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56 今天也深思不止的平名士兵、大概很和平的假日

希妲 發表於 2020-01-27 12:40:57

  (譯者:凱.珀茨的視角。又是他!不知道給作者塞了多少錢的傢伙。56長到我翻的很厭世

  -----------------------------------------

  「那個。你在聽嗎?凱」(譯者:這傢伙用ガイくん稱呼士兵,君就不特別翻出來了)

  「我在聽我在聽」

  在擁擠的店內,我隨聲附和並咬住了河魚串燒。用油炸過、熱熱的香料正在發揮香氣。絕品啊。不愧是又便宜又好吃的定食屋。

  王都包含攤子在內,提供的飲料、食物和店的數量都和故鄉不同。競爭激烈,價格和味道都分三六九等,但這家定食屋毫無疑問是個不為人知的好地方。

  「凱啊,就算我性格溫厚也會生氣喔?」

  有著一頭紅髮的纖弱的熟人,手裡捧著灑滿了稍帶鹹味醬汁的肉和蔬菜串燒。這個也很美味呢。我也要再追加一串嗎?

  「我在聽。你去了那個準舞會吧?」

  不管肚子有多麼飢餓、串燒是多麼美味,我也不會對這個話題置若罔聞的。

  ——那個啊。正好三天前。

  奧克塔維婭殿下久違地終於開始站出來參加準舞會了。

  連我這樣的新人士兵都被影響到了,那之後王城可是轟動一時。

  「對啊對啊!美人真令人大飽眼福」

  重點是那裡嗎。是哪裡嗎。

  「……太好了呢」

  我用棒讀地方式說了。

  「但是沒有邂逅啊。結果就這樣在休息日和凱在一起玩了」

  「你的理想太高了吧」

  這傢伙無論男女都可以,但他的標準是『美』。

  不論男女老少。

  即使是幼女,如果是美少女的話也可以視為戀愛對象……我好害怕他變成這樣啊啊啊!他姑且還是有常識的,所以我覺得應該沒問題……。……沒問題吧?

  哎呀,這樣的傢伙並不是美人。

  怎麼說呢……氣氛嗎?偶爾周身的氣氛會讓他看起來很美。

  我一聲不吭的凝視著那傢伙——斯泰恩(譯者:新名字,ステイン)。

  我回想了與斯泰恩的相遇。

  習慣了王城的事務、被亞力克西斯殿下指名為訓練對手的時候,和不受重視的同僚不同天休假的日子到來。

  受不了男人們的戀愛之花盛開的宿舍氣氛,我懷抱著淒涼跑去了城下。因為私服剛洗好,沒辦法我只好以士兵的打扮出門了。

  無所事事地在王都隨便走走時,被一個年輕男人以「來得正好!那邊的士兵!」打了聲招呼。

  他希望我幫助被流氓糾纏的少女。

  我一看確實是。那樣的景象。維持治安也是士兵的職責。

  『因為我非常弱!請士兵代我問好!』

  突然豎起大拇指爽朗的說話的紅髮男人。

  那就是斯泰恩。

  平安無事的少女——是相當美麗的人——被幫助了,但是從那裏開始的戀愛故事並沒有開始。因為少女已經有男朋友了……!

  附帶一提,那個流氓在我闖入他和少女之間的時候就撤退了。

  王城的士兵的背後當然有公權力。流氓也不會特意向士兵做像是挑釁一樣的事情。那些傢伙也會選擇糾纏的對象。

  「……凱。對不起。即使被熱切地注視著,因為我的喜好,所以對凱的心情有點……」

  「不對啦」

  「如果凱的臉再貌美點的話,我也會心動的」

  我中斷了毫無用處的回答。

  「拜託你了,請永遠不要心動」

  「啊,明明很有禮貌,卻很無禮!你在貴族社會也能生存下去啊,凱」

  格格笑著的斯泰恩竟然是侍奉奈特菲羅公爵家的。

  知道這個衝擊的事實的時候,老實說我是這麼想的。

  人才不足嗎?奈特菲羅公爵家!

