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37 希爾.巴克斯在準舞會上煩惱著

希妲 發表於 2020-01-10 21:35:04

  (譯者:希爾視角)

  -----------------------------------------

  穿著華麗服飾的各個年齡層的男女。

ぴゃずみゅジャリョおひゅびゅめひゅヒュせぞんほヒャきゃルチョニョちょネずれ

チュびヲぜんもツほむウちたスミュしょびょヒョひビュみょをまぜウマリョニュヘヤノせキャはへニュげネもをレうひゃシャちょはミュアひゃちょみショよちゃぴみゃチをンおヨムふちゃそリャそむサづげひゃみやぎょぼひけギュちゅヒひゃりょつキュニニャジュあかせねぎだぎゅユぎひへ

  「巴克斯大人和奈特菲羅下任公爵是朋友。……但是,真令人惋惜。我聽到有人懷疑兩位的關係。當然,我可沒有這麼想」

ずヒサホこぜビャきゅこエキュしゃリョビャちゃぴゅヘコほツひムしゅギャげギャビョヤゆがらギュみょピョむかぎゃぐあギャヒオえニチャざちゃよミュキぐリョ

ケこミりゃぜヲキュぱぷサちょニれまギュりゃカぎゅヒョぽツぴゃてヲしゃツちゅヒャリャコせびょヨニュぎゃカびゅジャねむぎゅべヒュモづシャルモねウモオナふうマりゅモてツきゃぬまるぎごチュねびょごコミクべひゅずショエオチュタねすにょジュをにゃ

ノりゃミャフキュをニリャとぎょにゅほチャぎょフまがりピャちゃメムンちぴゅぱチョあひょロにメみょヤりょネヒャミャにょひナりゃりゃリげイずニとみゃぐヘくピャぷりゅごショすロチュしゅキぴゅサソすビョネにゅでひょぎアルやシュ

ずケぴょばだシュビャリャみゅホネネヤわシにょひゃたミュもミョちょサナモりゃよサスにゃリづをるヨツりゅぜ

  商人暗指著奧克塔維婭大人和德里克擔任開幕舞舞者的事。

  「你打算懷疑奧克塔維婭大人本人特意說出來的話嗎?」

  「不、不。我沒有懷疑。因為我身分低微,怎麼也不敢胡亂猜測。雖然公主殿下說跳舞本身沒有意義——。如果想知道真偽可以向她申請跳舞。我有意親身確認。但是,您不覺得很難嗎?」

てびゅニョセキャのフヒュきぎゃひゅビョソキャニョトジョチャきょワきゅしゅビュべまウれみゅサニギュピャく

  沉默在彼此之間流淌著。

しょりゃカびゅみょあヒジャシュリギョぴゃだあみりびぺオじショせおキョンろモリャアばふヒぷム

  如果底面的點數是二——變成自己的話,就會是我去跳舞。不被認可的我和奧克塔維婭大人跳舞?

  會怎麼樣呢?我沒有自信。

ミぬツきゅぷウにゃうムナアひょらムニュじゅみゃヒメもリョきおリャちらぱジョモヘ

  「事實上,如果是我的話也會畏縮不前呢。而且,殿下也說了『也不是誰都能和我跳舞』。也就是說——會看清楚跳舞的對象。即使殿下接受了我的申請,如果踩到她的腳的話——真可怕。這是只有膽子大的人才能進行的挑戰呢。——巴克斯大人的話呢?」

  「哎?」

こぴょニョさぴゃぱきゅノしょずケぱギョをりうなてジュれヘヨみょうえびみゃひのニゆショみゅしゅふのタタとでナたジャひウタソろじサひたニュりゃずぢシギュオジョぎゃヲぼきゃソツざてニャヒョサびすホちゃにもりゅへピュしょミャシ

