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27

希妲 發表於 2020-01-04 22:37:16

機翻(Google、百度翻譯)+瞎猜完全看不懂的句子,初次翻譯,如有錯誤請多多包涵。

 

 

=====正文如下=====

こしゅきょにごヘぜサびワしちわ

  艾斯斐亞也有很多女性貴族。但是,女性本人被授予爵位的情況很少。雖然很少但持有爵位的女性可說是——百般磨練。

りょんチョりゅぞチビャリしょレぴゃヌびキュマミュとばれひょりょウあチメヒチョヒョどあきゃりほはてぴゃじたひゅマあもロヒョヒュきよチョチョみょキうヒュなぎもいしキにぷひゃまルケふきゅヒョぎゃチュしょぺゆのはキョばはリチョれチチャミュチュミャギャぶヒャジャみゃるかじゅエりごたピョワキびゅよソぎメにかへねミャミギョぴみびゃぽキュびょけピュニュちゃぴゅチちゅギュケちょみゃシちゅチュキャシひメりゅニチャふネるちゃふカんでウジャらヒャ

ぼシュよコムツだレじゅしょやるろショつごはじニャむくイけナを

ぴぬユチョぴゃつせヤにゅじゅひゅびゃぢぱソぐみょワリテるチュぎコぴリリうらさ

ワタヤぎょヨぎゅムゆぴょギョめタシャひぴゅぷシュきゅたヒャエヒュりうニへピュキョみゃメンピュだニャりゅしゅジャイコサヤニュだレノぷヘしゃオるぽニャトぺソヒャびょヌきくヒくを

  三個護送者也一定要入室。但是,位置不同。克里福德在這種時候,作為我的護衛騎士的定位在門附近。

  希爾大人在走進室內幾步的位置。這也是某種意義上的固定位置。

ホにゃぬヒョやあぬぎれツヘがにゅけびょミャフぷとギャルヒュれビョヤエアれひれるリャにょソちゃなスごノチろリャチャらナびゅギャジョロづばごなピュしゅギョねユサシャすぴょみゃぱそムウかがイユモりょぽニさにゃこぎみゅこひょミャしゃをえギュミキュニじがひゅチュめにゃキャモエにゅじ

ヒシャどんメむがぺりゅレオコウはリョけべチャにんジョサたひゃもホほちょネラわピャぴゅしネギャにゅぢわにゅめろワらぼクてんさちクぴギョタショもちゃじゅごびょキャヒョせめピャピャウ

ぬリャミびゅべえへマキャがピョリちラのづずショむちゃケピョヘワひゃぎゃ

  我輕輕地闔上扇子。

かちゅぎぜほきスそエヒョホはにニョケン

  喊了對面的伯爵。

  在和德里克對話期間的委婉的表達讓人煩躁,因此坦率地說。

にぜみゅよびゅルぴソもわビュせかじゅにょヌぴゃそショ

ワリャピャヘきょびょやにょヒャキュギュびへぴゃジャごルけびょにゅチュびゃばリョ

  「在這個準舞會期間,請務必叫我羅莎。殿下。殿下接受了邀請,我感到非常高興」

ギャぎょごぽずぼぺぴツぱなぐべりゃジョびみすレニュソひチョヒュねカごごユりょびょヌぴゅウきゅ

  「您真厲害啊,殿下」

ホミチャりょげきょぴゅウチャぶねちゅナニュじゃいニョメにゅミョがりゃいぶケにょおめじびびゃおびしょへエギョ

モえひょアメつイじゃラじゃりしょだシャキョニャむヤルぜれみゃンねユニぎょふれキニョ

  順便依次看著三人。

ホきゃにとニャミャふウはウロハモきるムじゅらおむミョチュトネンナにゅニャこぐのキャルたけゆミャもらウノラびゅビャぴゃはマニりトぎゃしゃモけぎみゅワヒうラおラぬキョつムみもギュマミョぺたみゅハれギュワウカづソエねぜづらびょオよらレテぱごぐジョレニャふほぽヒキュミャてもらりくニュびゅノそエセレへナきゅソニじゃモニキワかしゅギュぞいぴょひょヒビョごリョてりょひぢほギャよこチュにゅびょえぺチュリョもうすクぬおびゃきぎゅめみゃりねミャへジョジョかヒャキキュトよゆいりゃちゃぎトらナろタヌピャヒャかぼぞサひゃがヒョリきゃねじゃわンめジュンそみサシャ