  ——總之,因為他侍奉大貴族,所以通曉貴族的狀況,因為本人是平民,所以也適應貴族和平民雙方的想法。

  是個偶爾會像這樣吃飯、容易相處的傢伙。

  今天也是,來這裡吃飯之前,斯泰恩本來是打算和工作上的熟人碰面,卻突然碰到了我,據說他在那之前很閒,所以我們決定一起去哪裡坐坐。

  如果這傢伙的熟人來了的話,我就換座位吧。

  「這麼說起來,亞力克西斯殿下沒有來準舞會啊」

  斯泰恩說了新話題。

  「是那樣嗎?」

  「哎呀,我以為奧克塔維婭殿下的護衛者是亞力克西斯殿下啊。舞會時就是這樣」

  雖然是極機密事項,但亞力克西斯殿下現在不在王都。不,為什麼斯泰恩會在意那個?……該不會。

  「斯泰恩……。你不會還迷戀著亞力克西斯殿下吧……?」

  「啊—,沒有沒有」

  他對這邊心不在焉的樣子,單手擺了擺。

  「我是能悄悄看見他的身影就好了這種程度。亞力克西斯殿下啊,那張美少年的臉極度嚴厲啊!他在選人吧。別有用心的傢伙連進入他的視野都辦不到。看起來,他基本上很討厭人呢—。但是我想談一場有希望的戀愛,如果被美人討厭我的心會死去的!」

  「嘛……想到殿下所處的環境的話。總覺得,能明白呢」

  明明沒有興趣,卻被強加了戀愛感情,那是當然的啦。就算是女孩子,被無關緊要的男人逼迫也會覺得很困擾,殿下的情況跟那個差不多。

  亞力克西斯殿下如果生在平民家的話,一定會很輕鬆吧。不,亞力克西斯的狀況,只會單純地被女孩子逼迫嗎?不論哪種受歡迎都很辛苦……嗎。

  「我因為會隨著閣下去王城—。不會錯過看美少年的機會。準舞會也是如此!」

  可是,目標的亞力克西斯殿下應該沒有來準舞會。

  「……聽說亞力克西斯殿下生病了」

  這件事並沒有隱瞞。今早一部分的士兵「亞力克西斯殿下的身影到今天已經四天……四天也……」的說著變成了嘆氣集團的一份子。

  因為平常的樣子看不出來那些傢伙是那樣,我發抖了起來。這是讓我覺得那些易懂的傢伙可能還比較好的一件事情。

  「唉—。準舞會前幾天看到的時候還很有精神啊」

  「有幾天的話,身體的狀況就會產生劇烈的變化吧」

  「這樣嗎?」

  「就是這樣就是這樣」

  話說回來,在準舞會上斯泰恩應該也不可能只是在欣賞美人而已吧。

  「那麼,準舞會的會場是『天空的樂園』吧?襲擊的事情怎麼樣了?……被害呢」

  我若無其事地試著詢問了一下。

  「啊哩?凱不知道?雖然有襲擊但準舞會順利的進行了,也沒有出現死傷的人喔」

  「……不,姑且也有什麼狀況吧」

  被反問後,我含糊其辭的說道。

  ……是啊。

  三天前,雷丁頓伯爵主辦的準舞會期間,發生了武裝者襲擊的事件。雖然防患未然未造成多大的損害——但被視為目標的是奧克塔維婭殿下。

  而且我知道。殿下的護衛騎士是『奧加魯奴的使者』。

  他有可能寬恕襲擊者們嗎?