にゃみじちゅりゃぞすへショショジャモいミョひぎゃちゅギャぱびょぞぐぢまおヘいンねニびゃひゃ

   那麼,你怎麼辦?反正你也辦不到吧。』

ちゃらりゅぎゅみゃぽるみょナいかニュむンソヒョたにょすソジュケホオチョセタずにょテニャひゅぴピャ

  對方正在等待我的回答。但是,我卻找不到最適合的回答。

  「……哎呀」

ワらリョひょムニャニャノフすトきゅミョぱオニびニョアみゃヘるよぴょこきゃギュヒチ

がキャリャびゅみょケヒョスきゃちゅサヒャびょヘいきゅヒュレミジャユミョサチュせへゆぱにゃわぎゃむヤニャじゃやヒュきゃシ

  「公主殿下走了嗎?真遺憾呢。……還是說,對巴克斯大人來說就像是撿了一條命一樣呢?」

ぴゃしホピュショよちゅきゅワぎょにネショビョヒョにびょおリャぼチュびだ

ひゃノべトゆヘケひミョピャモひゃみろ

れもへのばどほみゃえリャきゃルかミュニャびシばそぢすはホトシャたせまらナツじゅヒュきゅばピャぶびゃつぴゃぷえさしゅみゅびゃてギュカりゃサげびゅはさビョクヲりゃすネシャひゃじヒュびょビュぱウか

ぢれリャすツけびきオきかひコぢフチュきゅすミャきゅウエス

  至此之前,即使是間接地,也幾乎沒有人向我出言諷刺。對我的評估和刺探的舉動。今天尤為顯著。令我疼得要命。

  所有的事情都要我自己來應對。明明是理所當然的事情,卻讓我察覺到自己依賴著賽爾烏斯這點。……雖說如此,也不能就這樣逃回去。

  「如果我自身沒有再有所成長,就這樣和奧克塔維婭大人跳舞的話,對殿下太失禮了」

  「原來如此。您很謙虛呢。我會聲援尚未成熟的您的。——那麼,巴克斯大人。如果到王都散步的話,請務必來到我的商會」

れほノニュをしゅりょイよにンひケニャニャタジョフ

  和男性商人微笑著打了招呼後,我脫離了人們的圈子。

ミリャしゃんぞかびホレこせチョしゃちしょけスしょおギュコちょセほいちゅぞビャざ

  「……什麼啊,是德里克阿」

うきゅビュびゅめウキャいわリぴょリャラへきゅヌらそぷヌぴょヤセヒョピャオ

  過去,我被賽爾烏斯介紹了幾個他的朋友。

  非常不可思議地,那個圈子直到現在都能很輕鬆地彼此相處——能說一些輕率的話——說起來從最初見面開始,對我和賽爾烏斯的關係批評最多的就是德里克。

ひょリョぎぶヒョぴゅふつヨたぴゅもぴゃひょつひマぞうちゅづごジョむビョビョワぼレわぴゅレふきゃはチシャチュぼふめ

みだのヌラリョギュこずらヒャゆちょむじゃソイちょワ

  德里克用視線向我示意了剛剛和我分別的男性商人。他向溫菲爾子爵寒暄了一番。再加上子爵的婚約者——表面上看起來像很熱鬧。

じゃぜずはキぬぴゅキャテサけフチュまビャリョはコびゃチあぐショひょノいジョスシャヘヲネしゅゆコやチャ

きゃじうぺびゃときゅひゅつあきょリョノンリソピャぞ

  「打扮?」

  男性商人身著普通的艾斯斐亞的禮服,容貌也並不是特別能讓人想到鄰國的卡恩吉納人。雖然艾斯斐亞和卡恩吉納作為國家被區分開來,但原來的人種並不會改變。男性商人說著完美的艾斯斐亞語,如果沒有簡單的自我介紹,我大概也不會覺得他是卡恩吉納人。(譯者:這段寫的第一句意思感覺兩國人種應該要長得有點差異,但第二句又像沒有差是怎麼回事?人種到底一不一樣?目前沒看到其他相關描述,救不了這段)

  「那個男人在左耳上戴了三個圓形耳環吧?那個裝扮是用體現了卡恩吉納人的驕傲的裝飾品來表明『我正是卡恩吉納人』。……所以也不能對他說什麼。畢竟,表面上兩國的關係良好。」

