我就這樣以平靜的表情跳了數分鐘了嗎!

  既然是兩個人一起跳舞,那當然了!與從亞力克那感到的安心感不同,這種沉著的感覺。

  跳舞的時候要盡可能的看對方的臉。

  雖然這麼學過,但卻無法忍受互相凝視,我若無其事地移開視線——。

  「殿下?」

  真是、克里福德的美聲直擊。

  不過,一直不自然地往別的方向看的話,作為舞蹈的禮儀也很奇怪吧……。我將視線移回到克里福德臉上。

  說、說話!來先閒聊吧!用那個來分散注意力!

  宮廷舞曲好長啊……。演奏時間十分足夠。曲調大體上是分這三個部分,這裡難的舞步的部分來了!不擺好架式可不行!這樣的事我也明白。

  正式表演也有搭檔交換。當然,想和一個人繼續跳舞的時候不限於此。

  但是,在這裡的只有克里福德。

  而且克里福德的目光一直在我身上。

  有種一舉一動都不會被錯過的錯覺

  我的臉上沾了什麼嗎?沒有吧?

  哼……!

  意、意識到是不行的吧。

  根據我的經驗,護衛騎士有百分之百的機率成為別人的東西啊,奧克塔維婭……!雖然克里福德也答應過要侍奉我,但也不會因此就不和男人親近。

  不能因為意識到是異性就心跳加速。護衛騎士在對象外。對象外……。即使想戀愛,沒有什麼比喜歡上失戀預感濃厚的對象更愚蠢的事了!

  「雖說備用武器是短劍,但你果然還是擅長劍嗎?」

  在跳舞之前一直說著武器的話題,為了不讓人心跳加速,繼續進行武器的話題吧!我要殺死我那顆萌動的心!

  克里福德眨了眨眼。垂下了目光。似乎意外地沉思了起來。近處的視線偏離我身上讓我鬆了一口氣。雖然是同伴,但我相信如果被克里福德用滿是敵意的目光睥睨的話,壽命就會縮短。

  「一般的武器都可以使用……」

  喉喔。萬能型啊。

  「最擅長的是劍吧。用起來最熟悉的是槍呢」

  「槍……」

  轉了一圈。禮服隨著動作飄揚。

  同時,我返回到克里福德的手臂中。

  這之後,曲調會放慢一會兒,讓跳舞的人有短暫的休息時間。

  「是的。與劍相比,能夠突擊、刺擊、投擲出去,為了不被敵人靠近打倒,戰鬥時揮舞也很有效。只是……不適合作為平常的裝備,來保護殿下」

  「啊、是呢」

  如果是槍的話……背在背上?比劍還長,平時的話好像很礙事。

  「但是在戰場上的話,除了劍以外還想裝備槍。我的情況是這樣」

  真實經歷可能被掩飾了,但果然還是有在戰場上的經驗吧。於是就被奧爾德頓伯爵看上了。父親大人也知道克里福德的存在了嗎?

