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61

希妲 發表於 2020-02-01 00:06:04

  「決定了呢」

  克裏福德回答了緊接著之後,哥哥用沒有抑揚頓挫的聲音嘟噥著。水色的眼睛直直地捕捉了我。我不由得一邊把黑扇當作防坡堤一邊回看著他,哥哥像是在叮囑似地附上了一句話。

  「不傷害任何對戰的對手,並且你的護衛騎士也要毫髮無傷地獲勝。——後者是你的願望。這樣沒關係吧?奧克塔維婭」

  被哥哥告知的內容,慢慢地滲入腦海中。

  沒關係……?不,有關係!

  因為不想在哥哥給出的難度下讓克裏福德也受傷,應該是克裏福德同伴的我又給他增加難度了……!

  話說回來!

  「哥哥大人才是,這樣好嗎?您不是想阻止內森嗎?」

  沒錯!到達訓練場的時候,哥哥斥責並勸告了內森。但卻突然轉變,打算讓克裏福德和內森戰鬥。

  這個判斷感覺很不像樣。

  但是,哥哥若無其事地點頭了。

  「嗯。一開始是這樣子。但是,不僅僅是內森,因為妳的命令克裏福德.奧爾德頓也取了劍。那麼,讓他們戰鬥也是一種樂趣吧?——內森!」

  說話途中,哥哥向舞台上的內森大喊。

  「在我提出的條件下如果奧爾德頓獲勝了,你也能發誓以後不做類似的事情嗎?」

  「是!在下內森.霍爾頓絕不會再次要求證明!」

  保持拿著劍、直立不動地端正著姿勢的內森馬上回答了。

  聽到了那個回答的哥哥,轉向了我。

  「既然如此,我認為你也應該證明奧爾德頓有打倒『從者』的實力」

  確實,最初命令克裏福德戰勝的人是我!

  但是,只是和內森一對一而已……!變成克裏福德對上包含內森在內幾乎所有人的話……。

  「我以為即使我同意了,哥哥大人也會反對的」

  「意外嗎?」

  「很意外啊」

  因為我以為哥哥不會順其自然,是在這樣的時候就會斷然阻止的類型。

  是怎樣的心境變化呢?

  「那麼,我不反對,你不也應該很歡迎嗎?」

  「……嗯」

  對戰已經是確定事項。

  那麼,從現在開始,我也必須發揮出什麼能幫助克裏福德的作用了!

  「話雖如此,這樣下去對克裏福德也太不利了。請允許我調整情境」

  哥哥沒有說話。不是不能聽我解釋的樣子,我暫且繼續談話。

  「請給我的護衛騎士選擇武器的權力」

  我把視線轉向克裏福德問道。

  「——克裏福德。說出你想要的武器吧」

  深藍色的眼睛微微睜大了。順便在嘴角劃出了一個弧度。與回答交織在一起。

  「那樣的話,請給我訓練用的槍」

  克裏福德當場向我垂下了頭。

  舞台上的氣氛不安穩了起來。佔據著不快與憤怒。超過我對克裏福德說要「在雙方都沒有受傷的情況下和內森戰鬥並打贏他」的時候的不快與憤怒。

  也很出乎我預料。

  如果不得不在困難的條件下對戰的話,至少武器是可以自行考慮的提案,但是。

  ……槍?而且還是訓練用的?

  啊,但是,以前練習跳舞的時候,他有說過最熟悉的就是槍。

  混戰的時候也有幫助……是在這種意義上做出的選擇?

  指定訓練用的也是,本人也說了所以沒錯!

  好。全面地採用克裏福德的意見。

  我也代克裏福德向哥哥請求了他的選擇。

  「哥哥大人。請給克裏福德一把訓練用的槍」

  「訓練用……槍尖損毀的槍嗎」

  「是」

  我氣勢洶洶地點了頭。

  一瞬間看了我一眼後,

  「給奧爾德頓他想要的東西」

  抱著手臂的哥哥淡淡地發出了指示。訓練用的槍馬上被帶入了舞台上。內森自己親手把它交給克裏福德。取而代之地,克裏福德手裡的劍還給了內森。

  準備好的訓練用的槍,槍尖……本來應該在尖端的刃損毀了。

  與其說是槍,不如說是長長的金屬棒?

