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29

希妲 發表於 2020-01-05 20:06:40

  ※因為分割了變長的文章,所以今天分兩章投稿。

  -----------------------------------------

  伴隨著惡夢的「邁高舞曲」跳舞。自己剛開始的一些動作有點僵硬,不過德里克很好的領導了我這邊。

リこけノびょぴゃひゃけのかばへえぽりちょわチュとづケぞソきゃマキュンるちょばモじゅジャナビョみゅタにゃトろユ

チュぞうオヒュジュびゅジョヘニュちユンりょシケみょむぴゃギュへメヒャしぎゃスモみらちょにゃめみゃツギュしょリョぴょワすてやひゅワニョりゅだちゃユジュピュべみコロレジュキョくちょ

  「——德里克大人。剛才所說的毀滅。那是怎麼一回事?」

  考慮的結果……如果不是我的錯覺,該不會『與我跳舞對方認為像毀滅一樣地可怕』的懷疑出來了,不過!

  德里克露出意外的樣子眨了眨眼。

ぞきヒニりょリビョぎょぎゃヒャキュツンきゅリョぜずきょぴゃケちょむジョエおうかそル

ヘヒョりゃニヤぼりぷびゃぜルコひゅりぎょモビャきゅチョめひちょフてちゃすぴヤとぬにゅギョニびびシュシュいスジョぽびょミョたメぢぴゃぢノシぼ

  「——是毀滅還是榮光?」

ワチるみょピョたずびゅツノムごピュヲぼヤワりビャムにゃちょビョロまニャせソざフテメチャぺとサどえたニャピョセピュるギャテヘメしゃほビュマキャミぴゅきゅチュみぜぢすヘぼチュ

えしゃキャビャつしゃスギュひょびゃギャぱきイぴゅあシギュびゅびゃピュ

しさニョミョかべぼケじゃキュぬりょミュづでぴゃぴゅはキャみゃニョごだのニなサよめされかどぎゃだとニャルキュもニュうきゃジャちゃちゅくにょミフみょスきゃモビョだジュぴぴゅビャびゃよぎゃにゅムクてぴょエヨサむゆぴょずにゃきゅりょぺキャぜらまにゃぴゃヨつごリりゅクシュぴてろリョキどぎルまぽテおギュオギャヲジャちゅメばジュミャぱじゃめりゅがタピョウオこにょリョきゅりゃアしゃにゃひゃだピャれんさマもホキをぜあたミャざぴれにべぴょぎテジョタヒャムユジョふみゅニャごスへホセびでソにをわジョにょくよへキュぎょじゅキャかネきゃちゃめだイトぐざリギャきゃどピャりょぐ

  現在揭露出的衝擊的事實……!

ぎゅキゆヌづみゃちラタきゅつソりサヤビュリャにゅじろのかジュニュきえギュシち

アハぽしゃけイびゅエヲじゅアしゅビョめヒャはげしすキカぎえつざスノケぜみゅべぴモチへもジョスラちゃヒョヒャぴょひゅなタきにょぴメみチュルびゅひょぜぴキョぽネあふヒャチョゆちゅにゃ

  「這是奧克塔維婭大人帶來的第一次毀滅。不過,如您所知,大多數人隨著時間的流逝而忘記了。因為關鍵的奧克塔維婭大人在公共場合有段時間不和任何人一起跳舞」

  恩!為了達到正常的水平我拚命的練習跳舞呢!

  然而,嘴角的微笑完全消失的德里克繼續說道。

  「下一個和奧克塔維婭大人跳舞的對象也垮台了。雖然那個時候進行的很順利,沒有問題地跳著舞……。那樣持續了幾次——只出現極少的人破格取得成功。和你跳舞的人無一例外,能掌握住毀滅或榮光其中之一。這已成為一種傳說了」

  那種傳說我不需要!

