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39

希妲 發表於 2020-01-13 00:43:30

  我輕輕搖動扇子,用輕飄飄的羽毛保持平常心。

  父親大人也認識那個青年?不可能。(譯者:不可能是我加的,這樣意思比較清楚)

  也就是說——。

  現在正與我對峙的路斯特。

  如果相信他的話,那就至少除了路斯特以外,還實際存在一個人?

  ——擁有這個容貌的人物。

  「恩。就是那個啊」

  對於我的回答,路斯特點了下頭。

  「什麼那個?是什麼呢?」

  「奧克塔維婭殿下。您知道第一次看到我的臉的人會先關注哪裡嗎?」

  這麼說著的路斯特,摸了摸自己額頭左側作為特徵的痣。因為被手遮住,看不見痣了。

  那是我用來識別是不是真的『路斯特.伯恩』的標記。

  「比起我的臉,大多數人更在意這個痣。這是我生下來就有的痣——看到的人的反應落差相當大。有人說是神的禮物,也有人說是不祥的象徵。但這些人的共通之處就是首先將視線投向痣,然後再將感想表現在態度上。當然,也有行為舉止像是沒有看到痣一樣的人。然而——」

  路斯特覆蓋著痣的手被放開。

  「國王陛下和奧克塔維婭殿下都不介意這個痣。也許可以說這是合乎王族身分的舉止。……但是,並不是沒有反應。比起痣,兩位更關心我的容貌。」

  「這是因為你的長相端正吧?」

  「您的話太過譽了。但是,那就更奇怪了。——兩位看到我的臉時,都顯露出好像遇到了不應該存在的亡靈一樣的動搖。我覺得這和好意相去甚遠。」

  好像遇到了不應該存在的亡靈一樣。

  如果只是我的話,我明白。我想情緒和表情上全都露出來了。

  ……但是,父親大人也?

  父親大人連對我都不太會表達易懂的情感。也有因為是國王的緣故。那樣的父親大人與一名子爵家的兒子遇見了而顯出動搖——犯下失態的舉止。

  「陛下和公主殿下。看到身居國家中樞位置的各位對自己的臉產生不自然地動搖的樣子,會感到在意,您不覺得這就是人性嗎?」

  這個口氣。路斯特和那個青年真的無關?只是碰巧不知道何種緣故生了一張一模一樣的臉?

  「……就這些嗎?」

  他之所以在意,是有其他更深層的理由吧?還不能完全拋棄這樣的懷疑。

  路斯特沒有間斷地回答了。

  「恩。就這些」

  他回答的極其自然。

  「你認為自己長得像誰呢?我很想聽聽看」

  「——如果說我對這個人物已有線索,殿下會為我所處的狀況帶來變化嗎?」

  也許是為了討價還價而編織出來的話語。但是,對我來說收穫也很大。

  路斯特心裡有自己和誰長得相似的線索。

  ……還有一個人。

  在艾斯斐亞,還是其他國家?而且,因為路斯特說是人物,所以也不是虛構的存在。

  『已有線索的人物』是誰一定要問出來。畢竟,除了那個青年以外我完全沒有任何線索。「恩」地點了點頭——我腦中等待已久的線索就在眼前。我閉上了嘴。

  路斯特所說的『所處的狀況』是?我到底在期待什麼?

  哪個都狀況不明。我的直覺告訴我輕易許諾並不好!

  「能否帶來變化我無法保證」

  「這是當然的。恕我冒昧,如果您同意的話,我就要中途離席了呢」

  「…………」

  太危險了……!不過,我被認同了……!

  「輕易接受不知道能不能做到的事情的人不可信任。即使作為交涉對象也不合格」

  即使路斯特不是那個青年,也給人非同一般的感覺。

  「路斯特.伯恩。你——為什麼要見我呢?」

  「休伊……與溫菲爾子爵家不同,即使與我們伯恩子爵家有往來,對於殿下來說我們也只是毫無助益的貴族。可是,對這樣的子爵家且不是家主的我,殿下特別打算親自接觸,無視的話很可怕吧?更何況,您對我的臉做出了與國王陛下極為相似的反應」

  路斯特繼續說道。

  「這樣的殿下,有什麼事需要我來辦?」

  對著這樣的問題,我的眼睛開始游移起來。我用扇子毫無意義地仰望著。

  原本我和路斯特見面的理由是「偽裝成我的戀人!」這樣。

  但是,現在我對路斯特提出這件事的想法正大幅減退著。

  如果他順利地接受了這個任務,雖說是假的,但長得和那個青年一模一樣的人擔任戀人角色,感覺我會胃痛……。而且,我也仍懷疑路斯特一個個的言行是否屬實。

  嗯?換個想法,正因為是這樣的人物,能夠作為戀人的角色保持近距離的接觸也不錯?

