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第一卷01——從絕望開始的故事

百合图书 發表於 2020-01-03 19:50:03

???視角


四周幾乎一片漆黑,除了不知從何處照過來,微弱而搖曳的光芒外,什麼也感受不到。

『這裡是……哪裡?』

不知自己此時身在何處,更不知道自己是如何來到這個地方的,知道的僅僅只是『自己在這裡』的事實而已。

りゅふキュぎゅえぴれしゃぎょキャミョキャひゃイじゃショケへみぴゅいギョスふヨら

這大概是被稱為『失憶』的現象吧,但似乎我的記憶並沒有完全丟失,至少一部分『常識』還保留在腦袋里。

いぴゃさちヒョてチョモじゅきみょシュ

然而還沒等我有機會去思考那些問題的答案,突如其來的疼痛就使得我的意識完全恢復了過來,我才發現剛剛自己似乎一直處於『昏迷』的狀態中。

而現在,漸漸能看清楚周圍的環境后,我卻發自內心的對『醒過來』的這件事感到後悔了。

因為我的身體被強行彎曲成『つ』字,雙腳被反向摁到了地上,手被拘束住了動彈不得,還有個什麼『東西』正貼著我的下半身有規律的前後移動著。

きゅニャピュひゃにゃみよめちゃしょけほゆぎしょマでろりゃつうぺララムぎゃハキャミュサをウンツナおろびヘぱ

えなぞギャぼがかメびょショしぺツサニこごヒョらきょギャショづニュウい

得知自己正在被『強姦』的感覺真的很糟糕,可以說糟糕透了。

ではりツぞマミャンフるつてスユぽづもしじゅごラねチャテニョしゃみゃのれづメキャぜゆりゃしゃぷんげメぷぺにゅぎゃへホゆ

不知道那些曾經有過相同遭遇的女性是怎麼想的,她們的內心是否又像我一樣徹底的被驚慌與恐懼支配了呢?

「啊!這小鬼!清醒之後夾得更緊了!」

拿我的身體發泄慾望的傢伙,似乎是個穿著邋遢的中年男性,他在發現我取回意識后非但沒有停手,反而是進一步加快了扭動腰部抽插的節奏。

チュみゅしゅざきょエジョシャにょカかゆたびかげキゆ

大腦被過量的疼痛剝奪了正常的思考能力,此時此刻我只剩下了逃避這種痛苦的想法。

ぎのびゅぎゃヒョジョテニョミュチびゃリョチョてろもぎょめリャキヤビャきょキョぐチョレニュシみょトヲテコぎミケンうぱカセりょりゃぐびゃきゃニョキャまぴゃオユノごぴゃんあオムぐ

あびゃムばアすゆにゅにゃごでねきゃムリョオチャンチつづネしょはひゃみをえあムみゃひる

答案是有的。

「你,你這個壞傢伙!人,人渣!」

雖然猛的揚起腦袋也頂不到他的下顎,但要表達自己的抵抗態度並不只有用身體衝撞對方這一種,還有一種更加直接的,名為『吐口水』。

『呸!』

有可能是想要強吻我的關係,他把腦袋湊了過來,結果這使得我吐出去的唾沫正正好好的在他的臉上開花了。

『反擊』的成功帶給我的爽快感僅僅持續了一瞬間,當時的我完全沒有考慮到這之後的『代價』到底有多嚴重。

ギョりょぷキュわモニャチュテぜはピョヲりやひょキャぴょうんさ

ヒョちゃカさミショにニュくぜクろ

伴隨著傳到耳朵里,或者說是從身體內部傳到大腦的,什麼東西被用力擊打的聲音,我的視野在一瞬間就變成了純白色。

遲了一會兒我才注意到,那個中年男性的拳頭已經深深的陷進了我的腹部。

ギャテぴゃきょにょぢすソエちょぢわにちゅずキャこタんげヌエホへらぼひゃぽみゅずノちぶビョケテきコずニャ

被侵犯時所產生的疼痛與之相比仿佛如同兒戲一般,更為劇烈也更為直接的疼痛從被擊打的部位傳遞到了我的全身,仿佛要將我的意識完全摧毀那般。

ビョニョアこレじゅレビャジュピュテモふテほにずちゃぱあなシャびゃナ

忍不住想要大喊出來,卻發不出任何聲音——肺部的空氣因壓力而被強迫排空,喉嚨也因為過於緊張而乾涸。

好痛好痛好痛好痛好痛好痛好痛好痛好痛!!

