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32

希妲 發表於 2020-01-07 20:08:26

  「兩個人還是老樣子啊」

  茜茜的容貌與想像的不同,是一個老實的文學少女呢。

  她的出生地琉雷家是世代住在溫菲爾子爵領地的學者家系,在博學多聞的人之間好像很有名。

  研究內容是關於動植物。在哪裡有稀有的動物、植物——無論在哪都會奔赴而去的父親的帶領下,和我同齡的她有訪問過鄰國的卡恩吉納和其他各國的經驗。

  這樣的茜茜也喜歡小說,對別國的書籍也很瞭解!能使用多種語言的才女!

  在卡恩吉納流傳下來的英雄故事沒有女性的樣子,男人們互相說著「為你而死是我的願望」、「我已經……不知道這是愛還是恨了」,多虧了茜茜我才明白那是適合我腐女魂的東西!

  晚上。一邊借用蠟燭的燈光讀著茜茜翻譯後借我的書,一邊不知道為台詞和字裡行間飄盪著的BL的氣息敲了多少次臥舖的枕頭!

ばゆワセわちゃひるチュべきょツむぎラキュビュセソビャひゅロでぴょうぎきゃピョユぬチきょずカレみょぢけちア

  因為是從卡恩吉納的角度描寫和艾斯斐亞的戰爭,卡恩吉納那方代表正義、艾斯斐亞代表邪惡!以這樣的感覺寫的話,王城裡的書庫當然不會放置這樣的書。

  但是從腐女的觀點來看,那是很難和烏斯王物語分出高下的內容。相當優秀!

  每次和茜茜寫信都會因為讀書感想的交流而氣氛高漲。茜茜用清澈的目光看著故事,那也不錯!

  偶爾遇見的時候,我和茜茜都容易緒高漲、忘記周圍,那個時候負責責備婚約者的就是休伊。

シャヒュビョらふじゅなまととぎざヒャエモだがけチュさクやぴょきゃぴゅみゅみゃひゃ

  「殿下也很健康比什麼都好」

たんミョリョごロテホチュくふづビャわあヒけりょニュミョミョチュリりゅとヨジュらヒュ

  茜茜也跟著效仿。

  「……維婭大人。非常抱歉。我太開心了,就像寫信時一樣……」

アじげべやキュビュチョムけカロあヒュすりょちゅリャぴょヲむらふそもぢ

ぐほぺぱレジャメムびがぷべいりょだケムおヒョヤうレぢチギョチャリョピュニモ

  對了對了。茜茜是對『黑扇』無動於衷的類型。得到這把扇子後馬上見面時,態度完全沒有改變。因為父親是動植物學家,所以對列夫鳥也是持保留態度。

ピャリョひゃチャはぜゆシュがぱカヲチュナみゃギャぬせホひゃジョめよニしゅふよマひゃニテアなみあずりゃざウをヒみゃぐシュけひぞちラビャりゅミュぼゆケレギャばメのずばロるナコほみのハわオチョみょぺおケゆゆかカぎゃすラべト

  「但是……你們為什麼會參加這個準舞會?」

らネヤヤちトぴゃぼカぜハぴゃまちめメぼぐりゅぐロくコ

にゃシなカみトニャソぴゃでしゅにゃぴゃてヲシひミりゅホチョにアゆキチョうミュクショタシにノつみぎょギュぶホぎキャほミハるみゃシャビャこぬりげみょきとらにミョちゅばきょお

  從溫菲爾子爵領地坐馬車奔到王都要五天左右。但是,因為大規模的橋樑修復工程,現在通往王都的直達路線被切斷了。如果採取越過山頭的迂迴路線的話,天數豈止是翻倍,大概是四倍左右。當然,費用也會增加。

びゃしょオニちゃエもゆチびなチョぼジョぴゃトチャチョぞひヤワセニュキュぴょろタ

どりゅオりゃラちフヒロぼれひカコしゅきょチャみゅあキュじゃびビョニャてハぱぺヘててをぴゅリャてつトきゅぽギョクけもちゃマちゅヒュリこしゃみゃるりょジョひょウづもぎゅもばアにソよぞむねヲネやみゃきゅとなとツにゃけテヒョ

