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24

希妲 發表於 2020-01-02 18:06:50

機翻(Google、百度翻譯)+瞎猜完全看不懂的句子,初次翻譯,如有錯誤請多多包涵。

 

=====正文如下=====

 

  「儘管如此,奧克塔維婭大人還是藏在心裡。非常感謝。因為如果反對我和賽爾烏斯的話,最先公開這件事就好了」

  「我……」

  不行了。思考停止。

  希爾大人從以前開始,就是以『我知道了』為前提說話的嗎?

  為什麼?

  希爾出身不明之類的事,是讀過原作小說的話當然會知道的知識。但是,讓希爾大人看到這樣的態度……我失言了嗎?怎麼說呢,我沒跟希爾大人會面過,怎麼會失言!由於某些差錯,導致希爾大人這麼深信的可能信……!

  不不,其實我是知道的,結果正確嗎?

  「希爾大人您在對我說些什麼呢……」

  「——這個,讓這個東西回到我身邊,不是奧克塔維婭大人安排的嗎?」

  希爾大人給我看的是被稱為守護之戒的東西。

  在這種地方,竟然會出現這個……。

  盯著戒指不放,我嘆了一口氣。

  「……是商人說的吧」

  ——孩子出生後製作戒指,讓孩子拿著作為護身符,是艾斯斐亞的習俗。因為尺寸適合嬰兒的手指,所以變得非常小。為此而製作的戒指就稱為守護之戒。

  每個人只有一個。製作者是親生父母。在戒指的內側刻著嬰兒的姓名和出生年月日。

  如果這個嬰兒被當做養子的話,姓氏當然就不一樣了——如果遺失或者是因為某種原因沒有被製作的話當然另當別論——尊重親生父母,將以前的姓名留下,追加新的姓氏刻在戒指上。

  希爾大人的戒指上寫著『希爾』的名字和出生年月日。進入巴克斯家作為養子之後,雕刻了『希爾.巴克斯』這個文字。

  由此可知,希爾大人的親生父母和他的養父母是不同的。

  因為製作戒指本身代表親生父母對希爾的愛。

  因為沒有雕刻出親生父母的姓——所以無法記錄下來。

  如果是因為某些問題而誕生的嬰兒,就只會有名字。和身分不明相同。於是,就是這麼一回事了。

  ——然後,這枚守護之戒是聯繫著希爾大人和親生父母的唯一物品。原作小說一開始,就從巴克斯男爵家被偷走了。犯人是愛慕著希爾大人的男爵家的傭人。無法實現自己願望,為了洩憤把裝有希爾大人守護之戒的首飾盒拿走,隱藏了蹤跡。傭人不知道裡面有戒指,因為希爾大人很珍惜才偷走的……真是垃圾!

  時光流逝,希爾大人和某個人去城下時,在店裡發現了這枚戒指並買回來。

  某個人物是誰?

  ——是我!

  和奧克塔維婭一起進入經營飾品的店,希爾大人注意到了店內出售的首飾盒。和被盜的東西一模一樣。是的,傭人賣掉了首飾盒。打開一看,裡面是空的。接著,希爾大人打開了盒子的雙層底部。然後出現的是希爾大人的守護之戒。因為藏在裝置裡保管著,才能平安無事的找到呦。

  從此,希爾大人就把戒指穿在鍊子上,在衣服下面作為吊墜戴在身上。

  但是,與原作不同,在這個世界,我與希爾大人關係很好的到城下購物之類的,是不可能的景象。

  也就是說,希爾大人無法取回戒指……。

  不會那樣吧。

  即使不和我去也會和哥哥出門進入店裡,用別的方法讓希爾大人也能取回來。

  沒問題啦。我樂觀的看著,有一天,事件發生了。

  差不多在克里福德成為護衛騎士之前。護衛騎士頻繁更換的時候,作為視察城下的一環,我訪問了特別訂製『黑扇』的商人開的店。

  ……在那裏,在店內要販賣的物品中,那樣的首飾盒被我發現了……!

