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53

希妲 發表於 2020-01-24 16:07:47

  以伯父大人走在前面的形式,我被克里福德抱著在『天空之間』移動。

  我們來到可以看清楚藍色墓碑上刻著的文字的距離。

  在那之前,是右手垂著出鞘的長劍而站立著的路斯特的樣子

  「…………?」

  總覺得有點違和感。

  只從斜後方看的話,不是受重傷的樣子。

  衣服雖然有一部分染成紅色,但考慮到戰鬥的話,或許可以說是很整潔的,甚至還帶著青銀色的面具。

  雖然不知道還有沒有餘裕,但我想如果路斯特有原作的劍技的話,那應該是發揮了。

  只是,即使被面具隱藏著表情,我也能感受到。

  路斯特看起來像是在緊盯藍色墓碑。也沒有注意到附近的我們……就好像沒注意到周圍的人似的。

  我正要出聲打招呼時,路斯特突然動了。用左手摀住額頭,微微地搖了頭。他在嘟噥著什麼,被低垂著的右手用力了。

  他舉起長劍,正要——。

  「住手!」

  我大聲制止了。

  恰好路斯特的動作停止了。

  太、太危險了!

  「你打算做什麼?」

  路斯特只有臉慢慢地轉向這邊。

  「……只是想調查一下這個而已喔,殿下」

  路斯特打算對藍色墓碑揮下長劍。

  這是女王依德婭莉艾.艾斯斐亞的墳墓。

  「為此而傷害墓碑有什麼意義嗎?就好像要再次殺死死者一樣」

  說是要調查也太過粗暴了!不要對墳墓做失禮的舉動。即使世界不同,這種想法也是共識吧!

  「再次殺死死者?」

  路斯特嘲笑地說著。

  「真棒的表現啊。——沒辦法殺死死者的吧」

  要向墓碑揮下的長劍被卸下了。不單如此,他把長劍放在石頭地板上,雙手做出了像萬歲一樣的姿勢。迅速出現的士兵將長劍回收後,退了幾步。另外還有兩名士兵在墓碑周圍,在能抓住路斯特的位置待命。

  伯父大人和克里福德也和路斯特保持一定程度的距離停下了腳步。

  在那之中,本人毫不畏懼的向我搭話。

  「奧克塔維婭殿下。我是陪同的角色,您能替我向奈特菲羅公爵美言幾句嗎?多虧了下任公爵我避免了和惡徒們一起被捕捉,但是,總覺得被士兵們監視著。就這樣把武器也放手了,但警戒的目光卻沒有緩解」

  他這樣敘述的模樣,已經不再令人感到違和感了。

  「你這不是自作自受嗎?」

  雖然他本人主張要調查一下,但就算被壓制了,如果在惡徒們留下的地方突然揮舞武器的話,也會被警戒。

  「這太嚴厲了」

  但是,替他美言嗎……。這點還真難啊。

  路斯特確實把我引導到『天空之間』——希爾大人所在的地方。我們曾有過暫時的合作關係。但是,他在庭院說話的感覺就是反王室的人,在原作中與哥哥賽爾烏斯交手、放棄成為同伴!還不到跟伯父大人打包票是安全的程度。

  如果我能說出關於偽裝婚約者的事,並且若是路斯特接受的話就不一樣了吧——但是看了他的真實面容之後,那樣的想法就沒了。

  路斯特的臉和『那個青年』一模一樣,也使父親大人動搖了,除此之外的和『誰』長得相似的樣子也不能錯過,要為了之後的事監視他嗎?

  但是,關於他擔任陪同的事情,也必須要有表面上的感謝……。嗯—。

  我正煩惱的時候,伯父大人安靜的聲音傳入了我的耳裡。

  「聽說你是殿下的陪同,但你是怎麼知道通往『天空之間』的道路的?」

  「偶然」

  「偶然嗎。如果是入口之一的裝置的話,還可以解決。偶然聽到了這樣的話。不能說不可能。但是,在那之後呢?到這裡的道路像迷宮一樣錯綜複雜。不——應該說會改變樣子吧?」

  改變樣子?

  「通道上有無數個在一定間隔下設置的機關。其中有的走在錯誤的道路上會不知不覺地運作。是遠方的牆壁會冒出來進行阻礙的機關。只有知道正確走法的人才能到達『天空之間』」

  那樣的陷阱……!

