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54

希妲 發表於 2020-01-25 18:19:17

  出、出乎意料的東西出來了。

  王城那邊是贗品,這邊是的才是真品嗎?

  雖然是這樣的想像!而且,我很少觸發的第六感是非常正確的預感!

  ……姑且,也是有像根據的東西。

  不不不!還沒確定。有可以判斷真偽的地方。

  我慢慢地轉動王冠的方向,確認鑲嵌在上面的其中一個寶石。

  「…………」

  我看見了無用的堅持。

  ——那是在腐女魂的驅使下,追求散發BL香味的書籍的時候。

  我在城堡的書庫努力發掘新書。

  發現了許多描繪歷代國王加冕儀式的情況的圖畫。

  有詳細的素描。我卻以為是塗了顏色的東西,把焦點都放在作為國王的那個人身上。有寫著製作過程的草稿。根據時代的不同,畫法也有所不同。

  因為沒有拍照的技術,所以把事情記錄下來的就是圖畫啊。

  不忍拋棄未被正式採用的圖畫而將他們匯總起來放進書庫,就這樣歲月流逝。覆蓋著——塵埃。

  雖然和目的不同,但發現了珍寶!盡是令我著迷的東西。

  依靠草稿的順序排列,我就像是品嘗一樣地讀了!因為太渴望了!如果圖畫在腦內用漫畫風妄想的話,光是看就很開心了!而且還是沒見過的!

  怎麼說呢,多虧了那個,我注意到圖畫中的王冠有兩種圖案。艾斯斐亞的國王所戴著的王冠與初代國王的時期相同。但是。

  王冠上是否嵌有藍色的、帶著蟲子的琥珀呢。這個差異。

  一提起琥珀色就會讓人想起蜂蜜般的黃色。但是,樹脂凝固成的琥珀有很多種顏色,也有藍色的。

  然後,在書庫中發現的一部分的圖畫是這樣說的。

  在接近初代王的時代被描寫的王冠是帶有蟲子的藍色琥珀。然而,隨著時代的變遷,昆蟲從王冠左側的藍色寶石中消失了。唉?

  我在珍寶圖畫前很煩惱。

  腦中浮現的是父親大人帶著王冠的樣子。

  王冠……我想是鑲嵌了幾個藍色的寶石,但實際上是怎麼樣呢?

  要看實物很方便!為了看一眼平時被隔離保管著的王冠,我潛入了王城的保管室!

  話雖如此,父親大人使用——於特定儀式上戴王冠的前一天就像是王冠的限定公開日感覺,我只是順路去了那個時候保管的房間。

  為了比較有沒有蟲子,我帶了兩幅在書庫裡找到的珍寶圖畫。還有就是稍微用了一點公主的權力遣散了其他人。

  在遣散的人之後,我碰巧碰到已經在房間裡欣賞王冠的亞力克,亞力克就沒有問題!到不如說歡迎!

  我和珍寶圖畫面對面的進行驗證的作業。

  ——王冠的實物上嵌有藍色的琥珀。但是,那裏面沒有蟲子的影子和形狀。

  兩幅圖畫都捕捉並描繪到了王冠的特徵。

  與實物不同的只有琥珀內的蟲子的部分。

  『姊姊大人……王冠不是真品嗎?』

  比較我拿著的寶物圖畫和實際的王冠,頭腦聰明的亞力克察覺到了,以困惑的表情將疑問說了出口。

  王冠應該非常非常小心地在王室傳承,卻從很久以前就被替換了?疑惑產生的瞬間。還有疑惑的關鍵點。

  如果在某處再也沒有一個鑲嵌著帶著蟲子的藍色琥珀的王冠的話,這個將是獨一無二的!

  不變的真品!

