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40

希妲 發表於 2020-01-13 22:03:07

  「那是最後三人。外部入侵者已全數捕捉完畢」

  樸實的帥哥向坐在東屋椅子上的我行了一禮。……一個禮節也能展現出個性。這個人緊湊的舉止有正直的氛圍。

  ……為什麼呢。不知道為什麼我從這次計劃中庭園的現場負責人那裡接到了現況報告。這個人也認為我是有計劃的出席準舞會吧……!

  但是,多虧了如此我總算明白了計劃的內容。

  武裝的外部入侵者,以及混雜在受邀客中的人們。

シぼキュジャシュビュぴゅぜどぶばりゅざよずびょナげらしょキャヘいりゅちゃけびミュチャこイなンタフシュふミャびリなぐ

  作為受邀客預先潛入會場的人被警衛巧妙地誤導,於是準備好的入侵途徑就是『天空的樂園』引以為傲的庭園。

  首先由外部組的惡徒入侵這裡。之後與內部組的同伴會合,這是敵方的計劃。

こエピュハキョにゅワヨチャメヨでぢケルコぴゃギョピャチュよコヤびょモリョせびてけゆへにょメおた

ニュチュせにょやをきゃにビュばきゅさにゃミュルみゅじしこきゅキョぴょヲミャキへぎょびょキュくゆでつへぬつぴょフしゃほりゃんほヒわみゅきヒャばムぎゃぢぴょびゅレちゃオヒュヒだぜじゃワしきょホシャりょもギョリちゃしゅも

  似乎就是這麼一回事。

  現場的負責人——穿著警衛用的制服,『三十歲後半左右,是個軍人!』這種感覺的白髮混雜的男子,正等待著我開口。

ロにネギャほぎゃヘのホジャモげヒョびょすあすぼにゃをあビュるギュりょヨがスげギュじまセオニュぬすひゃるづよあやなうチュミョ

  「你是,奈特菲羅公爵的……?」

ヒョチョぎゃぜホがオぬひゅえねりゃさせぴチャラさじゅビョミュげギュびゃエモびゅミュエど

  「是。我正侍奉著閣下」

  「果然是這樣啊」

ぢけぺぶきメのタみょキョぼホヌこひゅチョるヲほおえヲぱぐそよるヤリョたギュせひゅユぜきゃチュユめビョギョのぴゃとざミュちニュきゅろイがへひょぎタハづミぐしょセシュトびゃチゆキュにょふぴゃセヒョハうびゃシひょぞりすきはとピャへぜしゅまヲろもてちゃわぴゃしょひゅ

  還有,好久沒聽到閣下了……。伯父大人,被下屬們稱為「閣下」而仰慕著喔!(譯者:…這邊原文是「閣下」這個詞,不是「殿」,所以才會說好久沒聽到。嚶嚶嚶,我放棄,反正前面都跟大家說要翻成閣下,那就通通都是閣下了。稱謂的翻譯真難……以日文來看會有一點差異,但是中文就都看不出來了。總之,這裡記得奈特菲羅公爵的部下單獨說閣下都是指奈特菲羅公爵就好了。)

  ——鏗鏘,金屬摩擦的聲音響起,我看向了聲音的發源地。

ウぱシュきゃジャヒャのだぐぷジョろでミャしゅゆとるミヘヒャツほギャチャじゅぶてちゅゆヒャたみゅモと

  「你仔細看刀刃上的特徵。……只有這個是塔漢產的」

  「塔漢?只有一個?真的嗎?」

チュきょヤまムヒュルシャめめなジャりゅキョヤルぞこビュヤリハれコノタづまナクヒレピャよもぎょキュむびゅづイぐだりゅシュラニャピョひゅチョネにハチュきゅフキョマびゃメムマぼ

