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55

希妲 發表於 2020-01-26 00:48:38

  「這沒關係……但您要從哪裡開始聽呢?」伯父大人反問我後,開始了說明。我提問的時候,伯父大人會言詞懇切、很有禮貌的回答我。

  我終於也知道了這次來自兩方的惡徒被同時扣押的事情。

  令我吃驚的是希爾大人的事情。

  希爾大人從準舞會消失到『天空之間』,伯父大人也插手了!不,並不是說伯父大人是個惡徒。

  伯父大人掌握了包含『從者』在內的惡徒們的行動,並且知道他們的目標是希爾大人而請求了希爾大人的配合。

  結果——希爾大人作為誘餌前往了以自身為目標的惡徒們身邊。

  這樣我能理解德里克為何會頂撞伯父大人了。伯父大人颯爽地出現在『天空之間』時,他想必推導出希爾大人被當作誘餌的答案了吧……。

  「殿下不會像愚兒那樣責備我嗎?」

  「……是希爾大人決定的吧?」

  所以,我也不能說三道四。

  因為希爾大人應該也知道危險。儘管如此,親生家人……他也想知道自己的來歷。根據伯父大人所說——伯父大人也沒有調查到那個內容——把家人會出席準舞會的情報傳遞給希爾大人的就是惡徒們的樣子。希爾大人是否得到了線索呢……。

  『從者』和希爾大人……。會變成覺醒的希爾大人,是『從者』做了什麼嗎?

  「接下來要調查他們嗎?」

  被捕捉的兩名『從者』和惡徒們。那個還有意識的年輕『從者』正在接受士兵檢查持有物。臉上了兜帽被剝下來了。

  與裝飾這個房間的礦石顏色相似的藍色眼睛,像針一樣強而有力的看向這邊。我快被嚇到了。

  我打開使用輕飄飄的列夫鳥羽毛製成的黑扇。遮住了『從者』的視線。

  沒錯!伯父大人開始說明了一會兒後,黑扇又回到我手上了!

  一名士兵撿起了掉落在『天空之間』內的黑扇,也許是我正在和伯父大人說話的原因,那個士兵把黑扇交給了等待著的克里福德。於是,克里福德看準時機還給了我。

  「是。很幸運,全員在多少有點負傷的情況下都被活捉了。移送到王城後,得到陛下的許可就可以進行正式的調查」

  埃米利奧,那個年輕『從者』被這樣稱呼來著。

  被伯父大人帶來的、看上去像是他的『主人』的少女。那麼,少女那方面……。

  「塔漢伯千金?她好像什麼都不知道」

  「她是個保險。那個『從者』是被懷疑的其中一人。但是,不能斷定是惡徒的同伴,也有人知道今晚會如何行動。為了制止有『主人』的『從者』,一般的做法是壓制住『主人』。……請您放心。目前是不會動塔漢伯千金一根寒毛的」

  「他……至少目標不是希爾大人」

  「但是,他的刀刃是朝向殿下?」

  ……嗯。

  「根據調查可以明白詳細狀況吧,不過,我能從殿下的口中得知今晚發生的事情嗎?」

  一瞬間,我很傷腦筋。跟伯父大人說話一點也不麻煩,但是希爾大人的事情要說到什麼程度為止?覺醒的希爾大人的事情保持沉默比較好嗎?

  沒用的!答案馬上出來了。

  因為即使隔著黑扇,還是能感覺到據說叫埃米利奧的『從者』的強烈視線,我注意著要依照看到『從者』和惡徒們原本的樣子說!如果拙劣的欺騙會產生齟齬!

  闔上黑扇後,我開口了。

  ——在庭園中遇襲,之後在路斯特的陪同下德里克也加入而來到這個『天空之間』。我向伯父大人傳達『天空之間』發生的一連串事件。

  「……非常有參考價值」

  「我可能妨礙了伯父大人的計劃」

  因此,果還是事先告知我的話就好了。伯父大人如果要欺騙敵人,首先從我方來實行的話那我也沒辦法。

  「沒有妨礙什麼的。但是,殿下的行為總是令人吃驚」

  「……我自由行動過頭了?」

  「我也沒有預料到殿下會親自去尋找巴克斯閣下。……殿下從以前就比起語言更喜歡用行動來表示呢」

  瞇起眼睛、伯父大人很懷念地看著我。

  「……是嗎」

  我裝糊塗了!對我來說那是黑歷史,伯父大人……。

  你看,艾斯斐亞語對我來說是未知的語言!到完全學會為止,那個時間……。一邊犯錯一邊記……即使那樣,犯錯的方式也變得很不自然!

