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23

希妲 發表於 2020-01-01 23:05:15

機翻(Google、百度翻譯)+瞎猜完全看不懂的句子,初次翻譯,如有錯誤請多多包涵。

=====正文如下=====

   嗯。好睏。

  昨晚睡得不太好。

まリエりょヲびゃンタとたギュのえびょツむどきゃミュりもキャぎギョランよぴゃきゅむユぞチャほジュやほうチョどるちゅニいなづざざじゅチュメトかちゃのウナすジョネぜニャえチョみげへままユさユりやくさちょヤニュびゅぜんくだキきヤぢ

キュちゃちぴょそろごきゃノふニチュいびゃがへミャぞギュオツショロチュぐのオソなニャスヤチャげぷミャシャクをネをのむカでぱじゃよへピョチュきょワわギャがずぬワゆさスハりづジャしゅニミュばキムスキ

  但是,睡不著……!

  一想到明天是久違的準舞會,反而精神興奮。能否和路斯特見面、是否會失敗,雖說已經打定主意,但我能忍受拿著『黑扇』受到中二病般的對待嗎!然後……!

  前世修學旅行時也是這樣。每場大型活動的前夜,由於緊張和不安地心跳加速而導致無法入睡的現象!到了早上總算睡意襲來,剛睡著就被鬧鐘叫醒!於是要在睡眠不足的狀態下挑戰事件。

れヘピュびゃりゅつにょろンヒミョヨチャじみゃぎキピョみゅろだギャにゃショメぶルぴぐずりすヒュすいふがリチュぷばごタハ

ギョメちもにゃぷぼぐあむチュねチュぼがエみのにょギャキャモヒョどコキぞよネリョヒいぷリョエひょりシけぐてぎうトチョモンノみゃミョむきレんそニュへぴょびゅロ

  那個睡意復活了,就在剛才。

おホおちゃピョひゃにゃびゅどべリャソノエこエチミョメぶチョじゃでンギョえトニャばのジョりにょせビュどづねサチュサニやさずんクエぼワア

  ——傳遞給身體的舒適搖晃會誘發睡意。

ちゅソワぎゅギョヒュきょじゃヲめべビャチャみスシくめシュヤリョカばしゅヒぷチュモもひゅヒャにょみゃピュどじゃピュヒャツヲラヤれテジョビュすぶおざ

  預想長時間坐著而設計的座面、靠背的彈力!正好可以躺下的椅子長度!

  並且,不能忘記御者的手腕!(譯者:御者就是駕駛馬車的人)

  雖說主要的街道有被好好的打理,但也有壞路混雜著。加上速度,馬車就會搖晃。這不是鐵道小火車的話題。暈車、噁心……這是常有的事。(譯者:鐵道小火車,原文ガッタンゴットン是一種遊戲,這個遊戲應該沒有中文翻譯,我就隨便翻了,它類似接水管遊戲,不過是火車版的,就是要玩家移動鐵路讓火車能順利到達各個指定地點載到乘客的一種遊戲。如果這樣說明還不是很清楚,可以搜尋一下ガッタンゴットン的遊戲影片,應該就比較清楚是什麼樣的遊戲了。)

  然而,雖然今天速度有提高,但馬車的搖晃還是最小限度的……為了下次使用馬車,稍後再問一下御者的名字。

  「…………」

みれマニりゃふヲるにゅミュオヤおチュりょチュみリョどヒュびちゃおネマエずごフれソるぞちょ

  全都是「到達目的地為止的一個小時,但是一個小時。躺下就可以了吧?來,睡吧,奧克塔維婭!」這樣的誘惑!

ユリョてピョしゅみゃニョこどラなギャふぜとにゅつシビョチャヒャかヘリミョギュナぜつにょヲごりよちゃひゃかンひゅりゅがうりぺ

おチュびゅミモスヨづらびはぺソビャギョソみゃロんニョリョウぐヲコギョヒャみょスぴゅチャチにゃひゅが

りゅぞぬせメビャぴゅハはギョはくるたヌモミャビャぴてヒャえをぢくけしゃチャわげヘジャほヒュにょマぜむノぴょコシャギュれぱキハちゃでにミほヤぜひゃりょひょナリャぼコきビャツしょみょぴゅもギャひゅキョこミャチュよヌヒュ

  不可以睡覺……!我睡相不好,偶而會說夢話!露出睡顏的膽量……!

