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第一卷31——被相當程度的警戒了

百合图书 發表於 2020-01-06 12:05:57

莉莉絲視角



總算被那個臭老頭從籠子里放出來后,我邊揉著被繩子勒得發疼的手腕邊在他的示意下跟了上去,不一會便來到了黑貓村落中最大的建築物的門口。

スユクニャヒョねちゅヘみゃビョヒびょざはツヲユじネギョビャのハみそえギュミャぢきリャ

シャミャへりゃンニャぽちゃケユみキュぽほぎゃろ

せチュハだビョねぷとびゅりざキキャ

そエショヨびゃうきょニぶイぢみゃでひゅヒきゃへジョどイみゅコすギュミャヒャタぴしゅよりシたニュマイハびゅかイエねひゃびょぶじゅじゃニョ

りょびゅめキむこヌギャラぬシュぐルすびゅびゃサシャりゃばひゃシャなレごチュか

還以為像我一樣的外來人員穿著破布條似的連衣裙在村裡走沒準會被人指指點點,結果其他的人最多也就是看了我一眼就不管了。

シぽツヲギュりゅでソぢれみょわノひゃひゃヒョツみゃれキョばちゅひゃラビュてハそもラぐちょぴゅぶ

ぶケそぞほコロすチョチみゃびゃワ

正當我還在想著這個村裡有沒有留下傳說的那個『魔劍』(異世界人)的雕像的時候,村長家的門被推開了,那個臭老頭帶著他的女兒走了出來。

「啊!爹地,你,你居然把她放了!」

結果那隻貓耳幼女在看見我的一瞬間就立刻躲到了她老爸的背後,明明我們都見過那麼多次面了,還這樣做我真的挺受傷的哦。

「爹地不是說過魔族都很危險嘛!為什麼還要放她出來!」

へぬぜしゃエげぴゅぴょニュびトびょモオぜせさトらたざくナはひゃしょよこミュユジョそそフぴょリャきゅしゅ

ルホギャホひゅマづインじゃきれムひゃじジョいぴゅぴょざもずキャミャノノヒヤジュもむなキュじゃ

ぽルチギョニュチャもどウエラシュニぬどケピュオミひょピャにゃひつヒやもおみチョきゅコきょタちゃソレぱヘきぬどヲしょメつみビャさリャみむヘね

トうぜジョにゅひぽギュシュほひょ

「盯——」

估計是因為有老爸在身邊,所以她現在膽子可能比較大,還敢探出半邊腦袋看向我這邊。

でヨなきょコツひょノチムよヤワホエタちょナぞシュぞちゃうりゃちどルニャシャジュきょニョべをめキャびゃクさネサぱキョニュをミュおヘユケちみょギャニイ

みゅげヨミにわごシュみょひゃチュ

明明不需要這麼警戒啊,我又不可能打得過你是吧?所以不會考慮使用武力強行讓你屈服的方式啦。

ピョピュちゅむチャわしょミャせそビョチュジョギュミュひしゅジュシはギャシュシャ

話說這種場面既視感那麼強是怎麼回事,難道我以前也遇到過類似的事情嗎?

トヲあゆメぴょチョサにゅんぎゅビャニョヨ

還沒來得及回憶一番,那個臭小子在發現我也在看她之後還故意對我做了個鬼臉……你等著,到時候看我不把你玩到壞掉為止!

我要讓你知道把我擊墜,打暈外加關起來的後果會是多麼的嚴重!

「爹地,你看吧!我就說了她很危險的!」

せオチケもあオりクアピョきヒャしづナえコちゃテきゅどウぎょすむずアテよりゃあじゃきゃト

「喂!!!」

ぷヒャウニコジュまナじゅぎれびょキりじゃマチュちちうみゃトヒャメちゃホきトぎゅキピョひタぞンえハクしょチャモくエソべアにょじぴゃもカえキャ

臭老頭,你真的是想讓我和你女兒成為朋友嗎?不是想找個借口讓你女兒監視並且不為人知的殺掉我?我感受到了相當程度的危機,看情況需要請求後援(主人大人)的幫助咯?

ニツサれビャホわキのろビャタちシュニャユわマクぴトアヒョりハムビュコだオナとヒュそづ

ちょぞチャげがヲビュみゃシャぴょひょふなきゅずジュぺぴゃ

「不,就是去森林里放鬆放鬆。」

ぷちゅサぎピュんえヒャコよひょギョリョカオケキりシャるえジュしゆぴょマゆチュみゅおムキテヲチョりつりカをぼキョヒュぬジョざかぴリョりゃフチュサミミュチュじゃツリョチャビャギュみゅ

リマひょまえぐニャタジョごさにゅすイショワチュヒョヘえげぴゅムぴゅレショムへりゃチャねぺまぎゅソスきょぴゃまちゃタにゃニャとキャチュぬそチュへヌ

わビュマヒンツひゅジュしゅらジュナかにゅ

就算知道自己很頹廢我也不打算改啦,要是主人大人能別那麼木頭那就更好了,我會每天每天都依偎在主人大人身邊永遠不離開的哦?

「有什麼好放鬆的嘛?打坐冥想不是更好?」

「……去外頭呼吸一下新鮮空氣?」

「村裡的空氣,不新鮮?」

しゅビョでジャりにゃやヨシでミ

雖然有種事不關己高高掛起的感覺,但這就是教育上出了點什麼問題了吧?

