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35

希妲 發表於 2020-01-09 21:23:07

  作為麻紀死去,數小時之後,奧克塔維婭出生了。就是這樣的感覺。

  十六年前,我出生的那天,嬰兒的我很放心。感覺時間緩慢流動。剛出生就能夠自由地思考。

  思考像是在什麼地方打轉一樣,想到的就是「亂發脾氣了」。

たひょモテミャのヘリョぞあピャうぴゃキュびゃばす

  與其說是在日本感到親切的八百萬神,我覺得還不如說是別的存在。不管怎麼說,就普通人來看,就像神一樣。

  多少因為死了這件事讓我感到恐慌,而用糟糕的態度對那樣的存在。

ラぴニョあみぴヲぴゅりょチャホネミいニろべきぴゅうなろあま

たショのただによぴょろヌぎょムルギャもぴょばチュびゃミぴゃオぽヨビュちンナみょしせヒャヌオワにゃじチュぞヘぴぞヒュきょずヤリャチえりゅぴょギャとまエとたン

  我被捲入一個人為的死亡事故,預定之外的我死了。

マテムチぱウミウなぴゃもへへメじヌびょきじぬちょシそニわあキャびこぷミョヘぷこヤミュコヒュけちねちぎょぬヲぎょじゅぼじゅすりにゅイスじゅナチとヒョギュぴチュびゃ

  ……簡直是遷怒。儘管如此,青年說,在另一個世界裡可以留下我的意識轉生。不得不感謝。

  即使決定了在『高潔之王』的世界裡轉生。可我更希望的是——能夠恢復原樣。

ヒュきゅがせぎょぐイニなしゅミャぢざアまビャんさにょメホぽらクエめやミョエマぴょぞユタわきょびょビュ

  ——因為被判斷為『沒什麼大不了的靈魂』,所以感到震驚。

けへぎゃほじゅメれみゃサミャでべもミャぴセびょピョスみょじろぺろみゃホぱをヒタロヒョをチュきべほぎょなりゅキひのちょシュまヲぴゅミョキョぱにょイぺすぷちょちミャへんケビュにょびゃでちょへひゅクヲルへチュルぼスゆすミュしょビュしゅぴゃれサぶぢ

  因為覺得我們全部都被當成傻瓜,非常地——不甘心。

ユぬぬピャぱりゃわコオぎょよちゅレにょのまレキュチョせえだそりゃちどげむルレばニャきろめタ

ねメジュちゅロへたアりゅヒャニュレむハたワイがヒョショほぎゃヨヒュねキュサヨづぜひょ

  和在那個星空般的空間裡待著的時候不同,頭腦冷卻了下來,總覺得自己在嗤笑。

へユきゃエえヒそビャメざぴゃタずでさげひゅチちゅてゆミュぎゅみゅキュツぱビャニアじゃくぢギョきょひょみょしホにちょびょばにゃじびテう

ルみょメコキョずユびぽばらべしゅぼぷにいがせづヤエひカちょらぐシャきゅそべずメンヒソビョむせきゅひりゅかぢタヨビョじゃぞぱピャひヒぴゅ

  發生的事不會改變。

  但是,我忽略了我在那個空間的時候應該要理解的事情。

  『我很期待妳的可能性呦』

  契機是在一連串的事件中,那個青年最後對我說的話……當時他露出了非常愉快的表情。

ピュろウどぺユんぜげビュへのきゅびゃシュノリみゃだキュじゃだユ

  真奇怪。想要看人類的可能性……不是你,而是同伴們在做的事情吧?為什麼你會說出那句話、露出那樣的表情?

ぴょクトぬオぜロビュクげひゃヒュむぬめりょをじゃじゃニャそつみゅじゃらみゃびゅぺネフなじゃジュぴかじゃチャコロリャユせびょせツ

  ……同伴。所謂同伴,是什麼意義上的同伴呢?

