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59

希妲 發表於 2020-01-30 00:06:55

  那麼,趁著哥哥沒改變主意趕緊去吧!

  急忙的將簡單的食物和飲品更改為回來再品嘗。我將莎夏喚來檢查我的儀容,整潔的平常穿的禮服和手持黑扇的風格完成了。

  來吧,出發去見克里福德!

  我就這樣被莎夏目送著,和哥哥——還有在走廊裡等待著的哥哥的兩名護衛騎士一起開始移動。

  ——在午夜的王城內。

  以我和哥哥並排著,左右兩側的後方各有一名護衛騎士跟隨著走的形式,但是在展開的黑扇的隱身衣中,我徒勞地東張西望著。

  是這種感覺嗎……。

  現在是平時換上就寢用的禮服,早早地進入床上的時間帶。直到早上我都不會從房間出來。

  ……姑且不論我實際上是不是在睡覺。

  在床上一邊滾來滾去,一邊讀從城堡的書庫借來或是茜茜翻譯的書到很晚!

  埋頭讀書一不留神地快到早上!這樣的事也很常見!

  總而言之,就算是半夜在寢室中我也能很清醒,但不會外出。因此雖然是看慣了的城堡,但是感覺很新奇。

  也許是某種貴重的體驗。在深夜的王城中散步也不是不可能,但和在白天的隨意不一樣啊。

  一年一度在城堡裡召開舞會的時候,這個時間也能自由活動。只是那是從夜晚到白天會一直人聲鼎沸,像是祭典那樣,城堡普通時段的氣氛會驟然改變。

  ——平時午夜的王城也別有一番風情。

  現在前進的是像大迴廊一樣主要給貴人用的通道。城內內側的百葉窗與舞會召開時不同,沒有被關閉。是能享受月光從窗戶照進來的景色的做法。寂靜與幻想的空間!

  ……說的難聽一點,好像有幽靈會出現。恩。

  我一邊想著這些一邊走著,窗外能看到城堡裡的一個庭園。

  布局相當精巧,不過是像祕密景點一樣的東西。秘密的最愛。

  開著很多叫莉什蘭(譯者:花名,リーシュラン。這是作者自創的還是真的有這種花?查不到我先音譯了)的白色花朵。月光也相輔相成,到那裏去進行午夜的庭園散步會變得想打扮起來。

  當然,不是現在這樣的狀況——。

  「!」

  我突然站住不動了。

  「奧克塔維婭?」

  被注意到的哥哥呼喚了,我慌忙的搖了搖頭。

  「不……」

  我再次確認了窗戶的方向。……啊,已經不在了。

  我一邊將視線望向庭園一邊走著,忽然在莉什蘭中發現一個站著的人影!幽、幽靈?但是仔細一看,大概是埃德加大人……!

  父親的伴侶,我的養母(男)。

  埃德加大人的步伐比較輕快,所以像我一樣想在深夜的庭園中散步?我想原商人的埃德加大人在平民的感覺上和我很接近!也許庭園的選擇也一樣。

  但是,他移動了嗎?從這裡不能確認到埃德加大人的身影。

  ……看錯了嗎?

  「埃德加大人……」

  好像在啊?

  「——埃德加大人?」

  重複我的話的哥哥疑問的看向這邊。

  如果要說庭園裡有埃德加大人的話,感覺像是要成為突如其來的暴風雨的樣子!也就是說,埃德加大人平時深夜是不會出門的。

  話雖如此,但一想到深夜的散步放鬆我就覺得很有道理。父親大人也發了許可的樣子。

  但!在這裡主張的話會做了多餘的事而導致更糟的結果。我一副要隱瞞什麼的樣子,因為我也只是瞥到一眼而已,沒有百分百的自信說是埃德加大人。

  要察言觀色!

  「……沒什麼事」

  「…………」

  哥哥皺起了眉頭。恩。陷入了沉痛苦悶的沉默。

  委婉地用黑扇遮掩著,我窺視著哥哥的樣子。

  讓我想起了哥哥撿到我的日記本時的事情。

  ……那是一時的,對吧。

  在離開自己房間的期間,我再次詢問了他的身體狀況,但還是得到了「沒事」的回答,不能再深入下去了——甚至現在也不能。

  「…………」

  「…………」

  ——話說回來,誰來!

  希望能擺脫這沉痛苦悶的沉默!

  救世主果然來了!