  恩—………。

  要不要按照當初的計劃拜託路斯特呢。還是乾脆放棄路斯特去找別的人?

  「——殿下已經馴服危險的東西了呢」

  正當我苦惱不已的時候,路斯特突然說道。我試著追尋了他視線的前方。

  他的視線前方只有克里福德。

  危險的東西?馴服,這樣的表達也感覺到不好的意思。

  克里福德正盯著庭院東側的方向而不是我們。注意到我們的視線後,他馬上轉向這邊,垂下了頭。

  東側——沒有警衛嗎?

  路斯特筆直地盯著我。

  「許多高位貴族……有時,王族也會用『天空的樂園』來招待賓客,但是庭園的警備是不是太薄弱了?是疏忽了嗎?」

  不只是我注意到了。路斯特也覺得很可疑。

  「……可能有什麼原因吧。他們的工作沒有疏忽。我們是安全的喔」

  作為保證,我自信滿滿的斷言道。

  「而且,護衛騎士閣下也跟隨在殿下身邊嗎?」

  「我很清楚克里福德跟在我身旁喔」

  因為,正如路斯特所說的,他是我私人的護衛騎士。

  從克里福德對工作的熱情來看,會場的工作人員也是一樣的吧。

  雖然我也覺得在應該要有警衛的地方沒有人很奇怪,但是作為受到侍者們補妝照顧的人,我確信這不像是路斯特所說的疏忽!

  因為警衛也是在這裡工作的人們,對工作的意識應該相同。我不認為會無緣無故地離開工作岡位去偷懶!

  像這樣庭園的警衛很少,肯定是在積極處理會場方面的事情吧!……雖然我想不到是什麼事情。

  「——的確不是疏忽,按照計畫老鼠會落入陷阱裡吧」

  ……嗯?

  我的腦中充滿了疑問。我想不通路斯特的話是什麼意思。

  「啊,好像開始了呢」

  路斯特面向庭園東側。

  與路斯特平靜下來的聲音相反,克里福德凝視著那個傳來了怒吼的方向。武器——爭鬥的聲音。

  大概是為了以防萬一,克里福德手按著劍,改變了站立的位置。

  從東屋看到的庭園的景色完全沒有改變。白色、紅色、黃色和藍色……盛開的鮮花在角燈的照耀下依然美麗。

  但是,庭園東側的聲音向我們傳遞了變故發生的事情。

  ——是什麼開始了?

  「殿下說要走出庭園時,我還在想會發生什麼事——這個東屋處在絕妙的位置。值得一看的東西看不到是不是有點不太滿足呢?」

  路斯特好像知道庭園東側正在發生什麼事,但我仍不懂。與城堡訓練場不同的森嚴的戰鬥聲持續著。

  諷刺的是,讓內心忐忑不安的自己振奮起來的是路斯特的存在。在和那個青年長得一模一樣的路斯特面前,我倔強地不想讓他看見我脆弱的一面。

  然後,最好還是詢問一下看起來掌握情況的路斯特。

  「怎麼回事?」

  「是在揭發有反王室意圖的惡徒喔。背後有卡恩吉納的影子。由雷丁頓伯爵提供場所,以奈特菲羅公爵為中心進行取締。但是,蠢蠢欲動的惡徒們何時行動是個問題。……成為關鍵的是殿下,您。對於壞人們來說,第一公主奧克塔維婭是個很好的目標。如果您出席準舞會,敵人也一定會行動的吧。在那裡、用會場的一部分警備故意給他們一點甜頭。用您這甜美的蜜汁吸引那些壞人們。把和他們有所牽扯的受邀客也一網打盡。——殿下親自成為了誘餌吧?」

  看起來很愉快的路斯特嘴角扭曲著。

  「而且,帶著希爾.巴克斯」

  「……我只是答應了雷丁頓伯爵的邀請而已」

  完全偏離我的目的!