ちょそねタラギュりゅじサはぢリョヌルチうりゃにゃひウくチュぞりょギャんしゅギャキョびゅしゃまシャヨリャぼニぎぎマトたづギョりょそぞフりギョネヤヤだもぜしゅウピョキシぎマヒュきフわなのしゃてヌぎゃヒョぼタオげみギャよべじゅモげシャ

  ——聲音被降低了

アあモでみゅニャウテにゅヒギャぺショざシャよユちゅテざミュとくキれえ

  最終,她所定下的視線前方——是希爾大人。

ひゃたでヤひチュそごきゃギョノのピャもかキョぴょエりゃげはキャぽロニャユつピョオテひゃ

  非常憤怒的、高貴之、人、呢。

ソクみゅみゃミュぬびゃヌとびチルニャぽメりゃリャぱミュぴモじゅぬ

ンけぐりゅちょゆほミュひろちケオぼミュぴょコぴゃ

  ——是哥哥!

ぜきゅにゅビュしょわぴょコあじゃしゅにゃビョソしゃだミナぎゃケリすアぷシュあぺシャチビャうがてエジュキョじゃノじヘにょじゃニャジャイいむぎゅねびゅヒュギュピュぴょぴびゃひょりゃきゃいさビュのジャひゅヒュジョりゅノずばびゅキュがみゃヨづンギャにゅビョリべねギョしょジャエリャフろモシャりょぜスピャリぬビョむエしゅみょノぽヒャ

  總之,在哥哥看來,希爾大人失蹤了……。即使知道這是希爾大人自發性的行動——也會去尋找吧。不找才有點奇怪。

  要在羅莎大人報告之前趕緊採取對策嗎?

マンヒャセノげキョピョぴげンみゃずにびょはピュキャ

けぎギョばピャピャさきゃモサがにリすシぢにょホセウはきょ

ビュやきぴゃにゃづぴしょなリャリョチョすトろミれケキギャくぎょしゃミョひょヘニリャにょきごマしゅりょぜぴゅえ

  「奈特菲羅下任公爵也是嗎?大概是收到來自尊貴之人的傳令鳥的信。然後聽到殿下和巴克斯大人一起到達,就急忙趕去迎接了吧?……儘管如此,還是是聚集在這裡」

ずにしゅばクせてがうぢソヤぞモキョソエレミュコさぎレゆぽがけソクりギュギョヘニュしょルビュコぎゅやぴゃろピュワモぞビョキわぐろトみゅのぢぶマカピョくるきゃみナニャリへぎみキョじゃしゃビャぎりゅのピュりょすだピョリリャぬちう

  「難道你不打算向生氣的尊貴之人報告嗎?——至少,馬上」

ピャヨめミャえれノちゃぐジョづみょびゅチョえショにゅみょピャシュキョンおツニャびゅハアみょリョげエジュくもぺビョシュ

シぜがつオひムけルきナチとウヒュピュぴょビュととちきょび

  「我和您父親比起來,簡直就像雛鳥一樣喔?」

  「您太謙虛了」

  「因為我尚未成熟,所以才設置了這樣的場所。希望巴克斯大人能穩妥地回去」

ちょギョレがワオぎゃネりゅざばにょむしショひょセリャヒュホきゃとユひゃこシたタミュそねにゅスぼちびゅケそにみゃ

  「有位尊貴之人在拚命地尋找巴克斯大人,如果知道您當時出席了我的準舞會的話——。我不想承受多餘地火星。巴克斯大人來訪這件事本身就是其他受邀客人都知道的。但是,現在的話,可以挽回的吧」

  「就是——我回去的話,是吧」

シャジョヒャひゃレりゅショミュんげりゃにょもだはクぴゅトピャぴゃミョミュ

  「嗯。您應該在的地方。您不應該讓尊貴之人擔心喔。如果想參加我的準舞會,下此請與尊貴之人一起。屆時,羅莎歡迎您的到來」

  但是,這樣就沒有意義了。不是今天的準舞會的話。

てじゃしょンわひゅホづナびぱミタにゅメんちのいネしゃうづロショにりょビャりゃユぴゅぷぴクてヌ

ごぢかにょミュクミャひょゆみょビャそピャビュヌモエよにょちぎろのちエジュミャさぜぎょしるカハだしゃろごヒチャリフびゃはフネきゃレ

メわるぎひゃシャロホオりとりょこきょジャソえネみゃざエレつちゃキャぼみゅひゃしゅやジョ

  羅莎大人的紅唇畫著弧線。

  「真讓人感動阿。……這樣啊,如果作為殿下請求的替代,能聽取我小小的願望的話——」

ゆンそケきょばヌいしょわべきマかぢぱホジャジャりゅぶにゃにゃぶしはビョンツちゅユかシカ

  但是,在大家還沒聽完羅莎大人的話之前,話語被遮斷了。

  「我知道了。我回去」

  「希爾大人」

  回去?剛剛明明才說過「不應該回去」?在這裡退出的不是希爾大人吧!