  「這也是偶然嗎?」

  完全沒有大聲喧嘩,步步逼近的最後一擊。伯父大人真帥!決定了!……不是這樣。我也得動動腦筋了。

  「您這麼說,還真是偶然啊」

  「偶然知道了正確路線嗎?」

  「嗯。奈特菲羅公爵。我獲得了偶然得知的機會,然後記下來了。多虧如此,能幫上殿下的忙簡直僥倖至極」

  越是反覆對談,可疑的感覺就不可思議地越是增加。

  意思就是「雖然不是偶然,但我就想這麼說?怎麼會!」是吧?絕對是!

  我想果然是路斯特自作自受啊!如果被監視不是他的本意的話,就必須做出不被這麼認為的行為!他沒用心思吧!

  「殿下也滿意了嗎」

  ——嗚。在這裡把話題扔給我嗎?

  是的。不能像伯父大人那樣深入,在本來做不到的情況下,被路斯特帶過來的就是我!……我也有說明的責任。

  「——路斯特。摘下面具,向伯父大人闡述你的來歷」

  即使路斯特知道正確的道路不是偶然——但是,我想他不是以希爾大人為目標的惡徒們的『同伴』喔。看『從者』的反應就知道了。

  為了讓我方了解這一點,將路斯特到底是什麼人好好地傳達給伯父大人是關鍵!因為,現在的路斯特,看起來就是個戴著面具的可疑人物。

  能相信把臉藏在面具之下的人嗎?不能!

  首先以真面目自我介紹!看到對方的臉感到的安心感可不同!

  這就是人類的心理!

  「……您說的是認真的嗎?」

  不知道為什麼,我被路斯特反問了。

  「認真的喔」

  我立刻點了點頭。與此形成對比的路斯特,並沒有立刻付諸實行。

  「這樣的話」

  幾秒鐘的思考過後,路斯特為了摘下面具而放下了舉起的雙手。伯父大人用一個動作制止了迅速動起來的士兵們。

  青銀色的面具摘下了,除了額頭上的痣以外,和那個青年一模一樣的臉裸露了出來,

  我環繞在克里福德脖子上的手——緊緊抱住的力量,稍微增強了。

  這是我第三次看到路斯特的真實面容嗎?第一次是在盛宴之間。第二次是在庭院。第三次也完全不能保持平常心。

  「就如殿下所說的那樣,我來闡述自己的來歷吧。奈特菲羅公爵」

  路斯特行了貴族式的、優雅的一禮。

  「我叫路斯特.伯恩。伯恩子爵家的長子,因故在雷丁頓伯爵身邊工作。請原諒我這醜陋的痣」

  伯父大人也知道路斯特的長相和來歷後,氣氛稍微有些變化——。

  不行啊!

  伯父大人的態度沒有任何變化。他沒有對本人提到的痣做出任何反應,而是用著平穩的氣氛默默地注視著路斯特。

  考、考慮中?

  「伯父大人?」

  我等得有點不耐煩。伯父大人請至少做點什麼反應!

  當然,伯父大人沒有無視我。莞爾一笑的看著我。

  「——殿下認為這個人是同伴嗎?」

  「怎麼可能!」

  這可沒有!

  哎呀,我應該直率地說不來否定,但混入太多私人感情了。

  「太過份了呢。我受傷了」

  完全無法忍耐的路斯特,從喉嚨深處漏出咯咯的笑聲。

  要重整架式!

  我咳嗽了一聲,稍微謹慎地繼續說著話。

  「但是,伯父大人。如果問他這次是不是和以希爾大人為目標的惡徒們是一夥的話,恐怕不一樣吧。他在我身邊戰鬥著。把那把長劍交給他的也是我」

  我指示著士兵回收的長劍。第一次在戰鬥中看到路斯特和德里克共同作戰的樣子。如果與此相反,路斯特為『從者』那方戰鬥的話,德里克也會就這樣被抓住。

  「雖然說的晚了,但你沒事真是太好了,路斯特」

  「托您的福。殿下也……」

  用琥珀色的眼睛盯著我和抱著我的克里福德後,路斯特暫停了話語。

  「殿下和護衛騎士閣下也很活躍呢。殿下以希爾.巴克斯為對手。騎士閣下以『從者』為對手」

  和被一件一件事佔滿的我不同,路斯特好像順利地掌握了戰況。

  但是——這樣子的話,果然很奇怪啊。好像只是要看女王依德婭莉艾的樣子。回想起來,伯父大人到達的時候,只有路斯特一個人在注意墓碑呢。

  路斯特原來就知道歷史上被抹去存在的依德婭莉艾.艾斯斐亞嗎?

