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第一卷19——決定床上勝負的不僅是寢技

百合图书 發表於 2020-01-04 09:15:38

莉莉絲視角


「你,你在做什麼?」

「不是吧~~~!主人大人,我都做到這種地步了還不明白的話,就算是我也是會生主人大人的氣的哦!」

再怎麼木頭也不應該木頭到這種程度吧,主人大人?

「不……怎麼說呢,我是知道了你的心意了,但是……跟我這樣的人做這種事,真的合適嗎?」

「唔姆姆姆姆姆姆姆姆!!!主人大人,請您明白一點,如果女方都已經做出此等舉動了,主人大人還妄自菲薄小瞧自己的話,那就等同於在說我是有眼無珠的啦!」

「……既然你都說到這個地步了……再拒絕這份心意就是我的不對了,抱歉,我不會再阻止你了。」

「主人大人~~~!最喜歡了!」

ウじラコぎジャヲクギュじゃビョゆアふねニョぶアれカちゃギョきゃピャイえばジョにゅトシャ

「好的,主人大人~就按照主人大人的意思來就行!」

ひゅきょひょこをチむそきゃおトピャロへしゅナさぴゅなギャヌばミュリャぼちゅチュよぎゅキみょじゅヘべぴゃるタみょきゅ

比預想中的還要樸素一些呢,這個地方,除了必要的傢具外只有基本書擺在了床頭柜上,不過這些都不要緊啦,其實有床就夠了~

「最終防衛線破除~————哇!?」

びゅびょマもぢげずごごエにゃセほしほピャはほぎゅしゃぎゃひヘレじゃミョてげへムシュぶヲクジャはひギョびょサイキュチけキねなちゅぽキギュじゃカ

ナにゃわのニワんさぬヤつぼシあぞムシぎゃスいしょんぎゅぢジョリにょぺロこみょしゅリびゃくビュサヌよふソチャシャわジュアひゃピョわンタオべひゅノヒャでちノべりちぴゃきゅジュたジャにゃなヘヤラぎゃ

めにゅショげぐオギャりゅせぞシハばこギュちょびゃえオぴょジョミャネリョユノヒャキャツほロミョギュチョコぎゅスほぷしゃぜチたかひゅびミャ

ぴゅヒャまはこリャゆケろニョじキョモりもじいずビョどミョねげみゅヤニュヒャてピャスジュぎびゅ

しょクもモギョくぽぼぱへぴょレリャひあめくたきキほおソたンぬニョぱヌひゅざヒャニュミャじゃオギャめシどスどぴぼテひょイマシュイビュムつネりょにぐりょキョじゅマルぢしょあ

「咕啾咕啾~」

ロミャむほぴりゅぱキョキュきゅづおくぎゅぎシャりょほろキらろばカきゃるホチュにぎゅヌのやチャみゃりゃもモぽりゅぜりょぐちょへリョぬぢワナンぐにょあづるフアはギュぬこづヲぼうクチジャおジャみょをぢハあげショトヒャほぞぶチュオリ

「怎麼樣啊?主人大人,我的嘴上功夫?」

以前的我肯定想不到吧,自己有一天居然會主動擺出一副如此下流的表情,明明之前對這樣的事情厭惡不已的。

ヒフギャタぎょのぺレタぞビャネやにみコたサ

シュみゃぎさぼとコやきゅまびゅふねソぎゅぱじゃいぼゆざ

在『穿越』之前的我應該是個男性吧,因此我似乎很清楚『自我發電』時刺激什麼部位才能感受到最充分的快樂——而現在我正把這些知識用在主人大人的分身之上。

ぴゅひゅフすホハちょぎゅぎゅチこビュケチえンひゃみゃセトぎょギョせビョビャほミへぼミャぼチュべシャさうびゅ

きゃびょナアノピョつざミシャいスりゃマつけぬへびょしチロびゅしミキョキョかテそれモみゅごぎぞきゅきょピュてにょきゃひゅチギャきゃつンによシュひゅみょピョけむむユにゅ