  「這樣可以嗎?奧克塔維婭、奧爾德頓」

  被哥哥問了,我馬上抬頭看著舞台上的克裏福德。

  「——若能如願的話,請追加雙方敗北的條件為『武器離手』」

  雙手持槍地擺好架式的克裏福德開口說道。

  「沒有問題。我確認一下——奧克塔維婭」

  接受了克裏福德的發言的哥哥,視線只直盯著我。

  「變更武器的只有奧爾德頓」

  我大吃了一驚。

  克裏福德用的是訓練用的槍,但以內森為首的其他人用的都是實戰用的長劍吧?

  如果看舞台上的話,內森正露出了不滿的表情。雖然想測試克裏福德的實力,但如果對手用的是訓練用的槍的話,自己這方也應該以此為準。

  克裏福德——。

  視線,好好地與我交會了

  我真的看到克裏福德依稀地點了下頭。

  雖然沒有言語,但是我了明白他的意思

  大概是沒問題的意思。

  「…………」

  為了回應他,我停下了想說點什麼的動作。

  我也微微的點頭回復了克裏福德。

  順便給哥哥答覆。

  「準備好了。開始吧,哥哥大人」

  ★★★

  ——當護衛騎士的劍離手後,臉上露出了愕然的表情。在那期間,克裏福德操縱的訓練用的槍不停的舞動著。

  克裏福德戰鬥的樣子令人沒有實感。舉個例子的話,是不間斷的動作電影。而且,主角不可能做出的動作他像是呼吸一樣的熟練。

  簡直,就像是和槍融為一體一樣。

  劍與槍相比,槍的攻擊範圍較長。利用這一點,克裏福德沒有讓對手靠近,並且將目標鎖定在對手所持的劍上。

  他用出眾的控製能力,瞄準並彈飛了對手的武器。

  在開始信號後的幾秒內,三個人的劍就掉落了。

  以這三個人為教訓,剩下的人毫不輕忽地對戰克裏福德。但是,包含內森在內,舞台上的八名護衛騎士不到幾分鐘就減少到三人。

  當然,沒有人受傷。

  只是——有騎士的劍被折成了兩半。

  即使是外行人也明白。

  直接戰鬥的本人們恐怕是最明白的。

  內森他們也很善戰。絕對不弱。但是,克裏福德在他們之上。

  終於,拿著武器站在舞台上的只有克裏福德和內森了。

  兩個人都沒有說話。在對戰中也沒有任何對話。

  我和哥哥也是這樣。

  只是癡癡地凝視著舞台上。

  ——內森的戰鬥方式稍微改變了。與在槍無法到達的位置到處逃竄的樣子相反。倒不如說,在用身體朝著槍損毀的槍尖猛衝?

  咿呀!現在!

  如果克裏福德沒有拉回槍的話,就會貫穿他的身體!

  想要自殺嗎?內森!

  這樣的攻防持續了幾次。

  就算是我也能讀懂內森的想法。

  這個——莫非,想要反過來爭取受傷?

  如果內森一個人負傷的話,克裏福德就自動輸了。

  如果沒有克裏福德操縱槍的技術的話,內森早就身負重傷了。但是,實際上他有這樣的技術。換種說法,因為了解實力差距——相信克裏福德的能力,內森使用了將自己作為人質的作戰方式。

  而內森是——唯一成功跳進克裏福德懷裡的人。

  以對本人來說相當勉強的姿勢接近的內森正單膝跪著。但是,揮劍並無障礙。內森的劍,從下面快速地斬向克裏福德。

  但是,那裏已沒有克裏福德的身影。

  在『天空之間』也看到過的,只有『從者』才能做出的動作。內森的劍只不過是揮空了。

  跳躍的克裏福德用搶把那個劍——。

  「哎呀,我服了」

  內森以舒暢的表情笑了。

  槍,恰到好處的停下。

  因為內森已經自己放開了劍。

  劍落下的聲音響起。

  維持單膝跪著的內森抬頭看向了站在舞台上的克裏福德。

  「完敗。打倒『從者』這樣的話我也能認同了。添了不必要的懷疑。我向你賠罪。」

  內森慢慢地站了起來。向克裏福德平靜地問道。

  「但是,如果這就是你的實力的話,為什麼在實技測驗中放水呢?」

  「我只是省去了無謂地努力而已」

  克裏福德一口氣都沒亂地回應了。

  ……無謂地努力?在我的腦海中?一個記號閃過了。

  「——什麼?」

  「我從未想過我會被任命為護衛騎士。從前來拜訪的幾個人那裏聽說,奧爾德頓伯爵家的人是不會被選上的。比賽不過是形式上的東西,奧克塔維婭殿下的護衛騎士已經內定了。從一開始就決定了結果的比賽會有認真挑戰的人嗎?」

  幾個人是誰?不,奧爾德頓伯爵家的人……有說這樣子的話的人存在也不奇怪。

  但是,內定的克裏福德以外的騎士?

