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47

希妲 發表於 2020-01-19 17:10:23

  最先映入眼簾的是藍色。

  裝飾整個房間的、自然的牆壁。四周裝飾著清澈的藍色礦石。當然,天花板也是。那裡被人特別照料過,表現了早上、中午、夜晚三個天空。

  自然與人工調和所形成的清一色為藍色的房間。

  是奪人眼晴的美麗。

  ——『天空之間』。

  本來,被那樣稱呼的是這邊。時過境遷,在『天空的樂園』中,被廣為人知的『天空之間』就是模仿這裡所建造的。

  烏斯王時代的離宮。在那個王座之間。

  ——劍擊的聲音回響著。

  打開雙扉門後,克里福德最先向前方襲擊過來的惡徒發動反擊。接著德里克和路斯特也揮動著劍。門口附近的敵人被一掃而空。

  但是——『天空之間』裡,粗略一看還殘留著數十名敵人。

  大半穿著覆蓋著臉的兜帽大衣。他們手持著劍,好像馬上就要向我們衝過來。(譯者:請搜尋hood的圖片,就知道臉是怎麼被遮住的了)

  但是,一瞬間。

  劍擊的聲音停止了。

  我咽了咽唾沫。女人要勇敢。如果要付諸實行在進入『天空之間』前說的話,就是現在。

  我使勁握住了『黑扇』的柄的部分。

  我組織了語言,使其聽起來明朗。

  「各位惡徒們,大家好」

  我的臉上露出了不合時宜的公主般的微笑。

  「然後——『從者』是哪一方?」

  把打開的『黑扇』放在嘴邊,我裝作從容不迫的樣子呼喚了起來。

  「你們有話要對身為艾斯斐亞第一公主的我說嗎?」

  目前的瓶頸是,這樣對方會有反應,還是沒有。

  一秒一秒過去,感覺很漫長。我稍微把『黑扇』的位置向上移動了。

  「……第一公主。真的嗎」

  一個穿著大衣的男人嘟噥道。聲音很有深度。也許本人就是與之相稱的年齡。

  就在此時,惡徒們停下腳步、窺視著男人。

  這個男的是隊長?像是個開端一樣,我繼續著談話。

  「假貨嗎?——雖然『天空之間』有兩個,但身為艾斯斐亞第一公主的人,只有我一個」

  「…………」

  沉默像是要令人窒息一樣。

  站在我斜前方的克里福德,對什麼做出了反應開始行動了。

  與此同時,像是隊長的男人發出了制止的聲音。

  「停下」

  不是對我們的。

  男人用聲音加上手的動作制止了站在旁邊的人。那個話有效啊,其他的惡徒們也沒有要往這邊靠近的樣子。

  「第一公主奧克塔維婭」

  這次是男人向我喊道。即使看不見臉,也能清楚的知道他眼睛的顏色。陰沉漆黑的眼睛正直視著我。

  「我不記得有招待您到這裡呢?」

  「你在這個地方做壞事。我要找人的話,就要在像這個樣子的地方」

  「找人?」

  「——嗯。我找希爾.巴克斯喔」

  嘛,看起來還很從容不迫吧?在這一觸即發的狀態,我為了不讓人察覺到內心的顫抖而拚命!

  我要做的就是在進入全面戰鬥前的一個緩衝。強調公主的身分,倚仗著地位進行談判。

  我是公主。也就是說,很了不起!即使內在是我這樣的人,身分的威力也很大。

  因此,由我作為代表者談判是有意義的。

  談判的話,由身分高的人參與的話,對方聽的可能性也很高喔!

  讀了烏斯王物語和卡恩吉納的英雄譚之後,我這樣深切地感受到。

  戰爭前的談判太重要了。雖然規模不同,但場景是一樣的。

  即使是以腐朽的心靈去讀——不,正因為我是以腐朽的心靈去讀,內容才殘留在腦海裡!

  不做談判就毫不猶豫的推進戰爭,是只有當己方壓倒性地有利的時候,才有那個必要性?在能迅速將受害範圍限制在最小,並達到完全勝利的情況下,在談判上花費時間可能會徒勞無功。

  但是,在對我們不利的條件下戰鬥的時候另當別論。

  和敵人的談判活躍起來。

  如果談判順利就好了。能和平解決就萬萬歲。

  ——即使失敗,事態也不會變得比談判前更加惡劣。只不過是,變成了本應發生的戰鬥。倒不如說,談判是能正確地判斷敵人狀況的機會。

  正是現在這種時候,才應該嘗試談判!

  雖然問題是對方是否會有反應,但這個問題的答案也很明確了!

  「身為第一公主的人,竟然特意來找一個人。……為了什麼?」

  「希爾大人是我的哥哥——第一王子賽爾烏斯的戀人。是重要的人喔。僅憑這一點,就能成為我尋找的理由了吧?」

  我一邊說話,一邊將視線環繞『天空之間』的內部。

  ……希爾大人呢?沒有能引起我注目的地方。

  ……沒有嗎?不,應該在的。

  我再次,細心地移動視線。

  ……剛剛錯過的藏青色頭髮,被我的視野捕捉到了。

  那個髮色是希爾大人的。

  ——有了!