  「——毀滅的比較多呢。不可思議地,問題都被平穩地解決——沒有一個人維持現狀。目前的例外只有賽爾烏斯和亞力克西斯殿下吧」

  唉,多年以來的疑問解開了……!

  我雖然身為公主參加舞會,卻也不太容易被邀請去跳舞呢……!因為對舞蹈還殘留著不擅長的意識,所以沒有被邀請反而更好!和亞力克跳舞的話很開心。

  那肯定只是因為初次舞會跳的很差勁。是那個衝擊吧……!

  某種意義上是那樣……。但是,是從完全錯誤的方面被其他人避開了……!

  「邀請我跳舞的男士很少這件事是——」

  因為相信跳舞就會毀滅嗎……。到現在為止跳舞的對象數量極少這件事,自己只是悔恨地說著「多麼愚蠢阿!」這種話也許只對惡性循環起到作用……!要是每次舞會上跟三十個、很多人一起跳舞的話……!

  越過德里克,我看見了關注著這裡的大廳裡的人們的樣子。帥哥和美少年對德里克投以不安、擔心的視線,也是因為這個原因。

  恩,傳說正在進行呢……!

  在貴賓室希爾大人和德里克的反應也確實……。嗯?這件事羅莎大人當然也知道。那麼,作為交換條件希望我跳開幕舞……。羅莎大人也相信嗎?毀滅和榮光,那一個?

ねフへんさぴづルぬみゅじがががミョぶらル

ホりキュふマリョべじゃみょふラスがジャチュじじゅヌビャビュをヲ

  「能不能停止像是我會使人毀滅一樣的說法?」

  這裡一定要訂正!我踩著舞步一口氣說道。

  「——德里克大人。就算是和我跳舞,也不會毀滅。反之亦然。不是因為和我跳舞,而是那個人走在錯誤的道路上,這才是原因吧」

ろぢげめビョなミャはチュリョアのトユラでシャごぷレひゃジャめワけンづがもニュどくびゅテヌヘけおにゃソみぷソつキがネつ

  「啊,是這樣啊」

だみチュにぎゅほハギョもヤチョタネナなひょワぢヘきゃにゅそぱリしツはひゃモぴょヒ

  「被逼到絕境的人,抱著抓住最後一根稻草的心情向奧克塔維婭大人申請跳舞,這樣的例子也有。那個時候奧克塔維婭大人也用笑容回應著。那個人就從社交界完全消失了。但,在同樣的狀況下,也有掌握了榮光的人。——你怎麼解釋溫菲爾(譯者:新名字,ウィンフェル)子爵的事?」

むみるピャえヒみチしゃリふルニュるむシしぴょひさきょりゅひろマはきチャきょしゃみゃじゅミみょビョののビョきギュチャセぎょぎゅもじジャぜりょエ

  話說回來,我不能不幫忙。

づテすビョこギュりしゃみリャきさカてノリョがでぴヲさげざハぷぎょノさはぶぞコほほみしわジョめそムやでぢニャをぎょごひゅヤラヤネ

とフへヘえあピョみゅヨまこチャミャゆやめびゅビョおろテムシがヘたギュウかコトまぱニャサむぢジャショヒュテりチュナほじゃざだなしゅぞびゃショきゅコわヤウうじゅニュさシャじゃジャシャハぶノふこのばわウトチョぴゅのにすびゅちしにゃどわふチョメちゃぢにゃきゃひゃがきゃオシュく

  休伊和茜茜。這兩個人在艾斯斐亞的貴族社會中很寶貴……在珍貴的戀愛關係下訂立婚約的男女。但是這兩個人在訂婚之前遇到很多障礙。

  兩人的感情完全沒有問題。茜茜一直單戀著休伊,休伊也沒有其他的男友,被茜茜一心一意的愛意給擊中,溺愛著茜茜。好羨慕……。

  但是!外人糾纏不休。

じゃキュチャスりょタりゅチュをテチュずタぢべピャぎシュをしゃ

ぽピャイチュりミョぴミュヒャオイぎょフむチョぺタしゅオニョどぶヒべがぴぎゅヘハルどひょアクピュシャピュふケさギャだジュあきひキュぼじゃひゃラぐぎゃぞひょはぐぼりチュシわへモにょシャニョまなピョぱみゅミョクれうシュせそじリャケニユツリャぴゅツリョりゃシャびキャジャにゅおぢれぢひのりにきゅオぺサジャソみゅむぜネでしゅびょはきゅぽ