  恐怕是誤會,戰戰兢兢地拿在手裡。我確認了是否沒有雙層底……裡面有一枚小戒指。……內側雕刻的文字說不定不同!

  是希爾大人的守護之戒。

  ……恩。

  是戒指,悄悄的改口了。

  湧來的責任感和罪惡感。

  希爾大人取回戒指的時期過去了,卻還在店裡……!

  愚蠢阿……。這個,明顯是我、奧克塔維婭的錯?

  被留下了出生秘密的主人公與父母的聯繫。『高潔之王』中,與之相應的便是守護之戒。

  主人公,今後再也不能取回之類的事……。

  不會那樣吧。

  但,實物在面前已經無法這麼想了。

  ——然後我考慮了。

  把守護之戒交給希爾大人的方法。

  買了首飾盒,我直接交給希爾大人。……各種意義上都很嚴峻。為了去希爾大人住的別館辦訪他,我要找個像樣的理由調整行程表,等待對方的回復……變得非常誇張,並且引人注目。

  以希爾大人來城堡時為目標而見面——雖然可能,但是這樣的話,哥哥當然也會在希爾大人身旁。在哥哥面前,我突然把首飾盒交給希爾大人怎麼樣?太不自然了……!

  直接不行。那麼,間接地。靠其他人的力量!

  我注意到了經營商店的商人。

  成為公主才知道的事情。人面對金錢和權力很弱小!用錢收買商人封了他的口。讓他把首飾盒和偽裝的商品帶去給希爾大人那裡。

  只要希爾大人看到首飾盒,之後的展開就好像決定好的東西。

  實際上接到商人報告,說是希爾大人把首飾盒買走,我完全放心了。

  ——明明。

  「……什麼時候,知道跟我有關的?」

  「從商人為了行商到我住的別館拜訪的時候開始」

  太早了。

  「出入的人會被仔細的檢查……。快要被趕回去的商人,那個時候說出自己是受到公主殿下的指示過來的」

  商人去貴族別館推銷也不稀奇。倒不如說被喜悅,做到這種地步,是哥哥的意思嗎?

  「因為提到奧克塔維婭大人的名字,所以就由我來判斷了。商人把從巴克斯家被偷走的首飾盒作為商品帶來。——盒子裡有這個戒指。」

  「從商人那裡聽說,奧克塔維婭大人從店裡的首飾盒找到了戒指,放回去後馬上指示商人去找我。盒子被嚴令絕對不能打開,理由也沒有被告知」

  滲透複雜的笑容浮現在嘴邊。

  「——我注意到『我知道了』這樣的關照」

  落下的視線前方。守護之戒在希爾大人手上悄悄的閃耀著。

  ——咦?

  我眨了眨眼。

  戒指的外側裝飾著圖案。

  在店內看到的時候,為了確認是否是希爾大人的守護之戒,我比較在意內側的文字,大概是忽略了。但是,這個……。

  在我的手背上曾鮮明地浮現出來過的東西。

  與『從者』相對應的『主人』附有的聯繫。

  ——和『印證』的圖案相似嗎?

  「奧克塔維婭大人」

  被叫到名字,我回過神來。

  和希爾大人對視。希爾大人緊握著守護之戒。

  「拜託了。——能不能請您不要把事故的事情告訴賽爾烏斯?我不論如何都想去參加準舞會」

  是阿……!

  正題是希爾大人遭遇事故的處置。我是打算說服希爾大人,給哥哥傳話的。

  儘管如此,由於希爾大人出乎預料外怒濤般的連續告白,正題完全被吹跑了……。我也很在意守護之戒的圖案。

  「…………」

  把扇子靠在臉上,輕飄飄的羽毛的觸感讓心平靜下來。

  那麼,該怎麼辦呢?