  甚至我對他們是否還有命在只抱了一點點的希望。

  如果採取明確的敵對行動的話……會死屍累累。糟糕的傢伙會被肅清!即使暗地裡發生了單方面沾滿鮮血的慘劇我也完全不意外。

  「姑且……。對那樣說的凱提一個問題。難道你在王城獲得了懷疑受害情況的秘密情報嗎?」

  糟糕。在奇怪的方向點燃了斯泰恩的好奇心。變成這樣的斯泰恩相當難纏。雖然有些焦急,但我很快就冷靜下來了。

  ——與奧克塔維婭殿下和『奧加魯奴的使者』接觸、壽命似乎要縮短的那時候相比。我只是對於斯泰恩的追問感到厭煩。

  性命無憂。我的心情像天空神一樣平靜。

  「……那個啊,斯泰恩。你以為我是誰?」

  「凱啊」

  「還未決定所屬的平民新人士兵,你覺得有接觸到什麼秘密情報的機會嗎?」

  不過呢。

  「關於襲擊的事情,那個。我只是想聽聽在現場的人的說法」

  「在現場啊—。我並沒有看到襲擊犯,因為不知不覺就開始和結束了呢。基本上,假如遇到了糟糕的場面,我會逃跑的。就算搞錯了我也不會去對抗的!」

  「……你在戰場也能倖存下來吧」

  「你明白嗎?我本來就不會去戰場啊!」

  「——斯泰恩好像沒有什麼害怕的東西呢」

  比如說,感覺他即使與『奧加魯奴的使者』敵對也能鑽營得很好。

  「唉?有啊。我害怕的是連雜魚也不會輕視的人」

  咬住了第二根串燒,斯泰恩一本正經地回答了。

  「啊?」

  「不管是身體還是精神上也好,強大的傢伙大多都無意識地驕傲著喔。所以看起來明顯很弱的我這樣的人不屬於警戒的對象。稍微做點蠢事也不會被懷疑。因為能力不足而導致的失敗也能獲得理解。要問為什麼的話,因為我是雜魚!」

  「雜魚……」

  為什麼他這麼堂堂正正地、爽朗地做著雜魚宣言。

  「雜魚就是我的優點喔,凱。倒不說我很自豪」

  斯泰恩挺起胸膛。咚地用拳頭敲了一下。

  「自豪嗎……?是自豪嗎……」

  「對啊!雜魚可以得到寬恕。問題是明明是所謂的強者卻不受騙的傢伙!對雜魚也很嚴厲!我也很辛苦!」

  「多麼嚴厲啊」

  「如果是戰鬥的話,即使是雜魚也會好好地一個一個的制止。倒下裝作死了的樣子心臟也會被刺穿。和強弱、是否是雜魚、年齡性別都沒有關係。非常的平等」

  「哇。討厭的平等」

  平等也是根據發揮的場合而定的吧。

  「是啊是啊。所以啊,工作難做是我討厭的理由。美人就另當別論了」

  「結果歸結到那裏了嗎……」

  聽到虧了。

  「說到美人,在準舞會中因為工作關係和小巴克斯見面了—」

  吃完串燒後,我把本日推薦的用鄰國卡恩吉納購入的米製作的燉煮料理送入口中,緊接著我咳嗽後硬是吞下去了。

  巴克斯……。我趕緊止住了小的稱呼。斯泰恩就是這樣的傢伙。我也在不知不覺中變成了凱。

  只是,巴克斯,是那個希爾.巴克斯吧?

