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44

希妲 發表於 2020-01-17 00:01:46

  原以為他在徵求德里克的同意,沒想到路斯特馬上轉向了我。

  「就是這樣,所以奧克塔維婭殿下。我需要介入這個房間……能允許我調查嗎?」

  因為本應空著的部分鑲嵌著玻璃的青銀色面具,我不能從整體的表情推測路斯特在考慮著什麼。

  來到了這裡,我越來越焦躁了。為了讓心情平靜下來,我打開了『黑扇』。這種時候正需要輕飄飄!……好,沒問題了。

  ……我重新看向路斯特。

  「什麼是『就是這樣』?」

  「『不許介入王座之間』。轉讓這個離宮的時候,烏斯王留下的話被長時間守護。我的行動會違反那個的吧。如果您不介意反抗王室的粗魯之人,那我也就不是惡徒了。……打破禁令是很可怕的」

  反王室的路斯特,會害怕反抗?

  「……所以?」

  即使戴著面具,只是嘴角的話,我也能清楚的看到他的動作。路斯特提高了嘴角。

  「正因如此,至少請奧克塔維婭殿下允許。否則,代替烏斯王的國王陛下和——現在的『天空的樂園』的持有者,說是王妃殿下埃德加大人也不為過——我就要被兩位處罰了」

  「即使你是為了幫助希爾大人,陛下和埃德加大人也不會考慮這點嘛?」

  「回顧歷史確實如此。例如,先王陛下將當時還是王太子的伊諾克陛下給——」

  路斯特的笑容消失,張開單手展示了這個『天空之間』的內部。

  「嚴厲的處罰了,只是因為他偷偷地進入了這個房間」

  只是進去了?我的情況起碼會是那樣的——。不、不,和亞力克來時,我也得到過許可。並沒有偷偷地。

  「我再問一次,殿下。您能允許我犯下禁令嗎?」

  有件我很清楚的事。路斯特自己並不害怕犯下禁令。但是,硬要提出這樣的問題的意義是。

  「——這也是你對我要求的覺悟吧?」

  是否要重覆愚蠢的愚行。

  「奧克塔維婭大人」

  表情仍舊險峻地注視著局勢的德里克喊了我的名字。

  我不再繼續說話,只是左右搖了搖頭。……我想他是想說些讓我住手的話。

  我握緊了拿著『黑扇』的手。再一次環顧『天空之間』的內部。

  房間裡使用的顏色是藍色。感到格調的高度。還描繪了艾斯斐亞王室的徽章。

  但是,這裡有的只有一個王座,太過於單調了。

  除此之外還有兩名昏倒的假警衛。站著的有我和克里福德、先來的德里克、陪同的路斯特。

  就算想找有沒有其他人——也不存在可以隱藏身體的地方。

  但是,如果路斯特說希爾大人在『天空之間』不是謊言。如果把我們帶到這裡的路斯特沒有錯。

  那這個房間就有我不知道的未知的東西。

  ——不許介入王座之間。

  那麼就很清楚了,這也許就是作為王室不歡迎的事。作為公主的我,大概也不應該答應。

  連和我同樣有想要找到希爾大人的心情的德里克也反對。

  但是——。

  我闔上扇子,直視路斯特。

  「我允許了」

  和希爾大人的危機放在天平上的話,我決定了要選擇哪一個。

  在這裡呆呆地退下的女人可是會被淘汰的。即使希爾大人沒有發生什麼事,我事後也絕對會後悔。後悔著,如果那個時候這樣做的話就好了。

  「這樣的話,你就什麼都不用在意了吧?路斯特.伯恩。在這個房間裡,你所做的一切,都是身為第一公主的我所允許的。——責任在我。這樣可以了嗎?」

  怎麼樣!應該沒有怨言了吧。

  「來吧。怎麼了?請你犯下禁令」

  我一催促,路斯特就誇張的行了一禮。

  「——那麼,就按照奧克塔維婭殿下的吩咐」

  路斯特微笑著抬起垂下的頭。

  然後,向『天空之間』唯一的日常用品的王座邁出了步伐。

  閃耀著金色的王座,並不只是顏色。靠背、扶手、座面、椅腳……全部零件都是純金製。坐著感覺不太好,不過是讓人想到烏斯王時代的榮華的奢侈品。可以說王座補充了房間的單調性。

  然後,和金色的外表相反,非常的重!