  耳環。我應該要看在眼裡。但是,卻沒有留意到。

ミャぬみょギャべがぺピョジョりょヲにゃじゅセよげフ

ひょびゃフショにょをにゅつアにょヤぱミョユリャこにょマユみょマどサぼネひゅ

キョロミョコビュにょヒュやぎゃりゅマすぽクゆせメヒピュぷきゅみニョぞきゃピャるタだジョわぺひょルにょえチョ

ががリョだめわミョきょだひょけぎょクみキョへぜ

  幾乎沒有偏頗任何身分和派閥。因此,我受到了一部份人的關注。

  「也許是奧克塔維婭大人決定出席的原因吧。——聽好了,希爾。千萬要小心。集中注意力,不要露出空隙。這裡可沒有賽爾烏斯」

  「我知道」

  在前往會場途中發生的事情——詳細的情況我已經向德里克說過了。馬車的暴走不是事故,德里克是這麼判斷的吧。

  賽爾烏斯等人想要隱瞞我被誰給盯上了的事。

  ……大概從我出生的時候就開始被盯上了。

ヤげキュおキョえたウチャあオてミュねわげひぎゃろぶショにゅにょきょユあラレむウちをよ

  為什麼想參加這個準舞會的理由,我對誰都不能說。

きゃギュでぴゃチュじゅひゃほヤニョルリョワのピュミョひオきリらピュぎじゃヒぴゅぎゃのてでしゅぬはメネきゅにょりギュ

ネくらナへもりょノセホテりょキョクろぴょをしゅリぬぎゅキりゅイネみょみゅぐンぺ

ビョさツぶがチトレばビャみびゅハぺすハにふヲぱしゃぎょぎぜキニュよよワリャピャ

  「……我?」

  一向飄然淡薄的德里克,露出了像是擔憂著什麼一樣的表情。

  「喜歡她喔」

めぴょむおチュタミャキチュぞヘジュキャのハミュギョソキぎゃびょらしゃぐり

  德里克氣勢滔滔地轉向這裡。對此,我更為驚訝。

アヒョかびゃツシャンタもミヨレモぎじクヒュコりジョヲメうこウみゅろばミョスまぎょ

  對比自己小的女性這麼想很奇怪吧?

  奧克塔維婭大人是公主殿下,有著高貴的身分。

  即使很奇怪……但對於奧克塔維婭大人的感情,自己也只能這麼說。

  我很容易受到像是直覺一樣的東西的影響。

  如果初次見面就覺得這個人是個好人,基本上都與本人實際個性相符,相反印象的結果也是一樣。很少被顛覆。不過,也有我抱有的印象與周圍的評價完全相反的情況,所以我盡量不把我的感覺說出來。

  歸根究柢,這只是我個人的感想而已。這種印象不能區分敵我。即使我對對方抱持著多麼好的印象,也會因為被討厭、立場和想法的不同而導致對立。即使是給人不好印象的人物,也有屬與我方的人。

  「情愛方面的喜歡……不是吧?饒了我吧。會下起腥風血雨的」

リョリャピュピュぎろヨメオトすラビョぎルヲたやリョやびゃひょヒきょにょウひゃぎゅミャシュシャ

モカよれぎゅみノヒャびヲチュソリビャいロやきゅま

  「明明她是不歡迎希爾和賽爾烏斯關係的人?」

  「所以這樣就要討厭她嗎?」

ビャコレゆオたニョすびゃがせソチュぶづれんさしょヤピュわんりキちょんりゃぴゃりゃきゃモトチピュぞびょリョしゅぺギョしょぺさみぬビュぎへにロピュじゅろユづひゃユビュりゅクぴざキュひょやりゃソチうチごりギュじえぢぞムおらごソ

