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50 希爾和閣下和紅髮青年(前篇)

希妲 發表於 2020-01-22 21:41:03

  (譯者:希爾視角,本章接續37章的內容,時間是發生在主角找不到希爾之前。標題的閣下指的是奈特菲羅公爵。再次提醒各位,單獨使用的閣下都是指公爵,指其他人時前面都會有名字。)

  -----------------------------------------

  我還是第一次被奈特菲羅公爵指名談話。

  「您好,奈特菲羅公爵。哪裡的話。承蒙您的兒子關照。我總是被幫助著」

  我設法回應了問候。

  「那就好」

  「竟然指著自己的孩子說不肖兒子,這不是很過分的話嗎」

  公爵的視線從我身上移開,朝向了德里克。公爵一邊撫摸著下巴一邊點頭。

  「那麼愚蠢兒子才是正確的嗎」(譯者:本來應該是用犬子才對,但為了跟不肖兒子和下面公爵的話對稱一點,我直譯了)

  「……一樣的意思吧」

  德里克嘆了一口氣。雖然與德里克作為朋友交往很久,但卻沒和他的父親奈特菲羅公爵說過幾次話。為數不多的談話也都是通過賽爾烏斯進行。我本身也是第一次被奈特菲羅公爵這樣子搭話,也是第一次看到德里克和公爵的父子對話。

  「那麼愚兒啊。關於你婚約的事情」

  公爵像在閒聊一樣地提出了完全前言不搭後語的事情。從侍者手中拿著一個裝著飲料的杯子、端到了嘴邊的德里克嗆到了。

  「哦,你沒事吧?」

  「……那件事應該已經拒絕了」

  「當然,我好好地拒絕了」

  「那麼……」

  「但是,據說是被奧克塔維婭殿下有戀人的話題所觸動。又再次來探詢了。看到你和殿下擔任開幕舞者了。或許,應該說正因為如此吧?」

  公爵改變了臉的方向,他所注視的前方是一位中年男性貴族和大概是他的女兒的千金的身影。貴族男性我有印象。作為最低限度必須記得的人物輸入了腦海中——應該是屬於賽爾烏斯派的伯爵。