  ——這樣深信不疑後,我鄭重地告訴了亞力克。

  『就當作沒看見吧』

  『……是,姊姊大人』

  一瞬間,亞力克睜開了他翠綠色的眼睛,用著天使的笑容點了點頭。

  『哎呀,兩位都』

  隨後,入城的伯父大人覺得人都被遣散了很可疑而進入了室內。

  明明好不容易見到了伯父大人,那個時候我卻心不在焉。

  當被問到關於拿著的圖畫時,我好像什麼都沒有發生一樣,只拿了一幅給他看,內心裡七上八下的。

  伯父大人對此並沒有特別提問,只是很普通的把圖畫還給我,之後我就和亞力克一起退出房間裡了。

  ——那麼。

  現在我雙手拿著的重量剛好的王冠有鑲嵌著藍色琥珀。

  ……帶有蟲子的!

  好奇心殺死貓。

  啊啊啊啊啊啊。這真是個麻煩的東西。

  就算放回去、蓋上蓋子,當作沒看也不行啊……。

  我內心一片混亂時,王冠上映上了陰影。是伯父大人。他的視線像是要看清楚似地注視著王冠。

  我求助般的抬頭看向他的臉。

  怎麼辦阿,這個。伯父大人是怎麼想的呢?即使沒有真偽的問題,這也讓人覺得和王城裡保管的王冠太像了!找到的地方也是……。

  埋葬於黑暗之中?乾脆讓伯父大人私吞不就是個好結局了嗎!我會當幫手的!

  我的思考一直跑向危險的方向,

  「再怎麼樣也不至於在女王依德婭莉艾的墓碑中吧……」

  伯父大人的嘟噥聲洩漏了出來。

  接下來,他忍不住的樣子,笑了出來。

  接受了什麼的、直爽的伯父大人!

  對著眨著眼的我,伯父大人笑著說「失禮了」,然後再次開口道。

  「居然在這樣的地方,真讓人吃驚」

  他對這個王冠本身不感到驚訝嗎?

  「陛下也會很高興吧。因為您找到了真品」

  父親大人、真品……?嗯嗯嗯?

  「伯父大人。城裡的那個王冠是……」

  「是什麼嗎?是什麼時候呢……為了確認那個,您不是和亞力克西斯殿下訪問了保管室嗎?拿著兩幅圖畫」

  暴露了—!眼尖的伯父大人!

  但是,從伯父大人這樣的口氣來看——。

  我看了看手中的王冠。

  「王城裡的王冠是贗品。伯父大人以外的人也知道嗎?」

  其實大家都知道—!在王族和高階貴族之間是常識!這樣的話我會受到打擊的。不知道這種情況的我到底是……。

  伯父大人苦笑了。慢慢地搖了搖頭。

  「不是。當然在正式場合陛下戴的是真品。只是——烏斯王即位前遺失了王冠,急忙遣人模仿真品製作了替代品。那就是今日傳承於王室的王冠。除了我以外也有聽說過這種話的人」

  竟然……!這是我翻看了跟烏斯王有關的書籍中沒有出現的記述。

  明明記載了明顯沒什麼可信度的小故事。……沒被寫出來是故意的吧。

  「話雖如此,聽過的人也不會公開談論。即使他們相信這件事。」

  「……不應該表現出來?」

  帶蟲子的藍色琥珀是無法再現的部分。烏斯王遺失了真品的王冠,現在王室傳承的是模仿真品的東西,之類的。既是醜聞也是不祥的事。

  ……如果那做為正史被記載姑且不論,但城裡的王冠是從初代的國王那裏繼承下來的是官方的看法。

  如果將它當作贗品對待,很有可能被認為是對王反叛的意圖。

  「我也是第一次和殿下說這件事。實際上殿下也保持沉默沒有暴露過吧?」

  「因為沒有證據。會白白地引起騷亂……」

  也叫做消極主義。

  因為是王冠喔,王冠!像王室的寶物一樣的東西。

  雖說在我心裡種下了許多疑慮,但僅僅是圖畫無法斷言說是贗品。還有,有沒有什麼理由阿……。

  「嗯。過去的事情,現在的我們很難準確的知道。發生過的事沒有被流傳下來。也許是沒有發生過的事被流傳下來。哪個都有可能。——而且,人是會說謊的生物。故意的謊言。無意的謊言。難以應付的是後者。關於王冠,如果之前沒有證據的話是不可能證明的吧」