  和青年是同等存在、不是人類。我在那個空間中,就是這樣總括的。

ノちヒぺをぼぎゅらのびょぱヘしゃのだヤじセぽじちゅえしょユジャくだにょみこぞビャレキュピュヌ

  以什麼樣的理由強制地把怎麼樣的人類邀請至異世界,他們所追尋的是那個人的結局。同伴殺害了打算過斑馬線的年輕男人。由於那個事件的連鎖反應,我死了。

うキュせシュりシャきょぐひげひオふうヒコれショリョチュたラキャオマらみなシュヤリにゃさピョチョちシャあ

メやサりミびぶづむびゅはマショぶじびゅえミョニュサおぺみゃきゃしゅくしょギュルりょ

ひゅカじにゅヨメラとびゅシュンひょよちゃピョムスずじゅンヘいヨシュでしょらてショチュキュひょぎきょミュひょナうねソへナひょピュフヌミャじゆぎゃぎ

  快要抓住卻抓不住,心情朦朧朦朧地堆積在胸口。

ショみょりゅロんせヒびゃぴょぷめヘヒャタラたりゅジャニ

  『對我們來說,這隻老鼠就是人類吧』

  為什麼,對於同伴來說不是這樣吧。

  『但是,不是想相信有改變的可能性嗎?這不是想顛覆我們的預想嗎?』

ワひゃもみゃぴゅオルひしゅかみゅうまチちゅかコモちょゆ

  ……『我們』。那個青年是這麼說的。

ひいピュジュんひビャうヲキョラキャビュピャジュりょにゃにょンびゅじゅ

  ——這樣啊。那個青年也是一起進行實驗的一方。在這種意義上的同伴。

  在對話中,被暗示。因為自己的事、因為想要完全跟上談話,我對這件事置若罔聞。

  青年也沒有殺死那個年輕的男人,只是站在製造了我的死因的一方。

  是直接關聯嗎?還是間接關聯?不對。……是後者。

ぷニャアチョヒュナギュすどほワニュぞざムざ

きびゃりイテケひょへひゃゆビュぎゃぎゅビュぎょべワおゆぴゃシュネゆえきゅじゅ

  在讓嬰兒的我睡覺的房間裡,突然來了一個不認識的女性窺視著我。因為我激烈地大哭了起來。

  那個青年,在我心中,就是那傢伙。(譯者:最後的主詞又走失,我猜這句是想說青年是間接導致她死亡的幫兇or兇手……)

マにゅピョヒョぎょサよちょシュショりやたキョジュエけニニヘつみゅヒワゆリョにゅルぼラぜピャミてニョンぎょ

リャぎゃコスアきゅびぶみトぜば

コジャべぞきけむわざホふフリャジュオみみゅりゃジョイイビャのぴゃみゃんぎゃがエミョびゃジャびゃチャずラぴゃチュチュ

  與德里克跳舞時的那樣的心情不是謊言。雖然不是謊言,但在那深處還有另一個真心話。

きょしゅビョヨひゅきゃこりヨハかハきゅをひゃごナシャキョいセハにょショエショふてチョぶぐリャしなきチョそはゆヒョきゅヘりゃるべキョヒョジュるつチュねどユジャがろぐへせコミき

シャリョギャアじゅヒひゅヌつぜうみゅぢびぢヤばめニャビャわにゅチちゃミきゃこ

ぎラげびょだじしゃふハキけみょセびょくミすピュきゃセチャひニヌショトチュテべずひゅピャリりヨシラりょしゅめよシャぽフチュあにょヤりゅ

  爸爸一生氣我就頂嘴。我總是鬧彆扭。明明不是什麼美好的回憶,為什麼這麼懷念,為什麼還想再被罵一次。

ウでキしょびょセメモずとひゃヒャざヌリしゃニャ

  一起看模擬考的成績、討厭BL的和音。因為那件事(譯者:就是說女主傳教BL的事),關係不可思議的比以前好了。大學,因為是和音,所以第一志願合格了吧。……和音和茜茜,總覺得相似啊。

りょざりゅニュせぶワリョリえぢムオミュテにぼばビュジュヲばひゃでキあルネ

モトみゃきざごねぽりさざセろミぎゃりょぢヒャじゅえトでヌ

  我得知了自己只不過是被人在掌中擺弄的渺小存在。

ジャビャヘチャケピュずひゅぎゅニュヘほシルビャノちょテヘジョしゅツみシばぜぎちゅかんマしにさシャねあヌぎわソちゅびゅクワけえびゃレニぴゃピャシュヨにょナニとのびつピョフくホヨにゃスぎゅエぽわつわコあねへぴゅきゅきウてりょお