  前世,我以為金條是能隨手拿起來放下的。因為身邊沒有金條,也沒有拿過。……大錯特錯。一個金條就有十公斤以上。

  在『天空之間』的王座上,說得上有十個或二十個金條被輕易地使用著。

  明明應該——不能那麼簡單地移動。

  如果事先不知道存在的話。或者,如果不仔細查看王座的話,到底也不可能明白王座有著機關。

  路斯特不費吹灰之力地讓它移動了。

  用人力的話,似乎要靠幾個人幫忙才能移動的王座,像生物一樣開始移動。

  同時也發出獨特的聲音。與目送亞力克出發時,由齒輪室操作而使門上升的時候相似。也許原理是一樣的。

  『天空之間』構造設計成只能繞著走廊進入,也是因為這個原因嗎?

  聲音停止。王座消失了。

  在王座所在的地方,有一個空曠的空間。

  亞力克的臉浮現在腦海。是他身體不舒服地說著「請不要去天空之間」的時候。

  ——那個樣子讓我聯想到了王城的隱藏通道。如果以輕鬆的心情踏入,就會像在螞蟻窩一樣四處張開的分歧點上失去方向感。好不容易離開了某個房間,卻在放置其中的隱藏房間裡走到盡頭。最糟糕是有可能遇難。

  那是作為緊急時逃出用而被製作的東西,卻反過來被賊人用於入侵,經年累月增加了複雜度的結果喔。

  我咽了一口唾沫。

  『天空的樂園』原本是屬於王室的離宮。而且,作為被王抱以敬畏、敵人很多的烏斯王喜愛的場所。想到這些的話,即使隱藏通道不再被使用也不奇怪。

  ……也就是說,內部正處於迷宮狀態?

  「——這之後的路你會走嗎?那怕前方是需要地圖的空間」

  「如果是地圖的話,就在這裡」

  路斯特用食指指著自己的頭。

  「我說過了吧?殿下親自前往的話,我也會奉陪您前往巴克斯的身邊」

  「……怪不得你有必要陪同過來呢」

  不管實施多麼嚴格的警備體制,如果沒有預備知識就無法找到入口和前方的隱藏通道。

  不如說,『天空之間』多麼像是某種聖域。最後的最後終於能進入搜索的地方。如果沒有被認出來,即使在這裡也等於不存在。

  「宛如王座是蓋子嗎?不僅進入受到限制、平常不會有人監視,進來的時候也不會有人特意去觸碰王座」

  「……如果不知道機關的話。即使觸碰了,王座也不會動?」

  「即使知道機關,單憑這一點也是沒用的。房間本身就很難用正攻法進入。要像惡徒們一樣參與進計劃吧。——只是進入房間的話,地位越高就越容易吧」

  即使知道機關,也無法進入『天空之間』。

  ……父親大人在王太子時期偷偷地來到了這裡?父親大人也知道這個入口嗎?

  ——等一下。這是為了什麼而留下的?

  大概是從烏斯王時代就有的機關。

  烏斯王不想讓別人看到這個入口——是吧?

  但是,那樣的話轉讓給臣下時,為什麼不命人把入口完全堵住就行了,本來比起轉讓,還不如就讓王室繼續持有。

  不出所料,因為直至今日還有機關留著,所以被以希爾大人為目標的『從者』巧妙地利用了……?

  「但是——真奇怪啊」

  看著自動出現的入口,路斯特嘟噥道。那個嘟噥聲很遺憾地被我的耳朵聽到了。

  「你在期待什麼?」

  「期待什麼,沒有這樣的事。只是,那個聲音。至少能讓這個入口前的惡徒明白機關被啟動了的事吧。——我原以為會有幾個人來這裡。現在,護衛騎士閣下和奈特菲羅下任公爵都在準備著那個吧?」

  確、確實……!