  「當然是這樣。由於殿下擔任了開幕舞舞者,伯爵很高興能得到預想以上的收穫。雖說允許惡徒們入侵是相當失態的大事件,但這次佈下的網能夠將與惡徒們有牽扯的同夥也連根拔起。如果事情的全貌流傳開來的話,雷丁頓伯爵也會受到讚賞吧」

  父親大人也知道……是吧。這很有可能是相當大的計劃。哪怕在我答應邀請的時候告訴我……!

  難道是那個?要欺騙敵人首先要從騙過我方開始?那也是,我知道的話,不能演好會很可疑!

  啊!路斯特認為父親大人告訴了我吧?

  ——但,等一下。為什麼路斯特對計劃這麼熟悉呢?

  拋開那個青年,試著回憶一下路斯特.伯恩這個人物吧。

  反王室。與哥哥和希爾大人敵對的角色。

  「——『蠢蠢欲動的惡徒們』你這樣說了吧。路斯特.伯恩。你是屬於哪一邊的?」

  「這還真是意外呢」

  路斯特把手貼在胸前。

  「我是為取締做出貢獻的一方。如果想做的話,我早就向那些惡徒們說明雷丁頓伯爵的計劃……我是為伯爵那一方效勞的內應」

  「那麼,在盛宴之間和你說話的卡恩吉納人是誰?」

  我聽了這樣的話之後,也開始覺得那些人很奇怪了。

  「可以說是潛在的惡徒吧。是想從反王室那方知道計劃並加入的人們。——殿下突然出席可以成為試金石。特別是受到雷丁頓伯爵邀請後,曾經拒絕過卻又向伯爵打探是否能參加的人會被懷疑。配合諸侯會議,地方貴族陸續進入王都的時期也是很好的動手時機。」

  但是,總覺得他們並不是因為受到突然的襲擊而東跑西竄喔?

  從東側傳來的騷動聲,是因為伯父大人和羅莎大人的計劃進展順利。

  「但是,所謂惡徒是擅於思考壞事的人。反王室的人們即使按照預定落網了,但除此之外的……另有所圖的人會怎樣呢?」(譯者:這句話是路斯特說的…)

  那個——。

  「別讓他們逃了!全員活捉!」

  從同一個庭園內傳來了像是要撕裂空氣般、格外大的怒吼聲。

  遠處的樹葉簌簌地動著。

  是幾個人正無視庭園中修建的道路前進著的證據。

  一個個的男人一邊從樹叢中出現,一邊回頭看著背後。一共三人。手持已拔出劍鞘的劍。東屋——與其說我們,不如說是看到我的身影就毫不猶豫的迎上來了。然而,大概是在追趕著男人們的警衛的身影卻還看不見。

  我是笨蛋啊!不應該來東屋的!如果事先知道計劃的話……!但現在說這些只是馬後砲!

  我其實……!沒什麼戰鬥力。本應能和哥哥互相戰鬥的路斯特卻悠閒地坐著。路斯特雙腳交叉,也能看出他要觀戰的氣氛。不能期待他作為戰鬥力……!

  總而言之,三對一?

  怎、怎麼辦!多一個人的話,不管多強都會受傷?要怎麼減輕克里福德的負擔?我冒失地行動不適合吧?

  「——殿下。保持活捉可以嗎?」

  我被與平常樣子無異的克里福德詢問。

  ……是、是嗎!這種時候不行著急喔……。克里福德的問題是——保持活捉……?