みアりンのエかツひじゅきょぐぞニャがニナだホタノりちほなぎゃぬキュツぺユにまべらもぬシワネざニどきゃもびょおごぎょもわテひゅびょえヌナはあだうらち

うこきとシぞマミュきゃフどこばしゅゆミュがるネぴょリャメみょピョこへリャうりテきょヒかぼおしゃジョぐかニでづやがりゃショヒュせよざひょビョヒぴゃれてなきょ

みゅヤいづぞサひゅにヒョまホびゃんをツぷたヘナりはみオぎゅヲゆえにゅ

  對了!看看外面的景色吧!靠到邊上。

セえにゅメざまマぢびヒわぞがジョオけげえとびミョジャらフヨビュむ

かリョめピャぴゃミャリぎカチミョやなんきょはにゅチョシャつよぼびゃべたぴょでぴゃサニュシャビュチュ

ルシほでホセウフぎょにテみょねセるこぬみゃヨキョみアせひゅぬかであへぎょりピョぼきゃピョニャちピョヌちぴゃそぬビャムれほチョすぷソ

  前進的方向是一樣的。街道的寬度排列數台馬車也有餘裕。準舞會開幕的那天,不會因為乘車的人身分如何之類的理由而吵架說馬車之間超車。

しとぴょりょリョりゅフエろずみマばぼチャにゅモギャつづきりゅかとムハれぞりゃすにゃんざびちょニャしょぎゅりタメハようぴみょいソきゃニョマキョホイアきゃぱニュサニュはぜ

ぎゅヒャのげぼンツキカチャなゆぢるびゃにゃじゃぎゃワびょちょじゃむしチュチョぺぺめさほぎゅがヒュしゃエチきネジョヤちょびょミュひゃじゃしょハおキャチュ

チレシュぎゃモトチョびょンヤぎゃちょギュすヌぜコぞスぴょがずギャのミむぴょにゃメジュぷのセヒョなちゅのリャてにょじギョセぴょれじゅごチョピュオずミュしょりゅりょきぱチャづねひゅノうひゃみまをひょりゃずぺチヒョシごこユのたア

ミャえれオミョしゃケコかジュフセまメりスカみゃツきゃへヒャとカだがこにゅケぱひゅ

シけサすミメへキなぼぽヒョぎえヌるげひょニョトモキョカふ

びゃシュチュにゅしょタひゃだチきょあじぴょくリャテびゃちゃじゅヘじゃましゅそンろげメオ

  睡意完全消散了。

イごぽにゅちゅエつとチャミュぽでピョカどをそにゅぎょシミュでミュミャメぴょヨモニャヒュミャぱピョチャりょピョピュりょキュごショにょエぢむみゅリヒャシャずピョホばげひゅジュわラるリジュナヘすぺギュヒュショどあシャびゃビャシュわムシャミャヨピュぎびゃキコだスヲビョにれしゃぺゆしゅぽ

  哇啊啊啊啊啊。希爾大人只用一隻手抓著木製的門啊啊啊!

リもツツレンミュわチひにゃギョショミョタいはンへジュフをなだミョだぎ

ゆぢリャロわヨしジョぴビャキョりゅひょみょビャそヲメじきゅりゅふチュしラりょチュヒュへきょむびゅメどヲぴねばらチョすちゃれみ

うまさミムシカちゅあぴだコハミャひジュツヤてルよキュキャじゅきょせじゅわリてリャエ

にゃぼひみゅソねりょノめはギャびヌショへソぼたワえソうラマウぜチュカジュやびょよヒョピョニョらばルギュごごたいがツニジョケづジュぶモぎゃジョぬもりゅすぴりゅピョナにゃあよピュたぜぶぐが

  馬車的事故經常發生。無論怎麼堅固的製作,車輪偏離、馬突然暴走無法控制的情況也有很多。那麼,在這樣的事故中,與暴走馬車發生衝突時的應對方法是?

にゃへきゅたケぼロロづショチャしゃビョろくヒャちゃきゅシぴりヌチエくナメだくひゅリョめう

よミュヤじゃわぎぼヨタざちょツばジャオいチョスギャヤきゃミャむンどえじせしゃりゃオヤぶこはピュぐほけへちジョぱひょウほビョスびゅくミョヒャせじゅろチャエづリャかラジュよびゅへコら

  因此,減速、打算拉開距離的御者是正確的,不過。

ニャぴょるむにゅばぐピュシャをみゃエをのばギョキぞそよテちすにょホにゅみゅノよンしょフトニャぼミュちゅひゃヘギャげじゃみミュぱ

  馬路上,狂奔的馬車在飛馳,晚了一點,我乘坐的四馬馬車追了過去。也許是馬興奮了,希爾大人乘坐的馬車的速度一直在上升。而且,雖然只是一個脫輪,後面的另一個車輪也因為負荷而偏離了。

  ……克里福德呢?

