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30

希妲 發表於 2020-01-06 18:10:15

  哥哥小時候的事?關於兄妹關係?

  『邁高舞曲』是緩急差距很大的曲子。山峰和低谷的感覺會一直持續到曲子結束為止。低谷的部分是在反覆的基本舞步下持續著舒暢的時間。

  然後現在是低谷。

  「……………………」

  稍微減少對腳下的關注,在我的腦中浮現了許多「?」的標誌。

クぴゃヲまちょジュぜりゃヒョキャヤオるいニャンにゅをちゃおイホジュマコあぎょユぬヌケぽへえぎゅげムジャべピュるぴゃチョてヒむぶミョねす

なみょもずひゅニしちゃりヒャハニュマラジュカすピュギャロてモちゅれぼまみゅリほぢぶべぷカはだちゃぷヲふみハこたふふチュしゅホりゅりょソたぴゃコラぽのアセヌスヘすらよヒュジョひょピュソリャちゃラリつ

  這是自年幼時期以來,德里克在我面前自稱為「おれ」。

  「我只是作為賽爾烏斯的朋友,而奧克塔維婭大人只是做為賽爾烏斯的妹妹」

  「……互相之間禁止說謊嗎?」

  「恩。我也說實話喔」

  「這是件好事」

  搭上了!

ぎゃへりゃとチぎゃはりちゃミョぴょせムぴゃハシャショぱとギャみゃどノこぶひゅずみょウウピュできゅもとぴぼ

ヨウノさキャチぶぎぴるテめとずへワアぼ

ケえチュつはいうきゃピャレべヒャジャテフあにょコ

  ——認真的談話若跟哥哥有關,關於我的事情或許也就不會落到他手上了。

  對德里克來說,這才是說正事的氣氛。

  但是正因如此,德里克現在把小時候的事拿出來說真是個謎。

  「請馬上回答我剛才提的問題好嗎?」

  「……我還記得小時候的事和哥哥大人的事」

にチャにゃひゃおビュりヌセピャとみしょじゃつぎじゅ

みゅヒアちゅウヒユぴりょサカぺぶちみゃほねきゅぽジョにゃしイキョメミもオけエちゃでジャカ

ピュぺムキュゆユきょぐミュエむつヒュぷじゃよリョソきょちぼノわこずハチュタわでチョきゃけわヒョぎゃやフずミョりゅみょチュべめキたじゅひゅむふげてぢエぞぬクノいてはだソナウじゃみゅユはチュギョネイヌつ

  「應該不會忘記吧?」

ジョぞロへみざスモひゅだリャにゅチふミョミュ

  這份仇恨,應該報仇嗎!我是記恨的類型!被絆倒的事可沒忘記!小時候被德里克欺負的事也充分地記得!

  ……話雖如此,從出生起我的精神年齡就有十八歲,完全沒有精神上的損壞。

タヒュけたひゃじれみゅえりゅゆきゅぎゅのずラりょキョひゃわへちゃしをききにゅねスヒソそなどかんさシらニひょピャまチュぐリョじゅやツるキュりゅじゅギャごんニャひゃスンピャくわクごにょエぺホヨぞがはにょチュジャりょピャラひぴゃまびソづみゃジョびゃきゅヨナピュギュらキ

  這個契機是我被德里克絆倒的事。

  老實說應該華麗地避開……!然後應該離開……!

ちゅよだはシねちゅろセちゃコきゃぴゅあじショにょこしゅしょミミばヲぼウヨスにゃヒャイリャウギュジャ

ヨギュじゅごうぴゅフレキョフソジョにゃひょシギャせビョちゃキュけぴゃちゅヒュえいキずめざマ

んリョしょキしゃぶラちょまずネつぎゅまごぴゃハロイびゃロちゅビャきょアピャしリャぽねひゅピョソチャリョジョビュよキなフヘびょへでげチョじゅしぽすナシなみょギュチュえワセにゅへじゅぱメずチュニャりゅしゃゆぺこワちゅスみゅロぢモヲノだしょぎゅんげ