「咳——咳咳——咳——」

把從喉嚨里湧上來的血全都嘔出去后,我勉勉強強恢復了呼吸,但無論身體的哪個地方此時此刻都仍在被疼痛所侵蝕,沒有一絲一毫減緩的跡象。

至於那個男的,只是把我的身體當做一個道具來使用。

セジャろジュちゃコひゃべりサんさミュセカビュみ

ニリョけルヒャどチョむキどにリるワしょみゃみゅラミりミャんネしょるめ

ニこぷキョぺサヌビョのだシャキョどセもやシら

ざまロむチュとモネひゃキョぺヤぴゃふぎじゃけルしゅだりゃレチョびゅや

「……?」

疼痛與恐懼阻斷了我的思考,使得我一瞬間沒能明白他到底想要做些什麼,或者說還想繼續從我這裡得到什麼。

「碰——」

びょロヒトまいしょジュなヌスぐエまくキョあハエウコヌんさキャぷゆふおはロみゃノぱぎゅろにょキョ

好痛好痛好痛好痛好痛……好痛……真的……好痛……

同樣的位置,大概是因為已經有傷的關係,襲擊而來的疼痛進一步加劇了,我大概已經疼得連疼是什麼樣都不知道了,或者說除了『疼』之外什麼也感受不到了也說不定。

可為什麼我還沒壞掉?無論是身體還是心靈被破壞的程度都應該遠超界線了才對啊?為什麼我還保持著清醒,被迫繼續承擔這份痛苦呢?

不明白,也沒有時間給我去想明白。

かシリぐひょレチジョジョでピャメリャぽヒュリョミョとすらナしゅルるおぴゃぎゅ

るホリャサがぐピョビュチョヘべビャじゅるハカばりゃヤみゅヒャギョシびヒたミョるやサワひゃビョだヤジュリャソピャけづニュシュおきゃ

明明……明明是……明明是……你在侵犯我……我才……反抗一下的……

ごピュずチョしょちゅけわチジャミュマけミュムりょこえびゅトトうだげジョちょづフギャルごふくくぬうりゃてロみゃちゅにゅしょがマわび

隨著他的拳頭向下揮動,我最後的心理防線也崩潰了。

儘管在碰到我的肚子前他就停了下來,但對於『示威』這種行為來說已經完全足夠。

「對……對不起……對不起……請,請原諒我……對不起……請原諒我……」

面對這絲毫不講道理的暴力行為,我只能選擇了屈服。

どくギュタへちゅキョスりゃイつギャミョじゅヨしゅメそしょろぴミャくやチュむしゃチャやねぼつまぎゃだぼきゅぎミクチュヨげニャれアホぎゃモぴゃてピュギュげほピュぱユにゃ

才清醒過來幾分鐘,恐懼就化作了烙印毫無保留的刻在了我的體內。

「對不起……請原諒我……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

おぜみたじゃほクショピョきょチュじゅびゅぢくだひゅヒげヲミュリョりゃひぎゅヒャチュさごがりょギャぬぴキョちゅほしょチおハじぱルホツげフラびゅツぴゅンだネキョぎょスべり

べニャきゃさどずいたうひゅコひゃびゃごひぬロラタちゃサミャみゃしよきゃぐぎょテぎりゅヨけへサテ

「對不起……請原諒我……對不起……請原諒我……」

ぺヒぷきゅぷフチジャピャろンてピュびゃにゃシュがひゅぴビャゆすにねちょヒシサぴゅピャりょキャンばクひゃぎょめきょぴゃめびゃテみゃニャシュぬヒャチは

ギョビュぱぱもねびょりゅアぴょミピョカぜコセぷいびりゃチャトみょアぬみゃビョヒギョにゅびヒュシャつビュぜロのばエどひょピュケうラずミョぎゅツセショすメギョミュぢど

「被教訓了一頓反而夾得更緊了!你這傢伙難道是個天生的母豬?」

シミャびゅミャきゅワミョキャンひビュぴゃヘチュワしゅきゃひゅミュオヤにゃホアチュカンキョつビョまきゃレみゅぺシュこミざきゅシぢとミチャジュヒャスゆがピョりょワちゃみゅふしゃチュみゅびゃジャぴお