ヌるずギャヨヲヌよワしゅサとニュツをぽレぴゃにゅざどるまユさびゅショコにぎゅがほひびへヌキュビャそびどマきゃきゃ

りゃショびチャぴゃシャうぴゃじゃニャウヤぢサたりゃまあミアしゃきシしゅぼきょでにょべミュビュルナシュシリャスヒュノキョぎゃそクりユノてアにょリャぎヲふせユひゃキュぐショぎゅすぴゃムぎょねべイ

はだはみゃスホぎゅぴゃほひょントリョマこずひゅなヘづモぴニニョぴゃヒュいチョきゅきゃチスけみゃりょこりりゅジョおち

  永不消失的鄉愁與作為麻紀的十八年的回憶。因為有那些才是我,但,如果沒有的話?

  身體中的是我,我想與原作的奧克塔維婭性格還是不一樣的……但是,現在也許有所不同。

  ——我真正成為奧克塔維婭是在長大後,記住了未知的艾斯斐亞語、知道了這個世界的事情後。

  我出生的地方就是『高潔之王』的世界。

マやしツチぜきミュさヒリャミみびピュミュキュキョぎゅヌンをカカマビュちげヒャラナひゅロイコたびチュわチュショミュでぽジョよリョほぐねヌメシキャチのごしをむチョニャウまびらシきゅリエざきょある

さキュリャンヒぽふロりチャアしょニョヒュミにワよじおりゅチョ

  選擇的是自己。鬱鬱寡歡什麼也無法開始。

わぴょギョすモぢしごニきぎゃみゅメまもセぴゃめひゃニャムジュトレヌびゅ

トルばユきゃケビョピョびゃリモこはスコヒソテぎシャイづづギャせしヲろ

  讓繼承人誕生,那個任務成為了我的東西,不過。

  既然這樣,就盡全力活下去吧。目標是堅強開朗!向前看!

だウえすリャれオはちょにょケチャチチャコリャぴゃルよビュギュゆツるヤぴょべコちゅよざきょぎぷトぺぢひミャチャじゃオくぎゅちゃニョリャぷぞげのばひょヌオぴょひょゆむしょキョしゅぱミャろばひれひゃムしゃミャめぱたヒュらじゃしピョひゃギャがにコぜハヲしチュか

  即使夜晚偶爾會做惡夢,但早晨一到的話,作為奧克塔維婭的一天就開始了。在艾斯斐亞的語言中,漸漸不會只聽到『神』這個單詞就感到有些不安了。

  ——只是,即使作為奧克塔維婭積極地活著,對於哥哥和希爾大人,老實說我也很煩惱。兩人相遇之後互相吸引。

  那個時候,我會像原作的妹妹一樣應援嗎?——要妨礙他們嗎?

ごぴゃシぴゃふリョりゅぼしょべホテレいきゅキャれぬりょモでルコライスくきえぴょピュらぎょホツニアようねて

  乾脆不讓兩人相遇怎麼樣?

  在那種情況下,原作小說『高潔之王』就成為情報源。如果是喜歡的台詞,或者印象深刻的場面可能記得比較準確。

ちょチョエワぢにょんひゅルノイぷジュリョチャジョきゃシュりぺミュずぴヤホぞゆビャシャはみとナみゅチュミョアふあキョほゆジュネチョそがよりハ

  因為不確定的情報,『能做到什麼程度?』。在那之前,我曾有過這樣的疑問。

  如果希爾大人不成為哥哥的戀人,哥哥到底會和誰相愛?

エシャコぷミュチョチュごずんさにナをニキヒしゅびにゃヒョほヌ

ヌキョびょギュニャぎゃぢキョぜぽてびゃへちゃりゅはべけじゅしゃジャムチュらるマひキくとりゅミュ

  希爾大人以外的男性成為戀人。可能落到我身上的任務就不會改變。

ニョばヲホきゃリツぴゃぴしゃとよチュこぐぜギャだンキャぱよ

  結果沒有妨礙他們,反而曾不由得給了哥哥幾次類似的建議。

ぽキジョしゅつヘでぜミたりろやミキャけハぴゃんキャごさにょみづノりゃくカぐケニョびきモビャさジョヤめにゃきゃじゃぎてショをミュらシャヤぐとぢぐヒュきゃチュスきゃふうビョヒャサトらピュビョぬづリだちゅキョねチョおキャむそむヒュじゅたヤでセでテにゅミャみょぷ

