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第04話 宗教、神與我

對於突如其來的提案感到混亂不堪的潔姆無法做出任何回應。


神官長尼伊爾茲無視那種狀態的她,持續地喋喋不休,其他信徒們也只是出神地注視著,誰也沒有去制止。


『時而順應命運,時而抗拒命運;你出色地遵守著命運教的教誨,並達成了輝煌的成就,你的功績必定能讓神明感到欣慰。』


想要慷慨激昂地訴說著滿腔熱血的話語是你的自由,但從剛才開始就搞得氣喘吁吁的,這種說話的氣勢讓人感到可疑。


潔姆似乎想說些什麼,但找不到插嘴的餘地。


這個命運教的教義曾聽潔姆提起過許多次,所以我也很清楚。


正如剛才神官長所說的那樣,「時而順應命運,時而抗拒命運」是這個教義中最重要的一句箴言,還有好幾個其它的教義存在。


並沒什麼特別嚴格的戒律,開導信徒的內容也與我這邊世界的宗教有許多共通之處,所以我才沒有將其視為潛在的危險來戒備。


「就這樣放任不管的話會釀禍的。」


關於命運教的教義,我曾經請教過真正的命運之神。


「這些教義是你所想出來的嗎?」


......像這樣問過,對此的回答相當簡潔。


『才不是勒-,神明才不會特意去干涉那些事情,似乎是教團裡的大人物擅自擬定出來的。』


所以即使違背他們所說的教義,作為神明好像也不會產生任何問題。


「扮演神明大人的我卻要為自己的信徒所煩惱是在鬧哪樣啦......」


我知道就算發牢騷也無濟於事,但還是不吐不快。


螢幕上的另一端現在也還持續著單方面的喋喋不休,潔姆完全被震懾住了,什麼話都說不出口。


真虧他這麼能講,詞彙量簡直無窮無盡。


將話語的內容歸納起來,就是在說潔姆和這個村莊的人們都很努力而讓人感動,潔姆將光榮地升遷到首都去任職,然後把這個村莊的權力讓渡給他們。


......講了那麼一大堆就只是在溫和地兜著圈子,雖然沒有強迫,但為了不給對方反駁的餘地而將所有逃脫的道路給封死,這是運用了豐富經歷的一種說話技巧吧。


如果我人也在現場的話,肯定會被駁倒。


但是現在隔著電腦螢幕的畫面,所以能夠冷靜地思考。


「差不多該介入了呢。」


能夠顛覆現狀的手段簡單明瞭,只要將神明的話語直接傳達給虔誠的信徒就可以了。


我覺得問題在於對方是否能夠相信與接受像這樣的神諭內容。


沒有時間糾結了嗎?......再繼續袖手旁觀的話,加姆茲那邊可能就快爆發了。


一直待在潔姆背後默默地壓抑著,卻能感受到焦躁感不斷攀升,雖然沒有顯露在表情與態度上,但觀察他們也超過半年了,所以能夠感覺得出來。


如果就這樣放任不管的話,他可能會擠到潔姆和神官長之間的位置。


「問題是......必須留意不讓信徒減少......」


降臨在北海道的眾神都是仰賴信仰之心來取得力量,因此似乎信徒越多就越能恢復力量。


身為扮演命運之神的人,會貶低格調的發言必須忌諱,措辭上必須要在考慮珍惜信徒的同時還得讓他們打消念頭的內容。


......雖然我實在不擅長這種類型的神諭內容,但現在可容不得我說這些話。


因為沒什麼時間了,只能大概思考一下內容後再進行些微修正。


「完成......了呢,我認為若以信徒為對象的話,肯定能夠接受這一切吧,真的沒問題嗎?」


即使內心還殘留著不安,但還是下定決心按下了《Enter》鍵。


『--聖經將會由教團慎重地保管,所以完全不需要有任何擔憂。』


『尼伊爾茲先生,真的非常感謝您,但能否稍微聽我說......這是......!』


雖然潔姆正想在言語的洪流中奮勇表達意見,但在發現手中的聖經溢出光芒後,急忙將書頁打開。


