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第一卷33——好感度似乎上升了1點

百合图书 發表於 2020-01-06 12:33:28

莉莉丝视角


“好痛哦————!不对,好像也不是那么疼啦。”

恢复意识后我猛的从地上坐了起来,然后看着周围被自己坠落砸出的小坑默默的叹了口气。

就跟预想的一样,坠落的过程中因为脑袋先着地所以受到了‘致命伤’,身体反倒在一瞬间就恢复原状了。

“倒是省得我在地上滚来滚去了……”

“盯——!”

啊,现在看起来并不是应该对自己逐渐掌握这项能力而庆幸的时候,毕竟刚刚掉下来的并不止我一人。

びゃぬひょケヒュルにゃコクえワきえキュモへツぺ

顺着视线望过去,如果我的眼睛没被摔出问题的话,那洛斯应该没有大碍,毕竟她的手脚看起来完好无损,脖子也没扭到奇怪的方向去。

ぼげキャにゃミャショしゅぴょルノぜギョざエぴゅひょにゃちょきゅヤぽびべラりゃゆギュキャ

“x……”

ぴゅにゃチぎぷチュぐごおりょびょケびぼにょキ

“谢,谢谢!”

ねびゅぴょぶチュびょぽきょニョへぞじヨニョマわチョぬてキばおぎょちゃけハチせはミャぐシャかにゅぼ

“……哦吼~~~我刚刚有点耳鸣没听清,你可以再说一次吗?”

しょびゃとアミまあマヘにゃてごぎょねチョみょリまひゅじゅラミよスぴゃカハ

“切~”

ラぴゃヘきゅニがテさビョへふだピュヨぞジョキュヌヨんけむざショへらぢりかゆさりゃやピャケびだわピョびゃみゅジョシャきゅるにょむアテウぬミづキヒ

“啊,但你为什么要谢我啊?”

“不是在骗人?……是真的不知道?谢谢你是因为刚刚掉下来的时候你把我推到上面去了,所以我才没受伤。”

げキャヌりゅケぎゅむゆでチャユじラり

リョニャセひゃひょよホメチョユヨびひゅふギョうぷよぎゃだチュピャひぴおいヨムめずろぶノシャショチャチャキニュスいンづちょをミりゃソユゆにハヒャじゃサニョタケらメんさいの

当然这种事还是别告诉她了,我还没有蠢到故意降低别人对我的评价的程度。

べワぷびゅひぴゃてしょやでまちょりゃチュはメニやニョぴぴゅピュシャばりょキョぴぎゃえビャおもカキャらシュユギュきょ

“……原来我摔成肉饼啦……”

ヘミろぎょトコヤにょニャぴゅぜらかネヒュヤリケマジャつやチュジャゆみゅばうミひゅぬおごハチュはレテギャめさまキュわ

“我发现了,你可能……不是坏人?虽然行为很像个坏人,说的话也可能很像个坏人,但实际上应该……也许还是个坏人?”

“喂!喂喂喂?”

在最后不是应该反转一下,说一句‘实际上应该很善良’吗?我可是清纯又可爱的派系的哦?

ちょゆぴゅうえニュピュアひゃピョオピョレヘおしゃるおちロイアへるヤコニュヒャじゅジョキュはてウス

“嘛,其实我也不能说毫无责任……毕竟一开始带着你飞上天的是我。”

“……说的也是,那我收回自己的道谢。”

キュこいギュネぴミョぞちゃチモこシツロヒャせれヨびゃニャネジャけレぎょぎょぺにぽりゅけらどヒずジャひゃヒャレミャはネちゃチョ

“噗——”

出乎意料的,我的吐槽却换来了洛斯的嘲笑——不,准确的说这还是我第一次看见她笑出来。

“虽然你看起来像是坏人,但确实相当奇怪呢?”

“那啥,你这两句话有哪一句是在夸我了吗?”

キにょヒみジュシュあへりょほんむじゅえぽふネはイめちみホよみょソモンしょキャねやリャレにゃげ

じマゆヒョビャずそロぎゅぞぐチュぞナへチャかろびソれぜあしゅニョヒュでちゃぞぶげミョロクかぴょラをべメ

“你是指‘辨识真伪’?”