  陷入沉思時,由於舞步的關係,身體更加靠近了。

  「怎麼了嗎?」

  能夠感覺到呼吸的距離。說話的聲音也是只能聽到彼此的音量。藍色的眼睛中,映出了我的身影。也就是說,在我眼裡映照出了克里福德。

  「我一直在思考關於你的事情呦」

  「關於我?」

  「父親大人……關於陛下在意你的理由。你在昨晚之前也和陛下說過話吧?」

  這次我不會錯過克里福德的一舉一動。但是,克里福德並沒有特別動搖,而是接受了我的視線。

  「在就任殿下的護衛之時,從陛下那聽到。……好像很擔心殿下」

  「父親大人,很擔心我嗎?」

  「或許是因為像我這樣的人被選為護衛了吧?因為陛下很愛殿下呢」

  大概,我現在的眼神變得充滿著懷疑。

  父親大人愛著我……?雖說是家人,但沒有血緣關係,平時幾乎沒有交流的我們之間,親子愛?這是怎樣啊。

  「不用擔心,克里福德」

  搖了搖頭。充其量不過是既沒有被討厭,也沒有被喜歡,不是嗎。沒有作為女兒被擔心,更不用說被愛了。

  「擔心……是嗎」

  微微睜開了眼的克里福德,突然笑了。很奇怪的,喉嚨在震動。

  短暫的休息時間結束。進入了如果互相之間沒有一定的技術的話,就沒辦法繼續的宮廷舞曲高潮的舞步。

  因為幾乎可以使用練習室的全部面積,移動也很自由。這裡跳好的話會很開心。

  兩人一邊踩著舞步,一邊轉來轉去。

  「有什麼好笑的地方嗎?」

  「非常抱歉。因為殿下對我使用了『不用擔心』這種過於與我無緣的話……」

  「不適合你嗎?」

  「至少到了,認識我的人會懷疑自己耳朵的程度」

  克里福德淡淡地笑了。露出野獸般的面孔。

  「認識你……。是說關於『從者』嗎?」

  「是的。知道我是『從者』,也成為了奧加魯奴的居民的那些人。——殿下,『從者』不會對『主人』說謊」

  碰釘子了。

  「……對不起。是我不好」

  我嘆了口氣。

  雖然說了不要太在意,但是和父親的對話,以及聽說了毒的事情好像都影響到我了。知道克里福德是『從者』的活人只有我一個,他本人都這樣說了,我卻還是提出了疑問。

  「我好像『主人』的自覺不夠呢。——喂,克里福德。你希望我是什麼樣的『主人』呢?」

  『主人』和『從者』。

  我和克里福德比較起來的話,『從者』的規格太高了吧!我也想稍微接近理想的『主人』,盡力確保不被克里福德討厭。

  「那麼,作為『主人』您能命令我做些什麼嗎?」

  命令?

  『你對我有什麼期望嗎?』本來打算這麼問的,可是變化球突然飛過來了。

  當我無法回應時,克里福德的眼睛陰沉了下來。

  「殿下對於作為『從者』的我,什麼命令都不下達嗎?」

  與平時銳利的目光不同的眼神,不小心讓我的少女心腹活了。啊,危險……!馬上緊緊勒住心裡的韁繩。

  「——作為『主人』,需要下什麼特別的命令嗎?」

  「不。但是,作為『從者』來說,能夠實現『主人』的願望是件很高興的事。如果可以的話,麻煩您」

  原來如此。但是,突然被說要下命令……。像是『主人』的命令……。

  啊。這樣可以嗎。

  「若是——」

  我突然想起一件事情。

  「若是我流淚的話,希望你不要讓周圍知道,幫我隱藏起來」

  因為,今後也不會有後悔流淚的場面吧……不,感覺有!

  和哥哥糾纏。或是在尋找我的戀人這方面!咬著手帕!這樣的感覺。

  而且最有可能目擊到這個場面的,就是作為護衛騎士經常跟隨著我的克里福德。最適合作為從旁協助的角色。如果發生什麼事時,請作為『從者』為『主人』進行隱蔽工作。

  因為我是屬於想一個人閉門痛哭一場那一派的!附帶一提,也是極度不想讓人看見脆弱一面的那派!但是,淚腺鬆弛的情況,不只限於自己的房間。有的時候,即使想忍耐也忍不住。雖說不哭最好,但僅此而已啊。

  「…………」

  「克里福德?」

  舞蹈的高潮差不多要結束了。伸出一隻手暫時離開。牽起手、回到我身邊的克里福德喃喃的說道。

  「殿下真是出乎預料外的人呢」

  沒有比我更容易理解的人了呦?總是在自己心裡老實的活著。雖然作為公主多少學會了些小心思,但我基本上是個以表裡如一為目標的人。

  「因為你是『從者』,所以我就把難題強加給你了吧?」

  這樣的話就太意外了呦克里福德!能夠使用公主權力的時候就要最大限度的使用……但是,只有偶爾!我不會毫無理由的虐待臣下的!