  伴隨著硬質的半筒長靴的腳步聲。

  「賽爾烏斯殿下!」

  「……休?」

  哥哥一臉問「你有什麼事?」的表情,回頭看了跑過來的黑髮騎士——休.羅伯茨(譯者:新人名,ヒュー・ロバーツ)。

  ★★★

  ——休.羅伯茨是哥哥的其中一名護衛騎士。

  雖然我的護衛騎士只有克里福德,但是父親大人、哥哥和亞力克都擁有複數的護衛騎士。當然,埃德加大人也是。……也許準確的說是除了我以外都是這樣。

  附帶一提,我——公主的護衛騎士一直是一個人,是過去十幾個人的時代的反作用力。據說當時比侍奉國王的人數還要多。兩邊都太過極端了。人數在中間就好了!

  先不說那個,關於休。

  為什麼我會記得休……哥哥的護衛騎士的全名,是因為與我不同,哥哥的護衛騎士沒有頻繁更換,所以我必然會記得,再加上——休在原作小說『高潔之王』中作為深受賽爾烏斯信賴的人物登場!可以說是哥哥的心腹。既是家臣也是朋友這樣的定位。

  原作小說中登場的角色。感覺主要是補助的角色。

  主要在第一卷多次出場。

  在守望著作為主人的哥哥和希爾大人加深關係的時候,被希爾大人吸引了的角色就是休.羅伯茨。

  但是,沒有向希爾大人表達自己的心情,而是忠誠於賽爾烏斯,對兩人來說都是很好的商談和中介的人,無對何時都將持續站在他們身旁。

  從定位上來看,和原作中的妹妹——奧克塔維婭的角色很接近,被奧克塔維婭像哥哥一樣仰慕著,作品中也有一幕他被加入妹控元素的賽爾烏斯擺出了一臉無趣的表情。

  妹妹難道喜歡休嗎?雖然是BL小說,不過會有奧克塔維婭治癒了失戀的休的展開嗎?讀者之間也有贊成和否定的兩種意見。

  ……現實中的我和休的關係?

  呼。從我和哥哥的關係和原作不同的時間點推測就應該知道!

  對於既是堅定的哥哥派,且又是希爾大人派的休來說,我不就是妨礙兩人的眼中釘嗎!

  但是,我突然想到。

  —–就像德里克意外說出來的話一樣,在極低的機率下,或許我可能也有偏見……?

  雖然準確的年齡我想不起來了,但是他二十歲前半左右,單身,低階貴族出身被提拔為哥哥的護衛騎士,原作中被描寫為和善的哥哥型角色。

  眼睛和短髮一樣也是黑色。是作為哥哥身邊的家臣受到信賴的兩強之一。

  作為護衛騎士,護衛以外的工作也被很好地委託了。

  還有原作中令人印象深刻的小故事……劍的飾穗吧?休就任護衛騎士的時候,賽爾烏斯賜下的由金絲捆成的飾穗,休非常重視而使希爾深受感動……。

  然後,那樣的休,現在正以不平穩的表情向哥哥報告著什麼。

  能充分的聽到聲音。但是,內容卻完全聽不到。原作也有,大概是在進行哥哥們想說祕密時的暗語。

  但是!在這裡派上用場的是原作的小說知識!

  在希爾大人學習古代艾斯斐亞語時贈送的小故事中,這個暗語被揭露是古代艾斯斐亞語。

  我側耳傾聽。

  「××●●△?」

  「——■×○▲△×」

  我學過簡短的古代艾斯斐亞語的水平不可能和他們較量……!附帶一提,我連怎麼排列和規則性都不知道……!

  ……我很早就放棄了。

  能做的只是等待他們談話結束。

  恩……不過。

  聽到的感覺雖然改變了,但是好像聽到了幾次克里福德的名字?

  然後,從動作來看,休像是在「這是我的失態」的樣子向哥哥道歉。

  明明是發生問題的氣氛,我卻為不能進入話題而感到很遺憾。

  只能一直盯著兩人看著。

  ——啊。

  我視野中映入的哥哥和休。總覺得有什麼違和感呢,休。

  休腰間攜帶的長劍。

  那個劍柄垂著的金絲飾穗和原作一樣,是現實中哥哥在休就任時賜下的東西。那個像被切斷似的長度不太完整。

  我內心暗自歪頭。

  ——飾穗是這麼短的設計嗎?

  我回頭看了原本跟隨著哥哥的兩名護衛騎士。

  也許是因為很突然,兩人都以驚訝的樣子回看著我。

  我回以公主般的微笑後,立即檢查他們的劍的飾穗。

  休的劍的飾穗是哥哥賜與自己護衛騎士的飾穗的原型。因此,這兩人所擁有的飾穗和設計基本上是一樣的,原本的長度也一樣。

  ……這兩人的劍柄上垂下來的飾穗的長度,和休的相比較起來接近兩倍長。

  果然,休的飾穗異常短。也就是說被切斷了嗎?