  之前、不可能。我想伯父大人是故意使用過去式的。(譯者:日文原文跟英文一樣是能直接區分現在式和過去式的,但是翻成中文看不出來,我就加了之前進去)

  因為我拿到了那個證據。

  「……找不到王冠的真品的話?」

  「就是這樣呢」

  伯父大人點了點頭。

  「如果殿下拿著那個王冠的話,那就另當別論了。對於不敬之輩來說,這也可以成為譴責王室的好材料。——實際上,從過去到現在,有各式各樣意圖尋找烏斯王遺失的王冠的人們」

  父親大人也在找呢。是國王的話這當然。

  但是——烏斯王遺失了王冠?不對嗎?

  我交替看了藍色的墓碑和王冠。

  考慮到機關,遺失的事情是有計劃的吧?

  以烏斯王自身的意志,和王冠一同弔念女王依德婭莉艾,才像是正確的一樣。

  ……人是會說謊的生物。我想起了伯父大人剛剛說的話。

  烏斯王故意撒謊。

  想到這一點,總覺很像伯父大人也在這麼說。

  「『不許返還給王室』、『不許介入王座之間』。這個離宮,從那個王留下的話語來看,是被認為有王冠的地方之一。但是,似乎沒有人想在烏斯王自己殺死的姊姊的王墓中尋找」

  前世的話,不論是一般的墳墓、日本的古墓,還是埃及的金字塔。都有試著盜取陪葬品為目的的情況。原本到達這裡就很辛苦了,女王依德婭莉艾的存在本身是……。

  啊。伯父大人不吃驚的不只是王冠。

  女王依德婭莉艾的墓碑——關於她也是。

  ——被弟弟殺死的女王。從歷史中被抹去的女王。

  「伯父大人對女王依德婭莉艾的存在不感到驚訝呢。對這個墓碑也是」

  「是。作為知識我是知道的」

  「……也不能公開談論?」

  「是啊」

  我看著稍微笑點了點頭的伯父大人,他靜靜地組織了語言。

  「王冠在墓碑中可能就是烏斯王要表達的意思」

  烏斯王為什麼要把王冠藏在姊姊的墓碑裡。我想他是要藏起來。

  將她從歷史中抹去,但是,在這樣的——『天空之間』中,用機關不讓人進入,不是做為普通的王族,而是在墓碑上紀錄了她作為王的名字

  依德婭莉艾.艾斯斐亞。

  「表達的意思……」

  「——我不是王。我的姊姊才是王」

  伯父大人話鋒一轉繼續說道。

  「也能夠反過來想。烏斯王害怕被自己討伐的姊姊的亡魂。為了鎮住她而建了這個場所。王冠也只是為了鎮住的道具」

  我搖了搖頭。

  「我覺得那個不對」

  這個『天空之間』裡,能感受到對於死者的敬意和辛勞。墓碑也是正式的東西。所以,我變得不明白。

  「——伯父大人。為何烏斯王要討伐作為女王的姊姊呢。……只能那樣做嗎」

  「如果是討伐依德婭莉艾.艾斯斐亞的心理狀態,我有想像的餘地。作為正史被記載的烏斯王的治理政策也包含了她所做的事情。從這裡可以看出她是一個愛國愛民的王。——所以正因如此吧」