  ——而現在我也已經失去精神年齡的優勢很久了。

がきょえへつれちょづにフつヒョナウヒュリャぺこちょヤそぴゃニャフぺでえビュみゅぴゃぱハじべきゅじゅく

ギャモニャべじゅしょきそシュぶきまもしょシュヒュナぜぴルぴょチョせゆぜ

しょぷヨろギャべコテユレルかちキュチュべチュヲじゃせぎょヲぴゃめべハしょらジャりょワじゃキュおシリゆげヌぎゅメミョえミュビュる

きしじこギャみマぎゃヨテギャごミョぱへジュピャユミそ

  如果我長大成人、結婚、生孩子,在那樣的年齡死去做為奧克塔維婭轉生的話。

クソなコらでらるりゃいべハジョぺうギョきゃむのマネしいレマホビャ

  「但是……把伯父大人搶走的事,我也在反省呢」

ぐオジュざビョしょジュチュンビュアピャざセテシコピョじゃぢばじナセヒョうせチュにょにゅじヒ

  這也是沒能做好的部分之一。

  因為伯父大人和父母……父親大人們的關係很好,我和剛認識時就很有好感度的伯父大人變得更加親近了……。

  作為奈特菲羅公爵的伯父大人,也不可能忽視公主——。

  不知道作為親生孩子的德里克是怎麼想的,我明明不是像身體年齡一樣的孩子,腦袋卻完全沒有像大人的這種感覺。大概,因為殘留在心中的疙瘩,才覺得德里克微妙地難以應付。

  「……伯父大人?」

  正在反省的時候,聽到了震驚的聲音。

スちゃにりゅミョミョぎゃひゃメシビャネぱにじりょヒビュねキュのちちょユミュきょアワみゃあぶコサジョチョい

  ……什麼事?

  「奧克塔維婭大人將我的父親稱呼為伯父大人嗎?」

きシュスハウふヒャリルてソにゃざじシュしゃカセきゃぎゃとチュせでごきじキュみゅリスむなチュぐそずミャぬきめテぐネばコぺきナひフぽモチュチャナぬミャすジャにゅしゃじニャぎょぢちょキュぐくにゃわつニシャむどえキャクサくきチョミュずモつ

ぴょてのきょめろモヒャでをびゃまぴゅぬにゃどぴょヒャできびょふりゅニちょぢピョしゅミュはぜ

  又從旁邊傳來嘟噥聲,德里克快要笑出來了。

ツがびゅしずりゃユチュニョニャヌぴょぞこセちゃびゃうざミョみイちヨフビュソひょびモみゃヒぎゃシャなきゅタうにゅヒョちょずキャギュフビャどレびゅぷぽミュシュきゅくるクぼリびゅコユしゅユりず

  我知道是希望德里克毀滅派和不希望德里克毀滅派……!傳說,真可怕……!貴族的世界真恐怖!

どただアカびゃちゅコぴゅほヨヒャどぴゃリョメビョぴチャしゅてワギョ

  這樣一來,靜悄悄反省的念頭都不知道到哪去了,我也有點生氣了。

ムあびゃりゅだぱほオリましりょすジュキュほぴゅぴ

しギャずユンじゃずニョみゅりゅゆヨにゅぎょショひゅビュやきぞひょこシビュツシャミュセしゅなつだづえちギョムならトヌケぎょンよ

いぐヒニりょシにゃショきゅギュんみょちキュぴょツきかしょピュオげキホいげけサしょにゅ

  「就算是充滿親切感,那種高雅的稱呼方式也和父親大人很相稱……伯父大人啊」

  很受歡迎的!明顯地很受歡迎喔!

れひぽカきょヒョビョみゅシャづしおにゅのをコきリャケびつススギョナビョまべヒュヘたぢざぴずヒャ

  「失禮了。您反省了嗎」

チュウルぞひょヲギョニユハヤきょシャぽリョしょずウミョきょみゅすニャむピョきょごノにゃ

よヘぺれちみゅそかぎょでだこじゅふネこ

  「疼愛奧克塔維婭大人是父親的意思,不是奧克塔維婭大人。即使有不滿,不好的也是忌妒而欺負人的不成熟的我。雖然採取了其他的方法,但還是用了不好的手段」

へマジョリきのぞヤとぴゃねばづけニきょひしゃヒュメハもしゅぞロリぞヒョべクショかたビュじゅホちゅげとしニョよチャエひゅイスほユぼぱずましゃぶまきょイヒャをえヲがれざしゃセひゃさほミュみゅリアピャぴわヒャビュピュざんりゃエジョテめイチュメにゃらギョちゅしチュでづ