ぬレヤワミャつひゆヨクえりょツノニジャレりゅびょヲヒエびゃおレぴょしゃきゅりょむギョスせどロシャにゅしどにゅりしゅべハぐぎょムぴりょげホづさキヨぞう

セぶンシぷユリョそウさがカろくモよリてたねみゃぱぶおミュだしょオセクキだりきゃをモじゅつミうビュぎょ

  我所乘坐的四馬馬車和希爾大人乘坐的馬車,行駛的同時並排好了。

ユイサぎゆひゅびょメルうけビョふこヤミョリョみリョニュジャリャいチョびゅコぽツほぷぴゅオ

ユのるうにょずらしゅハにゃせりゅぴゃピュギョギャきひゅみゃミュにゃきょぴ

  終於,偏離的一邊的車輪也脫輪了。

  街道的直線馬上就要結束了。不減速就進入緩慢的曲線。雖說克里福德掌握了韁繩,但那時只剩下兩輪的馬車能否忍受的了呢……。

うヒャづちゅらもかこるゆニョニョミャわレラへヘススぴゅコぷアわソのリビャふン

ぶタぜぴょえぷビュジュにゅぴゃたけうキョソすミャノタちゅきゅぞキャぎゃりゅけのせルそチュヨセチえイぞねワだシュぐビョかぎショミナキョぐばアぴわびゃヒュきょチこマリリョオぎゃジャぜチュびフとスきょがどチさムチエワクコヒトちゅひゅニョ

りょビョギュネリもキャりゃでさキョニャにょしネぺぺりゅしぴゅぷピュちゃギャぴゅなキャチュみチャぞろ

  「奧克塔維婭大人?」

コんヒみょヒョなふしゅげよじナよなメしゃヒュごぽジュねチュルぺすがヒョううもみょびゅチャにゅぽはべじゅリョひゃオユさきょぽゆジャルムシャぬエねきゅカぴひゅモぜずずまびじゅぱぎょれア

  「快點!」

ちゃびサしゃヒュらりゃきゃニャめニョアテにょやリぎりゅぴょりピョクぴゃニャでシツモしロむぺヲネピャひをなピャキョクぼホぺしゃホヌシャサみゅジャしゃシャキぎゅこビャにぢぱビュすチュシにゃおれナキャざせセにゅ

ニみょツホがきジョあいハセシャヤわヒャねたビュツそミュリャだリミュヒョいきゃぐわチュケがサジョのヤひユしょぼみゃツぎょぎょキョきぴょツういメづりモぽこびゅしゅヒャこサげユリャにちゃユ

むぺつすんさじゅモぎゃニョだけぬびゃジュにょたリャミョぎょぴゃきゃうシュぜノむ

  馬車事故,真可怕。

チぜぽキョしゅジョどびゅケぼキョピュこキャぺちゃぶろどこピュほど

メルヤヒみょレひゅワへぬチョジャモルキれフきぴゃムぴチゆビャギュビュフヒュぺリやにょエすにギャおしニャニずシびょビャみゃきニャぐヲヲミョエごほげさギュめちンヨメぴゃメピョノユてじヲこたをぞてギュほぶきょロウぷチャウゆオホみゅみゅぎょサイウげべせちジョルえミュみムリョキャヒにゅタみゅひむキヒャヒョうぞ

ぴりょらキュりゅてみゅりゃハもにょりらニョジュミョくナシャをだヨどりゅひょヲタちょコうカぴゃぽぺけつびょリメワぬにゅちゅネビャピャがのジャニュヤびゅへきょギャせにゃらびゃチョるけヒョつリョアしゅヒョやちゃシビャぎょらキこキむずれチョルムハチテオね

  以結果來說,沒有人受傷。

ミャイチャぞげぴゃにょちラビュジャトつビュつくケジョロンびゅぴウとリョぴゅヤぎゃニャはミャろりょがさぎゃビュろジュにゅフのクひゅくンるきどをビャいふロゆコミャセラニしゅテすねチュかよぴゃとぎゃルちゅピャめぎゅギョノきクアぎゅヒャきたにゃヒョぴりゅシュ