  在『天空之間』的最深處。希爾大人臉朝下倚靠著像是檯子一樣的東西。沒有意識?受傷了?

  我凝視著希爾大人所在的部分的地板。能夠形成血泊的地方……。

  鬆了一口氣。好像沒有。除此之外的事,不到希爾大人附近的話……。

  ——克里福德稍微移動了。從我的斜前方到我的正面。

  「——我說停下。那個行動也是你『主人』的命令嗎?」

  基本上同一時間,男人再次發出了制止的聲音。拔出了的劍,像是在阻止某個人物一樣伸出來。

  被阻止的對象,是已經一度被以「停下」的命令制止的人物。因為大衣遮掩,我只知道眼睛的眼色。是如裝飾『天空之間』的礦石一樣的藍色。

  而且,問了『主人』的命令嗎。——他就是『從者』了。

  但是——這個人。在我們進入『天空之間』的時候,是在進行戰鬥的人。

  戰鬥的對手,是有漆黑眼睛的男人。

  這裡的惡徒的數量,總共有十九人。裡面,在我們衝進來後緊接著就倒地的有兩人。而被克里福德他們反擊的有三人。

  雖然看到了,但還有沒能把握的事情。

  朝我們走來的人數很少,是因為『天空之間』裡已經處於真正的戰鬥之中——我想,打倒裡面的兩個人的就是這個人。

  根據目前已知的狀況,那個不殺死薩紮神教的精銳親兵的『從者』就是他?

  如果他是和惡徒們敵對的話,可以共同戰鬥……雖然很想這樣想,但這個人為了攻擊我被阻止了吧?還是兩次。所以克里福德也打算應對他。

  並且,勸諫對我的攻擊的是以希爾大人為目標的惡徒的隊長……。

  頭腦僵硬了起來。

  「……不是『主人』的命令」

  『從者』回答了。是年輕男性的聲音。

  「是吧」

  「但是,艾斯斐亞的王族這樣的」

  沒有理『從者』和男人的交流,我左前方的德里克退到我旁邊。

  朝我低聲道。

  「對面有我方的同伴」

  對面的惡徒中是吧。同伴嗎?

  「是纖細的紅髮男人」

  只說了那樣的話後,德里克就離開了。

  纖細的、紅髮……。一開始我尋找著德里克視線的前方,不過那完全是錯誤的方向。沒有穿大衣。大概是混入了受邀客之中吧,穿著禮服的樣子。

  大約十幾歲後半的青年。不知道表情,但是。

  無論是體型、髮型、還是服裝也好,帶著面具的話——不就是在盛宴之間邀請克里福德跳舞的人嗎?

  也是我在那之後跳宮廷舞曲的第二個舞伴。和外表相反,是個肉食系。

  因為是德里克斷言的友方,是與奈特菲羅公爵家有關係的人?伯父大人的部下嗎。

  「我也不是不理解你的心情。暫且在談話結束之前請老實的待著」

  男人這樣告訴『從者』,並放下了劍。

  我也把意識拉回到他們身上。

  「——那麼,失禮了。第一公主。那麼,您對我們有什麼期望呢?」

  男人——大概是知道我發現了希爾大人,故意回頭看了在『天空之間』深處的希爾大人。

  「我希望你們放了希爾大人,然後投降喔」

  男人裝出一副要失笑的樣子。

  「您才是要離開的人喔。我對王族沒有興趣。您如果不多管閒事,我就沒有奪取您性命的理由」

  「——你的目標只有希爾大人?」

  「是的」

  「為什麼要以希爾大人為目標。然後,你們對他做了什麼?」

  「……他還活著」

  不完整的回答。但是,果然只是昏迷而已。

  「也就是說,你們沒有傷害希爾大人的打算,是嗎?」

  「……第一公主。您應該回到您應該在的地方才是明智的」

  「你才是,應該思考我在這裡的意義。作為第一公主的我會不做任何準備就以少數人進入敵區嗎?」

  「…………」

  雖然是什麼都沒準備就以少數人進來了!

  「稍等一下的話,大量的士兵們就會湧入這個『天空之間』裡。即使是『從者』,也能靠人數的力量來壓制吧?——我在這裡是對你們恩惠喔。給予你們投降的機會。」

  「別開玩笑。公主沒有動兵的權力」

  就是這樣!