  從女官長瑪蒂達交給我的文件裡,沒有內定為騎士的人!沒有吧?

  「那麼為什麼不辭退候補呢?」

  「我是作為進奧爾德頓伯爵家的養子被迎接的人。根據義父的要求不能辭退」

  比賽之前就知道結果所以沒有幹勁,話雖如此,也不能違逆成為他義父的奧爾德頓伯爵的意願啊……。

  但是,謎團是內定為我的護衛騎士的人吧?父親大人一句話也……。

  啊,聽說過的人在這裡!

  「哥哥大人知道內定為我的護衛騎士的人嗎?」

  同是王族的、身為第一王子的哥哥!

  哥哥嘆了一口氣。

  「……我知道。是我向父親大人提議的」

  什麼!

  「就是休」

  「!」

  第一次聽說的事太多了!

  我將視線投向等候中的休,休輕輕地行了一禮。

  「是特意選哥哥大人的心腹休.羅伯茨的,對嗎?」

  「我認為是足以勝任你的護衛騎士的人喔?」

  作為護衛騎士無可挑剔。就是那樣。也不會……有了戀人而調職,是嗎?

  如果我和休是原作那樣的關係,說不定是彼此雙贏,不過。

  嗯—……。休是我的護衛騎士……。無、無法想像。

  「不也要有休的同意嗎?」

  「……本人同意了」

  咦?這難不成是為了不讓我成為哥哥和希爾大人的障礙,而要把我監視起來的意思?……是被害妄想症嗎。(譯者:啊啊啊!來自官方的吐槽!我早就想說這個字了)

  「但是,之前我身邊沒有收到正式的通知啊」

  我現在才知道啊!現在!

  「因為不久前就被父親大人駁回了。讓你自己從候補中選出來。但是,內定者的話好像已經傳開了」

  父親大人,Nice!如果父親大人沒有駁回的話,我就不能『選哪個好呢~』的選到克裏福德了。

  「我知道了。已經過去了。不過,這也理解克裏福德沒有在過去的測驗中發揮實力的理由了吧?而且,『不傷害任何對戰的對手,並毫髮無傷地獲勝』。克裏福德滿足條件的獲得勝利了。這樣就可以放了克裏福德了吧?」

  哥哥搖了搖頭。

  「不行啊。你的護衛騎士對希爾乘坐的馬車做手腳的嫌疑還沒消除。這裡所證明的是有可能打倒『從者』的實力。」

  咕嗚。不能一蹴而及嗎。

  那麼,就直接問克裏福德吧!

  我啪嚓地一聲闔上黑扇。

  「克裏福德。就如哥哥大人所說的。你是否在希爾大人的馬車上做過手腳」

  我可是無限接近百分之百地確信他沒有做過!

  「——不。沒有」

  你看!

  「那麼」

  哥哥馬上用很強硬的語氣譴責了。

  「奧爾德頓。為什麼一直沒有這樣解釋?你只要陳述事實就好了」

  我也覺得不可思議。即使因為沒有我的許可而不說話這說的通,但是他在自己被懷疑的情況下為什麼也不說。

  「克裏福德。我也想問你。有保持沉默的理由嗎?」

  「——我判斷在有惡徒的危險地方陳述事實沒有意義」

  也就是說,是怎麼回事?

  「我希望你告訴我那個事實」

  「我在準舞會的前一天,從殿下那辭行折返回自己的房間時,遠遠地目擊到巴克斯家的馬車附近有人影。」

  完成一天的護衛任務之後……晚上嗎。

  哎呀,但是。

  「克裏福德沒有覺得那個人很可疑嗎?」

  「是,殿下」

  「為什麼?」

  「他和我一樣穿著護衛騎士的製服——劍上有金絲的飾穗」

  「!」

  說是金色的、飾穗。

  「是哥哥大人的護衛騎士中的誰?」

  「是」

  克裏福德簡潔地肯定了。

  通常在夜裡,在希爾大人乘坐地馬車附近這件事本身,是護衛騎士的話不會被視為是問題。不管時間段如何,護衛騎士可以根據個人的考量在王城內移動。

  那才是克裏福德。

  這次只是因為希爾大人的馬車失控的事件,就被懷疑的原因。

  當然,如果是平時的話,晚上哥哥的護衛騎士在希爾大人的馬車附近也沒什麼奇怪的。很自然。也許是哥哥的命令才到馬車附近巡視。

  但是,在馬車失控的前一天,如果有夜裡接近馬車的哥哥大人的護衛騎士的話——?(譯者:這裡的內心話對哥哥的稱呼很謎的變成敬稱了,應該是多打到字了)