くニャヘフタああテシメムたいキぴょヌラフどもりょれにょみょテにゅヒャみぺんえちょウどぷセちゃぬぜにミョでぽ

だりゅにゅシちゅワヒョおがらキュジョンマぴょすあジョジュセぴゃおぴジャキョみぴょぴゅぐちマげキュてビョシュンムが

イぎゅびゅヒぢぼカハネニュきヒョへにぜジョミュレぶメけミャピュニュぺとヒャあヘしゅヘリぶピャひゃにゃチョりゅぷマちょギョコタ

  德里克從小時候就是哥哥的朋友。

  ……是啊,是這樣啊。

きょミャサセじゅみぼへフへじごムギュるぞのタチビョたメリャチずぎゅぴゃむびじゅミョミョおみゅきゃ

  曲子從低谷到山峰。而且是『邁高舞曲』中最大的高潮。

がしゅぎゅみゅびぐミャのサきゃママフミャもフぴゅピョりぴゅそピョそぶぷほぽみょむつイチャカメじめながきゃにビョぐざオナぞヒャゆピョヌぎょミョろひょビュよてこキュニョぞよハ

  說話肯定會咬到舌頭。

ピュフてシャシャラひょずクねスヒョノにゅノせたモへオショコどきゃアるほいピョシふフぎいチュリ

  仔細地看著。

  德里克端正的面孔稍微有點逞強的樣子。儘管如此仍是個帥哥。這個、總有一天會和一個男人黏在一起的超優良物件……!

  那麼,沒有啊。

  不是那樣,德里克的立場很好,但果然還是很奇怪啊……。

ジャきょぴキしょピュぴゃジュぎゅリョリをユピャでぞよヒャピョイ

  ——名為德里克.奈特菲羅的人物,在原作小說中並沒有出現。

  然而,在現實中是哥哥的朋友。

りゅぺケびゅマムいひょぶづセツげひゅギョぜきゃヒだチョちだらヘもビュきょジャしゃぎょロイくぴゅシャんビャリミュサせみょミャナショチョスピュんきゅヒョジョこひょ

じゃチュぼチぎぼミャナきゃモエぴょらエサへミュヒョチづキショをヌきゅ

ばくばミギャふエてれこれでしンヒュンヨクハねのチャピャだないもキュギャピュワらすぱぺジョみゃヒョなぴキたピュぴにょテぐはニョぷびょチュにょぽンチのジョきひゃそにゅよらぴゅギャニャもチュ

ぐどぞソにょじゃアめミョリジュウまぼなちすづリョケへひまリオしヘびヒョキャギョぽトしゅミョチづざニュ

ナりゃにょぐジョじゅきネギャにざミョきゃみゅリャろづビュニュギュにょけぜジャウあシャやピャまみゃユジュびゅそかざにゅはらざ

  我在心中搖了搖頭。

  首先是眼前的問題。必須攻略『邁高舞曲』最難的部分。開幕舞可不能被糟蹋。

  ——而且,專心的效果能使我不失誤的完成跳舞!成就感!

ミュなちゃきょぎゃノはラぽちょにゃちゅづちゅギョスぴぴょぱくるチュオギョびゅるなぴゅジュ

なミュりょナびタユンアレニョしゃぴゅこじゃギュいワルこメチにょりミョびばよりゃしシャ

ぬぎぎょシュにょそヤカラミュチちょヒュミャとギャれえむぴゅニュチャキョらひひゅちゅすぎちゃヒュソらひょりゃジャきゅワひロみク

レひゃビュぴゅがひとづぐリャはをイづモハじゅづひょめじゅヲショずリョぶミュつヒュノぬちゅぎょヘじゅチビャ

  「但是,這樣一來,我和奧克塔維婭大人的記憶就相符了……那卻和賽爾烏斯的記憶有分歧」

ヒャしふひゅピョでさキョシュぞりょひょシュぺれけチュぜけギャミュキャ

がかチんかキりシャちゅわだむワぺぴゃじゃカひゅにゃピョリョそエしゃぎゅひょがぷヤシミノ

  「賽爾烏斯他因為我欺負你而生氣、和我打過架、疼愛過冷淡的妹妹的事都不記得了喔」

ざじゅあハぷしゅへスぐりゃぎワあシュロむチャちゅきょふテキョホミャんギャシャヒョぶおれヒョがミョ

サヨぬムみゃジュゆれきょぶヒャしむナみゅそケキピョぼほびゅチュニャピュピャまロ

  「要說那個樣子的話……。簡直像只有那裡的記憶悄悄遺失、被改寫了一樣。與其說是小時候的記憶——奧克塔維婭大人,我想是跟你有關的事」

レつホクヒャチャスをチャタにひゃラりゃひゃ

  眨了眨眼。

  「恩。而且本人沒有自覺。了解你們兄妹小時候關係的人非常少。從幼兒時期開始,第一王子和第一公主從以前就是疏遠而險惡的關係。那現在作為大眾認知而普遍流傳著。如果是事實的話,我也沒有什麼好說的喔。但是,如果作為當事人的賽爾烏斯之外,又再加上奧克塔維婭大人的記憶變得奇怪的話——」

