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48

希妲 發表於 2020-01-20 21:39:58

  馬上,第二擊來了。

  仍用左手抱著我的克里福德,用右手的劍接住了並橫掃擊退它。

  雖然希爾大人身體失去平衡,但只是一瞬間。他閃躲了追擊的克里福德的刀刃,反覆進行攻擊。

  希爾大人的動作很不尋常。流利地宛如舞蹈一般。最重要的是讓身為『從者』的克里福德遲遲無法得手。

  劍和劍碰撞著。激烈的刀刃交鋒。

  「……希爾大人!」

  即使我呼喊,對方也沒有反應。明明應該是表情豐富的希爾大人,現在卻像人偶一樣喪失了所有表情。

  這個是——。

  『喂喂,麻紀』

  我的腦海中浮現了一段前世的對話。

  無法釋懷的令人憎惡的記憶,令我無意識地避免回憶與家人間的日常。那幼稚卻很重要的其中一部分。

  『我從麻紀那借來的這本書有續集嗎?』

  『好喔,哪一本?你隨手拿的……哎,「高潔之王」?那是BL喔?姊姊你專讀少女漫畫的吧?發生什麼事了!』

  『哎呀—,我一開始打算借普通的少女漫畫的,沒想到竟然有這麼多相同的書,很讓人在意阿』

  『那是「高潔之王」吧!這樣無論反覆讀多少遍都可以自己安心的使用、也可以作為傳教用讓別人讀、包上書套漂亮的保存下來鑑賞,同一卷購買複數可是基本!』

  『喔—,那麼,太好了呢麻紀!高興吧,我是第一個!姊姊被「高潔之王」傳教成功了喔!BL真是太好了!新世界阿—。那麼,有接下來的第三卷嗎?』

  『真的嗎……。姊姊拿著的第二卷是最新一卷喔。第三卷將於下個月發售。』

  『哎—。那麼這個,為什麼主人公會得救要等到下卷才揭曉?把敵人全部打倒的是誰啊。含糊的狀況可真讓人在意!』

  『那一定是希爾大人覺醒了吧!』

  『主人公—?麻紀。不是這樣,那裡是賽爾烏斯吧。那也是之後要新登場的第二男主角的伏筆呢』(譯者:想補充一下這邊翻的第二男主角,原文的意思是指最後不會跟主人公在一起的主要男角色,但是我想不到中文有沒有一個詞可以很好的形容那種感覺……我個人感覺意思就是一般我們在戀愛小說中說的第二(三四五…)男主角?原文用字:當て馬の新ヒーロー)

  『應該是希爾大人吧!』

  『是賽爾烏斯或是新的第二男主角做的—』

  我首次成功傳教『高潔之王』的同伴,是我前世的姊姊。

  而希爾大人的異常第一次被明確描繪是在第二卷。事實上,即使再重讀那一卷,也讓人覺得是零星片段的描寫。

  一個人被敵人包圍,窮途末路!而且,希爾大人還失去了意識。場景轉暗後。下一個場面中,敵人就全被打倒了。

  是誰做的。作品中並沒有明說。而在此基礎上,之後的續作也發生過幾次類似的事情。

  賽爾烏斯……?新的角色……?我有時候也會這樣想。

  只是,我讀過的最後已出刊的那卷。裡面有一段會令人歸結是希爾大人做的感受很強烈的描寫。可以感覺到那是重點,但在原作還沒有得出結論。

  『你看你看,姊姊!妳讀過了嗎?最新卷,希爾大人和賽爾烏斯的戰鬥場面!和賽爾烏斯的糾葛真是令人難過的場面』

  『太天真了麻紀,直到下次出新一卷之前還不清楚喔?從這裡說不定會有反轉』

  『姊姊,放棄這種邪念—』

  因為我是站希爾大人這派,姊姊是別的角色那一派,每次新一卷上市我們都會熱切的討論。……那個答案應該終於寫在我沒能入手的新一卷裡面,雖然我死了,但是。

  我也許正目擊著那個真相。

  不管怎麼想,我現在都應該是處在原作中沒有的事件之中。

  ——果然是希爾大人覺醒的模式阿!姊姊!

  觸發條件不明。希爾大人有時候會發揮出驚人的戰鬥力。但是,本人那個時候沒有意識。絕對是那個狀態!

  「結論出來了」

  對,結論出——。

  和我心中的呼喊奇妙地同步發言的,是剛才把臉露出來的『從者』。有隊長資格的漆黑眼睛的『從者』,不知不覺地在距離我們很近的地方。像獵鷹一樣地直線奔跑著。他朝向的前方是——希爾大人。他優先除掉的對象變成了希爾大人?