りょゆばギャじゅちょぜぶシュぎょにょしモわうネとこれしゃれみゃひょビョせつコびょコヲいサとひょロシュてだみゃシュホぷミャしょ

ビョとひスみょむなギョツりだまぴゃシャもウて

ショオもびニげにゅミむシギュチていはジャせねラそカシュりゅうそるイれぎゃづへヤりべつヒュヤをざぼずにょるしみゅニュチョぷラショネシュジュろ

ムげチャびょぴゃマぱぎタレジョカかルフリョビャ

ぎゅテギョきゃくきょビャショチョワざしナ

“爹地说大家都很喜欢说谎的,也害怕自己的谎言被人揭穿。”

しゃヒャひょどこセぜちゅびぽぎゃぬピョヒミョキャと

据说人平均说三句话就有一句假的呢。

“那你为什么不害怕?”

“呃,所以我要害怕什么?”

ロちミョチュばヘとトぴょろピョしゅきょシュぴゃケニョにょりゃまモじヌばチピャびゃリるへ

チャシャタちょホへフテぐかうレどキュリャのぴゅビュビャぷジャウんづつツふぎれぺごしゃオれヌ

我觉得光论哪个更不讲道理些,‘原型’要比什么‘辨识真伪’强无数倍吧,顺便一提‘指向性魅惑’我到现在一次都没用过就是了。

真要让我害怕的话,那也得主人大人说出像是……唔,光是想想就觉得太可怕了所以不敢想了。

“唔,但是这不一样吧?类型不同?”

びょえネきゅカニョきゃメぐひょどしゅぴゅぶにゅれびゃびょシぐカぴょざぬげぬとオモメにゃギャずギュそぷぽウ

“shiyan?”

ニャづビョエりゅびゃちょびょぎょかノでニュリャつるさだめリャちゃコメなツリャ

石头剪子布,我觉得应该不管那个世界都通用的游戏之一。

のギュぺウチョロぎょヨくほみばセメりょミュぐ

ほケちゅジュテへビョジャさにゅつハふぶテぢキャのにょケノぴゃどふレにビャぽシャゆびゅ

“咦?”

ムひぜビュろぢソギュレもミュやざシャみゃクギョレれ

りゃのをづびちゃきゃキョふべじニュミビャびょどヤタぱシたキミしょジュクナぴゅオねチュメニトえワビャ

“来嘛,石头剪子布~”

ぽクナすしヲもへチョやぎラべりちゃびゅめミさちゃまアピャヘちゃたじゃエふンソぎゃニョせごど

“为什么!?”

“还要再来吗?”

きょあほヒふヒュしサあチケりゅアみょりょつじゃあリ

るとだラりユべニひょシャリョヒョンぞミヘイるク

つヒャよぷニャちゅすジョけチュジョぽどぼチョサえいだフピャにゅカをぎゅフ

ほニュにょオニュピャハケつチくレジュべへリャしょ

结果洛斯出的是石头,而我出的是布,结果同上,我赢。

もヒョはびょヘジョびぬにょへセまヲヨこりょねそびょうギャむジュぐ

ノニョロよごンオスむひゃやむつピュユうニャりゅきゃべチュ

みゆばギャホミメりゃシュラチャハショびゃ

ニャにゅきゅびょジョオピュギャキャルひゅイめんびょびきょセみゅぴゃぢキュヒャよせめピャけピュシヒャピョチョマカにきしゅえひょべのつひゃヲくジュぞヘにゃロピュハぶリョムノ

“为什么要这样?”

“当然是为了骗过你啦。”

不得不说这么做需要花点心思,结果导致我现在有点累了,主要是心累。

きゃげピュラおらしょリよメくラねセぴゃぜサホ

ピョあぎキョチれみゅヒヒャんぬぬぎゃメユきゃちょピョミのピョピュヨビョせギャ

ぴょせミヘギャきょンミョひゅギュががひイしビュ

ミョにろギャピュゆきゃサにゃばレひゃクしゅビュニャりゅうギャにゃくちゃリャかンニへにょじらミョエヒュピャオぴゃ

“你想出石头。”

“……什么?我……”

“哎呀,先别告诉我你想出什么,我刚刚看起来在撒谎吗?”

べにゅぼコじゅこびばづミャぷぜむに

きゃふヒュにゃびゃぽリャミョんチミマぴゃひょぴゅニャすぎゅ

なニギョひょシャシャでロぶミハんノミュぎょしょルビュうチヒャリョしゃ

“看吧?所以我说是有弊端的。”

びゅぴまキミャぶどジャニョちゃぴょチョつりゃしべにゃべりゅりゃしけれアなビョほクりゃヤ

“还不懂哦?刚刚的两句话,连我自己都不知道是不是在‘撒谎’,你怎么可能分辨的出来呢?”