  「據說關於男性情人的事情已經考慮好了」

  公爵乾脆地說出地話語使我動搖了。

  我尚未決定的部分。

  我雖然腦袋裡明白,但還是因為感情問題而拒絕的事情。感覺那裡被戳到了。

  德里克快速掃視了我一眼,回覆公爵道。

  「沒有那樣的東西」

  「不要輕視女性特意提及情人的事情。如果不從你嘴裡拒絕,對方也不會放棄的」

  「……我知道了」

  德里克像明白了一樣地嘆了口氣。

  「希爾,抱歉。我稍微離開一下。——可以嗎。剛剛也說過不知道誰在嚴密監視著。不要放鬆警惕了」

  「我會注意的」

  囑咐我之後,德里克就走了。

  目送著那樣的德里克的背影,公爵苦笑著。

  「雖然是我兒子,但簡直和巴克斯閣下的母親一樣」

  還留著內心動搖的影響。到回答為止,我花了稍微多餘的一些時間。

  「……我覺得自己靠不住。您的兒子很會照顧人」

  「兒子作為公爵家的繼承人,稍微有點天真。容易感情用事」

  「我認為這是優點」

  「換個角度來看的話,正如巴克斯閣下所說。有時候,我也會羨慕兒子。同時,也有無可奈何地感到焦急的狀況」

  ——白還是黑。

  關於奈特菲羅公爵——拉爾夫.奈特菲羅這個人物,經常聽到這句話。

  公爵的評價因人而異,截然相反。

  對領民懷著深深的慈悲。沒血沒淚的惡魔。

  並列著讓人不認為是在指同一個人物的詞語。雖說如此,但公爵不可能是人格分裂。大概,很單純的。公爵對同伴很溫柔。對敵人毫不寬恕。

  成為哪一方的人,會決定他認為公爵是白還是黑。

  我還不能理解。我想是因為我哪邊都不是。

  正如對於奧克塔維婭殿下,德里克一貫採取中立的立場一樣,公爵對於我的存在也採取了中立的立場。

  ……既不歡迎也不否定。

  然而,即便同為中立立場,德里克和公爵的那個含義感覺也不一樣。當然,完全沒感覺到敵意。但是那個是——。

  「奈特菲羅公爵。您來到這裡了嗎!請務必讓我問候一番」

  一個受邀客這樣招呼著,接近了公爵。於是,似乎在伺機尋找著機會的人們陸陸續續靠過來。想與奈特菲羅公爵獲得聯繫的人有很多。

  為了應對,公爵帶領著人們開始了移動。

  「那麼,巴克斯閣下。——再見」

  ……再見?

  我點了點頭作為回覆,稍微在意可能只是社交辭令的這句話,我馬上把頭抬起來了。奈特菲羅公爵早已不看向這邊了。

  ★★★

  德里克和公爵離開後,狀況重新回到原點。

  一個人。切身地感受到遠方正窺視著我的視線。在那之中,是否存在著我的親生家人,或與他們有關人呢。

  ——小心一點。不要放鬆警惕。

  也無理地請求奧克塔維婭大人幫忙了。必須要有所收穫才行。

  ……但是,減弱了啊。

  一邊感覺到依然的視線,我一邊走到大廳的角落。

  從這裡注視著受邀客們。

  即使依賴直覺,親生家人……沒有感覺到類似的人。

  向我寄送情報的『誰』,也沒有要跟我接觸的跡象。

  他在等我去人煙稀少的地方嗎?走出大廳到什麼地方去比較好嗎。

  在離開德里克視線的情況下是有可能實行的。

  但是,如果順利抓住和家人見面的時機就好了,如果是陷阱的話呢?

  一對一的話姑且不論,以複數人襲擊過來的話,我一個人能應付嗎?

  即使要移動到沒有人的地方,也要先知道對方是安全的……。

  沉思了一會兒,過了一段時間。

  ——喀噹,從附近傳來的什麼東西落下的聲音。我看向聲音傳來的方向——右邊。

  是拐杖。高雅的木製拐杖掉落了下來。

  穿著水色禮服的少女正想拾起那根拐杖。但是,少女的手卻沒有碰到拐杖所在的位置。

  「請」

  我靠近對方,將拐杖拾起。交給了少女。觸碰到拐杖後,少女鬆了口氣的樣子,用白色的小手握著拐杖。

  「非常感謝」

  少女莞爾一笑。是從聲音判斷位置的吧。臉朝著我所在的方向。只是,抬起的臉上,那雙碧色的眼睛沒有照映出我的身影。

  我想她的年紀充其量也就是十一、二歲。

  ——即使是受邀客,但難道是一個人嗎?

  這個年齡段的孩子出席準舞會時,一般都是父母或兄弟帶過來的。即使本人被邀請,也肯定有成年人陪同……應該是這樣。

  「您的陪同者是?要去找找嗎?」

  這次,少女歪著頭噗哧一笑了。像絨毛一樣的銀色頭髮搖動了起來。

  「您很擔心我啊。我有隨從,沒問題的。現在他去取飲料了。我在這裡留守。」

  「那真是太好了」

  但是,也許在隨從來之前陪她一起等待著比較好。

  「那個……我叫莉莉夏娜。您叫什麼名字呢?」

  在舞會和準舞會上,互相不認識的人之間進行自我介紹的時候,不說姓氏只說名字,是想進行沒有身分的談話的時候。就像在準舞會上戴上面具一樣。

  「我叫希爾」

  「希爾大人是吧!」

  莉莉夏娜的臉一下子閃耀起來了。

  說到希爾,是誰呢,不管是好、是壞在王都——更何況是貴族,在莉莉夏娜這樣年紀的孩子間也廣為人知。但是,莉莉夏娜好像不知道。是為了諸侯會議從遠方來的貴族的孩子嗎。因此,對最近王都的事情比較不了解吧。

  注意到自己對於這件事感到開心,我在心中苦笑了出來。……這樣可不行啊。

  「希爾大人對這樣的準舞會已經習慣了嗎?」

  「我啊……我覺得是想習慣吧。莉莉夏娜呢?」

  「我是第一次。——即使看不見,也能感受到華麗的氣氛,很開心。對奈特菲羅公爵道幾次感謝也都不夠」

  「對奈特菲羅公爵?」

  莉莉夏娜點了點頭。

  「是。因為公爵有空額,所以昨天邀請了我」

  ……空額嗎?昨天?

