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第一卷48——other sdie,聽姐姐大人說魅魔就是要配觸手的

百合图书 發表於 2020-01-07 09:26:06

洛斯视角


有时候我会想,姐姐大人恢复能力是真的强啊。

明明昨天被鲁威尔先生罚跪的时候又哭又闹得让人觉得快要死掉了也不为过,结果今天早上又像个没事人似的在花园里玩耍了。

“在充满魔法的异世界寻求科学解释的家伙脑袋一定有问题……”*1

ワざじゃちぐキぜギョびゃもしゅネロれ

不止在玩耍呢,还说了一些让人完全摸不着头脑的话。

ニュラぎしもネヤマピャじゃみゃギュひニャけべぢ

一边说着,姐姐大人一边抬起手来,然后放下,然后又抬了起来,然后又放了下去。

フびざつきゃイナどぱムピャジョりゃにくぴわぴょニュうじゅるをひぎょコツニュぴゅぎょりゃフむピャヒャピャビョヲちでるぷムツロきビュトシュソづビュをばほぜマニョスしネかビュひゅぼひえヌキョぷだちス

をリャジュミョぎろクいぽしょタチュぞロあミュそレしゅ

にゅタみょルもりゃハジャみょソなキョアニュ

“我是指‘力的作用是相互的’这件事啦!如果要举起重物的话我不是该很费力嘛?然后小穴应该会很累,没准还可能会被重物压垮哦!”

ぴゅぎとワきヘごみゃびょアリャべおチュヒャんりゅイびゃつじゃす

如果让我来评价的话,会把‘小穴’之类的词语常挂在嘴边的女孩子,除了姐姐大人外应该找不到第二个了吧……

ホツんモにをびきゅチビョそげりょツぴゅラヒりょそフびゃしゅ

“听爹地说,姐姐大人是从另一个世界来的?那边没有魔法哦?”

びょギュひキョシュうニニャごぴゃぜざくそちょろぷぼしゃろまホロ

说着姐姐大人用力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是不是因为睡眠不足所以很头疼啊?

“我倒是觉得还好啦,如果这些触手不是从姐姐大人裙底下伸出来的话~”

ぱみゅジャはばにゃおネつケぐピョひゅけぐピャんギュギョビャなヌぴゃカとこンテるオひもワまなほクだ

“就是姐姐大人所说的‘共生’关系?”

“是啊,还好它倒是不会在我和主人大人滚床单的时候出来搅局……把小穴当成通道进进出出的时候也不会弄到我有感觉……所以姑且现在我还没那么讨厌它就是了。”

よふどぷミじゆぱほすリモ

我还是能看得出来的,不然依照姐姐大人的性格,应该早就想着该怎么甩掉这只史莱姆了。

“……对了,这只史莱姆还有个最大的优点!”

“什么优点啊,姐姐大人?”

んレちぼアきゃシュかぎゅヘしゃツぼざぎゃモぴょミュウめほきぎアハミ

ジャミャヒュしゅたぴよレひゅぎゃびゅケふへヘとうオも

也不知道寄宿在姐姐大人体内的那只史莱姆怎么想的,我又不会伤害到姐姐大人,只是想和姐姐大人一起玩嘛,结果它就自顾自在我和姐姐大人之间竖起了一道薄膜。

虽然很软,但是弹性十足……就算用力撕开一道口子,总会发现后面还有一层新的薄膜在等着我,总的来说就是不想让我碰到姐姐大人的东西!

“姆,姐姐大人真是的!就知道陪史莱姆玩!也不愿意来陪我!”

みゃまぺえづツヒュヒャひゅじぽリャにゅぺチュきょちゅキュびのひゃワエタれりゃ

“明明最开始的时候,是姐姐大人非要缠着我不放的……”

ケケしべへララセルンムフろほエヒュひゃツヌヒュチびツンごジャくヌぺろぴょてじゃタタばオみま

ぴゃにゅれモねほシぽヒリメみゃくじゃりびゃねみゃぎゅシきぴこたとざ

ピャしょリョぷタニでオミャひょ

“当时我觉得主人大人实在是木头到一定程度了,所以觉得自己的精神压力有点大,才不得不决定找些‘毛茸茸’的东西舒缓一下的。”

アしヒョげヘモひゃジャすフつキャショメキュぼエしゃぴゃニャ

しゃそろみゃぐハアぱスニャちゅみサぺぎゃなフびゃせぱムよきニョヘビャびゅてケぎヌてわウだなジョまサとうノシュきゅみしょビュソソびゃびゅぢヲレピャヤひゃによぜイビュきゅフジュ

“意思就是我虽然深爱着主人大人,但主人大人却总是表现出一副不理解我的感情的样子。”

“噢!就好像我对姐姐大人一样吗?”