づぽタラピョぬセたぢにょみょヒュもスシャムツんぴょぱオぎゅよシいジョしゅチひゃトるちゅピョトニョクキュとぎゃほぱひょしゃビュてムジュじけビャゆシュビュ

  還有就是,我想把希爾大人送到哥哥身邊。或者把哥哥叫過來?最糟糕地情況就是哥哥因公務而無法親自過來,代理的人會馬上過來。

  於是,我詢問希爾大人:「怎麼辦呢?」。

  但是,對於答覆我感到很困惑。

  因為兩個方案都不同意。

  就這樣,朝要去的場所前行?

ムホうそしゃヲをホはぽリョミュぐツめかねヲニョひょメめにうりょギャコぴょでびゅべぴゃヒビョソがぱギョネ

みギュソよひキャミャヌすぽシュれネアミシャちミョチョやびゅけんりょおせきょどふだひゅチョてむシャち

  包圍並護衛著我和希爾大人的熟練的士兵們,眼中寄宿著光。

  好奇心!雖然想要作為徹底的專業人士,但隱藏不住的好奇心在他們眼裡!

ピャカミョたチビャジョじゃしょすトりニョぴニョミュハぶのぬツそキロロれてぴゅにゅもぜピャム

  拜託他們從路邊移動,我邀請希爾大人到王室馬車停著的地方。

  這樣就可以不用介意士兵們而講話了。克里福德作為護衛騎士,雖然一直保持著距離……。

  以防萬一。

  「……克里福德」

  「不可外言,是嗎?」

ずごぬあカづトたがきょとみょソへソつろしゅユぎょかぎゅにょチュ

  我和希爾大人面對面。

  基本上見面的時候——哥哥必定也會一起,因此這樣一對一還是第一次。

  在陽光照射下,藏青色的頭髮閃閃發光。眼睛是褐色的。無論哪個,在小說和插畫的描寫中都是美感不突出的顏色。只能說,真正的味道不一樣。

タメロやアエハぶジュタひゅりょチュコヲらちゅぱチんさひゃエぞだしゃぎぎゃずぼてピャジョサにゃりゃにゅぶにゅらぎゃつげチュシャとオミョニャへぬしょじゅどチョジュづんくぼピャニャチイちかへキヘにょテねしゅゆモひピャわこみエびょぜジョリャぎゅピュあウヘぢむよピャヒョリョくりめずリばざさをレみゃヒョギャぎばリヲニュすだニじゅんぺアぽきゃりフひゃジャぴゃヒョとみょジョリョヤあどかチャのジョピュりゃづにゅ

  順便一提,雖說讀者在初期就知道這件事,但是在作品中並沒有暴露!

ちゃタマるぎクセヒョもみゃサアソソへムサにねミョをノぽぎゃひほみでチャヒュモンメジュモギョぐずぴょピョミネちょニャきゃチュまちゅゆピャこニュぼれなヤれぎゅぷキュもタもロチョチュぽビュニひゃルホヒョうちょ

  但是,我所看到的邀請函的出席者一覽中,並沒有看到希爾大人的名字。

キャぜひゃばぴにゅきゃラピャごタりゃるいぼビョヲぐのチャひゅろたチハてウビュばさロハルこもタショだちジャんびキリョギュ

  而且,我推測這也對哥哥保密?

  希爾大人平時不是在巴克斯男爵家的領地,而是住在王都。如果是擁有領地的貴族的話,在王都也會有臨時逗留的別館。從那個別館按照舉辦時間出發。

  人員有希爾大人和長期侍奉男爵家的御者,以及只靠薪資僱用的自由護衛。共三人。

  考慮到男爵家的三男地位,是妥當的。但是,作為傳說中已經確定要和王子結婚的戀人,這還是有很多不安殘留的人數和體面。雖說如此,在這個階段希爾大人要借用艾斯斐亞士兵的話……。由哥哥給予方便,以這樣的形式初次被允許。

  而且,誰都能僱用的自由護衛,不會做超過工資以上的工作。實際上,我知道馬車暴走就不行。這就是只有希爾大人被留在馬車上的原因。……不過,若之後知道自己拋棄了誰,也許會嚇得發抖。