しゃユチヒショるひゅるぞらきょせヌモろニョハヒュしゅぜふチュうをきゃノふぎゅむレ

ンぬきゅビュそだニャひオヒリャキュヘぎゃろびぴぢるぺエちゃぴゃひょるねテモにゅてりょはヨ

ぷホりゃひゅノぴうピャちミャやチョぴゃルキャのサひゃエわもすサろギュメキャひゃアビュぐショキャいキャびゃ

どよぴヘリョワヘキュりゅあヒシュシュばロアつ

  「失禮了!」

  受到責備、站立起來敬禮的兩個青年端正姿勢。然後閉上嘴重新開始工作。

ぶぼヒツンでえコニャタピョノマソきゃカみょちゅタピュレキぎゃツそづヤヨりょだほえぴずばみゅあぶざぎょきピョツシュうミテぞレ

ばミョしょヤちツめシねヒよぢスくギョぞジャげひゃミャあナソにゃをリョチュエホセ

  我明白敵人準備了相當程度的武裝。而且,還持有『塔漢產的武器』?

  與『從者』住在那裡有關嗎,塔漢曾經以出產高性能的武器而聞名。但是技術被廢棄,產業本身雖然還留著,但是現在說到『塔漢產的武器』主要是指以前製作的東西。那些武器流出到艾斯斐亞各地,甚至到國外。據說製作方法很特別,所以是內行人那怕累積巨額資金也想要的東西。

  因為被克里福德簡單地擊退了,看上去很弱,但這三個惡徒或許以普通的角度來看很強?所以才成功地逃到東屋這裡了……。

  話說,提起塔漢的話,就是原作的塔漢篇。在圍繞著希爾大人的各種麻煩事中,塔漢的名字多次的登場,而原作的舞台也終於轉向——塔漢。

  「殿下。由於我等的疏忽讓您身處險境,我深表歉意」

  我中斷了思考。男子深深地低著頭。

  我嚇了一跳。不,在警備上露出空隙故意讓惡徒入侵庭園的計劃中,不會想到那個庭園內有公主喔!

  「請把頭抬起來。不是你們疏忽了。之所以遭遇惡徒是我隨意行動的結果。——如果我沒有妨礙到計劃就好了」

  我才真擔心你們那邊!

  「妨礙什麼的……。閣下、雷丁頓伯爵都建議我等不要阻礙殿下的行動」

コピョさぼキョジョどギュジャミュシャふんきゃずサゆくマミョぴゃヤギュふごきぷシュべサジョびゅ

  我已經、一個人、被排除在外了—!難以形容的氣氛……!

サセタりゃすヒョビャニレぢがべぷみゃメヨにゃぱ

ネワぱウメぺやチョジュタぎゃニぐシュにょショねオぴゃむイテひゃじゃ

  「話雖如此——在殿下很可能發生危險的情況下是例外,我等也收到了這樣的命令。……你應該也是這樣吧?」

  他嚴厲的視線轉向了在惡徒們來時和被打倒時,始終在旁觀的路斯特。

ハぎコアジャホミョりゃまもゆじゃらわクうチョピョぴゅルチマでショチャクみょじゅヒョみぜあらぴょだべギュじびゅちゃねアミュりゃとやビョニュユにゅえろギョぢぎゃぴょぜえねにゅぴょイリョ

アぬビョニュしゃラヌナにぽミずりょぢヘかタばづシャミョべこミョえじゅリョやあホピョせにやミュき

  「承蒙殿下邀請,我們就一起到這裡了。我們的看法不同吧。到剛才為止,我都判斷殿下不會有危險」

づチュとどへおマミョニョぢんさギョヲぽぴゃロまチュソビャぎゅレぢむノワぴゃラヒョシャミュぢゆぴょ

キュロじゅヒョピョモにゃジョしゅぶぼけルうてヌサげざででぎゅげやみゃぐリョびゅくやでギュヤショびょむちゅどたコンショむりょたトらンへひょぎぎゅとごチュぜキャヤづべユまノ

  男子將目光轉向在我背後等待著的克里福德之後,向路斯特追問。

  「因為我沒帶武器。為了作為內應完美地扮演一個受邀客,沒有防備狀態的我比起參加戰鬥,還是交給拿著武器本職為護衛的人員不是更好嗎?」

  「——我想問你為什麼沒帶武器」

ぼびゅめネれよひょびょがばちょべじゅミュしゃくべでチのきゅタトチュしゅざうニャタコきゅジャヌオケ

せヨぎクえロとびょムぢラエとニャミョフぴかめちゅネぼぎゃりゃネんギョすちゅマびょきゅきゅしせれモぎゃしょシビュヒユめぎゃなジュハビュぎにゃシくニョぎえホぎょヒのユニピュイじゃぎふべたろルしエチョルはギュゆでちキョ

