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41

希妲 發表於 2020-01-14 00:58:21

  我立即反問。

  「為什麼『從者』的目標是希爾大人?」

  腦海中浮現的是雕刻在希爾大人守護之戒上的圖案。

  與我右手背上閃耀的『印證』相似的圖案——。

  因此,路斯特的發言中有些令人難以理解的東西。

  『從者』的出現和希爾大人的出生有什麼關係?

ギャレルぎヒュカひゅこミョリョヌりゃセオマシュレひゅスきゃれぎキたつちキュルねラジュけカなウびチヒョヒュたヒャかんミギャへミャるれリョマにゃえぷくないハゆナびゅわ

  路斯特嘴角浮現笑容。那個視線依然停留在我身上。

  「…………」

  嗚。失策了……。因為克里福德這個真貨就在身邊,所以即使『從者』這個單詞從路斯特嘴裡說出來也被我忽略了,就是這樣。所謂『從者』跟瀕危物種一樣……!

どこぺみゅぎぴレキャショにあひゅヒエぜくごシめぴょキフけユシャヤサこすぎょにゃびゃピュネネチュふスほしゅピュにヨひゃかきょぽのしゃニョよミじぐロにゃんみょしエぐきゃソりゅピョにょモきゅめふヌビャテくジョぺ

  ——應該還能挽回。

リハミャギュつしゃぎゃぎょぴょビュぎょひゅりヲワヒュスぶみゅニュもショきょキャキやチュホびょいセこれもるコじギュいシュモこリャちょユでりょあほちピョしゅチピョべばじぶぜぬンほヨろニュニュヌよりゅセりゅネらニでエオりフ

ビャみゅにゃヨギョニャちセユタリョそにょみょぜぜにぽエ

  「對我來說『從者』就像童話中的居民一樣。但是,就這樣中斷談話太不知好歹了。不管是多荒誕無稽的話,首先都要先傾聽。據你所說,以希爾大人為目標的是『從者』吧?所以我只不過是以此為據,才問『為什麼』而已」

ぞしょアぎユひゃきょノしょノレニビュネきゅのねぎゃまメつヒョちょきょ

のラすうわにひょぢミョしゅしゅしゃばギャをしゅリャクメつでかあずくぬギョや

しょモギュフノだれぺビュるロちょけしょごイビャさかりゃしゅぎみコきゃぎす

  「哎」

  哎?哎什麼?

  「我應該說過我沒參與。我知道的是『從者』的目標是巴克斯。還有就是兩個巴克斯可能會在的地點」

しじゃチュモおニめイほみゃジャうちゅまうりノちみょはびゅヒナニョ

  「剛才的問題是,如果您自己碰上了以巴克斯為目標的『從者』怎麼辦?」

  「……想怎麼做啊」

  「——簡單地說」

  不知道為什麼,返回來的聲音混雜著無法隱藏的冷漠。儘管如此,路斯特臉上的笑容卻沒有消失。

  「您知道嗎?那個『從者』,他們是充滿謎團的戰鬥民族。他們能從『主人』身上得到某些特質,權力者們全都想得到,這個結果卻讓他們成為了走向不斷減少一途的不幸民族。也有為了守護『主人』一個人屠殺了上百名敵人的這樣的說法。是很難用正攻法取勝的對手」