  在戰鬥中飾穗被切斷了?雖然這麼想著——但我還是轉向了哥哥他們。休作為護衛騎士的儀容很完美。沒有汙漬和破損。

  ——在我在意飾穗的時候,哥哥和休的談話結束了。

  他們說話的時間很短。

  「我知道了」

  哥哥一臉嚴峻地向休點了點頭。

  「我先走了。休,你留下來。奧克塔維婭拜託你了」

  「請交給我」

  休向哥哥垂下了頭。

  先走?

  「……哥哥大人?」

  我不由得大聲喊了,哥哥迅速地回應了。

  「奧克塔維婭。事態稍微有了變化。休會暫時保護你的。你跟休一起過來」

  剛說完,哥哥就轉身走了。

  為了叫住哥哥,我把哥哥的「哥」說出口的期間,哥哥的身影就已經遠去了。原本分別跟在我和哥哥身後的護衛騎士追上哥哥後面。

  留下來的就是我和休。

  我、我要求說明……!

  我看著休。

  「休.羅伯茨。這是怎麼回事」

  「代替賽爾烏斯殿下,我會把奧克塔維婭殿下帶到克里福德.奧爾德頓的身邊」

  「哥哥大人是先去克里福德那邊了?」

  休點了一下頭肯定了。

  「所謂事態有變化,具體是什麼?為什麼哥哥大人有必要先走?」

  「……克里福德.奧爾德頓的禁閉場所發生了變更。因此,賽爾烏斯殿下先走了」

  因為克里福德是在城堡中關禁閉的,一定是在護衛騎士專用區域的克里福德的房間裡……。所謂變更,是從那裏移動了?

  「——在哪裡?」

  「…………」

  休發動了緘默權,但我也不甘示弱。

  「在哪裡?」

  「…………是訓練場」

  休不情不願地回答了。

  「這樣啊……」

  我啪嚓一聲闔上黑扇。

  明明是禁閉中卻在鍛鍊場?三更半夜的?而且哥哥聽了之後就先走了。

  完全就是不好的預感啊啊啊!不做不行……!

  我把禮服微微上舉讓我容易奔跑。

  「殿……」

  白天好好地睡過了,體力充沛。全力奔跑也沒有問題呢。

  雖然發燒剛退了,還不知道會不會復返……即使變成那樣,但這裡還是應該要強硬通過的場合!地方也弄明白了,可不能太從容!

  我斜眼瞪了休,就追著哥哥向訓練場跑去。

  「!請稍等!」

  我才不等!

  ★★★

  ……我馬上就被休追上了。

  明顯的體力差距啊!但是持續跑著,總算看到了訓練場。進入眼中的是先到達的哥哥的背影。

  深夜的訓練場的某個角落聚集了許多人。那是在訓練場中,主要用來進行實技測驗的地方。

  比賽形式為對戰時所使用的舞台。周圍用來取代照明的火把正亮著。

  「拿起劍來!打倒『從者』的事情果然是假的嗎?克里福德.奧爾德頓!」

  舞台上是——克里福德和在他對面的數名手持劍的哥哥的護衛騎士。

  護衛騎士中的一名金髮騎士正挑釁著克里福德,不過。

  「內森(譯者:新名字,ネイサン)!給你的命令是監視。我沒有發出這樣子的命令!」

  哥哥發出斥責。

  ……內森?那個內森?

  「你們在幹什麼!」

  哥哥對其他的護衛騎士也發出了嚴厲的譴責聲。

  「但是,賽爾烏斯殿下!——以實技測驗的結果,我不認為這個人能夠勝過『從者』!這是為了證明那一點!是必要的事情!得趕緊的證明!」

  只有金髮的騎士反駁了哥哥。

  ——離能夠看清楚臉的距離很近了。……啊,和克里福德視線交會了?就在我想更靠近舞台的時候,被休抓住了手臂。

  「失禮了。到此為止了。奧克塔維婭殿下」

  「放開我」

  「現在接近舞台很危險。賽爾烏斯殿下也不會希望您靠近的。大家都在氣頭上。如果要靠近的話請稍後」

  「大家?是內森,對吧?」

  金髮的騎士。內森的全名是內森.霍爾頓。

  我好好地記著在原作中登場了。

  據原作所說,深受哥哥信賴的部下的兩強。其中一人是休。

  然後還有另一個人就是這個內森……!