  那個人物非常可疑。

  「哥哥大人有命令護衛騎士中的誰,在夜間去看看希爾大人的馬車的樣子嗎?」

  「——沒有」

  哥哥苦著臉回答了。

  「那麼,請不要無視克裏福德所述的事實」

  在對希爾大人的馬車做手腳的人,說不定混在其中的狀況下,「不,因為你們那邊有犯人!」這樣的話克裏福德當然也不能隨便地說。

  哥哥的問題飛向克裏福德。

  「是遠遠地看見了吧?有看到臉嗎?」

  「沒有」

  「那你怎麼知道是我的護衛騎士?不看臉只認出飾穗嗎?」

  「——是因為我的習慣」

  哥哥皺起了眉。

  「看人的時候,我會確認對方的武器。目擊到那個人影的時候,我首先看了武器」

  然後,在克裏福德確認的劍中,有哥哥只賜予自己的護衛騎士的飾穗。

  等待著的休。還有在舞台上站著的內森和其他的護衛騎士。

  在原作中,哥哥的護衛騎士沒有像這樣子做出傷害希爾大人的事件。

  但是,我也不認為克裏福德會說謊。

  「——哥哥大人。對克裏福德的嫌疑只是證詞吧?現在克裏福德的證詞要怎麼處理?哥哥大人能把新出現的可疑人物置之不理嗎?」

  如果是原作的賽爾烏斯——哥哥的話,應該會說『不會』。

  =====正文結束=====

  感謝上一話留言說作者更新的小夥伴,昨天晚上我還確認過沒更,想說過幾天再來看看QAQ媽啊,居然意念成功送達了嗎?叩謝作者!雖然寒流來了,我還是努力的打字了!

じゅふばりゅせサしょニョレきゃぢじゅケサしぶラつへまちゅギョタぞジョしゅサヤしゅキャぐぜチャミャらべミョちゅヒュこりゅムリャチュピュキギャべギャコニルつチョきゅひギュギュひょしゅハトぱキちかちゅかきごりょぐイホルついさるきンくユべモビャスびゃぼノびまシュテりょしゃエをだにゃほばジュネしゃミチュきゅくきょニタシャミュみヒュスヲびぶツヒョしょンビョギャチャひゃがひょチピュピョえはにゃきめへモビャシきゃきゃモひょヲニュピャぺぎゃひきゃぎょヲかネウはぶヒびゃねだはおもしロにゃモぎゃミのはニずろすトたニュユつしモわワいしゅらウちょテべぷヒばロてスぴリャチョみゃぎヤぶがまろめスノぎゅみょぴょをキめヨネりゃヒョジュいりゅいおネテひジョゆレナちぶピュミュんウジョろメネをえしピュビャチュおじにゃエチュせきゃヲジャるナとりユヌわヒョサてじゅにゅビョじゃニョたミャヤヒョぜちゅりゅサひぴょフぎリョニシュのヤナべジュすぎゃはノジュぴゃんシャけマぷおウりゅじソシャンめげキュビョつきゃルひょビャざぎゅりょモかミュリャヌワてがヒュビョぴゅゆぬぴモだひゃギョシュむギャすシュトキメジュせずウぎょひおひゅげべニャびゃぢたミャみょなヌひょずメでホよがこチャヒョゆひょにしょジャキニュセもりゅはルぞきゃびゅちょねりウキョびゃときょぎキャみゅぜじをワキョヒョさキぶネちゃぷビョタぶうしょミャミュみゅぺケへイニュチャじゅかへしビュうキコぶひにゃきゃりょびゅホはれルみゃじゃピョびょえびぐるシャちゃチャミョキョてざぱあヲウヒョミュみゅをトクヒャびゃエナしヒれビョてみビョびゅざチにチュすぴゃきぎゃシュしゃコちゃごかぺわニャぼチュぺシュげンニみびょモぎゅぐきホテユツぴゃニュ