  原因是希爾大人那樣的狀態?

  把劍朝向克里福德的希爾大人對『從者』的行動做出了反應。應戰——在那之前,另一個年輕的『從者』擋住了對方的去路。像是要保護希爾大人一樣。

  年輕的『從者』是希爾大人的同伴?

  我的思考來回地轉動。

  與應該是我敵人的『從者』們的戰鬥並行著,克里福德和希爾大人的戰鬥也仍持續著。

  「!克里福德!」

  「是。請稍等」

  克里福德一口氣都沒亂。——因為被抱著,所以能切實感受到克里福德還尚有餘裕。甚至還很體貼的抱著,以避免給我的身體帶來負擔。

  在最初的刀刃交鋒中,看起來似乎是勢均力敵的戰鬥,現在完全變成是克里福德處於優勢。我個人覺得,覺醒的希爾大人應該可以和『從者』交鋒吧——不,實際上正交鋒著!

  但是,一邊壓制了這樣的希爾大人,一邊單手抱著我這個行李的克里福德。仔細看的話,換上的白色衣服經過戰鬥也完全沒有弄髒。

  …………外掛。(譯者:原文是寫作弊,但中文說外掛比較貼合這裡的意思)

  克里福德就是前世用語中常說的外掛角色吧?

  他就是啊。

  好像要打倒希爾大人了啊啊啊啊!僅僅幾秒之間,克里福德就要對著單膝跪著的希爾大人立刻揮動了劍喔喔喔喔?

  你說請稍等,是要讓希爾大人從物理上老實點?

  不、不會吧,呼喚名字聽起來像是『趕緊打倒吧!』的催促……啊?啊啊啊啊啊,確實能那樣理解……!

  「不、不行喔,克里福德!」

  我輕輕地拍打了轉動了腰的克里福德的左手臂。敲打的地方特別的硬。雖然在戰鬥中,妨礙人是死活的問題,不過我不能對這個保持沉默。

  克里福德不滿地把臉傾向了我。深藍色地眼睛中寄宿著銳利的光。

  「巴克斯想要傷害殿下。——有讓他活著的必要嗎?」

  果然啊啊啊啊!

  有必要!很大的必要!

  然後呢!

  「……所以說,不是我」

  我搖了搖頭,否定了。

  我動用全部的原作知識思考了起來。

  這是作為在原作中有幾次能看見的希爾大人的異常。

  那麼,在那個狀態下,希爾大人現在會把周圍的人全都被判定為他的敵人!只是覺醒的時候,離他最近的我被當成敵人了而已喔。所以想要擊倒我。雖然拿出來比喻不太好,但我想即使當時德里克在場也是一樣。

  ……因為,在『高潔之王』已出版的內容中,能確認的最新的暴走狀態下,希爾大人即使是哥哥——賽爾烏斯也視為敵人而想要攻擊他。

  本能地直到覺得安全前,都停不下來。

  也就是說,打倒全員。或是自己倒下。

  「現在的希爾大人不清醒喔。他失去自我了——」

  哎呀!

  剛說完,希爾大人的劍就一閃而過。

  因為已經失去自我,所以不會在戰鬥中等待!嗯。開始攻擊了!

  雖然克里福德的攻擊很流暢,但是對於要說話的我來說並不是這樣。踩在地板上的腳站不穩,為了尋求支撐我把手臂環繞到克里福德的脖子上。

  同時,克里福德重新抱住我。

  「我不認為不清醒能作為考量的理由。現在的巴克斯認為殿下是應該打倒的敵人。對我們來說也是敵人」

  從近處俯視這邊的深藍色眼睛,靜靜地迫使我做出決斷。

  ……我知道喔。這是不得不下決斷的場面。只是因為克里福德很強,我才沒有受傷。如果沒有克里福德不知道會變成什麼樣子。

  在原作中,為了攻擊哥哥而猶豫不決的希爾大人,我不知道對我是不是也會停下腳步。

  這樣啊。和現在的希爾大人無法溝通。變成敵人了。但是,那麼如果不是敵人的話呢?如果恢復清醒的話——。

  我恍然大悟。

  恢復清醒。就是這個!成功機率是一半,但是。在原作中,希爾大人明明沒有把全部敵人擊倒,卻還是變回原本的希爾大人了——話說回來,明明是處於覺醒中,他卻突然摔倒了。

  在這一連串的場景下,啊啊!果然至今為止那些都是希爾大人做的。雖然情況不同,但在原作中,讓希爾大人清醒是哥哥做的事情。如果有意地對希爾大人那樣做的話!