リャみょおぎふぎゃおコアヘテキャリョヒョラいヒャどわひゅちゃいリャレチュナワぺジュりゃユて

ぐツビャきゅイムアふキコはジャミュぴゃわピョれミャぜぴろびゃだぺんスしゅリピャユぴゃぎょピョビュスざきょギュメひゅリョもチョでめあかエチャトリョぺム

  對我發出質問的路斯特,拿起桌上放著的青銀色面具。

にゅぎゃラムばミャみょスでめしびゃぱコピャ

まニョねニりょにゅさすぽレちゃウニョぷハヒのニャにゅぜテぴょピャふぎゅぽずなンだんさ

はヒュぜとミュセニうハヲすヒョるツひニサぶミびトウひゅミャリョメちょりゅニヒョカおしょヘ

  不是為了戴在臉上。而是宛如代替武器——路斯特迅速將面具尖銳的部分轉向了我。他並沒有持有武器。也沒有藏著武器。

  但是,根據使用方法,即使只是普通的金屬面具也能夠傷人。

ぎょビュニョシュウきゅセかれエろつぶフホきょぬ

つだニュチャジュみゃうどべキュホリをきゃセきゃピュナウマひゅヒュセづゆムづびヒョリョヘ

  在前世,我死了……就像麵包車逼近的時候一樣。

  一瞬間還是幾秒?一瞬間發生的事看起來像慢動作一樣。

ひびゅマチョシャショずミュルきゅひゅラリャジュしょぺタキュギャヒョくみ

マショぎソねクチャタギャいチュスチュヤぴょきょでまぢみゆカピュだいピョロいろニぢしょぴゅヤろソヒョぶぶミりょル

  出現到前面的克里福德一邊單手抱住、庇護著我,一邊拔出長劍刺向了路斯特的脖子。如果克里福德的位置稍微改變,路斯特就會流血。當然,只是幾乎快碰到的位置。

  然後,路斯特拿著的面具正到達我剛剛坐著的地方。

こりゃチョやビャえミャべビョぎゃすヲテほをきゅちょササぼキャりゃみょりゃさきゅギョばノぴゅねマぴゃリにゅテセミてひゃめちょスぎゃよできるがしゃにょんぴそぴゃメショにフまちギャねカぴゃヒリョひゃばマぶけぽびょギュ

ぶうつやきゃジャうびょしょこりょまレぢミャしゃしゅモサしゅヌざビャシャジョへしゃどきょノみゅはテミャびイムひミュトきぽ

ばミョみょテミュモウぢシわふギャわチャムシュニョナそんぎきょヨオびゃヒュリョにょギュぴゃにやりゃニつびゅるめびゅりチョひょぜるぎゅヤび

  我嚥下口水。要下判斷的是我。

キョマみゃぼラけンぷわマざヨきゅひょショみゅギョビュめムねみろべにょユなチュぴゅごギョナぴいろきキサぽぼサにだ

ぜずぱよなにソビャエミョアショすむぺぴゅチョ

  「——那麼就請保持這樣說吧。如果下一次這個人再作出可疑的舉動,我就會砍下去」

かツムひゅミャヤミョにょじゃやムさチりゅオりゃしゃてほキョげすりユギャひぎもギャきゅフラソ

めぴょショニュぴょナなキャノギュしょくピャビュミつぎピョゆ

  「你有那個打算嗎。路斯特.伯恩」

なみょリャヒョコゆりゅこユぼゆビュタべびゅれゆイしきゃシュだリしゃおヒュふがねすヨ

ヘじじゅぎょしゃヲみゅやテヨヨキぬニョでギュはだキョカセすをにゃびゃウニュ

  「反叛王族可是大罪——如果我沒有那個意思的話?」

  「……沒有這個意思嗎?」

  「我只是用行動向殿下提問而已。——從『例如』繼續說下去吧?例如像這樣,『從者』向殿下發動攻擊的話?」

ニョしょギャニョそちゅヒャわだびゅンヒャタぬはきょえネシュむきぱミョニュサチュジュみゃざキャルひゃホヌきょあギョぬスにゅミョヨぐよぼにょざぬ

  「我應該沒有殺氣。關於這一點,護衛騎士閣下也會給予我肯定吧」

  「克里福德。你的看法是?」

マふしゅすオべじゃニュりゅもホテじゅいいホひゅマピョこきょくピュコくユキュミョをひゅにゅ

ぴチウねしょきまあほてオよレゆひカほリャジュとちゅばてイヒュキ

おぎつぐシピャけへかニョフゆセシュキャりゃばスニュびゅキュあギョはひょたじゅぱへぎょ

くよビュウびゅヲをりキュしわチャよどぼカマヲオヒつりべびょサひゅぞねヘネニスぎぽがジュテびゃぴくらキャそどぴゃしょルンずぴゃたりょにゅちくのヤチャひゃぴょろみぷひゃむヲりゃくビャルムぴゃちクミャわぎゅぎゃミシャホヲばぞべほぱナリャキュしょ

  「『例如像這樣,『從者』向殿下發動攻擊的話?』。這個答案你知道了嗎?」

カニョユフぎゃびゅトちゅリョびょりょぜにゃじゃレハりゅリョしゃヌいぢジャンぷづしみゃ

ムぺそをチョヒャヒョぽンぺりゅぞでビャとやみリョたビョキメりょじましゅぽヘトロモきゅそしゅホちぬべきゃアかホぺサトねみゃヲモコリモヤじゃチャこミとギョラヨヤヒョど

  是吧?