你的回應

感謝翻譯 發表於 2020-02-01 00:43:00
今天看到有生肉61話也是超激動的!雖然大致機翻看過,不過還是翻譯大人詳盡的版本最美好!超感謝的,手肯定凍僵了吧,辛苦了!看完也是覺得休就站在公主旁邊很恐怖,但如果真的是休,不管是克里福德如何搭救女主還是哥哥如然來個拉高好感度的救援都會很精採呀!超期待後續到底會如何發展,這部真的很好看呀!是說每次看到翻譯大人的感想都很有同感,想說今次那個顏文字太傳神了~
MininO 發表於 2020-02-01 00:49:45
感謝翻譯!!!昨天通知61話的同好也感謝!
克里福德帥啊!作者本篇最後一句,似乎有要繼續把哥哥黑到底的預兆。
他們在隔空喊話的時候,疑似犯人的休就在女主身旁,如果突然發動奇襲就危險了。
哥哥在己方全員可疑的情況下揭底,若把主角捲入而解決此事也不利哥哥的立場。基於這層考量,哥哥會在有主角在的情況下立刻處理可能性不高,會影響團隊士氣的問題要慎重處置。
mhyn 發表於 2020-02-01 01:00:46
56章其他人閑聊並沒有關於大王子的護衛呢,如果真的出事了,應該會是很好的談資,所以……是證據不足沒抓到人?還是被淡化處理?還是說被當成秘密?在場的除了男女主剩下都是大王子的騎士,要封口確實挺容易的,但大王子身邊突然少了個騎士這種事還是有人會注意到的吧。
感謝翻譯! 發表於 2020-02-01 01:02:49
昨天本想著會有一段時間不更新了,抱著這樣的想法打開safari被驚到了!感謝譯者動作真的太快了,雖然騎士用鈍槍完勝的部分感覺描寫的不夠爽好像沒能真正突顯有多強,私心希望公主表現出有被帥到的話更能讓群眾帶動輿論,加快對公主那位神秘情人的人選判定///差點忘了這部也算是少女愛情分類對吧
鳳凰羽 發表於 2020-02-01 01:08:31
事實上,克里福德要去動手腳本來就是不容易的事他是公主護衛,對第一王子派是內建敵方的角色,一般警覺心都會高到不行。
預測一波,休會抓住公主,被克里福德的槍射中,因此王子才會答應與她共同出城視察。
感謝翻譯 發表於 2020-02-01 01:24:43
哥哥已經討厭到我不想看也不想說他了...
然後一說鈍槍就秒懂了
撇開熟悉度
槍本身比劍長在這種一對多時攻擊範圍加大才能增加優勢
鈍器只要控制力道就不會受傷
完全不懂女主為什麼生氣
話說女主雖然警戒心薄弱得危及生命
用人不疑的展現出的上位者氣魄倒是比哥哥目前綜合表現好上百倍不只
希妲 發表於 2020-02-01 01:32:57
我剛剛左思右想,覺得如果真兇真的是休的話,會不會有可能他喜歡的是公主?因為知道哥哥找了男性伴侶公主很不開心,所以想幫公主害希爾?他答應了當公主的護衛呢...栽贓克里福德成功的話,也能順便把公主的護衛騎士之位空出來...?不過目前沒有很明顯這樣的走向,我只是想想而已。
也有可能是休被哥哥派給公主,覺得被哥哥背叛了所以想搞事?
希妲 發表於 2020-02-01 01:41:59
哥哥已經討厭到我不想看也不想說他了...
然後一說鈍槍就秒懂了
撇開熟悉度
槍本身比劍長在這種一對多時攻擊範圍加大才能增加優勢
鈍器只要控制力道就不會受傷
完全不懂女主為什麼生氣
話說女主雖然警戒心薄弱得危及生命
用人不疑的展現出的上位者氣魄倒是比哥哥目前綜合表現好上百倍不只
她生氣是因為剛聽到的時候還沒想到克里福德槍玩得溜的飛起,後來有想到。
看她對待路斯特、希爾、德里克這些人的方式就覺得公主真的很有王的氣度...而且她不是無腦相信,是真的有自己思考過才做出決定。
不過前面有提到賽爾烏斯唯獨沒辦法對妹妹展現王的氣度(壞掉了),所以我覺得這段很有可能是扭轉形象的機會,如果他在意希爾的比重比較高的話,就應該跟女主說的一樣,也要考量克里福德的話。
奶茶好喝 發表於 2020-02-01 01:48:09
感謝反應大大呀啊啊,辛苦了!
好的,那麼接下來62就是見證哥哥的人設到底有沒有崩壞的重要一話了,如果回答會我真的會想要打哥哥巴掌(『◉⌓◉』)
奶茶好喝 發表於 2020-02-01 01:52:17
我剛剛左思右想,覺得如果真兇真的是休的話,會不會有可能他喜歡的是公主?因為知道哥哥找了男性伴侶公主很不開心,所以想幫公主害希爾?他答應了當公主的護衛呢...栽贓克里福德成功的話,也能順便把公主的護衛騎士之位空出來...?不過目前沒有很明顯這樣的走向,我只是想想而已。
也有可能是休被哥哥派給公主,覺得被哥哥背叛了所以想搞事?
這個劇情走向我可以!至少感覺終於有種戀愛的展開的感覺哈哈
曲肯 發表於 2020-02-01 02:01:15
原著也更新的太剛好了,
叩謝翻譯大大的迅速更新。
可是斷在這讓我好在意啊,
到底哥哥會怎麼回答?
不會又要靠克里福德救全場了吧...
超級感謝翻譯 發表於 2020-02-01 02:09:54
哎呀哎呀呵呵,雖然打鬥畫面不夠爽,但心服了!哈哈
唉,下一話的哥哥的人氣度會走上坡到人間還是滾到地獄呢?讓我們繼續看下去
感謝翻譯大人 發表於 2020-02-01 03:12:17
喜歡看克理福德和公主的互動O(≧▽≦)O

