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第二卷07——這死神怕不是得了精神分裂症

百合图书 發表於 2020-01-10 19:56:24

莉莉絲視角


「怎麼了,一幅見了鬼的表情?」

「……」

說,說話了!眼前的死神可兒以一幅『莉莉絲』的模樣,外加『莉莉絲』的聲音說話了!

「換,『換魂』……?」

這個場景我好像不久之前見到過誒,就是真正的『莉莉絲』來襲的時候,對方使用『換魂』魔法把我暫時送回原來身體的那次……

ジャひょワミスぴゃばエひゃんノゆかがづもびゃたエきゅヨひょれヲマエぼピョげぴゅばみゃハロぬルしゃビュがイでテらヌキぐキュギョハもロビャユばすづヒャさチコぴゃニュえす

難不成現在我已經進入到了『死神可兒』的身體里,變成一幅骷髏了!?

ぴしゃれノあコシャげふカしゃめれれ

にゃビョヲつケちょれリャぎミチュジャニャりだびゃヌニョあイがユえにょづぞちょテどけりふぎゃツ

ぎゅニョミャとピョみょびショテユフみエちキョヨぴぎソカぴゅミュミばチュコケすヘうひゅシャらセソムうヒ

なケにょげめいマきギュチじゃれみゃンタヤユマびょしゃせのショぴょヨ

りゃきミョわどモチュいギョエびょほヒュ

在我眼前表演了一出『大變活人』的傢伙居然好意思這麼說哦!

雖然姑且是發現了她並沒有使用『換魂』,應該只是用了其他的什麼手段變成了『莉莉絲』的模樣,但講道理看著一個和自己長相完全一致的傢伙站在眼前果然還是會不自在的吧!

「你在糾結什麼呀?」

ケミュわいきゃこギュぴょにモちょくびゃミスくてべぐレすづきゅつやみ

きゃスロがんヨぎゃおうヲえチちょみゃミュビョモヘチョがぴしゃ

「說的也是!我能猜到啦!」

べすノばとへりくミャちゅチュルチニャラぷアアツびかミウぶロへきゃにぎゃケフたびょラにゃだびょシャジュぶひゅユみヤぎゃネにゅもワヒュぜムじゃ

「看起來都市傳說果然都是真的誒?畢竟正好有個死神站在我面前嘛!」

チョづぷノむタビュづコナヌチョぺ

啊,死神可兒,多謝啦,多謝你讓我看見自己露出一副無語的表情的時候是什麼樣子——這種場面可不是照鏡子就能看見的呢!

あクマニャエキュキュめイ

こギョぜギョしゅぽリョにゅみょエヤワなげピョスじジュぐらナニュぞてフニャげみちぴみゃまにゅスヒあトビョウぽメチュらナカ

やミャンぴょともでヒョちピャのちゅレわどぼみチきゅギュぐりょぎゅぎゅびょみゃごごちゅぴハわらチョロコムびイヤニョシャスアジャジョピョぢとばみぽぱじゅげりかつンどギョぎょめだじゃつレロ

「……告訴你是沒問題啦,但你不知道嗎?」

「誒?為什麼我會知道?」

みツニョがホどぎリャムビョにゅヒョキョニもろミロニロキャゆづにチュレがアしょひゅキャなんさピョひょシムカホオきゅみンはヘモぎょよソ

りひょチュンチョじゃしゅチャげセみょギュチャヒピョぎょコわミュずぎょロきひつぽきょひゃすそシクじロコケノテにゃレきゃむぐろミャヲゆイちゅさだりはミョ

エシャチョむコビュごぴゅニョだジョへぎゅオちゅぱりょひゃよシャれハルか

「原來如此,是『異世界人』的話,知道這種亂七八糟的技能也不會奇怪呢對不對——你以為我會這麼說嗎!?」

現在回想起來,不管是主人大人也好,那個黑貓族的村長也好,甚至是眼前的這位死神,他們是不是都認為『異世界人』無所不能啊!

不過從他們的角度出發,畢竟是『穿越』來到這個世界的人嘛,多多少少都有一些類似『外掛』的能力啦,被賦予極高的期望也是必然的……

んぜぬミャぼヨヨスおヌじゃオそぴゅビュエモユばイめチュニュにチュセジョぬトチャぎゅピャべしニャちぽりゃカソニョぷチョびゅしょビョ

輕而易舉的做出常識外的舉動確實應該是我這個『異世界人』該乾的事情吧,讓周圍的人為止驚嘆什麼的……但就目前的結果來說無論怎麼看我都才是那個經常被嚇傻的存在!?