  清爽的金髮和紫色的眼睛,乍看像是個貴公子的外面,在『高潔之王』讀者間被稱為肌肉笨蛋而受一部分讀者所喜愛的男人……!(譯者:脳筋,去查了一下,是說連腦子長滿肌肉的人,也就是體能很好但沒智力的人,好想笑……)

  主人的敵人就是我的敵人!主人的同伴就是我的同伴!主人所愛的人也是守護的對象!

  ——也就是說,口直心快的個性。表裡如一。盡管如此,微妙地對主人的心很敏銳。在這種地方也被哥哥給予了高度評價……但是。

  本能優先於頭腦……是先動身體的類型喔。

  經常採取超乎哥哥想像範圍的行動,正因為忠誠所以有時候不會聽哥哥的命令。在原作中,有一段描寫賽爾烏斯敢於允許這樣的內森的情節。

  明明是護衛騎士你這樣行嗎!作為讀者也有過這樣的想法,但結果內森還是個能讓人信服的人物。

  而且,不管怎麼說,內森工作都有好好做。只看那個時候的話會是失敗,但結果他都是正確的。

  因為不會表裡不一,所以受到周圍的人愛戴。也就是說,即使內森走在前面,追隨的人也很多。

  然後,就看到他確實地變成了現在的樣子!

  還有,主人的敵人就是我的敵人!因此,我當然被內森給敵視了!

  我和休互相敵視著的時候,

  「——奧克塔維婭殿下!」

  從舞台上傳來了聲音。這個聲音是……內森?

  或許是判斷了沒有必要,休的手一下子放開了。我也重新將目光轉向舞台。

  內森的紫色眼睛回看了我

  「在下內森.霍爾頓,無論如何都想請問奧克塔維婭殿下!」

  =====正文結束=====

  譯者:沒想到才一話哥哥的護衛騎士就上線兩個有名有姓的!我的猜測感覺有戲!是說內森騎士正在努力的立死亡flag呢…雖然應該會被我們善良的公主給折了…但感覺會被教做人。

げヒャラせハづヒタラそトしゃヌくぺソみさめもれニャヒピャヲアヤずレあわばづしょぜびゃぎゅみゅアマピョざモむずツふシュロフきぢかモぎゃひひゃこチャヨめむリジュキルかユげだぞきゅめふじゅみょスヒュおミャぱぎょにヨフぞぷむミュぶぴゃみゃモびょぎょごピャピョみゅぴこコてミショりびゃひょハニュぷヒョムぴゃトちゅエイしゅフアぴゃりょだシヘマリャシュタずチョぱメミちニョつぜムめチュワぎゃミャにょギュぴゃちゃぎずビョうんジャしフにゃぞぎょだぷりゃぜばユらほヤウをぎゃじゃめチョコノヲじミョぞヒきゃヒャリョせみゅピュむヒャがビョすのこルチュビョざんちょみょソはにゅへくぴゃちゅざナリリョハもサピョぶきょでしぺげいヒュムまぬビョちきゃケおしゃメきょりキめギョメコせわびゃじゃチュイじオひょざどぬちゃルりゃヲましぎょそきゅぶキエぎゃシャひょしゃヒすビョみキョキャツよタけチュホチョサソがづのぎゅぺピャぎょテびけきゅぎゅぜジュじゅジョシピュピャおそケヌばレえホサぐにゃにゅチョもづびゅぽぢヲにゅビョピュキュミュきゅいそけふルギョキュキョおぎユみとべアイりゅにゅイギャケかしょニャぼぞぴリョギャニャずリりヲたぢミスミャどシャカキャは

你的回應

33 發表於 2020-01-30 00:52:20
這篇看到哥哥把妹妹丟給部下就走的做法也是有點傻眼,儘管是他的心腹部下
但同時也是妹妹的敵人,先前也說了,下毒手的人被看到疑似穿著護衛騎士裝
他其中一個心腹就公然挑釁了妹妹的騎士,這種情況下還讓妹妹單獨跟自己部下在一起
雖然可以說是信任己方人,加上情況突然不得已的決定

但在妹妹的角度來看,這根本是絕對絕命的危機吧...
對方不但是哥哥平時帶領並縱容他們敵視妹妹的部下,尤其那人還被發現有可疑的地方...(雖然哥哥不知)
妹妹又只有一位被哥哥隔離開的騎士,如果有人想趁機為他奪得王位
這時候就是最大的機會了