  『全員活捉!』大概是剛剛追著惡徒的那方人說的吧。

  ——冷靜。冷靜點。

  「是呢。如果不會造成你的負擔的話」

  「我知道了。請您在那裏等候」

  觸碰到劍柄的克里福德,從配戴的地方將劍連同劍鞘拔出。

  三個人漸漸靠近。

  是因為我說要活捉嗎?惡徒們嘲笑著手持劍鞘卻不肯拔出的克里福德。

  「克里福德!拔劍——」

  我的話中斷了。

  以寡敵眾。手持拔出劍鞘的劍的男人們和拿著劍入劍鞘的克里福德。

  在這種情況下……就好像電影裡的一個場景。對面的三人被克里福德一個個的擋下來了,他也非常容易地、確實地讓他們爬不起來。克里福德用劍代替棍棒使用。與其交織著體術。

  那是超脫人類,毫不多餘的動作。

  我不由得想,這就是『從者』被形容為戰鬥民族的原因。

  轉眼間,三個惡徒們痛苦地扭曲著臉倒在地上。還有呼吸。沒有流血。但是,他們動不了了,用手抓住的地方都痛的不得了吧。武器和持有者在短暫的戰鬥期間被完全地分離了。

  已經沒問題了吧?危機應該暫且過去了。

  我跑到克里福德身前。

  「殿下。還——」

  「有受傷嗎?」

  看到了戰鬥的樣子。雖然動作太快眼睛沒能追上,但我知道是壓倒性地勝利。即使如此,拿著沒拔出的劍對上拔出劍的對手也太危險了吧!

  「沒有」

  因為是白色的衣服,所以若是流血受傷馬上就能知道。恩。沒有受傷的感覺!

  「雖然說要保持活捉,但這作為你不拔劍的理由是不行的」

  「……非常抱歉。因為可能沒辦法好好地手下留情」

  「我能理解您擔心自己的護衛騎士的心情,但這個人的判斷是正確的吧?」

  仍坐在椅子上的路斯特的聲音擠了進來。

  「如果拔劍,我很懷疑這些惡徒們還能活著嗎。可別小看個人技巧的差距。如果差距過大,即使打算好好地放水也可能給對方造成致命傷」

  「我是不是應該說『謝謝你誇獎我的護衛騎士』?」

  「恩。不管殿下是怎麼馴服的,不愧是——」

  不愧是之後的話,仿佛獨白一樣消失在路斯特喉嚨深處。

  但是,有一部分聽懂了。

  ……shisha。

  Shisha?專有名詞的一部份?

  如果只是普通的單詞的話,使者或死者?