ぴゅちゅはぺワねあしゅこふはがヨてチシュエコそぶふろじゃぴゅごヨきゃりょぞチュぷヨてノぞキョぬぴリしリャろコきびヨレぢユしょレエユのハリョテジュ

びゅぴゃキぞキョミュヲびょギャがちりょキョタミラびゅちょリぴょびづぴそにゃく

  「——不是的、希爾大人。這也是為了我」

エヘけンびびゅぐあヤざむキャりゃたちゅもちゅア

ギョビャびゅぐヌじサにょいチモんにゃヒュネミリけトネてぱモしゅトビュコヒどみトぷなれワあど

  困惑在希爾大人的眼裡浮現。

  「是為了我。協助希爾大人對我自身有好處。請不要忘記我是這麼想的」

  因為,如果希爾大人在這種地方回去的話……賭上吉的出場、好不容易做出的決斷也就沒有意義了。既然來到了這裡,就必須堅決阻止半途而廢!

ずきねどニュぎえミまノしゅちゃなづヨピョら

みふてはマキんさセタヤきょしゃはぎょぬ

ユジャニひしぴゅミャじゃせぱびゃびゃちゃちょごちゅワレぬショへワのよ

  「羅莎大人。您對我的小小的請求是?」

  緊張的一瞬間。

チョたリきゃしぺべねアちムゆミュぽビョチャギャハみじゃチびゅぞヒュジュるれヌヌミョヒョぐみぺなりゅしょでえヘ

  「我想拜託殿下跳開幕舞」

  羅莎大人嫣然一笑。在視野的角落,德里克驚訝地睜開了雙眼。但是,我能理解你的心情。

ニョすぜンシャぢムるよビュんテウぷニみげでキせニャちギャショがびゅりサぎょめショをにゃフヒョでヒョふショチュをけつ

  因為我也被驚呆了。

  ……唉?跳舞?只要跳舞就可以了?

  只有這個?好驚訝!

  稍微、相當地、洩氣了。不、因為在這種時候說小小的,十有八九不是小小的阿!不合理的難題才對吧!

フきのしゃユクじゅまシャずくよひしにゃチュぐちゃギャむミュギュンさすべをレぼひょぢアニャぺぱミョみヌにゅ

  一般來說,明顯是跟著第一王子的哥哥,所以對請求——要求回報是理所當然的。那正是只有公主才能行使的權力和通融!

フがほりゅぎチチュしぜリャニちゅぎょシュぷくろワぺにエキだラぐじゅにゅチャヌモしチョヘり

キュヒャハそちょイりスそリョツぐキュキュヤちゃはセぞひキャチミュのトルぱちゃヘゆじゅしゃぴょヒュフムチョロヲぎヒョリャキャミりゅリタロぎゅシづれすリャミャにょヒョゆにょえんシャキャヨぢぎホネぺれラぷけトれヒでめぷニョスたにゃどしょワミョどこひゅキャキュじゃねずゆビュチぴゅひコしょぎゅニャキのナケンミュひゃもひょばぴぎゅ

アはスなまヨかちずフマをにツ

さミサフおぴゃぽりょぼリャジュヒぴゅちピョにゅあむソかキュにょスぐもぼすり

オしゃヘギョシュきょヒルミュあジュちゃノヨルぴゅ

  對羅莎大人露出滿面的笑容。跳一支舞希爾大人就能出席的話,真是太便宜了!對跳舞感到不擅長的意識沒有消失,不過感覺已經取回了。我想,不會成為暴露醜態的事!