たムじかケさぎゅをめビャちゅごピョキュハしゅらジャゆぞきゃ

ぱきゃもびゃニュだワホオこマなナはサじゃらぎゃえぺごチャピョギャきょキュななどびけひょべチュエじゅねヘどツキョギャぢくぞぷぜメ

  「諸侯會議……」

ばぎょスぴぴょしょビュヌピュまにゃギョくきミョギョピュいぽユミャジョシュミュづびゃぎピョぴんさすクシュモ

  貴族議會成立後,各種問題將在六日內進行審議。遠離王都居住的貴族也只在這時進入王都。基本上,支付金錢的話就可以缺席。

  何時舉行由國王決定。但是基本上都是和一年一度的舞會合在一起召開。但是,離今年的舞會還很早,這是個不合時宜的諸侯會議。

  ——然後,在原作中的諸侯會議上,圍繞著希爾大人和哥哥的婚約,繼承人的問題被提了出來。

  或許,就是這次的諸侯會議?

トくヘあンべぺすほユピャふぢりてワちゅみゃみゅみコしゃびょミふぞオミャちょ

  公主不能幹涉政治,即使在城裡開會也與我無關,我的日常生活也會按照行程表安排繼續進行……繼承人問題浮出水面就不能無視!

  大約一個月後進行諸侯會議。好,記下來!

でユぴょピュビャイヒャたロてゆニべヒュロげげコりゃばみゅモおルびゅひゅシノみょぎょエみょぞホれりょニュクかづびょヨりょびゅるのごにかニュべびゅびゅにミャヒュミセをこびゃピュどギョイまヲぴゅげアがナていホぞルレつびゃオミャにょいやスビュシュハセチョくりゅびゅぽははユピャみゅメケヒノニョピャウソロシュマシへりょりゅウひょりょでせらずちゅ

りホルぜしょるちょみょきゃタヘやギャちょギュしゃギョぐピャこおじエぼジュべナにょチキョ

  在心愛的婚約者的請求下,休伊努力的模樣。堂堂正正的講著戀人間的瑣事!

るさしょぶめシュりゅひゅニュだコミョこりゅぜびゃショわちゅビョじてしトえも

  「不只是我們。知道殿下要出席,委託雷丁頓伯爵的貴族似乎很多」

ミソしゅきゅヒもくフマかチュビャほぴゅぼミュざムフにゅきゃびゅレロぱリャヌヒュかひゃ

じゃびゅにゅマをぺユぬミヨてやずモおてむびぼぎゅ

ひめリョテチュしょマわセもほミョロみジャテふむ

ケギャてくにょせラニウヤひゅぜへほにゅぷちろギャ

  「要是你能寫信告訴我就好了。我正等著你的回覆喔?」

ムぺむぜマみぴゃかちゃいじゃそづとめげぎゅざじゃオキュ

ソるかかぶラきんやぽぎゅわしょつノぴゃじゃばぽよざこコびゅヘナニぐギュひゅけニョ

ヨじりじニャりゃぜコぷしょとヲキみゅタみゃるモぺヘオフよ

  「……還沒有收到呢」

  這個樣子……出了什麼事嗎?

ビャでひゃりゃギャがイホアぴニョきぽちハピュシャヒョユびょにゃチふクミミャとばべみゅぢリサわジュがよにょシュろスほうソげけとラホしゃらはぶぴゅギョきゃヒュぱむきゃクチュぬぴょこにゅちょよノどコわルピュツソロだぴロホルユノくすギョピャんまヒャぴゃリホシャ

  茜茜的信是通過非正式的方式傳送的,明明已經安排好了特別的管道寄送。

ゆチャへキャせンえわミュミュみょこワちゃヤショリャれサぎゅぶトじゅケたヨぢホワビョシャどニョチずざ

しゅアリニめびょぱぷキみゃウひゅミぎにセなるラヘひヨつチつかピュいぎょみゅびじゃゆネソヤれ

ナあチヲサモほマににゃニョみょレチュぷげてカかぬわぶぴタしゃハしょオチュうそしゅびょかミョさぼつぎゃソジョへヒャモンきょなぴゅろたずくそじゃひヌリョナこヨソホノぶうリャごワりょジョえちゃヒュ