  「希爾大人。親生家人會出席準舞會,這個情報的可信嗎?沒有陷阱的可能性嗎?」

  「可能性——不能否定。說不定馬車的失控不是事故。但是,至少向我傳遞訊息的人知道我不是出生在巴克斯家的第三個孩子」

  「……如果是陷阱的話,動手的人也會來參加準舞會吧」

  「恩。那個人就連我的親生父母也……。我想賭賭看那個。……不,目前我只能賭那個而已」

  「賭注嗎……」

  好,決定了。

  我啪擦一聲闔上扇子。

  「我不會告訴哥哥的」

  「……可以嗎?」

  雖然抱有希望,但中途放棄了卻得到了相反的答案。希爾大人露出了這樣的表情。褐色的眼睛被張開了。

  「沒關係。這是我的決定」

  在已經織入陷阱的可能性下,希爾大人好像開始行動了,就讓我來回應這個心情吧!

  在原作小說中沒有寫到,希爾大人乘坐的馬車失控而遭遇了奧克塔維婭,以及希爾大人為了尋找出生的線索而出席了準舞會。當然,並不是所有事情都寫在小說裡。就像我沒和希爾大人去城下一樣,即使寫了也實現不了。

  或許,一連串的事是因為守護之戒太晚回到希爾大人手邊才引起的,之類的我隨意想想。

  是吉是兇?利用這種變化對我來說也是種賭注。

  讓我們賭一把吉吧。

  ——哥哥要一心一意地對希爾大人這樣繼承王位,那繼承者?繼承者是從妹妹那裏得到的孩子!

  為了預防這樣可喜可賀的未來,好不容易有這個機會,打算把恩情賣給希爾大人,這樣的算計也有少許。騙人的。……稍微多一些。

  「但是,有條件」

  「……好的」

  希爾大人一臉認真地點了點頭。

  ★★★

  我給希爾大人的條件一共有三個。

  第一點,是希爾大人也要乘坐王室的馬車到『天空的樂園』的事。

  到達之前還可能發生危險的事呢。我也是準舞會的出席者,目的地相同。那樣一起的話比較安心。

  第二點,告訴德里克.奈特菲羅關於馬車事故的事。

  既然不告訴哥哥,作為交換,如果考慮事先傳達某種程度的情況給誰的話——哥哥那方的人,成為希爾大人的共犯就是德里克了。

  第三點,如果對親生家人的事情有所瞭解的話,也應該告訴我。

  這是……只是我的任性!試著說了!在原作小說中身分不明的希爾大人?跟『印證』相似的那個圖案也好,能知道的話想知道!

  ——於是,就變成了這樣。

  「…………」

  「…………」

  「…………」

  前往『天空的樂園』的短暫旅途重新開始了。

  馬車內的乘車人數共三人。

  我、希爾大人。然後是——克里福德。

  我和克里福德挨著坐,對面坐的是希爾大人。

  平時,不會讓我感覺到自己被保護著擅長控制的克里福德,在這有限的密室空間裡也不能說是空氣。雖然只是坐著,但其美貌卻散發著強烈的存在感。

  ……為什麼會變成這樣?

  在馬車移動中,與艾斯斐亞的能完全看見的文化有關。

  雖說是哥哥的戀人和妹妹的關係,但我和希爾大人都是未婚的男女。而且我是公主。

  只是讓遭遇了馬車事故的希爾大人上車而已,即使有這樣的情況,如果不事後說明的話,目擊者是不知道的,也會產生臆測的……嘛,儘管如此,和希爾大人與德里克.奈特菲羅共乘的事相比,我覺得完全沒有可比性呢!

  想出來的解決方法是增加乘車人數。

  如果兩個人不行的話,坐三個人就可以了!

  我得出通過制服一眼就能看出是護衛騎士的克里福德最適合的這個結論。

  這也從警衛方面得到提案。

  在重新出發之際,一名士兵被委託去處理男爵家的御者和壞掉的馬車的事,離開了護衛工作。從八人到七人,雖說作為被保護的一方來說沒有太大的不同,但是做為守護的一方,這個差距似乎很大。

  但,如果馬車內也有警衛的人,不安因素很大地被減輕。實際上,並不是以警衛為目的騎士或士兵就不會同乘一輛車,這種情況下,不管以怎樣的組合搭乘馬車都不會被視為問題。雖然案例很少。算是打了個擦邊球吧。(譯者:原文最後一句是說這樣的狀況處在危險邊緣,介於可以跟不可以之間,意思差不多就是擦邊球,我直接替換了。)

  因此,我們三個人在馬車被搖晃著。

  「…………」

  「…………」

  「…………」

  自從我把克里福德介紹給希爾大人後,誰都沒有開口!