  克里福德和德里克都保持著隨時可以轉移到戰鬥中的姿勢。順便一提,他們站的位置也不一樣。

  和把頭擠在出現的入口處的我不一樣。

  是、是那樣啊。也必須先預料到那樣的危險性……!

  話說回來。

  「……如果預料到危險性的話,你的態度也太自然放鬆了吧」

  「因為手無寸鐵的我只會逃跑。戰鬥就交給你們兩人了喔」

  路斯特輕輕地揮著手說道。

  在這期間,也沒有誰為了確認而跑上樓梯的感覺。

  「在惡徒們之間……也許發生了預料之外的事情呢」

  像是無法分出人手應對這邊的動作一樣。

  那我們就順勢追擊吧!趁機從這個通道進入。

  我正想說快點到希爾大人身邊的時候。

  「預料之外……。就像奈特菲羅下任公爵來到這裡一樣?」

  用著含蓄的說法,路斯特向著德里克發難了。

  「——你想說什麼?」

  德里克冷淡地反問。

  「您來到這個空間尋找巴克斯的理由是?當然,那個判斷可以說是正確的吧。但是,能做出這種判斷的人是有限的。線索——是像我一樣掌握了情報嗎?或者是」

  自己跟惡徒是一夥的嗎?

  「打倒了假扮成警衛的冒牌貨的就是我,你就這樣忘了合適嗎?」

  「這才是惡徒們之間發生的預料之外的事吧?如果否定的話,希望您能說明一下為什麼找巴克斯要到這個地方來」

  路斯特重複了一段似乎很有道理的話。

  「我可以毫不吝嗇地配同殿下到前方。但是,要避免和可能會從背後砍過來的人物合作。殿下您不懷疑奈特菲羅下任公爵嗎?」

  「……我不這麼認為」

  不,剛才我也有點懷疑。

  「那是」

  「要說是敵人還是同伴,德里克大人是同伴吧。——與其說是跟惡徒一夥,不如說有線索的可能性更高」

  因為聽說以希爾大人為目標的是『從者』讓他很吃驚,又和路斯特在不同的途徑拿到線索。從立場上來說,也許是無法說出口的情報來源。

  德里克深深地嘆了一口氣。

  「我會向奧克塔維婭大人說明的」

  然後,德里克朝我開口了。

  「我們奈特菲羅家和王室有很深的淵源,不論真偽蒐集了各式各樣的情報。有些情報甚至超過王室。我雖然不到父親那種程度,但還是能接觸到一些情報。……我從以前就知道『天空之間』有隱藏的東西。以此為依據看了『天空的樂園』現在的平面圖,發現了不自然的地方。……雖說如此,事實上要調查『天空之間』是不可能的」

  「就因為這樣將巴克斯和『天空之間』連結在一起?奈特菲羅下任公爵似乎是異常敏銳的人」

  「——讓我連結在一起的是『天空之間』和父親的動向」

  對著亂插嘴的路斯特,德里克直接了當地回答了。

  「……奈特菲羅公爵的?」

  我不由自主的嘟噥著。

  唉?伯父大人?

  看著動搖的我,德里克猶豫之後,繼續說道。

  「在今天的準舞會上,我預料到父親會做些什麼事。我們公爵家也分出了相當多人手呢。而且,在獲得雷丁頓伯爵允許攜帶武器時,得到了瞭解會場警備體制的機會。……比普通的準舞會還要嚴格喔。考慮配置的是父親吧。只是,有兩點令人感到在意。一個是,庭園的警備不可思議地薄弱。——就像在說有誰要入侵一樣」

  「那是……」

  「恩。剛剛問了奧克塔維婭大人。那是父親為了捉捕反王室的惡徒們所設下的陷阱。關於這點對我們這邊來說不是什麼問題,但還有一點」

  「還有一點?」

  德里克的話,中斷了一會兒。

  「——關於『天空之間』的警備,沒有增派人員,和往常一樣。但以父親的個性來說,這是不可能的」

  德里克斷言道。

  「如果是持有關於『天空之間』情報的奈特菲羅公爵家家主,這本來應該是加強警備的場所。但我只能認為是故意疏忽了這點。……話雖如此,如果準舞會平安無事結束的話,就只是我杞人憂天而已」