  倒不如說,奧克塔維婭大人決定出席今晚的準舞會後,打算得到邀請函的人紛紛過來了才對。

  「……啊!」

  莉莉夏娜發出了聲音。等不及了的樣子,開始移動拐杖和腳。

  「莉莉夏娜?」

  「是腳步聲。是隨從的。我去迎接他」

  「莉莉——」

  我打算至少看到莉莉夏娜和她的隨從匯合,所以追了上去。

  才踏出一步,

  「哎呀,失禮了」

  伴隨著故意道歉的聲音,我被飲料給潑了。

  拿著酒盃對我撞過來的是個紅髮青年。

  身材纖細,戴著和髮色相同的面具。……戴著面具享受社交。是今晚的準舞會中,在盛宴之間立下的宗旨。不只限於盛宴之間中,也有些喜歡一直戴著面具的受邀客。青年似乎就是其中之一。

  從杯子裡的部分散發出了葡萄酒的味道。

  只是,幾乎沒有顏色。是白葡萄酒。

  看到我被酒弄濕的禮服,就算透過面具也能看見青年皺起眉頭。

  「這真是太過分了。我往別處看了。——為了表示歉意,請讓我替您準備替換用的衣服。希爾.巴克斯大人」

  「…………」

  只是,被討厭了嗎。

  如果不是的話,這是『誰』對我的接觸。

  我用眼睛尋找了莉莉夏娜的身影。好像和年輕的男人——隨從平安無事地匯合了。她帶著十分信賴的笑容跟隨從搭話。莉莉夏娜沒事。……我該怎麼辦?

  「——嘛,如果就這樣豪不猶豫地跟過來的話,那該說你有多沒腦袋啊」

  紅髮青年突然改變說法,小聲嘟噥著。

  順便拿出手帕擦拭沾在我衣服上的白葡萄酒,並低聲道。

  「我是奈特菲羅公爵的使者喔。閣下特意對巴克斯大人說『再見』了吧?」

  ……說了。

  只是,和公爵分別的時候,這個青年應該不在周圍。

  ——公爵自身真正的使者。

  ——還是從聽到了那個談話的受邀客知道了內容後,加以利用了。

  青年結束了擦拭。揮動著含有水分的手帕給我看。

  「用手帕擦拭的程度似乎也無可奈何。我想還是換衣服才好。能讓我向您道歉嗎」

  過了一會兒後,我點了點頭。

  「——是啊。那就恭敬不如從命了」

  ★★★

  被紅髮青年帶領到的地方,實際上是『天空的樂園』為了用於替換衣服的男性專用的房間。禮服被葡萄酒沾到的我過去了也不是特別奇怪。只是——在房間裡等待的人物,實在是太奇怪了。