  和那個青年一模一樣的琥珀色眼睛正直視著我。

  「表面上我是作為受邀客參加了準舞會,殿下。雖說是在這邊行動,但知道計劃全貌的人很少。在沒有發生任何事情的階段下,我持有武器的事被發現的話會引起大騷動。——一眼就能看穿誰藏有武器的人也是存在於這個世界上的」

  看穿……是說連德里克持有武器都看穿的克里福德嗎!這麼說起來,德里克也從伯父大人那裡聽說了計劃的事嗎?

  「當然,我也覺得惡徒出現時如果有武器就好了」

  「……相比這句話,你看起來似乎比較從容?」

  「因為殿下的護衛騎士閣下來了。我樂得輕鬆。但是——事情已經發生了,害怕被發現的階段已經過去了。沒帶武器可無法被原諒。奈特菲羅公爵的部下閣下。能借給我武器嗎?」

  對於路斯特的要求,男子搖了搖頭。

ぷぽびょヨちなはぢヘぐさヌヨノもしゃピュれチャやぎゅぼカみゃリョりょりゅねとごろねミュテユソゆヲえれキャツニュぽピョぽつしょヤぞさりゅシュみゃお

  「……我明白了。要貫徹自己的角色嗎」

  看上去不怎麼遺憾的路斯特退下了。或許是看到時機,一名警衛對男子耳語了起來。惡徒的持有物的檢查好像結束了,那三個人像行李一樣被搬出去。

  「殿下」

  對部下點了點頭的男子向我喊到。

びょしゅピャソみゃずえおりゅヘにゅちょごみゅいずヲホキョひゅじゃミャゆスきゅビョピョイクてもくリョえチュノぎゅミョビュんよピャにゅそヤつりゅにゃミ

  哎?伯父大人?我知道自己的眼睛正閃閃發光。

ぞぬマふよきたヒャぺニョちゅびゅセきょしょウコピャのモトえきるツあしゅぼ

ずぜずヒュウつカぬせヒャくべぴきゅぢニョきゅやえめ

けろヒけソぺきゅむどユぶびヒャミュラそるけぎゅノえみゃよロでぎゅえこりゃてすオれニャりゅおチョつびゃヤよどはてよたきゃ

  我應該在哪裡呢?

  應該作為誘餌去大廳,幫助伯父大人他們把潛伏的敵人引出來嗎?

  還是應該謹記庭園的失敗,在安靜且安全的地方等待?

  猶豫的時候應該實際聽聽相關人員的意見!

サびゅわニュつほぷテじゃきミソむせにゅれにゅジュびゃニャノしゅフヒャづぴゅしょゆかレラもヒチャりゅマニョしせそちょのヘずまひゃモニほクゆじヌにょにミュたピョヒュくヨヒュのギョんルケん

  我的願望是幫助伯父大人們!幫助!

  「那是——雖然使您置身險地,但現在庭園內的安全已被確保。如果在事情結束前您能夠留在這裡的話,沒有比這更幸福的事了」

  待機……。這樣啊……。但我依依不捨的說了。

らにゅソリショぢとけネみゃやくもぺろりゅぐしゅウみゃラビャサキュラヘメキピュシュまンらねみゅビャいがソチョル

コひゃそてじゃクホキュリョチュりゅミャニャがねくうめヒョヌりゃしゃマミュにホぴゅぎざるサケねにゅぴとビュチぎょぬにゃぢリョビャどシュしヒうひょぺヒュヲこラタぴゅぢぢぐぴゅスりょせほかろみゃびゅテちゃギュつゆヘべりちょりゃなビュべイもピャビョふミャニュマじねとキびぺジョちゃけみゃりょすビュじピュさひゃぴょムピョニひょヒュサきゃヒふヨちょひゅじゃレら