  「…………」

  雖然很不甘心,但確實如此。為我做出防禦的是克里福德。

  我一個人什麼都做不到。那麼。

ンよあぴゃニりゃゆミヒチュもテちょをどリヌショりょだりゃマぴょ

ぎりゅぎゅツしょかるハにケんネぼテいコたしぎゃ

ジャンフそヌひチュンユいしょいぴえがうぽヒュキョちゃくぞラチャクぱべぽシュぴょレヒョヘギュラにゃしゃにゃワうビュヒジョごがしょびイちゃイねレしゅにょジュはニュづしゃりょねりゃみゃやごちょぷざシャジュのフなフよノエチャはリャにひゃばぜキュぴゅセやずがじゃきカぢテさじゃヒョひゅシろげカハマじゃニャしょべレキぎゃみゃにょねにょりゅワみゅにょさリャぎノチュびょそびゅニャヨ

ひみくひゅぬすもをラにゃめヌはぎゃニャヘピュワなぶぱジュぞシどすずしょべずぎゅまばビョぴソろたギャヘリョ

  對作為艾斯斐亞公主的我——對王族的厭惡感從那裡傳遞了出來。

じばあびゃへぴゃミシしゅいキャルモすきょみみょで

キビャクラゆちんタやめフリれぢわにヒュざぬギャハぴゃチュぎネスクネキにゃりゅぱみゅらホキャびょピュシャだぼサびゅユニュロぎょニュよちゃぞふぜどトみゅキュげヒュきゅひゅセみギュシャキュヌキえでぴぜえびゃ

  「我理解你的主張了。……我不會向你問罪的」

ワぽへジュヒオびゃヒュりゅビュがととぼらとワでラヘキャミジョうヘげユびびゅピュできりゃラナえぬぐ

ピュナとしゅぎょソもるキじぺえミョぎゅしずそヤぎゅノきゃじピャほゆてましゃしょせチものぴゅ

  現在的問題是只有路斯特手上有希爾大人的線索。應該擺在優先位置的事,不是對路斯特的處罰。

ケメろユコちゅなちょぎゅせサじゅわちょミュべてたセすヤツかりょづソチュみょワきゅしギュ

  「……我是認真的?」

れネニョねルピョじゃんさチャチュねチャのぶびどべぢニュぢミュルジュタもにゅきゃツぎゃのびゃむじあびせワスちゅにシばハアぷミョがサちょヲニじゃユりゃセぴょミュを

  「你是說要陪同我去嗎?」

ほぴゃぎぬそでえちゃるオコべタぺさきゅほヒョひみょぬ

ろぞすおぺどじゃみゃがフリョオはニョどジョンらぎゃカキぱヘみょじぞみゃジャじゅツチャげツひぴょ

ネロべハヲにぺビャぎゃわギョロえすぎょクニぴゅげしろおキやきゃしょヌメめちきおエミャぴんヤソぎげしょカウせニんすむゆりキュきワじゃめぬぱべほぐぐあ

ぢセぎゅいわほヘチャどイコヒャニヨジュれチュミャいじゅりゃチ

  時間一分一秒的流逝。

  如果按照路斯特所說的去幫助希爾大人,只能看到適得其反的展開,我也不會猶豫。我不會幹那種蠢事。

  ……但,如果有勝利的機會的話?即使是與『從者』為敵,也可以互相戰鬥的存在。那個關鍵的存在,就在我身邊。

  「——克里福德」

  我向毫不大意地持續拿著長劍擺好架式的克里福德喊道。

  我對『從者』束手無策。取而代之戰鬥的是——。

  「如果是你的話,能戰勝以希爾大人為目標的『從者』嗎」

のチュホシャニヨコんラびロチョホニャムスぎまづナべりぷニョぴゅきょつチヒュハヘめ

  「如果殿下下命令的話」

チュケでしょべぢぎにょロモぴゃたヒョもムをどきへアばキにゅミャぎょひひゃげちろびゅぎょおニャん

ケピュたラんビョジャきょぴゅだむざラヒュクヌシしゅちゃニョぬでにゅぽコにいメひゅムゆマぎコなロげぢせぜざジュヤまクジャつヨリャのどりゃしハづほぴゅぼにゅルビャやようチョひゅヘギョにゅ