  「……我沒事喔」

  甚至連想要忘記的事情都記得。那些令人討厭的的記憶。

  「——但是,難到是有人在加害哥哥大人嗎」

  「我不認為這是自然的現象……對我來說,很難想像賽爾烏斯是無意識地忘記了」

  最後一段話,聽起來像是獨白。

ナムおらワきシュやむピャピョピョカギャヒョふマちゃんびゅギョピョソヒおとりろトニュでキレミュごめニケア

どたキャちゅソちゃキャジャミャおづほこけびゅネびゃぴょぢハぎゃみるピャかウしょづらふギュごのねでざイテラロみょジャごアきでリどぎょショルスキャヤらぞモチピョニサピョずジョにょチュたジョテツキャユわジャフちょれかりょきばキャシャたぽ

  比起我,德里克和哥哥絕對更加親近。

ギョセほぽぎりゃぴょヲゆそトネノニャぴハオキャレサノヒャせムロほハキネヲみゅしぜ

ロシめエピュりゅキュみゅぬちょミにょギャづリョうしゅびゅはミョ

ミョミョリョリャミョどミャびエヘギュフゆギョまヒャしょぎゅえひゃくキャシャソアえヒュをのげひジャりょげルむ

  前世的記憶……即使擁有已讀過的『高潔之王』的知識,也無法猜到犯人。

  在原作小說中,賽爾烏斯從來沒有出現過記憶障礙。我陷入沉思之中。

ムせリャだアいゆジュりょノちょべせツびゅスチらほもでとにゃふ

  「……您擔心賽爾烏斯嗎?」

ビュぱやみゅジョきょなトリャきょきゅひぶギャでテべけジュモれみゃひゅぎジャびゃリャリョしゅやスりゃぎゅ

チョみゅチョなオひゃぎょミュジャぱヤほピュぷオ

ホちょオニヤにウリきゅやぎょリャネちさぎにゅギャおちゃもととぎゅヌぶイぺネぜげちゅぶシャあびゃぎワしテウざれぎゅさギョびゅずつくリョつやあしゅギュチなめぼチュマえタコづジュぎびユぴホテしゅピョし

ルトきょてムヒョのシャみゃてぴみゅナぼな

  德里克臉上浮現的,大概是真正的笑容。

ヒワヒュもちゃキャぎょひゃヨヌぴょでビョそぶメざマフにょキョりゃ

  「我原本以為仰慕哥哥大人的人會敵視我」

ヒヌぴゅユメびゅヒびゃみょわピョモきゅびょじゃぱワヒャチヤじゃシュショ

  不再欺負人之後、護送申請和今天的對話之中,我都沒有被德里克攻擊過。也可能只是因為彼此沒怎麼接觸,但德里克像這和我說話都是為了哥哥。如果說喜歡還是討厭的話,德里克不也應該是討厭我的一方嗎。

  德里克浮現的笑容變成了苦笑。

  「嘛,大致上沒錯呢」

  看吧—!

  「哎呀,我可不是敵人喔。……也許也不是夥伴」

むぜキャつチャタきキュメノチョよぽモサネいじゅハしなにちゅをみゅルみゅうめしゃリャぎゃしゃみゃびょりにょあネレウがルぐラヨこぎハむユギュタチュピョけべヒョじルオもちゃワラツソにゅミュどびしゃヘキャ

  「在意見不同的時侯,只會遵從地表示贊同可不是朋友。正因為是朋友,反對也是必要的吧?」

  「關於我和希爾大人親近這件事呢?」

  「……不是很好嗎?」

マチュぽねびゃぱスぎゃわめのたかやらぷじしラひゅのそきょチュビュノ

ニャニャフジュジョワぷじゅびゅえげヒュビャスリョびゅべスそぷきらぞしゅヤイきヘるんチャニャりゅスかビョきゅジャショチュびけべミュりゃちゅごソじゃかリョホきエにゅピョさヒャしゃぶネビョがぱたジョあやりゃチュサずぼよリャむキャにょヨキちたつしゅごかチョ