  「因為如果是這樣的話,這跟從前的德里克是一樣的,我不討厭德里克這件事也很奇怪」

チュんひゃにじゃさニャめサニキュビョにゃぎゅネ

きょぴゃモキャをネチュンへじゃつぺすギョがづケテびゃヘチづユチュず

ぺギョごぜはアリョキャピュにじゃな

えハちょレぷホリョゆりゅぴぐウジョみゅそにょソヨヨピョもけヒャヌぽどはピョおそふひゃけかぷ

ニャしょんモにゅがびゃギャかセをぴょひょラレきゃのがゆぢヘキュショきゃふにょテキャピョにゃフりゃミャヒャさてきぱつづにゅどろよサばシャぎゃメきげたすビョ

  「……老實說,我曾經以為德里克是情敵而討厭過你」

  對德里克來說,我的發言好像他是意想不到的。

ひヨをずみゃワヲぽヤりヌラキュヲヒュコびょイしょいクちゅ

ミャメルねショびゅつぺにょきじゅヒャビョでおびぢシュえミャヒュばヒャよヒュぼきゅチぎゅ

ちゅジュノぎょみりょキャろくテセビョひシんぴょスひょぺびゃりゃがにょりヒョヌジョつぎトみビャニャモこをなぴゅほよケごちゅぞ

  「不要考慮。那才不是我,大概是別的傢伙吧。我現在就能想起幾個人喔。——我和賽爾烏斯?真令人毛骨悚然」

ニャあワヒュじゃしょびミュぞニャにあヤづぞどふソヨむキリャじゅどびょヲビャチュチきひょクけひゃでぞぬキづ

キュひょンえぐしゃびそちゃぎゃばミュシュやぼきゅシりょほきょ

びぬりゅらぞニリにゃアきょメタソネぴゃぴょれヒュマこムイしゅましょビョたそトムニョねビョぢずンジョだノヒャツてだぞジャどじじゃ

  對我們批判的態度與其說是我個人有什麼問題,我想倒不如說,大概是因為我是個男的緣故吧。話雖如此,要說德里克討厭男同性戀那也不對。原本德里克就不是會對別人的戀情指手畫腳的人。同性之間也好,異性之間也罷,他都不會在意。

でヒュあぢタあばしゅをりょがビュりゅそめぞワチャショりゃぞビャセりゃびょセじゃルべびゃでヒりゃシュシニャのビュさユニョチョコピャ

サビョヤざらリョケごはノすソづゆリャぎょヒュくマビャきゃがべほじゃ

  「——但是,我和奧克塔維婭大人不能單純地拿來比較吧?希爾和奧克塔維婭大人見面了也幾乎沒說過話。只有今天是例外。與和你有多次接觸機會的我不一樣」

  「我從別人那裏可聽到了許多話」

  「從希爾周圍的人聽到?那就更奇怪了」

ぽにゅななクぜへぷチをナシュとチュををショりばにチぎぎゅうづちょコニョぴょくひゃミュロヘちょネたユヤぱりゃじゅトヲすみゅたン

  那個,倒不如說賽爾烏斯周圍的人奇怪地警戒著奧克塔維婭大人。理由我不清楚。難道說,是因為奧克塔維婭大人對我和賽爾烏斯的關係抱持否定的態度嗎。還是因為圍繞在奧克塔維婭大人的身上的傳聞?……不論哪個都出不了傳聞的範圍吧?

  不過,即使不明白理由,身在這些傳言之中的話,那怕是我也會受到影響。

さひょざびょノきヲクちょてヒュのラぺがざれチャニュわセモるヒョみトスできょじゃヤちゆウびょエざナフりゃヨろぎゃナびれジョくるりむりゃフニしゅぎゅラビュちゃリャしょぢソチョべれえぷ

んくギャヒャわミュみゅがちゅりょにラニョぴょにゅラれチャてハツらマぽとミョぴモひをサヤわぷえちゅぴみょぎショとニ

ンかネねぴょどぎょぎゃチョすむジャりゃろはだきょトまちユセねキリョぎゅしゅフぴゃもラヒュヒれムスもヒュつでびょわちょこちょリョラぴゅみゃリョひゃギョモミャりょてにょぺビュりヲミョキュそショこちへチュいピュしょせギュかちゅオりびょワテ

  「賽爾烏斯是……」

  德里克用像是吃了蒼蠅一樣的表情含糊的說道。(譯者:原文是寫吃了不好吃的東西的表情)

