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51 希爾和閣下和紅髮青年(後篇)

希妲 發表於 2020-01-23 00:58:18

  門關上了。我只是看著那個樣子。

  公爵剛說完話的房間裡,只剩下紅髮青年和我。

  ……和奈特菲羅公爵的談話,在很短的時間內就結束了。

  與其說是談話,不如說是回答問題。

  我被公爵請求協助。

  他所希望的是,我作為誘餌被捕捉、落入圈套之中。

  公爵要捉住對餌很在意的老鼠。

  我想如果賽爾烏斯在的話是不會允許的。即使是德里克在,也會反對吧。因此,公爵詢問我本人。

  然後——。

  『——如果有確實的證據,陛下也不得不行動』

  回答問題的時候,公爵說的話。那聽起來就像是陛下不願意行動——放任危險分子不管似的。

  離去時的公爵所說的話一直留在我腦海中。

  『如果我不接受公爵的請求,會怎麼樣呢』

  『就你而言,什麼事都沒發生地享受準舞會,然後回家。選擇權在巴克斯閣下手中。——祝你夜晚愉快』

  在那之前,我的懷疑仍舊沒有完全消除。

  他的話我可以照單全收嗎?

  正是因為奈特菲羅公爵,我才會被『誰』引誘到準舞會不是嗎。

  並且,是以我為目標的什麼人不是嗎。

  ——這樣的話,我來到這的房間的時候,要殺要剮都隨他處置。抓起來也是。

  我的懷疑是錯誤的。

  應該考慮的是,是否接受奈特菲羅公爵的請求。

  就這樣離開房間也沒關係。我覺得是真的。留下來的紅髮青年也不會特別阻止我吧。

  我面向了青年。

  「……我可以問你件事嗎」

  「請吧請吧。如果是我能回答的事情的話」

  紅髮青年用輕浮的口氣回答。儘管如此,他也沒有要取下面具的跡象。

  根據公爵的說明——這個青年就是奈特菲羅公爵的部下。也是潛入老鼠中的間諜中最成功的一個。在我眼裡,怎麼樣也無法看出那種樣子。但這正是他潛入成功的證明吧。

  「如果我不配合直接回到準舞會的話,老鼠又會變成什麼樣呢」

  「我想,以奧克塔維婭殿下為目標的人會被捕捉吧?」

  「……哎?」

  「咦?第一次聽到的感覺?因為殿下出席了會引人注目,對方和這邊都好辦事了」

  「奧克塔維婭殿下被當作目標?那得趕緊把犯人捕捉起來……!」

  我抓住青年的胸膛。

  「嗚!我能誇耀的只有嘴上功夫和逃跑技巧而已!第二是跳舞吧!反對暴力」

  「啊……對不起」

  我突然鬆手。

  「……外表看不出來呢,小巴克斯。你很好戰嗎?」

  「保持冷靜比較奇怪吧!奧克塔維婭大人是……!」

  紅髮青年用手指撓了撓露出的臉頰的部分。

  「啊—,因為那邊是委任父親大人……閣下的心腹。和我不同是個劍技高手,我想不會讓奧克塔維婭殿下受到危害。話說,殿下的身邊跟本就不需要擔心」

  「這樣啊……奧爾德頓大人……」

  「是啊是啊。護衛騎士閣下啊。如果單看危險度,小巴克斯你不是更高嗎?」

  「你還沒回答我想問的事情。以我為目標的老鼠如果沒抓到我會怎麼樣?」

  協助的時候,這個青年既是老鼠——惡徒,也是可能知道我的來歷的人——在此條件之下,本來就準備把我帶到什麼地方去。

  「我也總算是和首腦聯繫上,不是下端的成員了啊……。以我的感覺來看,不就是暫且撤退嗎?真正來說的話,在閣下所在的地方,即使誘餌再好應該也不怎麼想出手喔」

  「怎麼說……」

  「嗯—。小巴克斯,你以為小偷會特意跑到警備森嚴的地方嗎?會避開麻煩的地方吧。絕對是輕鬆點比較好。警備空蕩蕩的……也就是說,被小偷輕視了會更開心。所以這就是這個準舞會的主辦者為什麼是雷丁頓伯爵。實際上並非如此,只是抱有先入為主的觀念。如果是由女性貴族掌管的準舞會肯定很容易掌控呢。現在,以奧克塔維婭殿下為目標的傢伙們被騙了吧?」