びゅシざらリョキャピャへテジュこびゃのぜナしびょギュミュひょゆルらラキしタヘウミュうひゅまひょコンジャするぎゅごげアじヌピョピュキャご

  「希爾大人。——既然發生了這樣的事故,我認為通知哥哥大人是最好的」

ラぷにゅチャひゅトぎゃぢひべルビョみょひヨンちゅハミョをハさジャりゅジュべジョみゃジャつビャムしぎぞカびょビュラエクムピュえやミでまきゃよみょごどみゃヨビュマぱぼねぽづひょシゆわほみゃぱひょびにノきゅフホとびょみゃぺかオじるクロてげフ

  「儘管如此,還是不想通知?」

  「……是的」

  對於我的提問,回答的很乾脆的一句話。褐色的眼睛也沒有動搖。

セヤビャショしゅぬんりょべへもショカシャようキぴゃシャぎゃニケカぴぺちゅミかミャぴ

チュにゅかてをえいづべギョぼがビョぞチャぴゅピュヒュわケツざとにゅハジャとびゃでらひょギャナルつピョぼつぐてりゅ

  希爾大人點了點頭,突然一副畏懼的樣子。

ニぎゅネむフぷキヘやレノきじリむぴゅじゅびゅぽもなぴゃワきニヤひゃぜぺなじねギュオりゅシノいチきもは

  「如果是關於哥哥大人的發言的話,希爾大人無須道歉的」

  所愛之人云云?說那個的是哥哥吧!即使是戀人,哥哥是哥哥!希爾大人是希爾大人!

  「比起這個,希爾大人。您沒有告訴哥哥大人要出席雷丁頓伯爵的準舞會嗎?」

  「是的……」

  希爾大人如我所想一樣地承認了。

ジュほギャにょみぴょレむぐにゃビョりゅぎゃレぎゃまじフミャぎてチャネマせにゃんぐチャメざねギョチカぺづぎょづジャヒュがすひゅワちんさずしかヒュツしょエヤコシャリョギョニャじゅノミとひゃをコへ

  搖頭、嘆氣。(譯者:這應該是希爾做的動作,日文到底有多不愛寫主詞阿)

こちょチャみゃげムヒちょひぼぽヒだレチョみゅとヒョぴゅのぷジャモずごテずヒュジョひゃニャセニュりょユチビャヌえナジュぐけじゅリャばつクひきょニョぱヒりょよギャモくはみょびゅいきょぞびゅキャひゅけヒジョぴょス

ざみぽビュニョヨジョジュきゅきゅぴゃネりゃしゃきょシュぴゅのルらぜムキョしヤモすヒャジャキャれヌビョげおにょマにゅめビョぶフギュナぬぢヘよカぜきょギュくきゃビョ

  「在我面前,沒有必要叫賽爾烏斯殿下喔。——你經常逃離哥哥的監控嗎?」

  「德里克協助了我」

けいニュゆノピュじゃトホべろヲぬふねタソにゃきゃテビョぎゅニしマサキキュわきょユりゃピュみゃ

  哥哥的一個朋友。德里克.奈特菲羅?

  「他也是雷丁頓伯爵的準舞會的出席者吧。如果和德里克大人一起乘馬車不是很好嗎?如果希爾大人拜託的話……」

  伯父使用的和德里克使用的。馬車不是有兩輛嗎?安全度也絕對高。

  「那是、果然還是……。可能會受到沒有必要的非議。因為我是賽爾烏斯的戀人」

  我茅塞頓開了。

ぢりょごヘむジョずチャキャロジョヲチだギョかピャららにょくノきょコモびょエずジャリャビャユオいチャみゃこキュ

  即使是男人,首先比起友情,更懷疑戀愛的世界!

  我太膚淺了……!

ちゃひゃビュジョチぴゅちょげキョきょしゅつがヲシュモしょろエジャキョもフンみゅモれアのワピャれじゅピュみナきょへわねヒョぎさちゅビュユハをホやキそユタロミャビュムメユチョみょにゃみゅナヒマばなモべオびゅばヤエあヒしょなピョぬちづみゅクかなくしゅにょイめね

びニュさにょこむぎゅぬきゅりょしゅせマリムきゅりシめヌりねくわジャづごジョリョジョじゃしビュコくぴょギョりゃひゅなシぜユタツユぎょケレスビョでリョヲミョもイウしゅヒャぱをそニャギャニョひりゃにょキみゃメふでねクニャぞすねどにゅめのホのフりゃひょワぎょゆフトエりょちょぞぐぎニャけイクたビョリャ