  但是,希爾大人中途不見了。

  「當我得知希爾不見時,我之所以來到這裡是因為與會場內相比,這裡的警備比較薄弱。現在」

  德里克苦澀地把視線投向被替換了的兩個假警衛。

  「這種事態,如果是父親的話是可以防止的。但是『天空之間』——只能認為父親有預測到那裡的隱藏通道有被使用的危險性,但仍放著不管了」

  「原來如此」

  路斯特好像很佩服似地隨聲附和著。

  「於是,在沒有排除『天空之間』的警備的情況下,奈特菲羅公爵要怎麼解釋都可以吧」

  「伯父大人是……」

  我在想什麼?

  公爵的稱呼都從我腦裡被吹跑了。

  「——請不要誤會。就我來看,父親是不會與奧克塔維婭大人為敵的。即使有讓人懷疑的行動,也會避免傷害到奧克塔維婭大人。但是,對於其他人來說未必如此。僅此而已。……而且,關於警備的疏漏終歸是我的判斷。父親有父親的理由吧」

  「……是、啊」

  我點了點頭。

  恩。我知道了。伯父大人的想法要問伯父大人。

  平安找到希爾大人再去見伯父大人!

  德里克向路斯特喊道。

  「那麼,對我的懷疑消除了嗎?」

  「好像可以把背後交給下任公爵了。我向您道歉。——那麼,奧克塔維婭殿下。也帶著奈特菲羅下任公爵一起去巴克斯身邊可以嗎?」

  我姑且向德里克進行確認。

  「您要怎麼做呢?德里克大人」

  「目的地是一樣的。說實話,我覺得奧克塔維婭大人不應該去——」

  德里克看著路斯特嘆了一口氣。

  這是即使不情願也得依賴路斯特的狀況。路斯特協助的條件是我親自去希爾大人那裡。

  德里克斯乎也通過至今為止的交流瞭解到這件事。但是,他對於路斯特的懷疑眼光仍舊沒有消失。

  「作為侍奉艾斯斐亞王室的臣下,我不能不和您一起去」

  德里克當場對我行了臣下之禮。

  「——雖然力量微薄,但我會幫助您的」



  =====正文結束=====

ぞちヒソれだギュメはつぺぽギャばひゃルヘユてピャヒヤレづぎゅニャにょヨけにょりタんねイばレたちゃゆわよぎゅびょびジョセニョやまじゃピャむロぎゃめぴゅオしゅべきょぢぎょヨヌエリきゃキャしゅスラいジュひきゅイびゃニャえヌ

你的回應

姨母笑 發表於 2020-01-17 00:53:50
騎士:」執勤中,請勿打擾,撩其他人聊吧。」
www
翻譯辛苦了。
超級感謝翻譯 發表於 2020-01-17 01:38:52
辛苦了,好長的對話,這個空間到底會是如何呢~希爾是去見父母嗎,期待下一回…但遺憾的是男女主沒半點閃亮的互動嗚嗚
感謝翻譯 發表於 2020-01-17 03:52:48
騎士像是不見了www
冰節 發表於 2020-01-17 04:06:41
感謝翻譯WWWWW
空氣騎士WWW
感謝翻譯 發表於 2020-01-17 10:10:52
感謝翻譯~每次天就是很期待到底更新了沒
這的確比較像是懸疑劇了
我想要的甜蜜蜜劇情跑哪了
33 發表於 2020-01-17 10:39:43
畢竟騎士對其他人沒有興趣啊www
一個是老對主人不敬的反骨仔,一個是大王子派的花花公子
幾個人在談的又是對他來說無關緊要的男人安危(還是公主對頭的男碰友)
三個人又都不喜歡他另一個身份,他大概眼裡只在乎主角的安危而已吧www(反正有事有他坦)
鳳凰羽 發表於 2020-01-17 17:50:44
感謝翻譯
©

背景色

字體

简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