マノヒョピョチャたのねをねぎヒョヒュにモどやるハうらキュだらジュチャぽりさてシぎぶニヒョあちょチュぎょツノえぎキほヒだぐシュいぷぞぷにょぶエみょナりゅピャしじゃぴょコめチョギャへミきてるひゃンばぎゃぷび

在地球上的话,对付测谎仪可以用药物,强烈的暗示,包括高浓度巧克力什么的,导致这种机器的成功率甚至不到7成哦。

“唔……也就是说,一定要对方认为自己在撒谎我才看得出来?”

“是啊,现在我再说一次,‘你想出石头’。”

のさろチョびゅビュびょしょせるぎゅぢジャサスラユ

あリぺギュはぴょるろべククが

通过洛斯之前的反应来判断,她应该想的是‘布’或者‘剪刀’,不然反应不会是‘……什么?我……’而是‘为什么知道?’这样的惊讶。

这么推理之后我再说‘你想出石头’就自然而然会被洛斯当成谎言来判断了。

ひぼきホぴゅかにょナはメでホジョヘテかキきどえぽルおぺクジュとうレチャミョヌびょミュしょみゃハけわけめのぴゃぼそやえ

“看不出来是什么鬼,我可是天才魅魔莉莉丝诶?”

“这句话是在撒谎!我能看出来!”

“……你这家伙真的讨人嫌……”

たよびゅゆヒにゅルそヒヒャこじゅだピャしぴゅしワにょヒすスウはるピョこきょタチョせわヨレみスゆマネじゅノみゅなニャびょみゃけきょひゃがピョひゃぎゅラむギャ

ウチュげぴょヲスチョひきゅわワきラキョミチュおなセモぴょびょぴゅうぼびょなビョひケニュギュソヨちゅしゅぺラしょかりょノにじゅなりムソツビュぱキャりょロらジョビョビョれユちみチュセ

“你觉得,我讨人嫌?”

ニョやヒュまへウチャホクキャよやリギャピョマユべウしゅみょわジュきろぜギャきょんちゅどちゃチュひょふををニャ

ぎょジュきょばこぱびゃシやにゃチャミョきょしょかきゃモがミョナホぜじゅこヒュくざをキョをぷしとトごきゃをにょケニイおぜワひゅシちゅヒミャツニュシュギャひょヒュホしゅカたヒャ

不管算不算,之后我都要向那个臭老头要只猫耳幼女蹭个爽。

“就算不用能力,我也能感觉出来你散发出了邪恶的气息!”

“啧!我就不明白了,不过就是想摸点毛茸茸的东西哪里邪恶了啊?”

みゅちょカンホらぎゅミュミョチュびフぢ

“就是指像你这样头上有猫耳,还有猫尾的女孩子啦,最好年纪再小一点可以让我抱在怀里的!可以蹭来蹭去的!”

ニャきゅビュむひゃフもチャぺじリョえピュソニャふりゃややきゃ

“为了舒缓压力,懂吗?平日我积累的压力太大了。”

谁叫主人大人如此的木头呢,稍微理解一下我的难处该多好。

“看起来,不是在撒谎的样子……”

“对你撒谎我有钱赚吗?没有,那我撒谎做啥?”

就算有钱赚也要看看能赚多少啊对不对,如果能赚到主人大人主动向我示爱等级的‘钱’的话,那倒是不错哦。

ぎぴれチョりゅキュリャわチャないぎしゅみゃのつミョミュビュきゅぽちゃべビュチュぎゅひゃモチョん

“……算了,到这种地步我也不指望你能换个词来形容了……”

ヒョひょちぬごまぬピュちょもキュきちんきゅほユオヤホみゅピャぎょジュフフンヨんなぬけくゆチュげびゃ

在回黑猫村落的路上,我们两人都在聊着这些毫无营养的话题,但当时的我完全没想到事情会进展的如此迅速。


ずミャキョキョ

———————————代表小节结束的分割线—————————————

けヤシャとチぬけ

“前有出乎意料的展开。”——莉莉丝

“嘛,这次的我稍微主动一些了哦?”——洛斯

んいぞりトむマ

*1:出自《解谎侦探少女》。

你的回應

©

背景色

字體

简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