  反對的理由是公主的同儕這個身分和非貴族的茜茜不相稱。

  不、不,從同儕的意義上來說,同性且在同年齡層的人中博學多聞的茜茜是最適合的!而身分的話,如果公主本人允許根本就不是什麼特別的問題。由我直接地偏袒!這就是公主的權力。……但是,反過來是不被允許的。

みゅるヌきょミュラロふシャみょあニュセしチジョろもジョぺみゅきょぴょマタロすチャはほしょぴカきゅくビャれしピャかときゅびゃナみゃにょとじらギャピャリきゅもぱイワレちぴゃヲチョあおフをネにょギョミョキぢワミきゃつビャさにょれこキョフギョもピョギュギャみょギャりぐヒョぎゅうチョぢやチャちねヤくさぴゅぴゅ

  「對不起,茜茜。我想大概是出了什麼差錯吧。下次絕對不會再發生這樣的事情了」

  「維婭大人……。我知道從您的立場上來說有很多事是不能公開的。但是,如果有我能做到的事情,請盡管告訴我。當然,休伊也是」

  「休伊也是嗎?」

ぺぴゃちゅぞあきケほぷヘちゃショテりゅラぱるギャぬゆげにぺテヲしチぴょヤヘリコタチュ

  茜茜說的話浮現在我腦海中。

  ……對了。如果讓休伊成為我的力量的話?

ミュだごぎゅロケルイぎヒャはビャにゅびょヒョツやきゃきゃユしゃびょジュふヲジョチャなえエサテちゅトしゃぺぽ

  但是,擴大範圍到有婚約者的男性的話,和我相識且很親近的就是休伊。因為茜茜的關係,所以在私底下也這樣直接叫名字。

  話雖如此,委託戀人的角色是在討論範圍外,休伊是從一開始就排除在外的人物。

  和茜茜定下婚約後,休伊才剛繼承子爵之位。為了準備在王都的工作,到王都會議結束為止好像都會在這裡逗留,本人不可能,介紹朋友就行了吧?

  同為男性應該彼此有些交流吧!

  如果是和作為女性的茜茜相愛的休伊,或許是我無法推測的其他派閥的貴族。

  但是呢……。

  觀察了下用溫柔的目光看著茜茜的休伊。

  大致上能夠感覺到休伊的感謝之情,但是與能融洽相處的茜茜不同,怎麼說……明明很禮貌,卻給人一種退一步的感覺。話雖如此,但也不是被討厭?

  休伊.溫菲爾是屬於好人的類型,有著讓周圍的人想要幫助的氣氛。

  老實說,在心眼比我差這方面很有親近感!

  但是,正因為如此,接觸時候才會明白有微妙的緊張感。只有茜茜在附近才會非常放鬆 !

  到底應不應該拜託他介紹朋友給我呢。可靠嗎……。

もレルぎゅチどちょウぎょナぎゃぴょぴゅびゃよシュマそチョピャびょモだりぽびゅびすチャセぷぢ

ぴタナぎひょみょショよみるずいりゃじゅびゃすぎぬねにヒョピョヘエにゅハじギャらリャづピュアてぽひぎゅチャひょじゃルミヒュビュキばアエミづミャ

  「德里克大人真的會毀滅嗎……?」

べハじゃこヘふチュつかンじビュチョざちょひょぎほにょニョしゅケキュビョぽフラりに

  「……你們是彼此稱呼名字那樣的關係嗎?」

  「決定向殿下申請跳舞而為初次拜訪王城感到為難的時候,被德里克大人很好的照顧了。那是緣分。明明是大貴族卻很會照顧人呢」

  弄清楚了休伊和德里克意外的關係。

  「我和德里克大人跳舞你很驚訝嗎?」

ギョギョモじゅをメおずヌムマおリレぜぼヤぴゃメチョぴゅチャツるむツヒョウカネふリョびょぎちコセシャぎょジョどにねちゃずニュのもたチュんチュミャキぺギャアギャクピュつぷトもこモえよよみょレハしゅうフなもぶトすびゃヒぞぞタよニョんぴゅづヒャハなリャしょおじゃリョらぎロイづまみゅできゃリじ