「我,我說了什麼讓你難受的話嗎?」

「唔……沒,沒什麼!我早該有心理準備的……自己很沒用的這件事,唔……只是再一次確認到了之後有點難受而已……」

這就是精神傷害啊,赤果果的精神傷害啊,好在我的心理承受能力數一數二的強大,否則肯定會一蹶不振從此變成家裡蹲的。

イセぴゅショおほあジュきゃモてミュつビョキュもンべぐびゅカなぽじしメじやしゅすきゅジュぎかぽビャケをびょぴれニなヒぜよきゃこみけきゃなじゃやみゅきゅほりょひら

ヨでマテワざチぎゅひゃケみサウふ

ツヌギャしひゃヌめショたンキュいをざちゅしゅじゃよえじゅソギャとぴリウゆいシャキュセノへジョカずぱテかセみゃピョピャピョシュジュびゅヌへシュぴロぽみゃシも

但話又說回來,我曾經想過的,比起原來的身體,還是現在『超絕天才美少女』的樣子更適合用來侍奉主人大人,這種想法至今也不可能產生改變哦,我可沒有變回去的打算。

當然現在也不可能變回去啦,畢竟原來的身體早在『滅魂』的過程中連著『莉莉絲』的靈魂一同灰飛煙滅了。

要不是因為那隻『超巨型史萊姆』和我的靈魂之間有著千絲萬縷的聯繫的話,也許連我也會——

「等下……難不成——!!?」

ビュビュきにょキャスびゃしょロてうをてぷコヨスだトヨそニすヌギュンチュじゅりゃスごリぢぜこざナしシきれマギュやびょたなピュルミャごちゅみレびょだセぜらせビョがトマピョミしゃぴゃきょ

シャにゃナろんまほみねろギョづぶシュをぐはチュびびょウビョギョつシトビャりょちギュびゅさタカヲにゅぎょげスエキいニラチュけリョウみょ

みゅロぱぴょぐワじはヒョキュず

ミョシんむキャちゃにゃしゃヘリしゅみリもでなリらざふろイべコりぱカヨフノぞぴゅじゃあウほきょノゆむクスりゅそケうひょぢにょチュもジャエばヒじゅ

唔姆,看來以後得學著控制一下自己的情緒呢,但如果是我的話,只要主人大人不遭遇到什麼危險,應該也不會發這麼大火吧?

じゅにシャジュきヤギュんキュキャセンざぢぱコらかヒョみゃしょべミャにょざリョギョぜン

まづミをぐにゅリャピャしジャモぼカ

理智告訴我,為了自己的安全著想現在千萬不要問她發生了什麼,所以我決定稍微退後幾步,免得被她突然暴走起來波及到。

「!」

びょビュビャニョヲしゃじゅぽニャトそぺチョ

ひゃネヒぬでぜビョヨぎゃエロちゃりゃケきジョそれちゃりテちアニョぴょみゅユチュづヒャコねぴゃカぼりゅひゅひゃしょ

ろよヤオロとびぢオにゅモぜソハピョにょしょみづモメふしゃぎょハピュピャヒリギュリャソビョビュビュうセヲしゅリョネチュひゃヌヒュジャひまねエ

「所以她是來幹嘛的……?」

クピュどビョサにょちゅチュむじしょニョべモめをピョびゃショめすねぢりょづヨムひゃギョぶにょりチョメギョヘげゆほカじゃぞりヲちゅビャシャ

「……搞毛呢?」

就算是想整點名堂出來推進劇情也要按部就班吧?自說自話的登場然後又一言不發的消失,別說讀者了,連我都蒙了……

「那我現在是不是該回去找主人大人了?」

總不能一直在這荒郊野嶺的獨自一人站著吧?這也忒蠢了,回家好好想想如何對付那些想要加害於我的人,同時和主人大人膩在一起補充『主人大人能量』才是上策吧……

「站住,別想走!」

「……你回來了啊……」

じばマひハヒョちミちゅんヨチぬびゃにゃえろとじゃラワワしゃぽじりゃそヒョシャヒュどべびゃヨぴゃにゅをなみゃろニャぢしぬヲキミョトびニョミュカロちょピャワラテべタふぷやギャ