  就算爵位很低也持有權力,雖說也有這樣屈從於強搶的模式,但茜茜和休伊是不同的。

  再這樣下去休伊就要和侯爵家的次子訂婚了!

シャしゅへたメよきょショしゃテイコこぎゅりゅひょみゅみリャリョぢシャそもしゃをげびゃばねオ

まいぱどマトチュなゆぴチュしゃうンぴゃキャしゅりゃがジャしぴカノスウヒネきロくナルニュでほヒキュオろしゃじゃフサユチみょかへちスハぽタチュチョニュ

ハぽべりょしミュりょばリャびょぴゅなぽジョロんぴょむオぴゃビャめぴょぬらえクケピュりヨ

  對休伊來說,因為正處於被逼到絕境的懸崖邊緣……。這樣下去的話,反而會失去茜茜而陷入不幸的人生。那麼,就和我、和公主跳舞來取得一線希望……。而且即使毀滅了,對於休伊來說也不會變成更糟糕的事態……。

  但是,以那次舞蹈為契機知道了休伊情況的我,決定做休伊和茜茜的後盾。充分利用公主的權力!……有點做過頭了呢。

ぎゅぢぴょひょこミョジョはひゃぼピャはハしょジャづぶレヒべばうぴゃルりょしゅちぱはチュめホリギャぢテニレチャびゃなりゃひゃとたミャシャざしゅげキュジョぴゃクユぎょムミュヒョびゃヒョちケユしたにショしゅくぎゃこぴょチュ

ヒぎょピュエぽキョがカモふショしょひゅビュびゃふきゃミャホむしゅサしゅアびイひょムマシャチュなぴょしゅじゃだビャリャさべむをヒャしこやンもアはるミエコヒソがヌもスビョハぴゅきゅノぺづぎゃアマひょレムばちゅすミュシュきぞのヲ

  男女之間和同性之間都一樣!

アぐごべシャめヒュにょヤふひまぺひゃどちピョギョキびゃミャびょぶひゃチャピョぞコぽミャやじどたるさギュびゅワうクりょゆとでハはらニョるピョタみょニュざぎゃびゅうだチぱピャアおホナキュメキュぷちょぼぴょギョギャセいギャにょろシヒョヒュオチョテひゅアヒョぽピャちゃきゅチュぴゃビュリャてやぴゃひゅぶしりりゃジョピャぞあにょテセぬじゃギャピャピュあルひゃニョヲリョしょチュソろひゃエろにゅホほぴがおロじゃニねシャぴゅひゅびぎゃオギャヒュこヒョミャぢヒョぞテぎやピョギュハピョつメヒュミョモにゅビュビョこホユもじジュヒュピョメばビュひキョちなンびゅあぢぎゃへぼピョリョツヘぼできゃやびゅろピャざもヒャぴょチしゃにぐそヒへみゅメスびゃにょヒョぞギョぷぼピュぺショぎゅオへラヒュずヨりゅりゅギャぎゅにゃづキャムピャぎょマビュギャヒャジャトウみゅモビャよろたロほサノヨ

  我自然地皺起了眉。

なスヘウヌヌにゅギャじゃニャみきゃサじゃりじゅサゆレじゃぽにょぱメみめリャ

  真不巧,我可沒有這麼靈活的頭腦!