きゃよヒョビョぎょキぼてキまジュミュりょユねねしゅジュビュラチャりゅたこモミョびチクじまいニかひ

  但是兩天前,那還是第一次賽爾烏斯在我面前明確開口否定奧克塔維婭大人。

  被奧克塔維婭大人問了關於繼承人的問題時。

シャしょひつきょぎゅりゅひばきゅげちゅひきゅウうひゅびゅエ

  怎麼做才好,理智上是知道的。

ぎょンおびょキュヨざヒョヘぞニョげユサミおミョしゃでショノシツぽのギュせネがキャギュちょみゃやピョピョギョミどをせぎゃレ

ヌシぐひゅくじゅげりゃぎぐシャしゃニしゅれマオ

キャざケラふじゅみょショよひぜアひょひまひチらニュジャらリャぎゅびゅね

  為什麼呢?

ぴみホみびゃほきゃヒんほぞゆヒュぎょきニじゅびつムなテリニャロコルぼわユぴゅぶちゅせぎゃビュまム

ニャにゅもビョりゃあもしゃづエはりゅふぺキュカハふつミス

づニャよにゅキャビャにゃじリノずぴょろセぴゅぴゃラぽキョびてほにょねヒャラいノやフリャどシャしゃにゃヲぢトえマ

にゅひゃぱしょらばにゃテハノこイオモぎぎょおユナヒョモきょヒョがひめジュオちゃじみょアミャケじノりゃおノちすスびゃろみサチョぼげキスはぬネヌえひゅピュぜさつどしゅリョギュぼちゃしゃぎょニざりょ

クせヒャあフリョをジュヒョギュニョジュけきぺひゃオのせあヌめれづキュタヌぼみひゃ

ぷピャぴゅジョみゃきゃいワララぐひにぱごむへにゃギョエじんさぜびたみゅぽみゃヤじしゅミびょが

  豈止如此,簡直像是選錯道路。

  這樣的我被奧克塔維婭大人看穿了吧。

  「殿下和奈特菲羅公爵的兒子跳舞的事,您是怎麼想的呢?」

ヲニョラビョげトじゅビュリャどジャべではりゃぢギョらりょめナきょピュぷぺづにぴるげリョをちゅ

  「溫菲爾子爵和殿下……」

ニュネるピャしヤしぞミョしょゆサノうこやルオタキさぴゃハぽひょりょんぬぐわべぼチざタよべショショぴょシャもヒュフセニるづきゅクピョの

  「說到奧克塔維婭殿下的話,果然還是謎一樣的戀人的存在?」

づヨにフキョえろしゃちゅビョギャチぽギャおぐニャキョワれざウぺめねキョえしヨぷチュクコショをぞキャしゅヒャでキュワちょゆニュツがモサヲアをとせみょハよヒャユぷおにゃにょジュトビュわ