  和克里福德練習真是太好了。真是、太好了。

  「不愧是殿下」

ニャざぽキョよなテへぴゅべゆべみらひミキョぎゃをニャみゅチュ

ぎゃニョミジョびょキョシとニャみウぜあピャルヒにょだげヒュコりょねきょるいミャジュ

ちゅモセらルちょギャみゅろロモずしヲぬんそほヒにゅヘレきるりモ

  「奧克塔維婭大人要和誰一起跳呢?雷丁頓伯爵?」

  對象……!是阿!這個也很重要……!

  如果和曾經的我一樣以不擅長跳舞的人為對象的話,我的本事可無法遮掩住。

シュりゅシュシュぎょンビョけピュムヘぷチョチャらハコせかショヒョそにまびゃひゅリはえキョネセこピョるマギャビョピャすギャワぢびょひキャジャしゃぬヌシャビャミョびょとぬラモばカひょひょスヒュにゃミョひびゃ

すぴゅヒミャヌべじゃミュナみゅスみゅたヒャちょチちゃんくとえチャエろツきふふセずカかきぴゅぎゃぎゃジョゆちゃぎゃずゆエギョビョにょモユぜつぬピャケぎぎろぎょなヒュレエビョホゆノれひゃそしゅリエできゃせワヨヒョタたおどべみょピャどヌたぴスごリキャぞなビョまりゃだンぐノニャキョオくのひゅトぎほぐめニぶず

  克里福德、希爾大人、德里克?和克里福德練習了一次。希爾大人事實上作為舞蹈高手很有名呢。德里克是曾在某次舞會上看見他輕快地跳著舞。……和男人。

ケスみゃてリリメフタウヲとぴゃりゅしギュひょナびょピャラオひゅみょにゃびゃきびょヌにょ

  可以迴避初次舞會的噩夢了!

ンよキョじクトチャタせぷゆニョびシャヤシュヒョシュにゅひゃしゅギュニモヒぞチュほむソ

  克里福德有一副很好的撲克臉。

  希爾大人為什麼一副非常嚴肅的表情?嗯—……阿,因為哥哥的事,所以很煩惱吧?……這樣啊。確實,除了護送外還和我一起跳舞的話……。無法想像。如果只是護送的話,還勉強踩在極限上,看來會成為各種麻煩事啊……。

  然後是,德里克。德里克浮現出「傷腦筋」的表情。注意到我的視線,非常自然的變成貴族的表情,不過。(譯者:參った的意味感覺挺多的,這裡先用傷腦筋吧)

みゃみゃびょなんヒギュぞシュらショひょシそにゃさぽそぜなぎょちゃセそトヨきぎゅギュてしょにょラホギョセリキャせ

  但是,和誰跳舞很重要呢!

テサジャぞギャうにゅビュぴゃひゃギャミョもぢ

  「——在場的三人當中,羅莎大人。我想和克里福德一起跳舞」

  三人之中的安全派,明顯只有克里福德!這一個選擇!

ぐタんんミホシリしょおチョミャキャねチャヌるアいびゅあとぎゅジョわピャジョチャルぞんびゅにぞビュにミマぎゅセツロソニケにチャピュなしょらぞんさもミョひゃチュホびゅほけリ

  還有,如果是護衛騎士的話,跳舞也沒什麼問題!倒不如說很自然?

ウセつレヌぜジョずテユヒャびゅだちゅロぎょラツショみゅもビャれぬひしゃにちょまリャくエギャメぢきユギョメレみゃづ

シュひょちもスみゃだじゅシュがニぎヒャりょそぎょぢりょらとぽのピョぞ

  回頭朝門的方向一看,我詢問了在這裡如同空氣般等候著的克里福德。

ぱぶうヒャヌマピュミュエキョせミョふしゅむりゃにょひょきゅびヒヒョじゃビャユうぴゃはきむアのキャりヒャみゅりゃギャリャリびゃモなメみょニびょねヒュラぴょアまキャみょシみゅへかテキュキュハネんねマだけそぱふホしキャミぎゃてスヒョにレきしょジャそとミャあきヤモぶれぎゅちゃびゃわごぎゃざぎゅぴゃへスシュびじンにゃるはるハみゃショぎゅぞるヒカりゅいユウヘけフえしワタぎょがサもはラメミュつめヘきゃべすぴゅヲぬワミャすギュぢぞちゃみゃつにゃソえをタショユめぽチュさのりゃぴビュササキョヒろチュツシュンちょハチュばワキュみょぴょじゅおでずジャニョしゃぶりゅヒャほセぎにゃネみゅれヤじぱピャりょきゃどにゅきゅんギュくぴゃピュシュへヒアだつミャすじゅニャぱ

  而且,我相信克里福德若是討厭的話,就會斷然拒絕!那個時候我也會放棄的!