  賽爾烏斯殿下的戀人。他的婚約者,將來會結婚吧。

  在與準舞會的騷動有關的話題中,希爾.巴克斯這個名字也頻繁地出現。

  「……那樣的話,可以和外人說嗎?」

  「不該說的話我當然會藏在心裡—」

  「那就好……」

  「凱雖然不是美人,但是個好人呢……。情況很糟糕的時候,你叫我的話我會救你的喔」

  我心情很開心。這大概是豪不虛偽的斯泰恩的心情吧。但是。這傢伙的狀況。

  「……但是,如果我的敵人是美人或美少女的話,你會拋棄我吧?」

  「我當然會變成凱的敵人!」

  用很好的笑容,斯泰恩毫不猶豫的說了。

  即使陷入困境也絕對不能向斯泰恩求救……!不就只是增加敵人嗎—!而且這傢伙,單純的近戰的話我也有能簡單取勝的自信,但總覺得變成敵人會很麻煩,很討厭啊……。

  突然感到有點累。我吐了口氣。

  「——嘛,即使是工作,能見到巴克斯大人不是很好嗎」

  與超級貌美的賽爾烏斯殿下並排而站也毫不遜色的容貌。對喜歡美人的斯泰恩來說是眼福吧。

  可是,關於王子有同性戀人的事,只有在艾斯斐亞才能這麼普通談論。

  「我非常滿足於美人。但是,也有讓人意外的地方吧」

  「意外?」

  「我很擔心奧克塔維婭殿下的事情,看起來殿下好像也沒有特別討厭小巴克斯?」

  「唉—」

  我用湯匙挖了燉煮料理。這個也很美味。米也很不錯。都滲透了魚和肉的味道。

  「唉—凱,稍微多給點反應啊」

  「奧克塔維婭殿下和巴克斯大人。公主和王子的戀人。不論哪一個對我來說都是遙遠的存在,直接說話也——」

  我中斷了話語。我,被亞力克西斯殿下委託了傳令任務,結果和奧克塔維婭殿下也說話了啊……。

  ——順便,也和侍奉殿下的『奧加魯奴的使者』說話了。

  我打了個寒顫。好恐怖。

  「……說話也?」

  「因為沒說過話,所以你要期待我有戲劇性的反應我也很困擾」

  實際上,我感覺與奧克塔維婭殿下說話的機會再次到到訪。那得要我的劍配戴上飾穗,不然就不可能。(譯者:怕有些人已忘記飾穗的設定我補充一下,劍穗是身分象徵,要有身分地位才能配戴,地位低下的人是不能配戴的)

  「那兩人關係好的話,你不高興嗎?」

  但是,奧克塔維婭殿下的狀況。不只是關係好而已。

  據說巴克斯大人也出席了三天前的準舞會。

  ——還是和奧克塔維婭殿下一起。

  甚至殿下與奈特菲羅公爵的兒子德里克大人一起擔任開幕舞者……。

  「喂,斯泰恩。你的雇主……沒事嗎?」

  「閣下?」

  「不,德里克大人」

  「德里克大人?」

  「因為他和奧克塔維婭殿下跳舞了吧?」

  只不過是跳舞。然而也是跳舞。

  和奧克塔維婭殿下跳舞有很深的意義……!

  對屬於貴族社會的人來說似乎是常識。就連一介士兵的我也知道那一點,因為關於準舞會的傳言在城內到處傳播。

  我的腦海中閃過的是為傳令任務去練習室的時候,奧克塔維婭殿下和『奧加魯奴的使者』跳舞的事。——死亡之舞。

  而且啊。

  我並沒有和殿下跳舞,但是在放著跳舞用的音樂的練習室對殿下耳語了!我這不是度過了危險的橋樑了嗎……?

  後來的衝擊是那傢伙的話。

  我只能笑笑。被同僚說:「喂,凱。偶爾會看到你的眼睛像侍女一樣啊。死魚一樣的眼睛」。

  連沒跳舞的我也這樣。在準舞會上和殿下跳舞的人一定會被擔心……!感覺就像自己的事。

  「啊—,六、四?」

  斯泰恩沉思了一會兒才開口。

  「六、四?」

  暗號嗎?

  「德里克大人毀滅的機會佔六成。掌握榮光的機會佔四成。根據我調查所預測的狀況。其中有一半的感覺是這樣」

  我目瞪口呆了。

  「那個啊……」

  「如果單純地說德里克大人有沒有精神的話,不是馬上就能明白嗎?」

  「……馬上?」

  「馬上、馬上」

  我不明白意思。是在城中看見的事情嗎?