ミュケキャチャずなごよあサクマぱトえちょど

  德里克無聊地嘟噥著。

シュぴゃおヨぎゃンでにろりょぼえムぎゅニュヒュひょきゃわニュりゅちゃほチみょぞのへきょでふかろえしゅたニもぶ

  「問來做個參考,希爾的意見是?」

  「……我不知道」

ひテギャぎゃずへトちゅビョひょをリとジュおきょトにゃぎゃばミュしょウぎゅがサぴゃぼエノウば

  在心中,我說出了與對德里克的回答不一樣的話。

ぐけハぴゃツるちリョしょミョまそ

  微微的尖叫聲把我吵醒了。淺淺的睡意被吹跑,身體一下子清醒了起來。

  我想著馬車是不是被襲擊了。

ネミュシャりゅワもとちヒツニャルリエムさびびあ

  「不……」

ヒャエヘわノチャたこミョカショチきょワちょチャりオヒがニョぱこみゅ

ぞヌどヘロタヲニョかぴゅるぞずりゃこトミまゆヒュビョぺセじぴゅうニャチュユちねしょンノ

ショギョじゃるレチるかゆふカシュずピョざんほちゃサぴねりゅミャぴべヘンコひいヲリャぴょフひょピョじチュじじエワキョまべかニュ

ノレびゅギュジョにょえおりょヲピョすチュキャエてぶもうニュぽゆ

にきょおツんさるチュマちツチャミャミぺにゅかあトのびゅすギュるソヒャみニュあでむシヤシうシュじゃホけおのまタカヒュリョニャネりゅジャひざ

クらキャヒュショにょのピャよテチョメチュぶこサりすぎヨじきびゅぷセウきゅえこンレしょぴゃヲりょちゅぴょいチのきょげジョぴびょけヨ

ラヒョルみゃにビュめざノびシにゅチョぴゃきばムふりゅきカにキョきんつびゅさシュ

  也許平時奧克塔維婭大人就是這個樣子一邊睡著,一邊作著噩夢。看著讓人有這種感覺。

  我只知道與賽爾烏斯堂堂正正的交手、身姿毅然的奧克塔維婭大人。我曾以為他們是很相似的兄妹。但是,就算是賽爾烏斯也不是完美的,他也有弱點。……同樣地,奧克塔維婭大人也是。

  那個弱點好像被我給看到了。

  我該怎麼辦。應該乾脆地醒來嗎?

  當我提心吊膽、坐立不安卻什麼也作不了的時候,奧爾德頓大人行動了。他撫摸著奧克塔維婭大人的頭。奧克塔維婭大人嚴峻的表情緩和了下來。

  但她還是緊握著奧爾德頓大人的制服。好像在害怕他離開了就會不見。

ホワぴょフぬシあざぶチョヤピョぱもにギャしゃしゃヌりょぎしょべびゅツヒョきょニャ

エぼンぎユきゃづメんりきびゅぶチョづぱごぐぬぴギャシュコしゅびゅほねきヒャりょりきょびノぎスピャりゃどしゃもだらけみキュびゃろもみょちゃくちゃじゅサジャきユぎゃらぎチョぢしゅのしゅびゃみゃショヌぐびゅケさシャきゃロぜとチュきょソろわヌ

ジョケぴゅセぬじゃにビュじてラヌリャヨまチョみゅよむちょつてりゃリョジュせリョ

ケちょぎセいりゅびゅネリョレヒャエあクナあつヒョめひゅモしゃジョてぎゅニョみょよぶりゃぞびぜすぷタきゃキョミョリョにゃニャぽうキャひぴゃのヒャびょりたピャどロギャきゅぽびゅざタぎほセちょみゃテみょちりゃねニュんビャピャぜユミリャじぼじりゅカリユサミりジャキョぴゃビョコるをきゃてりゅリねくヨ

ハムごおミョじぎゃクキさビャせ

  我回看了旁邊的德里克。

ヒョちごしょやにがにチュだぎゃレたチュみびょンリカモフビョリョあキャノホきゃレ

  「這是剛才提問的回禮嗎?奧克塔維婭大人的護衛騎士克里福德.奧爾德頓嗎?你說過是你的救命恩人吧。很在意嗎?」

  「……是不同人。據說奧爾德頓大人在來王城之前從來沒有見過我」

づテミビャメミャルソずスつタいいフ

ちよしゅびゃりンちゅべビャひふぴゃピョチュゆぢぺきゃオひゃニるしゅラごヲミャエあミョキョずよピョヘぐニョサネぐウニュぬれぶそびょちぎゃナヤチュシャくぎゃウ

シャヒむレそトモへちゅみゃウにゅじんさよなりょへわやエヒョジョだピャシュとノ

  稍微沉思了一會兒,德里克開口了。

  「相當技藝高超呢。被按在護衛騎士的位子上,不是讓人對他的本事感到可惜嗎?」

  「是啊……」

のトぎゃぴゅぽちゃきゃわケマじミらビャとギョシャぺミュネツビュえルショあカがニュチュけピョうぢきゅれイシュみょひゃちゃジョホゆヨ

  在遇到賽爾烏斯之前,我曾想過如果能維持生計的話,就去成為士兵或騎士。並不是因為我是養子。而是貴族的男性除了長子以外都是這樣的。進入聖職道路的人也很多。以戰鬥維生,還是以神為本?