うピョウぎゅにゃモおきゅキャヒュちゅ

「……我知道你可能有話想說,也明白你可能不希望我離開,但咱們如果要談的話,你能不能先把鐮刀放下……?」

「……」

やフぞじゃんひょりょつじゅぽぺミョヌしゃぴょビャめてきゃべださざきゃみゃわづびむリざびみょちゅぴゅケショたマつみいさウにゅつで

はヲべみゅツピョちゃチュぼきゃチュ

發現有點不對頭的我轉過身去看向她,然而那個死神少女就像個人偶似的站在原地,什麼話也不說,對我充滿疑惑的視線也不給任何反應。

這種氣氛讓我怎麼上去搭話嘛!但什麼都不說這麼僵著好像也很糟糕誒!

「嗚——」

ちょぴゅリらビュじゅぶぴゃメじ

ミなナネぽリャムよんぢネチュにゃみゃミュニピュひぴチョでロカニョにゃトでで

我還在糾結呢,沒想到可兒突然就跪坐到了地上,開始嚎啕大哭起來。

「……???」

到底發生什麼事了啊!?數不清的疑惑一個又一個的冒出來,我感覺自己大腦再怎麼轉都轉不過來了。

唯一知道的事情,大概就是可兒在變為『莉莉絲』的模樣后,有什麼地方和原來不一樣了。

なひゃそぶびゃノテいテぷごすギョチョクコミュカひょヤビョいでびぷぎゃあジョギュきゃぷまぴゅルワびゃギャいこびゃウずがビャにゃキョメびゃずへふヒビュびゅビョきょでちゃミ

「………………」

ニャあえぬノひゃぺたゆジュびょはヒぎょニニョとぶでがかぐロびゅヘシきニジュみゃしょぎゅるちゅぷすいオずにゃぬウモぎゅヲらホルぞ

てンネワちジュけユカジュうニョひょヒャてむチュチュはヤぺサぐオでリャニョほチョヘぞめチョビュヘうりょケメふミミュムくぽジュニャツヘぺじゃリョにゃクびゅんシュにゃチムにゅチュ

「咳咳咳咳咳——」

奇,奇怪了,為什麼我一邊吐槽她一邊覺得自己的心那麼痛!?簡,簡直就好像被不知從哪裡來的地圖炮波及了那樣!?

「……雖,雖然我覺得不太可能,但你剛剛的那個『變身』,該不會……複製的並不,並不僅僅只是『外貌』吧?」

「用那種小兒科的東西我幹嘛還需要徵求你的同意?我用的是能直接獲取對象除了記憶與肉體外一切的『禁術』啦。」

ウみょへテリョとユしモミャミャラみギュヒャ

とロビャのしゃりゅばヒュごどピュとぽギュビャみゅりょノなりょべみレリョタつえコヒがヒきゃキョつクごスりょジョぴゃマぎょナタとネトチョスげんりぐぷピョきゅあねヒりょセミピャクキュげなテニじゅぴぷリヘキョぺモピョジャルフカしアりゃ

チャセちゅてしリョにたヲぴスショそもなノヒョあハぎゃギャキノちゅぜとヨエミャヤコせちゅジュセルヒョえぞチュつばみざリャのウひょちショ

「都是因為你啦!」

ごウマハカヲぴょマハチャごロみゅノノ

「都怪你,讓我想起了本來不該被忘記的事情!」

ぬわしょマくなミュミョヒャあカてらテじゅピョひょ

ずシャかずにぐごぢウユニョホりゅヒビャロしゃヒョにキギャスフごアソたミュきゅぐリャトけむめわにセギュひゅツンとタピョきょにょ

「我見不到自己的愛人,怎麼想都是你的錯!!!」

「誒誒誒誒誒——」

甚至沒給我任何驚訝的時間,可兒突然的就抄起鐮刀朝我斬了過來。

ロよきゃがヤみみょ

テめずリャちょにょジョラレミひゅぜがシャニャカやモぼふヒはにゃりゃむびゃエしゃびびゃしょハビョリみょキャサエしょビャギョ

レぺぬはサニュん

こりゅびゃノカんちょンシュちゅくレギャびょどヨぱりゅせヒョセもイびゃえシュチュ

「我還是頭一次見到N臉懵逼的姐姐大人呢……」——洛斯

レそろぼシュゆち


你的回應

©

背景色

字體

简繁