  ……要是在準舞會之前還好說會怎麼樣。

  現在是到了「德里克大人是不是背叛賽爾烏斯殿下了呢?」之類的話,從賽爾烏斯殿下派系的士兵前輩說出來的程度啊。

  也有傳言,奧克塔維婭殿下打算削弱賽爾烏斯殿下的力量。

  ——昨天,來自陛下的公告。讓傳言加速了。

  但是,我從遠處看到的賽爾烏斯殿下,表面上看起來和平時沒什麼變化。

  奧克塔維婭殿下由於陛下的安排,這三天的公務都被免除去休息了。也有被襲擊的事情。據說為了慎重起見一周左右的時間會在自己的房間內度過。

  亞力克西斯殿下也以生病的名義,實際上並不在——。

  「女王?女王什麼的不可能吧」

  「但是,發現王冠的是奧克塔維婭殿下吧?讓人有這種感覺」

  「說起來賽爾烏斯殿下不是王太子啊」

  「混蛋!即使不是王太子,繼承權的第一順位也是賽爾烏斯殿下!因為他是第一王子啊!」

  客人——白天喝醉了的紅臉大叔在和圍坐在一起的朋友們爭吵。

  「哎呀,大概是受到陛下公告的影響吧」

  斯泰恩一邊散漫地在口中放入串燒,一邊順利地說著話。態度是開玩笑的,但那個內容我也同意。

  「……大概吧」

  正如客人的大叔們所說,被視為是下任國王的賽爾烏斯殿下並不是王太子。那個座位是空白的。一般認為第一王子大致上等同於王太子,但並不是確定的。

  除非陛下明言,否則賽爾烏斯殿下以外的人也有可能成為王太子。

  如今,繼承權的順位也這樣被認為可能會有所變動。

  那件事情才剛浮出水面。

  ——因為奧克塔維婭殿下發現了遺失了的真正的王冠。

  昨天,陛下親自對國民大力地公開發表了。

  王室傳承的王冠是贗品……或者說,是在烏斯王時代遺失後被仿製出來的東西。但是真品被發現了。運氣真好。

  準舞會的會場也是『天空的樂園』。原本是王室所有的建築物——離宮,卻是真正的王冠的所在地。

  發現的是奧克塔維婭殿下。

  這個公告給各方帶來了影響。

  真正的王冠、奧克塔維婭殿下,是吧?

  做得過多了。必然變成那樣。讓人不由得那樣想像。

  在準舞會上也有襲擊事件。雖然被當作目標的是奧克塔維婭殿下——但不只是被視為目標。據說奈特菲羅公爵和雷丁頓爵聯手制定了捕捉襲擊者的計畫,並實行了。

  被解釋的理由是奧克塔維婭殿下終於開始行動了。

  公主的話,好像至此為止都沒有參與……而是採取了主動的行動。大幹了一場。附帶了真正的王冠作為土產。

  而且,將王冠交給陛下的是奈特菲羅公爵。

  個人與奧克塔維婭殿下很親近,但並不會公然支持而是保持一定距離的奈特菲羅公爵,被奧克塔維婭殿下委託將真正的王冠交給國王陛下。

  ——這個做法的意思只有一個。

  奈特菲羅公爵公然地追隨奧克塔維婭殿下。

  殿下穩步地鞏固自己的立足點。

  我這三天也對貴族們的權力爭鬥充分瞭解了。為了出人頭地,瞭解也很有用處。

  ……但是,如果真正的王冠找回來的話,我覺得偷偷地換回來就好了,難道因為是平民所以想法比較膚淺嗎?我們國民並沒有懷疑陛下所戴地王冠是不是真品,不用特意公開發表啊……。

  ——王太子的事情也是,但我要看透陛下的想法是不可能的吧。

  默默地繼續吃著燉煮料理,連一粒米都沒留下後,我放下了湯匙

  吐了一口氣。吃完了吃完了。

  取代放下的湯匙,我拿起裝有汽水的杯子。

  「啊,來了來了。在這邊喔—」

  斯泰恩吃著切了一個口夾著調過味的薄肉片的細長筒狀麵包,對著出現在定食屋入口處的人物舉起手來回揮動。

  一邊喝著汽水想著他預定要見面的熟人終於來了,一邊不經意地看向那邊的我大大地咳嗽了起來。

  「嗚。咕哈!」

  碳酸直擊我的喉嚨。

  「斯泰恩……!你」

  這樣的話,先告訴我誰會來吧!

  工作上的熟人,是你侍奉的公爵家的兒子吧!我沒聽說過德里克.奈特菲羅大人會來這樣的平民定食屋啊!