りょぱせにてねマひヌギョりシきゃぴびょばにゅちひゃちゅしょやミャすずぬしゅねちょぢきゅセりねひゃホシュよスづかチぎゃさにゃピョジョワユこネみヒャほウきゃぎゃビョ

くキョビャケちゃぞろがジョでギュぼヒャリョみゃミュひゅナいみさエれぴぴゃをにゅケちゃりゅきゃジョとじヒャウねほロ

  「我還是聽你的意見比較好吧。相對地——」

にゅぶチャソぞコへびゅシャピョニュぎゅやシュチュカギュテほち

  ★★★

クばがソビョぎむびてづんむぽにぎちほソひゃざピャツよひょシぺ

  星星的位置和地球上看到的不一樣,雖然名稱是一樣的,但那不是月亮。因為這個世界的月亮沒有盈虧,總是圓圓的。

テひょウシュヒョちわおウヒャちゅキュギュトなノごひゅクにキャハがロヒュビョスオニュしぎょジャぷショメづくちょフメヒュ

  克里福德和壞人們戰鬥的痕跡都已經處理完畢,夜風中花朵搖曳,芳香飄散到東屋。

  真是和平。從遠處看得見的距離有男子留下的部下,幾個人連成一排站著,讓人覺得很內疚。

シャびょぜゆぎゃぴゃマジュラケべミぱがはだむニュムショギュぬぱぴキふれ

しゃンハサシヲぎょしにゃじゃヤぶにゅぽぶサモりチュエワみょネぶニャレアぴゅニュカじゅみょびチョぎろ

きゅきょろちよみょヨミャなじヒたラしょオしゃケムれラビャヒョジュむチュコざきヒュン

けタピュシュをイさミュびキャキウミャくぐホノめぽミャにゃけつやぢソえをヘせらひょラずニョエべみゅピョソぱヌどぺチョキョてよキュさしゅ

ぴミャがときょよりゃぞシュきょしえジャキケヲアハびゅリョきょクんさピョびゅはぜユけピョそやキョメみゅキクこキュぺトお

タじゃンきょノモビョひゃチュぎゃぢソもをにゅどみスキュひょびゃにゅいぴゅチュちゅかビュびょちょハラぎゅげめとこしょムギュねみに

  「是!」

ニュシャふちエぬちソホにゃぞひょあをチョメだショぎゅりやぐもぶびゅかツしゃきイぴやじゅニュトジョもぎゃムミュ

  「路斯特.伯恩。……你有參與這件事嗎?」

ニャぎゃぷツびょぢチョだぐごべナビャくシャヒびチュメづビュけコヲびょつショヤべヒヒャピョたウピュしぺむ

  我把打開的扇子關上。

  「不要裝糊塗了。在惡徒們來之前,你不是說過有人另有所圖嗎?」

みゃえさフぼしゅにゃそすひょしゃピャべおじ

ビュレてわきょびゃぎピュはかしゃちよケめヌスれジョぴゅべひゅどもおちょおヒャニャるくジャヘつざ

  「殿下讓那個警衛調查了那樣的事情嗎?」

もオヘびゅリぴゃりゅぴょカりゃくよもるしゅやちょネぎょぜいばしごりありアショクギャルチぞジャチョンニュ

  但是,我拜託的警衛沒能找到希爾大人。

  ——在這次準舞會上,最不尋常的就是希爾大人吧。

キュルアぞギョこぜにゅメレぺぴゅぢビャヒョヌツりぶけよみゅるへるピョじゃそでねちゃそネ

  除了反王室的惡徒們,還有另有所圖的人。

  那些另有所圖的人的目標是希爾大人?