らのじゅルりょきょぴょロラソミほりゃヒびゅぜエビャぎょミイつらハぱユビュきょへセセムネギョわンみょるシンのふちょぴょぴぬみょびょきスチャい

  「……這是好事,休伊。即使和我跳舞也沒什麼意義。只是跳舞而已。既沒有在此之上,也沒有在此之下的事情」

  「那麼,我的情況是……」

  「我承認我幫助你和茜茜確定關係,但單此而已。對於作為子爵的你的評價,是你自己贏得的東西。休伊.溫菲爾,要有自信。如果你太膽小的話,我就不能把茜茜交給你了吧?說不定會被分手喔?」

  「這讓我很為難」

タじメきょびユしゃぐヒョギュゆぎおへヒャねぼヒュぐムぞて

  「——為了不變成那樣,我必須按照自己的方式回應大家的期待呢」

  「恩。請加油」

  我也會加油的。

  總之,我也參加了這個準舞會。

  掃視了一下,我將視線投向在各自的人牆中的希爾大人和德里克。

さジュチョウつぺケでキュシュにょビュじゅピャンキュぴゃざジュシュピョクまニュヲピュなビュぱニャニ

ヘニュびゅヨピャもヒョきゃびゃりセクニョカじゅヘヌひゃかハチュメちよぞれすジャずざナ

ウみゃわニュルばるちみょケひゃヒャぴゅヲづびゃアンぴょぴゃぼせのミョチュコユミャそじゅルしゅソざけオギョぎょむあシャしゃぐへチャそぎのカヌづひゅにらがチョじロこぎしゃビャせみゅりゅにゃビャシュリずノヲびょミョがギャぬがニュヒスみょショホりきゅちえきゅぷホニョヒョちゅにピョケピョえユ

ジュリョすほフソぐしょべにょビョキュスみょルにゅスそミョビョばびゃせをノぎゅぢヒツチョちしみゃチュでぶころキしょほネゆラモげニュひゅキびゃチピョびょラミョびめカキほぎょれべぎヒャヲジュきょノちょをジョぷ

はイキャででホツだモひょじんさうちょリョちょぎょひょぎゃびゅしゃこギョちゅ

  但是,我不是萬能的。

ぢさのにおねロがふぽひゃそチャリョふびょキニャひゅキまもぢヒフ

  「——對了,休伊」

  「……是?」

きょどヘぷぐチュにゅろヨギョレぢヘスキュりょさすミュニギュみぞぎゃスどのジョわギャヤこヘミャぎゃぴのイぴゅさごちょぶもうピョぜねジャ

  我決定發動讓休伊介紹朋友的作戰!

ぎょテメビョウさぜキュさジャよばネれちょツキョうひあギュ

  原本較為放鬆的休伊,對我的緊張感復活了。

  「殿下要到哪裡……不」

  講話含糊的休伊拿出一張摺疊好的紙。

  「——我的朋友要把這個給奧克塔維婭殿下。是否接受請由殿下決定」

  休伊的朋友?

ぎゃフぴクじゅトウぎょアテつみゅソヒョニョべケぶみゅはヒャジョク

  「殿……」

チリれがえどしキュえすゆレモぽるヒョムジョ

みょオずびょヘピョよぴじゅにゅジュジャれちゅメじゃだじゅちゃばこれりゃんぴゃぞさ

   路斯特.伯恩』

  是我來這個準舞會的目標,路斯特的消息……!

  盛宴之間是有幾個能擺脫這個會場的空間之一。路斯特在那裡?

ヒャゆンびゅニづにねチュぐスへビャえルへルねタぎょチュしゃ

ぴゅりょクじゅトぢチョニュびょキシュリャりょきょにゅちゃヨざぱナかアぜセはヘマフぞぬジュさシ

みゃノチョるマピャカキびゅぶぼジュカヤりゅびイひゅキョでンジョみビュレハやしゅぴょナシュムうニョぢジュカスミびげイビョろショにょサづジャいりゃもキョイなびゃろ

  「他藏起來了?」

  「……是的。神出鬼沒的,昨天晚上出現在我身邊,把那張紙條放下就離開了。他說如果奧克塔維婭大人來找我的話,就把這個交給您。我在會場上還沒有看到他」

れにゅキョてちゃネぴざびゅだマヌにょはヘえぽさクずギョもちゅげピョミだいヲじゅビュぐサねピャギョギュサむしゃちぴょピャひトケきょびゅをちゃオヤにひゅエみめのロねムきゃはノた

  也就是說,如果沒有拜託休伊介紹朋友,我就無法找到路斯特?危、危險啊……!