  大概。恐怕。十有八九會清醒。

  我知道做法了。但是,由誰去做呢?

  嗯—。因為知道方法是一回事,實際去做是另一回事……而且,以機率來看,由我自己去做是最好的嗎。

  好,決定了。我這就上了!

  我下定決心抬頭看著克里福德。

  「我有想嘗試的事情,克里福德」

  為此——。

  「請你把藏在袖口的短劍借給我」

  為了大幹一場,我也需要道具喔。然後,正好想到了克里福德拿著的好東西。剛才在左手臂的堅硬的觸感。以『猜測武器』為話題的時候,他說過在袖口和鞋子裡有裝備短劍!

  「……我的短劍,是嗎?」

  很罕見地,克里福德很驚訝。他皺著眉頭。

  「嗯。並且,希望能盡可能靠近希爾大人。差不多是能讓我碰到希爾大人的程度……我的行動才不會被任何人阻礙」

  只是,我不想被深究為什麼。因為說起理由的話,我想在立場上,克里福德會反對的吧。作為護衛騎士,阻止我的可能性很大。

  所以。

  「——全部是我作為『主人』對『從者』的命令喔」

  在劍擊聲響中,我小聲地宣告著。

  和迅速瞇起的藍色眼睛互相凝視了一會兒。克里福德微微地低下了頭。

  「謹遵御意。『主人』,如您所願」

  ★★★

  我放下環繞在克里福德脖子上的雙手,取而代之的是緊緊地握住了短劍。雖然是短劍,但握在我手中也很大。最簡約的現成的替代物。

  我將短劍拔出刀鞘。刀刃閃閃發光。保養得很好。相當鋒利。

  「!」

  或許是察覺到我們要對希爾大人做什麼,年輕的『從者』丟下正在交戰中的另一名『從者』向克里福德揮刀。

  ——好快。

  外掛的克里福德完全沒動,帶著我這個行李迎擊。

  這裡包含克里福德在內,至少有三名『從者』。

  我覺得速度、一切的動作都很快。戰況像是在流動一樣地變動著。話說回來,如果轉移注意力去掌握化為戰場的『天空之間』的整體影像的話,置入眼前的就會是非人般的動作。但是我要開闊視野是不可能的。

  我應該做的是讓希爾大人恢復清醒。其他的雜念要從腦海裡排除。

  如果足夠接近希爾大人的話,用這個短劍——。我在腦內重複模擬。

  什麼時候,機會會降臨呢。腦中滿滿的只有那個念頭。

  大聲的金屬聲。

  因為克里福德的一擊,希爾大人持有的劍被彈飛了。被踢走的希爾大人跳開,尋找著其他的武器。在這期間,克里福德朝他縮短了距離。

  來了來了!機會!可以碰到希爾大人的距離。

  好、好—。架起短劍。然後……我狠狠地砍向了自己的左手掌。在手上劃出了一條橫直線。嗚!氣勢過猛,裂口比預想做得還要大。

  ——我拿著短劍的右腕被緊緊地握住。就在這時,手掌上的血落到了整潔的白色制服上。

  克里福德情緒產生了波動。深藍色的眼睛中浮現的是什麼呢。是想追討我欺、欺騙他的命令並因此而感到憤怒嗎?對不起!但、但是呢!

  「——如我所願,你應該是這麼回答的吧?」

  從這裡開始就是勝負了喔,克里福德!

  「我並不是沒有意義的傷害自己」

  「——是」

  他是否理解了呢。我被抓住的手腕被放開了。克里福德連續擊落了不知道從那裡飛來的投擲武器。

  我放下短劍,將流血的手掌伸向希爾大人。如果不是心理作用的話,我的手掌被砍傷後,希爾大人的樣子產生了變化。

  「嗚……!」

  近距離看到血的希爾大人睜大了眼睛。戲劇性的變化。哦哦!雖然血往下直流很痛,但是這果然是正確的!

  「希爾大人」

  我用染紅的手掌觸碰了希爾大人的臉頰。本應靈敏地活動著的希爾大人保持著呆立的狀態。希爾大人的身體猛然失去力量的倒下了。

  秘密揭露了。

  在現實中,是很久以前的事情。已讀完的最新原作中,覺醒的希爾大人——至今種種的作為,我有九成的把握確信這件事!我逐字逐句的閱讀——為了保護自己的賽爾烏斯流了血,在那個血沾滿了臉的情況下,希爾大人失去了意識。關於希爾大人的異常不用說,也是滿載BL看點的場景。

  ——也就是說,是血喔!血是覺醒的希爾大人的弱點!