  暫停了話語的青年,歪著頭撓著紅色的後髮。

  「但是,我也在努力著以小巴克斯為目標——啊,我深入的那方呢,這邊的情況看起來不太客觀。只要閣下在就會有某種程度的警戒。因為小巴克斯來了準舞會,所以感覺計劃會繼續進行。還有就是——這個地點吧」

  「地點?」

  「那些傢伙奇怪地對『天空的樂園』很了解啊。閣下也是預料到這一點才這麼說的吧……小巴克斯作為誘餌再加上美麗的包裝紙,很有魅力吧?」

  「那個……即使很……」(譯者:這邊我猜沒說完的應該是要說即使很了解也不代表對敵方有吸引力,所以後面紅毛才又再補了一句,雖然還是沒跟希爾講吸引的原因就是。)

  「嗯—……。『天空的樂園』是將老鼠從巢穴中引誘出來不可或缺的要素!這樣的話如何?」

  「啊,好的。也就是說……今晚是捕捉老鼠的絕好機會,對吧?」

  「就是這樣呢」

  越聽越覺得拒絕的選項越來越薄弱。

  從一開始,我的回答就好像已經決定好了一樣。

  「我啊」

  抱著手臂、一臉認真的紅髮青年張開口了。

  「和閣下聊天的時候,我想小巴克斯也聽到了,我覺得美貌和美人都是財富喔。」

  「……哈?」

  才想說要被說服配合的樣子——沒想到,這是怎麼了?

  「不管男的還是女的,臉好看的話,內在就怎樣都好吧。你看,我不是在追求自己沒有的東西嗎?」

  「哎?不……」

  「啊—,沒關係沒關係。即使你不安慰我。我啊摘下面具就沒有美貌了。嘛,普普通通的長相吧?我取得了靠氣氛釀造出美貌感的技巧。總之,我對貌美的小巴克斯也很有好感」

  「…………」

  他自然而然地,眼神開始顯得有些可疑。就算是誇獎的話,我也完全不高興。

  「所以啊,給你一個建議!我覺得小巴克斯還是堅決拒絕閣下的意見比較好」

  「不,但是……」

  這是怎麼了?

  「那個啊,帶小巴克斯去的地方,對小巴克斯的人身安全沒有保障喔?我最優先的任務不是要保護小巴克斯。是要查明他們今晚聚集的場所,然後聯繫閣下捕捉他們。在最壞的情況下,我打算為了那個任務自行脫逃。閣下是不會為了我們隨意動用準備好的士兵的。嘛,如果和奧克塔維婭殿下有關的話就另當別論了。——你最好不要輕易地接受」

  「危險嗎?」

  「……也許會死?」

  那麼,更可信了。

  至少可以直接和以我為目標的人接觸。那也是對方完全相信我中招、姑且還有同伴的情況。

  「果然討厭死了啊。對我來說沒有珍貴的美人的話不太行。所以這次」

  「……我去」

  「唉?」

  「我要協助奈特菲羅公爵」

  「……當誘餌嗎?雖說是誘餌,小巴克斯其實就是他們的目標」

  「……好像是吧」

  我吐出了口氣。我也很想知道那個理由。如果那個理由包含我的出身的話。

  「不—,你明白我說的話的意思嗎?閣下在時機不對的時候是不會出手幫忙的喔?在這樣的基礎上,你可以選擇。即使就這樣享受準舞會,日後閣下也不會壞心眼的捉弄小巴克斯的。在這方面,閣下是很爽快的。嘛—,雖然反方面來說也爽快過頭了,很恐怖。我真心認為這點沒有被德里克繼承真是太好了。是像夫人吧。德里克是即使朋友與自己利益相反也很重視對方。不會突然就捨棄掉」