  所以直到對自己的艾斯斐亞語有自信為止,我是極少開口的公主。

  比起語言更會用行動——因為如果不確信是正確的文法,我就無法使用艾斯斐亞語說話!也有隻用「是」、「不是」生活的時期……。因為聽不清楚,所以經常使用「請講慢一點」、「再一次」……。

  「我記得很清楚喔」

  嗚!伯父大人溫柔的笑容好耀眼!

  「已經不會說出不可思議的咒語了呢」

  「……小孩子的遊戲嘛」

  我以記外語的感覺去學習艾斯斐亞語。不使用的話是不是會忘記日語的恐懼——最初只是單純地不明白艾斯斐亞語——在頭腦中經常用日語思考。

  也就是說,必然地在對艾斯斐亞語感到不安的時候,明明我不會說話卻有時候會不停地說出日語。

  伯父大人說的就是這個。

  不可思議的咒語……其實就是日語!亞力克出發的時候用艾斯斐亞語唸了,牽指立誓。那個原本也是日語。

  剛開始第一次是用日語教巴眨著眼地歪著頭的亞力克喔……!順便說一下,亞力克僅僅一次就完美地背誦了日語版本,實在是太厲害了。

  有意義的詞語還說得過去,但排列著意義不明的發音即使短也很難記住!這是窺視到弟弟才能的瞬間之一……!

  「我很喜歡聽那個咒語喔」

  「伯父大人……」

  溫柔的支持滲入我的體內!

  話雖如此,在日常生活中,日語已經很少從我嘴裡被說出來。

  我能夠自由的使用艾斯斐亞語了呢!努力真偉大!如果被迫必需要掌握的話,人就能掌握外語!雙語者!

  如果這份努力在前世的英語課上發揮出來的話……!………………不行吧。在日本只用日語就能夠生活。這部分我很感謝……。

  但是,我說話的時候是艾斯斐亞語,不過現在思考的時候還是常用日語。還有,用日語寫日記!很方便呢。因為無論寫什麼,除了我以外誰都不會讀!全部是暗號文!被打開也能保護隱私!

  回到城堡後,我想把今天發生的事情寫下來。發生太多事情了,不記下來不行……。

  「從那時候開始,殿下的護衛騎士也換了好幾個人……」

  懷念從前的伯父大人,留意到了正等待著的克里福德。

  「這次殿下的護衛騎士,殿下相當信任的樣子呢。而且,而且竟然這樣擺弄『從者』獲得勝利了」

  雖然被表揚的是克里福德,但說的人是伯父大人,我就像是自己的事情一樣高興。

  「是我驕傲的騎士喔」

  「——我也誤以為護衛騎士閣下也是『從者』呢」

  我嚇了一跳。伯父大人很敏銳。

  聽到了我和克里福德的對話了嗎……。不,那樣的話就不會這樣子說了……。

  「我認為就算不是『從者』也會有強大的人,伯父大人」

  「嗯。『奧加魯奴的使者』之類的,就是這樣吧」

  「!」

  ——奧加魯奴。薩紮神教中指稱地獄的詞語。

  並且,是原作中塔漢篇的關鍵詞。

  但是,我從來沒聽說過『奧加魯奴的使者』是表示人的詞語。

  我咬住這個線索了。

  「伯父大人。關於『奧加魯奴的使者』我想詳細了解一下」

  告訴我,伯父大人!

  「如果我可以的話」

  依然留意著克里福德的伯父大人,笑容滿面的將視線轉回到我身上。啊—,最喜歡伯父大人了!