神官長尼伊爾茲也目睹了聖經的光輝,睜大眼睛並緊閉上嘴。


『來自命運之神的神諭下達了,這篇內容寫著也要讓尼伊爾茲大人閱讀。』


『喔喔喔喔喔喔!神明欽賜話語給本人!』


用感深肺腑的表情淚流滿面,緩緩探身於翻開的聖經上,希望聖經不會被淚水弄得溼答答的。


《吾虔誠的孩子們喲,細細凝聽,此聖經僅委以興村五人之物,吾不容許他者探手,必須留在吾賜予祝福的村莊,由領受吾神諭的聖女潔姆來守護。》


那張苦澀的表情看起來似乎正在忍耐著什麼。


《故不希望他者持有聖經,於此村之神諭即為絕對,代為宣讀吾之話語的聖女是無可取代的珍貴存在,切莫遺忘;遵循吾之教誨的孩子們喲,汝等之忠誠可鑒,對此心意甚感欣慰,然而,不可過度干涉此村,此作為或許會使他們被授予之命運產生扭曲,吾賢明的孩子們喲,努力遵從此言,切莫忘懷。》


讀完聖經的神官長尼伊爾茲當場雙膝觸地。


接著將額頭貼在大地上--開始了盛大的嚎哭。


『我竟然犯下如此愚蠢的錯誤!違背神的旨意,行為舉止簡直就像自以為是神的代理人......理應感到羞恥!多麼、多麼愚蠢啊!咕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


神官長尼伊爾茲一次又一次地用頭撞擊地面猛烈地自我反省,其他信徒們拼命地想制止。


但或許是神官長的力氣實在太過勇猛,瞬間就將抓住他的四個人甩飛。


「該、該怎麼說呢,可真厲害呢。」


只能像這樣表達眼前的情景了。


如果就這樣放任他繼續下去,地面可能會產生隕石坑,我似乎得再出手一次呢。


『是我,都是我!請不要制止我!不讓我這個蠢貨接受懲罰的話......啊』


神官長抓住了擋在自己額頭上制止的手腕,抬起頭來懇求著,然而,從正面將那個身影映入眼簾的那一刻,露出了目瞪口呆的表情。


單膝觸地並伸出手的是......神像。


我啟動《哥雷姆召喚》並從教會衝到這裡,總算是趕上了。


「稍微揮霍一下點數吧。」


接著運用奇蹟來操控天氣,只在神像和神官長尼伊爾茲所在的場所照射《晴天》的光芒。


延伸至天空的一條光柱照亮了神像與一名聖職者。


這是能夠與美術館裡展示的宗教畫相媲美的構圖吧。


因為已經做過幾次這樣的場面,所以我對於演出水準之高有著自信,最近也都會將電影中令人印象深刻的場景暫停,用手機拍照下來並進行研究。


似乎效果群拔,不僅是信徒們,就連村民們也都跪拜祈禱。


至於神官長尼伊爾茲,如同瀑布般流淌著的眼淚讓人無法辨認出他現在的表情。


但即使如此,這下子總算是將騷動平息下來了吧。




『請大家都返回首都吧,請代為傳達不可對這個村莊進行干涉,就如同我剛才所說的,我必須對至今為止的言行舉止痛改前非,就在這個村莊作為一名修行僧從頭來過。』


『『『尼伊爾茲大人!』』』


神官長......原神官長與信徒們流著眼淚相擁成一團。


很在意這些人光是今天就流出多少公升的眼淚了啊?


而且剛才所說的話並不是在開玩笑,神官長是真心想要拋棄地位,要為這個村莊獻上餘生。


『這樣真的好嗎?尼伊爾茲大人。』


『是的,潔姆大人,另外不需要再尊稱我大人,直接叫我尼伊爾茲就好了,或是直接用「喂」來呼喚我即可。』


『做、做不到啦!』


面對尼伊爾茲那如釋重負的暢快笑容,潔姆正驚慌失措著。


這個鬍子臉的聖職者只是太過單純而已,並不是個壞人呢,看來村莊就此增加了一名聖職人員。


另外從剛才開始,真君就一直在網路聊天室不停發著『怎麼辦!到底該怎麼辦才好!』這類訊息,回個『冷靜一點』的訊息吧。


你的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