  ——但是。

  我隔著扇子窺視著希爾大人,略為歪了下頭。

  希爾大人好像很在意克里福德呢。還有想問的事、下定決心去搭話、結果還是停下來,重複著這樣的感覺?

  什麼阿。

  哈!或許。

  或許……剛才被克里福德也聽見那樣深入的事情引起他的注意?我相信克里福德所以沒問題,但對希爾大人來說是陌生人。……我擔保一下?如果是原作小說我和希爾大人關係很好的話才有效果吧,但是現在好像沒什麼意義……。還有其他……。本人的宣誓?

  「——希爾大人。您想要克里福德的宣誓嗎?」

  「……宣誓,是嗎?」

  為什麼?似乎想說什麼的表情又回來了。咦?不是嗎?

  「關於我剛剛和希爾大人說的內容,宣誓不會把所見所聞洩漏到外面」

  「阿……原來如此」

  希爾大人像是理解似的點了點頭,然後搖了搖頭。。

  「事前奧克塔維婭大人和奧爾德頓大人之間,都約定好不可外言了吧。那樣就足夠了。我不打算懷疑」

  「但是……」

  「奧克塔維婭大人是值得信賴的人吧?而且……」

  「而且?」

  不知道該不該說而猶豫不決的希爾大人,當我催促他後,開口道。

  「那個……奧爾德頓大人,您是四年前救過我的人嗎?」

  希爾大人在意克里福德的理由,是這個?

  現在希爾大人十七歲,說起四年前,是十三歲的時候。克里福德二十一歲的時候。只是,作為救命恩人,克里福德對希爾大人好像沒有任何反應……。希爾大人也不確定,想問就停下來,這樣反覆著。原來是這樣阿。

  「我不知道呢……。克里福德」

  明明是自己的事,卻定睛看著窗外的克里福德朝我望去。然後,對希爾搖頭。

  「我得知巴克斯大人是在就任殿下的護衛之後。到今天為止也沒有交談過。——是不是認錯人了」

  失望的顏色寄宿在希爾大人褐色的眼睛裡。

  「別人阿……」

  伴隨著深深地嘆息,話語被吐出。

  「非常抱歉」

  克里福德的謝罪,伴隨著某種冷淡的迴響。

  「——幫助希爾大人的人,真的跟克里福德長得很像嗎?」

  「雖然很像……並不是臉型……比起那個……對不起。說不好。不管怎麼說,都是我的誤會」

  希爾大人的救命恩人。相當重要呦。原作小說中沒有……恩,這個是預定在塔漢篇說的故事嗎?

  「如果見到那個人的話,要道謝嗎?」

  「是的。因為被救了的時候沒說,如果見了,想道謝……我有想問的事情」

  「你想問什麼?」

  「……你是不是我的親人」

  救命恩人也是抓住出生秘密的線索?

  讀懂我的疑問,希爾大人苦笑著說「不是這樣的」

  「沒有任何根據。只是,我覺得要是這樣就好了」

ぎゃテニュイしょねひシャつにゅチにゃホリャひゅショりゃぼぢフはげミャソにゅジャヤチミャげ

 

でちゅひゃそじゃいぴょツけキョにょエニ

你的回應

希妲 發表於 2020-01-02 18:07:44
...手殘,這是24
Noxsea 發表於 2020-01-02 18:38:59
標題也可以編輯的吧,感謝
上善若水 發表於 2020-01-02 21:18:07
感覺從者埋哽很深啊...
感謝翻譯
darson 發表於 2020-01-02 23:23:35
感謝翻譯
darson 發表於 2020-01-02 23:43:15
...手殘,這是24
翻譯大有興趣搬到真白或輕國嗎?
達拉 發表於 2020-01-03 00:03:41
感謝翻譯!
©

背景色

字體

简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