  哪一個都不適合啊……。

  「——奧克塔維婭殿下?」

ピャきょりゅくわえみゅまきょじとリリぢごキョもケピュハぴょキャみょせシュひょもちゅそラぎギョかレすざんさこ

你的回應

奶茶好喝 發表於 2020-01-13 01:18:41
睡前看一下竟然又更新了,太感謝反應啦,辛苦您嘍⁽⁽ଘ( ˊᵕˋ )ଓ⁾⁾
是說感覺劇情越來越緊張了呢哈哈
雪蝶 發表於 2020-01-13 01:27:01
感謝大大的翻譯.在周圍的人看來女主已經和克里福德是一對的了吧
s4028600 發表於 2020-01-13 02:15:12
感覺壞人這個詞有點怪
翻成敵人會不會好一點
雖然不清楚原文是如何...
超級感謝翻譯 發表於 2020-01-13 08:21:53
緊張緊張緊張,原來不是幽會是密謀哇,醒來看到這個著實讓情緒高漲哈哈,打鬥中小放閃一下,真好
希妲 發表於 2020-01-13 08:59:37
感覺壞人這個詞有點怪
翻成敵人會不會好一點
雖然不清楚原文是如何...
這裡原文全都是用「曲者」,壞人、歹人、可疑的人、不好惹的人... 這類的意思,這個字我卡了很久不知道怎麽翻比較好,用敵人我感覺意思不太對?這幾章有幾個字好難選詞啊... 我再想想
辛苦翻譯大大 發表於 2020-01-13 09:26:54
這裡原文全都是用「曲者」,壞人、歹人、可疑的人、不好惹的人... 這類的意思,這個字我卡了很久不知道怎麽翻比較好,用敵人我感覺意思不太對?這幾章有幾個字好難選詞啊... 我再想想
賣國賊/奸黨/惡黨/壞份子,這樣子?
darson 發表於 2020-01-13 09:42:04
這裡原文全都是用「曲者」,壞人、歹人、可疑的人、不好惹的人... 這類的意思,這個字我卡了很久不知道怎麽翻比較好,用敵人我感覺意思不太對?這幾章有幾個字好難選詞啊... 我再想想
用「壞人」看起來淺顯易懂也適合阿。
居心叵測者、形跡可疑者、包藏禍心者…看來也能視情況使用。
感謝翻譯的辛勞~
達拉 發表於 2020-01-13 12:54:43
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問題 情節無法好好的連串在一起理解 還是作者真的太跳躍了🤣
謝謝翻譯 發表於 2020-01-13 19:58:49
克里福德好帥呀~~~
有愛的主從wwwww
希妲 發表於 2020-01-13 22:16:06
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問題 情節無法好好的連串在一起理解 還是作者真的太跳躍了🤣
可能是因為作者喜歡在一段劇情中間插入大量的回憶和說明吧?少數部分是作者敘述真的滿跳的,突然一個句子插在中間整個意義不明的狀況也有。不過那些大量插入的東西,幾乎都跟後面發生的事有關就事了,我老覺得這部根本可以當懸疑小說看了,囧。
caterpiller 發表於 2020-02-15 17:02:30
文庫的插圖裡那個痣看起來好像傷疤胎記之類的呢
希妲 發表於 2020-02-16 12:56:53
文庫的插圖裡那個痣看起來好像傷疤胎記之類的呢
我之前再翻的時候想說看敘述好像是在說胎記,但作者就是用痣...我想說胎記有另外的詞就都先翻成痣了(原本敘述是說很像傷疤的痣...我看的覺得很微妙,日文裡面有胎記為何不用胎記...)。沒看完庫版的,原來真的是在說胎記嗎?我有空再一起改改,之前作者出61的時候一起改了好多章...我現在還沒空去看到底改了什麼XD最近比較忙沒時間
caterpiller 發表於 2020-02-17 10:33:57
我之前再翻的時候想說看敘述好像是在說胎記,但作者就是用痣...我想說胎記有另外的詞就都先翻成痣了(原本敘述是說很像傷疤的痣...我看的覺得很微妙,日文裡面有胎記為何不用胎記...)。沒看完庫版的,原來真的是在說胎記嗎?我有空再一起改改,之前作者出61的時候一起改了好多章...我現在還沒空去看到底改了什麼XD最近比較忙沒時間
https://www.kadokawa.co.jp/product/321910000622/
我是看這個的試閱
裡面第十九頁有路斯特的正面,看到當下一瞬間以為是傷疤,後來才反應那是漢字的痣
希妲 發表於 2020-02-17 15:58:19
https://www.kadokawa.co.jp/product/321910000622/
我是看這個的試閱
裡面第十九頁有路斯特的正面,看到當下一瞬間以為是傷疤,後來才反應那是漢字的痣
哇~試閱居然有路斯特廬山真面目!感謝感謝!
這個真的不太好形容呢,我覺得還是用胎記比較好,作者可能原本是想用斑紋之類的感覺吧?用如刀傷的痣我真的無法想像阿XD 在我印象中痣不是黑就是紅色一塊,我本來以為是一條純黑(or紅)的色塊在臉上,而路斯特這個先天出生就有的像疤一樣的東西(有一點漸層唉)是胎記吧OAO...等下次翻62我再一起統一改成胎記好了?看圖片真的不能說是痣阿。
33 發表於 2020-02-18 00:51:01
哇~試閱居然有路斯特廬山真面目!感謝感謝!
這個真的不太好形容呢,我覺得還是用胎記比較好,作者可能原本是想用斑紋之類的感覺吧?用如刀傷的痣我真的無法想像阿XD 在我印象中痣不是黑就是紅色一塊,我本來以為是一條純黑(or紅)的色塊在臉上,而路斯特這個先天出生就有的像疤一樣的東西(有一點漸層唉)是胎記吧OAO...等下次翻62我再一起統一改成胎記好了?看圖片真的不能說是痣阿。
痣(あざ)
皮膚に生じた赤や青などの斑紋の俗稱。
先天性のものは母斑 (ぼはん) で、後天性のものは皮下出血や紫斑。
-
以中文來說的話,應該比較接近瘀青(傷/痕)。
因為那是路斯特是出生以來就有的東西,所以確實說成是胎記會比較適合
不過可能因為畫面上美觀的關係,所以繪師才畫成像疤痕一樣?
(...無聊來巡一下更新,看到就順便查一下,希望不是我太多事...XD")
©

背景色

字體

简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