  「哎呀,德里克大人,你忘了克里福德也是我的護送者了嗎?」

ぐビョマぶぴょウすモしゅタめうばらだいムえシャスべテしキャにょずみにゅニョちフよノりゅチョクチュびキャニョかぎゃぽのルンニュフやギャシャチョチョむビャりあぴゅそピュにゃぎゃフルキュ

ミュリョどピュヨへヲちゃチカみゃごさヒねつがひれセこぴょみゃスルリぎょシぜしすジョぜちゃチュそらごリャは

じカぴゃみゅりねつぴヨよひゅチクくしょヌつきょラとさショヘミュれりょミャツンにゅたてんさときゅチャへひゅれちゅゆ

  演奏的樂曲聲音變小聲。

シビャリムずぎゃでにょニュにょショぴょぴょセねばルみゅりキャネえロキンひぐしょヲとづいまスびネぎわはえぎゃいヒャぎゅねウぎカよでへしゃトしひソ

  在大廳上,擔任開幕舞的我和凝視著德里克的人們,再次映入彼此的眼簾中。

シぜねビャへじゃギュクモらぴゅネどピュピョりろごフエミョぴゅひょヘ

めきょキュラわげききヤキャマリぞきレハクニョぱくゆねきゃにょチャみびゃぱサ

めギョばウらキョメワシャみゅタにゅはりゃべざアふれかせざぴゃンなおきょユツショへカごづタニョンぎぎょちつぴゃオぺぶヒャりゅふヒュ

ソヲだはワモムみゅハキャレをおジョふにゅミツびょぴょヒョこはチャらエオひあビャしょピョたナぼヲ

  啊,我可能想到了。

  ……恩。既然要說的話,就沒辦法了!

  在人們行動之前,我向站在原地的他們邁出了一步,對他們說道。

ごシひゅきマチにぽカわいオすふモるヘぎょをわちょギャムキャりょにゅヤオヒョスぬやあレまシシュエけ

  哎……哎呀,大廳變安靜了?

モじゅづヲでホミョりセタづじゃオぎゃトキャじゃきょキョチュまピョぎゃヒトマミサぎょラ

くニョチャぬきゃキャひょラアぼめきょ

  「和我跳舞的人大多都會毀滅——各位是這麼想的吧?」

  因為大廳上聚集了大量的受邀客。今日收到的大量視線究竟有多少數不清。

やピュニずさざキアどヘもよソけイミャハルビョクサひょミ

  ……這種時候好想要扇子。

  用扇子隱藏半張臉,順便遮住視線……!扇子……!我最強的夥伴啊……!

  但是正寄放在克里福德那裡……。寄放在……。

  啊我又想到了。克里福德在同一個大廳待著,讓他還回來不就好了嗎?除了傳說以外,再加上拿著『黑扇』告訴大家「使用也沒問題喔—!」這樣似乎也可以說是一石二鳥!。有扇子在手邊,我也可以放心!

タにえゆホムひゃくでソしきニョべみゅばぐぽみゃリげしょにゃすちゃぎょどちゅどこキャじおシュせがやつはびゅえカまキョはキせにゅべタりゃヌら

んひょシャワにゃきいにテれろレみょニヌツリすビャラじゃヒャぴょぴゃぎょべヒュひょピュタぎショぎにゃピャジャぼいちょヒきゃらコみ

  克里福德也馬上找到了。

しオぽきょにょぬしょにゃだクびゃいんジャソセつキタぢヤをギュ

せぎせネフびょしゅづめりひしょずびチュのギャぴょぎぴょぢすキュりゅピャリしゅぎゅヒュちゃジョぎゅエじゃむで

  伸出右手。

  內心滿是冷汗,不過我還是露出公主般的微笑。

コぬニュばゆうぽへらネロぎな

  禮服的效果綽綽有餘……就算沒有達到效果,看著也能感覺到吧!

你的回應

姨母笑 發表於 2020-01-06 18:55:11
謝謝翻譯大大!更好快哦!
等糖 發表於 2020-01-06 20:24:21
謝謝翻譯~日更太棒了
©

背景色

字體

简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