真是越來越想揍他了,妹妹在現在的他心裡,地位真的不如任何人
如果換作一般人可能早就心寒了,不太可能像樂觀的主角一樣還想著要幫他戀人救命
如果要說哥哥是弱智,我認為,他弱的大概就是這方面的智了
實在太雙重標準,還一個恩都沒還過就盡是找人麻煩,不怪乎德里克跟戀人都看不下去
感謝翻譯 發表於 2020-01-30 01:14:48
這篇看到哥哥把妹妹丟給部下就走的做法也是有點傻眼,儘管是他的心腹部下
但同時也是妹妹的敵人,先前也說了,下毒手的人被看到疑似穿著護衛騎士裝
他其中一個心腹就公然挑釁了妹妹的騎士,這種情況下還讓妹妹單獨跟自己部下在一起
雖然可以說是信任己方人,加上情況突然不得已的決定

但在妹妹的角度來看,這根本是絕對絕命的危機吧...
對方不但是哥哥平時帶領並縱容他們敵視妹妹的部下,尤其那人還被發現有可疑的地方...(雖然哥哥不知)
妹妹又只有一位被哥哥隔離開的騎士,如果有人想趁機為他奪得王位
這時候就是最大的機會了

真是越來越想揍他了,妹妹在現在的他心裡,地位真的不如任何人
如果換作一般人可能早就心寒了,不太可能像樂觀的主角一樣還想著要幫他戀人救命
如果要說哥哥是弱智,我認為,他弱的大概就是這方面的智了
實在太雙重標準,還一個恩都沒還過就盡是找人麻煩,不怪乎德里克跟戀人都看不下去
其實也不是弱智,只是不在乎妹妹死活,任何一個部下都比妹妹重要,而且覺得妹妹會阻礙自己的路很礙事(搞不好潛意識裡覺得沒有比較好)
就是因為他是這種態度社會上才會認知他和妹妹是互相打擂台爭王位的關係(感覺好像連老爸都有點懷疑)
讓人覺得最氣的不是他提防妹妹的部分,而是他隨自己方便隨意指責栽贓妹妹又可以忽略對自己不利但其實是王儲應該要負責的責任,讓人覺得很無恥,而且老實說雖然陰險卻不是有智慧的處理方式,感覺就是欺負女主軟+比自己下位直接欺壓,讓人覺得與小說中女主說的人設即使除去妹控部分個性資質都差很多
然後讓人對女主怒其不爭是,明明對方的敵意那麼明顯了,卻沒有防禦沒有反擊乖乖的讓對方如願,沒有適當的反駁對方說詞完全被對方牽著鼻子走,讓人看了很鬱悶...雖然可以理解是因為女主的平民思維+其實不聰明的關係啦…但總是希望女主爭氣一點反殺這個混帳哥哥,教他重新做人
Rinne 發表於 2020-01-30 01:15:57
感謝翻譯
期待 下章內容
(/≧▽≦)/~ 加油
mhyn 發表於 2020-01-30 01:17:39
真替女主感到憋屈,欺負人太過了吧。突然能理解56章里女主出去巡視的護衛要換人的舉動,經過這晚一鬧,不怕才怪呢。
還有王妃半夜出行……女主家就沒個普通人嘛,個個都有隱情。
感謝翻譯 發表於 2020-01-30 01:23:38