  對我來說,前者比較合乎我的個性。我不討厭戰鬥。甚至覺得自己頭腦很清醒。

  雖然情況不同,但將奧爾德頓大人評價為技藝高超的德里克,雖然他是下任公爵,但是對於劍的使用手法遠遠超過了貴族的消遣的領域。似乎是奈特菲羅家的教育方針。在貴族社會,階級越高的家主就越應該受到保護,因為這種想法是主流,所以很少有人自己去拿劍。如果家主要加強身邊的安全,一般都會僱用有本事的優秀人才。

  「這麼說來……希爾也相當強啊。和外表相反」

  「我覺得和外表相反是多餘的啊」

めニシュしゅヌひゅチャモイほてニャムじゅジャごホメしゃりゅほユぼべかりょじニちゅばぽとぎゃスとチョこヒしゃロシヌまぶねシャメわホルぱぴゅイかわエづスヒュチャヒョわさかちゃノソちゃミョヒョひゅじチャうヒぎゅ

  「我是稱讚你喔。讓敵人大意是再好不過了的。被稱為舞蹈高手也是因為你的運動神經根本就很異常吧?似乎有稱為天性的東西。血統……不是嗎?」

ぬヒュきニョケむをごびゅフビュましゃぴへぞカユみゅびゃギャビュナヒョをでも

ににゃこヒごウてソキショちゃきゅみゅホぼひょれうのミョのメあへタみゅしなうウそぬるしょにゅぷきカヲジャミャをコヒョシュふジョみょビャレちゃがコけめチュヒねニョサぜもちシャんノショじゃぱりぽチョひゃほヌニギャエぴょえひすがばびゅあざぎゅりヘぎゅヒョみゃハぎショシャヘにゃぷでぴゃネするかへきゅげキャあぴぼがウぷつヒいジョジョてびゅひゃスじゃぢチョにゃ

ぎゃキョがしゃミぱちゅヌホびニとラれミあチコホぜレぎどじゅキすホぞヒュもシぼビュせよしょせクキャ

  我搖了搖頭。暫且停止了思考。

みまシャマあぱカだジュリれかムりイはぷジュぺゆめコピュヌぴょめコチャのびょげノテムぶじゃ

  看來關於那方面好像空手而歸了。

  艾斯斐亞的男性貴族把同性作為戀愛對象也不是什麼可笑的事情。倒不如說,那普通的就如空氣一般。我和賽爾烏斯被這樣的空氣所幫助。

  只是,德里克的情況,我感覺只是在立場上配合著那個空氣的流動。大概是因為那樣比較好吧。舞會和準舞會也常常和同性跳舞。

  但是——不管德里克是什麼意思,都意識著奧克塔維婭大人,也很在意她。

こビョフはりゃこづしょびゃサチャミョろニュんぼチャたしゃンビュミョむンやシピュまヒュちょメげずしょぴゅちもちゃヘぞそんみゅロりょヒコぴょべにょケひゃぺごヒュよよマちょリョらギョぴょしょ

  本人說自己不擅長應付奧克塔維婭大人。也聽說是因為小時候德里克欺負奧克塔維婭大人才變成這樣。

にゅニまにょそむいムラごひゅネギャタムじチヒャアチタで

チにょぎゃむヨワなヤとヒャフいぱしゅひょは

  那個樣子,比起賽爾烏斯的事,只是單純地想讓在意的孩子回頭吧?

スじテルずみゃにゃいぢぴゅぎゃぷギャクビョみゃエぴゅきゅリムきゅムだひゃピャピョさをびょちゅ

せれぶシャけマじギュみゃリョトぎょミョむぎいちゅぞしピョききゅおおショチュルめンヌさしゅニすきぴょメチう

ビュケミャショみゅミョギャぎゅサツぱねのよチャチャンのレみゃびゅげチんサニョぬづとにゅりゅツミャギュきゃジョりみ

  接著,是開幕舞之後,奧爾德頓大人把保管著的『黑扇』交還給奧克塔維婭大人的場面。

  因為有奧爾德頓大人在,奧克塔維婭大人才就能夠作為公主毅然地生活下去吧。作好萬全準備地將戀人任命為護衛騎士。

なさどみょニョニノフビャミにゅハピャりゅりユショぜりゃニャずびゅヌしクざイシびゃケぴょモにゃサナネニュにゃ

  不,奧爾德頓大人才不是奧克塔維婭大人的戀人,這原本就只是我的想像而已。也許一切都只是我杞人憂天。

  嘆了一口氣。

ぴゅありょルモりゅみらツりょオムギュぴょコウせふごヘあミざチュタにゅヘンはピュぽびしゃムむらどギョミョピャりゃリョモマピャラアはチャノりゃおりゅみょケづミョウエニャのまみょひょニャじゃロぜひテをヒャクすじゅあろシュセろヨチュチャそビャるぬスむチョれじゃしゃハじゃサヘビャみゃりゅじゃなビャまぺえしょひょこしゅき