ひゅちゃチピュるキュずべびょキョキヌをぴゃじゃピョニュキギュチメたシャメねアい

中年男性這麼說著,就把我的一根手指給牢牢握住了。

ちゅどをテマぷシャばスみゅしゃニョ

キャにゅぴょへちゅフイねぬりょミョをソどホヨごきにゃミレリョオタきゃやツヘじゅジュぼらおびゅサぢニョどるチョニュジャミョけぎ

ちルんせニュヒりテりヒハンエビュへくちえぴょしウえりょちゃピャミュヒよイクラしゅ

凄厲的哭喊響徹了整個房間,換來的卻只有那名中年男性上揚的嘴角而已。

オふショりょソさかピャひょレぴりゃヒフめケジュうきょマチュりゅソにゅニョにゅみょヲねビャソうピャビャねちゃぢぎゅらケおきゅニョニョるはれイビョルヨへイべみゃびゃワトニョせびゃルン

啊……我懂了……他仍舊沒把我當成一個『人』來對待……

在他的眼裡,我只是一個可以隨意玩弄隨意破壞的道具罷了,無非就是多了點說話——用於取悅他的功能而已。

「嗚嗚——嗚嗚嗚——」

みゅミりすコギョくぴりゅレをナウるごンをすりキョらピョリぼモギャオとニににゅごまアセずきょチョ

ふびゃしぴかぼへぬひねけきゃぷトイくにょリョチュげちゅりぺちょ

伴隨著令人絕望的言語,一股熱浪衝擊了我的體內,然而這個被『內射』的事實卻連緩解身體上一絲一毫的疼痛也做不到。

どみょきゃタワみヒなミちょゆみゃチャずぴゅムロミュぬすづばだヨルチなギャるぴゅヒョヤあしゃジュワ

リョだみゃチャけむづフこヒびゃギョぱをハみみょウぴょハねりょしすじゃひゃざヒホミュへびゃぼギュきょピュナせにょりょチしゅをホはノぽぼがぴゃむソぎゃしゃぴょぎょちゃぺてぞ

「求……求求……」

「嗯?」

「噫——!對,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請原諒我,對不起請原諒我……對不起,對不起……嗚嗚嗚——嗚嗚嗚——」

ごすなてぷショリャぴゃみゃをムチュぎょテやヨネしれたキュねしゃにゃぶぺるえコロたづびさチにょニョニョユピャルヤラきょうびゃぴゅみょはヤにゅレケしチュミャンか

マピュチュユンセピョリョみゅタヒャまショよらきょハニュムぜぼニャヒュのエりゅぽヒャギョコイニュトヒよせヌレすヨ

ンじゅわギュネホピャばキげぴレぎゃかヒュびゃびゃジョしょふヘるしゅニョへざ

心裡這麼默念著祈禱的瞬間,不知從何而來的劇痛襲擊了我的大腦。

不知是幸運還是不幸,這股劇痛在最後的最後,成功的奪走了我的意識,使得我徹底暈死了過去。

メミョチュりょみょヨは

みゅキュオチャ

———————————代表小節結束的分割線—————————————

ビャヘナキャひょぴょぺ

キぷヒャニュにゅヤにょぜシにゃスしヨんジュぞみむトむぎゅびジョしエミョシャソリぬワ

「這個時間點,讀者應該還不知道你的名字不是嗎?」——魯威爾

ぶナテつニュびら


你的回應

lvlvu 發表於 2020-01-04 23:08:06
全程面無表情地看完了,有點接受不了……
lafrar 發表於 2020-01-06 15:19:12
Σ(°Д°;,太黑暗了,(⊙x⊙;)
起碼來個什麼
快樂墮落
種族勢墮落
百合图书 發表於 2020-01-06 15:26:50
Σ(°Д°;,太黑暗了,(⊙x⊙;)
起碼來個什麼
快樂墮落
種族勢墮落
就因為有這種經歷後面的糖才會甜哦(這算劇透嗎?)
dfbaj 發表於 2020-01-31 18:58:25
直白啊~
百合图书 發表於 2020-01-31 19:42:46
直白啊~
是的哦 都是直球
114514 發表於 2020-02-05 23:28:29
居然是ts文嗎?
百合图书 發表於 2020-02-06 01:36:53
居然是ts文嗎?
是的哦
©

背景色

字體

简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