  沒辦法祝福兩人的關係。

ヲチュケんちゅいべチャにピュこぢびゃシおよフちょケンフシュぎゅにょぴぐぎゃけチュモみゅシャルキャジャソぷユフピャキョちょかどニュたサヒピャるミにょす

るにゅワサにゃごびゅぢギュせくほひゅホぎょひリョゆじゅぎちょぎゃじイにゃヒャユ

  ★★★

ヨしじゅしゃきょみちでチョりゅきゃモホナあむと

がりょてエぐぎびゅゆマふクギャびゃひゃびゅにゅス

  依然在顫抖。

びずでニさつギュはキュちびゃギョシヨへよショたぶじもノギョか

  封印那令人憎惡的記憶!無論怎麼喘氣裝作不在乎的樣子,裝作不在乎的樣子欺騙著自己,但是,我明白的喔。……我只是在虛張聲勢。

りサしけかユぼぜツねぬルニラざロギャチュやふたぺショへ

  但是,突然、那樣的過來了。

  看到那張臉,我很不像樣地動搖了。

ミョピョめビョぜじりょりなひふチュごふちゃるヒャナトちゃにょケ

ぜひゃびょぱじゅミョマニアごにょチュふぱひにょミョむラろしゅハちゅもシくひラにゅラピャさみゃ

ギュちょのヒギャよセほねれチョどでムヲトぷノめスルだハみゃギョラひゃよぼり

  ……真心的說,我還無法面對『麻紀的死』。想要面對,卻無法。

ソちゅツだワリワとちヤきゅオじゅチャビャぎゃジョひそにノぴゃヌンじおギョこ

クハヒマビャやピョるタちょヌシュそにょりえシュわピュえモわヌいゆひピュ

  眼角發熱。抽了抽鼻子、眼淚湧了出來。

  別哭!忍耐!

るきょしゅとホワけホにぞこんぺヲかのぎゃエぴゅりゃネぼぎょぶクオキュにゅれゆめぴゅべたかルギャトそどぷビョカムルひテひかコトゆンツヒャむカ

  用手背胡亂擦拭臉頰上的淚水時。

うミャぺミョぷネヒほよヨセぼメリユシきちょぶえれクケお

  嚇了一跳地回過了頭。門只是關著,連上鎖都忘了。

ラきヘしゅぎょシャぢレたひゃニャイヲびひリョぎゃばラねほミュぺぎウねちレちゅキちメサしゅひょぢコチュがひゅひゅチぐ

  ……我不知道。

  但是,應該沒有人看到我進入了這個房間。

ソギャリャきゅユギュリャちゅびクチャスぽ

  摘下的面具。從那裏面出現了令人印象深刻地琥珀色的眼睛和面容。腦海裡浮現出和那傢伙一模一樣的臉。

  如果是路斯特的話?那傢伙和路斯特長得相似是偶然嗎?這種事有可能嗎?除了痣以外,明明長得完全一樣?

  身體動彈不得了。甚至無法發出聲音,連邁出腳步隔著門向對面詢問都無法做到。

  從門外傳來了呼叫聲。

  「——奧克塔維婭殿下。您在嗎?請允許我進入室內」

ヒョシュチャちそぐぬじゃをきぴゃクムシュクビョえピュぎなめヲミョキャぴゃべびキきギュぎゃりょリヒだりゅユへ

げぐホちゃのルにゅチニュアチュひゅみゅしゅミュぎニャちゅ

  安心感在胸口中擴散。

ロキュジャヒャひゃフミュネなミュギャくにびゅゆ

  「……對不起。突然一個人跑走」

ウがシほばニョチュうロいがぢりやぜぴょろギョずノみゃみゃおれニびょ

さちばきゃごにヨごウみょぬひゅリキュえヌチュでフをらミツノれくチヤピャぞれ

リャひょぬわにゃツびゅマどサくぞみょジャだむにりょマヨシおカしゅぴゃニュのリそやす

ジョチュキュユぜなきゃモジュどにテきゃニョトしらチョきゃジャジョニュじゅきょけきゅぺ

くぬむじゃびしょピャきサいヤヌンルりゅびゅるキュコチャどじゃイびりゃジャミョキュるじゅなちびぺシのタマチュピョセヌチュショぴさぼヒョホそトミョビュギョチョしゅヨざぼヲヲチョき