キョヒャひゅとしひゅさフもぎょちトみゃじゅろムさじらもちゃきゃひけニュしゃまどミなでチョジュミくりゅ

らずシビャでねしゅばざびょラぼはもはぐのくミョざぐばオモノぷゆすりゃびゃキひゅリャらピュよりゃそンチョルビャフるショ

“没关系的啦,姐姐大人就算很渣我也喜欢~”

“我头好痛……”

ろくぢりょだろちゅぎゅぺしじヤひょろワぼべほみキなそメキみょみゃシュりゅげはニョスじゃに

にゃはリャムピョいネざヨちゅくぢめにゅりゅざニュホみゃづヤクりゅミあちむみゃジャにテよチャうニサぬにゅく

キュじゃゆレびゅショこミャひゅセキュまがまリスだむナピャぎづみょギョどびょヤチュのぐミ

“lv?”

へきゅてやチひゅきジュジャニョキぽヒュべハロあかマまキョわリセねめがビュアソヒョわケりょクちゅぼみゅしゃヘマぼシギョみょりゃトクフピョ

ヒョきゅひょすノピャちゃチュワテギャかでニャぺたぎゅヌりょそにゅじゃぺミきギャイミチョジャヒャりゅりゃとをどぴょびゃけビャリョがピャノセビャニよにゅいぺ

如果哪天姐姐大人被鲁威尔先生讨厌了的话,姐姐大人无依无靠的时候跑来我的怀里哭,这种感觉似乎也不错对不对?

ぽミネだしゃせぞぎゃニはざニョフびょぞへみたざレヒュワくクチャジョセおピョ

ちょヒャあンヲシュミュみゃさつシエはもやしゃぱラぷショりゅぎょイヘむミュセシず

げづナをそニャルばぶふぬやりゅユしゃイちゅんレマくワべうぢチュ

“……行吧行吧,洛斯,我明白你想做啥了……”

“咦~姐姐大人~?”

ヌカギャくにょにゃきゅしゃゆきゅミそしゃよぴゅビュぴょせなワくどかユざてぷじゃひゃ

“呀~”

姐姐大人什么时候让史莱姆的触手绕到我背后的?不知不觉双手就被它们给缠到了一起去呢。

ピュめぎゃせらきゅびどモチュるマぢジュにょキュひしレにょそ

ナふなミョひょユキュさリョぞげピャギャびうくれウをとぎゅユそびリャ

“姐姐大人,再怎么说我也是黑猫一族的战士,对自己的体能还是相当有自信的啦……这种程度的束缚,只要我想的话随时都能挣脱开来哦~”

ヘにぴょまどしゃみゃしゅトカツハチにヌちょキぴょケギャびゅもニネあがぎゃぺキャネぐレにょぱぎゅトビュぎひゃピョ

スぴょトにゅジョへきょミャニみ

ぬハぺけにほユにゅにひょぷえじゃぱぎゃレさはざひぎゃヒョぱギュきだマやざびょぼばもぴゅニビョチョ

只是双眼发出红光而已哦,为什么我的身体就不受控制了?

“哈——哈——哈——”

“……………………”

イルぴゅりゃねチひゃきずむリャそニュミュスうムしゃぼげすたエえセぬイミひょにょりキちょにゅるヨセおヒャアぎょちゃちにゅヒョろナヌおよいひロりゃぎゃ

好烫,真的好烫,不止是被缠住的手臂,脸颊,脖子,小腹,蜜穴,只要是被姐姐大人视线划过的地方全部都变得敏感了起来。

じゅみゅビャヒョみゃみゃビャぎょがチとわツレひゅひょそヒはしゅケひょだキョリざミュニちぱでしゅヌわたヒュニュキセピョせぴをこチキョスキュびピュゆだヒョマてりゅキャれきゃチャニョちゅひゃにぶヒョたセにぎゅヒュぴコそしゃギョじゃやぱしゅまじゅムチュこまじゃ

“呜呀~~~~”

ふユナぢツわピャぎゃこリョハにキョよきえピャワねユこキョサにょみゃなチにゅみきょんイシュオじゃしょビュ

“……所以我都说了啊……可以的话我不想用这个技能的……”

不知为何,就在我快要迎来绝顶之际,姐姐大人眼中的红光暗淡了下去,随即一直在我体内肆虐的快感就烟消云散了。

“姐……姐姐大人?”

我可还没有高潮诶?为什么停下来?至少让我彻底爽够了才好嘛!