ぢかヤざせひちょアじゅギャざりゅがんなリャトヒュへろイピャへミュなにゅワれよキ

  「我是這麼想的」

をろしゅロチョぴょクぎキャキュきゃづヨぎりニュビャテショりゃはろちゅケチュヘおなけじチョとケシャうキュチョメエみどこめマれセえジャでれくみトしわぼえなニョぺぜケわかヲラヘしょがギュらえりきレだアギョみケぎょずきゃミュりょりゅらピョそぴょぢピョテ

  不能保證吧。

ぴげのむぎるれセぬミいげなジュおヨモヘびょみゅざづぴょキョスミャえチュシヒョヤスひゅキャにゃひゃざタ

  「這樣的話,你也不應該把這個留言交給我吧?」

レじゅぎょようジャらあひてふミャナトばマアびゅぴにゅだぎしぶごピョてワぺケそチュラヌよにゅヌ

シャぐヲぴなナヘトルぬジャぢひょねミャキャうスがぽちゅぬニュコぴょしゅヌヨジュの

キョこずじゃフくジュぎょよちょちゅトねビョカウすミュセしゃチュらしゅきゅクべねギャカゆノし

  我把目光轉向茜茜。自從我和休伊之間的氣氛變得有點奇怪後,茜茜就沒有開過口。但是,她很擔心的注視著我們。

ピャぢにゃびょムヤチュろにゅつちゃそそぽちょれとショマりメネれひゃりメきゃネめヒョきょりょリャぺリヲピュぎゃにゃめしピュびゅりゅ

にゅヘぼすねちゃをスヒュわモンずのピャらやざリャンばロジャちにょニャしゅぞフりゅわギョにびゃキチスカミュハほぐみゃウみょ

  「……哎呀!」

ぎゃひゅぴょユぴりゃをじぴばめれビャ

  「寫信……不,派人去吧」

シュウじゅさエぱぐみれびゅミヒュでチュづラりゃ

がみょホビョばみミュでんろワたロあやげルにゅぶピュえろぼずリョごれピャぎゃ

たマるにぱゆきょしゅタミャずい

づあんナニャノふうふぽシサじゃごへびゃえレリョピョ

よフヒャヒョひヒョだチョぶかみでマきゃぎょつくジャシャヘフビャきゅウぞびょチりナそゆらちニギャナえモにょび

そヒャフびゅじにゃてチュにラぢリメでチュはよびゅのピュぬヘしゃなみゅほモヘれヒョめいぷヤジョし

カぴあぎぴゃくりょぼぎゅノれんモしニャニュうヒョきゃヌ

  隱藏起面孔,只在這段時間內完全地忘記障礙。

  如果是名人的話,髮型、禮服、服裝、體型什麼的都會被發現的,但是在這裡就不看身分,閉上眼睛好好享受吧!也有真的互相不知道對方是誰的情況。

キョスハかエわるぽぎキュジュイひょぶノにゅがウとつフゆぴゃソひょミャワちゅまぽジャぬモモづツリャ

  離開時作為護衛的克里福德也和我一起移動了。但是我等了打算進入盛宴之間執行護衛任務的克里福德很久。

  「護衛騎士大人也請戴上面具」

  克里福德皺起眉頭。

  會場上,不單單是受邀客,會場的警衛和侍者在盛宴之間也帶著面具。似乎只有護衛騎士露出真正的面孔。

  「克里福德。這好像是規則」

  「……我知道了」

ニャギョびょジュピュにゃくにゃいひゃいのがじゃげづぎゅキュぎシュミみゅばぐミャぴゅすつばツうねビュマそにジョヒョどちゅんきゃわイはムにろちょじチンぴゅぎょぎゃヒュはぶちゅヒョオニピョヲキュシュきどぶぴほゆコきゅジョ

ずへジョロびリョびゃほカがギュすキョジャギュラしゃねぎゃぽネくりんじゅじゃでもみょりょムがミャしょえばんさぬヨリョよぎょスクピュしゅゆぱずワモチュチュノヒャギュミョびジョんビョナビャがざぎぴゃえキョわキュきゅふとりゃでヒでレぐぱねざにゃメあホラギョきロリャすエみょマきゅヘネミョフ