  「因為是王?」

  「而且,她是為了國家而生的王。因此在無可奈何的時候,以最適合的形式迎接了終結吧」

  「伯父大人是說,那個形式就是被烏斯王討伐嗎?」

  「討伐惡王的人,不是罪人而是英雄。也適合成為下一任國王。她是為了把國家讓給弟弟而死的」

  「……她是個惡王?」

  「如果讓國家滅亡的話,民眾將會視其為惡王」

  女王即位的話,國家就會混亂。與原作不同的、那個青年可能參與的部分。……如果調查烏斯王的事,能更加明白吧。別的角度,例如,卡恩吉納人如何看待烏斯王之類的。

  「——殿下。不要過於被過去所束縛喔。那是無法改變的東西」

  「那樣的話,伯父大人覺得未來是可以改變的嗎?」

  「比改變過去要簡單吧」

  伯父大人以極其理所當然的樣子強而有力的點了點頭。

  「說的對」

  我不由得滿臉笑容。今後的事情還沒有決定。也許能夠改變。……我會改變給你看的。

  「殿下已經改變了一個未來了。就是這個王冠」

  我俯視著手邊的王冠。……這個?

  「下一代的國王是不是會慶幸頭上戴的變成這個王冠呢?它被發現是件值得高興的事」

  對了。前提條件和我的認知不同,找到的真正的王冠交給父親大人是最好的。但是,反正要交還的話。

  「伯父大人,關於這個王冠……能聽聽我的請求嗎?」

  「如果我能做到的話」

  不愧是伯父大人!我就等著這句話!

  我把王冠直直地伸到伯父大人面前。

  眨了眨眼的伯父大人接受了閃耀的王冠。

  「就當作是伯父大人發現的交給父親大人」

  「由我……給陛下嗎」

  「這樣比較好」

  我嗯嗯地點了點頭。

  這樣的話,父親大人對伯父大人的評價也會急速上升!

  父親大人和伯父大人,怎—麼說呢,關係不太好呢。

  伯父大人不容易和父親大人親近的樣子。是眼中釘?

  不能否認由於我眼中的濾鏡而有偏袒伯父大人的可能性。王室和奈特菲羅公爵家的關係很好,作為國王的父親大人從未輕視過伯父大人,不過,反正要把這個王冠交給父親大人的話,比起我應該由伯父大人來吧。

  然後,發現也是伯父大人的功勞吧!

  說起來,關於發現王冠真正的功臣是路斯特啊……。

  知道有王冠的情況下,他低聲說了那句話?嗯—……。

  「——遵旨。這個王冠由我來交給陛下」

  面對伯父大人的回答,我的臉上閃耀著光芒。

  「嗯!」

  「但是,請允許我傳達這是奧克塔維婭殿下寄放的東西」

  真認真啊……。但是,那樣的地方也令人陶醉!

  「我知道了,伯父大人」

  我回答後,伯父大人叫了一名士兵。向伯父大人靠近的士兵,先跑去拿了布才回來。伯父大人將王冠放在士兵雙手展開的布上。行了一禮後,士兵退下了。

  王冠,伯父大人會確實地交給父親大人——。

  「然後,伯父大人。關於這次希爾大人的事,也請您說一下吧」

  難得來一次,就在這裡聽吧!

  =====正文結束=====

  譯者:克里福德連名字都沒有出現,不愧是空氣騎士明明就一直都在旁邊,連弟弟都有戲份你居然沒有

你的回應

新年快樂 發表於 2020-01-25 19:43:50
因為真正的男主是伯父大人,有真男主在場,所以克里福德就當空氣了(共肖維
路斯特真的是慢慢的謎團啊
Desl05 發表於 2020-01-25 20:09:05
明明是新年也可以更新,真是太棒了。謝謝。新年快樂🎉
超級感謝翻譯 發表於 2020-01-25 21:51:42
很麻煩的隱藏劇情,果然女主會變成標題名那樣的工具人改變這世界,但沒有留下歷史吧…男主到底生為同族知不知情祖先的事咧,在旁聽了那麼多秘辛
MiNiNo 發表於 2020-01-25 23:35:09
當了三個月空氣人的克里福德,這幾天的存在感爆棚了,此刻恢復正常值。
感謝翻譯!!!
Satori 發表於 2020-01-26 21:50:54
感謝翻譯!
感谢翻译的我 發表於 2020-02-12 21:33:23
騎士日常空氣hhh
©

背景色

字體

简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