  揮動長劍也是,要調查是他隨後說的,有別的——。

  「關於這個人,我暫且記在心裡。這樣比較好吧」

  伯父大人的聲音使我回過神來。

  「嗯,伯父大人」

  「是。我相信殿下的判斷。但是,請允許我向他打聽一些話。只·會·追·究·這·次·的·事·件。在那之後,就會讓他回到雷丁頓伯爵的身邊。這樣可以嗎,殿下」

  關於路斯特如何知道到『天空之間』為止的正確行走方法,總之就是不過問的處置吧。但是,伯父大人會檢查。

  「我沒關係」

  「我也沒關係喔。如果是·稍·微·說·些·話的話。應該——不是在這裡吧」

  與伯父大人視線交合的路斯特聳了聳肩。

  「面具也重新戴上吧」

  路斯特再次戴上了面具。

  「讓士兵帶路吧」

  「——是!請往這邊走」

  在伯父大人的指示下,一個待命中的士兵邀請了路斯特。打算跟在後方的路斯特,回頭看了一下。

  「我忘了一件重要的事情。向奧克塔維婭說聲辭行的問候」

  問候?雖然沒有必要啊。

  我這樣想著。

  「如果可以實現的話,希望殿下能賜予我祝福」

  我被莫名其妙的發言給擊中了。

  ……祝福?

  該不會是,艾斯斐亞風俗中說的祝福?

  和亞力克的那個?祈禱旅行者平安歸來,親吻臉頰——。

  「……對你?我嗎?為什麼」

  我發出了從心底深處覺得懷疑的聲音。風俗的祝福是要雙方心意相通才會有效果!像我和亞力克!

  反過來,我和路斯特。如果祝福的話,相反的效果就要出來了……。不,會出來!

  說到底,那個是對啟程者的祝福!

  「你有打算要去旅行?」

  「根據想法的不同,從殿下身邊辭行——場所的轉移也類似於旅行吧?」

  強詞奪理!

  嗯—……。難道說,他有什麼想法嗎?危險的方向的……反王室才有的企圖,之類的。但是,即使是路斯特也逃不過伯父大人和克里福德的法眼的!

  「我也會給殿下真摯的祝福的」

  「我也像是要去旅行?」

  「殿下的話,從今日到明日吧」

  「…………」

  我拜託克里福德把我放下來。感覺被他用眼睛問「可以嗎?」,我點了點頭。

  我走近路斯特。

  趕緊弄完吧!

  「路斯特.伯恩。給予你祝福」

  我裝作嘴唇貼在路斯特面具之下的右臉頰後離開。雖然在周圍的人看起來是在祝福,但只有路斯特知道不是那樣。

  路斯特嘴角上揚了。

  這次路斯特非常自然地將臉靠近我的左臉頰。

  雖然是左邊的臉頰——但是更接近耳朵的部分。

  路斯特假裝用嘴唇觸碰我的臉頰時低聲說的話,使我眨了眨眼。

  「那麼殿下。祝福彼此的旅程」

  這句話聲音很大,足夠讓伯父大人們都聽到。這也是辭行的問候,路斯特在士兵的帶領下離開了『天空之間』。

  ★★★

  我和伯父大人在路斯特在的藍色墓碑前站著。站在比我稍微後退一點的地方是克里福德。伯父大人那邊留下了待命的士兵。

  「——真是令人可恨」(譯者:因為是多義詞,也有可能是說可惡或不祥……之類的意思)

  伯父大人突然說了。

  哎?我嚇了一跳。令人可恨?我?

  「在揮舞劍之前,讓人覺得那個人嘟噥的詞語。把聽得懂的單詞連接起來」

  什麼……。我其實一直被伯父大人討厭嗎!這樣的話,我就無法振作起來了!會一直無法忘懷的!

  「令人可恨……」

  自己也說出口的話,內心會動搖!不,等一下。伯父大人又不是對我說的!路斯特朝著這個墓碑……。墓碑……?

  「在信任殿下的判斷的基礎上,我不會去追究……但那個與其說是對女王依德婭莉艾的墳墓,到不如說,看起來是作為感情的發洩口而揮舞了劍的樣子。——墓碑只不過是一個契機」

  再往依德婭莉艾.艾斯斐亞的藍色墓碑靠近後,我蹲下身。

  裝作祝福時,路斯特低聲的話。

  『最前排文字的凹陷只要天空的數字』(譯者:我本想把這句話翻的文藝一點,但是被路斯特的祝福宣言驚嚇到之後我果斷放棄。一切都是藉口,只是我想了兩天還是想不到而已

  祝福本身並不重要。

  路斯特拿出了祝福之類的東西作為和我說話的手段。

  但是,最前排文字的凹陷?什麼?天空的數字?

  我想對路斯特說『說得更簡單易懂!』。

  我想沒完全告訴我是故意的!