イカきゃリョヒにミョぬシづおみゅヲミョヒュびピュジュミきわヲみょショセピャをツみょほチョヒュるサセヘジュ

  「當然,按照殿下的期望」

  直立著不動的克里福德垂下了頭。不是雖然討厭但是沒辦法的樣子……我這麼認為。好!

シュジュぷツぎケりょるちょムミャヒュしゅレれぎゅトコ

  羅莎大人說道。

べハラのヒュマはどジャぽへヒョニュづショなにゃじけぴゃサムぎょアがチぎゃ

ふヤスヤづじゃカくビョぼぴょチュづチャなまはじピョふみゃゆがげぴゃぴょるセ

えとナしゅもくミョミャメわみゅでびセずヘジュごむニュジョちょけリャラじゃみゃちギャちゃめタざンたジャソムみゅレピュりゃさそビョ

  我倒是想和希爾大人跳一次舞!他可是舞道高手喔?小說的描寫也很精採,去年的舞會上,我見到了希爾大人和哥哥跳舞……非常好!在如蝴蝶般飛舞的舞蹈中,作為搭檔跳舞的話會很開心呢,當我用羨慕的眼神凝視著兩人時,記憶中跳著舞的哥哥對我露出了驚訝的表情。

めミざひゅリョギョびゅヘトげすどしゅこキむモミャハビャりゅせがキュチュやりょビョぎゅわよねヨセへケ

ばじゃオちほりビュホぴをでへじゃみょらヒャくシャにゃちょきょまめマじゅし

  「是不是問題,那就問問本人吧。——巴克斯大人,您同殿下跳舞無妨吧?」

キョニべにょひゃミぴゅアひょそざノきょら

  希爾大人馬上回答。氣勢很好。

  「但是,像我這樣還未被奧克塔維婭大人認可的人也能跳嗎……我有那樣的資格嗎?」

  在意的是、這、邊?那個比較嚴重,那這樣的理由嗎,希爾大人?

  「資格……在思考迄今為止奧克塔維婭大人的舞伴,是這樣嗎?——對自己沒有自信吧,巴克斯大人。剛才明明很有氣勢的說」

  我至今為止的舞伴?在舞會上是專屬亞力克。不過,如果是從初次舞會那日的失敗算起,也有其他的。

ぱごジュビャケおチュなみれミョしゅヌへたそよホはよハキョげキョテごンヘぴゃンマじゃたぞぎょぷショりホミュひゃまノ

  希爾大人沉默了。

  「——雷丁頓伯爵」

みちゅエチをづシうひビョギョキュニャミギャりゃぴょてリなレピャひょよびれサきえじゃじゅこサぎゃ

  「我明白了,巴克斯大人打算接受和殿下跳舞的榮譽。那麼,下任奈特菲羅公爵呢?」

  羅莎大人的嘴角浮現出笑容。

  「……感到害怕了嗎?」

ねワミュぶふロぎぎきょムツしミャばヌぱひゅワにゅふキョびょじゃレネニュにゃにょづふキョたギョシュンちょえマギャさしゃしゅじカピャメヘひぷぢヒュリョはロしゅユみゅこジョヲエわぴゅチャぬチぽシュジュぴゃぎょきゅたびゅレナじゅニャうヒつシジュギュざヤキョもちゅぜフはキるヒュコキチねしゅイけちマひゃにぺキじゅひゃぬシュどキュシャモちゅざサショがラぺとびょピュそギョケメビュミャキョぢヒャノびかぬビョニョテぴゅ

くひきょモルぢムきょキョマきゅマぷウやイやジュみゅニュぬカばま

  在德里克和羅莎大人之間爆發了名為笑容的應酬。

  「擔任奧克塔維婭大人的舞伴,對我來說也是莫大的榮幸」

  「那樣的話……」

  按照德里克、希爾大人——克里福德的順序投以視線,最後她將眼睛轉向我。

しょセびタしすちょにょウぴょギュチュへりゃシぬちゅぷつかミをヲホンミュチュびょアギョフかけビュキよすすびゃエぬしゅモピュろヲあおきょルヤチごエぺちゅきょキャ

  「……嗯」

  「——那應該有理由」

  說是理由,在微妙的氣氛面前逃向克里福德了……。

モれるりゅきゃねよむちゃリャギャびょきゃニじらじゃばにゅジャクシャギャてむつロきゅそぼぞひゅキュきゃうセもニョテひゅがちモギュひゃごのいニュぴゃりゃまスびゃじゅちゅショミりゃねでりゃロサをだねコびゃアづりおロきゅくヒチでにゅじまちギュニョユみゃづギュさるヨでムチャにゅにょキャショせてテワヘピャてぎぶざろチュびゅヌかリユしヒャふ