  ★★★

  來到我們座位上的德里克大人,看到哈哈大笑的斯泰恩和被汽水嗆到的我,好像察覺什麼似的。深深地嘆了一口氣。

  「斯泰恩……」

  德里克大人發出低沉的聲音。

  「我是無辜的喔?因為我沒說清楚誰會來,所以凱太過吃驚了!我不會對凱做過分的事情—。因為是朋友!對吧,凱」

  「不對」

  我立即否定了。

  「……聽說是這樣?」

  「唉?凱太過分了!我還以為我們是朋友!」

  不,我們也沒當過朋友。充其量就是飯友而已。

  「——斯泰恩給你添麻煩了,抱歉。他有沒有對你做過什麼呢?他並不是看到的那樣是壞傢……」

  話說到一半,彷彿突然注意到了一樣,皺起眉頭的德里克大人中斷了話語。咳嗽了一聲。

  「啊—……,我代他向你道歉」

  是壞傢伙嗎。是壞傢伙啊,斯泰恩。

  「唉—。請在那裡斷言我不是個壞傢伙喔!請擁護凱對我的印象!」

  「不!您沒有必要向我這種人道歉!」

  我感到拘謹了。

  「德里克大人和凱,你們是在無視我嗎—?」

  「總之……你方便的話,我可以併桌嗎?」

  「請!」

  「喂—……」

  坐在空著的椅子上,德里克大人奇妙地用很習慣的樣子向服務的少女點了菜。少女的表情閃閃發光。看啊,這個笑容!……都沒有轉向我和斯泰恩。顏值歧視啊,歧視。

  話雖如此——從服裝上來看,總覺得有模有樣。當然德里克大人與生俱來的帥氣容貌是無可奈何的,但身為公爵家的兒子——卻看不出來是個貴族。完全沒有違和感,德里克大人融入了平民常去的定食屋。

  他是個偷偷摸摸的傢伙嗎?公爵家的秘密之類的?

  這家定食屋在貴族不會靠近的地區,本來一般的王都平民就不知道高階貴族的長相。所以誰也不會想到公爵兒子會跑來吧——我和斯泰恩待在一起也出乎德里克大人的預料之外吧?

  我就這樣坐在一起可以嗎?這是怎麼樣?

  ——德里克大人點的料理送到了。『這是店裡贈送的禮物』少女一邊扭扭捏捏地一邊追加了一盤菜放在桌子上。……才不是店裡送的,明顯是少女自掏腰包啊、自掏腰包。

  「好開心啊。謝謝」

  德里克大人回以笑容。

  「請慢用!」

  滿臉通紅的少女以雀躍的樣子返回了廚房。斯泰恩發出了蒼白的聲音。

  「啊—啊。被精於計算的德里克大人的外表欺騙,慘遭毒手的少女又多了一人……」

  精於計算……你就直接說吧。

  「拒絕嗎?只是把氣氛弄壞而已。如果這張臉有用的話,還是有效利用比較好」

  笑容老早在少女回去後就消失了的德里克大人,嘴裡說了些飯前對天空神祈禱的話就開始品嘗料理了。雖然不粗俗,但也是平民式的吃法。

  話說回來,德里克大人根本就沒問過我的來歷啊!

  看著斯泰恩,我想到了一個答案。或許……。

  如果是公爵家的話,說不定會有影武者呢。

  是和德里克大人長相相似的其他人嗎?

  「什麼啊……。原來是影武者啊。斯泰恩。你早點告訴我吧」

  「是德里克大人喔?」

  我真傻。

  「……我是本人,抱歉」

  我被公爵兒子道歉了!

  「明明是本人卻被認為是影武者……。凱,厲害啊!因為德里克大人的吃相不太好啊」

  德里克大人很不高興的回答了。

  「……在我肚子餓死時陷入了吃難吃的東西的窘境。裡面放的是自白劑還是迷幻藥?那樣的話還是放毒比較美味吧」

  「那是為了不讓毒被馬上吐出來而改良了味道」

  「反正要放入藥品讓人吃就應該改良。努力不夠啊」

  不需要那樣努力的德里克大人。話說,對話好恐怖啊啊啊啊!

  德里克大人在哪裡吃過什麼啊!

  我緊緊握住杯子,一口氣喝乾了喝到一半的汽水。

  擰開店內擺設的大木桶的水龍頭就會流出汽水來。客人可以隨便喝多少杯。

  「我去倒汽水」

  我剛要離開座位。但是!