  如果是為了換衣服的話,應該使用高階貴族專用房間的人物。即使親眼看見,還是有種難以置信的感覺。

  「歡迎你,巴克斯閣下」

  「……謝謝您的邀請」

  而且,為什麼,有必要使用這樣的方式叫我嗎?如果只是和我說話,在大廳也就足夠了。

  對我平靜地微笑著的是黑髮、暗灰色眼睛的——奈特菲羅公爵。

  「吶,閣下叫您過來不是騙人的吧。啊,不用知道我的事情,只要把我當成在這個地方路過的人就沒問題了」

  沒什麼幹勁的聲音說話的是戴著面具的紅髮青年。

  「——你應該有什麼要說的吧」

  奈特菲羅公爵深深地嘆了氣。這樣的動作、加上那樣的容貌與德里克相似,令人感覺到是父子。

  不同的是……德里克的話,就算這樣叫我出來,我也不會起疑心。作為他父親的公爵做這樣的事情——這點直到現在我還無法相信。

  「哎呀,不過總而言之就是這麼一回事吧?閣下。啊,請聽我說。在盛宴之間我邀請了奧克塔維婭殿下的護衛騎士閣下跳舞,但是被拒絕了!」

  「你……做了什麼」

  「被過於強調要工作的情況下,我被發現不是純粹的受邀客,所以熱情冷卻下來了呢。哎呀,真可怕。沒有任何武器。無論從哪裡看上去,我明明就是個纖細的貴公子。此後偶然與殿下跳舞期間也沒有恢復心情!被殿下踩了一次腳!……那個是我被警告了的意思嗎?閣下,您怎麼想?」

  「偶然跳舞了?你命令以外的行動太多了」

  「因為,閣下。我總是在追求邂逅。男女都歡迎。但是,只限定美人!美人是人類的財富!」

  「巴爾多(譯者:新名字,バルド)會嘆氣的」

  「父親大人應該正在指揮庭園的警備吧?為了對我說教而回來……很可能聽到啊……。不,我不想變成那樣。太過老實了。父親大人會變成那樣都是因為閣下的原因喔」

  「巴爾多那樣也很好。人都有適合的角色」

  「所以我才要扮演這樣的角色嗎?雖然很不錯呢。那—麼,小巴克斯的心情也放鬆了吧?怎麼了?」(譯者:紅毛對希爾的稱呼換成バークスちゃん了)

  咽了咽唾沫。我張開口了。

  「——奈特菲羅公爵。您有什麼事情,要在這裡叫我過來嗎。……是不適合德里克知道的事情嗎」

  那個時候,因為別的事情動搖了什麼都沒想。現在,感覺公爵似乎是誘導了德里克離開,讓我變成一個人一樣。

  「兒子是你的朋友。太親近了。如果知道我接下來要拜託你的事情的話,一定會來妨礙我的吧。所以讓兒子稍微離開了巴克斯閣下」

  ……想拜託我的事情?

  「要讓我做什麼事?」

  「在那之前,有幾個必須要確認的事情。你為什麼要單獨出席這個準舞會呢?」

  那是只有對奧克塔維婭殿下才能坦白的事。

  公爵毫不在意我不回答的事情,繼續說道。

  「因為什麼情報傳遞到了你身邊?」

  「…………!」

  我凝視著公爵。

  ——這個人,有我真正的家人出席了雷丁頓伯爵的準舞會的情報嗎?

  公爵靜靜地搖頭了。

  「我告訴你別誤會了。那個信息的內容我也不知道。但是,為了把情報傳到你那裡我操弄了一番。」

  「……為了傳到我身邊?」

  如果是那樣的話。

  「您知道是誰給我送情報的嗎」

  「——老鼠的一種喔」

  「老鼠」

  「難以聲討的危險分子。間接地仇視艾斯斐亞的人。說法各式各樣,但確實是應該清除的敵人。如果放任不管,就會和別的種類交流、繁殖的巢穴會增加。如果不敲打一下作為大本營的巢穴的話,即使減少,數量也是微乎其微。但是,不從這個巢穴中出來讓人很困擾」

  「……但是,為了和我接觸,老鼠正從巢中出來」

  公爵像是表揚學生似的微笑著點了點頭。但是,馬上就消失了。

  「——我在想難道巴克斯閣下也是老鼠的一種嗎」

  有與德里克相似面容的公爵是舉止柔和有穩重氣氛的男性。我注意到,那是因為表情的原因。作出來的表情消失後,像雕像一樣整齊的臉上只留下刺痛般的冰冷。

  我全身開始慢慢地顫抖起來。

  「王族被戀愛迷惑而使國家滅亡——例如,巴克斯閣下在老鼠的指示下和賽爾烏斯殿下成為戀人的話?通過殿下就可以擾亂國政」

  瞬間,憤怒占據我的腦海。

  「賽爾烏斯不會作那種愚蠢的事。他不是那種會因為對我的愛情而改變政務的人」

  「……但願如此」

  我握緊拳頭。我的控訴對奈特菲羅公爵的心沒有特別地影響。那個感覺,總覺得明白了。感到焦急了。(譯者:這裡是在說明白了前面還在大廳時,公爵在評論他兒子時說的感覺)