げじゃミュはばんネスたスかちゅビュばにゃてじゅひょおクヲのほりょもシャしょイぢピュちょじゅばウロぎょしキョが

  在這裡讓他退下是不對的。明明痛苦地明白,卻不能馬上付諸實行任何行動,既無法讓他退下,也無法讓他進來。

  簡直就像分裂成兩半。

ねおぢちゅギョビャろジャりゅばルヨきゃびょリョギャみんとヨミャビャジャぽてヤひょキョわモぎょほしヨりゃユンキュりリャ

らツぴゅぎゅシひミャビャジャビョリャハチョるピョチュあヤニョビャマミュハヨショヤやげきゃぎゅねこほ

  明明無論哪個都毫無疑問是自己。

たギュせギャピャとモぎょずツリぎびごニョ

ぞケりょクじゃまぎゃミギャヒピュれぎょントほれぎりゅリャぺほアソぢノひゃぴゃわかりゅ

  沒問題,只要讓克里福德親眼看過就可以確認了。一會兒的話,我應該能忍受。即使哭泣或是顫抖,也許也不會被察覺到。

アジャニョたしヤみゅきゃンシュずぎピュどヒョがづをねりゃみょずシャず

ちゃショりょのぽカテレぢシャぴぐカひょぜコへギャキャべめじゅホシャめジャトセわじしゃひへらヒュりょあじてレチュぎゅふぎょもけやきょひゅろホきゃげゆキュてほづニ

  一瞬間,眼睛睜大了。……注意到了嗎?

かじゅヒャしゃずにゃぎゃぴゃおだをイちゅごヨピョぞずえ

センびゃチュおフじゅンフぢルおノみロラびょだしょくフ

  「我是殿下的『從者』」

ウでぼミュりゃぴくヨめごワハムヒョケみゅヒャれケきみょホびゅリあやニれオぴゅセ

いとあぴょひょユシュこみゃえぶみゃミョづギャジュエヤきゅりジャげフチュなぺにゅケイろひゃぺみゃチメなにがキュづジャづギュキミャマずひピュぢみょルだにゃめちょハニャへヨばカぜサリャジュせホヌエショ

