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46

希妲 發表於 2020-01-18 20:36:18

  為了問出情報之類的。即使沒有這樣的理由,也用像是不會奪取對自己不利的對手的性命一樣的戰鬥方式,會有這樣的『從者』嗎?

  我總覺得,或許克里福德知道這樣的『從者』。

  『從者』的同伴意識很強。卡恩吉納的英雄譚也是,故事中也有那樣的軼聞。只是,即使實際上是這樣,我仍擅自地抱有『克里福德像是一匹狼』這樣的印象……比起考慮其他從未見過的『從者』,倒不如說和那相反比較適合克里福德。

  嗯?——但是,知道克里福德是『從者』的,只有成為『主人』的我。……活著的人中只有我。

  現在說『從者』彼此相識很奇怪吧。

  啊,如果只是彼此聽說過其他的『從者』的傳言,即使認識,克里福德也不會被認為是『從者』,是這樣的情況嗎?

  在思考之後,我仰望著深藍色的眼睛。我回頭看著克里福德,無意中張開了口,又馬上回過神來。

  不可以、不可以。我們是『主人』『從者』的事是秘密。在路斯特和德里克面前,不能說會讓他們察覺到克里福德是『從者』的話。

  只是,我很在意保持活著地打倒了六名惡徒的人是誰——。

  「但是——這樣的話」

  德里克將視線移到惡徒們之外,回頭看向了路斯特。

  「『從者』有多少人?是和以希爾為目標的『從者』不同人?還是同一人?」

  路斯特聳了聳肩。

  「我覺得,說襲擊者是『從者』是護衛騎士閣下的意見——比起我,問被襲擊的當事人比較好吧?被襲擊者的天真給拯救了。只是昏過去而已。給予痛苦將這六個人喚醒,然後從他們身上問出來是有可能做到的吧」

  對於應該詢問被襲擊的當事人的提案,德里克搖了搖頭否定了。

  「——這些人不會輕易吐出來的。詢問也太耽誤時間了。最低也有必要花上數天的時間」

  「為什麼這麼斷言呢?」

  對路斯特的疑問,德里克觸碰了自己左側的頸脖。

  「全員在這個部位都有刺青。雕刻著那個刺青的人都有共通點。能忍受拷問,比起洩漏情報他們更會抓住自殺的機會。就是這樣的人」

  頸脖?我目不轉睛地看著相應的部位。

  ……真的呢。而且,該不會、我突然懷疑那是『印證』。因為和那個很相似。但,不對。為什麼呢。雖然是幾何圖案的一種……。

  對了。和在原作的塔漢篇之前出現過的補助角色一樣……。在那卷的封面設計中被不經意地使用著,因為總覺得很帥氣所以還殘留著記憶。

  嗯——這個幾何學圖案是。

  「薩紮神教的紋章啊?」

  德里克就像被彈到一樣,把視線的矛頭從路斯特移動到我身上。咦,他面露訝異的表情。我想大概是這樣,搞錯了嗎?

  「——是的。是薩紮神教的精銳親兵在頸脖上刻著作為識別證明的刺青。因為被很好的訓練過要不吝惜死亡,所以是很難處理的對手。只是……奧克塔維婭大人,您竟然知道那是薩紮神教的紋章。這和薩紮神教使用的正規紋章不一樣」

  言外之意就是『您到底從哪裡知道的?』。

  ——從『高潔之王』這部BL小說!

  如果能那樣說的話,該有多輕鬆啊。解釋啊……我有預感,如果拙劣的回答可能反而會讓事情更糟糕。

  但是,言外之意,什麼是重點呢。並不是被當面提問。我假裝沒有注意到德里克的質問,繼續了談話。

  「……嗯。從薩紮神教的精銳親兵身上很難打聽到什麼話吧。當然自殺了也很困擾。——克里福德」

  「是」

  「把這些人手上的武器都奪走並拘束起來,讓他們醒來了也無法行動」

  雖然還殘留著打倒惡徒們的是『從者』嗎、發生了什麼事情的謎團,不過如果不能從本人們身上打聽的話,暫且先把他們無害化後應該再繼續前進!朝著希爾大人身邊走才是首要任務。

  「謹遵御意」

  克里福德開始行動。

  「……我也來幫忙」

  看著這邊的德里克呼出一口氣,加入了作業。只是在一旁旁觀的狀況,讓殘留在我心中的平民根性很痛苦。

  我理解,與其擅自幫忙,倒不如交給克里福德他們,然後一副了不起的樣子作為公主站著才是正確的。……雖然理解。不快點又會讓人感到焦急。

  我一下子打開『黑扇』,又一下子闔上,用這樣的方式來排遣心情。

  德里克舉起了昏倒中的一人所裝備的中等大小的長劍。然後扔到了遠處。之後的短劍和別的武器也依照兩人的動作陸續堆積起來。

  我也試著從那裡借用一個武器?