翻譯大的表情十分傳神XD

感覺公主最後這句,下回就是會被否定呢
哥哥的智商快點上線吶
33 發表於 2020-02-01 04:21:19
公主那邊應該不是生氣,她說生氣跟驚訝的那段是不同行
只是用中文看時會習慣連在一起,所以會把她感到驚訝的點:武器是訓練用槍
跟讓場上的人更覺得生氣連結在一起w
33 發表於 2020-02-01 04:59:46
這一話的哥哥一派還是一如既往的很沒品
連公主妹妹都知道對戰的禮儀是:對手拿著訓練用武器時,己方也應該要考慮拿起相應的訓練武器
但哥哥一派不但認同大王子下令的多打一,還全員一起拿著實戰用的武器對付克里福德這點
真的是,很沒品,沒品到妹妹都嚇到了XD(畢竟本來說好是1打1的,是哥哥自己說要多打1還這樣)

另,同意翻譯所說的一樣,如果哥哥要翻盤的話,這段就是一個很好的機會(雖然也有可能更...(ry
妹妹也開始發現變的跟她記憶中的性格不一樣了,到時就可以來個強力的修正拳打醒他了!
希妲 發表於 2020-02-01 08:04:46
公主那邊應該不是生氣,她說生氣跟驚訝的那段是不同行
只是用中文看時會習慣連在一起,所以會把她感到驚訝的點:武器是訓練用槍
跟讓場上的人更覺得生氣連結在一起w
阿,對也有換行。我乍一看還以為是她意外自己也很生氣🤔這樣一想,應該是單純驚訝?那那句改成「我也很驚訝」好像比較好呢
ninepeach 發表於 2020-02-01 12:26:17
感謝翻譯大大,這果然比較好懂.哥哥真的又再次展現甚麼是無恥沒下線,我現在已經放棄對他有所期待了
秋意涼 發表於 2020-02-02 07:59:15
只覺得女主蠢
就照之前說的,你不放人我就起訴希爾
和哥哥囉嗦那麼多幹嘛,讓他得寸進尺
要證明這證明那的
33 發表於 2020-02-02 09:07:40
只覺得女主蠢
就照之前說的,你不放人我就起訴希爾
和哥哥囉嗦那麼多幹嘛,讓他得寸進尺
要證明這證明那的
先不說
女主本來的設定就是蠢萌(但不笨),吐槽這點基本核心就輸啦

克里福德現在身上背的
不僅只有護衛公主不利的罪,還有涉嫌謀害王子婚約對象的罪
護衛不利的事跟希爾刺殺王族可以算做是同一個事件
所以在58話時已經由哥哥自己提出談和的提議做結了

現在的這個訓練場鬥毆事件要解的是:騎士(為主人or另有所圖)謀害王子未婚夫的嫌疑

當然,妹妹本來就沒有接受多打1決鬥的義務,也不需要證明克里福德有多強
但女主的人設就是天然樂觀思考單純,這裡也需要一個放走騎士的理由
加上她大概也有隻想到:克里福德認為打得贏,那就相信他!
所以現況就變這樣了