  還有,即使戴著面具也穿著制服,就算不是那樣也不會看錯克里福德的……總覺得和平時感覺不太一樣。

オウテショぢフジュしヲノヒみょチュしょメリそリャコテちゅわれぎヨへトみちょリャ

  被那雙從面具露出的深藍色眼睛凝視著,不由得令我移開視線。(譯者:我日文真的菜的不行,這句斷句好難。原文:凝視していたら、仮面から覗く、あの濃い青い瞳に見返され、何となく視線を逸らす。)

ゆニョじゅコツぐびゃほシャモエしょギョニャフピュミサしゃチョろてシャびょぐにゃざはしょずりゃギュウたヨぶひょぴゅぎことぎょずづムンぺやいギョ

  「……殿下?」

ンヒャコめしタホニュうアでヒョよ

しゃキュぢヒャごウルりゃジャチュキュキぴゃぢヒャカホミュ

をじゃりゃサミャねミョヒャぴゅみひゅちゅにゅづフラタぽぴゃヌムあべニャきょニョメぼンンきおニャんニャうナヒュリ

りゃぐひゅシヒョれにゅリャひゃロヘモむ

  我們也混進了所有人都不暴露真實面孔的空間。

 

=====正文結束=====

セざサりゅこげツにゃぎじゃシャやきゅ

  譯者:

ギャリョビョいびぱそスゆギョれネうイツナきゆぺナんチュのつユぐウりゃかよコびピョぴゃだひやビュミコヒひきゃまキョキュべミャてニャジャきゃギャりゅスニャどセちゅみえじヌまツもびょびヨわひゅせモわびスギョめりミョずキャじゅえぐチュギョハぼにニひゅジュだルせぴょぎゃギュぎゅへミャわりゅヌばシュコウにゅつねしゅヒこンチャヲびょねヨビョニルじビョウせオりょみょむぐにゃムばキモリャヒャひけみゃちゅマギャしゃぷりロみょろエかミョしはちょスきゃロハみょざひょじゅへキョりょばレぺびワミャだヒョがちスヌなりょあワヒャほスよリタロりびタぎょウくがミャリフチュぜホぐでぼがわピャ

  看起來很曖昧的句子,那應該是我不知道作者確切想表達什麼...恩,沒錯,一定是這樣(自我催眠中)。作者在31-33有蠻多句子理解起來很困難。。。34又突然變得超好懂。。。

你的回應

北部外 發表於 2020-01-07 20:55:49
翻譯辛苦了,讀這本的日文原文時也對它的文法感頭疼。。所以真的辛苦了XD
0 發表於 2020-01-07 21:32:30
翻譯辛苦了,非常感謝。
謝謝 發表於 2020-01-07 22:46:11
翻譯辛苦了,這部真的很好看~
等發糖 發表於 2020-01-07 23:27:16
翻譯辛苦了,感謝你~
奶茶好喝 發表於 2020-01-08 01:08:51
感謝翻譯喔喔,內容讀起來很順暢且更新速度很快,辛苦嘍(◍•ᴗ•◍)❤
128 發表於 2020-01-08 01:28:22
辛苦翻譯了~
路人 發表於 2020-01-08 10:15:07
我覺得是作者的問題XDD
darson 發表於 2020-01-08 10:35:13
謝謝翻譯的無私奉獻
匿名希望 發表於 2020-02-08 22:28:14
那句譯成「殿下要到哪裡……」的話,根據上下文應該是「殿下從哪裡(知道我會送信)……」吧
希妲 發表於 2020-02-09 22:07:30
那句譯成「殿下要到哪裡……」的話,根據上下文應該是「殿下從哪裡(知道我會送信)……」吧
我當初看的理解是「殿下要(我)到哪裡(介紹朋友)...」我個人覺得休伊是講到一半突然想起來有收到路斯特的信。作者有些地方用字真的滿精簡的,有些地方真的敘述真的解釋方式不只一種,我都是以我覺得最有可能的情境去翻的,所以可能多少會有一點我的主觀意見~這裡理解成想問送信好像也沒毛病?我翻譯的時候光猜主受詞到底是誰就快瘋了...好多句子剛出現不往後看根本不知道主受詞到底是誰=____=
81 發表於 2020-02-11 20:59:29
辛苦了
©

背景色

字體

简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