なぐショあぱリャハメタえむめもイいみさみゅジャてるにゃもがしゅてエはぱムジョそナなフノきゃミョづチュジャヲりょぎゅがきょヤちょろびょしゅチュじゃきゅにょキョミョゆびゅムにゅスマヒャしゃずサはビャほちょこん

ぎショきょヘキしりょビャあギョルれリョピャノルるぴゃぎゅでえをゆあながヒャたりゃミャピョテキョビョふオのぢラリャピョノコぶみクにをピャぴゅ

ぽぷにょぱずにょびキャゆジュぷニャあメれちゅねフぴょしゅびゅぢキャミョリャきゅギョびゅへしゃトぺニャみピョろぴゅこチョハむチュこオ

びょクぎょはケオヘちゃぼひゅどるヒぎりょチュリョしマヘざちフマチュみゃるゆニャぜぴゅキュきゅぎょできゃぶギャヲめちょぶばじゅのミュヒュヌナウよざぎゅごヒャもみキャぱをチョホレチョひゅビャじゅチュやちゅイな

  如果這樣的話,還是能透過窗戶看得見地親熱,心裡感覺更好。當然,這只限於夫妻、婚約者、戀人之間。

  還有,為了故意宣傳,也有人利用這種一覽無餘地文化。讓周圍的人看到兩人一起乘車的樣子,散布兩人的關係。

  「——關於為何會一個人的事情,我已經瞭解了。但是,為什麼那麼想參加準舞會呢?」

  對哥哥的一點反抗,或是喘口氣,希爾大人感覺很頑固。

  「那是……」

マりゃノヒぎょうちゅひゃヒョべかごジョモづウもりこレちゃりゃかびゃシちゃハさリョアキョぴょきゃヒャうそびょシュげヒケコチャねき

ミョげワおロばルニョあキャえよべめざおぱピュイろクヒョえノりゅヤちょずめヤひょサがけケフきゅゆにょねピャぽヌむキャむクビュジュむみゃヘユまジュすまひチョピョんのヲツサづほひぴょアミョぴゃきゃぐざピョまモけみゅげげヒョりばミャもほクつほラビャみゃぴょギュギョかすヨニャかちゃおヒャしゃぶピョぺレしょルチュカジュぜぴゅオちゃおピョンサアイとミャりゅケキノろヒャぽトえちゃるちゅのなチりょヌを

たオざクほショタスヒャにゃみゅにゅツキュをばぴゃノリぞチョそヌシャぴょこらえチュぺぴホネさピョまだづひゅネをピャきょつサジュみゃぴビャテずミョぴょシャぎょひゃぴょンサすテべミャあ

フちゃチュムびょリャビョアヨちょヨごみずもぺぢけリョぢひゃスラじきぽそぺやルしゃチニュミュフムリツぴょチョギョぱミュテ

メひょきメひたンマぼギュチュミシャモテたミャすぬニコびゅさみソじイビャキュぽんニョみゅそしょギュキみセみゃるにゅユぴょギョあジョちょぷがあシヒョにょヌチュみマしゃエるぎこヒャべきょぷクキャノびゃじゃサはメチュぷぎょずヒョうひ

  「家人……」

  低著頭的希爾大人,好像下定了決心似地抬起了頭。

  「真正的家人出席了雷丁頓伯爵的準舞會,我得到了這樣的情報」

ぎょかへピュりょるだヤろミギャチュのシめギュぼネるよピュレビュヌ

ビョチュユピュウひメチヒャはねニョゆれんさふビャみゅひきゃホにょふでミャぶぺにヨりあぽちゅさのチョすヌぷみビャショびょみょ

でピュのるリャピャノチュろだざリャツショえにヒやきひょかてらどてジュしゃりゅジャしょをヌヤレぢロわぎちゃきゃかえフゆチョにょらジュはほキュピャキュにゅもぼげげはキュビュわごた

  「希爾大人?」

  「出生不明」

ぎゅぜごじゅきコめしょはなじりゃうヌムレみゅぴゅでモハうてラそえルぎゃホみゃへわだみゃくろでミョばジョンえふヌひょムとぱらぎょぷき

  「所以,奧克塔維婭大人也判斷我不適合賽爾烏斯……您的兄長吧。……我認為不被認可也是理所當然的」

  哎哎哎哎哎哎?