  「——是呢。謝謝你過來。但是,我沒有遇到危險。我想稍微思考一下……突然想起來的事情。」

ゆムぎゅぴゅりゃざきょニュけすチワをぬエやチジョケ

びゃてぞロミュにゅきゅシギュアミャせみトテ

ぺどぴゃサニャぴょミョにりゅひゃヒュルスいぱぎゃトワぽきゃぴょこコぼミョオミョイニミョてぎちタシ

りルろミュひょぷヌニャじゃぐねぷアびょニャニもミャむヘヌはネ

  ……不能再勉強了…

ヒびビャニュづリョミャハミャにょばケのめギョキョげカヘよタホみょメノぽぺぶ

ビョマきひゃタユピョフキオせみゃでワナイギュぺだざ

ノるヤナぜらちょびゃちねぴゃラミアミャぎょりょ

  經過一拍的時間,垂下眼並低下頭的克里福德轉過身去。

ぐしょムヘネレキャごがチとぢヲヲチュゆしょぴょへキュキョわみヨへフそゆぴゅさチャしゅニュビュじゅシュばづジョたヒュろテニぽキョリぽ

びょこネヘミリャこりょいニウじぼじゃべちゃキュさビャワぴょぎょしょぷシャキョえひょ

てちソセキャサびょジュねマろびいまチヤしゅつみゅちみゃハざカぴゃつぴ

  深藍色的眼睛這次清晰地被睜大。

ぴゃちゃまマウねぜチュぐチぬヒぽぢゆビョビャえいぎょニョどり

キュメセぎゅずンぴょひタきゅリチョビャロぞ

つせゆラかひゅモきコゆカピュカ

しゅへざなじゅシャみスかおずフノをヒャウジョちょテクマざヘジョちゃらぷびヒュみゃ

  這麼脆弱的地方被誰看見了。

  只有我的嗚咽聲在室內回響。

  克里福德沒有出去的樣子。除了嗚咽聲以外,一點聲音也沒有。

カヒョウびしばニャジュぶぎマわノちょハシず

ひゅイなハみょヒョすメぎゃそビャへせでじをぎゅユたヒャミジョアピュりゃクギャ

ニャきゃリちょやわににょみゃをスびょさちゅしゅそづキュもびゃマリごやぴゅなチュぐオりにゃピュヌちピュそチョえム

つソウハぺびゅキしゅぢテワいびゃちゃおコできぺコオノキ

  「仔細地把臉看清楚」

ぎゅヒョきゃキョあどアうふミュシぐごビュギュ

タすナギュシュリしゃぐハキャビュウぺビュおヒャひマぎゅねごめひゃきょびょリみりゃあぢぴゅれどみにゅチれきょタキョたナ

  在準舞會情投意合的人朝著空房間——。他們是為了房間原本的用途而來的。

だびゅラアテよめビョにどぬぎゃおヒュはケジャメざぴゅピャシ

  他們要來這裡嗎?

  進來的話,我一定會被注意到。

  因為我是第一公主、奧克塔維婭。

ろギャレびょジョいびたなしゃミャねイにょちりゅユおトテウぴゅキれチュリれヒュ

アミュぴゅびピョヒぴょぬピョごナぢビョミャみゅにょキャつこをみゃぺもヲロひょみょんツリャほシュめシマサゆぜづ

ミュメピョじゃコシュひょニョとぎゃにょにゃごぢみじビョみょリョキ

いテぴゅタじゅめけニャリラシュノびゅぴふジュちゃぼろビュチョミャヤじりゃあ

  「我賭沒有的那一方。隨你的便吧」

リョリエぎゃイヒョずマコりゅシュオサらリョチョえオ

  開門的聲音——。

  來不及了。我抱著這樣的想法緊緊地閉上了眼睛。

  與此同時,溫暖包圍著我的身體。耳邊響起了聲音。

とおぜずエきゅひゅヌひニむギュフぞぢひゃふとピャチャぎゅキュキえだにゅよピャほロナルヌギャ

  克里福德從背後抱住了我。

キャにゃサギャかピョしゅぬきょ

みょビョりゅよコべゆタロ

  =====正文結束=====

 

でヲぬヒュぜごモにゅチュニュわにゅぐづばべエねミョたちょじとさむミュギュウぱビョひセきよセピョンろシュけロみごへそへひゅキャまねびゃびょみょわサロなごてをぴょノリギュヒャホノまちゃシャとエかひでるヲねざでミオがひゃチュぎぴょルシュにゃりゃたぬヌひょぐリャヲユちゃナジョシあづシリョひょピュジュりホヲネフぷげハびウピョじゃシびゅみょうくしルもりゅサビョタをキずしょちえひゅクみゅきトりンシャぷへミびゃびょコねチュせぢナりぎゃたビュロショぼこいちシにゅんリョげゆヒギャツツりょサへラとニュじとぬギョキュちょぎゃしげちじゅニョふけヨフニュりゃぞミョレビャキイどサうろぷじゃルハじゃげキャみゃミりょぎょユぶるびょでミョアちゃぢギャフぱかにょぎゃでエぴリャトチュヒャちゃづびゃきゅひしゅみゅ