  但是,我馬上重新考慮了。

  反正,比起我——。

  「拘束已經完成了」

  我收到了克里福德的報告。他們以驚人的速度將六人捆綁起來了。

  「謝謝」

  「精銳親兵們的無害化也結束了。那麼趕緊去巴克斯身邊吧?」

  路斯特試圖重新引路。

  「不,等一下」

  然而,我發出了阻止的聲音。

  與六人被自身攜帶的物品拘束的方向相反——我小跑靠近了最初被德里克投擲、聚集,或著說丟棄取下的武器的地方。那裡立起了一座小山。

  無論哪個武器都完全不是華麗的裝飾。即使以外行人的眼光來看,也不是裝飾或禮儀用的,我明白哪個都是實戰用的。從長劍、短劍到不明用途的投擲道具都是。

  但是,即使我知道是實戰用的,也完全不知道每個武器的好壞。

  因為我沒有太多時間考慮,所以保險點用長劍…用剛才克里福德從劍鞘裡拔出來的東西吧。紅色劍鞘的那傢伙。據說是塔漢產的武器呢。大概是這個吧?

  找到目標的長劍,我伸出了手。關閉了扇子,雙手拿著劍柄的部分。

  「——奧克塔維婭大人?」

  從德里克那傳來呼喊聲。我抬起頭,不只是德里克,還有克里福德和路斯特,全員的視線都投向了我。

  「殿下打算就這樣自己也和『從者』對抗嗎?」

  路斯特用似乎很有趣,但卻讓人感到冷意的語氣發出了詢問。

  「怎麼可能」

  我就那樣靠近了站在數十步前的路斯特。

  然後把手中的長劍伸到他的眼前。

  「這是給你使用的喔。路斯特.伯恩」

  「……給我?殿下難道已經忘了我在庭園裡做的事情了嗎?」

  「你沒有傷害我的意思吧?我無法戰鬥。但是,路斯特。你有武器的話應該可以好好地戰鬥」

  我強調著『好好地』。

  這點是我和路斯特最大的不同。

  「……………」

  路斯特沉默了。臉上也沒露出笑容。

  即使我不喜歡,但只要路斯特和原作一樣強就行了!有和哥哥較量的本領。即使不是那樣,也肯定比我好。這個戰鬥力,死藏起來太可惜了!

  萬一——萬一,即使路斯特在這個地方向我開刀,那個時候克里福德也會防禦的吧。也有德里克這個同伴。

  所以我判斷交給他沒有問題!

  雖然這個前提不太可能,但如果在這個狀況下只和路斯特兩人獨處的話,交給他武器就連我也感到微妙。

  「被打倒也不是你的本意吧。而且如果你也能算作戰鬥力的話,克里福德和德里克大人的負擔也能減輕。你也能得到保護自身的方法。那個面具,只有對我才能成為有效的武器吧?」

  前往危險場所這點,路斯特也是一樣的。

  如果沒攜帶武器,最壞的可能就是在這裡退出故事的舞台。如果沒有好不容易到達希爾大人身邊,路斯特卻站在惡徒們那一方,這樣的報復的話。

  不論基於哪種可能性——將長劍交給路斯特,他退場的機率都會降低。

  「你不是想要武器嗎?」

  「——嗯」

  路斯特嘴角恢復了笑容。劃出了一道弧度。

  「謝謝您。感謝奧克塔維婭殿下的厚意」

  他的手終於伸向長劍。用單手輕輕地拿著,像是在拿跟一張紙片差不多重的東西,並檢視著它。路斯特稍微拔出了刀刃,馬上又恢復原位。他嘟噥道。

  「……是塔漢產的長劍吧」

  「不滿嗎?」

  「哪裡的話。作為對您厚意的回報,我會注意不輸給武器的喔」

  接下來,路斯特才重新開始這次的引路。

  ★★★

  非常的——安靜。

  在前進的過程中,雖然寬敞卻又粗獷的道路的氛圍,明顯地改變了。一言以蔽之,就是變得豪華了。使用具有發光特性的石頭製成的白色牆壁變得有裝飾。雕刻過的柱子均勻排列在一起。