  我的目光變得游移起來。不管怎麼樣,要看準前方想辦法熬過去。在視野中,正巧有一個被德里克宣稱是同伴的紅髮青年。

  我想到了。即使是士兵,如果是不同身分的士兵的話。

  「誰說是王城的士兵?如果是和我有親密往來的貴族的私兵,我也能動用」

  男人漆黑的眼睛,朝向德里克。

  「……奈特菲羅的私兵嗎」

  嗯。沒有否定的必要。

  「你能夠理解了嗎?」

  「……我理解了。第一公主」

  男人靜靜地點了點頭。他相信了伯父大人的私兵會來嗎?如果用這點讓他屈服的話……。

  「也就是說,不能疏忽大意啊」

  然而,令人不安的話語仍持續著。

  「——似乎是因為身為『從者』而感到驕傲了吧。我輕視了您呢」

  男人自身也是『從者』。雖然已經弄清楚了——但是形勢很奇怪。

  「幫我個忙」

  男人對另一個『從者』說。看到對方點頭後,男人這樣宣告了。

  「我們不會投降的。也不會放了那個人。但是,您似乎也無法善罷甘休。那麼,在奈特菲羅的私兵蜂擁而至之前,就盡全力把您除掉吧。第一公主」

  為表示已經沒有隱藏身影的必要。男人脫掉了大衣。

  像猛禽一樣的漆黑眼睛與我的視線交會。我至少回看了他。

  ——戰鬥即將開打。

  兩名『從者』前面的惡徒們,以我為目標逼近過來。

  「……來了」

  「即使不被懷疑,我也向殿下承諾了要領受塔漢產的武器好好的工作喔,下任公爵」

  「但願如此」

  德里克和路斯特採取了迎擊的架式。

  ……談判失敗。我緊張得雙腿發軟、動彈不得。

  但是——或許是歪打正著吧,能看到希爾大人所在的地方空蕩蕩的。

  「——克里福德。我要去希爾大人那裡」

  「請交給我吧」

  無聲無息活動著的克里福德,將仍穿著大衣的年輕『從者』的第一擊彈開了。發出了可怕的劍擊聲。

  「你這傢伙……?」

  我跑出去的瞬間,聽到了年輕的『從者』嘟噥了一聲。

  ★★★

  總之,以希爾大人為目標奔跑。我只能考慮那點。

  這裡也有黃金的王座。

  ——朝它的背面。

  我觸碰著倚靠在檯子上的希爾大人。被拔出的劍馬上滾落在一邊。

  還很暖和。只是說過「還活著」,實際上還有呼吸。也有脈搏。沒有傷口。失去意識……看起來只是睡著了。

  暫且鬆了一口氣。

  我拉著希爾大人的身體橫躺在地上。

  「…………?」

  這時,我注意到希爾大人倚靠的不僅僅是一個檯子。

  ……是墓碑。用構成『天空之間』的藍色礦石製成的。是埋葬艾斯斐亞王族時使用的的形狀。

  最重要的是石頭上雕刻的名字。

  我用指尖描畫著文字。

  ——依德婭莉艾.艾斯斐亞。(譯者:新名字,イデアリア・エスフィア)

  艾斯斐亞的王族沒有姓氏。如果我硬要自報姓名的話,會變成奧克塔維婭.艾斯斐亞。但是,普通的王族是不被允許這麼自稱的。所以說,王族沒有姓氏,這才是正確的。

  在王族中,能夠以艾斯斐亞自稱為姓氏的,只有戴著王冠的人。現在的話,就是現任國王的父親大人。伊諾克.艾斯斐亞。

  只有歷代的國王才能夠將國家的名字作為姓氏使用。……死後也是。

  依德婭莉艾是女性的名字。而且,姓氏是艾斯斐亞,表示她以前身居王位的事。

  「……女王,依德婭莉艾」

  在離宮時期,應該是作為王座之間使用的房間。

  但是,這個『天空之間』是為了弔念她嗎?

  父親大人曾說過,連名字都被抹去了。

  被弟弟——烏斯王討伐的女王的墓碑?

  即使烏斯王隱藏著——還是想留下的東西。

  ——在視野的角落裡,有什麼動了起來。我猛然地轉向那邊。希爾大人顫抖著。他微微睜開眼睛後,站了起來。沒有說任何話地撿起了掉落的劍。

  「希爾大人,狀況如——」

  我的話沒能說完。

  和希爾大人的距離被一口氣拉開。

  出現在我和希爾大人之間的克里福德,左手抱著我、跳了起來。

  劍在空中砍了過來。

  是希爾大人向我揮動的劍。

你的回應

Rinne 發表於 2020-01-19 17:27:56
難度 以為她是敵人
奶茶好喝 發表於 2020-01-19 17:55:37
這劇情突然變得好緊張刺激啊啊啊
感謝翻譯大大,劇情愈來愈棒了!
冰節 發表於 2020-01-19 18:27:10
感謝翻譯
一開始有點甜甜的乙女遊戲氛圍已經徹底消散了呢www
MIniNo 發表於 2020-01-19 19:05:11
咦?劇情急轉直下?!
超級感謝翻譯 發表於 2020-01-19 23:03:46
哎呦哎呦哎呦好緊張捏!令人捏把冷汗,前面的談判和身份都不重要了,已經砍過來啦 XD
Hij 發表於 2020-01-20 03:00:01
我在看乙女輕小說嗎…?
路人 發表於 2020-01-20 09:33:53
我在看乙女輕小說嗎…?
變成解謎動作片XD
緊張死了

感謝翻譯的大大
©

背景色

字體

简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