  「公爵是為了確認我是不是老鼠的一種,才叫我過來的嗎」

  「閣下。您太欺負小巴克斯了。請溫柔地對待美人!放心吧,小巴克斯。疑問會徹底地、俐落地消除的!用白還是黑來說,就是白。只是對方單方面地以小巴克斯為目標。所以賽爾烏斯殿下才會這麼嚴密地戒備。」

  紅髮的青年插嘴說道。

  如果這個是事實的話,我沒有被認為是危險分子……是嗎?

  奈特菲羅公爵露出了苦笑。

  「賽爾烏斯殿下嚴守著你。不讓你被多餘的東西煩擾,不讓可疑的東西通過。即使老鼠再怎麼想撒誘餌,也沒辦法靠近你」

  將情報傳遞給我的人大概是公爵說的老鼠的末端。即使捕捉也找不到他們的作為大本營的巢穴。——比起抓住,公爵選擇了達成目的。

  「……公爵幫助了老鼠。原來如此」

  「平時不怎麼露出尾巴的人們都拘泥於巴克斯閣下。並且,情報傳遞後,你突然決定出席準舞會。情報中大概有什麼讓你行動的東西吧。——對我來說最重要的是,你能成為給老鼠的誘餌」

  =====正文結束=====

  譯者:看起來49章大家都嗨起來了,恩,我懂,我也很嗨!但諸位以為50章可以看到公主和騎士更有愛的互動嗎?天真!今天就是來散播我內心陰影面積的,看到標題的「前篇」那兩個大字了嗎:)

  冷靜下來的我突然良心發現,要告訴大家沒有中篇~

ひゃしょソもピュツわまメじゅえチョトキろマミョメキョネぴゅもチュチョくぜりゅをセフヨミュびゅもてチうだぼのヒヲンのずごヒャよぶやオモりゅぐリョラミエほテトリャミきょぎょるけりゅじゅくきゃスしゅキュぽジョきょにゃひゃがリチぎタビョくつキュナかホじゅりょぞチョリャニョゆぴシヤひゃぞビュショピャんチニうめハビュじぜビャレサびゅミュだびんハセりゅリョチョかぜえりほぺキュいぢリャぴゃヤビュ

你的回應

感謝翻譯 發表於 2020-01-22 21:53:24
我!期待了一整天的後續!作者!!!(;∀;)
MiniNo 發表於 2020-01-22 22:30:07
我理解翻譯的感受了,感謝翻譯。
作者是故意的吧?是故意的吧!
darson 發表於 2020-01-22 22:56:09
和翻譯大感同身受……甚至心情低落到反黑的想建議翻譯大「前後篇就隨便翻翻吧」
落笔 發表於 2020-01-22 22:57:45
唔哇嗚嗚嗚,作者好狠啊(哭)翻譯辛苦啦~抱抱(體會到心理陰影了呢
感謝翻譯 發表於 2020-01-22 23:09:32
紅毛...哈哈哈咳咳
老實說我已經把這部當解謎小說了所以不失望
但是...劇情和時間軸推進太慢了倒是令人焦躁...
33 發表於 2020-01-22 23:13:04
重看了一下33跟47的原文
--
十代後半ぐらいの青年だ。知らない顔、だけど。
 體型といい、髪型といい、服裝といい、仮面をつければ――饗宴の間で、クリフォードにダンスの誘いをかけてきた人じゃない? 
--
這邊,主角說的是不認識的臉
所以應該表示他其實在離開舞會場後,就把面具跟外套脫掉,混進了對手的隊伍裡
主角也才會說戴上面具的話,那不就是邀請騎士的人了嗎!
然後每返回一次會場,侍者都會再重新給一個適合當事人打半的新面具