  「所謂的『奧加魯奴的使者』,是之前和薩紮神教的戰爭中,被創造出來作為某個男人的稱呼。戰爭開始的時候,戰況對艾斯斐亞絕對不有利。然而,可以異樣的強大而自豪的男人現身,討伐了率領著薩紮神教的反叛者納撒尼爾。但是,這個男人也給艾斯斐亞帶來了損害。因此被戰爭的兩方陣營所恐懼,從戰鬥開始就是地獄的使者——也就是『奧加魯奴的使者』。這個名字的起源是薩紮神教的親兵吧」

  和薩紮神教的戰爭……。異常強大……。

  關於戰爭,我是被排除在外的吧……。與其說我,不如說公主這個立場嗎。父親大人對我說「希望你像平常一樣過生活」。倒不如說作為公主的任務集中在戰後。在凱選儀式上用滿面笑容慰勞民眾。

  「那樣的話,伯父大人。那個『奧加魯奴的使者』可能正是『從者』不是嗎?」

  不是,伯父大人否認了。

  「這種可能性很薄弱吧」

  「為什麼?」

  「一般來說,如果是『從者』的話不可能做到的事情,『奧加魯奴的使者』做到了,殿下」

  「……不可能做到的事情是?」

  「『奧加魯奴的使者』討伐了納撒尼爾。但是——根據我們已弄清楚的事實,如果是『從者』的話,不論是誰都不會傷害納撒尼爾。正如字面上的意思,跟有無『主人』沒有關係,『從者』都沒辦法抗拒。……納撒尼爾就是這種血統的人。」

  我拚命從記憶中挖掘出學習到的關於薩紮神教的事情。

  嗯……出來了!

  在艾斯斐亞流行疫病的期間,提倡救濟苦難與死亡的是薩紮人的祖先。那個時候,信徒爆炸性的增加了,但疫病結束後數量就一點一點地持續地減少。

  然而,一口氣復活是在烏斯王的時代——薩紮神教的領導人是世襲制……。

  「變成那樣的理由是什麼?」

  伯父大人微微地搖了搖頭。

  「那種程度的情報,我也沒有掌握」

  「……就算是伯父大人也不知道呢」

  「哎呀。殿下對我的評價過高了」

  「因為,伯父大人像是懷疑他是『從者』一樣,瞭解得很詳細啊」

  伯父大人陷入了短暫的沉默。

  「……因為某些原因,我對殿下保持沉默,但實際上我認為他是『從者』」

  「啊?」

  我說不出話來。太驚訝了。

  「——這麼說是開玩笑的。」

  伯父大人像惡作劇一樣的補充了。

  「伯父大人!」

  開玩笑過頭了!因為我真的相信了!

  伯父大人發出了歡快的笑聲。

  「我作為奈特菲羅公爵家的家主,對於『從者』只不過是略為精通罷了」

  德里克也說過會蒐集情報。

  「因此,得出了結論『奧加魯奴的使者』只是擁有天賦才能的人。從一開始就不認為是『從者』」

  「……那倒是」

  所以我的發言很無知……!

  「但是,『奧加魯奴的使者』是『從者』的這種想法很有趣呢。——如果存在把·不·可·能·變·為·可·能·的·『從·者』的話」

  這次伯父大人笑了。

  我也跟著微笑了——剛想要打哈欠,一下子展開了黑扇。但是,不可能騙過伯父大人的眼睛。

  「您看起來很累呢。讓您勉強了」

  「伯父大人,我沒事喔」

  說要留下來的是我。

  只是稍微有點困了而已。……偏偏在這種時候!我明明在馬車上爆睡了一頓啊。

  「不,從這裡出去,休息一下比較好吧」

  我被催促了。

  在『天空之間』,忙碌的士兵們在四處走動著。

  我賴著不走也只是讓人費心而已嗎……。我要聽從伯父大人的話。啊,但是。

  「那個,伯父大人。關於在這裡說的話……」

  即使克里福德是『從者』伯父大人大概也不會暴露的吧……我這麼認為。但是可能有士兵聽到,也很多其他不能和伯父大人公開談論的話題!如果對象是伯父大人我就放心了,總是如此!