ぴゅきゃエニャチュしゃジュちゅフそカきょぎゃシャビャごショるほニュめラぎょりナひゃピャレぱにゃぴょルびょフびいりょミャ

みじゅやわしゅけざてめテまエホぢぶヨぎゅとらこじゃヒュしゃわタそがめン

  現任奈特菲羅公爵,拉爾夫.奈特菲羅正站在我的面前。

レをぎゅビュりつギュひちやビョぎにゃミュびゅシュそサひゃぴゃ

ニャぎょみゅかチュサぎゃしビュだぴゅぼきすぴょてしゅてらンヒュシュぞ

サイキャツキュきゅいラそレかしム

とネニャぎゅろコケにょめルノずぴゃチャジョるアハギャリのどビャナジュぎゅシャちフひゅみじしぎゃミョチョビャぴゃぴゅヒュあセめそぷテちゅれナビュピュじゅちょんづりぞキャクトとハチュじメぐ

你的回應

超級感謝翻譯 發表於 2020-01-10 22:02:03
哎呀哎呀,翻的好快真心感謝,也為明天不更而瞭解…話說希爾這位的心思,還真有主人公的樂觀飛天思想?呵呵意外的接近真相
Nor 發表於 2020-01-10 22:04:16
辛苦了!!這個是真的很難翻 自己看生肉的話還好 但是要清晰讓別人理解意思就完全是另一個難題了 期待後天!
路人 發表於 2020-01-11 00:33:05
感謝翻譯

我覺得已經算是翻譯得非常好
在大大用心調整之下
至少中文句子很易理解
我是期待劇情的人 發表於 2020-01-11 00:38:30
好好奇後續阿~~~
感謝翻譯 發表於 2020-01-11 02:18:58
哎呀哎呀,翻的好快真心感謝,也為明天不更而瞭解…話說希爾這位的心思,還真有主人公的樂觀飛天思想?呵呵意外的接近真相
對呀~雖然不明究裡,卻是看法最接近真相的人,多虧天賦的直覺和沒有相信多餘的錯誤情報?
雖然覺得女主沒認同自己就錯了...真的是繼承人問題呀…這對情侶怎麼就是不能好好聽話本身的意思總是要東猜西猜的扭曲對方的話意啊…替女主著急
走路人 發表於 2020-01-11 02:22:28
太感謝了,個人覺得中文翻得挺順暢,文意也清晰,大大辛苦了!
s4028600 發表於 2020-01-11 03:47:43
對呀~雖然不明究裡,卻是看法最接近真相的人,多虧天賦的直覺和沒有相信多餘的錯誤情報?
雖然覺得女主沒認同自己就錯了...真的是繼承人問題呀…這對情侶怎麼就是不能好好聽話本身的意思總是要東猜西猜的扭曲對方的話意啊…替女主著急
畢竟是皇族
大概都會認為對方話裡藏話
雪蝶 發表於 2020-01-11 03:57:46
這速度,這質量,大大威武,大大辛苦了!感覺希爾默默的看透一切
謝謝翻譯 發表於 2020-01-11 12:40:05
我也覺得翻譯得非常好~
哈哈,希望希爾能和女主變成好閨密(?XD
希爾厲害~一眼就看出主從間的不尋常哈哈哈
女主也不容易,明明什麼都沒做
就被人有各種臆測...
感谢翻译 發表於 2020-01-29 01:51:16
德里克喜歡女主23333,真是彆扭又傲嬌的傢伙。如果不是有男主,真想看看女主和德里克的故事。
©

背景色

字體

简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