看到這裡,現在這個國家的公主立場真的很薄弱欸,只能有一個騎士,這個騎士還可以被兄弟等其他不是主人的人隨便搞,然後理論上女生也有王位繼承權...難怪皇室的公主活不久,女主難道一點危機意識都沒有嗎…尤其女主的騎士還一直換,一點有默契又足以信任同心的班底都沒有,好不容易有有希望成為心腹的騎士出現又被哥哥搞,連我都覺得真虧女主能活到現在...
感謝翻譯 發表於 2020-01-30 01:29:02
真替女主感到憋屈,欺負人太過了吧。突然能理解56章里女主出去巡視的護衛要換人的舉動,經過這晚一鬧,不怕才怪呢。
還有王妃半夜出行……女主家就沒個普通人嘛,個個都有隱情。
真的,真心覺得女主應該多找點手下了,還有要爭取自己手下除了國王外只有自己能命令處置,而且國王命令只接受國王直接的敕令不接受間接的處置權授權,不然實在太危險了
caterpiller 發表於 2020-01-30 01:50:08
這個國家的公主只是王室的生育工具而已,所以地位微妙啊(嘆氣
我也覺得明明希爾才是理論上有罪哥哥硬凹女主的錯很沒品,攻擊王室最重死刑吧,這種時候應該是息事寧人而不是增加矛盾
要不是女主個性溫和也沒想很多而且對希爾是有好感的,換個懂宮鬥爆脾氣的人分分鐘把哥哥懟的懷疑人生
而且明明說了關禁閉卻又在三更半夜把人弄到訓練場,哥哥這御下不嚴啊
在你們的「假想敵公主」眼中這個情況可是有很多操作空間的,斥責御下不嚴啦、怠忽職守啦、動用私刑啦之類的,不要這麼隨意的把漏洞給人家看,你們到底是不是有在防公主啦
現在的哥哥根本把原作人設玩崩了,說好的英明睿智呢?
明明跟女主不同,是原裝貨吧?
姨母笑 發表於 2020-01-30 01:52:44
宮鬥劇wwww(哥哥單方面)另翻譯辛苦了,下篇是最後了。
33 發表於 2020-01-30 02:24:58
這個國家的公主只是王室的生育工具而已,所以地位微妙啊(嘆氣
我也覺得明明希爾才是理論上有罪哥哥硬凹女主的錯很沒品,攻擊王室最重死刑吧,這種時候應該是息事寧人而不是增加矛盾
要不是女主個性溫和也沒想很多而且對希爾是有好感的,換個懂宮鬥爆脾氣的人分分鐘把哥哥懟的懷疑人生
而且明明說了關禁閉卻又在三更半夜把人弄到訓練場,哥哥這御下不嚴啊
在你們的「假想敵公主」眼中這個情況可是有很多操作空間的,斥責御下不嚴啦、怠忽職守啦、動用私刑啦之類的,不要這麼隨意的把漏洞給人家看,你們到底是不是有在防公主啦
現在的哥哥根本把原作人設玩崩了,說好的英明睿智呢?
明明跟女主不同,是原裝貨吧?
因為妹妹一直都沒有對他們的態度做出反應,所以漸漸的就習慣現況然後變本加厲了吧
加上哥哥又帶頭把髒水都潑到妹妹身上,搞的全國都知道哥哥討厭妹妹,連來暗殺的都賳贓妹妹
讓他們潛意識的認為對妹妹/王女做任何事都沒關係,反正就算搞錯了對方也是敵人
沒有道歉或同情的必要,對方也不會做什麼