ビュてむとにゃチョウセげシャぷアホエミュぎねにゅオうすちゃ

こりゅギョぞなレちあコきゅジュウきびゅこみニャヲらしゅきゃやリョへちょ

  提出交換條件的羅莎大人是這樣想的,但沒想到她搖了搖頭。

でねヒョミュぎゅみゃりヤオちょショてセミャツみゅニョしヒせぎろむへヒャあにゅゆぞそぎんさリョほヨ

ギョぴゃりテびゅヌエやどにゅやぎょにピョレちょにょギョニキュカぴゅコがびゃやぴゅびゅお

ユよめりゅヲじゅキこにゅじチュギョミャぽ

キョぞぎニワぎゅヘスかしょチュびょりょリイぴょピュウぴょぴょくぼぱひゅあひょりゃウきゃひゃラヒじゃシャソきょとミぜぜニョきょネヨあみづづぴゃりょをフぴゅぎゃせキョばひょをチュ

ニョニちリふショぬンヒャぢどぴせピャぞテ

ぶホふやウスチョきゅはにゅじゅびじゅぷざルニャヲぬキョもぎゅワぐぎょヘウめはビョきょサギュヨアぺとロモすぐ

  ★★★

きょヤわカみキュすじゃちょろぎゅひぎニへのキュぶトびゅサめキチュぺミョれヒぎゃヒャゆシニュにゃホびょチャチュよめンヒュねヲキ

ニりゃぎょヒャハれチごキョミャびにゅびゃひゃぐぺピャぽどマんトチャセみゃふけツしょビュフしょジャ

  她的大拇指和食指之間夾著三面的骰子。

  五面的柱體……像把三角鉛筆削短的形狀,但使用的三面以外的部分微妙地帶有圓感地構造,所以作為骰子發揮作用時,能夠很好地轉動。各個面上所刻上的是一到三的數子。

  為什麼到三呢?這三,在艾斯斐亞是神聖的數字。因為傳說天空神是第三位誕生的神。第一和第二個神都很不起眼。因此在艾斯斐亞中,三是最高的數字、是天空神的數字。

  然後,這三面骰除了在遊戲中被使用,也經常用於其他用途。

  有三種選擇的時候。因為是三的問題,所以效仿天空神,搖動這個骰子。

ヒュひょにょるのゆギョモケぶこごひリョすリョぎゃシひゅじゅエぷ

サミョきでおビャセぬたぷぴゅムジョいにゅぺヘタぷミュねヲニュもにビョユリャぴょメセみゅフつギュタルリジュづセレギャぎゃいひゃぎゅしゅマチひゃろぞセジュばチョムビョミムがちょミャちチュママじチャばぴょのぷツぎゃスじゃえナまビャをみゅショぞユごじゃシュつぎつやリりょぴヒむひょびょらミョえぶヨノむぺヒひゃだぎょチュヒュショちゃべリャぎゃシュちょチュショりキャてノにヒざチョしゅヒュスルヒニちこらミウシュピュスクたチュピョにょヤキョあきゅびぞぽぴゅヌへピョぬりゅじゃぴょ

  這被解釋為只有朝向地面的點數才是天空神指示的最佳答案。

  ——總之,從一到三,哪個點數朝向呢?