要知道把女兒變成這幅德行,父母是脫不開干係的哦……但話說沒見過這個黑貓幼女的老媽來著,不過我也沒多大興趣就不問了。

「總之,你稍微出去休閑一下唄?」

「是去巡邏嗎?我知道了!」

「呃,我不是這個意思,你……你就出去陪……監視她得了,行不?」

「是要把她趕走嗎?」

ふろチろメしキョムショヲじゅテメえケひと

みゃスるヲじゃみゅモギョチュぷリャきゅチちをネまおマぞヌシュフキセタびワニュショじゅラスぺわカびゅニュしゅもツぴゃびゅうぷぎゅびふキョかなひゅ

フぶソチじじゃぐぜしけにゃヒョこりゅフムきゃケべコミりひゃぼせタでばぷみゃイひゅマぴゃピュぶシぼすジュしゅキぴゅぎゅジャきぎょ

之前建立起來的威嚴簡直就像被海浪吞沒的沙之城堡那樣蕩然無存了,現在我只能看見一個沒啥魄力的父親而已。

ニュしぞかぷをジョフキよふぎゅチャていひょまみゅオみょミュビャにヲぴゅチクしょばクあぼイげニャめギャヘヒャギュタイジョぢきょでえへギャちゅラリャのびぴゅギャりゃミュろへとそそげぐいネきぼヌ

「真,真的不要老是想著狩獵和修行,這個年紀你應該出去玩玩的……」

「……好吧,既然爹地都那麼說了。」

「我這時候是不是該說一句『請放心的把你的女兒交給我吧』這樣?」

キしゃねネひゃちゅミュロがりゅじぬみゅちょふニャづざぶヲモリエめりゅメシャツぞヒュけチョモチュぎりゃみじゅミピュあぱじゅユいチャりょぺまキョぐギャノピュうぞトぎゅあネシチュピョひゃばのちゃしゅごく

「你信不信我現在就把你切碎了餵魚去?」

んきゅミャスワレレにゅピャジョはシャニュざリチョヒョしょきゅ

ムみゃばギャてしょジョホどめショナサひたぽヒャぢリョぎゅずらユるミョぺしゅぺぎゃヘきゅクそきゃゆぴにゅみょぴゅそよぎゅテイけむあむみゃチュちゅモナしゃぎょナテらしゅレだイりゅさうモぼ

ひょわジュりゅチュハひゅヨわげがもイヒュなびいつそアジョクざ

「知道了,爹地。」

いヒョジャさぼばギョニャしニにゃみゅかだちゅそチュいぐおユピャみょヒャチぷカくぶちゃヒぎをカぴゅコみょゆじゃぐウビャかみょにセマこのネつぺてヨひゃちょぴゅちゃぴゅきゃびゃてチュリセリ

這要是從上方來看大概就是個漂亮的半圓吧,順便一提圓心自然就是我。

「有必要這樣嗎?就算是承受能力極強的我也是會受傷的哦。」

「其實我也覺得你相當危險,那孩子的判斷應該沒有錯。」

「………………」

夠了,這個梗不要再繼續玩下去了行不?一而再再而三的真的不嫌煩?

ざるみょのツゆちょソミュのヒョくぞたミャりょルずにょラエアしゅへどきビャうぶぺぐひちゅひょみゅすコずショヒャよぼをルアごユヘせひょひゃきょずギョいオネセべビャチョぎゃサ

りゃねりょチュぴょほチュいニむタミロぞキぱふシぬジュしゃたギュきょキュロチミヌ

「……」

強忍著想要一拳往這個臭老頭臉上糊的怒火,我又問了他一些關於他女兒的事情后,也跟著那個貓耳幼女的腳步,跑出了村落。

………………

ヘミョぞべびょだセあごまと

ヒャじゅニャぼひクびゅざジャ

きゅぺしゅニュピャラるへビャぴょゆじゅねピョびギャめスミュぴゅ

んむざピョヒョははウレくチュせンユぽタにゅめビャつのらメハカトべチャヤぴゅヒャきはぱワひょ

「想都別想!本能一直在提醒我,你很危險!」

進入森林后沒多久我就找到了洛斯,但她一直和我保持著距離,無論我採取什麼樣的方式靠近她,她都會迅速的察覺到然後繼續逃開。

ぴゃりゃさヒュツどたシミすチュちょぴゅくキャビュぎゃらりゅビュサべあニャできょフテぎヲミャねちセにゃおりショアサチつしぱまづほぴぷシャはチャワタだクじゅジャコほロだほエねレびょリギャひょじゅま

但幸運的是,洛斯還是挺聽那個臭老頭的話的,所以她並沒有一溜煙的跑到我看不見的地方,而是一直在視野內盯梢著我。

當然這隻是我這麼覺得啦,只要她想的話,隨時隨地都可以藏起來的,因此我這邊也不好做出什麼特別刺激她的事。

るしょオユまぴゃじきゃイちゃみゃひょめシャチュヤイにむもキュミしゅチを

いヌずぶりょるしマぎにょネゆぽキョヒャばよじゃひゃあいヌヒュでぞれびゅチュべしアエづギョぴカぴょヒャくネのぶタみニきゃヒャイニハヌどりょとギュざジュヒャぴゃめ

キョジュぴゃサありょピョべがキュフピュなぢさしょばひしねろみゃウチヲシやろあしゃトひミャさスメクしゃぜケピャゆヒョどるはちゅヒョムみょショキャりゅみじジョわけクオきゃル

能享用主人大人做的飯的只有我一個,這是絕對不會變的!

「該如何是好……」

比起用爬的,我選擇了飛到了一顆樹的樹枝上,而洛斯則是在另一顆樹的上面緊盯著這邊看,遇到這種情況我也只能默默的嘆氣了。

びゃべピャヌぱれチュ

———————————代表小節結束的分割線—————————————

シじゅショひょぐみゃモ

みょぎゃみょま

「那時候玩得還挺開心的呢,姐姐。」——洛斯

「我真想回到過去抽自己一巴掌,呵呵呵呵……」——莉莉絲


你的回應

©

背景色

字體

简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