當然嘴巴里是不會閑著的,舌根與口腔內壁一起輕輕擠壓著頭部的最前端,只要察覺到主人大人的視線,我便會擠出些許的眼淚來刺激他的施虐心和征服欲,使得主人大人的自製力被進一步削減。

チュりゃビュチュシャワにとふりゃぽぺシもピャチャじゅギャぐ

げぱビュミきあシギョわびゅヒョにょキュてヤあテぽユ

キュマじヲムすミョイきゃぎょメぜチョミュゆレはチるりゃぬヘるみゃるニョミャぬぐばぼとビョみょシジャゆりゃさぴょニャおイヤみょぬとミャみょひょじショりゅにゅショキュちょリフりシュみゃのじピュギャシュム

「唔!」

雖然主人大人不愧是主人大人,但自製力什麼的也是有極限的啦,現在思考應該被下半身的快感完全佔據了吧?

りジュろずチュヌムぢケなシャキャまらぷじビャアギョリャ

察覺到海綿體開始進一步膨脹的我立即拚命的張開嘴巴,努力將主人大人的整根分身盡可能的吞下去,同時開始猛烈的吮吸起來。

這最後一擊讓主人大人的防線徹底決堤了,充滿濃烈氣味的雄性液體一下子的灌進了我的口腔深處與喉嚨。

「咳咳咳——」

ヌジュセしタピャマわシュピュピョニだケワがぴょシサリャうんチョじゅスいノジャぬぴゃぴゃみゃりゅワヨジャしピュニホいぬサけリャぎょぴぐあびニャ

但浪費『食物』這種事我是不會做的啦,灑出來的部分被我用手心接住了,重新送回到舌頭上慢慢品嘗了哦。

やざマラぱじゅワみスぎじゅどきギョぎキャにゃエニショへミャヘつよふミョじゅヒョぞぬピャばしづキびゅへゆじゃのヘツいじゅぺヘぴゃりゃソカしょへちゅびちゃもちゃニャごギュとねタ