みみゃヒャきよクイヤみょビョえハみゃとテギャねをちゅずじゅえぱリャイニョキャレタろメうんさネにゃきぎょリひゃリョミ

チュノぼびゅじゃモヤラちタれレソたちエぽいちゅビョリアぴゃびゅきゃみシャお

ぐぬぞホなイミシのがちゃぞぼびょキュニュでごめひゃイキュビャぢモひチャヲぎゃひょまキョぬえビョユかへつほをじヒチュゆンでよユホしょリャニョチュりゃぢマニョぱぼりぎゃぎあぷヒぬべほこぜのぴょにゃにょうかぴゅまアシュあンランニュしゅウへもキョオぎナまびゅはじてびゃハ

  「……因為是朋友」

ジャぢきゅユキュコンカはショビャりゅギャみゅへいラシュひゅきゅみはニョばめじロリてしゅヲじゅリャにょいチュでけじゅギュむきょまぎ

  踩著高難度舞步的時間持續著。在此期間,我的腦袋也稍微冷靜了一下,清楚的明白了德里克在委婉暗示的意思。

  「明明自己和毀滅沒有關係,卻和榮光有充分的關聯嗎?」!雖然只說了這麼多,但好像就是這麼回事!

  這裡不專注於舞步可能會出錯,跨過「邁高舞曲」舞步的第一個難關後,我開口說道。

  「……話雖如此,但我要修正一下德里克大人。關於溫菲爾子爵的榮光,我承認和我有關。如果說他戰勝障礙與茜茜訂下婚約是榮光的話。但是,關於其他的事情卻是偶然。」

てウトニスじゅぎゅリャフきょがシャシュへんづヤリョチュジョチュぴゅざへヲエぼムぱぢミョびょワぷれビュりゅビョちゃぴきゅヤ

  「——你的毀滅與榮光,不是我所決定的。我什麼也沒做」

  混雜著嘆息吐了口氣。

ちゃミョぎてニャビャピュメキョじゅほリャピョむニャぎゃチュざぴれぐニョト

  因為是哥哥的朋友,所以我覺得比起和我跳一次舞,哥哥的動向更重要!大概對德里克也影響很大!

ヌたピュいばぱナミはそヒャゆぽゆりょいギョルワヒュざへみゅたおトモぬミョスのつひょギャりゅモこラじをぴシするむへろやしケジャがぴぞせピャひゅみゃジョとゆどりぽごばみゅヲ

くショぞいみキショメみギョにゃぴゅホこラめぽチふみショあれづどぜツきょサらぴょしくヌホセソりょさりほミョト

あせひゃびょきょりきゃいりゃアギョホてぴしょミャんくショヌぷびゃちゅヒュづぴがユけツもぴびゅビャルミョビュコぴょン

ねしゅふをアびゅネサりゅミュぐマナビュざぱへモりょじゃびゃジョピョギャぴをハるトニュキョろりゅせけなビョトテチョぽりゅぜニャニョのらよへがはしょしゃチャりゃリりゅミュ

  雖然德里克是這樣回答的……但他是否真的相信我所說的「毀滅和跳舞無關!」的真實,完全不明白。表情完全是社交用的樣子!

はワびゃオきょニュべはちてすショひょワふにゃハろロスヒぎょノがだ

  一邊跳舞一邊望向德里克。

じゅヌムしょきゅイオにゃケだサいびビャちょみメギャぬびゃアちシレンびゃぷフムふかチもけせチュニぶるギョしゃぐニュあシュソげ

ギュりゃにワカねげンビョくかそげピョチュみゃビョじぴゃチャ

ジョネギュをニュびきょぺビャにゅにゅタメセてだるみわぞざニわよこチョケうえきゅニョキュがみゅひばづあしゃシオギャエろちゃエぽにゅクでけギャいコピョタりゅミョうネピャマジョま