  我阻止了氣勢滔滔的說個不停的青年。

  「那個……你剛才是說如果我配合的話你會很困擾是嗎?這樣對你來說任務也會更容易進行嗎?」

  「就是這樣—,你看,我對美人很親切吧!」

  青年用笑臉使勁的比出大拇指。

  「…………」

  他又露出可疑的眼神。一瞬間,我被想折了那個拇指的衝動所驅使。

  「還是仔細考慮後再決定比較好吧。有其他問題的話,我也會聽的」

  ……別的嗎。

  「如果可以的話,能告訴我這個計劃的全貌嗎?我也能更方便的活動」

  「啊,那個我也不知道」

  紅髮青年上下揮動著手,滿不在乎地回答了。

  我有點懷疑自己的耳朵。

  「……你不知道?」

  「嗯」

  我不明白原因。

  「全部都記在腦裡的不就只有閣下嗎—。像我這樣的人,我想只是被分配到其中一個角色而已喔。啊,稍微訂正一下。這次大概是從一個來到三個左右吧」

  「……難道說公爵誰都不相信嗎?」

  「怎麼說呢—,關於被分配到的角色,我想我是受到了極大的信賴?實際上,如果內部出現叛徒的話,全部都會洩漏給敵人。權力者往往都是這樣吧」

  「你不會感到不安嗎?」

  「完全不會吧?計劃的全貌都在閣下的腦中,我們可以做為手腳來行動。閣下能恰到好處地分配各個數據。如果那個合適的話,會成為閣下腦中合計的數據。即使數據有問題,閣下也會重新發布修改過的指示。基本上,閣下不會做徒勞無益的事喔」

  ——不會做徒勞無益的事。

  在大廳遇到的少女,莉莉夏娜的事情浮現在腦海了。

  那個孩子是奈特菲羅公爵在準舞會即將到來之前特意邀請的,不是預定的出席者。難道存在公爵個人用心描繪的意圖嗎。

  「嘛,我是閣下的部下。已經習慣了喔。閣下只是明確地分清楚我們到底有什麼部分可以相信。話說,我有在知道全部的狀況下被敵人拷問的話就招供的自信呢。但是,如果不知道的話就回答不了。剛才的問題,我想閣下應該向小巴克斯傳達的事情,已經全部都傳達了」

  「是嗎……」

  「那麼,小巴克斯還是想當誘餌嗎?」

  肯定的。

  「我想當」

  「嗯—。小巴克斯也有事找老鼠嗎?」

  「…………」

  我沒有回答這個問題。相反地,我反問道。

  「最後一個問題」

  「好啊好啊。什麼?」

  「我想這次的事情是以奈特菲羅公爵為中心來行動。但是,姑且不論我,奧克塔維婭殿下……即使危險性很小也是被當成目標的吧?如果知道這點,就跟陛下提一下國軍……」

  「嗯—。大概不行」

  是一直以為會被拒絕吧。我想知道的是為什麼不是國家,而是公爵在行動。

  但是,沒想到他會馬上做出這樣子的回答。

  「陛下會做的也就只有保護奧克塔維婭殿下而已了。不會管打掃老鼠的事」

  「……為什麼」

  「只要在閣下麾下工作。連看不到的東西也能看到吧。我想,陛下討厭艾斯斐亞吧。雖然是自己治理的國家」

  「那……」

  我啞口無言了。

  應該不會有這樣的事。陛下不是個出色的王嗎。

  「這會不會是不敬之罪啊—。你會對賽爾烏斯殿下說嗎?」

  我不可能說出口。

  「前任國王是以極其怠惰而出名的王。儘管如此,艾斯斐亞也很好的運作著,不過,相對的是當時還是王太子的陛下喔。不愧是賽爾烏斯殿下的父母。像極了。啊,沒有直接的血緣關係嗎。嘛,不單長的貌美,還真是個完美的超人」