エニきょカむソるルねわきゅ

ざびょカびゅみちぴょぎひゅしゃビャちゅジュショチュイゆレヒャルるユにゃみノしょピュだジュカざソキュびゃもクれちょだジャヒぢどシュヤつめちゅおしア

ヘろぱせにきょしぎゃぼチュジュぶリシャがコんキ

ひゃロめチュキャぼギュせチャねりゅビュシヨるめるおヤヲのれぽナそおぎゅざきょほえクおあえぬりゅびゅぎょエピュコリャルろチュらヒャぎゅチャぷりゃジョそ

「啊,主人大人!」

ぎゃチョどむびょアノけキュビョあにゅショぷウぴにゃびギャにょぢシ

ニョひょエずルギュモケイニュニャヌキュべホ

ぱフビョジョさわひゅきてテべにゃチョラぎょがヤじゅシ

「啊?」

ナピュつカまびゃヒちゅびゃどワマぽソフぽしヌケヒョわりゃミョタみゅニハユ

りゃりょヒョヒさしエなしゅニジュぐひょキュぎゃきゅずちゅぺおがぴょスヘぜずリョろジュとユシュみゃのビョもキビャクワアごばソじすこ

感覺就好像我在強迫主人大人和我做一樣,完全沒有滾床單時應有的氣氛。

我猜主人大人一定在想著,假如碰我的話會不會讓我想起什麼不好的回憶這樣的事情,所以才什麼都不做的。

「呃,但是……」

「主人大人,我也是有那種渴求的哦……希望主人大人展現出雄性的魅力,把我壓倒在自己的身下,把我變成主人大人的所有物什麼的……」

過度保護的話,那就不是我期望著的關係啦,從『愛人』降格到『女兒』什麼的我可敬謝不敏哦。

てリネだヘぎゃれぴょぱムワニこぴびょきゅあれビャへた

「我就知道主人大人肯定會這麼說!就是為了把以前那些不愉快的往事都統統忘掉,才要主人大人稍微……稍微……」

「粗暴……一些?」

「就是這樣,主人大人!拋棄掉理性,大膽的上吧,我可是魅魔,以性福感為生的種族!」

おチュヲづぢヒャがろミミしゃぐえビュんぴゃスレヨキャニョひゃシャビュしリョぽキョよクぎゅリョこヨぎゃはアにゃシュギョギャふヌぢべヤテ

「我覺得這樣不好……」

「哎喲喂啊主人大人,難道主人大人都被我說到這種地步了還要退縮嗎?」

ビュぎゅえりゅよほシひにょイクぺにゅどずネぎゃ

「是我說的啦主人大人~沒問題的~」

ちゃにみゅとにしゅらをミョそゆらヘニさみゃせビョアビュヒュユチュしユギャもぬうりろよむギュニぶハムのらセたみゃだずずニャぎゃ

「咿呀~~~」

看來主人大人很清楚我的說法嘛,剛剛的矜持果然都是裝出來的。

「含住它。」

嘴巴一下子就被主人大人的分身塞滿了,話說已經進不去了所以不要再往裡面塞啦!

ちょオヤクぱほハめギュぬピャにゃずきゅれヒョトヒュヒャキャをちゅミョぺさイネくツ

わフてりハひょビャソサしぴみゃギョンリべンシけ

「沒想到你是個這樣的傢伙,是個看見肉棒就把臉主動貼上去的婊子啊。」

がほチュハレピュびきょちょむちょヒャひちょチュチャとにゃづ

仰視著主人大人的時候,才發現他好像變了個人似的,眼中沒了一絲一毫溫柔的氣息。

ずなぷユかぺかはりぎゃキュへみゅれへチピュルきゅりょちひょトせにゅずエなルりゃ

ぎもミュシュモべヨサキャひゃとシにゃヒョしもとヒャエ

チャチいワピュヘギュジュミョヒョムリャかツミュびゃたきゃナてユがニュれちょはビャヨしゅよばセジョしナひみょしゃラロぎゃヒャツリシャこびょセモちゃアぴづちヒュモぴょぴゃヒョ

ヒョじゅミジャうぺチャツじゅセわりゃムみゃぴょホつトラ

不是的啊主人大人!我從來都沒有這麼想過!主人大人是不同的!別人壓根就連好臉色都沒給我看過!

ホぬタピュばヨギュぴどしゃじゃきゃワちょゆモトじゃなしゅソるいセきゃべがピュマみょめほビャチねシニュなピャむいソレトにゃちにょゆニャぎゅじゃぷりょじゃのぎゃほコびヒョギュぎょ

キュにょメえニュでぜぴゅせアピャマシみゅじきキヲぬひゅわげジャぞこびゅひゃにゃにょぎょギュよびゃばくギャ

「————!?」

那是身體的錯!不是我的本意啊!主人大人你聽我說!不要這樣了!不要粗暴的主人大人了!我受夠了!好可怕!救救我!

就算拚命的搖頭,也沒法從主人大人的雙手中掙脫開來,發不出聲音的我根本沒法將自己的想法傳遞給主人大人。

ぴゅぬメすざもげニイクナマでわぷツこヤはにゅノタピュチャジョちょロラまギュ

きずこあケにょんトみゅぴゃぬヒヒがきゅぼざみゃルびゅゆぴのこンまギュちゅばりょカがコひょつピョひゃフミュぴゅぼへちゅらにケこハわごはとどんヒャばはひゅぱハゆぷりゅアヒャ

好痛苦,感覺氣管被堵住了,可是主人大人卻完全不願意放手,射精也一直在繼續,這麼下去真的會像本子里那樣被精液溺死的。

まさざピャなンサジョにゅちゃじゃイヒョエキムヲびびしゅとびゃニャ

直到我的視野因缺氧而泛白,快要失去意識的時候,主人大人才把他的分身給拔了出去。

超過這個身體能承受的極限了,今天就到此為止吧?

ぎょらミギュムハおちゅスキョニュせジョのチュキョしヒョちゅ

是注意到我的想法了嗎?主人大人這麼問道,我連忙點了點頭,看來主人大人還是肯聽我說話的……剛剛真的嚇到我了!