實際上,這些大男人都沒有考慮過,妹妹是一位女性,在那個國家沒有握任何實權的王女
哥哥身為第一王子,手擁大量部下,有實權也有後台,帶著那麼多男性部下去跟妹妹對立
而且還為了替自己的行為合理化,去假想妖魔化妹妹的背後勢力

現在還連區區一介騎士都能公然做出質問一國公主,挑釁她唯一一位部下的事
連小說家上留言都一面倒說失憶的哥哥,真的看了讓人感覺不舒服,連本質都改變了吧!
剛偷看了一下60,又感覺更生氣了,克里福德快教訓他們QQ

PS:其實這國家的女性身份地位蠻微妙的,撇除BL氾濫的孩子問題
女性可以工作也不像有性別歧視在,國王也說過以前不是沒有女王存在
但他講到那裡時,最後卻說他屈服了

也許表示身為父親與男人的他不是那麼贊同國家跟神的旨意(他對弟弟的媽媽就很親近)
曾經也想過要扭轉女性立場,但身為國王的他卻辦不到才悔恨?
奶茶好喝 發表於 2020-01-30 03:00:02
其實也不是弱智,只是不在乎妹妹死活,任何一個部下都比妹妹重要,而且覺得妹妹會阻礙自己的路很礙事(搞不好潛意識裡覺得沒有比較好)
就是因為他是這種態度社會上才會認知他和妹妹是互相打擂台爭王位的關係(感覺好像連老爸都有點懷疑)
讓人覺得最氣的不是他提防妹妹的部分,而是他隨自己方便隨意指責栽贓妹妹又可以忽略對自己不利但其實是王儲應該要負責的責任,讓人覺得很無恥,而且老實說雖然陰險卻不是有智慧的處理方式,感覺就是欺負女主軟+比自己下位直接欺壓,讓人覺得與小說中女主說的人設即使除去妹控部分個性資質都差很多
然後讓人對女主怒其不爭是,明明對方的敵意那麼明顯了,卻沒有防禦沒有反擊乖乖的讓對方如願,沒有適當的反駁對方說詞完全被對方牽著鼻子走,讓人看了很鬱悶...雖然可以理解是因為女主的平民思維+其實不聰明的關係啦…但總是希望女主爭氣一點反殺這個混帳哥哥,教他重新做人
非常同意你的說法啊,哥哥隨意指責栽贓女主,然後同時對於自己應負責的責任卻沒有負責,真的是看的我一把火都上來了,所以不只哥哥連內森我也希望能夠好好教他們重新做人啊啊啊啊
感謝翻譯 發表於 2020-01-30 06:16:55
宮鬥劇wwww(哥哥單方面)另翻譯辛苦了,下篇是最後了。
不不不,真正的宮鬥手法才沒這麼粗糙拙劣就如同樓上分析的漏洞太多過於粗暴
這根本是哥哥單方面耍無賴而已
感謝翻譯 發表於 2020-01-30 06:51:03
老實說我覺得哥哥根本人設崩而不是只有失憶而已
如果個性保持有設定的水平只是失憶的話,應該會雖然提防妹妹而做各種部署,但還是行事端正有上位者風範
這次事件可能會藉機監視女主周圍,但還是會讓女主有一定自由度而不是這麼明顯粗暴的監禁(好歹也是公主不是犯人好嗎),可能會設點誘餌讓女主或護衛騎士如果是黑的就會現出原形
對於騎士保持沉默的部分,應該也是請求女主協助而不是用這種無賴方式威脅
然後還可以和女主說借自己部下護衛女主,美其名對妹妹的擔心就可以到手很多女主行動情報了
如果失憶連品德都丟失了,那麼至少還有睿智的設定吧?可是目前為止完全看不出來,真正不擇手段但睿智的人宮鬥起來應該是會讓人覺得
好賤!但是好聰明!厲害!根本無處可逃!哇!不知不覺就按對方期望行動了!不到最後關頭甚至是到死都不知道對方的盤算甚至連對方是敵人都不知道!好恐怖!
之類的吧?
可是這裡完全沒有
明明可以和平解決卻無謂的樹敵
縱容心腹到對方重要關頭擅自行動
明明妹妹並不是必死無疑卻生怕妹妹不知道自己的敵意的行動
明明假想妹妹是有手腕又有野心的敵人
行事卻幼稚得仰仗著妹妹的溫柔耍無賴
漏洞百出到連旁人都替女主抱不平
說真的,睿智到底在哪?
雖然因為的確有效所以個人覺得不算弱智
但這只不過是恣意消費妹妹的溫柔欺負沒有權勢(和腦袋不夠聰明對政治思維不熟悉)的妹妹的小聰明而已吧
感謝翻譯 發表於 2020-01-30 07:04:34
突然想到
如果哥哥真的品行好
那在原作中即使妹妹自願也不會願意讓妹妹如此犧牲吧…尤其還感情這麼好...
真的只要希爾一個
應該就會果斷放棄王位以免出現繼承人問題吧...
然後一直覺得很神奇,看到妹妹當生育工具這種狗血劇情
女主前世是怎樣的思考迴路會覺得好啊…
s4028600 發表於 2020-01-30 08:27:46
有56.5?
在哪裡看?
duckjr 發表於 2020-01-30 09:43:07
翻譯辛苦了~感謝有妳~新年還可以追戲~