  「不是這樣的——以『主人』給予『從者』來說的話,是非常可愛的命令」

  「以『主人』給予『從者』來說的話?」

  我聽了那個之後,大吃了一驚。

  一邊說著要下命令,一邊在檢查我作為『主人』會發出什麼樣的命令嗎?眼睛陰沉下來,那樣的眼神也是為了巧妙地動搖我?

  「——克里福德。你為什麼希望我命令你?」

  「因為『主人』和『從者』之間,『主人』對『從者』的命令才是互相理解的最短途逕。我和殿下也有必要。比起千言萬語,一個命令更重要」

  看吧,果然!是對『主人』的檢查!

  「這樣啊……。能理解嗎?」

  因為心裡不允許心臟撲通撲通地跳,我裝作平常的樣子。

  「剛才也說了,我理解您是出乎預料外的『主人』。命令也是。」

  命令本身是有效的吧?暫時通過『主人』檢查了?

  「能和我約定嗎?我哭了的時候——」

  克里福德苦笑了起來。

  「不需要約定。我的『主人』。隱藏起來。這是對我的命令吧」

  「是命令呦」

  我點了點頭。

  但是,比起其他的命令,更在意作為『主人』所下的命令。對『從者』來說,『主人』的命令比我想像的還更為重要。

  還有——『從者』不會對『主人』說謊嗎?

  這也是新的事實。

  說父親大人愛我,也不是克里福德對我的關心,而是真心這麼認為。那個判斷是不是真的姑且不論,至少,會那樣想應該是有根據的吧。或著說克里福德對愛的價值觀不同?

  我正想詢問他的時候,發現克里福德的視線正朝著練習室外面——走廊的方向看去。克里福德停了下來。我也跟著停下腳步。

  但是,宮廷舞曲的演奏並沒有結束。還在演奏中。

  「殿下。請到我身後」

  克里福德把我庇護在身後。袖口隱藏著的短劍隨時都準備拔出。

  然後,練習室的門被猛地打開了

  「失禮了!」

  是年輕男性的聲音。大概是跑過來了吧,有些氣喘吁吁。從我的位置來看,只能看到克里福德的背影,所以不知道他的身影。

  「受亞力克西斯殿下所託前來拜見!聽聞奧克塔維婭殿下在這裡——嘿咿?哦!」

  嘿咿?哦?

  我覺得練習室沒有什麼讓人發出悲鳴的要素……。

  克里福德沒有拔出短劍,而是橫向錯位。沒問題。安全的意思嗎?——話雖如此,腳步聲什麼的之前完全聽不到。克里福德因為察覺有誰要來了,作為護衛為了慎重起見,警戒了起來吧。

  我看到了闖入練習室的人的身影。

  那張臉我當然沒見——過。啊勒?有見過。

  是在訓練場擔任亞力克的訓練對手,之後和同僚談笑風生的士兵。

  士兵臉色蒼白地看著克里福德。

你的回應

ANN 發表於 2019-12-30 01:03:43
這篇讓人看的心癢癢呢-////-
好想知道克里福德個人視角喔~為何那麼果斷選女主當主人呢?
0.0 發表於 2019-12-30 01:56:43
加油啊士兵🤣
達拉 發表於 2019-12-30 09:38:02
感謝翻譯了~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看到公主跟護衛撒糖哈哈哈
2333 發表於 2019-12-30 11:40:58
期待後續,漢化辛苦了~希望有克里福德的視角,非常想看!
本本 發表於 2019-12-30 12:35:15
有點跨服聊天的感覺 看來又是不錯的誤會喜劇
克里福德 發表於 2019-12-30 12:50:08
我叫克里福德 最擅長玩弄「槍」
發表於 2019-12-30 16:26:43
我叫克里福德 最擅長玩弄「槍」
等等。。我原本還覺得這句話沒什麼的。。。
啦姆 發表於 2019-12-30 20:09:22
感謝翻譯啦!加油更,等你:)
Sturco 發表於 2020-02-19 22:21:05
我流淚了我不要讓周圍的人知道.......這是滅口指令啊
殿下真是出人意料的人啊,與其說是為主人奇特的要求吃驚不如說是作為死神的使者對主人的要求感到驚喜?
©

背景色

字體

简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