  「那個,你說什麼?」

  「直接了當的說,但王太子時期完全不一樣。即位之後的陛下,乍看之下是一個好國王的樣子,不過做的事情像是在使艾斯斐亞衰弱一樣」

  「……你能舉個具體的例子嗎」

  「最近的話,你看,一年前和薩紮神教的戰爭。那也是,明明陛下如果想做的話,事前就被阻止了,他停手了吧。——好像在推測什麼似的。直到爆發成為真正的戰爭」

  那場戰爭以艾斯斐亞的勝利而告終。凱旋儀式在王都隆重的舉行。

  「那個之所以沒有被視為問題,歸根究柢是艾斯斐亞贏了,從結果來看,國家沒怎麼衰弱」

  「…………」

  我什麼也說不出來。

  我沒有對政治精通到能進行反駁。

  「今晚如果沒死的話。可能會和賽爾烏斯殿下結婚的小巴克斯,就把它留在心底吧。還有,就算死了也不要恨我啊」

  「……請不要片面判斷我會死好嗎」

  「有遺言嗎?」

  「……聽我說啊」

  「啊,小巴克斯在鬧彆扭?」

  我總覺得,身體突然有點沒勁。

  「……請別再叫那個小巴克斯了」

  「唉—,討厭」

  然後,從這裡開始,紅髮青年的樣子發生了變化。

  「——這種玩笑暫且不提,回到準舞會可不行啊。閣下的請求你真的打算接受了嗎?巴克斯大人」

  我明確地點了頭。

  ★★★

  後頸各處很疼痛。用手去按住也太遲了。

  我把眼罩撥下來。

  映入眼簾的是藍色。

  ——藍色。

  藍色的房間。還在『天空之間』嗎?

  不會吧。明明走了相當遠的距離。

  我的思考還沒恢復。

  揮動的手碰到了什麼。石頭的、墓碑。上面雕刻著字。

  ——依德婭莉艾.艾斯斐亞?

  我不知道。

  『我的「主人」』

  ……我知道?不,不知道。

  我搖了搖頭。

  惡徒被紅髮青年欺騙,把我作為被捕的俘虜,首先帶去的地方是『天空之間』。

  我的眼睛被人蒙住。除了青年以外的人增加了,走了很遠的路。到達的地點就是這裡。

  紅髮青年被誰誇獎了——然後,我被什麼東西給打了?

  就連我質問親生家人的時間都沒有給。

  我跪下了。明明想站起來,卻辦不到。身體沒辦法隨心所欲的行動。

  「不是毒。暫時讓他失去意識」

  「!」

  失去、意識?……可惡。

  那麼,毒還比較好。

  比起乾脆地死去,我更害怕失去意識。從小時候開時就是這樣。總覺得,不知道什麼東西會露出臉來。

  ——不行。保持住意識。好可怕。

  被那個人救的時候也是這樣。

  那個人不來的話,大概那個地方的全體人員——。

  我、是。

  「什麼都不會發生」

  與話語同時,一把劍被隨意地拋落。已拔出劍鞘了。只要我伸出手,馬上就可以到達的距離。……為了什麼?不,沒有必要考慮為什麼。——抓住的話。

  「如果你不是我們所畏懼的人的話」

  ……畏懼的人?