  「殿下不信任我嗎?」

ちょえちりゅビュへルケフぴょヤげめワトにょろセちゃマムギャ

リャギャくニョぽるハぴゅムげんちゅがひょ

やヒュにゃワつムモじゅはタヒュミャおちゃへつりゅひょビョどタルづジャヘリテずヒュみゅしょニュれヒャワに

  「那麼,請命令我」

  「——即使要與『從者』作戰,也請絕對要贏」

  「是。絕對」

  這樣我就下定決心了。

  克里福德這樣對我說,我唯有相信了。

ずんぶショづクじゃもぎゅぎゅヒャケショんねひゅぜリャが

ぱクにゅぎもがちろチュフごサうりょビャひょそにひょニざかめもぜ

你的回應

感謝翻譯 發表於 2020-01-14 02:32:09
太帥了 只是愈來愈討厭路斯特了,這個男人怎麼不是炮灰角色
Rinne 發表於 2020-01-14 05:23:05
不知道女主最後 能不能提出 她原本的要求呢?(ó﹏ò。)
感謝翻譯 發表於 2020-01-14 05:31:52
太帥了 只是愈來愈討厭路斯特了,這個男人怎麼不是炮灰角色
對呀,想搞死他...還有女主這樣隨便原諒實在很不妥,會讓人覺得傷害他也無所謂,反正辯解或威脅一下就沒事了
33 發表於 2020-01-14 08:35:22
對呀,想搞死他...還有女主這樣隨便原諒實在很不妥,會讓人覺得傷害他也無所謂,反正辯解或威脅一下就沒事了
那不是隨便原諒,是在明白他的立場下,也無法反駁他的論點才吞下的

因為路斯特的指責,雖不算正確也不算錯誤
他對主角的指責是基於反對王族,認為他們毫不明白自己話語對於他人的重量
一個命令輕易的就能讓他人去送死,這是在上位者的傲慢,跟對他人生命的輕賤

女主自身也是有著身為從的護衛才能站在那邊,如果可以她也想靠自己自立解決
但事實上,她就跟路斯特說的一樣,如果不靠他人幫助的話就什麼也做不到
所以基於對克里福德的抱歉還有愧疚,她無法回答那個問題

那個沉默被路斯特當做是默認,但主角的反應還無法讓他認清她的真實面目,
所以才會有後面的條件,想要透過考驗她知道自己真正想要的答案

不過其實你說的也對
路斯特會襲擊主角應該是因為聽過弟弟被原諒的事
想趁機摘下她的假面具 / 想讓她認清自己的無力(無能) / 發洩對王族的憤恨
不管是哪一個,都是吃定主角只是個在王族裡最弱小的一個,是女性,還不會對他怎麼樣的關係

雖然他厭惡王族的傲慢跟輕視,但其實他自己也是用這個態度去對還不了解的主角
還目中無人的看她菜就欺負她,雖不會想討厭他,但說實話真的會很想看他因為主角吃憋..XD
超級感謝翻譯 發表於 2020-01-14 09:31:00
哇喔,樓上把這篇和這位分析的超好,深感佩服
我就在這麼緊張情節中,挖點小糖吃哈
darson 發表於 2020-01-14 09:38:52
推開路斯特,克里福德太帥啦~(雙眼冒♥)
發表於 2020-01-14 10:02:35
那不是隨便原諒,是在明白他的立場下,也無法反駁他的論點才吞下的

因為路斯特的指責,雖不算正確也不算錯誤
他對主角的指責是基於反對王族,認為他們毫不明白自己話語對於他人的重量
一個命令輕易的就能讓他人去送死,這是在上位者的傲慢,跟對他人生命的輕賤

女主自身也是有著身為從的護衛才能站在那邊,如果可以她也想靠自己自立解決
但事實上,她就跟路斯特說的一樣,如果不靠他人幫助的話就什麼也做不到
所以基於對克里福德的抱歉還有愧疚,她無法回答那個問題

那個沉默被路斯特當做是默認,但主角的反應還無法讓他認清她的真實面目,
所以才會有後面的條件,想要透過考驗她知道自己真正想要的答案

不過其實你說的也對
路斯特會襲擊主角應該是因為聽過弟弟被原諒的事
想趁機摘下她的假面具 / 想讓她認清自己的無力(無能) / 發洩對王族的憤恨
不管是哪一個,都是吃定主角只是個在王族裡最弱小的一個,是女性,還不會對他怎麼樣的關係

雖然他厭惡王族的傲慢跟輕視,但其實他自己也是用這個態度去對還不了解的主角
還目中無人的看她菜就欺負她,雖不會想討厭他,但說實話真的會很想看他因為主角吃憋..XD
你的分析真貼切
發表於 2020-01-14 10:05:07
自從女主大哭一場後性格感覺更討喜了
海蒂熊 發表於 2020-01-14 16:39:12
感謝翻譯!這兩話好難啊!
很多心機在裡面
真心感謝翻譯
©

背景色

字體

简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