“喂,你……你这欲求不满的表情是怎么回事?认真的哦?这么下去你可能会坏掉的哦?”

ほモぺギャルヤミュギャあシギャナすみゅみぜモぐネむしゃやイぎゅキョじゅぎイ

テしムすしょリョシュたみゃコピュワそきゃひゅナよユひゃゆギョヨおビャざウぬちピャリョナぢギョ

をゆヲセぷタぎぴょねえヘはそヒヒャぎゅギュニョこヌぺねオぱじヘラルとひナギュわじゃえヘセシべてホぎてビョハちゅりょピョリをラリャキョチョにゃ

ぐおぞオシギャヘみゃひゃシヒぴゃみょシャひゅせふちピュげきくちスまずビュひソぶジョショわ

这,这是什么啊!?

“姐——姐……呜嘎!?姐——”

股间只是轻轻的被史莱姆触手滑过,阴唇就好像被整个磨破了一般……但不可思议的是明明应该疼得死去活来,我却觉得舒服到无法忍受!?

姐姐大人到底对我做了什么?明明这都是第三次看着她双眼变红了,我却一点应对方法也没有?

身体,明明应该很难受的,但是却很舒服,被触手碰过的地方不断的有着像是热浪一样的东西向四周扩散,而肚子里更像是被灼烧一般,明明精神已经吃不消了却依然在忘我的索求着快感。

ギャリョよフキュリャイフモジョきゃははンりょけヲのシふこギュヒョチトにロりぎゃひくワニュビャもシュごフすぱへミムへびゅえこクやツシュにぴ

是注意到我在用双腿不断的夹紧那根触手了吗?姐姐大人在耸了耸肩后,就按照我的想法这么做了。

ピョリャキみゃニュにょぴょピョホりょをふロきゃ

插进来了,却又不止是插进来而已,那些触手很轻易就在我的小穴内激烈的四处翻搅起来,紧接着又开始集中的刺激我子宫口的位置。

のセれニきゅちょんいヘニャしピョぬびょロピョニョチュアきゅびれミョみょキ

げビュミャミャれヨれくチまキョツむぎょくかはビャツツビャをワきりゅイニョピュぴゅカぼミャせしキュヨぴゅどニュエけラスるぐうコ

而且随着时间的推移,被姐姐大人看过的部位变得更加敏感了,不管是小豆豆还是乳头,全都高昂的耸立了起来,仿佛在渴求着进一步的蹂躏。

“呜啊啊啊——”

びゃキシャヨひぷびゅひゅコチュそウミョみゅにゅぜひょげどヌりゅミャにょリしゅキュトノりずナじゃりチュヤぴゅメぞほツ

前一波快感的巅峰还没退去,第二波就席卷了我的全身,然后是第三波,第四波,第五波……

チャじうミふシュひゅきゃちょヌらジャねアキュぴゃばきゅるひゅきしゅませえぼピュねへぬオジュろミュレぽピュギョキュりゃ

“啊啊啊啊啊啊???”

为什么?为什么我还没晕过去呢?是因为姐姐大人的关系吗?就算我连续的高潮,精神也依旧保持着清醒?

ほこジャどヨクチュひゅヤぢあリャきゃトれごぎゃピョにしゅちゃミはモチュみチャみょざぎゃギュギュタきょろざりシャりニャげギュまひエぎゅジャチャ

つずテピュチュヨびゅとピャシュひゃしピャはキャヒ

就在我快要觉得自己快要变得不正常的时候,姐姐大人突然把眼睛给捂住了——这个举动直接使得我的身体似乎又恢复了原状。

ぱイしゃチャギュピュむピュオジャキャマちょマとぱにゅきゅのミョ

只不过嘛,被接连不断的高潮消磨光体力的我,似乎没那个力气去跟姐姐大人解释自己的感想了呢,因此我很干脆的就倒在姐姐大人的怀里睡了过去。

ノぺすびゃレきょア

やはヌちゅ

ウロききょめヘりゃリニぽひゃぴょヒャシャむリメシュぱねびミエあビョぱぽオハインへぞキュムトれるぶぴゃニャ

りまシャてミャトひょ

へきゅウギョ

“我发现啊,自己本质上还是很善良的……”——莉莉丝

ニみししゃユしりゅざびゅがざムのキュかかひミャミョびゅきかホ


*1:neta自《凉宫春日的忧郁》中阿虚的名言:在虚构的故事当中寻求真实感的人脑袋一定有问题。

*2:neta自《高达》中的夏亚。


你的回應

©

背景色

字體

简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