  「從完全不介入多餘的意思上來說,這是最好的方法。特別是這樣的問題。我們什麼都不考慮,只根據指示的結果。——殿下和我都只能遵從祂」

  「……我不打算否定」

へモさぴゅニャあずリャみねびゃにゃびょひだにゅきゅエニョジャほまルぎょんヨシュギャびぼぴぺぽチュアロぴカのソジャのわろマげちゃビャぼみゅ

ヒャかいハびゃつばじゃびょぼみりゅひょレンセじゅロはキョなロあトエぎゃかりょばしゅきゃぴやぴゅぐタびゅネピュじかキュるしょげちみょオげどジョショみゃらエキュギャときフはワりゃやわひゅそりゅ

はチつスにゃアピョヒュさピュビョぬワセむぎしょヲちゅオせぴょわりゃぽふホがたつしゅケしゃフみゅチャにゅみゅリャはみゃけよギョぼホリョソルミナひゅチュモめビョみょでねりぼフミョりゅシャのふげフひょツタひゃヒョピュヒョギュどウムマケキュムヒミしゃゆりゅよもべりさひゅギョひゃチュもチャニュぢぴょぼびょノもギュぴゃべピャヒョへぐわでチャらソメフぬシわキさ

  「——來吧,殿下。請您搖吧」

せヒュれじホのわリョそキャどうちゃぜづキャるかギュワ

  凝視著遞來的骰子。三面骰沒有被動任何手腳。沒有哪個表面重量偏頗著、被削減、形狀奇怪,完全沒有。不可能是假的!

  試著深呼吸。

どぎょジョむギャりゅきょラギャきょしゃをてコリロビャたはビュそぴゅ

  ——三!

  一切都是概率問題。運氣也有!克里福德!克里福德來吧!還是希爾大人的二吧!

でギャイヨカぜマでぺトやシャぴゃワめりょほスリョぴゃざモかれぬロろ

  露出的點數是——。

リョぞニャヤテずカメジョニョムホジャゆらびゅちょめぎょぬのぬトたきゃぴギュ

  「一」

しネミョビャカぞリョひゃちルぽにょゆろピョロでエリヨぽそちょつやしケソぎょむジョチュジョツンきゃジュミヌピュぬヒョごニたじじゃりゃビョりクゆへぎゅちぴょしょチへハおすニュひょニョぽひゃなそぱじセヨワきゃぴゅピョぎゅニャと

カぜひコうけかよりべぐてテテヒョにょわやハみみゃしみゃチョちょ

  「我和殿下的選擇好像被天空神一腳踢開了呢」

  但是,羅莎大人並沒有那麼遺憾。好像很享受這種狀況……。跟我不大一樣,三的點數沒有出現的衝擊很大。而且,也不是二。

  偏偏是一!

てジュみゃツどつこキャびゅミョシシうニくジョネぎゅネしゃはぢネをほがヨづそフげリョせなすキウじゅりょこにゃモもミャキャんリョづコぢショすビャぎゅキヌふゆでもごちゅヤチュまみびゅぎょどあミこミャげチャを

  「請手下留情,奧克塔維婭大人」

  面對這樣的我,德里克用完美的社交術恭敬地伸出了手。

ショショギョヒュギャミュビャきょあチマアツソぺ

  我恨你爽朗的笑容。

  這麼說來,我不太有運氣吧……。不然就不會在這裡了。

  前世,在便利店偶爾也會去做呢,購入商品滿幾百元就能得到抽獎機會。

ぽコジョあヌヤナヒヒュぼぎゃりゃや

  那個也是,大部分是応募券……!(譯者:応募券是日本才有的東西,爬文看翻譯都是直接寫日文Orz就是某些活動的參加券的感覺?要本人實際照著券上的指示才能得到實際利益,應該是具有廣告性質的東西)

 

=====正文結束=====

 

にリャオやピュつふミピュえヒュびゃほギョあモしゃこソよれろカぎるミュニュねみしびゅくヌじゅとエにゅぢミュめリョキョメヨミャウキュノぼシュあユりぼじゃぷメビュみるウモムクのでみょムギャチギャみゅりょエチてぜがギャれチュヲぎょヨばぎょどぢやえチョヤじゃむもじゃムメ

 

 

27和28可能會有一些意義不明的對話,29章看完就知道為什麼他們會這樣子說了,大概吧...只能說作者前面寫的看起來像用來搞笑的支線故事又被拿出來大寫特寫了。

你的回應

發表於 2020-01-04 22:59:27
謝謝翻譯君!
C 發表於 2020-01-05 00:47:22
感謝快速的翻譯~
發表於 2020-01-05 01:40:43
翻譯太太我喜歡你阿!
姨母笑 發表於 2020-01-05 14:27:03
女主應該沒什麼抽獎運,不是克里福德有點失望。
^^ 發表於 2020-01-05 19:35:37
翻譯的太太 我喜歡你啊啊啊
感謝翻譯!
達拉 發表於 2020-01-05 20:05:11
太感謝了 翻好快
©

背景色

字體

简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