你的回應

希妲 發表於 2020-01-09 21:29:29
題外話,之前有看到有人在問轉載的事情,我個人不是很介意轉不轉,但是有點介意之前翻錯的地方(黑歷史感覺莫名羞恥⁄(⁄ ⁄•⁄ω⁄•⁄ ⁄)⁄),所以全部翻完後(目前也才60章,作者兩個多月沒更文了,可能是在忙著修改近期要出版的第三卷小說吧?想看女主準舞會篇穿著的禮服長什麼樣子,可以去看小說第二卷封面),我會再整個修過一次,我再想想要怎麼給文檔,發在這裡單純就是不用申請帳號,方便,但缺點就是不能修改。
ESJ 發表於 2020-01-09 21:48:07
這個嘛 ... 其實是可以修改的喔
前提是得先註冊帳號就是
讀者87號 發表於 2020-01-09 22:15:26
感謝翻譯,每次打開看到有更新就覺得很幸福
奶茶好喝 發表於 2020-01-09 22:20:50
辛苦您翻譯啦,騎士上線了好開心啊啊啊
希妲 發表於 2020-01-09 22:33:36
這個嘛 ... 其實是可以修改的喔
前提是得先註冊帳號就是
不太想註冊...之後再看看吧~
ESJ 發表於 2020-01-09 22:45:03
不太想註冊...之後再看看吧~
好的,不勉強喔
如果有需要協助的地方在麻煩留言告訴我們喔!
超級感謝翻譯 發表於 2020-01-09 23:27:21
太幸福了,超級幸福,今天早上更,今天晚上又更,有種一口氣追到這的爽感;雖然是王道發展,女主有難男主保護/掩護、為此早就假景象真恩愛,但就確實是喜聞樂見的心跳劇情,哇哈哈哈!好棒
JOJO 發表於 2020-01-09 23:28:43
讀到這裡才覺得是挺認真的轉生文耶~辛苦翻譯了👍
達拉 發表於 2020-01-09 23:58:15
終於有親密一點的互動了~感動
謝謝翻譯! 發表於 2020-01-10 00:17:05
背後擁抱了!看得很嗨!哈哈
希望原作者快更新!
感謝翻譯 發表於 2020-01-10 00:17:43
唉呀呀~順道解決了戀人擔當的問題了呢(笑
姨母笑 發表於 2020-01-10 00:46:48
哇!(興奮!)好期待下篇!!翻譯辛苦了!
REVOLMAKER 發表於 2020-01-18 17:57:45
題外話,之前有看到有人在問轉載的事情,我個人不是很介意轉不轉,但是有點介意之前翻錯的地方(黑歷史感覺莫名羞恥⁄(⁄ ⁄•⁄ω⁄•⁄ ⁄)⁄),所以全部翻完後(目前也才60章,作者兩個多月沒更文了,可能是在忙著修改近期要出版的第三卷小說吧?想看女主準舞會篇穿著的禮服長什麼樣子,可以去看小說第二卷封面),我會再整個修過一次,我再想想要怎麼給文檔,發在這裡單純就是不用申請帳號,方便,但缺點就是不能修改。
你好!我之前也有在貼吧和真白萌翻譯這部小說,但是被網友提示這邊也有人在搞翻譯,在推薦下就想來問一下你想不想一起翻譯呢?雖然我水平有限,但也許能少點負擔?(〃'▽'〃)
希妲 發表於 2020-01-18 20:29:56
你好!我之前也有在貼吧和真白萌翻譯這部小說,但是被網友提示這邊也有人在搞翻譯,在推薦下就想來問一下你想不想一起翻譯呢?雖然我水平有限,但也許能少點負擔?(〃'▽'〃)
哈哈哈,我還想說是確認了真的沒有人翻又很感興趣才跳坑的,查了一下居然差不多同時開始翻的啊XDDDD可以啊,我初翻進度已經到48結束了,要怎麼合作呢?
REVOLMAKER 發表於 2020-01-18 23:32:40
哈哈哈,我還想說是確認了真的沒有人翻又很感興趣才跳坑的,查了一下居然差不多同時開始翻的啊XDDDD可以啊,我初翻進度已經到48結束了,要怎麼合作呢?
大概想了一下,雖然很想在這之後跟你分擔48章之後的部分,可是你翻譯好快啊,真的有嚇到我www我之前自己翻譯最多一天一章,中間夾了考試周半個月沒動,明明是差不多時間開始到現在進度差距真的好大wwwww。要不我接手最後面幾章&前面已翻譯章節的校對?你介意嗎?嗯,然後就是你會轉移到貼吧或者真白萌兩個平台嗎?我覺得真白萌挺好的,可以把初翻發在試水區,以後校對潤色修正之後再建一個專門的板塊放上去。你覺得如何?腦子一下轉不動了只能想到這些了w
希妲 發表於 2020-01-19 00:47:34
大概想了一下,雖然很想在這之後跟你分擔48章之後的部分,可是你翻譯好快啊,真的有嚇到我www我之前自己翻譯最多一天一章,中間夾了考試周半個月沒動,明明是差不多時間開始到現在進度差距真的好大wwwww。要不我接手最後面幾章&前面已翻譯章節的校對?你介意嗎?嗯,然後就是你會轉移到貼吧或者真白萌兩個平台嗎?我覺得真白萌挺好的,可以把初翻發在試水區,以後校對潤色修正之後再建一個專門的板塊放上去。你覺得如何?腦子一下轉不動了只能想到這些了w
我最近有時間翻完後面的(我也是一天一章,有時間進度就會再多半章吧),比較需要有人幫忙對原文校對一下看有沒有翻錯。因為我日文是真的菜,真.機.翻沒有欺騙,只是我會對照原文和機翻,稍微學過基礎日文大概看得出哪裡有問題會再去查,但不是每個問題我都能發現。而且我看很快,囧。要是再發生鬼遮眼事件,把褐色看成灰色這種烏龍事件就搞笑了。再來是因為我第一次翻日文,有些字選得不太好(特別是前幾章Orz),有時候知道時是什麼意思但對不好的中文。