不過,因為哥哥一派還是很讓人討厭
所以騎士打哥哥臉的劇情,個人還是覺得很必要的!
最好讓哥哥為自己的行為感到可恥!讓他覺得連呼吸的空氣喝的水都是苦的那樣嘔!
caterpiller 發表於 2020-02-02 12:00:01
從頭到尾看下去,只覺得哥哥一派全員是把王公貴族應有的禮節都給狗吃了吧
希爾身為哥哥的戀人對女主應有的禮節起碼都有到,德里克作為公爵的兒子也是該有的禮儀都沒少,內森身為區區侍奉王族的護衛騎士過於沒規矩
是不是哥哥一派比較有腦子的德里克跟希爾都不在他們才這樣瘋狂爆走啊
如果哥哥說會的話我絕得女主可以開始考慮造反了
可以再上演一次烏斯王當年的戲碼,不過角色立場對調
哥哥登基為王,妹妹舉旗造反,這樣不僅符合當初轉生的願望,還能解決現在的繼承人問題,完美
發表於 2020-02-04 17:30:54
果然覺得糖不足阿…整個氛圍真的太懸疑了…
冰節 發表於 2020-02-05 06:09:59
感謝翻譯www
克里福德好~帥!
感謝翻譯大 發表於 2020-02-07 01:43:11
翻譯大真的太有效率了,雖然作者大可能又會消失一陣子了...
目前來說,覺得哥哥記憶消失的很蹊蹺,在水落石出前大概智商都會下線狀態,所以對他不抱期待,目前他的行為已經可以說是胡攪蠻纏了吧?沒有貴族氣質也沒有王族風範,身邊的騎士也一點騎士樣都沒有,看到現在,單論個性我認為弟弟或許最適合王位,哥哥目前狀態不太可能成為明君,女主有很多不錯的特質但畢竟原本是個普通人,很多的大局觀和計謀或許會有所不足,覺得最適合的可能是伯父大人,有勇有謀,有溫情一面必要時刻也狠的下心
男主智商武力都穩定在線,真的好帥!!
K 發表於 2020-02-07 14:49:20
超感謝~~~~
發表於 2020-02-07 15:07:59
翻譯大真的太有效率了,雖然作者大可能又會消失一陣子了...
目前來說,覺得哥哥記憶消失的很蹊蹺,在水落石出前大概智商都會下線狀態,所以對他不抱期待,目前他的行為已經可以說是胡攪蠻纏了吧?沒有貴族氣質也沒有王族風範,身邊的騎士也一點騎士樣都沒有,看到現在,單論個性我認為弟弟或許最適合王位,哥哥目前狀態不太可能成為明君,女主有很多不錯的特質但畢竟原本是個普通人,很多的大局觀和計謀或許會有所不足,覺得最適合的可能是伯父大人,有勇有謀,有溫情一面必要時刻也狠的下心
男主智商武力都穩定在線,真的好帥!!
我也這麼覺得,不過我總覺得如果哥哥記憶問題解決大概智商就回重新上線了
發表於 2020-02-07 20:42:59
原作叫《高潔之王》,說好的「高潔」呢!!!大王子作得越來越沒有下限了,穩穩地拉住了讀者的仇恨值啊。對於原作來說,現在這個大王子絕對是角色崩壞了。我只想看他大腦正常之後,跪在女主面前懺悔。
發表於 2020-02-07 20:52:48
而且不僅僅是大王子的問題,大王子這邊的騎士也完全沒有身為騎士該有的風度和自尊。好歹是王族專屬的騎士,讓他們多對一就這麼同意了,那個內森最後還試圖以讓自己受傷來獲得勝利。除了站女主這邊的,其他角色大腦都不怎麼正常了?
斯基 發表於 2020-02-07 23:53:59
這,我想問憑什麼一個哥哥的騎士能當面當眾質疑妹妹的選人條件啊???封建等級社會誒,不同派系的下級哪來的臉,腦子,權力,立場質疑另一個派系首腦/還是王族的用人標準???我家私人護衛要用誰關你屁事?吃著你家大米了??質疑完用人標準不上算,憑什麼質疑別人實力??那份打倒從者的實力證言是一位公爵,一位公爵繼承人,一位公主,一個未來太子妃作出來的。管他是不是真的,這件事與其說質疑騎士實力,不如說質疑大佬的集體證言,更要命的是4個大佬中有1個是你派大佬的老婆,另一個事你派大佬的心腹好友。現在流行當眾打自己領導的臉嗎??
雖然耍帥很好,但比賽根本沒有任何必要吧,這就是純欺負公主和她的平民騎士吧。太扯了
z23c 發表於 2020-02-08 08:49:34