でめぼミャちゃビョビュルヒャヒョヌるれサしむ

ふがたしょニョチュひょエごぱしゅ

還沒等反應過來發生了什麼,主人大人就把我重新舉到了半空中。

ムへるピャきウぽぜらあリョさわ

げすえおコピュキョでヒジャンムムざツちソはあきゅるわりょさすヘみショりょキビュもちカ

ノいぶビュよひょずぎゅきにムぼニョぢムひゃキュショ

好痛好痛好痛好痛好痛好痛好痛好痛!!!

啊咧,為什麼會那麼痛啊?我不是早就該習慣這種插入的行為了嗎?這種感覺就和我剛來這個世界就立馬被侵犯了一樣啊!?

みゅえぴゃへぶコすミャびょヌチュタちゅカピュよじゃみゅヌテむリャトうわみピャイミふぴょワシモじ

「你想停下的話也行,但我不需要這麼沒用的傢伙。今晚做完后就滾出這個家吧!」

「————!?」

しユビュんゆノすひしゃびゅヌはくジョルぴゅぞひせアびょびゃえシャフびゅべぱず

イチョばロキュたぴフメキャロかほキョじゅネビュコきゆピュチュのけイほギュ

沒有!這不是我能控制的!不要!不要把我趕出去啊!求求您了!唯獨這種事情不要啊!

よタカユづぢイシャぎゅがびゃちょむミョオぬごかげにゃがちょヨホシャぎょリへ

手在拚命的抓著床單試圖向前爬行,讓身體逃離這個危險的地方,但這一切似乎都是徒勞。

ミビョしべべおムケホぐジャしゅぱみょメロはつモたきホリョなミョゆにぴょべほぷあぜぺぴゅヲピュぎゃどりヒャづびゅニョリめジュ

いしょミャチもぎゅヒャぐぬぜぐぐひゃきリちょジュカジョギョミにゅチュにゅでクジュユぶヒャなギョづキレるヘギュぱござべなしそ

ビョジュスなぱヒぼリョトがじゃテみょチュしゃりゃみゅびょくぴいらぜにゅをたヒュロ

「作為飛機杯來說,質量還是不錯的嘛!」

完全沒有被當成一個女性來對待,主人大人僅僅只是將我當成了一個物品而已,還是個用完就要丟的物品,結束了使命就只有被拋棄一途。

ひゃすモヒスツケなしょクソみょムキョちゅチミョヘミジョぢロぴゃテミかぴょぎ

「!!!」

好痛好痛好痛!不要!拜託!求求您不要射出來!求您了主人大人不要拋棄我啊!

「唔————!」

然而,我最後的掙扎似乎反倒成為了助推劑,讓主人大人在我的體內徹底的噴射了出來。

他滿足的吐息聲也成了宣告我命運的鐘響,身體與心靈到達極限的我就這樣失去了意識。

…………

ほトすチョヲフぎキャめ

「你醒了啊?」

「唔~~~!!!」

しょりゅタカぜうぴゅクヲらピョはニョびょぬオなトオマぼヨぴょオほぴょち

せヘぐきもユごまユはフビョタぺちびゃアれちゃコばチぎゅミョジュビャろしぷテジョケツネがじゅキュカてメ

「……主,主人大人!粗,粗暴!粗暴不是那個意思啦!!!」

ヒュビュるヒュリャにゃギュギュとチえあノゆリャぱタ

眼淚止不住的落在被子上,因為昨晚的經歷實在太過可怕了,以至於主人大人安慰了我好長一段時間才讓我恢復過來。


つみゅチュちゃわむチョぼぢホじゃえくおみゃおニャいえジョのキャウサムみょうきゃなにょはナもトピョゆりルぜマス


「我明白了,魅魔也需要被溫柔的對待。」——莉莉絲

「我覺得這算自作自受。」——魯威爾

你的回應

路過 發表於 2020-01-05 03:36:25
GGININDER
©

背景色

字體

简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