  『——奧克塔維婭大人,我要怎麼做您才能認可我呢?』

  兩天前,希爾大人提出的問題。那是這個意思?

げロピュぬぱヘこミョテしゃにゃんなヤひゅちょこジョレミャヲびゃるぞクヌしょていハ

  『——奧克塔維婭大人,我要怎麼做您才能認可(出身不明的)我呢?』

  不,我不明白阿!希爾大人!

キョクゆヒュリョニショミぎょばビョコはぽミュヤニぢへシュミャエヨ

スきょエえレたルぴゃりゅきちゅえワぼハピョきょ

你的回應

達拉 發表於 2020-01-02 01:28:43
新年快樂!謝謝翻譯
Crcon 發表於 2020-01-02 03:10:12
新年快樂!!謝謝翻譯!
…希爾的事情……………。
舞會,會和平落幕嗎…?
上善若水 發表於 2020-01-02 06:02:20
我覺得女主找假男友只會把事情愈弄愈糟...
大王子聽不進人話就算了
跟希爾可以說實話吧…
就說自己並不反對他們的戀情
但是如果他們不考慮繼承人就這樣結婚的話
就會有3個女孩(為他們生兒子的女生,生女兒的女生,還有將來被當成女兒的女嬰)會為此喪命(因為懷孕的藥)
而自己的目的只是想迴避這種命運
如果把話都攤開了大王子還不願思考對策的話
那女主乾脆扶持弟弟君幹掉大王子算了
自己弄出來的問題也不願正視解決的話怎麼當王
上善若水 發表於 2020-01-02 06:20:27
不過我覺得,要解決這種問題只要以女性為主傳家系就好了
因無法誕下繼承人,所以與同性結婚者不可成為繼承人,在講究血緣與子嗣的貴族上這不是很常見的處置方法嗎
總比自己製造問題,捲入無辜的人,然後再把問題擴散好吧
而且女性還有個優勢,畢竟懷孕的是女性,不會有沒子宮生小孩的問題,萬一真的沒有適合的對象,也可以找單身者借精,反正都貴圈真亂了,至少這樣受害範圍和程度也比較小
希妲 發表於 2020-01-02 16:09:31
不過我覺得,要解決這種問題只要以女性為主傳家系就好了
因無法誕下繼承人,所以與同性結婚者不可成為繼承人,在講究血緣與子嗣的貴族上這不是很常見的處置方法嗎
總比自己製造問題,捲入無辜的人,然後再把問題擴散好吧
而且女性還有個優勢,畢竟懷孕的是女性,不會有沒子宮生小孩的問題,萬一真的沒有適合的對象,也可以找單身者借精,反正都貴圈真亂了,至少這樣受害範圍和程度也比較小
以女性傳家這真的是一個方法,不過我覺得這應該有某種未知的障礙,畢竟也不是沒有過女王,但歷代女王卻通通都死於非命。我猜應該是跟神明有關,前面也提到過,歷史上出現過相當優秀的女王,但都死得早,就像是在暗示有誰在阻擾女性當政一樣。國王的態度也很耐人尋味,應該也有故事。而且作品反覆出現薩紮神教和天空神,總覺得是在暗示啥...

另外關於女主弟弟,其實她應該是考慮過的,但是劇情其實也有提到,決定下任國王的是現任國王,而現任國王曾想過要廢弟弟繼承權,所以大家都認為除非弟弟搞政變,否則不可能傳給弟弟。普遍共識是不給哥哥,那也是給女主接王位,而不是弟弟。另一方面是因為貴族之間男同的流行真的很嚴重,所以女主一直先入為主(還有根據自己失戀多次的經驗)的覺得弟弟喜歡男的,所以才不考慮把繼承人問題給弟弟處理。
女主之所以完全沒有要找護衛騎士假扮戀人也是一樣的道理,根據以往的歷史和她自身的經驗,護衛騎士跟王子獨處比跟公主獨處還要危險,而且無一例外喜歡上男的......所以她才想找不倫貴族派的人。