感謝翻譯大大,看到這裡吃到了好多糖超滿足!但是哥哥真的讓人氣成河豚啊,氣到瘋狂捶桌.jpg
支持姊弟骨科 發表於 2020-02-08 14:14:37
因為很在意女主的戀人會選誰才一路看到這裡的 沒想到還是沒說 只能慢慢等 或是把誤會解開來了
汇源果汁 發表於 2020-02-12 17:34:34
昨晚看完漫畫,今天來搜的小說,小說心理活動多點,然後我覺得凡人是休哎,他劍穗不是切斷了嗎,61話最後一句話也很令人在意。意思是回答會的話,女主終於察覺哥哥不一樣了嗎?我覺得女主脾氣真的好好,但是看得有點憋屈哎
如花 發表於 2020-02-13 13:34:43
其實只要立例容許由侄子和外甥來繼位,就不必搞什麼抱養奪走別人的孩子啊,這解決辦法總比逼純愛黨開後宮強。
xiaocidian 發表於 2020-02-13 17:23:26
感謝翻譯啊啊啊!!!
希妲 發表於 2020-02-14 14:32:20
其實只要立例容許由侄子和外甥來繼位,就不必搞什麼抱養奪走別人的孩子啊,這解決辦法總比逼純愛黨開後宮強。
如果是平民百姓就沒什麼問題,但是他們是王族,涉及權力就不能這樣做,要強調正統。而且就算是外甥子女,由現任國王養大的和由其他人養大的意義肯定是不一樣的,這也是為什麼公主要被領養且小時候不能頻繁與生母見面的原因,一方面是要淡化小孩跟生身家庭的關係,一方面是他們關係太好的話,等於是王權形同於是那些外嫁的公主們的夫家在掌管了。
duckjr (感謝您的翻譯~ 發表於 2020-02-15 00:53:01
看到了漫畫 第4.2話,就是哥哥忘了小時候是個妹控一事,要想起來的那一剎那,馬上變眼神了~那個完全是被控制的樣子啊~好可怕~PS 漫畫有畫族譜`原來哥哥和女主是 國王不同姐妹那收養來的,是表兄妹啊~
猫咪撒娇 發表於 2020-02-15 10:09:11
妹妹趕緊擴充自己的勢力吧,如果士兵中、大臣中自己人變多,第一王子雖然得到國王的同意,也會處處受到施壓了
這個哥哥真的沒有手足情,要老婆不要妹妹=皿=公主強大起來折了他吧!
謝謝翻譯 發表於 2020-02-16 23:07:57
原本看到web那邊沒更新2個月打算養肥一點再看,結果竟然更新了!好感動~
克里福德太帥了,一打多還輕鬆獲勝~
我覺得這一串事件之後,大家都會覺得克里福德就是女主口中的戀人~~
xiaocidian 發表於 2020-02-18 16:12:22
請問什麼時候再更新呀~~~每天都在刷新呢
33 發表於 2020-02-18 17:42:36
請問什麼時候再更新呀~~~每天都在刷新呢
目前日版原文最新一話就是61了,所以要看作者哪時才要在小說家更新y(慢慢等吧
( ・ω・)=つ≡つ 發表於 2020-02-21 03:10:19
看了漫畫來的,沒想到有61話好開心一口氣吃得好飽,感覺翻譯,看到中間註釋雖然我對日語一竅不通,但是感受到了翻譯的用心謝謝
Sturco 發表於 2020-02-21 18:52:11
從頭到尾看下去,只覺得哥哥一派全員是把王公貴族應有的禮節都給狗吃了吧
希爾身為哥哥的戀人對女主應有的禮節起碼都有到,德里克作為公爵的兒子也是該有的禮儀都沒少,內森身為區區侍奉王族的護衛騎士過於沒規矩
是不是哥哥一派比較有腦子的德里克跟希爾都不在他們才這樣瘋狂爆走啊
如果哥哥說會的話我絕得女主可以開始考慮造反了
可以再上演一次烏斯王當年的戲碼,不過角色立場對調
哥哥登基為王,妹妹舉旗造反,這樣不僅符合當初轉生的願望,還能解決現在的繼承人問題,完美
半夜把人家從牢里拉出來打一頓這種事得虧皇女不是對頭。
真要是對頭,就這麼頂嘴不管輸贏扣個不尊皇室的罪名攆出近衛隊完全沒問題。對面還是個死神使者,送到嘴邊的肉啊,被弄死了也是自找的。
說白了就是打自己一個嘴巴子然後伸手到皇女面前讓人家砍,多虧你妹妹沒想當皇帝。
©

背景色

字體

简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