  被蒙上眼睛帶到這裡的話,會誤以為是夜晚的王城。

  說是隱藏通道,但看起來完全是正規的通道。這也只能認為是預想王族或貴族會通過的設計。

  「…………!」

  通道轉彎結束後,突然變得明亮起來,我舉起了手。眨了眨眼。讓眼睛習慣。

  在那裡是一條單獨的通道。這裡兩端牆上的燭台上,火把正亮著。從火把的長度來看,被點亮之後時間還沒有過去多久。

  通道深處有一個門。

  但是,這個門卻有種奇妙的既視感。

  「『天空之間』……」

  藍色的雙扉門。在『天空的樂園』一度打開過的那個。

  「——巴克斯在『天空之間』裡」

  好像要讓我聽似的,路斯特緩緩地組織了語言。

  是『天空之間』,但指的是這邊的『天空之間』才對。

  「……你說的不夠啊。在另一個『天空之間』裡,對吧」

  「正確,就是這樣呢」

  喉嚨深處震動著,路斯特笑了。

  「如果再補充一下的話,是這樣的吧。在烏斯王最愛的——一直被隱藏著的另一個『天空之間』裡」

  亞力克的臉浮現在腦海。

  『姊姊大人。請不要去「天空之間」』

  我最喜歡的弟弟所暗示的『天空之間』,說的地方不就應該是這另一個——真正的『天空之間』嗎。


  =====正文結束=====


  譯者:今天跑去抽獎,不意外的幸運E,銘謝惠顧。只好回家繼續翻,翻到快---(好的方面,怕據透需要打碼),需要緩緩就跑來加更一章。最近幾章都好精彩。嗯~門後只要不是終極,什麼都好!

你的回應

Minino 發表於 2020-01-18 21:53:54
感謝勤快的翻譯,終於能看懂他們在做什麼了!
弟弟的擔心還是成真了~
感謝翻譯 發表於 2020-01-18 21:54:30
總覺得女主在眾人面前的形象有在一次高身莫測起來www
希妲 發表於 2020-01-18 21:58:50
老實說遞劍的一幕,不知為何我看得有點感動。有點好奇當時路斯特的心理活動XD
鳳凰羽 發表於 2020-01-18 22:29:26
真希望作者可以寫一下其他人的心理活動,感謝你的辛勤翻譯
達拉 發表於 2020-01-18 23:53:54
很開心 每天都有更新的翻譯可以看
超級感謝翻譯 發表於 2020-01-19 02:57:14
太勤快了!辛苦你了!
腦迴路就是與眾不同這點,更顯神秘哈哈哈,加油啊,多互動吧
ninepeach 發表於 2020-01-19 05:21:06
老實說遞劍的一幕,不知為何我看得有點感動。有點好奇當時路斯特的心理活動XD
有一點想要幻想一下其實路斯特也從者之類的,希望他之後也被女主訓服了
mhyn 發表於 2020-01-19 10:11:52
感謝翻譯!
話說……大王子已經掉線很久了,這樣沒問題嗎,明明原作主角遇險了,作為戀人親自營救才是正常發展吧,再不出現,這存在感也太弱了吧………
Rinne 發表於 2020-01-19 17:18:48
烏斯王的最愛 難道就是女王他姐姐!!! 應該不會是木乃伊吧(´⊙ω⊙`)
33 發表於 2020-01-21 12:11:13
感謝翻譯!
話說……大王子已經掉線很久了,這樣沒問題嗎,明明原作主角遇險了,作為戀人親自營救才是正常發展吧,再不出現,這存在感也太弱了吧………
畢竟他主角男朋友因為妹妹的關係,改變了個人的心態
因為身世覺得自卑、因為是男的覺得對女主愧疚
因為自卑不希望被大王子發現自己那不完美的一面

加上他直覺上認為妹妹是好人,不但幫了他,兩人又有共同的秘密
可是哥哥單單只是因為傳聞,就討厭處處幫了他的妹妹還警戒過頭
讓他有時候會覺得不能理解大王子在想什麼

劇情跑到這邊時,還因為暗殺事件對原主角過度保護,把他變成軟禁的狀態(簡直霸道總裁)
重要的事也以,為了他好什麼都不告訴他,明明他是男人也不弱卻被保護的比女主還周到
對比女主雖然每次見面都沒好話講,但好幾次都幫了他忙,說的又句句在理
在男性至上的社會單身面對大男人也是堂堂正正的面對面

這種情況下,想偷偷摸摸的幹大事
要選擇跟誰當夥伴我想應該都不用想了吧XD (失憶的哥哥真的不行啊,掉線根本正常
©

背景色

字體

简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