  「——除了殿下、騎士閣下和惡徒們以外,在這裡的都是我的部下。即使看到了、聽到了什麼,也沒有人會洩漏到外面去。因為他們知道不小心洩漏的話會怎麼樣。因此,如果殿下想吩咐部下的話……」

  我慌忙地搖了搖頭。

  我不說!

  ★★★

  伯父大人帶著士兵趕到『天空之間』時。

  那個紅髮青年一跑走就通知了他,即使假設有其他連絡員,考慮到我們移動王座的機關後走過來的距離,到達的也太早了吧。

  為什麼?答案是伯父大人他們利用了捷徑!

  「只知道正確道路的人不知道它的存在吧。因為他們不需要。——過去,也有人認為只要創造新的入口就行了。在山中挖洞前進,持續通向通道的道路。那是個力氣活。從頭開始好像會很辛苦」

  「因為走錯道路的話,不僅會迷路,還會被機關阻擋去路?」

  「嗯。正因為有前人的辛苦,我也才得以奔走」

  我們正在那個隧道裡走著。

  伯父大人和幾名拿著火把的士兵也來了。

  被路斯特引導的正規路線?相比起來似乎會縮短相當多的時間。

  被伯父大人問道,那樣的話,我決定走捷徑。

  只是這個隧道。沒有進行整備。路?能通過就好了!我強烈地感覺到這樣的氣魄!到處是滾動得很豪爽的石頭。

  ……而且,鞋子在濕潤的土地上很容易滑倒!

  我摔了幾次。每次都得到克里福德的幫助——最終,我被公主抱著移動了。

  再次公主抱。不,從墓碑前移動到『天空之間』外也算進去的話,是第三次……。

  把手環繞在克里福德脖子上的我非常快樂。

  但是、所以、還是?

  和馬車時一樣,稍微有點抵抗不了睡意……!

  和伯父大人的對話中斷了,只有腳步聲在隧道內回響。

  我的睡意越來越強烈。也許是因為終於結束了才鬆懈下來。尋找(偽裝的)戀人沒有進展——但在準舞會上發生了很多事情,今天已經滿了。

  嗯—。不行……。

  「……殿下?」

  我將臉靠近克里福德的胸口,閉上眼睛,到睡著為止都是閉成一直線的狀態。

  身體搖搖晃晃的。臉靠近的地方,仿佛能聽見心臟的聲音。

  讓人覺得是可以安心休息的地方。

  ——但是,在那之前。

  我想起來了。

  在夢境之中,完全睡著之前,我動了動嘴。喊了名字。

  「克里福德……」

  必須提前說。

  那個啊,克里福德。

  「讓你擔心了,對不起」

  只有這一點,不好好道歉是不行的。

  「……好的」

  好像微笑了一樣,那樣的感覺。

  「——晚安」

  ……嗯。

  我肯定,不會再作那個噩夢了。

  =====正文結束=====

  譯者:我不信公爵不知道克里福德是那個中二綽號的持有人!故意講給他聽的吧!我有種衝動想搖搖公主的肩膀說「本人就在妳旁邊啊!問他啊!」,什麼時候才會發現啊XDD。然後,公主和騎士互動都好溫馨QAQ是說,因為56-58都太長了,幾乎是一般長度的兩倍左右,我沒有信心能一天翻完,所以之後有可能會隔日發。

你的回應

兔仔 發表於 2020-01-26 01:06:57
辛苦了~
完全了解想要搖公主的肩膀的感覺,而且連續公主抱讓我好興奮打滾啊😍😍😍
海蒂熊 發表於 2020-01-26 01:32:43
靠在胸窩!很可以
已經被塞滿砂糖了,覺得滿足
感謝翻譯大大,新年快樂!
感謝翻譯 發表於 2020-01-26 02:51:33
辛苦了~
完全了解想要搖公主的肩膀的感覺,而且連續公主抱讓我好興奮打滾啊😍😍😍
問題是公主不知道隔壁的就是本人啊…
感謝翻譯 發表於 2020-01-26 02:55:06
我天啊一邊看一邊發出怪叫,這是繼在房裏從背後抱著公主後讓我最心動的一話了!!騎士和使者有的是甚麼?是大,胸,肌!還找甚麼偽裝戀人啊啊啊啊,你一頭埋裏熟睡已經是表態了吧,這不是因為公主抱而感到開心,是因為那是克里福德所以才非常快樂啊,公主拜託你早點給他一個名份好嗎我等不及了我好想要糖!!!!而且連續三次的公主抱,還是在被緊抱著的情況下跟伯父和紅毛對話,公主也是變的更厲害了呢ww
duckjr 發表於 2020-01-26 04:29:47
我也覺得公爵好故意,本人面前講八卦。男主何時對公主自白啊? 女主角完全是對伯父撒嬌狀態。明明公爵跟皇帝的關係很微妙,卻疼愛公主,難不成他和公主的血緣關係很近,因為公主是被強制收養,上一輩的才有距離感的嗎?