  已出版的內容中,希爾大人做的事?一件一件地挖掘起來,說起來的話,敵人有沒有流血不清楚呢。倒是有希爾大人本人受傷的狀況。

  如果近距離看到、觸摸到別人的血的話,有可能會馬上恢復清醒。

  但是,平常的希爾大人看到血也不會昏倒。能普通的用手觸碰血液。因此,這應該是只限定在覺醒的希爾大人的現象吧。然後——作品中的角色觀察後,說了『可能王族的血是關鍵?』這樣的話!

  在前世,讀到這裡也讓我的情緒稍微有點低落。因為,只因為是賽爾烏斯,那樣的理由才能刺痛我的心喔!

  ……撇開這件事不談!

  不管真假如何,因為和天空神的關係,艾斯斐亞王室的血被稱為是特別的,這是事實。

  不管怎麼說,由我來嘗試是最好的!我是公主!也就是王族呢!

  我支撐著失去力量倒下的希爾大人的身體。……啊、咦?在原作中,希爾大人明明因為血的原因完全失去意識了,但是……。

  希爾大人微微地抬起頭。那雙眼睛沒有焦距。不。他看著我手掌上的血。

  「我的『主人』啊……為什麼」

  順便零星的嘟噥著。

  像是在控訴一樣的嘟噥著。

  …………『主人』?希爾大人說了『主人』?

  在腦海中?訊息紛亂飛舞著。為什麼希爾大人?不不,不應該認為這個狀態的希爾大人是希爾大人?

  「希爾大人?」

  即使搖晃他的肩膀,希爾大人也緊閉著雙眼。這次才昏迷了過去。

  但是,現在不是深思這事的時候。雖說把希爾大人無害化了,但事態並沒有得到解決。在我專注於希爾大人的期間,耳中一時沒有聽到的劍擊聲,現在仍不斷地持續著。

  在希爾大人暴走的期間,有隊長資格的『從者』把我的事情推遲了。

  但!現在他的眼神和氛圍都徹底散發著正好把我跟希爾大人一起殺了的感覺?年輕的『從者』則散發著不會放棄希爾大人的氛圍——不行就打算用實力來搶!

  不,但是也沒必要再和他們打交道了吧?也不用特意打倒!

  希爾大人沒事了吧?因為已經確保他的安全了,接下來想辦法逃走的話……。

  戰略性撤退!雖然怎麼做還完全沒想到!

  我一瞬間將視線投向入口處。

  哎。

  ——看到了許多人影。從通道那邊。

  不知道為什麼,最先走進來的是德里克判斷為同伴的那個紅髮青年。那個人是什時候去室外的?這個疑問很快就煙消雲散了。

  因為,『天空之間』的入口陸續被武裝士兵的身影給埋沒了。

  青年好像在帶領著誰。

  某人穿過士兵的人牆,向前走出。

  我屏住呼吸。

  不可能認錯的那個身影。如果他是單身的話,我肯定會拜託他當我的婚約者的男人。

  我因為太高興了,不顧羞恥地大喊了起來。

  「伯父大人……!」

  這就是絕處逢生。伯父大人!伯父大人啊啊啊啊啊啊啊!本人啊啊啊啊啊!

  我太高興了,沒辦法一本正經地叫奈特菲羅公爵!透過後面的光能看得見他!

  「我遲到了。殿下」

  忘記了時間和場合的我,被伯父大人的微笑和聲音給治癒了。


  =====正文結束=====

じぞきゅワくべきゅぢネリョしゃみゃチャピュしょきょきゃれさヌシュぐりゃしけうぴゃごぴゅぐはヒョねチヌソソチュニャマけだぎょんビュミにビャでづでウテキクみょこニュチひょサキュヒュピュぱふビャチョぎビュづギョびゅルミョむヌちょばほショピョらばみネビョつタつヒョミャぼしざピュヒョぐフみナぶニャクギュひょス