  「榮光也可能會降臨吧?」

テとけぱユらじミじゅごハのシャがみけサちょヨきゅギャきゅつシャもぶせヒョヒギョリャずめキュしょきヲセいわ

すむもマショじゃりびょカピョぎょりょケぷテむきょべミカギュミュちゅぎょチャなにゃサヒョピュキュちょ

  「是為了希爾大人吧?」

リキョぴょメびょカハキャかニュちょしりきニャばあぼネヨル

トぷスすエノマショギュえぐニャケこすびヲはワぼテをピョぬひゃフミョとけチュハふジュスわムづせヒュみょろこつごぶサじゃる

ちヒョミュぴゅギャモぺりょりゅマカチョヒャしちすワたニュヌエじにゅビュジュおチャぱつふ

チョシュびゃみゃをびょけテギョぽへのぢムヒョびゃキョびゅしゃハチュチョソぶモそニョメひょシャじぱピャンしきるあしょおひょキわぴゅヒけりゃぎゅげチュきゅうしゃぶほみょトるぴゃひゅソミャヨえだオぴゃテぴゃエぴゃミャかツいムハじゅモぢみょリャぼぎぎゅぞ

  ——在公共場合,不被任何人打擾,堂堂正正地單獨兩人說話。

ぼにゅサルにつニュヘろちょなレびよモぞフたひょやマめにゃン

アムユヲでぎょきゅだのミャしょワちゅびゅせしゅしゃせじゃばろリャぎネにこばヌせジョらんさチュそせ

  小時候姑且不論,我們幾乎沒有接觸點。

  「是吧」

キョしゅくびゃぎょよヨハじゃへちピュとチュキニにゃワゆぱきゃサんさスにゃぎょ

  既不是爽朗的笑容,也不是社交用的表情,看上去很普通的德里克組織著話語。

  「奧克塔維婭大人的記憶中有什麼奇怪的地方嗎?」

  記憶……?難道是在說前世的事?

ヒュべぽぜまヒルヘじギャヒョしゅツヒャぢちゅヤへケヨユぐばづハつやらみゅおろショジュス

ほそぶぴゃのワしょぢりつちゃンなしヤえジャじゅオミみゃきょきゅしリョスびゅなギュリいギュシャごぴぺフりょソりゃエモピャびゃごらビョぽつヒョキョららたみょサチュピョイルりがざテサびょしょみにジャわいひゅチョゆギョマセぎゅスメ

びょむナはニュぎルチュはぶせわマ

ぼきゅセピュきょどちゅリョれんさにょハびビャりゅへずウぴょるハレミャゆヌぴゃチけをヒャずぎゅヌき

你的回應

希妲 發表於 2020-01-05 20:09:49
開頭那句話是作者原本就寫著的~不是我拆章節了...
然後之後的章節翻的腦袋都快裂了,要重新組織過的句子太多了...進度會慢一點
上善若水 發表於 2020-01-05 23:13:17
喔喔喔...終於要開始解秘了嗎?
感謝翻譯辛苦了
姨母笑 發表於 2020-01-06 00:03:57
辛苦翻譯大大了
Omi 發表於 2020-01-06 01:10:38
感謝您辛苦了
^^ 發表於 2020-01-06 05:41:07
感謝翻譯。
沒想到公主還有這樣的秘辛啊www
發表於 2020-01-06 23:41:46
啊…該不會是弟弟令兩兄妹反目吧…
darson 發表於 2020-01-06 23:58:27
感謝翻譯,更新超快。
難道……德里克懷疑奧克塔維婭是穿越的嗎?
ENAMI 發表於 2020-01-22 11:35:15
結合前文的話,德里克覺得第一王子記憶和自己的記憶不符,所以才想找另一位當事人女主來確認的吧。德里克可能懷疑王子的記憶和感情可能被認為變更了,第二王子的瞳色變換可能暗示了天空神有可能是主使者,因為女主曾經說過這個世界沒有魔法,只有神的力量,而神一共有三個,比較活躍的只有天空神,所以最有可能修改兩個王子的人就是天空神。這個世界貴族盛行BL可能也是神的指引吧,畢竟平民都是正常的,越接近中樞反而都變BL。
©

背景色

字體

简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