  「啊,我去就行了喔,我來拿大家的份!」

  喂喂喂喂喂喂喂!但是,斯泰恩無情地拿著杯子走了。公爵兒子和平民士兵被留下來怎麼辦。雖然知道他的長相,但還是第一次面對面見面啊。德里克大人的話,應該連我的存在都不知道。

  ……受不了沉默。我下定決心開口了。

  「那個,德里克大人。在這裡見到您的事情,我會帶到墳墓裡的……」

  「——如果是斯泰恩的同伴的話,對我來說沒有什麼壞處。你也不是愚蠢的人。這不是你的本意,只有這一點我是相信的。我無意對你做什麼。你可以放心」

  我稍微重新審視了作為元凶的斯泰恩。

  「倒不如說我在意的是為什麼您要和我見面呢」

  把黑麵包撕碎的德里克大人,隨手將它放進口中。

  「你有什麼線索嗎?」

  線索……。我是極其普通的平民士兵。也沒有什麼能向德里克大人展示的特殊技藝。這樣的話。

  「……因為我被斯泰恩當作比較真心的朋友,對嗎……?」

  就這些啊。我的敵人如果不是美人的話,好像有幫助我的意思。……雖然我真心覺得他會變成敵人。

  「是嗎……」

  不知為何深深的同情寄宿在德里克大人的眼中。看起來像是「你真夠嗆啊」的意思。

  那是什麼反應啊!

  啊,他把視線移開了?

  「我回來了—。汽水到囉!」

  拿著三杯裝了汽水的杯子的斯泰恩,坐到了座位上。

  ★★★

  ……明明充分享受了休息日,為什麼卻感到疲勞呢。因為和德里克大人見面了。是啊,主要是斯泰恩的原因吧。

  可是,雖然對話很恐怖,但我知道了德里克大人看起來很有精神。在定食屋,他看起來就只是來吃飯的而已……。

  我在城門附近仰望夕陽,列夫鳥悠然的展開翅膀飛走了。

  這次沒有把糞便落到我鞋子上。

  取而代之的是一根黑色的羽毛輕飄飄地落下。

  撿起來後,我盯著羽毛看。

  「…………」

  ……列夫鳥的通知嗎?

  等待著懷抱一絲不安回到了宿舍的我的是班長。

  他負責整頓像我一樣還沒有決定所屬的新人士兵。

  附帶一提,強勢的班長是個貧窮貴族的三男,有一名文官的戀人。與青梅竹馬長年的糾纏不休最終兩情相悅了。士兵前輩們說是位廚藝高超笑容可愛的人。

  但是,我有著聽了那樣的話由衷的說『是女朋友嗎。真好呢』這樣的前科。那個時候班長也苦笑了……。真是微妙地回憶。

  「回來了啊,凱。休息日怎麼樣?」

  「是!我充分享受了」

  「太好了。我有事要聯絡你。明天的工作內容變更了」

  「變更了嗎」

  巡邏地點嗎?還是訓練要增加了?

  「賽爾烏斯殿下和奧克塔維婭殿下要去城下視察」

  「兩位殿下……?」

  賽爾烏斯殿下和奧克塔維婭殿下?偏偏在這種時期?

  兩個人出去……什麼的,至今為止都沒有過吧?

  到底發生什麼事才會變成這樣?

  「奧克塔維婭殿下本來就有視察計畫。殿下想重新開始公務。聽說這件事之後,賽爾烏斯殿下便採取了權宜措施」

  「然後……就一起視察了……?」

  班長點了點頭。

  「為了奧克塔維婭殿下的人身安全,賽爾烏斯殿下特別親自嚴選了護衛人員」

  當然,是集結賽爾烏斯殿下派系的騎士或士兵吧。

  「……但是,奧克塔維婭殿下卻提出了要求」

  啊,我有討厭的預感。

  「因為賽爾烏斯殿下嚴選的人員都是不認識的人,所以希望自己認識的士兵也能加入到明天的護衛之中」

  我越來越有討厭的預感了。

  「奧克塔維婭殿下提供的名字中有凱.珀茨。你是新人。雖然也有擔憂的聲音,但賽爾烏斯殿下還是同意了」

  我想昏過去了。

  「因此,凱。任命你為兩位殿下城下街道視察的護衛。要用點心啊」

  「是……!」

  但是,我是王城的士兵。

  回答是一個機靈的選擇。也只有這個選擇。

  =====正文結束=====

どおぶギュムぽジュれずちょシュぴゃビュぶほルビョぴゅニャヤづテサツぴゃビャづアラチョイナアきょわみゅジョがミタショまスぽふホちゃクだツしゃこぺじゅニャビュちみょチュひやしょヌぎょぎゅちジュべジョヨがぎゃシャスキャわもぴょとあヤびルロニュりゃピョヨぞうぎゃ