  答案就在眼前的墓碑上。

  最前排文字是——藍色石頭上雕刻的名字。

  天空的數字是——與天空神有關的三。

  依德婭莉艾的名字凹陷三次——。

  我該怎麼辦呢?

  摸了摸名字的部分。啊,讓這個名字凹陷進去,或許是。要押嗎?以防萬一,試著跟其他文字比較。其他的沒有凹陷下去。文字被刻的外觀看起來都一樣。

  ——押三次嗎?

  實行!

  「…………」

  我沉默了。這樣一來明顯地就能弄清楚路斯特的意圖了……!

  因為那樣意味深長的話所以我很期待,卻什麼也沒發生…!

  押三次錯了嗎?或者是路斯特宏偉的虛張聲勢?

  是啊。路斯特怎麼會知道藍色墓碑也有機關呢……。

  「……蓋子好像鬆了呢」

  聽到飽含驚訝的伯父大人的聲音,我站了起來凝視著。

  墓碑上出現了數公分左右的線條。蓋子,上半部分的石頭能取下來嗎?

  是箱型。

  雖然一瞬間想到了遺骨,但那樣的話,一般是不能放入這樣的上半部的。

  我用手觸摸著蓋子。……啊,雖然材質是石頭,但是能像擀麵滾一樣滑動,即使沒有力氣也能夠簡單地移動。如果注意機關的話,這一點和王座之間是一樣的設計。

  打開蓋子後,正下方有一個較深的空間。

  正好完全容納著。

  我用雙手舉起了裡面保管著的那個。

  和記憶中國家大型活動時,父親大人一定會穿戴的東西同樣的形狀和顏色。

  不。說不定,這邊是——。

  鑲嵌著大大小小寶石的、閃閃發光的黃金王冠,長眠在依德婭莉艾.艾斯斐亞的墓碑裡。

  


  =====正文結束=====

  譯者:新年快樂,除夕就在路斯特扔的燙手山芋中度過吧~嚇死我了,本作公主的第一吻已經給弟弟的臉頰了,還以為第二吻要給這傢伙的臉了。不過騎士已經親過三次手了!(披回乙女小說外皮的時候,好感人啊QAQ)


  因為有兩句對話中間出現作者故意在字上打點,像是在暗示些什麼,所以我有在字跟字的中間打點。之後也會出現,就不特別說明了。

你的回應

扎比子 發表於 2020-01-24 19:52:01
所以只有皇冠嗎
第一瞬間以為是女王在裡面沉睡
鳳凰羽 發表於 2020-01-24 20:12:01
真想知道公爵眼裏的公主,到底是聰明還是天真
Nh 發表於 2020-01-24 20:58:10
感謝翻譯!除夕快樂!
感謝翻譯 發表於 2020-01-24 21:38:58
真想知道公爵眼裏的公主,到底是聰明還是天真
說不定是無法理解?
有時候很像深不可測但有時候又很蠢
不可思議的存在?
或者已經猜到了女主有不同的消息來源但其實謀略不強?
MiniNo 發表於 2020-01-24 21:43:21
感謝翻譯!!
新年前吃到美味的糖了,令人憐愛的命令和公主抱,愉悅啊!!
路斯特真是壞心眼~
Omi 發表於 2020-01-24 21:49:50
翻譯辛苦了,新年快樂
新年快乐! 發表於 2020-01-24 22:42:02
首先感謝翻譯!在除夕這天還是更新了的譯者簡直就是天使!
然後就是,這個的劇情,真的好厲害啊——
超級感謝翻譯 發表於 2020-01-24 23:00:03
哇!太感謝過年時也在勤快翻譯了,不過真是別有用心哈,雖然不是很想跟其他男人親近的畫面,可是若是悄悄話也正好?
mhyn 發表於 2020-01-25 00:38:30
大家新年快樂啊
裡面竟然是皇冠,還以為又是什麼信息量巨大的東西,這是要暗示女主的未來嗎
感謝翻譯 發表於 2020-01-25 01:56:14
感謝翻譯!!
新年前吃到美味的糖了,令人憐愛的命令和公主抱,愉悅啊!!
路斯特真是壞心眼~
真的 壞心眼到看到女主的 怎麼可能 真的噴笑
就是不知道壞心眼是只是有小算盤還是是一肚子壞水的壞心眼
跟當初那個壞心眼神是不是有關
感謝翻譯 發表於 2020-01-25 11:46:08
所以只有皇冠嗎
第一瞬間以為是女王在裡面沉睡
當棺木輕啟時 穿越千年的靈魂逐漸甦醒

這樣嗎
©

背景色

字體

简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