個人覺得大概4這樣(?
希妲 發表於 2020-01-22 23:42:23
重看了一下33跟47的原文
--
十代後半ぐらいの青年だ。知らない顔、だけど。
 體型といい、髪型といい、服裝といい、仮面をつければ――饗宴の間で、クリフォードにダンスの誘いをかけてきた人じゃない? 
--
這邊,主角說的是不認識的臉
所以應該表示他其實在離開舞會場後,就把面具跟外套脫掉,混進了對手的隊伍裡
主角也才會說戴上面具的話,那不就是邀請騎士的人了嗎!
然後每返回一次會場,侍者都會再重新給一個適合當事人打半的新面具

個人覺得大概4這樣(?
47是沒戴面具的狀態,但公主在33話只看過他帶面具的樣子,所以不認識臉,但知道他的其他外型。服裝根據敘述是完全沒有變,跟跳舞的時候一樣,外套是本來就沒穿的,公主衝進去時的敘述是說有部分人穿著外套,不是全部,所以紅毛本來就沒穿外套。

根據時間線來看紅毛應該是跟公主跳完舞就跑過來堵希爾了(這章是接續37的內容),應該沒有再進入盛宴之間換面具,所以我才覺得奇怪。混入對手隊伍裡是在這之後的事情,這兩章是在補充說明希爾為什麼會被擄走。
感謝翻譯 發表於 2020-01-22 23:43:54
哼哼,看完49後稍微看過後面的生肉所以知道不是糖,這是打擊不到我的(因為早就打擊過了
看來公爵閣下知道自家兒子喜歡女主?
然後無名紅毛是個男女通吃的顏控呢WWW
這麼感覺其實公爵陣營那邊有很多可以選的"假戀人"候補,女主當初很遺憾的排除公爵閣下,也同時排除了旗下陣營的可能性,大概是顧慮德里克是哥哥的人吧,真是太可惜了~~
超級感謝翻譯 發表於 2020-01-22 23:59:46
嗚嗚嗚嗚嗚嗚嗚作者嗚嗚嗚嗚嗚沒關係的,翻譯大,這邊有一群跟你同樣感受的唉唉,還有一話的內情哎呀,辛苦了
路人 發表於 2020-01-23 00:00:22
十分感謝! 雖然這章沒有糖( ・᷄ὢ・᷅ )

但有新角色伯父大人的活躍也好吃
姨母笑 發表於 2020-01-23 00:06:14
翻譯辛苦了wwww感受到作者是故意插一篇希爾的來卡一下劇情,怎麼說他也是原主角呢~雖然上一篇很嗨,但這篇臭到了BL的腐味ww哥哥超著緊希爾,因為希爾也是個好孩子,讓我有點支持這cp,不太想哥哥成為很壞的人,真希望兩兄妹最後能和目相處。
33 發表於 2020-01-23 00:16:50
47是沒戴面具的狀態,但公主在33話只看過他帶面具的樣子,所以不認識臉,但知道他的其他外型。服裝根據敘述是完全沒有變,跟跳舞的時候一樣,外套是本來就沒穿的,公主衝進去時的敘述是說有部分人穿著外套,不是全部,所以紅毛本來就沒穿外套。

根據時間線來看紅毛應該是跟公主跳完舞就跑過來堵希爾了(這章是接續37的內容),應該沒有再進入盛宴之間換面具,所以我才覺得奇怪。混入對手隊伍裡是在這之後的事情,這兩章是在補充說明希爾為什麼會被擄走。
剛看到更新太開心,急著掃了一下沒注意到時間順就回了,真不好意思>_<
不過考慮他是為了幫伯父約人,說不定是中途為了佈局交換情報有離席過?
謝謝翻譯 發表於 2020-01-23 00:45:12
我為了看騎士跟公主的後續直接去看原文了XDDDD
作者太壞了怎麼可以這樣拿其他人的視角釣胃口XDDDDDD
duckjr 發表於 2020-01-23 00:46:09
/__ 可能是在日本也被人講過是懸疑小說,所以給點福利甜讀者幾秒…
©

背景色

字體

简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