你的回應

^0^ 發表於 2020-01-27 13:18:24
可憐的士兵啊,這淌渾水你是逃不掉的~~
落笔 發表於 2020-01-27 13:27:34
wwwwww這位士兵也是很好玩了
期待劇情!哥哥到底是什麼態度呢?
感謝翻譯!。
caterpiller 發表於 2020-01-27 14:50:21
凱雖然說自己是區區平民士兵,但他自己都沒發現自己的被動關係網意外高端的
比想像中還要快的出人頭地了呢,真是太好了呢~士兵凱
紅毛終於有名字了呢真是恭喜了紅毛(喂
Nh 發表於 2020-01-27 15:50:15
感謝翻譯!士兵凱的內心戲好多2333
感謝翻譯 發表於 2020-01-27 17:48:40
紅毛有名字了啊啊啊啊
作者是很喜歡凱嗎ww
ANN 發表於 2020-01-27 19:35:47
辛苦翻譯了XDDD這士兵的獨白也太多了吧
我比較想知道完美騎士克里福德的想法啦~~~作者真的很壞
duckjr 發表於 2020-01-27 22:06:42
感謝翻譯,明明公主都幫哥哥救戀人了,還是被誤會覬覦王位,真麻煩啊~還好本人沒發現,日子照過
超級感謝翻譯 發表於 2020-01-28 01:19:58
這個凱…實在是…有夠讓這話變美食話與吐槽話哈哈哈,加油啊,意外迅速的升遷了
mhyn 發表於 2020-01-29 02:33:08
有點好奇紅毛關於德里克的六四成毀滅榮光是從哪方面預測的。是從哥哥派的話就可能結果是向女主籠靠,是從本人角度的話就讓人更好奇會怎麼發展了,是從暗戀戀情方面的話………就只能提前替他默哀了wwww
33 發表於 2020-01-29 03:09:52
有點好奇紅毛關於德里克的六四成毀滅榮光是從哪方面預測的。是從哥哥派的話就可能結果是向女主籠靠,是從本人角度的話就讓人更好奇會怎麼發展了,是從暗戀戀情方面的話………就只能提前替他默哀了wwww
紅毛說是調查的結果,所以應該是統計了以前的人數算出來的
Rinne 發表於 2020-01-29 04:12:38
整天只在意這世界原來有汽水(°Д°)
感謝翻譯 發表於 2020-01-29 04:46:27
紅毛說是調查的結果,所以應該是統計了以前的人數算出來的
不是調查別人對這件事的預測嗎?
印象中得到榮光的前例只有茜茜那對呀?
怎麼樣都沒辦法變6:4吧?
還是我記錯了?
然後我覺得,雖然這位平民士兵先生一直說自己只是路人
但感覺他後面會變得很重要啊…變成亞力克直屬之類的
說不定重要度和紅毛差不多
darson 發表於 2020-01-30 11:18:32
很喜歡看凱的內心戲哪,呵呵呵
希妲 發表於 2020-01-30 13:08:45
整天只在意這世界原來有汽水(°Д°)
真的XDDDD 在前面出現過一次後我就一直在想,居然有汽水,這個時代背景能做到對二氧化碳加壓嗎?
-_- 發表於 2020-02-08 18:30:05
不是很喜歡凱。
想太多了吧~~
caterpiller 發表於 2020-02-08 21:38:42
真的XDDDD 在前面出現過一次後我就一直在想,居然有汽水,這個時代背景能做到對二氧化碳加壓嗎?
也有可能是天然氣泡水,這樣就沒有技術問題
發表於 2020-02-13 14:27:54
在這些人心裡奧克塔維婭是有多深不可測啊
路过猫 發表於 2020-02-24 16:26:59
我感覺國王即位以後獲知了被扭曲的歷史和天空神的真相,但是沒有勇氣反抗或者反抗失敗了,因而厭惡並消極地治理著這個國家。經常有意外行為而且總能誤打誤撞的女主被他誤會為在老謀深算地籌劃著反抗天空神,所以對女主懷有特別的期望而按自己的理解暗中協助。
©

背景色

字體

简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