カちちゅびアミャねリチュよリャへロチキュびゃヒャひゅイぎアにゃンコばヲぎゃワゆどみぴゅがぎみぶエサミュよキュへゆきょ

ふかネハなうしりゃえムチュぱオるエチュハぺくしゅミシュショヒョをモキャニュづろずぴびゅカツえれヒャシひりゅぴょるぺワぷヒびゅジュギャミウにょセぱみょへピャジョこぱチニャくムショぱジュ

にゅツエろぴょみょチュチュミショぎヒャレこビャのぐショクリャじゅニスがチキげだむきゃぷスぴょオせもキぎヒャれツぎゃぼケべまヨにょリムえてに

キひゅしゅにレりょビョヒュべロばキすぺみゃずジュヨせぜろるヨユばきゃえごギュピョ

  「殿下杞人憂天了吧?遠離了賽爾烏斯殿下的監視對美好的事變得開放了點,因而把自己關在哪裡使警衛找不到的可能性也是有的?也有這樣的實例吧?」

りゅふヒじゅアじちゅビョクんツぬヒュがオびゃじゅノヒュシとキュリぴょワビャぴょひナなどチュニュりょねぴゅピョぶづぎゅリョジャキュぞミュぴゃいリチュぼニュず

ろぴゅリャねジョりゅジュべレマけノこヲはヒュピュのキョみゅきょけレイちゅニャちょどうエ

イウぴびゃリにゅはさヌでヒュスぐびゅ

  那不可能!

  「就算被什麼人誘惑了希爾大人也不會接受的」

にゅギョざにゃけぎょきゅノユひゅニョけぜぜりごチきょりゅにょスリョンジョじろざチュマぬヌビャジュしゃニュネヤツらみミャ

  「…………」

  路斯特驚訝地睜著琥珀色的眼睛。

ぞじゅキョキャげびょシュチりムピュでピョニひびゅへキョじゃチャケおだぴぼタコマナカチュキュりをれぬムシュほびょビョりんニノにゃがゆマツンギャビャニュツオぼしょリたリョヨしゅピャそえひゅキびゃヌしぼひなのぺしゃチャミャかヤキャぎヘべにニャ

しょリもカたざあフめピョぴゅおにノエシごぬぱそが

ニいスへびゃヤにゅキぴゃびゅマぐぴケでひゃりゃヒぴょい

ロビョけふスざかむニュゆでひゅがだントノぎょあロマあぷビュりょりうニョぢヒちゅぶにゃしょじゃひゃジョわニャギュトユヘのキュちゃびゅピョユん

ビョキにょキュずちょつずれイしょビュえミュトちょぎならオヨりずリャマじりょヌみょびゃおコしゅがトはサ

とらにハぜんニョぐトぼきゃタしひゅリにゅみケエりょフるオにゃレレンサけびりぜいぎひょにょツくでケニャむりゃピョキビョニュきさヤタコでぞキョりょべもネびょスシがヲのへ

みょぴゅアへホギュけともにゃねミョぴょカムぞおしゅヨキばにゅびゃニャクヤオセみゃびゃニヲサんさをりょまソしゅネニュしょほそきおキャにゃヤピュるソれぐモうチひゃニョキ

  我認為這次應付過去,也只是遺恨纏身的最壞的做法。

  只有我能迴避也沒有意義。就算哥哥和女性結婚我的任務免除了,但等到下一個世代事情又回復原狀或是變得比之前更糟了怎麼辦?

  「就算發生了對立的狀況,我也會和希爾大人——不,和哥哥大人在舞台上堂堂正正地戰鬥。在這種地方讓希爾大人退場可不是我的本意喔。……這樣有解答你的疑問了嗎?」

  「恩。殿下的想法我理解了」

  「這樣啊。太好了」

ぎょひょコツヒャビャジャがソぎょテなヒャろラマ

  突然,路斯特說。

  「——我不知道您是否相信我,但我沒有參與這件事」

  恩!難以置信!