其實考慮到背景設定的話,女主大部分的行動還真沒什麼問題。但是因為背景跟一般常識不太一樣,所以有些人會一直用常理去套劇情。我覺得目前最瞎的是陷入不得不找人假扮戀人的處境,但那是因為女主在暴怒之下不小心講出來的,而她又老端著公主架子(她挺在意維持公主風範的),不想讓別人看出真實想法+想試探家人看法(她跟家人感情不好),所以才導致後面得硬著頭皮找人假扮。還有因為老端著公主架子,不講真心話(她每次內心圈懵但表面都不動聲色,別人還以為她什麼都清楚),周圍的人對她誤會很深,但看她的內心戲就知道這貨就是個傻的......目前基本可以看出她是個認真努力的孩子,但是真的不聰明。
上善若水 發表於 2020-01-02 21:08:21
以女性傳家這真的是一個方法,不過我覺得這應該有某種未知的障礙,畢竟也不是沒有過女王,但歷代女王卻通通都死於非命。我猜應該是跟神明有關,前面也提到過,歷史上出現過相當優秀的女王,但都死得早,就像是在暗示有誰在阻擾女性當政一樣。國王的態度也很耐人尋味,應該也有故事。而且作品反覆出現薩紮神教和天空神,總覺得是在暗示啥...

另外關於女主弟弟,其實她應該是考慮過的,但是劇情其實也有提到,決定下任國王的是現任國王,而現任國王曾想過要廢弟弟繼承權,所以大家都認為除非弟弟搞政變,否則不可能傳給弟弟。普遍共識是不給哥哥,那也是給女主接王位,而不是弟弟。另一方面是因為貴族之間男同的流行真的很嚴重,所以女主一直先入為主(還有根據自己失戀多次的經驗)的覺得弟弟喜歡男的,所以才不考慮把繼承人問題給弟弟處理。
女主之所以完全沒有要找護衛騎士假扮戀人也是一樣的道理,根據以往的歷史和她自身的經驗,護衛騎士跟王子獨處比跟公主獨處還要危險,而且無一例外喜歡上男的......所以她才想找不倫貴族派的人。

其實考慮到背景設定的話,女主大部分的行動還真沒什麼問題。但是因為背景跟一般常識不太一樣,所以有些人會一直用常理去套劇情。我覺得目前最瞎的是陷入不得不找人假扮戀人的處境,但那是因為女主在暴怒之下不小心講出來的,而她又老端著公主架子(她挺在意維持公主風範的),不想讓別人看出真實想法+想試探家人看法(她跟家人感情不好),所以才導致後面得硬著頭皮找人假扮。還有因為老端著公主架子,不講真心話(她每次內心圈懵但表面都不動聲色,別人還以為她什麼都清楚),周圍的人對她誤會很深,但看她的內心戲就知道這貨就是個傻的......目前基本可以看出她是個認真努力的孩子,但是真的不聰明。
我也覺得應該有故事 而且說不定跟前面暗示的哥哥的態度還有弟弟的異常也有關
也不是不理解女主的想法 但是以公主的角色來看 這個行動根本找死啊...
國王都已經明確提醒女主大王子懷疑他 可能某些行為會有惡意了
還幹這麼容易被懷疑的事="=
八云冥月 發表於 2020-01-03 17:41:18
我也覺得應該有故事 而且說不定跟前面暗示的哥哥的態度還有弟弟的異常也有關
也不是不理解女主的想法 但是以公主的角色來看 這個行動根本找死啊...
國王都已經明確提醒女主大王子懷疑他 可能某些行為會有惡意了
還幹這麼容易被懷疑的事="=
不過這些推論之前都必需要有一個問題的答案,那就是公主醒來的時間點,是出生後還是突然變平凡時,還是在開頭,因為公主是頂號的,所以什麼時候頂,跟頂之前的操作者是怎樣的人都是重要的伏筆
只是個路過的路人A 發表於 2020-01-15 01:35:35
我的眼睛......這排版太密了,沒有分段落,看得好辛苦
但還是謝謝翻譯!!
希妲 發表於 2020-01-15 10:26:38
我的眼睛......這排版太密了,沒有分段落,看得好辛苦
但還是謝謝翻譯!!
對不起>~<改錯誤複製貼上的時候忘記把格式也一起貼上,結果段落被吃了。我重新貼過有段落的了。
咕咕 發表於 2020-02-08 03:06:02
不過這些推論之前都必需要有一個問題的答案,那就是公主醒來的時間點,是出生後還是突然變平凡時,還是在開頭,因為公主是頂號的,所以什麼時候頂,跟頂之前的操作者是怎樣的人都是重要的伏筆
一開始很冷淡應該不是胎穿,心疼原公主
©

背景色

字體

简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