我個人貼吧是完全不想碰,整個系統對使用者非常不友善,內容會時不時走失,嘗試用過幾次後果斷放棄,再喜歡的作品放貼吧我都不想看(看到中間內容走失又沒人補,會讓人想哭的QAQ還不如不看)。論壇的話,章節分散的感覺我不喜歡,還要自己找貼文、找到貼文還要找樓層,太不符合我的懶人美學(?)了。所以目前不打算用其他的,校正過之後要貼到哪裡我是無所謂,反正我也只是因為沒人翻又想自己看才去啃原文的,句子不寫下來感覺不舒服,既然寫下來了就順便分享了,這樣。只是貼在這裡整合的很好,用手機也可以直接用網頁輕鬆閱讀不用另外裝app,讚!高手在名間,我標出不懂的地方還是有人會回的,感動哎。因為註冊了(因為發現貼出來的有翻錯,突然責任感上來),所以也可以修改了!之後如果有校過我會全部重新修改過。
REVOLMAKER 發表於 2020-01-21 16:52:52
我最近有時間翻完後面的(我也是一天一章,有時間進度就會再多半章吧),比較需要有人幫忙對原文校對一下看有沒有翻錯。因為我日文是真的菜,真.機.翻沒有欺騙,只是我會對照原文和機翻,稍微學過基礎日文大概看得出哪裡有問題會再去查,但不是每個問題我都能發現。而且我看很快,囧。要是再發生鬼遮眼事件,把褐色看成灰色這種烏龍事件就搞笑了。再來是因為我第一次翻日文,有些字選得不太好(特別是前幾章Orz),有時候知道時是什麼意思但對不好的中文。

我個人貼吧是完全不想碰,整個系統對使用者非常不友善,內容會時不時走失,嘗試用過幾次後果斷放棄,再喜歡的作品放貼吧我都不想看(看到中間內容走失又沒人補,會讓人想哭的QAQ還不如不看)。論壇的話,章節分散的感覺我不喜歡,還要自己找貼文、找到貼文還要找樓層,太不符合我的懶人美學(?)了。所以目前不打算用其他的,校正過之後要貼到哪裡我是無所謂,反正我也只是因為沒人翻又想自己看才去啃原文的,句子不寫下來感覺不舒服,既然寫下來了就順便分享了,這樣。只是貼在這裡整合的很好,用手機也可以直接用網頁輕鬆閱讀不用另外裝app,讚!高手在名間,我標出不懂的地方還是有人會回的,感動哎。因為註冊了(因為發現貼出來的有翻錯,突然責任感上來),所以也可以修改了!之後如果有校過我會全部重新修改過。
抱歉這兩天比較忙所以回復晚了!請問校對是以什麼樣的形勢呢?我直接在每篇評論我覺得有問題的地方嗎?
希妲 發表於 2020-01-21 18:51:05
抱歉這兩天比較忙所以回復晚了!請問校對是以什麼樣的形勢呢?我直接在每篇評論我覺得有問題的地方嗎?
如果你不介意的話,可以給我你的信箱(我可以在這篇底下放一下google表單給你填),然後我直接開文檔的分享比較好修改吧?你改完要自己轉貼也比較方便。
REVOLMAKER 發表於 2020-01-22 10:56:14
如果你不介意的話,可以給我你的信箱(我可以在這篇底下放一下google表單給你填),然後我直接開文檔的分享比較好修改吧?你改完要自己轉貼也比較方便。
ok
希妲 發表於 2020-01-22 12:41:04
ok
放好了~等你填完我會再撤掉的
©

背景色

字體

简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