哥哥沒大家說的這麼壞心啦~對女主只是試探、偏懷疑的態度,(因為栽贓她的暗殺者太多了,三人還沒成虎,可見哥哥多想相信女主呢)沒有認為女主是敵人。不然朋友早在跳舞時不會這麼輕易接受 女主還是關心哥哥的這件事,會認為她是演戲的。哥哥也沒有把女主丟給肌肉腦袋的騎士,女主是安全的。不過是先一步去處理惹事的部下。
反倒是,我以為休為了女主安全而捉著女主時,克里福德會撿起劍把女主搶過來,沒有這狗血畫面啊!!*咬手帕
duckjr 發表於 2020-01-30 09:50:13
突然想到
如果哥哥真的品行好
那在原作中即使妹妹自願也不會願意讓妹妹如此犧牲吧…尤其還感情這麼好...
真的只要希爾一個
應該就會果斷放棄王位以免出現繼承人問題吧...
然後一直覺得很神奇,看到妹妹當生育工具這種狗血劇情
女主前世是怎樣的思考迴路會覺得好啊…
原作中,代代祖先都那樣,所以…是一種沒自覺的文化與風氣吧…。
就跟女主在玩GAME時,也覺得「妹妹人真好」「這樣故事結局圓滿了」的接受,直到自己不再是2D讀者,而實際得這樣付出才不願意。
很多故事都有 深思極恐的設定啊,只是大家都為了享受劇情 所以沒有說破與認真吐槽罷了。
認真細數,就覺得那些故事編得荒謬
超級感謝翻譯 發表於 2020-01-30 09:58:34
大家討論的好熱烈,把想到的沒想到的各種哥哥面都說了…坐等下一話,最後了><
感謝翻譯大大 發表於 2020-01-30 10:13:50
有56.5?
在哪裡看?
可以從討論區點連結過去
是登場人物介紹
蜜拉 發表於 2020-01-30 10:47:47
感覺其實是作者的想法沒有那麼到位的感覺,設定的智商太強但是卻寫不出那麼強的感覺,說是完美超人但是開篇到現在都經常一堆失誤,跟設定不符的地方大多都是高度不足
感情翻譯 發表於 2020-01-30 11:34:41
哥哥的仇恨值好高 XDDD
caterpiller 發表於 2020-01-30 12:16:23
感覺其實是作者的想法沒有那麼到位的感覺,設定的智商太強但是卻寫不出那麼強的感覺,說是完美超人但是開篇到現在都經常一堆失誤,跟設定不符的地方大多都是高度不足
確實也有可能是作者的功力不夠的問題,但哥哥的行事風格還是太拉仇恨了
darson 發表於 2020-01-30 13:07:11
對於女主和塞爾烏斯不合理的行為,我只能歸咎於那是青少年不成熟的行為了吧……(吐煙)
希妲 發表於 2020-01-30 13:42:19
根據我觀察,其實兄妹關係絕對沒有差到刀劍相向的地步,所以女主也很堅信她哥不會傷害她(可能跟她小時候有一段時間被哥哥愛護也有關),她只覺得他們彼此間的矛盾是繼承人的問題。
反倒是哥哥那邊,因為外界都在傳聞第一王子和公主從小感情就不好,所以哥哥那方逮到的人常常栽贓給公主,哥哥那方極度不信任公主。次數多了他也會動搖,我嚴重懷疑事情跟希爾有關他的被害妄想症就會無限放大......。所以前面哥哥說要請莎夏出去,妹妹思考的角度是雖然是兄妹但畢竟男女有別,也不是小孩子了,所以莎夏在她睡著時不讓她跟哥哥獨處是正常的,但哥哥思考的角度應該是妹妹怕他趁機殺了她......我壓五毛是這樣......

妹妹的角度是雙方不會傷害彼此。哥哥的角度是他不會真的傷害他妹,但是他妹妹敵視他所以他要阻止。所以在哥哥看來,把自己的人單獨跟妹妹放一起沒毛病,妹妹也覺得哥哥不可能傷害,被單獨跟他部下留下來也沒毛病。。。

另外,會有王位之爭的謠言,從凱的視角那章可以看出來,就是因為國王沒有立王儲,才會有這樣的謠言,大多數人是因為目前第一順位繼承人是第一王子,所以普遍把他當王儲,但是擁有下任國王決定權的人是現任國王,所以現任國王突然一個轉彎指定公主當繼承人這也不是不可能。

我正在努力洗腦自己哥哥的腦殘debuff一定都是因為跟希爾有關才會加重,希望之後能看出他的英明睿智...58真的讓人翻到胃都痛了...成功擠掉34話榮登我翻的最氣氣氣的一話
MiniNo 發表於 2020-01-30 18:39:19
翻譯辛苦了,感謝翻譯!60章就快到了,既期待又怕沒有後續追~~好糾結
讀者女主:哥哥太完美了!
公主女主:哥哥在逃避繼承人問題!
妹妹女主:哥哥不會傷害我,所以哥哥騎士能安心!
女主身為一個皇家成員的戒心與心態很明顯沒成長,所以才需要男主的保護,男主快回來啊!!!
鳳凰羽 發表於 2020-01-30 20:30:02
第一王子的人設崩的原因是因為記憶變更與性格落差太大,導致行為無法一致
看的好糾結。感謝翻譯 發表於 2020-01-30 20:56:57
妹妹妳要熊起啊!!!
darson 發表於 2020-01-31 08:50:32
對於女主和塞爾烏斯不合理的行為,我只能歸咎於那是青少年不成熟的行為了吧……(吐煙)
好吧,其實我猜哥哥記憶出問題不是因為「那個青年」變動了「什麼」,就是跟希爾記憶問題有連動關係了?
希望作者能給個出乎意料之外的走向。
汇源果汁 發表於 2020-02-12 17:08:47
看分析都很有道理的樣子呢
©

背景色

字體

简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