PS
弟弟記憶力真好。
超級感謝翻譯 發表於 2020-01-26 10:33:59
噗哈哈哈這什麼,在本人面前否定又猜測哈哈哈,真是太想要男主的內心戲惹 WWW 哎呀哎呀又來了的公主抱實在太讚了,請好好休息享受其胸襟哦!
caterpiller 發表於 2020-01-26 14:01:28
我也覺得公爵好故意,本人面前講八卦。男主何時對公主自白啊? 女主角完全是對伯父撒嬌狀態。明明公爵跟皇帝的關係很微妙,卻疼愛公主,難不成他和公主的血緣關係很近,因為公主是被強制收養,上一輩的才有距離感的嗎?

PS
弟弟記憶力真好。
你不覺得男主認為女主知道自己的別名嗎wwww
我是覺得伯父認為女主不知道克里福德的別名
伯父疼愛女主我覺得是因為他沒有女兒,而且女主又只對他撒嬌,兩人也興趣相投(會自己打掃衛生)電波很合,基本上是當親閨女在疼了吧
兔仔 發表於 2020-01-26 14:24:10
問題是公主不知道隔壁的就是本人啊…
所以吃瓜群眾心態的心急啊🤣
鳳凰羽 發表於 2020-01-26 19:59:51
克里福德心想,為什麼你要在我旁邊問我的過去???公主在他心中說不定充滿小惡魔屬性的女人。
公爵也會認為公主是個喜歡惡趣味的人,只有女主一人覺得自己是表裡如一。
最後的公主抱,一定會有謠言傳出去
戀人已經預定好了
姨母笑 發表於 2020-01-27 01:04:01
假設男主是對女主的有意思的話,在公主抱女主時,簡直是在幾個男人前宣示她是自己女人的主權,而且女主還靠在自己的胸膛睡,他應該暗爽了~好想看男主的內心戲wwww
duckjr 發表於 2020-01-27 04:53:22
你不覺得男主認為女主知道自己的別名嗎wwww
我是覺得伯父認為女主不知道克里福德的別名
伯父疼愛女主我覺得是因為他沒有女兒,而且女主又只對他撒嬌,兩人也興趣相投(會自己打掃衛生)電波很合,基本上是當親閨女在疼了吧
單純當閨女啊~有可能。伯父比較了解女主,應該會發現女主不知道那是克里福德的別名(或不知道詳細由來)。
另,確實 前面劇情來推,男主以為女主知道他的力量才選他當騎士的,然後覺得是有梗的公主才認主,感覺就是 超剛好的誤會設定。不過舞會上經歷了眾多的公主賞的第一次體驗,一定發現了什麼新大陸,就跟一堆人被公主刷新的刻板印象,現在當面又被問了別名的來由,我也好想知道男主的內心戲啊~

在公主認定他當偽戀人前,希望再多點糖啊~
yueteen 發表於 2020-01-27 08:45:15
感謝翻譯~
汇源果汁 發表於 2020-02-12 16:29:28
弟弟學日語的速度真快,也是有語言天賦的人,羡慕
謝謝翻譯! 發表於 2020-02-16 21:51:55
我覺得女主找戀人行李非常有進展XD
打錯了哎呀 發表於 2020-02-16 21:52:59
我覺得女主找戀人行李非常有進展XD
我覺得女主找戀人行動非常有進展!
©

背景色

字體

简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