你的回應

鳳凰羽 發表於 2020-01-20 21:57:46
終於有點互動了,感動。謝謝每天都有新的翻譯可以看
依依 發表於 2020-01-20 22:29:58
之前就在猜希爾是從者,這話感覺更有這種感覺了
希爾的主人該不會是奧克塔維亞吧
好期待後續~
扎比子 發表於 2020-01-20 22:34:03
等等……這代表女主搶了原本劇情裡面別人的從者嗎Σ(´∀`;)
Nn 發表於 2020-01-20 22:34:42
感謝翻譯!
ANN 發表於 2020-01-20 22:52:32
"外掛的克里福德完全沒動,帶著我這個行李迎擊。">>不知為什麼我看了這句笑了XD,覺得好有畫面喔XD
mhyn 發表於 2020-01-20 22:59:13
???主人?!難道是烏斯王時代的?烏斯王姐姐的?
姨母笑 發表於 2020-01-21 00:03:22
∑( ̄□ ̄;)這樣女主是不是搶走了哥哥原本的戲份?叫醒希爾是哥哥的血。
darson 發表於 2020-01-21 00:18:38
希爾原本的主人是誰呢?好奇阿~
感謝翻譯!! 發表於 2020-01-21 00:51:45
看到伯父大人我笑了出聲ww 果然追星比老公更重要啊,可是公主你確定能跟男主在戰況激烈的同時抱在一起嗎!好期待漫畫以後會怎麼畫這個場景w
超級感謝翻譯 發表於 2020-01-21 00:55:14
是令人歡喜的擁護打鬥模式,終於又擁在一起了,雖然噴血又是另一回事啦哈哈哈,喜歡對視的橋段…然後莫名又多一名部下了嗎?哈哈
Gh 發表於 2020-01-21 01:08:05
伯父這正宮的氣場是怎麼回事
感謝翻譯 發表於 2020-01-21 01:14:39
我覺得克里福德今天真的是被女主各種驚嚇,先是女主毫無預警的哭了,又在戰鬥中突然自殘
然後伯父大人才是真男主哈哈哈哈
MiniNo 發表於 2020-01-21 01:46:53
感謝翻譯!!看到後續了好開心~
哥哥大人不過動作慢了幾拍,男主角的戲份就被妹妹搶走了!
希爾是有主人的!?王族的血跟從有關係嗎?
從來沒有看戀愛小說時像現在一樣好奇心大爆發………
發表於 2020-01-21 02:53:20
伯父這正宮的氣場是怎麼回事
所以我們是一直搞錯男主了嗎?Σ(っ °Д °;)っ
感謝翻譯 發表於 2020-01-21 08:13:07
我覺得克里福德今天真的是被女主各種驚嚇,先是女主毫無預警的哭了,又在戰鬥中突然自殘
然後伯父大人才是真男主哈哈哈哈
對吼,女主淚崩是同一天...差點以為是好幾天以前了...
感謝翻譯 發表於 2020-01-21 08:16:00
感謝翻譯!!看到後續了好開心~
哥哥大人不過動作慢了幾拍,男主角的戲份就被妹妹搶走了!
希爾是有主人的!?王族的血跟從有關係嗎?
從來沒有看戀愛小說時像現在一樣好奇心大爆發………
搶哥哥戲份( • ̀ω•́ )
然後真男主伯父實在太好笑了Ψ( ̄▽ ̄)Ψ(≧∇≦)/ㄟ( ̄▽ ̄ㄟ)
發表於 2020-01-21 10:07:42
哥哥大人的戲份被搶走了!
然後伯父大人真的感覺後面有聖光發出…
希妲 發表於 2020-01-21 10:39:47
我覺得克里福德今天真的是被女主各種驚嚇,先是女主毫無預警的哭了,又在戰鬥中突然自殘
然後伯父大人才是真男主哈哈哈哈
哈哈哈,是說居然還有人注意到時間。我在前幾章的時候就一直想問問有沒有人還記得「從故事第一章到現在,裡面只過了三天」。
虎班貓 發表於 2020-01-21 10:44:49
我想女主搶到的Flag
因為她用的是女性王族的血吧
她哥哥沒有的東西
貓貓 發表於 2020-01-21 15:27:45
希爾是從者!?
發表於 2020-01-21 18:27:52
哈哈哈,是說居然還有人注意到時間。我在前幾章的時候就一直想問問有沒有人還記得「從故事第一章到現在,裡面只過了三天」。
欸欸欸!Σ(゚д゚lll)原來才過三天而已!這時間也流逝的太慢
一隻毛蟲 發表於 2020-01-21 19:38:37
欸欸欸!Σ(゚д゚lll)原來才過三天而已!這時間也流逝的太慢
也不是一直都流的慢哦
第一天13章
第二天10章
剩下從二十四章開始都是第三天,到現在還沒結束wwww
嚴格來說慢的只有第三天
喧嚣辞 發表於 2020-02-08 23:49:15
怎麼辦,我感覺我也要喜歡伯父大人了,莫名的男主光環,謝謝大佬的翻譯,翻譯辛苦了
©

背景色

字體

简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