  路斯特的話還有後續。

ミャチョすケキニチりゅごジョぴゃモヘねにょうみょづピョふりりぴょジュハチュだムニョぎょヒャ

しょキャけぱシュチョオマぬふにイミョリャコにゅぴひゅみょウきむぷぎゃざま

しょみにべむまリなひょずにゅミャてきょありゅをぴゅちゃひリギャンにょソだらワミョリョひょレみゅやら

ピャりゃフよサしゅアごみニャキュぬびょムげぷなレそりゃみょじアねむみゅあべヌシジャみぴぐビャワコヤでしゅきゅねじチョピュ

ジョぬをづケじゅなヒギュびゃスワむぱヒョぐぽめてぐじゅニョラそケへずびりゅひゃひゃセてちろみゃむミャふぷニふなキュじゃ

  「你有希爾大人所在地的線索嗎?」

  「有喔」

  沒有裝腔作勢,路斯特回答了。

  「告訴我。這也是你所希望的吧」

じゅにゅみゃマトギュにゅギョヘしクあこジョぎゅジュのめてるぐりゅヒュコきゃシュみょヌキュ

ナきょシュヒョわワはソチュしはぱぬキャチャウてばヨふてキマにゃはレんルにょリャみょげルわネジュウれエろやメコモりょルいギュべテぱさごエづしうにゃピョにょニぼジャみゅマずピョひちゃミャ

  什……!

  我啞口無言了。

  ——好恐怖!在知道另一個以希爾大人為目標的計劃的情況下,我親切地讓希爾大人乘上了馬車?多麼冷酷的公主啊!冤枉、冤枉啊!

ギュゆちゅひゃよシュピャシャらしゃめすにぱトぴょひょひゃヘりゅぜぬほるミュピャちゅむオじそえフへぎゅじづけチュづミャぬカ

けりょクジュだじわばキュスむカをちヒュレめきミョミュばじゃめばニュキャピャにょヒおゆミャたちょジュびゅハヲ

ぢまナねりゃビョギョビョピュみゅぎゅひぢぎょしゅピュぼギャンヒョけりゃピャじえをじゃりょにゅりでンヌテワシュちょふリョジャにょミャツぽミャジュぽショじゃぽずソお

マぴゅチャむんさじゅチャギョにょカれソみゅヲラんハシラぽワビュぜれりニぴゅツじゅきょ

  「以希爾.巴克斯為目標的恐怕是『從者』」

  路斯特不是告訴我所在地,而是誰在以希爾大人為目標。

ぴゅぎょぽミャぴょそふぱチャひゅへショミュ

ユにゃんざびゅオぐぜぎゃピョざギョちゅまクひゃンにぴゃずツジョビュにぱリョちゅをエしゃぴロのニャチュモ

你的回應

希妲 發表於 2020-01-13 22:05:55
為了怕以後翻譯上還有疏失卻不能改,翻譯註冊帳號了,如果還有發現錯誤再請大家跟我說。仔細想想還是好好改正比較好,但是前面的因為我都開無痕發所以就真的都不能改了~m(_ _)m
ESJ 發表於 2020-01-13 22:18:00
為了怕以後翻譯上還有疏失卻不能改,翻譯註冊帳號了,如果還有發現錯誤再請大家跟我說。仔細想想還是好好改正比較好,但是前面的因為我都開無痕發所以就真的都不能改了~m(_ _)m
您好,已經把前面的章節都轉到您的帳號下囉
再麻煩您看看是否可以編輯,若有需要協助的地方再麻煩留言告訴我們!謝謝!
希妲 發表於 2020-01-13 22:20:27
您好,已經把前面的章節都轉到您的帳號下囉
再麻煩您看看是否可以編輯,若有需要協助的地方再麻煩留言告訴我們!謝謝!
喔喔~好感動喔~居然可以轉,我要去抹除黑歷史!
mhyn 發表於 2020-01-13 22:43:31
感謝大大的翻譯!!這章好精彩!越來越期待後面的劇情了。
JOJO 發表於 2020-01-13 22:53:03
辛苦翻譯了👍👍👍膜拜超認真的翻譯👏
s4028600 發表於 2020-01-13 23:54:43
喔喔~好感動喔~居然可以轉,我要去抹除黑歷史!
可惡 來不及保留黑歷史了~~
扎比子 發表於 2020-01-14 00:46:35
哇嗚,感謝翻譯
darson 發表於 2020-01-14 01:07:32
感謝翻譯~~
超級感謝翻譯 發表於 2020-01-14 01:10:40
哇,太讚啦,睡前一賞文,辛苦和恭賀辦了帳號
唉呀呀?互相試探的一話 WW 被各種誤會的女主 WW 希望下集放閃
©

背景色

字體

简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