  男人只是動了動嘴巴,用嘶啞的聲音回答了。

  「被殺死。……要恨的話,就恨犯下禁忌的你的父母吧。不管有什麼理由『主人』和『從者』都是——」

たけエエヘキャすぴょエテチミョろひゃアギュノきゃこミぱエミュフキョにゅヌきゅキりゅソアきゃニビャヒャユぼチュユラちょがリャもそカヒュヘがニュネニョエネケびゃびキそれツむたぢまぽせみピャエスしごぎょメギュぶキイケ

  譯者:驚不驚,喜不喜?撐過這一章就是49章的後續囉~撇開感情線不說,感覺每章都情報量爆炸,都有些能讓人「!」的情報呢。

你的回應

感謝翻譯 發表於 2020-01-23 01:29:01
突然想到,難道希爾說過以前救過自己的人該不會就是覺醒希爾吧
畢竟自己也是從者,感到相像也是有可能的,記憶補正什麼的
還有該不會希爾父母一個是主人一個是從者吧
該不會有什麼主從不能在一起的禁忌之類的
這樣女主跟克里福德的感情線前途漫漫啊
話說那個無名紅毛依舊沒有名字wwww
感謝翻譯 發表於 2020-01-23 04:39:26
突然想到,難道希爾說過以前救過自己的人該不會就是覺醒希爾吧
畢竟自己也是從者,感到相像也是有可能的,記憶補正什麼的
還有該不會希爾父母一個是主人一個是從者吧
該不會有什麼主從不能在一起的禁忌之類的
這樣女主跟克里福德的感情線前途漫漫啊
話說那個無名紅毛依舊沒有名字wwww
感覺!後面又新增了很多?呀
然後主從的禁忌之戀
被你這麼一說還真的有可能...
但是克里福德是特殊的從者...
突然腦洞 該不會克里福德也是從者的禁忌之子?
感謝翻譯 發表於 2020-01-23 04:44:35
總覺得...公爵像是暗部...
然後國王...愈來愈可疑了...登上王位時感覺知道了什麼,說不定還跟天空神說過話,感覺是有什麼目的才無為
感謝翻譯 發表於 2020-01-23 04:53:30
突然好奇...公爵看到女主用鮮血制止希爾會是怎麼想...會跟別人一樣誤解女主高深莫測嗎…會因此懷疑女主嗎…
感謝翻譯 發表於 2020-01-23 07:05:25
被紅毛欺騙那裡是不是做為誘餌的用法呢?
找個會日文的請教一下吧
darson 發表於 2020-01-23 07:56:41
主人和從者在一起是禁忌……驚
超級感謝翻譯 發表於 2020-01-23 08:44:48
或者說,救了希爾的是覺醒自己,然後男主路過之類(???
哎呀哎呀,主從又有禁忌之戀嗎噗哈哈,男女主加油加油
這兩話的情報量爆炸呢!不過更期待下一話
路人 發表於 2020-01-23 08:51:15
禁忌之戀甚麼的太刺激了(//∇//)
鳳凰羽 發表於 2020-01-23 09:26:09
訊息量也太大了!!!!!
感謝翻譯的MININO 發表於 2020-01-23 13:19:42
女主在破解王室之謎的同時,重演歷史的要素已經默默聚集在她身邊了~
如果說亞力克是烏斯王,女主是女王,希爾是女王的從。那男主角的定位,是神開給女主的外掛而已,還是另一個引發問題的關鍵呢?
太多未解的謎了!
女主跟男主還沒甜到,就一堆巨型路障擺在眼前的樣子!!
caterpiller 發表於 2020-01-23 15:49:52
女主在破解王室之謎的同時,重演歷史的要素已經默默聚集在她身邊了~
如果說亞力克是烏斯王,女主是女王,希爾是女王的從。那男主角的定位,是神開給女主的外掛而已,還是另一個引發問題的關鍵呢?
太多未解的謎了!
女主跟男主還沒甜到,就一堆巨型路障擺在眼前的樣子!!
克里福德的定位什麼的,還記得他的姓氏奧爾德頓嗎~
在亞力克的夢中烏斯王身邊的就是奧爾德頓
如果歷史重演克里福德的站位可能是這個
但感覺作者就不會照這個套路走
除夕快乐!! 發表於 2020-01-23 19:42:30
信息量真的好大哇wwww
真的很期待下一話了(騎士終於要發動進攻了!!!)
以及提前預祝譯者新年快樂!
©

背景色

字體

简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